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3
牛骨湯(上卷):來自未來的殺手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7224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在近未來的世界裡,時空旅行不再是夢,
但那不是有錢人的休閒娛樂,而是窮人生存的機會。

★電影《宅男慢半拍》、《開心鬼上身》名編導金永卓,首本跨界力作!
★結合科幻與懸疑,充滿視覺感的紙上電影,讓50萬讀者狂熱的小說!
★史上最快竄升排行榜第一名的超人氣小說!
★僅連載三天,關注讀者就突破10萬人!

►《牛骨湯〈上卷〉:來自未來的殺手》

看著遠方海岸上的燈光,感覺如此熟悉,
但他知道,這裡已不是他生長的地方,
在這裡,他甚至還沒出生……

***

在不遠的未來,因為不堪海嘯、疾病與飢餓的侵擾,有一群人踏上了穿越時空的旅程。他們不是勇敢的冒險家,也不是想拯救世界的夢想家,而是窮到只剩一條命還算值錢的「下村」人。他們為了有錢人想吃一碗泡麵,或是拍一張年輕的照片,而冒著死在半路的危險回到過去。李雨歡也是其中之一,就因為餐廳老闆想要熬出記憶中的牛骨湯,他這個死了也無所謂的餐廳助手便踏上了旅程。

學熬牛骨湯不難,買牛肉也不難,難的是保住小命。等雨歡睜開眼睛,同行的十三人已經死了十一個。他看著岸邊五光十色的城市,突然很想知道另一個倖存的少年為什麼要回到過去。

「我是來殺人的。」
雨歡錯愕地看著少年,「誰、誰?」


【名人推薦】
Mr.V|臉書粉絲團「Novel小說.」版主
neko鳴喵|說書人、youtuber
陳栢青|作家
彭紹宇|專欄作家

「不可多得的人物、獨樹一幟的劇情,每位角色的掙扎和渴望真實的呈現於書中的文字上,栩栩如生。」──Mr.V

金永卓 Youngtak Kim김영탁
韓國電影導演、編劇。
2005年踏入電影圈,曾參與《大膽家族》、《傻瓜》的編劇。2010年推出第一部自編自導的電影《開心鬼上身》,創下220億韓國票房佳績,並獲得百想藝術大賞最佳新人導演獎。2014年再次推出自編自導的《宅男慢半拍》,同樣廣受好評。
《牛骨湯》是他的第一部長篇小說。

譯者介紹|
金學民
一個從小在台灣長大的韓國人。從有記憶以來到高中都在台灣長大,高中一畢業便回到韓國,就讀大學。韓國外國語大學中國語學系(第一主修)、日本語學系(第二主修)畢業。現為自由譯者。常常韓國、台灣兩頭跑。


在不久之後的未來,人們將能時空旅行。但是,那旅行危險無比,必須賭上性命。
釜山的海,位在比記憶中更遠的地方。海浪用比山還巨大的身軀吞噬掉了市中心,然後退到離海岸線更遠之處,沒有人知道那麼多海水退到了哪裡、消失在何方。大海退去的地方露出了土地,這些土地沒有主人。
有錢人把房子蓋到了更高的地方;窮人則在大海讓出的土地上蓋了房子。雖然法律禁止,但這些人沒有錢也沒有去處。時隔多年,便出現了一個又小又泥濘的區域,為了方便區分,大家就稱這個地方為下村,有錢人住的地區則成了上村,不過這個城市並沒有被賦予「釜山」以外的新名字。十年後,又一波海嘯吞噬了下村。
許多人失去生命,而活著的人失去了一切。但活下來的人再次聚集到這個地方,許多年後,這裡又成了下村,或許數十年後,大海又會將他們吞噬。
下村的人無論如何都必須賺錢,賺了錢、往上搬到上村,才有可能在下一次海嘯中存活下來。所以對下村的人來說,賺錢等同於賭上性命。他們為了賺錢什麼事都願意幹,有些還會激起上村人的興趣,像是刺激的事、非法的事、玩命的事。
經過下村、朝大海退去的地方走好一陣子,就會看到一個新的海岸。也許就如傳言,是離這個海岸不遠的大海吞下了海水,無論如何,海中有一個巨大的藍洞。因為深不可測,藍洞的顏色深如黑墨。
自從海嘯過後,禽流感就未曾間斷,口蹄疫也隨之而來。人們為了存活,殺死家畜,但不管怎麼殺,傳染病依舊猖獗,於是人們滅絕了所有家畜,然後創造出了新的食用動物。雖然長得很詭異,但能填飽肚子,人們也就滿足了。
牠們長得很像老鼠,但比老鼠大,出生不到幾天就會長成那個大小,不會再改變。為了讓這種生物吃起來有牛肉的味道,便在牛的基因裡混入了豬、和各種雜七雜八的家畜基因,其中想必也混著老鼠的基因吧,因為需要老鼠驚人的繁殖力。老鼠的臉加上豬的皮,像牛的地方就只有腥味而已。這種生物連名字都沒有,人們就以「這個東西」、「這些東西」或「那個東西」、「那些東西」來稱呼牠們。



李雨歡從有記憶以來就是個大人,沒有兒時記憶,不曉得是因為不想記得,還是因為乏善可陳。他一直覺得自己從出生就是個錯誤,卻又無法重來。他沒有可以在悠閒午後,邊乘涼邊笑著回味的過往。
李雨歡在餐廳工作,但他不是主廚,是廚房助手。他在又小又熱又臭的廚房度過一天,並在倉庫旁邊隔出來的又小又熱又臭的房間裡睡覺。他每天凌晨起床,一邊揉著眼睛,一邊揮著刀子,從殺掉「這些東西」做起。如果供應商能殺好之後再送來那當然最好,但殺掉「這些東西」要額外付錢,而老闆並不想花這筆錢,所以「這些東西」一直都活生生地送來。
牠們活著的時候很吵,會發出既不是豬叫,也不是牛叫的聲音。雨歡把刀刺入牠們的脖子,一隻隻殺死,然後從屁股把皮剝掉,總共大概花三個小時。接著把肉切塊,大多會切成三等分,大隻的則切成四等分。內臟不會掏掉,這樣才能熬出湯頭的味道。雨歡把這些東西放入又大又深的手提桶後倒水進去,不斷熬煮,直到肉塊幾乎消失。這種湯熬得越久,腥味就越重,但人們以為肉湯就是這個味道。
李雨歡不吃餐廳裡賣的湯,他只吃過一次,那是記憶裡沒有的味道,無論是好的或是不好的記憶裡。主廚曾說要教他熬湯,但李雨歡拒絕了。李雨歡四十四五歲,即便到了明年二 ○六四年,感覺也不會有什麼改變,他仍然打算做廚房助手。
餐廳裡有老闆、主廚和兩個廚房助手,老闆是一個八十七、八十八或八十九歲的老人,但以他的年紀來說,非常健壯,就算少了右手臂,還是看起來很硬朗。沒人知道他為什麼失去手臂、以前是做什麼的,沒人對一個八十幾歲的老人有興趣。
老人喜歡把人叫來說話,基本上是主廚必須坐在老闆面前聽他說話。老闆只要一有空,就會跟主廚提起以前吃過的肉湯。老闆今天也一樣要主廚坐在自己面前,聽他說話。
那個湯,是放入牛的某個部位,長時間熬煮後,加蔥一起喝的湯。老闆有時候會說那是「牛骨高湯」,有時候又說是「牛骨湯」。看老闆回想那湯的味道有多美味、裡面的肉有多香,李雨歡也不禁想嘗嘗看,但每當老闆提到牛骨湯,主廚就會很尷尬。其實,主廚也吃過牛骨湯,不過是在他非常小的時候,所以記憶很模糊,而照著老闆說的方法熬出來的湯,就是現在餐廳裡賣的湯。他不知道還有什麼方法,但老闆卻不懂得放棄。看來,味道就如同美好的回憶,無法忘記的味道就如同難以忘懷的回憶,李雨歡這麼想。要不然怎麼有辦法每天都講這件事?而且每次都那麼興奮又描述得如此生動。
正當李雨歡要關上廚房的門、回到小房間時,主廚叫住了李雨歡,他的表情就像是聽老闆說話一樣,一臉尷尬。
「那個......你知道,什麼是牛腱心嗎?」
「什麼?您說什麼事件?發生什麼事了嗎?」李雨歡知道「事件」這個詞大多會用在不好的事情上,而主廚還說是「阿隆」事件,總覺得氣氛不太妙。雨歡直覺地認為這件事非同小可,但他卻猜不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主廚更為難地開口了。
「你......喜歡、旅行嗎?」
「......」
現在雨歡聽懂了,主廚的意思是,出了事情,甚至有可能會波及雨歡,所以要他離開。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看到主廚這麼為自己著想,雨歡突然覺得很感激,但再仔細想想,主廚並不是那種人。他不是會在出事的時候幫別人一把的人,他也許只是要自己離開而已。在這個廚房,雨歡做得比主廚還久,但他不過是個廚房助手。其實,還有一名廚房助手,叫奉洙。雨歡做得絕對不比奉洙差,但奉洙已經結婚了,所以不管怎麼想,如果要炒魷魚,確實是該炒了自己。然而,事情也不是雨歡想得那樣。

***

奉洙一聽完雨歡的話馬上就發飆了。
「所以,你、你知道牛腱心長怎樣嗎?」
「......他有畫給我。」雨歡從主廚畫給他的幾張圖中,拿出牛腱心的圖給奉洙看。奉洙認真地盯著圖,他也是第一次看到牛腱心。那張圖,就像是一個歪七扭八、要圓不圓的圓;就像是畫著圓的手一直被人拉扯,而在出力反抗的狀態下勉強畫出來的圓。就連奉洙也搞不清楚這牛腱心到底是什麼東西。
「神經病啊,怎麼可能靠這張圖找到牛腱心?」
「......」
「媽的,為了調出湯的味道,就可以置人於死地嗎?」
「......」
「喂!那東西雖然叫做時空旅行,但根本就沒人回來過,去的人都會死。如果那個旅行真的那麼好,為什麼只有我們這種窮人才會去?為什麼只有需要錢的人才會去?因為危險,危險得不得了啊!老闆幫你開一家店有什麼用?你不是沒有想要做主廚嗎?退一萬步說,假設你去那裡學會了牛骨湯還是什麼鬼的做法好了,然後又買了很多那個牛腱心,但你回不來、死在路上,就沒有意義了;死了的話就都沒有意義了啊!」
「......」並不完全是為了錢。老闆說好會在他離開前先付他一半,回來後再付他剩下的一半。其實對大部分的時空旅行者來說,這兩筆錢都沒有意義,因為旅行者離開前拿到的頭款不能帶到別的時空使用,而能拿到尾款的人少之又少。但也不是因為老闆承諾會幫他開一家店,雨歡只是沒有那麼害怕死亡罷了,更準確地說,是因為活著沒有什麼意思。
雨歡從有記憶以來就是個大人,他一直覺得自己從出生就是個錯誤,卻又無法重來,所以什麼時候死都無所謂。
「是死是活,反正都一樣。」
***
這是雨歡第一次去旅行社。旅行社有很多響亮的口號,不過沒有任何一句話提到會死。但來這裡的人都跟雨歡一樣,是就算死了也無所謂的小人物。乘客一共有十三個人,旅行社員工說這是「時空旅行船」的乘載上限。也有人跑來旅行社,纏著說自己一定要回到過去,但員工把他們請回去了,說是沒有辦法超過限額。雨歡用眼睛再數了一遍,和自己並肩站在一起的人加上自己,確實是十三個人。
員工分給每個人一只手錶,說道,這個錶不是想開就能開的,必須完成委託的任務後才能打開。開啟手錶,就會顯示回程船隻出現的時間。只要在那個時間前回到下船的地方即可,如果錯過第一班船,雖可以搭下一班船,但沒人知道下一班船什麼時候會來。
此外還有一些必須記住的事:首先,絕對不能被那裡的人發現自己是時空旅行者,尤其是那裡的警察,因此越快回來越好。再者,一定要回來。雖然本來就沒辦法在等同於沒有身分的過去待太久,但要是不回來,旅行社就無法跟委託人收取尾款。如果能活著回來更好,旅行社就能賺到更多的錢,旅行社員工說道。
雖然沒有去過旅行社,也沒有旅行過,但雨歡覺得,無論如何都不會是這種氛圍。在這裡,沒有半點即將踏上旅程的興奮或類似的情緒。旅行社員工沒有告訴他們為什麼會死掉,只是簡短說明有個叫「藍洞」的洞連結過去和未來;他也沒有說明時空旅行是怎麼做到的。員工似乎不想透露太多事情,不曉得是因為他本來就是個話少的人,還是因為他討厭跟反正都要死掉的人相處太久。
雨歡覺得這些都無所謂,他對即將要搭上同一艘船的其他十二個人比較感興趣,他想一一問這些人為什麼要搭這艘船、背後有什麼樣的故事,但情況不容許他這麼做。在這些人之中還有一個年輕的孩子,不曉得有沒有二十歲。
所有旅客都搭上了旅行社準備的車,車子越過下村,駛向大海退去的方向。不久,下村就消失在視線範圍之外,車子在沒有海水的海床上又奔馳了好一陣子。夜幕已降。
車停了下來。引擎聲一消失,就聽到了另一個聲音,是海水拍打陸地的聲音。員工打開燈,眼前有片汪洋,漆黑如墨,還有一艘船。人們上了船,船駛向大海。不久,眼前就出現一個特別黑的地方,員工說就是那個洞。船開過漆黑的大海,在更黑的洞裡停了下來,那裡停著另一艘船,一艘長方形的船,兩端像是磨損般略呈圓角。船在搖晃,雖然看起來是白色的,但時不時又會變得透明。
搭上船之前,員工給了每個人一粒藍色的藥丸。員工說,這就像安眠藥,時間到了會自動醒來。安全帶可以手動繫上,但如果那個長得像座艙蓋的門關上,安全帶也會自動鎖上。一旦抵達目的地,門就會自動打開,只有在緊急情況下才能手動開啟。
因為不會有緊急的事需要手動開門,所以到了之後,旅行者只要張開眼睛即可,員工開玩笑地說,但沒有任何人笑。只要張開眼睛,就代表活著,只要看到頭頂上方有夜空,就代表抵達目的地了。員工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問道。
「各位都會游泳吧?」
十三人一就坐,朝上打開的門便自動關上,安全帶也自動鎖上。船開始潛入水面,正確地說,是下沉,彷彿有人在下面拉一般,船緩緩沉了下去,旅行者們趕緊吞下藥丸。雨歡想再看一下,看看藍洞裡的景象,以及船是如何通過那個地方,這是雨歡第一次產生所謂的好奇心。船更快速地沉入更深的海裡,頭痛迅速襲來,雨歡覺得周圍所有東西似乎都在擠壓他的頭,再這樣下去,腦袋可能會碎裂。所有人都睡著了,雨歡也吞下了藥丸。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