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得獎作品

同班同學聊天總是圍繞著彩妝和衣服穿搭,但我衣櫃裡除了制服的裙子,其他都是短褲,我明明是進到女校,卻好像到了風俗民情完全不同的國度。再來就是那些莫須有的八卦,把我貼上了標籤,拉開了我跟同學間的距離……

上了國中以後,我以為女校生活會如老媽說的「比較單純」,一定可以認識到新同學,結交到好朋友。但是,開學一個月了,總是覺得跟同學有隔閡感,直到班長問我跟同班同學陳梓玲是不是國小同學?我跟她是不是有過節或誤會?我才知道我被孤立了。天呀!她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
原本以為讀女校的另一個好處是終於可以自由自在和其他女同學一起打籃球,不用再當男同學的候補。沒想到聽說深受學妹歡迎的籃球隊隊長Allen跟球隊經理吳曉倩是一對,因為吳曉倩親近我,Allen開始視我為眼中釘……
晚上回家後想轉換心情找隔壁鄰居兼小學同學林承恩去打球,結果小阿姨曖昧的告訴我,活動中心的三姑六婆說我跟他在談戀愛……
真的好討厭!就如同八卦週刊上的關係圖,箭頭指過來,還有虛線,太複雜了,問題是我怎麼會在裡頭?是朋友?還是喜歡?難道不能只是朋友的喜歡嗎?
邱靖巧
筆名尚靖,台南人,一九八一年生。嘉義大學獸醫學系畢業。
現職兩個孩子的媽,兼職永明動物醫院獸醫師,生活大小事及文字創作皆記錄於部落格「靖的部落格有個野蠻人chchch」。
曾獲第二十二屆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首獎,並出版《我和阿布的狗日記》。
曾獲第二十六屆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評審獎,並出版《我和小豬撲滿的存錢日記》。

繪者簡介 
李月玲
一個喜歡看山看水和畫畫的人,目前為全職插畫工作者,從事兒童繪本、圖文書及各類文化出版品插畫設計。

★ 台東兒文所所長游珮芸、童書翻譯評論工作者黃筱茵、國語日報總編輯鄭淑華聯合推薦

名家讚譽:
故事開始在「我」進入國中女校就讀的第一天。讀者隨著十三歲少女的自述,陪著她忐忑地走進新環境。
青春是荷爾蒙的展演場。小說中「我」介入了藍球社學姊間的同性傳聞,與國小男同學間的哥們情誼也開始質變,又被同班同學誤會、忌妒與排擠。另一方面,因就讀大學而寄住在家中、與自己同房的小阿姨未婚懷孕了……。
這些事件,有如一陣陣小風暴接連來襲,但在作者精心安排下,鋪排得錯落有致。十三歲等身大的煩惱與喜樂,貼近同齡讀者關心的青春情感多重奏。易讀精彩,是「轉大人」前的必修課。
──台東大學兒文所所長  游珮芸

作者用生動自然的語言記敘青春歲月的酸甜煩憂,未能融入同儕的苦惱、日常校園生活中的人際聚合與情感政治,以及對於性別表現、初初發芽的好感等女孩的矛盾與心事,也都被織進清新的故事裡。小阿姨與大姑姑的角色道出當代擇偶與婚姻狀況的不同面向,增加了故事的立體向度。這則故事的題材雖然算不上新穎,卻是成長歷程中幾乎每個女孩都曾經感受過的心靈跌宕。看似小巧的心湖裡起伏的波浪啊,就是成長的風雨掃過的痕跡,無比珍貴,真切美麗。
──童書翻譯評論工作者  黃筱茵

少女何宇璇剛進國中就讀,眼前展開的新環境、新人際關係都等待著適應,而情竇初開的煩惱也悄悄萌芽,與小學同學間似有若無的三角戀情、與學姐間的曖昧情愫,真有說不出的迷惘與困惑,但旁觀小阿姨的未婚懷孕、不斷被迫相親的大姑姑……原來,青春男女有青春男女的煩惱,成年人也有成年人的難題,每個人都得自己面對自己的情感習題,從中找到自己的解答。
情字難解,卻是人生必修課,也是少年成長小說經常探討的課題。作品處理少年男女情事與成人的情感問題,分寸得宜,是清新溫暖的青春純情小説。
──國語日報總編輯  鄭淑華

第一週
我刻意放慢步伐,藉機觀察學姊邁入校門的身影。不知道是這身校服的關係,還是這所歷史悠久的老學校培養出來的形象,眼前的一切就像幅畫,樸實中帶點威嚴的校門,黑鞋間從容無聲的腳步,如鳥語飄渺的輕聲招呼。
我拍拍白色制服上新繡的學號,這好像是我何宇璇的新身份喔,想著,忍不住苦笑,輕拍微翹的裙擺,瞄一眼小腿下的白襪是否等高。深吸一口氣,挺胸走進校門。跨過校門,穿越門口導護老師跟糾察隊,層層關卡拋到腦後,我才鬆了一口氣。
這所國中有將近百年的歲數,而且是女校,也將是占據我未來三年大部分時間的生活圈。原本以為會去讀離家近的學校,其實也差不多,因為我家剛好位於兩校中間,Google後發現離家近的學校還真的比女校近五百公尺。但是,就在某天晚餐時,老爸語重心長地說,「上大學才可以交男朋友談戀愛」。而那陣子,老媽忙著幫即將要上小一的弟弟找課後安親班,也沒多說什麼,好像就只回了一句,「讀女校好了,比較單純」。
事後想想,老爸老媽的對白是套好的嗎?故意讓我聽到即將執行的政策嗎?其實他們也不用大費周章,整個國小六年級,我一直穩坐全班個子最高的寶座,找我談情說愛的男同學沒半個,拉攏我稱兄道弟的男同學可能比一節電聯車還要多,所以擔心什麼?擔心我現在交男朋友談戀愛嗎?兩位老人家真的是想太多了。
我只是不明白,此時此刻的壓力從何而來,怎麼會如此緊張?從穿上制服那一刻?還是就只是開學第一天營造出來的氛圍?我兩手互相搓著,手心微微的溼氣始終無法散去。
一年級的教室在離校門最遠的那一棟大樓,需要經過二三年級的教室大樓,我得加快腳步,去熟悉教室跟座位,說不定可以消除這莫名的緊張感。就當我要走過三年級教室大樓的走廊時,一件黑裙子突然飄揚在我面前,嚇得我倒退一步。
「啊…是新生,對不起。」一個頭髮超短,皮膚黝黑的學姊,不仔細看還以為是一個男生。她抓住那條裙子,看著我,整個人定格住。
旁邊教室裡,嬉笑聲瞬間爆出。
「張雅倫妳也太急著脫裙子了吧!」
「不會進教室再脫嗎?」
「不要嚇到學妹啦!」
我順著學姊抓住裙子的手,慢慢往下看,原來裙子裡早穿著運動短褲。我懂,因為我也是,裙子裡如果只有內褲,涼涼的感覺太可怕了,搭上貼身熱褲又讓我覺得太矯情,又不是要跳韻律舞,還是運動短褲最自然。新生訓練時,聽說學校有個不成文的校規,進出校門要穿好裙子,不得只穿運動褲。按照眼前的這情況,看起來真的是這麼一回事。
「呃……學妹,歡迎加入籃球隊。」學姊尷尬地笑著,兩手將裙子藏在腰後,三兩步逃似走進教室。
一聽到籃球,讓我心情變好,或許這就是讀女校的好處,人數應該夠打一場五人制籃球賽,不像國小上體育課,連三對三的人數,兩隊總共六個人,都要湊半天。女同學們總是躲在樹陰下,手搧風聊八卦,又或者滿眼愛心地幫男同學加油,而我只能自己投籃,期待男同學們有沒有缺人要遞補。
我走進教室,在自己的位子坐下,看著左前座的熟悉背影,突然有點落寞。那是陳梓玲,國小同學,沒什麼特別交集,因為她嬌小,總是坐在前兩排,跟我這後排的地縛靈,先天上就像隔了楚河漢界,再加上後天,她走她的前門,我總從我的後門出入,連要擦身而過的機會都很渺茫。雖然國小同班,卻感覺像不同世界的人。
另外,就是陳梓玲也喜歡籃球,不過是看男生打籃球,她常揪著一群女同學佔據在球場旁,不時發出加油聲,甚至尖叫,如果有天她拿出加油布條或彩球,我也不意外。快畢業時,還有一個傳言,她不喜歡我。為什麼呢?我試著想,我擋到她看男同學打球嗎?還是為了撥回將出界的球,有踩到籃球場邊的她?到現在還不清楚,原本想說算了,畢業後不太有機會見面。結果,老天爺再度讓我們同班,到底是種緣分?還是考驗呢?
我搖搖頭,不想那麼多了,斬新的班級這麼多座位,不久將坐滿,一定可以認識到新同學,結交到好朋友。我期盼著,就像在球場上,只要進攻,就有得分的機會。

第二週
我家巷子口是里民活動中心,後方有個籃球場,一旁是簡單健身器材。籃球框下的鐵架油漆斑駁脫落,鐵鏽到處攀沿,相較之下,健身器材就新穎許多,畢竟年初才重新上了橘黃色的亮漆。真搞不懂,既然要上漆,為何獨獨排擠籃球框的鐵架?
我一邊投籃,一邊幫鐵架抱不平。唉!也許是使用頻率的問題,健身器材常常有老人家上去扭腰拉筋,而這籃球框,除了我和……
「喂!」
林承恩。我不用轉身就知道是他,這裡的籃球場,就只有我和他會來打籃球。
「新學校怎樣?」林承恩趁我不注意時,抄走我的球,上籃。
「喂!」我正想抗議,林承恩已經將落下的球接在手中,一臉微笑地站在我面前,「你……」
「我什麼我?」
「你又長高了。」我居然要仰角十幾度看他的臉,雖然這是意料中的事,但也太快了吧!記得放暑假前,他還比我矮一點點。
「當然,應該有比你高了。」林承恩將右手放在我頭頂,然後橫移到他的下巴。
「喂!這不準。」我之前的動作完全被他抄襲了,但是我一直很公正地比劃我們的身高。
「喂喂!哪裡不準?將來有一天。」
林承恩這個莫名其妙的傢伙,是我家隔壁隔壁的鄰居,國小換了兩次班還都同班的同學。國小三年級開始跟我打籃球,我憑著身高優勢,一直贏他。五年級的時候,他說他這輩子要贏我一百場鬥牛。是贏喔!不是瞎鬧著打一百場。那時我想這傢伙是輸到瘋了嗎?
不過五年級時,我發現男同學有自己的球友,都是男生,如果我不跟林承恩打球,我就很難加入他們。我若無法加入他們,也沒其他女同學陪我打球。而且打鬥牛時,我常常就跟林承恩同一隊,如果我多跟他打球,我們的默契跟技術都會提升,那我們這一隊獲勝的機會也會比較高。
經過多方面的考量,我接受了林承恩的百勝挑戰,不過我有個條件,請他自己算幾勝了,我可沒興趣統計自己幾勝幾敗。
「喂,我下星期要去加入籃球隊。」我繼續投籃,「終於可以打全場比賽。」
「是喔。」林承恩收起他的笑臉,隨口附和一聲。
「你怎麼不開心?六年級的時候,籃球班際比賽只有男生的,好不容易我爭取到名額,也只是你們男生的候補,超生氣的,你們都亂打,還不給我上場。」
「哈,妳那時好激動喔。」林承恩搶了一個籃板球,繼續投籃,「我好怕妳去掐體育股長,要他讓妳上場。」
「反正,說不定,這就是讀女校的好處。」我喃喃地說著。
「其他方面呢?」林承恩問。
「不知道,還在適應吧!」我嘴上雖是這麼說,但心裡卻覺得光認識同學就有難度,她們聊彩妝,我完全無法插嘴,她們說要怎麼搭配衣裙,我除了制服裙子,衣櫃就只有褲子。我明明是進到女校,卻好像到了風俗民情完全不同的國度。
「要不要來打一場?」林承恩打斷我的思緒。
「好呀!趁著我們一樣高的時候。」我搶回球,準備進攻。
「什麼一樣高?我已經比妳高了,還有先秀球,看誰先攻,不要偷跑。」
最後一球,我在中距離跳投,得分。今天的手感還不錯,但是我發現帶球進禁區的難度變高了,林承恩的身高阻礙了我帶球上籃。真是的,以前這可不是能威脅我的因素。
「喂!贏了,還皺眉頭是怎樣?」林承恩在我面前翻白眼,讓我差點被自己口水嗆到。
林承恩沒表情不說話時很酷,一旦說話就會破功,就像一個綜藝咖出現在偶像劇,極誇張的臉部表情跟肢體動作,雖然很不搭嘎,讓人很想笑。
「喂!翻什麼白眼?」我推了一下他的肩,「我要回家了,你還要練球的話,球借你。」
「不用了,一起走吧!」
我將球收進球袋,揹著球袋,跟林承恩一起走回家。我家會先到,他家在我家隔壁的隔壁,有時候如果我老媽在,他會再探頭問候一下。不過最近我總覺得家裡氣氛怪,就推著林承恩要他先回去。
我一腳才踩進家門就聽到老媽的聲音。
「又去打球了?」老媽問,也不等我回答,又接著說,「怎麼不帶你弟去?」
「下次吧!」我很想直接說不要,但是說不出口,說了幾遍下次,老媽怎麼還是不懂。她總要我帶弟弟出門玩,但是我跟弟弟差了快六歲,打球的話,籃球那麼大一顆,萬一不小心砸到他頭上,老媽肯定扒了我的皮。難不成是要我帶弟弟去溜滑梯跟盪鞦韆,我沒辦法想像自己要再度回到兒童遊戲區。
「下次?又是下次?……」
我快步走上樓,回自己的房間,門邊擱著粉紅色行李箱,小阿姨來了。小阿姨從讀大學四年,到現在研究所,都暫住在我家,說明確一點,就跟我共用房間。她本來不想,外婆交代,老媽領命,但是業務執行又落在我頭上,小阿姨經常為此跟我說抱歉,還充當我的家教老師,說什麼有她盯著,我的課業絕對不會落人後。
另外,一開始小阿姨要我跟她共用那些塗塗抹抹的保養品,教我彩妝技巧,但我沒興趣也做不好,還懶得卸妝,幾次後我就投降,要小阿姨饒了我。現在想想,好像多少應該學一點,比較容易融入女同學們的話題,這一兩週我在班上,根本像個啞巴。
我再看一眼粉紅色行李箱,真的開學了,小阿姨也來了。這樣一來,日子又會變好玩,而且就算學校遇到什麼事,小阿姨是個軍師,會幫我出主意,感覺安心多了。
第三週
我坐在籃球場邊喝水,沒想到開學第一天走廊上遇到的那個脫裙子學姊,她居然是籃球隊隊長。我用眼睛快速地點了一下籃球隊員的人數,包括我,總共二十三個人。太好了,這個數字至少可以分做四隊打兩個全場,還有候補呢!要是分成三對三鬥牛的話,……
「妳的馬尾好可愛喔。」一個白白淨淨的學姊坐到我旁邊,順手撥著我的馬尾,「妳有哥哥或弟弟嗎?應該會很帥。」
我嚇了一跳,連動都不敢動,而全身的雞皮疙瘩都站起來了。
「吳曉倩遲到就算了,不要調戲學妹好嗎?」隊長張雅倫說完話,故意咳了兩聲。
「唉呦,難得有學妹這麼俊俏,而且妳看看這身高,至少一六五以上。」吳曉倩這位學姊繼續說著,手很自然地搭在我肩上,「手長腳長的,簡直前鋒的人選,……」
「吳曉倩,手拿開。」張雅倫用拇指跟食指捏起吳曉倩的手,「不要嚇跑新生。」
「Allen生氣了喔。」吳曉倩賊賊地笑著。
我實在看不出來現在是演哪齣,這位一副身材弱不經風,制服裙子特別短的吳曉倩學姊,臉上還有一抹淡腮紅,油亮的護唇膏,髮絲一股香氣,另外,還有透明淡粉紅的指甲油。種種跡象,不用福爾摩斯或柯南上身,我也可推敲出,她不應該是打籃球的料,甚至不應該是籃球隊的,除非……
「這位是球隊經理,吳曉倩。」張雅倫說。
「喔,學姊妳好。」我心想果然是球隊經理,想不到籃球隊裡還真有這號人物,太神奇了。
練完球在一旁休息時,聽說Allen超厲害的,校際比賽時曾經單場獨得四十分。Allen是這兩年校草排行榜上第一名,任何比賽場邊一定擠滿學妹。Allen跟吳曉倩是一對的,……
我喝水時,不小心嗆到,不太舒服,咳了好幾聲才緩解。轉頭看看剛剛八卦的隊員,她們已經走遠了。
準備出校門回家,我拿起制服裙子,抬起腳穿裙子。
「學妹,要不要PLAY?」
「好呀。」我反射性回答,轉頭才發現邀約的人是張雅倫,瞬間剛剛的謠言又在耳邊響起。
「學妹,進籃下再出手。」「學妹,多做一下假動作,再出手,像這樣。」張雅倫球場上話還真多。
「Allen妳打這麼認真,是要嚇跑新生嗎?」吳曉倩在場邊大叫。
「啥?」張雅倫聽不清楚,轉頭看了吳曉倩一眼。
我利用了這個空檔,帶球上籃。這是我跟Allen第一次比賽得到的第一分,也是唯一一分,結果是一比六,差點被剃光頭。
Allen說她要補習,套上了制服裙子先走了。看著她的背影,我好像明白了林承恩的態度,為什麼堅持要百勝?認真了,就不想輸。
「妳這個瘋婆子。」吳曉倩解下了我的髮圈。
「幹嘛?」我倒退兩步。
「妳這亂糟糟的頭髮,出得了校門嗎?」
「我自己來就好。」我拿回髮圈,用手指梳頭,綁上馬尾。
「瞧妳緊張的樣子,沒有被媽媽姊姊綁過頭髮嗎?」吳曉倩在笑,連眉也笑開了。
「嗯。」我隨便應了聲,想回答我沒有姊姊,可我又想起小阿姨,有時她倒像個姊姊。至於老媽,我完全不記得她有沒有幫我綁過頭髮,有印象以來,我就一直自己綁馬尾,我只記得她說過,要留長頭髮,就自己綁頭髮。所以,老媽有幫我綁過嗎?
「妳為什麼還沒剪短頭髮?」吳曉倩打斷我的思緒。
「什麼?」我拿起制服裙子正準備穿上,怎麼會問我為什麼還沒剪短頭髮?這學校沒有髮禁呀!難道是球隊有髮禁?
「剪了也可惜,這馬尾真可愛。」吳曉倩又伸手撥了我的馬尾。
我趕緊起身,說要先走了。
走出了校門口,我忍不住回頭再看一眼。
「何宇璇。」
有個人拍了我一下肩,並叫了我的名字,我順勢轉頭並退開一步。
「小阿姨?」我鬆了一口氣,「妳怎麼來了?」
「我有事到附近來,想說跟妳一起回家。」小阿姨的眼神上下打量我一番,「穿裙子耶,平常叫妳穿都不穿。」
「上學沒辦法,進出校門一定要穿著。」我無奈地攤手。
「唉呦,女生嘛!就是要打扮漂漂亮亮的。」
「乾淨整齊就好了。」我快步走著,有時候小阿姨比我媽還嘮叨,得趕快回家才好。
「光是乾淨整齊,也太不可愛了吧!」小阿姨追著我,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喀喀地作響,「都是妳媽啦!小時候也不多給妳打扮一下,生了弟弟後,幾乎都買褲裝給妳,說什麼這樣以後弟弟也可以穿。唉呦,走慢一點啦。」
「很務實,環保呀!」我聽高跟鞋的喀喀聲漸小,刻意放慢腳步。剛剛看小阿姨一身行頭,薄外套裡的連身洋裝,紅色亮皮的高跟鞋,隱約還有香水味,她一定是去約會。記得五年前剛上大學的她,T恤跟牛仔褲,還說不會為誰改變,喜歡就要喜歡她的樣子。
想到此,我嘴角微揚,淡淡笑了一聲。
「偷笑什麼?」小阿姨右手架在我的肩膀上,「老實招來。」
「唉呀!我的頭髮。」我的髮根被小阿姨拉扯到,隱隱作痛,小阿姨趕緊跟我說抱歉。這讓我想到一件事,接著我問小阿姨,「我媽幫我綁過頭髮嗎?」
「嗯。」小阿姨咬著下嘴唇。
看著小阿姨的神情,就像她在期中期末準備考試一樣,我想我這個問題一定很難。
「不過妳為什麼留長頭髮?」小阿姨反問我,「妳媽從來沒有幫妳綁過頭髮,她跟妳說留長頭髮要自己綁,我記得妳小時候,大概五六歲前都是短髮。」
沒錯,小阿姨的說法跟我的想法一樣。剎那間,我心頭一驚,那我為什麼留長頭髮?

★ 第二十七屆九歌現代少兒文學獎榮譽獎作品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