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定  價:NT$250元
優惠價: 922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魚肉好吃否?經典謠傳的地方怪事,
人面魚的由來!

岡山溪裡已經久未見魚兒,甚至因汙染有了「臭水溝」之名,
沒想到最近魚兒現蹤,釣起一尾又大又肥的吳郭魚,
烤網上的魚兒此時張開了嘴問:「魚肉好吃否?」

多年前轟動全台的「魚肉好吃否」事件,
其吳郭魚婆婆的身世,以及高雄在地的妖怪傳說,
都和環境變化息息相關!

郭耀諾從小就愛聽阿公述說許多高雄岡山以往的傳說故事,
故事中有好多妖怪,時常喜愛將生活中的異象聯想成是妖怪造成的,
而班上來了一位人高馬大的插班生--施子瑜,
他身上散發著濃厚的海鮮味,據說他所到之處會有魚兒一旁的水窪游啊游...

班長吳米妮基於關懷同班同學的責任感,
拽著郭耀諾一同跟蹤施子瑜回家,意外發現施子瑜家境艱苦,
還有一位嗜酒如命的媽媽,時不時跟鄰居鬧事。
想要幫助施子瑜的兩人,跟著施子瑜一同到溪邊釣魚,
神祕的溪流已許久沒有魚現蹤了,而近日卻開始出現鮮魚?
他們將因而展開一趟真假難辨的返家旅程......

一個一個穿上青衣魚皮的人們,搖身一變成了魚跳入溪中,
三人拚命地逃離溪邊,卻陸續遇上了漫遊於森林中的殭屍、引發森林大火的火鹿、已經絕跡的白色長毛狗......仙人、靈獸......難道這一切都是因為郭耀諾說著妖怪的關係嗎?
而他們也將發現,原來魚兒開始出現是因為!

本書特色

※結合高雄在地文化傳說,深厚的地緣故事背景,締結台灣孩童與所處家鄉的情感連結
※穿越時空的設定,奇幻撲朔的劇情,卻能引出古老時期與現代生活的環境變化
※情節緊湊,毫無冷場,一個一個的傳說妖怪現身,卻是一個一個引領孩童回家的幫手
※登場妖怪背景介紹、解析

怪談系列特色

◎貼近台灣生活文化的故事背景與時空,耳熟能詳的傳說人物,帶領學童進一步認識台灣傳說中的文化與人物。
◎用字遣詞淺顯易懂,想像畫面無拘束,可讓孩童於腦中恣意描繪情節畫面。
◎不侷限於單一視角。涵蓋孩童、成人,甚至精怪、神明之視角的奇幻文學。
◎結合台灣本土傳說、相關事蹟考察、融合多元信仰的杜撰小說。
◎讀後心得反饋,文末頁面引領孩童描述自身的經歷並與同學一同交流分享。

跳舞鯨魚
另筆名蔚宇蘅,來自蜂炮的故鄉,臺南鹽水。國立臺中師範學院畢業,現任高雄喜菡文學網小說版召集人。曾獲現代詩、散文和短篇小說數十項文學獎,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文學創作與出版補助,以及香港小學生書叢榜。喜歡祖母的花園,成就《她身花園》。愛聽老街人瑞講古,寫了《幻獸症的屋子》。將海邊山邊鬼故事,載成《闇覗者的回返:古族對話錄》。喜歡冒險,回憶為《恐怖闖關遊戲》。懷念在老學校玩捉迷藏的時光,記錄下《風雨中的茄苳樹》。在古老市集,完成《魔市少年》。跟著媽祖遶境,寫成《魔樹少年》。收藏妖怪故事,寫成《吳郭魚婆婆》。沉潛城市文明脈絡與古老傳說,喜歡畫畫、登山和攝影。目前悠游「手寫中」粉絲專頁。


繪者簡介 本大麟
自小喜愛漫畫、動畫,眨眼間自己也拿起了畫筆玩耍畫圖,立志走美術相關道路,目前是一名遊戲2D美術,喜愛研究有關光影之間的繪畫技巧。向來珍惜每一次的合作機會,活用以往的經驗繪製各類插畫作品。

【推薦序一】

魚肉好吃否?──兒童小說家 王力芹

小時候我很怕腥味,跟著大人上市場經過魚攤總是掩鼻,餐桌上偶有魚的料理總也避之唯恐不及,始終讓箸與之保持距離,實在是對魚鮮敬謝不敏啊!
一度自我懷疑,是否曾經在上下學途中遇見化身人類的魚妖,恍神中曾經如《吳郭魚婆婆》一書中的吳米妮那般,又是腦袋昏沉沉又是看見火鹿似的,進入了一個奇異世界,有妖怪有殭屍有九命怪貓有老山羌山神和仙人。
可恍然間吳米妮直是告訴自己,這一切不‧可‧能。
我呢?我跟自己說過什麼?好像什麼都沒有。
然後還會在爸爸自製的四破魚鬆,媽媽醬燒串仔(鮪魚)裡陷身被俘,請不要問我好吃否?
我那只是為了配飯不得不的投降啊!
向來不喜歡魚鮮的我,其實食用海鮮還會過敏,是否曾經有過什麼魚妖在我寤寐時潛入我的體內,然後伺機與由我口中進入的海產,在我的身體裡面一決雌雄?外物藉由我的筋脈進行一場對抗,竟沒問過我這被寄宿的主角意願如何?
然而,這樣的我不知被什麼牽引了,竟然喜歡在放學回家途中佇足在中華路與大湖街口,觀看那一群婆婆媽媽以錐子撬開蚵殼,取出裡面的蚵。堆積成一座小山的空蚵殼,和那一盆盆沒了外殼保護脆弱得很的蚵仔,在在肆無忌憚的散放薰人氣味,那股腥味我竟然能忍?
是不是什麼魚妖對我作了法?
媽媽還是會買魚回家料理,而我依然不會主動示好。
可有一天情勢整個大逆轉,我竟自動吃起魚來,甚至熱衷買魚回家烹調。那是在我體內孕育新生命之際,為了孩子我催眠自己,魚肉高營養。
說到底,沒有什麼恆久對立的思維,所有一切都能改變,當心中充滿了愛,無論孩子無論父母都願意做調整。
所以,設若真有魚妖,也在愛裡泅泳而無害了!

【推薦序二】

前往仙山大冒險──小說家、《魔神仔樂園》作家 邱常婷

你聽過人頭魚的故事嗎?我是在幼稚園的時候第一次聽老師說起人頭魚,那時候我還嚇得不敢上廁所哩。或許你會覺得奇怪,只不過是一隻會說話的魚,有甚麼恐怖的呢?但事實上,有時人們對於恐懼的事物往往沒有原因,就像這本書《吳郭魚婆婆》裡,有孩子甚至會害怕自己的同班同學,只因為對方似乎能夠憑空變出魚。
人頭魚的傳說來自高雄岡山,一群人在溪邊釣吳郭魚,煮熟吃掉以後卻聽見有人問:「魚肉好吃嗎?」好像是被吃到一半的吳郭魚發出的聲音,仔細一看,吳郭魚殘破的身軀也像極了一張人臉。
民國八十四年的台灣有記者報導此事,有人認為這只是為了增加報紙的銷量才做的報導。林美容《魔神仔的人類學想像》書內曾提到,戒嚴後台灣人民對於魔神仔、怪談之類的傳說故事非常感興趣,相關的報導也愈來愈多。「人頭魚」是否在這樣的時空環境下被創造出來,我們不得而知,但毫無疑問,這是相當吸引人的故事。
於是以「人頭魚」傳說作為基底,《吳郭魚婆婆》的作者為這個故事添加了緣起,融入當地傳說、歷史背景,創造了不僅僅只有人頭魚的妖怪世界。
作為冒險者的孩子們,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進入異界,他們沒有超能力,也沒有特別多的勇氣,他們就只是幾個普通的小孩子,擁有的只是對於親人的回憶,還有彼此之間逐漸增長的友誼。我們可以看見作者運用豐富的想像力,讓有跡可循的傳說軼聞和各種精怪結合在一起,火鹿、鯉魚精、土龍、烏魚精、殭屍等等,它們就像台灣早已滅絕的雲豹一樣,如今只存在於幻想和故事當中,而作者用活潑有趣的筆法和生動的文字創造了一個妖怪們還能夠生存的世界。
此處有仙山,仙山有神獸,山在虛無縹緲間,等待你一起加入這場神奇的冒險!

【推薦序三】

本土蘊藏的礦脈──成功大學台灣文學系副教授 廖淑芳

在我們成長的童年,誰不曾聽過安徒生童話故事裡為了愛情化身為人,放棄了海上生活的美人魚故事哪?我們甚至也聽過希臘神話中愛琴海一帶的海妖賽蓮,她會唱出魅惑人的歌聲,讓航行的水手分心而觸礁。成長後的我們有時千里迢迢到那些記憶裡發光的遠方探訪,只因這些神秘、美麗,而傳奇的故事,曾經妝點了我們稚嫩的童年,甚至驚動過我們年少的淚水。
然而,在我們自己的土地上原來也有著開採不完的傳奇,這本充滿驚喜的小書《吳郭魚婆婆》便發源自南台灣岡山礁海造陸的傳奇與想像,為我們打造出全新的土地傳奇,就如傳說因為曾有六隻石龜在溪裡興風作浪的「六龜」、產金子的「柴山」、有鬼的「月世界」、住著仙人與火鹿的「半屏山」、有著許多老山羌傳說的「高雄」。我們跟隨三位少年Pi,展開奇幻漂流,回到千百年前的老台灣,看見這座原來由巨大珊瑚礁群組成的岡山,在陸地抬升海水遠離後,珊瑚礁成為島上的山丘;親歷小男孩郭耀諾的阿公說的,過去地底下曾住有許多小矮人、山林裡有巨大的貓頭鷹、山上住著一角獸、或噴火的火鹿、還有比船艦更大的蛇••••••;也彷彿跟隨那些從珊瑚礁四散的魚群,見證了多次溪流改道改變了我們住居的島的地貌,以及隨著人類的足跡與開發,再難回返的各種污染與人禍的劫難。最終那位初心只為守護孫兒,卻想要傷害三位少年Pi的吳郭魚婆婆,成為一隻被一群高中生火烤下肚的魚肉。
然而這三位少年的奇幻漂流其實就是尋家的旅程,他們走過人變魚的奇特經歷,更明白家的可貴。也才知道那些平凡無奇的鯉魚、吳郭魚,不但都是人類自身的映照,更是自然的神奇傑作。那些河床上的石頭,是掉進溪谷的星星。月亮是受傷的太陽。是山羌的安慰使月亮不再害怕射日的獵人,重新回到天空之中。這些充滿寓言的故事,蘊藏我們自己土地的光亮與陰影,正是台灣值得開採的礦脈,是正在出土的海上傳奇。

大家好,我是跳舞鯨魚,熱愛寫作、著迷童話、喜歡說故事跟分享各種知識、經驗,期望以文字和讀者一起更認識這個世界。
各位讀者,請問這個世界有妖怪嗎?妖怪是否有自己的妖怪世界呢?
有一天,我遇見一個和本書主角郭耀諾很像的男孩,他問我說:「這個世界有妖怪嗎?妖怪是什麼?人會變成妖怪嗎?」頓時,我腦海中浮現了各種妖怪故事,有虎姑婆、矮黑人、鬼魂、巨人和各種動物形成的精怪等等,這些故事所描述的神奇現象,究竟是生物造成的,還是超自然力量形成的呢?要想瞭解生物和超自然力量的奧祕,不得不從世界的最初開始探索。
世界的起源本身就是一件相當奇妙的事件,遠在一百三十七億年前,宇宙發生了很偶然的意外,我們所居住的宇宙才因此形成,而在漫長的時間流中,還要等到四十六億年前,地球才終於從那次宇宙大爆炸的餘波,慢慢蛻變成為一顆美麗的行星。地球形成的過程非常艱辛,一次又一次的地球世界末日,才造就了今日的海洋,地球上的生命因此相繼出現。
我們永遠無法清楚過去地球發生了什麼事,就如深海底,到底還有多少不被人類所知的生物。小時候,我相信蛇頸龍仍然活在廣闊無垠的海洋。有些傳說指出,水怪就是蛇頸龍的後代。
人類尚還無法探知經歷過多次世界末日的地球,究竟還藏有著什麼樣的神奇祕密。正因為有那些祕密,才使人類得以想像,或許真有某些地方,能藏匿比樓房還高的蛇頸龍,並且能養活那麼大型的古代生物,又不被人類所發現。
水怪真的是蛇頸龍嗎?
有人說:水怪是格陵蘭鯊,在人類知曉這種動物之前,沒有人會相信有一種大魚能同時生活在淡水和海水,而那種魚類還能夠長到六、七米以上,更沒有人能釐清那種鯊魚竟然能活到五百歲。格陵蘭鯊作為人類已知的生物,牠們的生命型態對人類而言,目前仍舊是一團神祕的謎霧。
格陵蘭鯊的發現有賴科學家持續不斷探究,而自古,海中巨怪的傳說則來自經常往返海上的水手們所描述。他們口中述說的那些海怪,有些被認為是鯨魚,有些是大王烏賊,有些則是神祕的大章魚形象。人魚也是海怪的一種,人面魚則屬於人魚的分支。
古今中外,人面魚的傳說不斷。這種神祕生物,從《山海經.南山經》中也能找到端倪,「青丘之山••••••其中多赤鱬,其狀如魚而人面••••••」現存的魚類,最常出現類似人面的魚,莫過於觀賞用的錦鯉。錦鯉的壽命很長,生命型態也很神祕,傳說有日本錦鯉活了兩百多歲,法國更有野生錦鯉竟比一個三歲小孩的身高還要長。
這世界果真很奇妙,就連人類熟知的錦鯉也有神奇的生命現象,更遑論地球上百分之七十都是水,水裡仍有無數的生物,有待人類去探尋。或許,我們總有一天能夠明瞭,古人傳說的妖怪是什麼樣的物體或力量,以及都市裡傳說的妖怪是不明生物還是擁有超自然力量的精怪。那些謎團的答案,也許就隱藏在地球的奧祕之中。
就如那個像郭耀諾的男孩,他阿公曾跟他說起,一個神祕的事情。
故事就發生在他阿公還很年幼的時候,那時樹林還密集在西部平原上。他阿公直跟著一道像是動物又像是矮人的黑影,先是跑上一座滿布石堆的小丘••••••他緩緩謹慎地走下一塊一塊若石梯般的道路,那道路的盡處似乎有複雜的岩穴入口,只見那黑影選擇某一個入口,他跟了上去,直跑進那黑影所竄入的入口。
眼前一陣黑之後,視覺好不容易適應起洞穴內的微弱光線••••••那個像郭耀諾男孩的阿公抬頭一看,便望見洞穴裡到處一閃一閃就像是星星被鑲嵌在石壁上。那究竟是什麼東西,是有光線透過洞穴內的縫隙,所以才映照出星點般的光,或者是有其他光源反射出洞穴岩石裡的礦物,因此發出亮晶晶的光芒,或許是某種會發光的微生物就附著在那處神祕的洞穴。
那個像郭耀諾男孩的阿公繼續走,憑藉著點點微光和腳步聲,他跟上黑影的速度,進入更蜿蜒的通道。走著走著,來自石壁上的亮晶晶光線漸漸暗下,直到出現一座老舊的木門,黑影推開了木門,木門的另一邊又是一條長長直直的通道。在那裡,偶爾出現石頭裂縫,陽光便能從那縫隙間灑下。那通道的四周還漸漸出現了風聲,空間也越來越寬敞,空氣裡還瀰漫著海的氣味••••••
黑影卻唰的一聲,瞬間消失在通道盡頭的光亮處。
那個像郭耀諾男孩的阿公一時間適應不了明亮的強光,眼睛直拚命眨。他只好摸索走出了通道,眼前出現的竟是一座古老聚落,那裡全都由奇怪石塊堆疊而成。那些石塊像是土塊又像是磚塊,卻滿布石頭的紋理,那些石塊就被堆在各處角落,像是宮殿、牌樓和拱門。他不知道走了多久,迷迷糊糊又繞回原本他熟悉的森林。
那個像郭耀諾男孩的阿公從古老聚落鑽出後,想去告訴其他大人,卻再也找不到那些複雜的岩洞入口。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曾經,也有許多原住民傳說,出現過神祕矮人的聚落。如今,隨著那些曾目擊或是還能記憶祖先口述傳說裡神奇洞穴或聚落位置的老人家們已然一一凋零,也就再也沒有人能夠知道那些神祕矮人聚落或是洞穴的確切位置。
傳說,終究淹沒在荒煙漫草之中。
那是否還有現代的妖怪呢?現代的妖怪或許是古代妖怪的後代,也有可能是未知生物的現身,或者正因為地球氣候的改變與自然環境的破壞等因素,正在產生新的妖怪也說不定。
本書所描述的「吳郭魚婆婆」,應該屬於人面魚的一種,那究竟是古代人魚妖怪的後代,還是現代新產生的妖怪呢?欲知詳情,請緊跟著吳郭魚(瑜)三人組,吳米妮、郭耀諾和施子瑜一起在古老傳說下,展開一場奇幻的探險之旅。
第一章 你知道什麼是妖怪嗎
第二章 妖氣騰騰的學校
第三章 虎姑婆與獅子魚
第四章 鬼媽媽的小孩
第五章 傳說中的吳郭魚
第六章 神奇魚皮衣
第七章 殭屍森林
第八章 火鹿現蹤
第九章 仙山與靈獸
第十章 小心!有龍
第十一章 石洞裡守護黃金的老人
第十二章 歡迎光臨妖怪世界
第十三章 精怪之海
第十四章 泥火山傳奇
第十五章 魚肉的滋味

第三章 虎姑婆與獅子魚

原來那條臭水溝,還有這樣的傳聞••••••施子瑜在自己的位置上,默默聽著同學們談論臭水溝裡有怪魚的事。
他仔細聽起胡谷博的言論,才想起自己前幾天路過臭水溝的時候,碰巧救了一名國小學生。施子瑜暗忖:難道那個昏倒在臭水溝旁的男生就是同學胡谷博。
「真的有怪魚嗎? 」施子瑜喃喃低語著:「那天,明明就只有胡谷博躺在溪邊,雙腳載浮載沉在水很淺的地方。」
那時,施子瑜還不知道學校旁,那條被稱作臭水溝的溪流,驀地在寒冷的三月天裡,已經慢慢變得澄淨了。溪水不知道在何時又流回了臭水溝般的溪流,聽說連魚也跟著流了過去。
很多人聽聞魚回來的消息之後,也想去那溪流一探究竟。然而,天空卻總是被灰濛濛的濃霧般所籠罩。那種灰霧看得見卻摸不著,就像是隱形的網把整座城市都困在其中,致使整座城市幾乎動彈不得,就連城裡頭的人也全都提不起勁。
那籠罩著整座城市的灰霧,實在是悶得讓人感到害怕。
灰霧直在空中飄,還不時散發臭味。有時候聞起來像是燒焦的氣味,有時候又像是塑膠的味道,有時候則像是泥巴被太陽蒸發的臭味。
學生們打從秋天起便紛紛戴口罩上下學,直至教室外花圃裡的杜鵑明明都要綻放了。杜鵑是春天的花,然而灰灰看不清楚的天空讓整座城市看上去,就好像還停留在冬季。
施子瑜似乎不太相信同學們說的話,他寧願親眼去瞧瞧,才願意相信事實的真相,然而他實在太忙了,至於他在忙什麼,同學們全都霧裡看花。
好奇的李星瀚想知道真相,但他不敢直接去問施子瑜,便轉而問郭耀諾。
「我覺得你也是妖怪了。」
「什麼? 」郭耀諾嚇了一大跳,「我怎麼可能會是我阿公口中的妖怪。」
李星瀚如同教室裡每一個無法出去玩的同學一樣,懶洋洋打起呵欠,然後說道:「別怪我會這樣想,你看看,下課時間幾乎沒有一個人敢在走廊上走動,就只有你和施子瑜敢在戶外蹓躂。」
「我是被逼的,還不都是因為胡蝶老師叫我要照顧新同學。」郭耀諾反駁說著。
「施子瑜不是叫你不要跟著他了嗎? 」李星瀚反問郭耀諾。
郭耀諾一愣,「胡蝶老師交代的話,我不敢不遵從。」
「算了吧。」李星瀚瞅了郭耀諾一眼,「你平常要是有這麼認真聽胡蝶老師說的話,也不至於每天都寫錯功課。」
李星瀚又朝郭耀諾使了一下眼色,「說吧,你肯定發現了什麼。自從施子瑜進入學校,有關施子瑜的傳言就沒有間斷。」
郭耀諾聽李星瀚這麼一說,倒是想起一件怪事。
「有一天,我看見施子瑜在前庭花園發呆,正當我急忙走過去想要打招呼,卻發現自己一腳踩入水坑,濺得我襪子都濕了。我當時還納悶,那天又沒有下雨,工友伯伯也沒有澆花啊。正當我定睛往水坑裡瞧,卻發現有一、兩尾小魚在水坑裡游泳。
「我趕緊去找水桶,想幫助那些魚。想著想著,我便轉身快步走回教室去拿水桶。結果,等我再回到前庭花園時,卻沒看見水坑裡的魚,就連在前庭花園發呆,那綽號『獅子魚』的施子瑜也不見蹤跡。」
「看吧,大家都說施子瑜有些古怪。」 李星瀚繼續說道: 「 不僅如此,有人還在洗手台看見吳郭魚,有人則在電腦教室看見金魚,還有人說廁所有黑色像蛇一樣的魚鑽來鑽去,更有人說看見鮪魚。」路過的邱朝文一聽,嚇壞了,問著:「你們在說什麼? 」
「施子瑜。」郭耀諾回答。
「是『獅子魚』,聽說獅子魚是一種有毒的魚。」李星瀚說。
「我是聽說,那個新同學走過的地方,都會有魚出現。」郭耀諾說。
「那些魚會是他養的嗎? 怎麼可能! 」邱朝文說。
「是被他召喚來的。」李星瀚說完,露出神祕意味的微笑。
「你亂講。」邱朝文十分不屑李星瀚的話。
李星瀚繼續加油添醋說著:「謠傳,魚都是從新同學身上掉出來的。」
「你又胡說什麼,新同學身上怎麼可能掉出那麼多的魚! 」
邱朝文說完,對李星瀚發出噓聲。
李星瀚一臉不在乎,「反正他就是怪怪的。」
「怪怪的••••••」郭耀諾思索後回答:「要說奇怪,好像只有施子瑜身上的那股魚腥味。」
「我還是覺得你跟蹤他回家看看,或許他真的會變身。」
李星瀚的話把郭耀諾唬得一愣一愣的,他竟然也開始相信施子瑜是妖怪。
吳米妮走了過去,「你們兩個在胡說什麼。」
「沒有,我只是認為施子瑜怪怪的。」郭耀諾回答。
「郭耀諾也覺得施子瑜是妖怪變的。」李星瀚說。
「我哪有那麼說! 」郭耀諾一臉詫異。
「你說他身上有魚腥味。」李星瀚回應。
「只是有魚腥味。」郭耀諾說。
「施子瑜很可能真的是獅子魚,他是魚妖。」李星瀚說。
吳米妮斥為無稽之談,「人是人,怎麼可能是魚。」
「想知道真相就跟蹤他回家。」李星瀚說。
「跟蹤別人是很不禮貌的事。」吳米妮說。
「那麼就沒有人知道真相了。」李星瀚聳聳肩膀。
有關於「獅子魚」可能是溪邊會說話的魚,偷偷爬上岸化身成人類的謠言雖然持續蔓延中。但幾天下來,身材壯碩高大的施子瑜卻好像從未聽見傳聞,那或許是因為同學們怕被施子瑜攻擊,所以無人敢在他面前提及怪魚傳說。
郭耀諾則除了下課偶爾關心施子瑜是否有對學校不熟的地方之外,其他時間都盡量離施子瑜遠遠的,似乎深怕施子瑜是另外一個「虎姑婆」,一拳就會把他揍到外太空般。
李星瀚還是不死心,總是纏著郭耀諾問東問西。
「我才不擔心施子瑜是魚妖,我只怕他會像胡谷博一樣,突然就飛出一拳,把我揍倒在地。」郭耀諾說道。
「拜託,那個虎姑婆(胡谷博)已經不可怕了,施子瑜才可怕。聽說,學校裡突然出現的那些魚,好像都是他變出來的。」李星瀚仍舊說得煞有其事。
郭耀諾搖搖頭,「我已經打聽清楚了,我看到的那些小魚,分明就是自然老師不小心掉在前庭花園的。」
「不只是那些小魚,有人還看到鮪魚喏。那麼大條的魚,怎麼可能是老師帶來的,一定是施子瑜變出來的。」李星瀚邊說邊睜大眼睛,試圖想要說服郭耀諾。
「你真的有看到嗎? 」郭耀諾反問。
李星瀚楞住了。
「凡事還是要眼見為憑。」郭耀諾說道。
想不到有天放學,郭耀諾因為遲交作業,幾乎成為最後一個離開學校的學生,卻在校門外不遠處,遇見了一椿關於施子瑜的怪事。
那是個灰霧突然散去的黃昏,校門外出現一群看起來矮胖卻各個凶神惡煞還穿著附近國中制服的國中生,他們在校門口附近的巷子把施子瑜團團圍住。
只見施子瑜悶不吭聲,那群矮胖國中生卻一個比一個還兇,他們問他是否會打架,還問他看過什麼刀,還是什麼武器的••••••當場嚇得躲在一旁的郭耀諾是冷汗直流。
施子瑜卻只是靜靜聽著,沒開口答腔。
那群矮胖國中生當中的一員則怒氣沖沖說道:「撞到人是不會道歉嗎? 」
施子瑜冷冷望著對方,「對不起。」
「只會說對不起嗎? 」另一個矮胖國中生說。
「我已經說了對不起,還想怎麼樣? 」施子瑜有些不耐煩回答。
「對不起就能解決事情嗎? 」又一個矮胖國中生問起。
施子瑜不想回話。
「喂,聽說你是妖怪? 」一個手上握著亮晶晶金屬的國中生問。
郭耀諾一看,覺得那國中生很面善,原來是同學王期祐的哥哥。郭耀諾一驚,難道是王期祐故意叫哥哥們來找新同學施子瑜的碴?
沒等郭耀諾來得及反應,站在王期祐哥哥身旁的那個國中生,竟開始把書包揮舞得像是流星錘般。
之後,又一個國中生把拳頭壓得喀喀作響。
「妖怪被打會痛嗎? 」王期祐的哥哥問。
揮舞書包的國中生則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要打打看才知道。」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國中生便出手,把施子瑜用來當書包的帆布包給打落在地上。
此時,躲在圍牆邊的郭耀諾心想該怎麼辦,慌亂中,他趕緊轉身掉頭,打算回學校找替代役哥哥想辦法。
突然,郭耀諾聽見叭噗叭噗的聲音,旋即一輛黑色俗稱鐵馬的骨董老爺腳踏車,出現在那群矮胖國中生的旁邊。只見那牽著黑色鐵馬的人,身形瘦小,身著土色麻布長袖上衣和灰色麻布長褲,頭則包著黑色頭巾。那人佇立在夕陽時分的昏暗陰影下,看上去,整個人彷彿像是瀰漫在黑暗中的一團陰影。呼,呼,突然間有陰森森的冷風吹過。只見那瘦小的人,一個俐落的動作就把很重的鐵馬嘰嘎立了起來。頃刻間,原本喧鬧的巷子裡,眾人全都噤聲不語。時空似乎跟著停滯了,那群國中生全都一動也不動,直到那黑影下的人,慢慢把原本低著的頭給抬了起來。
頓時,那群國中生直嚇得魂飛魄散,嚷著:「是傳說中的幽靈冰淇淋車,是虎姑婆來賣冰淇淋了,真的有虎姑婆! 」
施子瑜則一副若無其事,他轉身,擺出向賣冰淇淋的老婆婆鞠躬致謝的模樣,然後立刻把被國中生扯落的帆布包揹好,幫忙老婆婆牽起冰淇淋車。
郭耀諾一臉納悶,正想上前去一探究竟。
身旁,卻突然傳出吳米妮的聲音,「那是人稱虎姑婆的賣冰淇淋老婆婆。」
「虎姑婆? 真的假的? 她會吃小孩嗎? 國中生算是小孩嗎? 他們為什麼一下子全都跑掉了? 」郭耀諾滿臉疑問。
「她只是一名綽號叫虎姑婆的老婆婆,聽說那老婆婆的臉長得相當恐怖,臉上密密麻麻全爬滿了皺紋般的蟲子,還是蟲子般的皺紋••••••」吳米妮歪著頭思索後,繼續說道:「她是人類又不是妖怪,怎麼可能會吃小孩。我想,那群國中生是被嚇到了,所以才跑掉的。」
「那冰淇淋老婆婆的臉,真的長得就像是虎姑婆嗎? 」郭耀諾問。
「不知道。據說老婆婆之所以叫虎姑婆,是因為老婆婆已經很老很老,老到老婆婆臉上的皺紋都多到像是老虎的斑紋爬滿全臉。」吳米妮答。
「那位老婆婆究竟幾歲了呢? 」郭耀諾問。
吳米妮搖搖頭,「沒有人知道。因此大家傳聞,那位老婆婆已經有一百多歲,甚至有三百多歲,而且還是個會吃小孩的虎姑婆。」
「 人類若活了那麼久, 恐怕也變成妖怪了吧。老婆婆真的沒吃過小孩嗎? 」郭耀諾又問。
吳米妮楞住了,想了一下,才回答:「我想應該不會吧。老婆婆是因為賣小孩最愛的冰淇淋,所以才會被人亂講成是用冰淇淋誘惑小孩的虎姑婆。」
「那施子瑜認識冰淇淋虎姑婆嗎? 」郭耀諾又問。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