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7
生命有光:以內在覺察之光引導你掌握看的藝術
定  價:NT$483元
優惠價: 9435
可得紅利積點:13 點

庫存:7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亞馬遜網路書店五顆星好評

視覺與意識權威、視光學博士的驚人發現
結合靈性哲學、科學調查與病例研究
探索光的科學與視力健康間密不可分的關係

只要一分鐘,透過簡單練習工具
就能鍛鍊大腦與眼部協調功能
提升內在覺察、放鬆身心、改善視力


患有學習障礙的女孩,如何透過引導回復正確的觀看方式?
左右眼不協調造成複視的婦人,為何在視力矯正成功後還是出現問題?
曾經歷摯愛親人離世的女孩,為何突然視力模糊、無法閱讀?
一切不健康與不快樂的解答,就在於我們觀看世界的方式!

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莫過於健康與快樂,然而我們絕大多數人都不健康也不快樂。我們已被引導去相信自己如果能夠預先設想並做出正確的決定,就能實現自己的夢想。然而無論下足多少努力,我們還是變得比以往更不健康、更不滿意。所以,我們對於生命的基本概念會不會其實是有瑕疵的呢?

我們都知道陽光是動植物生長所必需,鳥類從北方遷徙至南方過冬、植物向陽生長,生物本身似乎都有內建一種感測器,可以偵測光的方向及位置。人也不例外,人類基本上也會接受光的指引。我們的眼睛不僅吸收光,也會反射、散發光。光不僅引導我們的視力,還引導我們的呼吸、我們的心跳、我們的醒睡週期等。

本書作者黎伯曼博士,在因緣際會下成了視光學院的學生。但這一切並非巧合、而是命中注定,也促使他發現自身使命、踏上探索「光」之科學的旅程。縱使身邊出現了許多巧合,黎伯曼博士的人生並非那麼順遂,除了遭遇婚姻失敗與其後多年嚴重創傷症候群,他也花了很多時間摸索人生的意義。在擔任視光師執業的過程中,他發現人們並非總是正確對準所觀看的物體,因此導致許多視力問題。黎伯曼博士也發展出一套獨特的視力練習,透過視覺及靜心練習讓患者放鬆自己、提升視力健康。最後,在了解觀看的真正意義後,患者視力除了出現明顯改善外,也活出了自己人生的最佳版本。

在本書中,黎伯曼博士整合科學研究、臨床實例與第一手的經驗,展現那股我們稱之為「光」的光明智性,是如何從容不迫地引導著我們邁向健康、滿足,以及具有目的的人生。

特別收錄練習:
 一分鐘呼吸靜心
從覺察自己呼吸開始,將自己帶回當下,揮別腦中多餘的思緒。

 一分鐘箭頭靜心
活化眼睛、腦部與身體協調能力,找回自由呼吸、從容學習、體驗真實臨在的能力。

 一分鐘魔術(布洛克)之線練習
活化眼球、增加眼部肌肉韌性,提高對於事物遠近的敏銳度,對人生有更深的覺察。
雅各.以色列.黎伯曼博士(Dr. Jacob Israel Liberman)
光、視覺與意識領域的先驅,著有《光:未來的醫學》(Light: Medicine of the Future)及《拿下眼鏡來看》(Take Off Your Glasses and See)。他在美國南方視光學院(Southern College of Optometry)獲得博士學位,又於共振視光學院獲得視覺科學博士學位,後又獲開放式輔助醫療國際大學(Open International University for Complementary Medicines)頒發自然科學榮譽博士學位。他曾擔任過共振視光學院的院長以及精微能量與能量醫學研究國際協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the Study of Subtle Energies and Energy Medicine, ISSSEEM)的主席,也是美國視光學會(American Academy of Optometry)、共振視光學院、視覺發展視光師學院(College of Optometrists in Vision Development)以及國際色彩學學會(International Academy of Color Sciences)的榮譽退休院士。他獲頒史皮特勒奬(H. R. Spitler Award,該獎項係以共振療法理論創始人為名),以彰顯他在光療領域的貢獻以及數種相關發明,包括第一臺得到獲得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認可、能夠明顯改善視力表現的醫學儀器。身為受人尊敬的演講者,他向世界各地的聽眾分享自己在科學與靈性上的發現,目前居住在美國夏威夷州茂宜島。

吉娜.黎伯曼(Gina Liberman)
詩人、諮商師與藝術家,目前居住在美國南卡羅萊納州查爾斯頓。

艾瑞克.黎伯曼(Erik Liberman)
優秀的演員、作家以及導演,目前居住在美國紐約。

邱俊銘
臺灣大學獸醫系畢業,專職譯者。譯作頗豐,包括:一中心出版的《莎拉的白魔法》系列、《蓋亞效應》、《人類阿卡莎》、《核災啟示》、《我的癌症醫師,是狗》、《克里昂經典系列後傳》、《人類進化的重新校準》、《寵物照護百科》;以及《克里昂靈性寓言故事》、《克里昂訊息:DNA靈性十二揭密》、《預知生命大蛻變》、《創世基質》、《白鷹醫藥祕輪卡》、《指導靈訊息卡》、《邀請你的指導靈》、《成功的序位》等身心靈領域相關書籍。
名人推薦:
吳承臻╱行為視光師、臺灣低視能防盲學會祕書長
周介偉╱光中心創辦人
彭芷雯╱一心學院創辦人、心靈作家
安一心╱華人網路心靈電台共同創辦人
宇色╱我在人間系列靈修作家


「視覺不僅止於眼睛,探索生命從心開始。」
──吳承臻╱澳洲行為視光師(Behavioural optometrist)
臺灣低視能防盲學會祕書長、臺灣眼視光專業中心執行長、
中山醫學大學視光學系講師,《低視力學》共同作者


「本書將光、意識、臨在、覺知等等的靈修概念,化為實際運用的生活指引,讓我們能真正『看見』自己與世界。」
──彭芷雯╱一心學院創辦人,心靈作家


「這本書突破了實相與心靈的界線,透過講述光和意識的關連,讓人們更加的『臨在』。」
──安一心
《面對家人的情緒勒索》作者╱華人網路心靈電台共同創辦人


「千萬不要被書名糊弄了,本書絕不是你以為在談光能量的課程,絕對是超越你所認知的靈修書,它是一本將東方智慧與西方新時代思想緊密融合的著作,非常讚嘆雅各‧黎伯曼博士以西方靈性思維,全新詮釋我們老祖宗老子的智慧。一本值得珍藏的著作,不單是內容,而是它能夠以一種厚實的思想為主幹,吸引和挪移看似毫無關連的獨立思想,黎伯曼博士完全做到這點。」
──宇色
我在人間系列暨塔羅牌作者╱華人網路心靈電台主持人

「雅各‧黎伯曼巧妙結合現代科學與哲學智慧以揭示光的祕密,讓全世界能夠從中獲取全然的轉變與療癒。」
──布魯斯‧立普頓博士(Bruce H. Lipton, PhD)
生物學家,著有《信念的力量》(The Biology of Belief)、《蜜月效應》(The Honeymoon Effect)


「讀過本書後,你所能夠看見的一切真的會超出你的想像。」
──勞瑞‧杜西醫師(Larry Dossey, MD)
著有《一心》(One Mind)


「本書對於光與意識的深入探索,能幫助我們看到光與意識對於身為人類的我們在各方面的影響。」
──狄帕克‧喬布拉醫師(Deepak Chopra, MD)
著有《你就是宇宙》(You Are the Universe)


「意識的探索有許多途徑,而黎伯曼博士所走的途徑,亦即光與視覺之道,都在本書書中有著精妙的論述。我非常推薦這本書!」
──阿米特•哥斯瓦米博士(Amit Goswami, PhD)
量子物理學家,著有《自我意識的宇宙》(The Self-Aware Universe)


「本書就像是一副視力為1.0的眼鏡,讓我們能看到存在、臨在與自己的發光本質,而且說不定這是我們有生以來第一次可以看得那麼清楚的時候呢。」
──麥可‧伯納‧貝克維(Michael Bernard Beckwith)
著有《靈性解放》(Spiritual Liberation)


「雅各‧黎伯曼博士在本書中清楚解釋與你有關的真理,能夠強化你的天生聰慧,並且能允許宇宙的智性擴展你在生命層面的視野。」
──唐納‧艾普斯坦(Donald M. Epstein)
EpiEnergetics能量療法創始人
著有《療癒的十二個階段》(The 12 Stages of Healing)

對黎伯曼博士著作之讚譽:

「那些應要去珍惜、分享以及最重要的實踐之靈性真訣的精華,都藏在簡練與質樸之中。」
──艾克哈特‧托勒(Eckhart Tolle)
著有《當下的力量》(The Power of Now)


「雅各‧黎伯曼是我喜愛的靈性導師之一!」
──露易絲‧賀(Louise Hay)
著有《創造生命的奇蹟》(You Can Heal Your Life)


「雅各所分享的概念……反映出目前那股新興的體認……覺知會改變所有的經驗,無一例外。」
──蓋瑞‧祖卡夫(Gary Zukav)
著有《新靈魂觀》(The Seat of the Soul)


「我喜歡黎伯曼所著的《源自空無之心的智慧》(Wisdom from an Empty Mind)!」
──尼爾‧唐納‧沃許(Neale Donald Walsch)
著有《與神對話》(Conversations with God)系列書籍


「雅各‧黎伯曼……引導我們以具有力量的新觀點來看待自己、親密關係,還有對內與對外的個人視野。」
──約翰‧葛瑞博士(John Gray, PhD)
著有《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Men Are from Mars, Women Are from Venus)

「貌似簡單,實為深奧的洞見。」
──邦妮‧瑞特(Bonnie Raitt),創作歌手


「閱讀黎伯曼博士的作品就像是傾聽我自己所說的話。」
──拉姆‧達斯(Ram Dass)
著有《活在當下》(Be Here Now)



「黎伯曼博士的美妙著作中所具有的敏銳度、深刻的人性關懷及精妙的洞見,使其成為存在狀態的全新秩序之指導手冊。」
──珍‧休斯頓(Jean Houston)
著有《人的可能》(The Possible Human)


「雅各‧黎伯曼博士是意識啟發技術的先鋒,為現實的科學與形上的玄學做出能夠發揮彼此長處的結合。而在兼容二者的專業領域中,很少有人能像他那樣可以汲取深奧的智慧原則,並將這些洞見與研究應用,還將自己開創出來的『新』見解提供給『願意去看』的人知道。」
──丹‧米爾曼(Dan Millman)
著有《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Way of the Peaceful Warrior)


「雅各‧黎伯曼的先進思想將深刻的健康智慧與靈性瞭解帶進光與光療之中,使光與光療的奇蹟效果開始有屬於洞見的新層次。」
──加布里爾‧考桑斯醫師(Gabriel Cousens, MD)
著有《靈性養分》(Spiritual Nutrition)


「黎伯曼博士的著作《光:未來的醫學》是關於藉由眼睛獲得光的療效之里程碑。」
──弗里茲‧霍爾維奇醫師(Fritz Hollwich, MD)
著有《眼睛的感光性對於人類及動物的新陳代謝之影響》(The Influence of Ocular Light Perception on Metabolism in Man and in Animal)


「對於整體健康而言,光是關鍵的環境因素之一。真的,眼睛就是靈魂之窗。《光:未來的醫學》幫助我們開啟那扇靈魂之窗。」
──諾曼‧謝利醫師(Norman Shealy, MD)
美國整全醫療協會(the American Holistic Medical Association)創始會長


「雅各‧黎伯曼博士結合個人與臨床的多年經驗及其病患常出現的驚人療效,發展出新醫療範型的基本模式。」
──約翰‧歐特博士(Dr. John Ott),光生物學先驅
著有《健康與光》(Health and Light)

推薦序 讓光引導你創造出充滿意義的生命

──詹姆士‧歐須曼博士(James L. Oschman, PhD)
著有《能量醫學之科技基礎》(Energy Medicine: The Scientific Basis)

在回想自己的個人成長所遇到的轉折,還有遇到良師與一些概念,促使自己加速覺醒到更從容、更健康、更快樂與更成功的人生時,你會覺得人生竟因一個簡單概念而改變,真是太神奇了。
許多年以前,我跟一位科學家住在一起,而她所示現的至簡生活方式改變了我。她不安排自己的生活、不費力思索及計劃自己的下一步,而是在一早起床之後處理第一件自行冒出來的事情、然後處理第二件,之後依樣處理當天後續的事情。無論生活中的挑戰有多困難或複雜,這樣的做法使她能毫不費力地通過那些考驗,不去思索、抉擇、計劃或擔憂可能會發生的狀況。雖然這一切聽起來相當簡單,然而雅各‧黎伯曼博士在這本書中以寬闊許多的背景脈絡來探討這種存在狀態。
任何吸引你目光的事物,事實上也在找你。黎伯曼藉由思考光在這個過程所扮演的角色,而在這本書中詳細闡述這種放鬆又具生產力的生活狀態。光將你的覺知帶到自己的責任,時時引導你創造出充滿目的與意義的生命。「我們無需安排任何事物的優先順序,因為生命的智性已經為我們安排妥當。」這種留白生活,就是他所說的臨在(presence)。「不知道……會讓真正的智慧自行示現」等概念以及其他許多想法就收錄在你手上這本頗具重要性的書中。
黎伯曼解釋這種面對日常生活的態度,使我們能夠允許光以及其忠實夥伴:呼吸,來引導自己並以「更透澈的了然及更深邃的接受,來看見自身生命的內在運作」。他還引述印度聖雄甘地對於古老智慧的摘要(參見第四章),亦即「宇宙中有股力量,如果我們允許的話,它將透過我們創造出奇蹟的結果」。
我目前的研究當中有部分即是將宇宙中這股「力量」背後的科學化為文字紀錄。黎伯曼的著作使我的探索過程大為加快,他指出那股力量為「我們內在的導引系統」賦予活力,而「該系統也跟那賦予宇宙萬物生命的事物無從分割」。臣服在這股力量的「純粹覺知」,能引領到奇蹟與深層療癒。「我們在身體與情緒方面的許多疾患,也許是身體被那些與身心安適衝突的概念所誤導的結果。」(參見第八章)
本書將使你以全新的角度「真正看見」自身進化過程中的光與呼吸所具有的多種角色。它將幫助你發現自己的人生目的或命運,了解當自己活出目的與命運時,為何能夠產生個人的本質、改變自己以及周遭的世界。我喜歡的說法則是,當你在朝向生命目的或是順從自身命運前進時,你的船帆會招滿風力,而需要的工具也會出現。
在講述故事時,黎伯曼大多會從一段經驗的回想開始,並引出一個簡單、深入但很少人會問的問題,後面會跟著相應的答案,然而答案的揭露過程可能會跟答案本身一樣令人瞠目結舌。例如,他探討了我們在夢中所經驗到的光之來源,而夢境會顯現出我們的內在光芒所形成的彩光是如何與自己的潛意識心智互動,以揭露深藏在自身清醒狀態經驗裡面的真相,也就是我們的「無限本性」(參見第五章)。我們的故事與信念塑造出自己在清醒時的行為,當我們去收集這些相關線索時,就能有更加透澈的了然及更加明智的行為。
黎伯曼引述《塔木德經》(Talmud)裡面的話語:「我們在看待事物時,不是以事物的本貌觀之,而是以自己的存在狀態待之。」放下我們對於自身存在狀態以及可能性的信念,就會創造出發光的空間,能讓我們向純粹的覺知、無限的潛能與可能性敞開,以及發現那位處在我們裡面的真正天才。無意識的靈感加上意識的活動,將會帶來激勵,繼而實踐,最後就是創造性的具現(參考第七章)。這就是受到靈感啟發的行為之真正出處,如同愛因斯坦所言,為了要有創意,「想像力比知識更加重要。」
世界一流的運動選手、音樂家、舞者等等,當他們在達到完美的表現時會經驗到一種意識狀態,黎伯曼稱之為「域」(zone),而他的工作就是協助頂尖運動選手更穩定進入這個「域」。我也因為一九九二年的經驗開始朝著同樣的方向努力。當時我正在觀看奧林匹克冠軍賽,花式溜冰選手伊藤綠(Midori Ito)的傳奇表演與動作使我不禁感動流淚。雖然在之前的練習有遇到一些困難,她在比賽開始時還是展現出慣常的充分冷靜與自制,其動作組合包括兩個三周跳的連續組合以及三周半跳躍,後者使她成為第一位完成此動作的女性奧運溜冰選手。這段令人震撼的經驗使我開始了個人探索,並在二○○三年出版《用於治療及個人表現的能量醫學》(Energy Medicine in Therapeutics and Human Performance),以及確認我稱為「系統性協力運作」(systemic cooperation)之意識暨生理的狀態。當處在「域」中時,人全身上下的組織、細胞與化學分子一起合力運作,那是自然、迅速、從容且直覺的過程,讓表演者體現出全然的活力、臨在、清晰及優雅。而黎伯曼在本書提出的一分鐘靜心,能夠幫助我們進入「域」並以那種狀態生活,這是多麼棒的禮物啊!
為了讓身體各部分都能完美協力運作,細胞之間必具有快速通訊的方式,而以光速移動的光能為高速的生理整合運作提供完美的通訊機制。最近已經出現關於生物光子學的新興跨領域研究,黎伯曼在光與視覺的研究與洞見會是該類研究的關鍵。
雅各‧黎伯曼博士是真正具有遠見的先驅者,他對於視覺的研究引導出關於光與視力的珍貴洞見,從而揭露出看見與生活的新方式。對於幫助人們維持自己最珍貴的禮物:視力,我想不出還有什麼經驗能比這還要更加聖潔與滿足。黎伯曼的有些發現實在非比尋常,使他不得不進行仔細的科學研究以使自己信服它們的正確性,而其結果就是在經同儕審查程序的科技期刊發表的一系列傑出論文,使他成為世上最富創意且受人高度推崇的視覺科學家。在本書中,黎伯曼使我們都能運用他的卓越發現,所以它不只是一本用來閱讀與享受的書,而是一趟改變生命的旅程。

前言 發現光之科學與生命的奇蹟

四十年前我還在擔任視光師的時候,曾經歷視力突然出現非常明顯改善的現象,但當時的視力矯正技術並沒有什麼進步。那次奇蹟事件所帶來的效果持續至今已有四十年之久,而它讓我了解到,當我們用眼睛看事物時,並沒有真的以眼來「看」。這促使我致力於找尋真見(true seeing)的源頭,即光、視力與意識之間的連結。最重要的是,我開始問自己:我是誰?真正的觀者又是誰?
為了解答這些問題,我開始學習量子物理學及神經科學,而這些知識啟發我去深入探索那種使我的視力明顯改善的心智狀態。因此我開始對自身心智的運作進行即時性實驗,希望能找出通往深層療癒得以發生的意識狀態之「門戶」,讓我能夠教導他人如何重現我的經驗。這幾年的探索,不僅改變我的生命,還使我發現一些關於光與視力的基本事實。這些洞見讓我能夠幫助數以千計的病患恢復他們的自然視力且無須使用眼鏡,並成為我的最初兩本著作:《光:未來的醫學》(Light: Medicine of the Future)及《拿下眼鏡來看》(Take Off Your Glasses and See)之根基。
之後的二十五年,我則是深入探索生命、意識以及那種難以捉摸、稱為「臨在」的狀態。而這段時期的發現,也幫助我弄清楚光是如何持續引導我們的生命,你們也會在本書讀到這部分。此外,這些突破是我在二○○六年一項發展結果之基礎,衍伸出一臺首度得到專利、經臨床證實、獲得美國食品藥物局認可的醫學儀器,能夠明顯改善視力,也使我得以在二○一○年首次擔任精微能量與能量醫學研究國際協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the Study of Subtle Energies and Energy Medicine, ISSSEEM)的主席。

光的引導
為了讓大家更加了解我的發現,就讓我們從光以及對其較為概括的理解開始講起。光不只是波與粒子,它還傳布意識。光不僅是讓我們為了看見東西而得要找到的「外在事物」,光還會找到我們、引導我們,其方式就像光會找到植物並引導它朝向光生長那樣。它的裡面有種天生充滿活力的事物。而讓我們感到驚奇的是,光不只從我們的眼睛與皮膚進入身體,也從我們體內散發出來。
想想看嬰兒是如何看待周遭的世界,光點燃他們的覺知,完全沒有思想、信念或擔憂的阻礙,並從嬰兒那裡以純粹臨在的表現迴照世界,這就是他們的眼睛之所以閃亮的原因。當我們從心智處於自由狀態的嬰兒,逐漸長大成被教導要去尋找生命、愛與工作的成人時,我們忽略一項事實,亦即我們的眼睛與心智並不是設計來尋找光,而是用來回應光。
先進的研究已經確認,眼睛內含約十億個工作元件,不僅能偵測到成形之前的單一光子,還能整合這資訊並以快到無法想像的速度傳遞到我們的腦部,這整個過程發生在意識心智對其思考並指引我們要看的事物之前。此外,研究人員已經發現人類的眼睛含有大量的隱花色素(cryptochrome),這是讓動物能靠地球電磁場定位的「第六感」化學分子,使我們能對準那引導眾多物種的族群遷徙,甚至是繁殖週期之隱形「時鐘與羅盤」。

尋找臨在
無論盛行的信念怎麼說,達到臨在狀態跟思考或嘗試處在當下沒有關係。它反倒是當我們眼睛與心智因光的啟動,而在同一時間專注在同一地方時所出現的自然狀態。我們的眼睛會回應光的邀請與指引,開始舞出瞄準、對焦、追蹤與合作的細緻動作。當光來「喚醒」我們的時候,我們的眼睛會瞄向它所散發的事物而啟動全神貫注的臨在。雖然我們通常會把臨在當成是注意力,然而它跟肌肉的緊張沒有關聯。臨在並不是那種選擇專注自身環境中的一部分,並強迫、刻意忽略其他部分的過程,而是非自主地回應生命智性為我們指向自身最大潛能的邀請。
我們的臨在程度直接與自身眼睛能夠從容、正確瞄準的程度有關。當眼睛很有效率地瞄準,使眼神接觸並因而認知到那在呼喚它們的事物時,我們就經驗到一致性(congruence),那是聚合的狀態、是內外世界的完美對準,屆時周圍的外在噪音將消失無蹤。
以上所言是我在擔任視光師及從事視覺科學研究的時候發現的。當患有視覺問題的病患來找我診視時,我發現他們的眼睛所看向的地方幾乎都不是他們心所在的地方。他們的眼睛與心智之間的不一致,干擾他們去經驗臨在的自然能力。
在一九七六年發表的研究中,我發現將近七成的病患並沒有看著自己認為正在看的地方,代表他們的眼睛與心智並沒有在同一位置上達成一致。此外,有一半以上的實驗者看得太用力,顯示他們傾向去催促事物,而不是容許事物在自己的眼前展現出來。我也觀察到,當病患越努力去看見或了解事物時,越會屏住自己的呼吸,所以真正看到的程度就越少;當他們恢復自然的呼吸韻律時,就會放鬆下來,其視力與學習能力也會有明顯的改善。
這就是臨在為何如此少見的原因。當我們的肉眼(我們的人生經驗有八到九成是由它們接收的)並沒有對準我們的「心靈之眼」時,是不可能經驗到臨在或合一的狀態。如果你身處中年或老年且已經習慣使用老花眼鏡,應會知道不戴眼鏡來讀藥房的營養補充品瓶罐標籤上面的小字會是什麼感覺。當你越努力嘗試,你的眼睛就越緊張,然而瓶罐上面的文字仍然無法聚焦清楚。如果要將文字看得清楚,需要你放掉努力、柔化自己的焦點,容許你的心智與眼睛能夠自然地自行對準。雖然這個過程無法強迫,但是你可以學習如何藉由我在本書後面提出的一分鐘視覺練習而使其自然發生。
只要用一根繩子跟幾顆珠子,你就能「看懂」我的意思並直接經驗到自身眼睛與心智的對準過程,該過程並不是以強迫來進行,而是容許。由於覺知具有治療的性質,一旦你經驗到這個過程,你將不會回到舊有的觀看或存在模式。

你對人生過敏嗎?
對我們而言,還有另一個原因使得臨在如此捉摸不定,那就是我們的情緒傷痛,或是我所謂的對人生過敏。對於生命在自己內在呈現或觸動的事物,如果你已學會如何挑戰它們或是逃離它們的話,你將很難經驗臨在。臨在並不是揀擇自己的經驗:好,我會在這件事上臨在;不,我不想在那件事上臨在。生命的智性總是在指引我們朝向臨在,而我們在每一片刻都有機會經驗生命的引導,讓我們能夠從容地呼吸。然而,個人生命的早期創傷以及情緒的預設立場,使我們在面對特定人物與狀況時自動退縮。我們通常只會看到那些讓自己感到害怕、不舒服或受不了的人物或經驗,沒有覺察到這狀況之所以發生的原因。
這就是光之科學與生命的奇蹟結合之處,因為我們對於色彩與生命兩者的回應傾向一致。在執業的過程中,我發現病患會過敏的顏色,在頻率層面會呼應他們難以處理的生命經驗,所以當他們看著那些顏色時,就會出現能在生理與情緒層面影響自己的反應,而這些反應會填塞他們的心智並阻擋他們與臨在的連結。一旦他們運用我在本書後面解釋與展示的「色彩同類療法」,而能夠接納那些原本會引發反應的色彩,他們將能在原本會觸發反應的生命經驗中經驗到更完整許多的臨在。

吸引你的目光的東西是什麼?
當我的孩子還很小的時候,觀察他們讓我獲益良多。就像絕大多數小孩那樣,他們時常玩完玩具就丟在原地。我一直要求他們要收拾玩具,但他們看似只在我堅持的時候才做。後來我有種強烈的感覺:如果我看見了什麼,那就會是我的責任。我思索著如果自己開始回應任何吸引我目光的事物,到底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我開始一項不間斷的練習:任何事情只要進入我的覺知,就變成我的責任;我會專注在自己的責任上,也會完成自己所專注的事情。我用一週的時間練習、不隨便忽略任何事物,即使是星期日,我還是會在街上撿菸蒂。
在那週之後,我變得更加知足。我了解到自己花多少時間在擔憂自己的處境、希求能夠有所改變,但在每次要決定下一步該做什麼時,一切卻總是變得不清不楚。然而在這次實驗中,當我把任何吸引自己注意力的事情當成是接下來要進行的合理步驟時,那清晰會自行顯現出來。這種處於臨在的練習算是一種動態靜心,讓我感覺到不用勉強自己安排個人事務的優先順序。因為生命已經做好安排,並將我的覺知引向任何需要注意的事物。此外,當我停止無視自己正在看的事物時,我的臨在更加深化,視力也有著同樣的變化,而當時的感想就是,自己在執業時看到的視力喪失症狀,其根本原因其實絕大多數應是「無視自己所見」。本書會鼓勵你練習,好讓你自己「看見」那改變生命的事物竟是如此簡單,並且讓煥然一新的空間感及從容感立刻浮現。
我現在知道生命一直在給予我們學習的課程,如果我們每時每刻自然回應任何呼喚自己的事物,不僅會經驗到令人驚喜的恩典與臨在狀態,還會發展出真正的自尊感受,也就是知曉自己必能面對生命為我們帶來的事物。藉由無選擇的生活,我們就能受益於宇宙的引導羅盤,經驗到更少的壓力、更多的喜樂、靈感、愛以及感謝。

與生命融合
我最初發表的兩本著作:《光:未來的醫學》及《拿下眼鏡來看》,主要在分享改革性的想法、具治療性的療法,以及能夠提供這些服務的執業人士之名單。本書則結合四十五年的臨床研究以及當代科學的直接經驗,創造出能讓你在家實踐與整合的新生命哲學,以帶來迅速、明顯、永久的蛻變。
本書探討光、視力與意識之間的連結,以及它對臨在的必然影響。本書將帶你走到科學與靈性、量子物理學與神祕學、神經科學與東方哲學的交會之處,它係以科學為基礎、以研究及個人經驗為依靠,將兩種遠古靈性智慧改造成一套實際可行的哲學。本書附帶的工具能幫助你總算可以經驗到那種摸不著邊但又很有深度的狀態,也就是我們所謂的臨在。
當我們「努力」臨在時,仍會被過度努力與思考的模式所困,迷失在思索、計畫與焦慮中,無法以完全的覺知回應光的邀請,因此我們會從這些關注所創造的狹隘管狀視野來看世界,而這些想法將我們的實相鎖定成位置、將光凝滯成物體。
如果我們不再努力嘗試臨在,而是轉到我們的呼吸、將眼與心智對準一致並回應生命的邀請時,臨在就找到我們。當我們在接納生命(以及光)所要給予的一切時,那時湧現的狀態就是臨在。當我們停止尋找時,就會開始發現。藉由放鬆注視的力道,我們就看到更多事物。當我們容許自身內在之光與外在引導我們的光融合時,就會經驗到合一。當我們從容放鬆到自己沒有選擇可做的狀態時,就不會有混淆、事後諸葛、思索或尋求答案的狀況,有的僅是存在,即對於生命的如實接受。
藉著臨在,生命變得充滿奇蹟。我們不僅感覺變好,而且壓力消散、身體復元。我們對生命的回應變得更加流動,逐漸培養出與任何呈現的情況相處的能力,並跟孩童一樣隨順回應生命。嬰兒與孩童並沒在尋求任何事物,他們僅是回應任何吸引他們注意力之事物。當我們喚醒這道位於自身內在的天生能力時,我們的生命會出現根本的轉變。我們會進入一種稱為「域」、「流」(flow)或是「天才意識」(genius consciousness)的狀態,在那裡的「我們」會消失,而我們的知識不再局限於五感所接收的部分。我們對自己與他人會更有同理心、更有直覺。我們不再去一個接著一個地反應狀況,而是開始跟著生命流動且越來越能覺察到經驗即將出現之時,所以變得能夠「迎接」它們。這真是奇蹟般的存在狀態。
光裡面的編碼事物,有人可能會稱之為「神聖靈感」,為我們灌注深切的渴望,那是超越任何私欲或物欲,以賜與我們的視力來接納自己對合一的最深渴望。而唯有觀照(witness)能如此處在當下、如此廣闊無際、如此泰然自若。每事每物的出現都是如此清楚與閃耀。而後續的平安感受如此喜樂,也許會讓我們感動落淚。
無論經歷了多少奇蹟,新發生的奇蹟總是讓人感到驚奇,使人們對於更多這類經驗更感興趣,而它們也在提醒我們生命的一切真的是不可思議。在過去二十五年當中,我已經從一名視光師兼視覺科學家轉變成著迷於意識與生命科學的「我」(I)博士。我幾乎每天都在讚嘆這個非凡的世界,以及我在世界生活所遇到的人們。我樂於分享自己所知道的事物,因為它轉變了我的生命,而我相信它也能夠轉變你的生命。
探索生命書系總序
各界好評推薦
推薦序 讓光引導你創造出充滿意義的生命
前 言 發現光之科學與生命的奇蹟

第1章 來自光的引導
第2章 內在光芒
第3章 依光而活
第4章 光的智性
第5章 夢中之光
第6章 脫離心智場域
第7章 發現內在天賦
第8章 覺知是藥
第9章 令你屏息的事物
一分鐘呼吸靜心
一分鐘箭頭靜心
第10章 真正的吸引力法則
第11章 全光譜的生活
彩光圓罩觀想
身體地圖的觀想
光之圓筒的觀想
第12章 在科技世界的生活
第13章 注視越少、看見越多
一分鐘魔術(布洛克)線練習
第14章 吸引你目光的事物


致謝
章節附註
參考資料
第一章 來自光的引導

無論是科學的智性追求或是心靈的神祕尋求,那道光總在前方召喚,而在我們的本質中奔騰的意志就會予以回應。
──英國天文學家亞瑟‧愛丁頓(Arthur Stanley Eddington)

在菲律賓海域,帛琉的一個島嶼上有一大片湖泊,每到破曉時分總會開始上演一段舞蹈。數百萬個茶杯大小的金色水母,朝著日昇的光向東方快速游去,等到遇上朝陽的光芒就會停下來,然後跟隨太陽由東往西的弧形軌跡與步調緩慢移動。在日落的時候,這些獨特的無脊椎動物也就來到湖的西緣休息,等到明天早上再開始同樣的舞蹈。
世上有無數個物種都會以日光來引導自己的生命之旅,這些水母僅是其中之一。根據海洋生物學家所言,座頭鯨會運用日光,再配合星辰與地球的磁力牽引,來指引牠們每年的萬里遷徙。不論洋流的方向為何,這些鯨魚的游動軌跡是一直線的:往北尋找食物、朝南尋覓配偶。若用地球東西經度來看,每年的軌跡相差不到一度。
南極洲的每個秋天,國王企鵝總會排成一列,走上通往內陸繁殖地的七十哩(約一一三公里)艱險路程。一旦抵達該處,牠們就會兩兩成對交配。母企鵝在下蛋之後,會小心翼翼地將蛋移到公企鵝的雙腳間,然後回到海上尋找食物,而公企鵝會用腹部底下與雙腳上方形成的空間來孵蛋。在接下來的兩個月,這些公企鵝不會進食,一邊平衡腳上的蛋、一邊聚攏在一起,而那時的氣溫也會下降至華氏零下一百度(約攝氏零下七十三點三度),風速也會達到每小時一百哩(約一六一公里)。在整個公企鵝群裡,體溫上升的公企鵝會往團體邊緣移動,而位在團體邊緣、體溫下降的公企鵝會緩慢地往內移動來取暖,這整個就像是一套複雜精緻的舞蹈。等到母企鵝回返、雛鳥孵出後,全體又會沿著那段長達七十哩的路程回到海邊,就好像牠們是一個生命體。每隻企鵝都是一個細胞,與整個生命體纏連在一起。
除了水母、鯨魚及企鵝之外,還有許多其他的生物依靠自身內在的功能,形影不離地對準外界的引導,以開始那非比尋常的遷徙旅程,從蝴蝶到鳴禽都有這種現象。在研究這些了不起的表現時,我們通常會驚嘆牠們從甲地旅行到乙地的能力。沒有地圖、沒有路標、沒有全球衛星定位技術,牠們怎會知道要如何到達目的地呢?而且不會改變路徑、不會迷路、不會自我懷疑,也不會彼此爭論哪一條路才是正確的?
我們絕大多數都是只從《探索頻道》或是電影《企鵝寶貝》(March of the Penguins)之類的紀錄片得知這些故事。然而當我們把這現象應用到自己的生活時,它反倒使我們停下日常慣性,讓我們了解到自己其實忽略很多周遭正在發生的活動。
幾年前,我搬去夏威夷茂宜島,當時有隻灰毛黃眼的俄羅斯藍貓坐在租屋處的門廊盯著我看。牠每天都會在同一時間過來,後來我知道這隻小母貓是野貓,鄰居寇爾都稱牠小椒。我會從附近的市場買幾個貓食罐頭,打開一罐放在門廊上,而牠會狼吞虎嚥地把食物吃完。之後我在門廊那裡放置食物與水給小椒,而牠每天都會來吃。就這樣過了五個月,我們也開始對彼此更加友善。
之後的一天,我看到寇爾抱著裝著小椒的厚紙箱,便出聲問他。
「你要帶牠去哪?」
「我有個朋友住在島的另一邊,她想養牠。」
那個朋友的住處離我們有三十五哩(約五十六公里)。雖然我還滿喜歡小椒,但是我知道這應是最好的安排,因為在幾天後我就要前往歐洲。
三個月後,朋友從機場接我回到那棟屋子,我看到小椒就在那裡等我。
這狀況實在太過意外,於是我走去寇爾的屋子問他,「你何時帶小椒回來的啊?」
「我沒帶牠回來啊。」
於是我們一起走回我的屋子,而當寇爾看到貓時,只說一句「天啊!」就趕快打電話問他的朋友,「你怎麼把那隻貓送回來了?」
他朋友答說,「沒有啊,那隻貓在你放下後很快就跑掉了,之後就沒看到牠了。」
小椒居然能剛好在我回來的時候自己找路回到這裡,讓我感到十分驚訝,所以我將牠改名為拉妮(Lani),也就是夏威夷語「天堂」的意思。不久後,我就帶牠一起搬去新的住處。
然而,我們人類看似不太可能進行上述這些旅行,更別說那些容易在陌生都市迷路,甚至連在購物中心停車場也會迷路的人。其實跟水母、鯨魚及其他了不起的生物一樣,我們人類也裝備著同樣的導引科技。舉例來說,鳥類的視網膜含有高濃度的光敏性蛋白質隱花色素,就像眼裡有內建的羅盤那樣,讓牠們能夠偵測地球的磁場。其實,隱花色素並不是鳥類獨有的物質,它其實是一種存在於微生物、植物與動物裡面的古老蛋白質,協助許多物種控制每日生理週期以及偵測磁場。有些研究人員認為,鳥類的確能夠「看見」覆蓋在正常視野上方的那個隱形磁場。
人類在過去被認為只擁有五種感官,而像鳥、鯨、海龜等動物則擁有第六感,能讓牠們在這些長程遷徙中為自己指引方向。然而,美國麻州大學醫學院(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Medical School)的科學團隊發現人的眼睛也含有高濃度的隱花色素。尤有甚者,如果一隻果蠅正常的磁力第六感已經改變,當人的隱花色素基因移植到這隻果蠅時,這隻果蠅就會恢復本身跟其他正常果蠅一樣的磁場偵測能力。這些實驗顯示出人類的隱花色素也能當成針對磁力的感官來用,意謂我們也許裝備著這種第六感,能對準行星的天然導引系統。
不過這些動物跟我們有個明顯的差別:牠們不會因為思考而忽略自身內在導引系統,牠們不會質疑太陽的弧形軌跡,牠們不會選擇跟隨或選擇不跟隨,牠們不會信任光、也不會不信任光。當光指引牠們前往目的地時,牠們僅是跟隨著光。然而我們不禁要問:光是什麼?

光是什麼?
從人類的第一個日出開始,先知們就一直在思索光的本質,懷疑這個遍及一切的神祕現象,必定在根本上與我們對於神、生命以及存在意義的大哉問有關。基督教的聖經告訴我們,生命是從光的出現開始,而幾乎所有的靈性傳承都認為光等於造物者,他們還提及「聖光」、「神光」等名詞,並將靈性進化描述為「啟蒙、開悟」(enlightenment,譯註:若按英文字根來解釋,就是「進入光中」)的過程。
一般認為健康與身心安泰是光的展現(或發亮),也就是一種無從描述的光明、閃耀。而散發光芒的身體健康,基本上是我們「內在太陽」之力的作用,當我們的覺知擴展時,我們的光芒看似會跟著變亮。而在最亮的時候,這道光輝能被肉眼看見。這也就是偉大的表演者常會被稱作「明星」,聖人的傳統畫像都會有明亮的光圈包圍以代表「啟發」(illumined,字面有照亮之意)的原因。
我們的口語表達也有許多用於描述光在日常生活的無數具現。我們會用「容光煥發」來描述孕婦的氣色,在有所啟發時會說「靈機一動」。我們用「聰明」來描述很會動腦筋的人,而當人們改變信念或想法時,我們會說他們總算「開竅」了。在提到新的想法時,我們也許會說「靈光乍現」,而在希望某人能夠放鬆下來時,我們也許會建議他「開心一點」(lighten up,字面有變亮之意)。
科學家們也想要解開光的本質之謎。一六四○年義大利天文學家伽利略在給哲學家福爾圖尼奧•利切蒂(Fortunio Liceti)的信中寫著,「我總認為自己無法知曉光的本質,只要讓我確定了解這項對我來說已是無望達成的知識,要我終生關在只有麵包和水可吃的監牢裡面都願意。」在一九一七年左右,物理學家愛因斯坦在給朋友的信中寫著,「我將終其一生沉思光的本質!」到了一九五一年,他承認自己已用五十年的沉思來嘗試了解光的本質,但是一直停在起步階段而沒有進展。
然而,愛因斯坦在追求光的奧祕過程當中發展出相對論,並確立達到光速的時候,時間停止存在。此外,無質量的光子能夠橫越整個宇宙而不用任何能量。所以就光束而言,時間與空間並不存在。
不過,更為近期的量子物理學家將光描述為物質實相的基礎。如果我們了解量子理論被認為是史上最成功的科學論述,且現代科技約有五成是以它為基礎的話,就會知道他們對於光的這種描述具有非常重大的意義。根據理論物理學家大衛‧玻姆(David Bohm)所言,「光是能量,也是資訊、內容、形式與架構。它是每一事物的潛能。」
我們生活在一個看似由光所造並予以滋養的宇宙。德國作家及政治家歌德曾說過,「所有的生命皆起源於光,並在光的影響之下發展……」當我們將植物、動物或人們安置於暗處實驗時,就會凸顯出歌德的主張,我們會注意到實驗對象的生命力與身心狀態逐漸低落,最後來到生命的終止。沒有了光,就沒有活下去的意志,簡直就是失去那簇驅動靈魂的火花。
藉由這樣的認知,我們在科學、健康照護與靈性之間的人為分界逐漸消失,而一切追溯到最後都是光。若就神祕主義者、科學家與治療師的專業角度來看,他們現在都同意光具有人類覺醒、療癒與蛻變的祕密。只是,我們現在還是不清楚光是什麼。
光是由光子形成,而一般認為物質或實相的基礎,即次原子粒子,是由光子組成。光子沒有形式、隱形且沒有屬性,它們沒有物質、沒有重量,也沒有電荷,所以無法被直接觀察或測量。
這就是我們未曾真正看到光的原因。不過,我們所看、所聽、所聞與所觸的每一事物都是由光子構成。美國博學家兼作家華特‧羅素曾說,不僅視覺「是藉由我們的眼睛來感受光波的知覺」,連「聽覺也是藉由我們的耳朵來感受光波的知覺。味覺與嗅覺是感受光波在口與鼻反應的知覺」。
大衛‧玻姆則是探究更深,並說「所有的物質都是凝結的光」。玻姆所描述的量子實相係奠基在一個簡單的原理:光與生命是處在兩種不同狀態,即有形(物質)與無形(光)的同一能量。光若處在有形或凝結的狀態中,其能量就構成宇宙的所有物質,成為我們所見、所觸、所測量的每一事物。玻姆的陳述提及了光到物質的轉變,包括光如何成為生命以及光的勢能,而愛因斯坦的著名方程式 E=mc2 就是在描述這個過程。然而同樣重要的是,生命或物質如何再次成為光。
如果你先去思索植物以及它們在整個生命週期如何受到光的引導與轉變的話,也許就能比較容易想像有形與無形之間的無縫互動。
首先,植物「看到」發出光的地方並自然地調整自己到對準光的最佳姿勢。對於植物來說,感知光的不同品質與數量之能力非常重要,因為這能力確保葉子能在最好的位置以最不費力的方式收集陽光,同時也能夠引導根部朝向具有理想溼度之土壤生長。
植物的這種讓自己處在最佳時間與最佳位置的奇蹟過程,使得光合作用得以加速進行,而光在光合作用中將二氧化碳與水結合而創造出糖分,而糖分即是有機系統的必要燃料。當人類與動物吃下植物,前述結合過程所形成的糖分又被分解回二氧化碳與水,接著二氧化碳會從肺排出去、水由汗與尿液排掉,只有光留在生物體裡面。
基本上,我們依靠陽光而活。植物吸收來自太陽的無形光能並儲存在葉子上。當我們吃這些植物時,其實就在吃進凝結的光並運用之,讓它的無形本質,也就是光,留在我們體內。
艾薩克‧牛頓爵士在其著作《光學》(Opticks)的一七一七年第二版中提到,「肉體與光不是能夠相互變換嗎?身體絕大多數的活動力不是從進入體內的光之粒子中獲得嗎?對喜愛變化的大自然來說,身體成為光、光成為身體,這樣的變換非常符合大自然法則。」
我們就像植物那樣對光產生反應,持續移動以使自己更能對準光以及藏在其中的意識,同時又能與最支持我們的身體、情緒及靈性發展的光之質量互動。我們都是光的生物。

光如何引導我們
就在此刻,光正領著你的眼睛到這些文字上,照亮其意義並創造出你與本書的連結,這連結稱為臨在。如果沒有光,你就無法看見這些文字,它們就不會呈現在你眼前。說真的,光將這些文字帶到你面前,同時創造出感知與意義間不可分割的知覺。那道將你所閱讀的文字帶到你面前的光,也會「揭露」(bring to light,字面有「帶到光中」之意)那些能激勵你進化的必要人物、狀況與機會。它亦步亦趨地引領著你,讓你能在適合的時間處在適合自身需要的地方。然而,我們必須記住如何認出光。
這過程其實跟我們所看到的每一事物相同。從太陽、電燈或火焰而來的光,在物體反射而與我們的眼睛互動,同時釋出關於這些物體的能量與資訊,這些能量與資訊再經過神奇的轉換過程而成為看似充滿光的影像。不過,它不是真的光,僅是我們對於「明亮」的心智詮釋。
許多人認為眼睛就是裝在臉上的兩個攝影鏡頭,事實上它們是腦的分支,而這一對精密且複雜的分支皆是設計來吸收與散發光的。每個眼睛包含一億兩千六百萬個光接收器,其中約有百分之九十五(稱作桿狀細胞,rods)散布在視網膜上,剩下的百分之五(稱作錐狀細胞,cones)主要聚集在稱作黃斑的微小區域。桿狀細胞非常敏感,會在低亮度的環境發揮作用,也會對物體移動有反應。比較沒有那麼敏感的錐狀細胞,則適用於色彩的辨識與高解析度的視覺。
若根據細胞的設計來看,桿狀細胞看似能在我們的意識心智認知到事物的形體之前就已感知到它們。事實上,美國洛克斐勒大學(Rockefeller University)及奧地利的分子病理學研究中心(Research Institute of Molecular Pathology)的科學家最近指出人眼能夠偵測到光的單一光子。由於光子是最小且不可分割的能量單位,這項發現清楚確認我們的眼睛具有能在實相的量子層次運作的設計,而我們的視覺已藉由進化而變得更加銳利,能以自己的最大潛能發揮作用。
不過就技術層面而言,光子是不可見的。它們不會創造出腦部可以看見的影像,然而如此微弱的光仍能「吸引」眼睛注意,這現象使十八世紀的散文作家強納生‧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所說「真正的視覺就是可以看見隱形事物的能力」有了新的意義。在回應如此近乎無限微小的隱約邀請時,眼睛會反射地移向吸引它的事物,而我們的自主意識並沒有介入這個過程。上述研究的主持人阿里帕夏‧菲澤瑞(Alipasha Vaziri)說,「最讓人感到驚奇的是,它並不像看見光。那幾乎就是一種感覺,近似於想像出來的事物。」
錐狀細胞會在需要的時候仔細檢視事物,但是這過程需要更亮的光才能進行。所以當驗光師問你哪個看得比較清楚,是第一個還是第二個的時候,錐狀細胞會讓你知道這兩者的差別。你可以看到,視覺基本上是個與世界相連的過程,持續為我們對準更大的整體,只有在需要的時候才會聚焦在細節上。基本上我們的生活經驗,就是來自於眼睛與光連結,持續不斷的互動的結果。
視覺的過程,也就是我們對於自己所見的回應,是在光進入眼睛之後幾千兆分之一秒開始。這整個過程是以光速進行,並使那編入光中的資訊送到腦部及所有與其相連的系統轉譯。我們也許會想「看那輛車」,事實上是光從那輛車反射過來、吸引我們的眼睛、進入我們的腦部,並傳送訊號到各種不同的神經末端,而這一切在「看那個東西」的想法浮現前就已老早完成,所以這也就是「它好吸睛」的說法背後的智慧。但是,我們很少會質疑自己所說的「它」是指什麼事物。我個人的感覺是,「它」即是聖經用於指稱「神」的那道光,也就是量子物理學家將之描述為意識的無形根基、導引我們生命中的每一步驟的那道光:生命智性。
光不僅引導我們的視力,還引導我們的呼吸、我們的心跳、我們的醒睡週期(sleep-wake cycles)等。眼睛也含有非視覺的感光細胞,它們已發展成在桿狀細胞與錐狀細胞開始運作將光處理成視覺的過程之前就會發揮功能。事實上,這些細胞也許在嬰兒出生時候就已出現,證實進入眼睛的光會從生命的最早階段開始引導身體的動態平衡。
當光進入眼睛時,整個腦部都會亮起來,因為光並不是只去腦部的視覺皮質、讓我們得以看見而已,它還沿著含括整個腦部的數條不同路徑前進,強烈影響我們所有的生命維持功能,像是情緒、平衡與協調性都含括在內。舉例來說,進入眼睛的光會到達「腦中之腦」,也就是下視丘,而它會調節自律神經系統以及內分泌系統,還有我們對壓力的反應與適應。下視丘會使用由光啟動的訊息,跟身體真正的主宰腺體松果體聯絡。而座頭鯨之所以能在每年的遷徙中運用光,也是依靠松果體這個器官。
印度的神祕學家將松果體稱作「第三眼」,十七世紀的數學家及哲學家笛卡爾稱之為「靈魂的寶座」。它是身體用來調節眾多調節系統的器官,能夠跟身體的所有細胞在同一時間共享關於環境光的變化及地球電磁場的資訊。藉著這過程,每個細胞都能從容提升自己並將自身功能對準大自然母親的節奏,將我們帶到自然的合一狀態,不需耗費力氣或心思。
當光接觸到身體的能量場時,會先與松果體共振。身為內分泌交響樂團的指揮,松果體會接著活化腦下垂體、甲狀腺、胸腺、胰臟、性腺及腎上腺,並且自行將光能轉譯成電力、磁力,以及最後面的化學能量。現在已經證實,人體的內分泌活化順序完全對應著那些在描述身體的主要能量中心或脈輪運作之古老醫學系統。
除了透過眼睛造成視覺與非視覺的影響之外,光還藉由名為光生物調節作用(photobiomodulation)的機制引導身體的數兆細胞,催化在DNA層面刺激與(或)抑制細胞活動的一系列事件。這過程顯示出細胞的發電廠粒線體,在吸收光之後,就會明顯影響三磷酸腺苷(adenosine triphosphate, ATP)的生產,而後者可是細胞用來推動眾多代謝過程的能量,像是製造DNA、核酸、蛋白質、酵素及其他需要用於修補或再生細胞零件的生物材料,還有支持細胞分裂與恢復動態平衡等等。
所有在生物層面的生命都是由光構成,其生存也仰賴著光。太陽系係指「從屬或源自太陽」之意。事實上,進入身體的日光有百分九十八是從眼睛進入,百分之二是從皮膚進入。所以,光是生命的主要養分,身體是生物型態的光接收器,眼睛則是用來接收與散發光的生物性透明窗口,而所有的生理功能都需要光才能運作。例如,常去曬太陽的話,靜止心率、呼吸頻率、血壓與血糖都會下降,而活力、力量、耐力、耐壓性及血液攜帶、運送氧氣的能力都會提升。
我對於光以及它的治療應用方式的調查已逾四十五年,所得到的結論就是:生命智性藉由光召喚我們,引導並照亮我們的整個生命旅程。光與生命是不可分的。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