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3
阿提米斯05:消失的族群
定  價:NT$360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最新任務地點:台北101大樓

消失一萬年的惡魔現蹤,
引爆兩個天才的頂尖對決

阿提米斯原本是唯一發現精靈確實存在的人類,但最近出現了第二個想捕捉精靈的少年天才,而且還不是隨便一隻精靈──目標是一隻惡魔。

惡魔是最痛恨人類的精靈種族,但人類已經不曉得這個族群的存在,因為一道古老的時間咒將惡魔族與人類隔開,他們住在一座脫離了時間的島嶼上。然而,時間咒正在一點一滴崩壞,再這樣下去,惡魔族將散落在時空中,走入滅絕的命運。

阿提米斯掌握了時間咒的運算數據,以此推算出惡魔出現的時間和地點,打算警告他的精靈朋友。但當惡魔現身時,竟意外殺出一個神祕團隊,把那個惡魔擄走,神機妙算宛如阿提米斯的翻版。這會兒時間咒的問題還沒解決,精靈族又遇上了新的人類威脅。

惡魔族的「一號」小魔怪糊裡糊塗地成了各方搶奪的關鍵人質。一號在惡魔島上總是被同學嘲笑,遭師長羞辱,因為他在族中是個不合群的異類。跨次元來到現代世界後,他該如何捱過接二連三的震撼衝擊?何處才是他真正的歸屬?

好玩的是,這場惡魔爭奪戰的各路人馬最後竟來到台北。究竟是怎麼回事?

榮耀紀錄
★ 全系列榮獲︰英國圖書獎「年度童書」、 WH史密斯圖書獎「讀者票選年度童書」、《童書中心告示牌月刊》藍絲帶獎、紐澤西「花園州青少年圖書獎」、愛爾蘭童書協會「年度優選圖書」、英國BBC「The Big Read大閱讀」Top100、惠特貝瑞圖書獎「年度最佳童書獎」決選入圍……等二十多項歐美圖書大獎。
★ 《阿提米斯》上市後立即在歐美引起極大的迴響,與《哈利波特》展開長達六年之久的纏鬥,在各大排行榜屢屢超過《哈利波特》系列。
★ 全系列銷量超過兩千萬本,被譯為40種語言,為史上最暢銷青少年小說之 一。
★ 長年高踞英國亞馬遜青少年科幻小說排行榜第1名。
★ 英國Puffin出版社70週年最受歡迎出版品,打敗《夏綠蒂的網》和《巧克力夢工廠》。
★ 長年攻占全美各大暢銷書榜:紐約時報、Amazon、出版人週刊、今日美國報、美國書商協會。
★ 迪士尼電影2020焦點大片,改編電影進行中。

系列特色
■ 施展大膽智謀,激發鬥智快感
■ 言語機鋒你來我往,人物對話如伶俐的戲劇台詞
■ 荒誕笑料挑動你的爆笑神經
■ 戰鬥力爆表,動作場面無敵強勁
■ 充滿新奇酷炫的科技想像
■ 重新詮釋西洋精靈,創造出活力十足的精靈世界
■ 到世界各地出任務(台北也是其中一站!)

歐因‧科弗 Eoin Colfer
出生和成長於愛爾蘭東南方的威克斯福。
他是阿提米斯‧法爾的官方傳記作者,有八本國際暢銷書出自他的手筆,披露這位年少智慧型罪犯的事蹟。阿提米斯宣稱科弗是個幻想家,專門杜撰關於他的聳動故事。但不管阿提米斯喜不喜歡,科弗所寫的傳記都獲得了莫大成功,引發轟動,高踞排行榜並且贏得許多獎項。
科弗仍然住在愛爾蘭,但不願透露詳細地點,因為他不希望又遇到法爾少爺或他的保鑣巴特勒。

譯者
方淑惠
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翻譯研究所碩士。從事翻譯十餘年,譯有《尋水之心》、《為什麼你的好意害了貓?》、《生命不斷對你訴說的是……:歐普拉覺醒的勇氣》、《TARTINE BREAD:舊金山無招牌名店的祕密》等。

 

媒體盛讚
這本書是一段穿越奇幻世界的刺激旅程,情節緊湊,節奏快又滑稽,完完全全引人入勝,是每個書房必備的藏書。
──青少年支持之聲

民間傳說、幻想與高科技巫術……讀來令人痛快。
──觀察家報

高科技又滑稽……充滿活力的風格和連珠炮般的對話讓這本書妙趣橫生。
──電訊報

刺激得讓人想趕快翻頁。
──星期日快報

爆笑、快速、電影般的冒險。
──金融時報

一套精采絕倫的系列小說。
──泰晤士報

西西里島,馬西莫‧貝里尼劇院

旁人看到阿提米斯‧法爾現在的模樣,一定會以為他是單純來看歌劇的。他一手拿著歌劇用望遠鏡緊盯著舞台,另一手熟練地跟著樂曲的一個個音符指揮。
「瑪麗亞‧卡拉絲是公認詮釋諾瑪的典範,」他對冬青說,對方禮貌性地點頭,然後對巴特勒翻了個白眼。「但老實說,我其實比較喜歡蒙特塞拉特‧卡巴萊,她是在七○年代擔綱演出這個角色。當然,我只聽過錄音而已,但對我來說,卡巴萊的表現比較穩健。」
「說真的,」冬青說。「阿提米斯,我真的很想表現出我在乎的樣子。但我以為那個胖女人唱歌的時候應該就要結束了。唉,她是正在唱歌,但這齣戲好像還沒要結束。」
阿提米斯露出門牙微笑著。「你這樣的想法適用於華格納。」
巴特勒並未參與這場歌劇相關的閒聊。對他來說,這只是另一個必須忽略的分心因子。巴特勒決定測試冬青新頭盔上的夜視濾鏡。如果這個夜視鏡真的如冬青所言能克服暫時性失明的問題,那他必須請阿提米斯替他弄一個來。
不用說,巴特勒的頭絕對塞不進冬青的頭盔裡。事實上,就連他的拳頭也只能勉強塞進頭盔裡,因此這名保鑣將濾鏡的左翼向外折,直到自己能拿著頭盔貼在臉頰上勉強從濾鏡看出去。
這個濾鏡的效果好得驚人,不但能將整棟建築物裡的光線均一化,還能調整光線亮度的高低,讓這棟建築物裡的所有人看起來都在相同的光線下。舞台上,演員臉上的濃妝清晰可見,而包廂裡的人也沒有陰影可以躲藏。
巴特勒用濾鏡掃視包廂,很滿意目前沒有發現任何威脅。他倒是看到不少人在挖鼻孔和牽手,有時是同一個人做這兩種動作。但沒有明顯的危險。不過在舞台旁的第二層包廂裡,有個一頭金色鬈髮的女孩盛裝打扮出席這場晚間的歌劇表演。
巴特勒立刻想起在巴塞隆納的惡魔現身地點也看過這個女孩。現在她也在這裡?是巧合嗎?天底下沒有所謂的巧合。根據這位保鑣的經驗,如果不只一次看到同一個陌生人,不是對方正在跟蹤你,就是你們的目標相同。
他掃視那個包廂的其他地方,發現女孩的身後還有兩名男子,其中一人年約五十多歲,大腹便便,穿著昂貴的燕尾服,正在用手機拍攝舞台。這是巴特勒在巴塞隆納看到的第一名男子。第二名男子也在場,可能是華裔,身材精瘦,頭髮呈尖刺狀。他顯然腳傷未癒,正在調整其中一根拐杖。這個人將拐杖翻過來,拔下拐杖末端的橡膠止滑墊,將拐杖像步槍一般拿起來靠在肩上。
巴特勒自動移到阿提米斯和那個人的火線中間。雖然那根拐杖並未瞄準他的雇主,而是對準舞台右側離女高音一公尺遠的地方,也就是阿提米斯預測他的惡魔會現身的位置。
「冬青,」他用冷靜的語氣低聲說。「我想你應該啟動護盾。」
阿提米斯放下他的歌劇望遠鏡。「有問題嗎?」
「可能有,」巴特勒回答。「不過不是衝著我們來。我想還有別人知道新的惡魔現身數據,而且我認為他們打算做的不只是觀察而已。」
阿提米斯用兩根指頭輕敲著自己的下巴迅速地思考。「在哪?」
「第二層,舞台旁。我看到一個可能是武器的東西對準舞台。不是一般的槍枝,可能是經過改造的鏢彈步槍。」
阿提米斯抓著黃銅欄杆探出上半身。「他們打算等惡魔出現將牠活捉。如果是這樣,他們會需要施展障眼法。」
冬青站了起來。「我們要怎麼做?」
「來不及阻止他們了,」阿提米斯皺起眉頭說。「如果我們插手,可能會破壞障眼法,導致那個惡魔曝光。如果這些人聰明到知道要來這裡,你大概可以相信他們的計畫會很完善。」
冬青取回她的頭盔戴上。氣墊自動充氣護住她的頭部。「我不能眼睜睜看著他們綁架精靈。」
「你沒得選擇,」阿提米斯冒著惹怒觀眾的風險厲聲說。「最理想也最可能的情況就是什麼事都不會發生。根本不會有惡魔現身。」
冬青板著臉說:「你跟我一樣都很清楚,命運從來沒有讓我們遇過最理想的情況。你造的業太多了。」
阿提米斯忍不住咯咯笑了起來。「你說得沒錯,當然。最壞的情況就是有惡魔現身,他們用鏢彈步槍逮住了惡魔,讓牠定錨,我們插手干涉,結果在一團混亂中那個惡魔被當地警方抓走,而我們則全被關進拘留所。」
「這可不妙。所以我們就這樣袖手旁觀。」
「巴特勒和我袖手旁觀。你過去那裡盡可能記錄愈多資料愈好。等這些人離開之後你追上去。」
冬青啟動她的翅膀,雙翼從她的背包展開,飛行電腦傳送電力到翅膀上,讓翅膀發出藍光。
「我還有多少時間?」冬青問,並且逐漸從他們眼前消失。
阿提米斯看了看手錶上的馬表。 
「如果你動作快點,」他說,「沒時間了。」
***
冬青朝著觀眾一躍而下,用手套拇指內建的搖桿控制飛行路徑。已經隱形的她從下方人群的頭頂上飛過。在頭盔濾鏡的輔助下,她可以清楚看到舞台旁那個包廂裡的人。
阿提米斯說錯了,還有時間可以阻止他們,只要讓槍手的準頭偏一點就好。這隻惡魔絕對不能被定錨,第八區可以在閒暇時追蹤這些泥人。她只要用電棍輕碰一下槍手的手肘,讓他暫時動彈不得,只要幾秒鐘就好。這段時間已經足以讓惡魔現身又消失。
接著冬青聞到臭氧燃燒的味道,手臂也感覺到熱度。阿提米斯沒說錯。已經沒時間了。有人要來了。
***
一號大致完整地出現在舞台上。他在這趟旅程中失去了右手食指的末端指節以及大約2G的記憶。不過反正那都是些不愉快的記憶,而且他從來就不太善於用雙手做事。
消失的過程並不特別痛苦,而現身的過程則是純然的愉快享受。大腦很高興地確認身體各個重要部位一一歸位,因此釋放出大量帶來快感的腦內啡。
一號看著原本完整的食指所在處,如今只剩下一小截。
「你看,」他傻笑著說。「手指不見了。」
然後他發現了人類。一大群人類呈環形圍坐,一路往上排列到天上去。一號馬上明白這是什麼狀況。
「是劇院,我在劇院裡。只有七根半的指頭。是我只有七根半指頭,不是劇院。」這個觀察心得又惹得一號咯咯發笑,原本對一號來說差不多就只是這樣了。如果不是靠近舞台的地方有個人類用管子對準他,他現在已經被帶去這趟跨次元之旅的下一個停靠點了。
「管子,」一號用那根已經不完整的食指指著槍管說,為自己懂得人類詞彙感到自豪。
之後一切都發生得很快。一連串的事件就像一條條鮮豔的顏料混合,糊成一團。管子發出亮光,有東西在他的頭上爆炸。一號感覺到腿上有蜜蜂螫的刺痛感;一名女子發出刺耳的尖叫聲。一群可能是大象的動物從他正下方經過。然後最讓他驚慌的是,腳下的地面突然消失,四周變成一片黑暗。這片黑暗粗魯地包住他的手指和臉。
在他陷入昏迷之前,一號最後聽到的是某個人說話的聲音。那並不是惡魔的聲音,語調比較清亮,介於鳥鳴和野豬叫之間。
「歡迎啊,惡魔,」那個聲音說完吃吃笑了起來。
他們知道,一號心想,如果不是因為水合氯醛的藥效從腿部的傷口擴散到全身,他一定會驚慌失措。他們知道我們的一切。
接著麻醉劑安撫了他的大腦,讓他墜入黑暗深淵。
***
阿提米斯從包廂看著這一連串事件發生。整個計畫宛如昂貴的突尼西亞地毯平順地推展,他嘴角露出一抹讚賞的笑容。不論幕後策畫人是誰,這個人都是個高手。不只是高手,他們說不定還有血緣關係。
「鏡頭繼續對準舞台,」阿提米斯對巴特勒說。「冬青會記錄那個包廂裡的動靜。」
巴特勒焦急地想掩護冬青,但他必須守在阿提米斯身旁。畢竟蕭特隊長可以照顧自己。他確認自己的手錶鏡頭正對著舞台。即使他只漏拍十億分之一秒的動靜,阿提米斯也絕對不會原諒他。
舞台上的歌劇已接近尾聲。諾瑪正帶領著波霖內一起走向火堆,兩個人即將遭到火噬。所有觀眾的目光都集中在諾瑪身上。只有那幾個參與另一齣精靈戲碼的人除外。
樂聲激昂高亢,無意中為劇院內上演的真實戲劇提供了背景音樂。
首先是右舞台前緣出現一道電光,但除非你正預期這道亮光出現,否則幾乎察覺不到。即使有一些觀眾發現這道亮光,他們也不以為意,因為那很可能是某種反光,或是現代劇場導演偏好的特效之一。
阿提米斯感到興奮,指尖麻癢起來,他心想:好,有東西要來了。另一場競賽開始了。
而他所想的「東西」開始在那道閃現的藍光包圍下逐漸顯現。一開始是模糊的類人形,身形比上一次出現的惡魔小,但絕對是隻惡魔,並且絕對不是一團反光。起初這個身影宛如幽靈般沒有實體,一秒鐘後則變得愈來愈不透明,逐漸在這個世界變成具體的存在。
就是現在,阿提米斯心想。現在給牠定錨同時施打鎮定劑。
一根細長銀管從劇院另一側的陰影中伸出來。發出一聲輕微的爆破聲,一支飛鏢從管口射出。阿提米斯不必看飛鏢的路徑也知道那支鏢是正對著那個生物的腿射去。腿是最理想的目標,不但好瞄準,也不太可能造成致命傷。銀鏢的尖端塗著某種能令目標昏迷的合成藥物。
現在這個生物試著和人溝通,瘋狂地比著手勢。阿提米斯聽到觀眾席傳來幾聲驚歎,可見有些觀眾已經發現亮光中的身影了。
非常好。你已經把牠定錨了。現在需要障眼法。最好是聲光效果俱佳但又不會特別危險的。如果有人受傷,絕對會引起有關單位調查。
阿提米斯將視線轉向那隻惡魔。現在這隻惡魔已經在陰影中形成實體,而他身邊上演的歌劇則逐漸向第四幕的高潮推進。女高音歇斯底里地痛哭,劇院內幾乎所有觀眾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幾乎所有的目光。但歌劇表演過程中難免會有少數觀眾覺得無聊,尤其是劇情進展到第四幕時。這些人的視線會開始在劇院內四處流轉,尋找任何有趣可看的東西。除非轉移這些人的注意力,否則他們的目光遲早會落在右舞台前緣的那個小惡魔身上。
就在此時,一盞大型舞台燈突然從吊索上的夾鉗脫落,吊在電線上撞進後方的布幕。這陣衝擊兼具聲光效果。先是燈泡炸裂,玻璃碎片噴飛到舞台及樂團席。接著燈泡鎢絲在鎂燃燒下發出強光,讓所有盯著這盞燈瞧的人,也就是幾乎所有觀眾,視覺都暫時失靈。
玻璃碎片如雨點般撒落在樂團席,那些音樂家全都驚慌失措,拖著樂器一致逃向演員化妝室。弦樂器發出尖銳的雜音,翻倒的打擊樂器粉碎了貝里尼名作的所有迴響。
好極了,阿提米斯在心裡表示讚賞。夾鉗和鎢絲燃燒是刻意安排的,但逃竄的樂團則是意外的收穫。
阿提米斯用眼角餘光欣賞這一切,但主要焦點仍放在那隻弱小的惡魔身上,這個惡魔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一道布景後方的陰影中。
這名愛爾蘭少年心想:現在,如果是我,我會讓巴特勒用黑布袋套住那個小怪物,把牠帶出舞台門,送到四輪驅動車上。在劇院人員將燈泡換好之前,我們就已經搭上渡輪前往那不勒斯了。
實際發生的情況只有些微差異。舞台上一道暗門在惡魔腳下打開,牠掉到了一個液壓升降平台上消失不見。
阿提米斯激賞地搖著頭。太完美了。他的神祕對手想必駭進了劇院的電腦系統。等到惡魔出現,他們只要送出指令打開相應的地板暗門就好。相信在暗門下方一定有人正等著將這隻睡著的惡魔送到外頭怠速中的車子上。
阿提米斯靠著欄杆探出上半身注視著下方的觀眾。劇院燈光亮起時,觀眾紛紛揉著受到光線刺激的眼睛,用驚嚇過後的膽怯語氣交談著。沒有人談到惡魔,也沒有人指指點點和尖叫。他剛才目睹了一個完美計畫的完美執行過程。
阿提米斯看向遠在舞台另一側的那個包廂。裡頭的三個人都冷靜地站起來,單純準備離場。表演已經結束,該走了。阿提米斯認出這三人就是在巴塞隆納見過的那個漂亮女孩和她的兩位監護人。那名瘦男子的腿傷似乎已經痊癒,現在他將拐杖夾在一邊腋下。
女孩露出自我滿足的笑容,也就是阿提米斯任務成功後臉上通常會有的表情。
是那個女孩,阿提米斯有些意外地發現。她是這個計畫的主腦。
女孩臉上和自己相似的笑容讓阿提米斯覺得惱火。他不習慣落於人後。這個女孩顯然認為自己獲勝了。她也許在這一戰勝出,但比賽還長得很。
他心想:是時候讓這個女孩知道自己棋逢敵手了。
他緩緩地拍起手來。
「Brava,」他用義大利語大喊。「Brava, ragazza(好極了,女孩)!」
他的聲音輕易越過觀眾上方傳到劇院另一頭。女孩的笑容僵住,目光開始搜尋這句讚美從何處傳來。幾秒鐘後,她看到了這名愛爾蘭少年,兩人的視線交會。
如果阿提米斯以為女孩看到他和他的保鑣會因此膽怯發抖,那他就要大失所望了。她的眉宇間的確閃過一絲訝異,但她隨即點頭並用貴族氣派的手勢揮揮手接受了阿提米斯的讚美。女孩在離開前說了兩個詞。雖然距離太遠,阿提米斯無法實際聽到她的聲音,但即使他沒有很早就訓練自己讀脣語,也很容易判讀她說的那兩個詞。
阿提米斯‧法爾,她說。僅此而已。一場競賽就此展開,這點已經無庸置疑。實在太有趣了。
接著好笑的事發生了。劇院內四處陸續有其他人跟著阿提米斯一起鼓掌,一開始掌聲還有點遲疑,後來則逐漸加強。不久後所有觀眾都起立鼓掌,而一頭霧水的聲樂家則被迫謝幕好幾次。
幾分鐘後,阿提米斯走向歌劇院大廳,途中無意間聽到數名觀眾滔滔不絕地討論這齣歌劇最後一景的非正統導演手法,覺得十分有趣。其中一位戲迷認為舞台燈爆炸無疑是一種隱喻,象徵諾瑪本身的殞落。另一人則推翻這個論點,認為那盞燈顯然是以現代手法詮釋諾瑪即將要面對的燃燒火刑柱。
阿提米斯穿過人群後,發現自己一頭撞進西西里島的薄霧中,心想:或者,也許那盞爆炸的燈就只是一盞爆炸的燈而已。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