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9
  • 聊齋:愛聽秋墳鬼唱詩,蒲松齡的一千零一夜

  • 系列名:風華
  • ISBN13:9789869795227
  • 替代書名:聊齋誌異
  • 出版社:好優文化
  • 作者:蒲松齡;蔡踐
  • 裝訂/頁數:平裝/400頁
  • 規格:23cm*17cm*2.1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08/13
  • 中國圖書分類:筆記小說:異聞
定  價:NT$350元
優惠價: 9315
單次購買10本以上8折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9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聊齋誌異》俗稱《聊齋》,又被稱作《鬼狐傳》。

全書共496篇,多談狐仙、鬼、妖,內容豐富,題材廣泛,被視為東方短篇小說的鼻祖、巔峰之作,勘與西方的短篇民間故事經典《一千零一夜》相互輝映。

作者是蒲松齡藉這本書深刻地描寫了狐仙、鬼和妖的情義,更勝於人,來表達對當代社會的不滿和對愛情的嚮往,也反映出了17世紀中國的社會面貌。

全書故事情節曲折離奇,結構佈局嚴謹巧妙,文筆簡練細膩,成功塑造了眾多藝術典型,四百多篇短篇小說中,有刺貪刺虐、揭露政治和社會的黑暗的故事,如「席方平」、「促織」、「紅玉」、「竇氏」、「續黃梁」,也批評科舉制度的腐敗,如「考弊司」、「王子安」、「司文郎」、「三生」等小品。

更多的,是寫窮苦書生與花妖狐魅的戀愛故事,像是「聶小倩」,為聊齋誌異中最為知名、也是改編作品最多的一篇,自1960年第一次被搬上大螢幕後,至今仍被廣泛地改翻拍改編。

有傳,《聊齋誌異》其實是蒲松齡將路人所講的故事整理成冊而成,蒲松齡在路邊設一茶攤,過路之人給他講一個故事,即可免費喝茶,有些篇幅甚至只有短短數十字,不像小說,清代大才子紀曉嵐亦對其多有詬病,評曰「小說既述見聞,即屬敘事,不比戲場關目,隨意裝點」,因此四庫全書將之棄而不收。

然而,時至近代,《聊齋志異》魅力未減,書中許多短篇幾經改編成小說、戲曲、電視劇、電影,無不膾炙人口,為今人所熟悉。

《聊齋》原典寓意深刻,鮮明生動,但496篇頗繁雜,且用字深不易入門。

《聊齋 愛聽秋墳鬼唱詩,蒲松齡的一千零一夜》重新編整:
(一_)刪繁存菁,共分九卷、精選44篇作品。
一到三卷:描寫神鬼人妖之間的愛情、友情與道義,如《王六郎》、《畫皮》、《董生》、《聶小倩》等,以情與愛為主題。

四到六卷:記述異趣、幻境、奇遇,如《老饕》、《羅剎夜市》、《西湖主》等,濃縮當代社會縮影。

七到九卷:諷言科舉考幣,如《考幣司》、《陸判官》、《夢狼》等,揭露政治和社會的黑暗。

(二)分段解譯生難字詞後,再放入精簡易讀的白話譯文
讓有距離感的文言文不會看起來像天書,讓人望而生畏、失去興趣。

(三)去掉讀本中常見的老生常談的心得、賞析
我們還原最原汁原味的《聊齋》
如果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一百部影視作品,會呈現出一百個不一樣的聶小倩,那讀《聊齋》、想《鬼狐》,即便是已經耳熟能詳的作品,看的人,都該有自己跟別人不同的逸趣。

如果,真愛就像是鬼故事,
聽過的都信了邪,撞過的都化了鬼……
你可能不曾看過聊齋,或許根本不認識它的作者蒲松齡,但,你一定看過《倩女幽魂》,
那一縷仕女幽魂淒豔的形象,是伴你走過青蔥少年的曖昧剪影。
而它的原典,其實出自百多年前一個充滿挫折的落第書生。
書生在棚下聽書,以一杯茶,換一個過路人的故事。
自此在你耳中、我口中,佐以纏綿悱惻、生死相隨如流水般的愛情,他方唱罷,誰又歌……
可其實,蒲松齡原作筆下的《聶小倩》,最終成了甯采臣的鬼妻,
書生與豔鬼,從此之後……呵呵!
想知道更精彩後續,還是自己來翻原書求證吧!
◎蒲松齡

  字留仙,一字劍臣,別號柳泉居士。生於明崇禎十三年(西元一六四○年),卒於清康熙五十四年(西元一七一五年)。他是清代著名的文學家,在中國乃至世界文學史上享有極高的聲譽。十八歲中秀才,此後卻屢試不第。

  他穎聰勤奮,學識淵博,不但對於經史、文學素有研究,而且涉獵天文、農桑、醫藥等科學技術。現實生活使他更加接近勞動人民,從而認識到社會的不平,以及官僚、科舉制度的黑暗、腐敗,他將滿腔義憤傾注於《聊齋志異》的創作中。除《聊齋志異》外,他還著有詩、詞、賦、俚曲、雜著等,均收於《蒲松齡集》中。
◎蔡踐

蔡踐,資深圖書策劃人,出版過《不可不知的三百部國學名著》、《菜根譚處世智慧》等多部暢銷書。

導讀     
料應厭作人間語,愛聽秋墳鬼唱詩      

    在中國古典小說發展的長河之中,《聊齋誌異》的確是一道逆流。這不只是因為其文言短篇的體制,在明清白話章回為主的浪濤中格外引人注目;而且在內容上,《聊齋》誌「異」,追溯的是六朝志「怪」、唐人傳「奇」的古老源頭──這種對談狐說鬼的癡戀,在「四大奇書」所帶動的講史、俠義、神魔、世情的風潮下異軍突起,實有漩渦般的不可思議魅力。《聊齋誌異》不僅是在語言與內容賡續了志怪與傳奇之餘韻,甚至如紀昀所謂「一書而兼二體」(又被魯迅稱為「擬晉唐小說」),乃是以傳奇之體進行志怪書寫;其故事文末「異史氏」之論贊,則更是步武腐遷,展現出鎔鑄史、子的獨特樣態。
    何以如此?這可能可以作者之身世找到解釋。眾所皆知,《聊齋誌異》的作者是蒲松齡,生活於明末清初(崇禎13年~康熙54年),字留仙,一字劍臣,別號柳泉居士,山東淄川縣人。事實上,蒲松齡才高八斗,除了《聊齋誌異》外,尚有詩文、農經、藥書、俚曲等傳世。胡適認為,署名「西周生」的章回小說《醒世姻緣傳》(與《聊齋》卷6〈江城〉一樣,是寫悍婦虐夫的宿世恩怨)也可歸於其著作清單,此說雖僅供參考,但其確是一位多產的作家。
    無奈的是,蒲松齡年逾古稀的生涯卻始終與「金榜題名時」無緣,一輩子迍邅坎坷,只好將滿腹牢騷傾注於說部當中。這種典型的「發憤著書」的創作模式,正是對於《離騷》、《史記》之唱和,因此在余集序及自序就分別提到:「殆以三閭侘傺之思,寓化人解脫之意歟」、「浮白載筆,僅成孤憤之書」。基於仕途的失意,蒲松齡不僅肥遯入虛構的小說世界,且刻意選輯志怪題材,筆下的花狐妖魅多和易可親,映襯的正是現實社會的黑暗,因此王士禎的題詩:「料應厭作人間語,愛聽秋墳鬼唱詩」,向來被視為《聊齋誌異》的最佳註腳。
    蒲松齡在《聊齋誌異》中所寄託的尖銳諷刺,足以媲美《西遊記》、《儒林外史》,相當具有特色,值得一讀;但由於原書篇幅頗鉅,共12卷(視版本不同而略有出入)近500篇,文言文的語法亦與現代人的習慣不侔,確實需要一本深入淺出的譯注本,作為撬開《聊齋》奇異之門的鎖鑰。
    本書精選44篇作品,其中如〈畫皮〉、〈聶小倩〉曾被翻拍為《畫皮》及《倩女幽魂》系列電影,是《聊齋誌異》影視改編作品中最為成功的兩部經典;在大螢幕上繾綣纏綿的男女情愛,於原作中有何不同面目?值得讀者細細玩味。至於〈田七郎〉映照出一段「士為知己者死」的壯志豪情;〈羅剎海市〉譏刺世間「黃鐘毀棄,瓦釜雷鳴」的辛酸;〈促織〉寫帝王之愛好、官僚之阿諛,造成升斗小民苦不堪言的重擔,並差點釀成家庭之悲劇,皆有入木三分的刻劃。
    其餘有描寫人與鬼、獸的真摯交誼,如〈王六郎〉、〈蛇人〉、〈趙城虎〉;異類婚戀的雋永情懷,如〈青鳳〉、〈西湖主〉、〈阿英〉;令人眼花繚亂的奇人異術,如〈戲術〉、〈老饕〉、〈陸押官〉、〈鳥語〉;巾幗不讓鬚眉的女中丈夫,如〈俠女〉、〈顏氏〉;怨恨強烈的復仇者,如〈柳氏子〉、〈竇氏〉;貪官污吏受懲戒的的警世篇章,如〈續黃粱〉、〈考弊司〉、〈夢狼〉;因善舉而得福的道德教訓,如〈劉氏〉、〈鍾生〉、〈邢子儀〉等,都是能讓讀者流連忘返的精彩故事。
    《聊齋誌異》已成中國文學之經典,後世仿效之書接踵,如《諧鐸》、《夜譚隨錄》、《螢窗異草》、《影談》、《昔柳摭談》、《淞隱漫錄》、《澆愁集》,以及日本怪談《夜窓鬼談》等等,蔚為大觀。晚清才子佳人小說《海上塵天影》中男主角為情人題詩、剜胸之情節,也顯然挪用自《聊齋》卷3〈連城〉。
    儘管蒲松齡在自序當中悲觀地認為:「知我者,其在青林黑塞間乎?」但其實璀璨的珍珠終將不掩於沙礫,我們也期待本書的譯注,能夠為異史氏覓得更多當代知音。

       曾世豪/國立臺北教育大學語文教育學系助理教授

 

前言
《聊齋誌異》簡稱《聊齋》,俗名《鬼狐傳》,成書於清朝初年,是我國清初的一部著名文言短篇小說集。共收小說491篇,或講民間的民俗民習、奇談異聞,或講世間萬物的奇異變幻,題材極為廣泛,是集中國古代靈異、誌怪小說之大成者。
《聊齋誌異》是蒲松齡的代表作,在他40歲左右時基本完成,此後又不斷有所增補和修改。蒲松齡從小就喜愛民間文學,喜好搜集民間奇聞異事。他不僅從民間文學中汲取藝術營養,而且直接在民間傳說的基礎上進行加工創造,這是他採用充滿奇幻色彩的花妖狐魅故事來反映現實的重要手法。
《聊齋誌異》為讀者描繪了一個詭異奇幻的世界,藉描繪狐仙鬼怪反映人間百態,具有濃鬱的浪漫主義色彩。蒲松齡筆下那些花妖狐魅所幻化的少女,儘管性情各異,但大多美麗聰明,善良無私,不圖富貴,不慕權勢,以才德取人,愛得忠誠,愛得堅貞,歷經禍患而不渝。她們來去自如,離合隨心,不受封建戒律拘束。她們不矯情,不虛偽,生氣勃勃,一往無前。她們在沒有戀愛自由的封建社會,卻可以憑藉仙技、法術獲得幸福的愛情。
《聊齋誌異》表面上在講鬼、狐一類的故事,但卻從側面反映了當時社會的腐敗。書中既有對當時現實的不滿,又有對懷才不遇、仕途難攀的不平;既有對貪官汙吏狼狽為奸的鞭笞,又有對勇於反抗、敢於復仇的平民的讚歎。例如他在《考弊司》中對考場的黑暗、考官的昏聵進行了深刻的揭露,對考生的變態心理作了入木三分的刻畫,揭露了科舉制度的弊端,批判了科舉制度;在《促織》中提出了請天子關心民命的主張。
同時,《聊齋誌異》中也有一些篇幅宣揚了落後的甚至反動的思想,就是在那些優秀的篇章中,也常常夾雜著某些封建糟粕。例如:有些篇章宣揚因果報應、生死輪廻,有些篇章宣揚了封建倫理道德,還有些篇章美化了一夫多妻制或羡慕功名富貴等。
但是,無論是從美學理想角度,還是從社會批判角度觀照,《聊齋誌異》都無疑是一部中國古典小說的珍品。
郭沫若評價說:「寫鬼寫妖高人一等,刺貪刺虐入骨三分。」
魯迅在《中國小說史略》評價說:「……《聊齋誌異》於詳盡之外,示以平常,使花妖狐魅多具人情,和易可親,忘為異類……」
十九世紀中葉,《聊齋誌異》遠播海外,已有英、法、德、日等二十多個語種的譯本。
總之,《聊齋誌異》在藝術上代表著中國文言短篇小說的最高成就,它博採中國歷代文言短篇小說以及史傳文學的藝術精華,用浪漫主義的創作方法,造奇設幻,從而形成了獨特的藝術特色。
                                      解譯者  2019年8月

前言
自序
目錄
《卷一》 瞳人語 王六郎 蛇人 青鳳 畫皮
《卷二》董生 聶小倩 丁前溪 俠女 林四娘
《卷三》戲術 丐僧 老饕 連城 劉海石 阿霞
《卷四》羅刹海市 田七郎 促織 續黃粱 寒月芙蕖
《卷五》趙城虎 西湖主 柳氏子 郭生 竇氏
《卷六》潞令 顏氏 縊鬼 考弊司 江城
《卷七》劉姓 阿英 青娥 柳生
《卷八》鍾生 夢狼 邢子儀 陸押官 顧生
《卷九》佟客 王子安 查牙山洞 鳥語
參考文獻

聶小倩
【原典】
寧采臣,浙人。性慷爽,廉隅① 自重。每對人言:「生平無二色。」適赴金華,至北郭,解裝蘭若。寺中殿塔壯麗,然蓬蒿沒人,似絕行蹤。東西僧舍,雙扉虛掩,惟南一小舍,扃鍵② 如新。又顧殿東隅,修竹拱把,階下有巨池,野藕已花。意甚樂其幽杳。會學使案臨,城舍價昂,思便留止,遂散步以待僧歸。日暮,有士人來,啟南扉。寧趨為禮,且告以意。士人曰:「此間無房主,僕亦僑居。能甘荒落,旦暮惠教,幸甚!」寧喜,藉槁③ 代床,支板作几,為久客計。
【注釋】
①廉隅:端方有節。《禮記•儒行》:「近文章,砥厲廉隅。」
②扃鍵:門戶關鎖。
③藉槁:憑藉蒿草。
【譯文】
寧采臣,是浙江人氏,為人慷慨豪爽,清廉自重。他常常對人說:「我這個人對愛情很專一,不會見異思遷。」有一次,寧采臣到金華去。走到城北,進到一座寺廟裡休息。只見寺廟大殿寶塔十分壯麗,但地上卻長滿了比人還高的蓬蒿,顯然,這裡已好久沒有人來過。再往裡看,東西兩邊僧人居住的房舍,門都虛掩著,只有南面一間小屋,門上掛著一把新鎖。殿東角有一片修竹,台階下有個大池子,裡邊叢生的野藕已經開花。寧采臣很喜歡這個幽靜的地方,況且,這期間城裡房價飛漲,因為學使大人來到金華,參加考試的學子很多。寧采臣於是決定暫時就住在這座寺廟裡。他心想,這寺中的和尚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我何不散散步等他們呢?寧采臣獨自一人在寺中漫步。傍晚時,有個讀書人來開南面小屋的門,他趕忙上前行禮,並把自己想在這裡留宿的打算告訴給對方。那個讀書人說:「這裡沒有房主,我也是個在這裡借宿的人。你不怕冷清住在這裡,我早晚都能向你討教,真是不勝榮幸。」寧采臣很高興,他鋪了些蒿草當床,又架起木板當桌子,準備在這裡住些日子。
【原典】
是夜,月明高潔,清光似水,二人促膝殿廊,各展姓字。士人自言:「燕姓,字赤霞。」寧疑為赴試者,而聽其音聲,殊不類浙。詰之,自言:「秦人。」語甚樸誠。既而相對詞竭,遂拱別歸寢。寧以新居,久不成寐。聞舍北喁喁,如有家口。起伏北壁石窗下,微窺之,見短牆外一小院落,有婦可四十餘;又一媼衣褐緋① ,插蓬遝,鮐背② 龍鍾,偶語月下。婦曰:「小倩何久不來?」媼曰:「殆好至矣。」婦曰:「將無向姥姥有怨言否?」曰:「不聞,但意似蹙蹙。」婦曰:「婢子不宜好相識。」言未已,有十七八女子來,仿佛豔絕。媼笑曰:「背地不言人,我兩個正談道,小妖婢悄來無跡響,幸不訾③ 著短處。」又曰:「小娘子端好是畫中人,遮莫老身是男子,也被攝魂去。」女曰:「姥姥不相譽,更阿誰道好?」婦人女子又不知何言。寧意其鄰人眷口,寢不復聽;又許時,始寂無聲。方將睡去,覺有人至寢所,急起審顧,則北院女子也。驚問之,女笑曰:「月夜不寐,願修燕好④ 。」寧正容曰:「卿防物議,我畏人言。略一失足,廉恥道喪。」女云:「夜無知者。」寧又咄之。女逡巡若復有詞。寧叱:「速去!不然,當呼南舍生知。」女懼,乃退。至戶外忽返,以黃金一錠置褥上。寧掇擲庭墀,曰:「非義之物,汙我囊橐!」女慚出,拾金自言曰:「此漢當是鐵石。」
【注釋】
①褐緋:褪色的紅衣。
②鮐背:佝僂,駝背。
③訾:非議。
④修燕好:結為夫婦。燕好:指夫婦閨房之樂。
【譯文】
這天夜晚月光皎潔,寧采臣和那位書生在大殿的走廊裡促膝長談。書生說自己姓燕,叫燕赤霞。寧采臣以為他是來應考的秀才,但聽他的口音,一點兒也不像浙江人。一問,才知道他是陝西人。兩人說了半天話,才各自回床就寢。寧采臣每次在陌生的地方過夜,總是很久難以入睡。這一次也不例外,寧采臣因為剛住下,很長時間都睡不著。這時候聽到房子北邊有聲響,就像有人家。起來趴在北牆的石頭窗戶底下,偷偷觀看。看見短牆外邊有一個小院子,有個婦女大約四十多歲;又有一個老婦人穿著褪色的裙子,插著一根銀簪子,老態龍鍾,兩人在月下說話。那婦人說:「小倩為什麼很長時間沒到這裡來?」老太婆說:「或許是她的相好來了吧。」婦人說:「她沒向姥姥發牢騷嗎?」老太婆回答:「雖沒聽她發什麼牢騷,但她看起來好像心情不好。」婦人又說:「對這個小丫頭不能太好了!」話未說完,就有個十七八歲的女孩進來了,模樣好像很美。老太婆笑著說:「背後不說人,我們兩個正說你呢,沒想到你這個小妖精悄悄進來了,幸虧我們沒說你什麼壞話。」老太婆接著說:「小娘子長得好比畫中人,我要是個男人,也會被你把魂勾跑。」女孩說:「姥姥不誇獎我幾句,還有誰會說我好?」婦人和女孩子說了些什麼,寧采臣沒有聽清。他以為她們是燕赤霞的親眷,所以躺回草床不再聽她們說話。過了一會兒,寺廟裡一片寂靜。寧采臣剛要入夢境時,覺得好像有人進了他的臥室。他急忙起身看,發現是北院那個叫小倩的女孩子進來了。他不由得吃了一驚,問她進來幹什麼,女孩說:「月色正好,難以入睡,我願意和你修夫婦之好。」寧采臣一本正經地說:「你不怕別人議論,我還怕別人說閒話呢。偶然一失足,就會成為一個道德淪喪的無恥之徒。」女孩說:「夜裡沒人知道。」寧采臣吼道:「快走開!要不然,我就要喊南邊小屋裡的人了。」聽了這話,那女孩有些害怕,只好走開了。剛走出門又轉身回來,把一錠金子放在寧采臣的床褥上。寧采臣馬上把它扔到院子的台階上,斥責說:「不義之財,弄髒了我的口袋。」女孩羞愧地撿起金子走了,嘴裡還說:「這個男人真是鐵石心腸。」

【原典】
詰旦① ,有蘭溪生攜一僕來候試,寓於東廂,至夜暴亡。足心有小孔,如錐刺者,細細有血出,俱莫知故。經宿,一僕死,症亦如之。向晚,燕生歸,寧質之,燕以為魅。寧素抗直② ,頗不在意。宵分,女子復至,謂寧曰:「妾閱人多矣,未有剛腸如君者。君誠聖賢,妾不敢欺。小倩,姓聶氏,十八夭殂,葬於寺側,被妖物威脅,歷役賤務,腆顏向人,實非所樂。今寺中無可殺者,恐當以夜叉來。」寧駭求計。女曰:「與燕生同室可免。」問:「何不惑燕生?」曰:「彼奇人也,固不敢近。」又問:「何以迷人?」曰:「狎昵我者,隱以錐刺其足,彼即茫若迷,因攝血以供妖飲。又惑以金,非金也,乃羅刹鬼骨,留之能截取人心肝。二者,凡以投時好耳。」寧感謝,問戒備之期,答以明宵。臨別泣曰:「妾墮玄海③ ,求岸不得。郎君義氣干雲,必能拔生救苦。倘肯囊妾朽骨,歸葬安宅,不啻再造。」寧毅然諾之。因問葬處,曰:「但記白楊之上,有烏巢者是也。」言已出門,紛然而滅。
【注釋】
①詰旦:早晨。
②抗直:剛直。抗:同「亢」。
③玄海:佛家語,指苦海。
【譯文】
第二天一早,有個蘭溪的書生帶著一個僕人來趕考,住在東廂房,到了晚上突然死了。他的腳心有個小孔,就像錐子刺出來的,細細的有血流出。大家都不知道什麼原因。又過了一夜,僕人也死了,症狀也是如此。當晚,燕赤霞回來了,寧采臣問他,燕赤霞說是鬼怪作祟。寧采臣向來正直,也沒放在心上。到了半夜,女子又來了,對寧采臣說:「我見到的人多了,沒有一個像你一樣剛直的。你一定非常聖賢,我不敢欺騙你。我叫小倩,姓聶,十八歲時死了,埋在蘭若寺旁邊,被妖怪脅迫,充當奴役,地位低賤;在人面前裝笑,實在不是我的本意。今天寺裡沒有能殺的人,恐怕那怪物會派夜叉來。」寧采臣聽了這話,十分驚駭,他請求小倩幫他想辦法。聶小倩說:「你跟燕赤霞住在一屋便能免除凶災。」寧采臣問了一句:「為何不去迷惑燕赤霞?」小倩回答說:「他是個奇人,鬼妖不敢接近他。」寧采臣又問:「你們怎樣去迷惑人呢?」聶小倩說:「和我親昵的人,我悄悄用錐子刺他的腳心,這樣,他很快就昏迷過去了。於是,我再吸他的血給妖怪喝。有時候,我用金子去勾引,其實那不是金子,而是羅刹鬼的骨頭。這東西留在誰那裡,就能把誰的心肝掏去。這兩種方法,都是迎合而今人們貪色好財的心理。」寧采臣問她什麼時候戒備,她說明天晚上。臨別時,小倩哭著說:「我掉進了苦海,上不了岸。你是仗義君子,一定能救苦救難。如果你能把我的朽骨帶到一個清淨的地方安葬,我將感激不盡。」寧采臣答應了她的要求,問她的墳在哪裡,她說:「請記住,白楊樹上有烏鴉巢穴的地方便是。」說完出門,片刻消失不見了。

【原典】
明日,恐燕他出,早詣邀致。辰後具酒饌,留意察燕。既約同宿,辭以性癖耽寂① 。寧不聽,強攜臥具來,燕不得已,移榻從之,囑曰:「僕知足下丈夫,傾風良切。要有微衷,難以遽白。幸勿翻窺篋袱,違之兩俱不利。」寧謹受教。既各寢,燕以箱篋置窗上,就枕移時,齁如雷吼。寧不能寐。近一更許,窗外隱隱有人影。俄而近窗來窺, 目光睒閃。寧懼,方欲呼燕,忽有物裂篋而出,耀若匹練,觸折窗上石欞,飆然一射,即遽斂入,宛如電滅。燕覺而起,寧偽睡以覘之。燕捧篋檢徵② ,取一物,對月嗅視,白光晶瑩,長可二寸,徑韭葉許③ 。已而數重包固,仍置破篋中。自語曰:「何物老魅,直爾大膽,致壞篋子。」遂復臥。寧大奇之,因起問之,且告以所見。燕曰:「既相知愛,何敢深隱。我,劍客也。若非石欞,妖當立斃;雖然,亦傷。」問:「所緘何物?」曰:「劍也。適嗅之,有妖氣。」寧欲觀之。慨出相示,熒熒然一小劍也。於是益厚重燕。明日,視窗外,有血跡。遂出寺北,見荒墳累累,果有白楊,烏巢其顛。
【注釋】
①耽寂:非常喜歡靜寂。
②徵:跡象。
③徑韭葉許:寬約一韭菜葉。
【譯文】
第二天,寧采臣恐怕燕赤霞外出,便早早到他房裡,邀請他喝酒。上午九十點鐘,酒菜準備好了。在酒席上,寧采臣留意觀察燕赤霞。寧采臣表示想和他同屋睡,燕赤霞推辭說自己喜歡清淨。寧采臣不聽,到了晚上,強行把鋪蓋搬過來,燕赤霞不得已,只好跟他同睡。他囑咐寧采臣:「我知道你是個大丈夫,對你也很欽佩。不過,我有些私事,不便明說。請你不要翻看我的小箱子。否則,對你我兩人都沒好處。」寧采臣很恭敬地答應了。後來,各自就寢。燕赤霞臨睡前把小箱子放在窗臺上,過了一會兒,他就鼾聲如雷。寧采臣半天也睡不著。大約一更時分,窗外隱隱約約有人影出現。不一會就靠近窗戶來偷看,目光明亮閃爍。寧采臣很害怕,正要叫醒燕赤霞,忽然有個東西從箱子裡飛出來,像一條白布一樣耀眼,碰斷了窗戶上的石頭欞子,白光一閃,就立即收回去了,就像雷電一閃就滅了。燕赤霞警覺地起來,寧采臣裝作睡著了偷偷地觀看。燕赤霞捧著箱子檢查,取出來一件東西,對著月亮看看、聞聞,那東西白色晶瑩,大約二寸長,寬度和韭菜葉子差不多。燕赤霞看完了就層層地包裹起來,仍然放在破箱子裡。燕赤霞自言自語:「什麼老妖怪,竟敢有這麼大的膽子,把我的箱子都給弄壞了。」然後他又躺了下來。寧采臣覺得太奇怪了,便起身問燕赤霞,並把剛才所看到的情節都告訴了燕赤霞。燕赤霞說:「既然我們已成好朋友,我也就不必再隱瞞了。我是個劍客。要不是那個石格子阻擋,妖怪當時就會死的。雖說它這次沒死,但已受了重傷。」寧采臣問他剛才藏起來的是什麼東西,燕赤霞說是劍,並說剛才聞它,上面有股妖氣。寧采臣說想看看這柄劍,燕赤霞拿出來給他看,原來,這是一柄亮閃閃的小劍。第二天一早,寧采臣到窗外查看,發現地上有灘血跡。寧采臣走出寺院,在寺院北邊,他看見一片荒塚。再一看,果然有棵白楊樹,樹上有個烏鴉巢。

【原典】
迨營謀既就,趣裝欲歸。燕生設祖帳,情義殷渥① ,以破革囊贈寧,曰:「此劍袋也。寶藏可遠魑魅。」寧欲從受其術。曰:「如君信義剛直,可以為此,然君猶富貴中人,非此道中人也。」寧託有妹葬此,發掘女骨,斂以衣衾,賃舟而歸。寧齋臨野,因營墳葬諸齋外,祭而祝曰:「憐卿孤魂,葬近蝸居,歌哭相聞,庶不見凌於雄鬼。一甌漿水飲,殊不清旨,幸不為嫌!」祝畢而返,後有人呼曰:「緩待同行!」回顧,則小倩也。歡喜謝曰:「君信義,十死不足以報。請從歸,拜識姑嫜,媵御② 無悔。」審諦之,肌映流霞,足翹細筍,白晝端相,嬌麗尤絕。遂與俱至齋中。囑坐少待,先入白母。母愕然。時寧妻久病,母戒勿言,恐所駭驚。言次,女已翩然入,拜伏地下。寧曰:「此小倩也。」母驚顧不遑。女謂母曰:「兒飄然一身,遠父母兄弟。蒙公子露覆③ ,澤被髮膚,願執箕帚,以報高義。」母見其綽約可愛,始敢與言,曰:「小娘子惠顧吾兒,老身喜不可已。但生平止此兒,用承祧緒④ ,不敢令有鬼偶。」女曰:「兒實無二心。泉下人,既不見信於老母,請以兄事,依高堂,奉晨昏,如何?」母憐其誠,允之。即欲拜嫂,母辭以疾,乃止。女即入廚下,代母尸饔。入房穿榻,似熟居者。日暮,母畏懼之,辭使歸寢,不為設床褥。
【注釋】
①殷渥:情誼懇切深厚。
②媵(音同硬)御:以婢妾對待。媵:泛指婢妾。
③露覆:亦作「覆露」,喻潤恩澤。
④承祧(音同佻)緒:傳宗接代。祧:祖廟。
【譯文】
寧采臣辦完事以後,急忙整理行裝準備回家。臨行前,燕赤霞設宴送行,並把破皮囊贈送給寧采臣,他告訴寧采臣:「這是劍袋。你好好收藏,它可以避妖怪。」寧采臣想跟他學劍術,燕生說:「像你這樣信義剛直的君子,本來是可以學的,但你是富貴階層的人,不是幹我這一行的。」寧采臣撒謊說有個妹妹葬在寺院北邊,打算遷葬。於是,他挖出聶小倩的朽骨,用衣衾包好,租船返回家。寧采臣的書齋靠近郊野。他回家後就將小倩的墳建在齋外。建好安葬後,他祭祀說:「可憐你孤零零的,把你葬在我小屋旁邊,這樣,你的悲歡我都能聽見,而且,這裡也不會有惡鬼來欺凌你。一杯水酒,不成敬意,請不要嫌棄,把它喝了罷!」他祝福完以後正準備回家,忽然聽見身後有人喊道:「請等等我!」回頭一看,竟是小倩。聶小倩笑著謝寧采臣:「你的信義,我永遠也報答不盡。請讓我隨同你回去,拜見婆婆,就是做個丫頭小妾也心甘情願。」寧采臣細細打量她,見她肌膚細嫩,小腳尖尖,身材嬌嬌,嫵媚動人。於是,便帶她一同回到書齋。寧采臣讓她先坐一會兒,他先進去告訴母親。他母親聽說後感到很吃驚。當時,寧采臣的妻子已病了很長時間,母親叫他不要聲張,以免刺激病人。他們母子正說著話,聶小倩已悄悄進屋,跪在地上拜見寧采臣的母親。寧采臣介紹說:「這就是小倩。」寧母驚慌地看了看她,心裡很害怕。聶小倩說:「我孤單一身,遠離父母兄弟。承蒙公子關照,使我擺脫了困境。因此,我願意侍奉他,以報答他的恩德。」寧母見她模樣很可愛,才敢與她說話。寧母說:「姑娘肯照顧我兒子,我這個老太婆當然很高興。只是我一生僅養了這個兒子,要靠他傳宗接代,不敢讓他娶個鬼妻。」小倩說:「我真的沒有二心。九泉之下的人既然得不到您的信任,那就讓我把公子當兄長對待,聽候您老人家的吩咐,早晚伺候,行不行?」寧母覺得小倩的話說得很真誠,便答應了。小倩說她想拜見嫂夫人,寧母推辭說寧妻患病在床,多有不便。小倩也就沒有去。接著,小倩立即到廚房,給母親做飯。她在寧采臣家進進出出,穿堂入室,像是來了很長時間一樣,一點都不陌生。天黑以後,寧母有些怕她,要她先回去睡覺,卻不給她準備床被。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