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怪談病院PANIC!SP番外篇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79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受工作荼毒已久,三位小護士想放假了!
引鬼小組成員阿啪表示,親戚家於南部經營特色民宿,
有山有海、附贈單身猛男老闆,熟人還可享一折優惠。
綠豆、依芳立刻點頭答應,快樂遞假單!

抵達民宿後,才發現除了周圍街市荒蕪、路險難行外,
猛男甚至是個有小孩的大叔!
而且進屋後,她們時不時就感覺到一股涼意。
等等,這是戀愛遊戲的開端?還是獵奇遊戲的序章啊?
看著眼前的倒吊女鬼,兩人的答案呼之欲出……
★說好的完美度假呢?★

「沒山……沒海……重點是沒有猛男……阿啪出來道歉!」
小丑魚

作品換新家,小丑魚也要換新簡介啦!
本名:這不重要
生日:每年大家都要狂歡跨年的那一天
興趣:做白日夢、做白日夢,還是做白日夢
志向:能把未完成的坑填完
其他:最近很愛吃薯條

炬太郎

ソシャゲエンジョイ課金勢
沉浸於社群遊戲課金中。

第一章 農藥事件(一)
第二章 農藥事件(二)
第三章 農藥事件(三)
第四章 農藥事件(四)
第五章 農藥事件(五)
第六章 農藥事件(六)
第七章 農藥事件(七)
第八章 農藥事件(八)
第九章 農藥事件(九)
第十章 農藥事件(十)
第十一章 農藥事件(十一)
第十二章 農藥事件(十二)
第一章 農藥事件(一)
「學姐,準備接新病人!」位居三樓的密閉式空間內,忽然傳出催命般的緊急叫聲,只見站在護理站的白衣女子慌張地準備著空白病歷。
「不會吧!」從加護病房另一端傳來的哀號聲更為慘烈。
只見發出聲音的主人正在為病患翻身,卻以相當哀怨的眼神投向站在自己對面的搭檔,沒好氣地道:「阿啪,我們的常規治療都還沒做完就又要接病人了,怎麼人家的風水可以輪流轉,妳一直都停留在整天旺到抓不住的境界?妳的風水羅盤是指針故障了,還是沒加潤滑油?再這樣下去,我和依芳遲早會過勞死!」
當事人阿啪冷哼一聲,一臉悠哉道:「臭綠豆,搞不好是妳帶衰我,也不想想妳的運氣也不怎麼好,牽拖到我身上來幹嘛!」
忙著整理和列印病患資料的依芳抬頭看了兩人一眼,冷不防道:「妳們一個是專引孤魂野鬼的燈篙,一個老是吸引重症病患的磁鐵,兩個人半斤八兩啦,倒楣的人永遠是我……」
依芳忍不住搖著頭,心想她們還有什麼好抱怨?真正掃到颱風尾的人是自己,而且被掃到的範圍還橫跨陰陽兩界,天底下誰比她還有資格哀哀叫?
綠豆和阿啪一聽到自己是燈篙和磁鐵,臉上瞬間多出三條線,雖然她們的特質是全天下皆知的事實,不過由依芳的口中說出,就是有種說不出的刺耳,無奈她們也無力反駁。
「算了算了!反正之前也都是在猴子啪的凌虐之下求生存,也不差今天這一次啦!等一會兒要上來的是什麼病人?」綠豆採取自暴自棄的態度,既然改變不了事實,不如認命一點。
「喝農藥自殺的病患,正準備從急診上來。」依芳頭也不抬地回應,似乎沒發現有什麼不對勁。
「喝什麼農藥?」阿啪的聲音顯得緊繃不自然,「拜託!千萬不要告訴我是巴拉刈。」
阿啪一向身經百戰,面對很多重症患者也是面不改色,唯獨碰上相當棘手的患者才會神色大變。
「的確是喝巴拉刈的患者,急診的學姐說喝了三分之一罐。」
依芳之前接過一、兩個喝農藥自殺的患者,但是還不曾接觸過喝巴拉刈的患者,沒經驗的她完全不明白為什麼兩位學姐兩眼發直。
阿啪收斂起悠哉的表情,手腳靈活地準備起配備。綠豆也趕緊打電話請值班醫師立刻趕至單位,整理床鋪的同時緊急交代依芳。
「快點先準備好灌腸和洗胃的器具,找出今晚的洗腎室值班學姐的電話,以防病患需要緊急血液灌注。等一下口罩和手套都別拿下,巴拉刈是由皮膚吸收,光是接觸病患也有可能受到影響,靠近病患時,口鼻一定要確實罩住。」
依芳沒想到這回的準備這麼繁瑣,一見兩位學姐的大動作,自己也絲毫不敢輕忽,立即依照指示動作起來
正當三人忙著準備工作時,值班醫師趙得住匆忙地跑進單位,頂著雜亂的雞窩頭,看起來像是正在做惡夢的驚恐表情。
「病人呢?病人來了嗎?」他氣喘吁吁地四處張望著。
阿啪細心地遞上隔離衣,嘴巴卻劈里啪啦地叮嚀著:「這次是喝下大量巴拉刈的患者,隨時都可能需要急救,你最好先做好心理準備。」
趙得住是單位裡面最資淺的菜鳥醫師,也是出了名的緊張大王,明明在醫學院的成績總是名列前茅,偏偏一到臨床就束手無策。
身為護理人員,為了顧及他的面子,事先提醒他最好趕緊回想農藥中毒的急救流程,以免到時腦中一片空白。
綠豆根本沒時間顧慮趙得住的心情,現在她光是忙著準備急救器材就沒時間喘氣了,根據臨床上的經驗,除了憂鬱症的患者外,百分之八十的自殺患者一躺在病床上接受治療就開始後悔自己的愚蠢行為,所以家屬大多不可能放棄急救。
而且喝下這種農藥的患者絕對需要急救,患者還喝了將近半瓶,到時人仰馬翻絕對免不了,還是先將所有器材準備好,免得手忙腳亂。
「病人進來了!」
時間果然非常倉促,還交代不到幾句,病人已經被推上來了。
依芳打開單位大門,只見兩名急診的醫護人員推著一名插管的男性病患,渾身發綠,身上還散發著相當刺鼻難聞的氣味,看他的模樣,意識狀態似乎不大樂觀。
綠豆趕緊上前交班,阿啪則火速幫患者接上心電圖和監測生命徵象,一邊交代依芳:「趕快打電話到藥局,請阿姨拿幾罐活性碳上來!」
「我還沒看病人……」趙得住的聲音帶著委屈,他也只不過看了病人一眼,怎麼學姐們已經開始動作了?
「活性碳是必備的處方,先拿上來爭取時間。你趕快下口頭醫囑,等等再補藥單給藥局。」一旦面臨隨時急救的場面,阿啪不但動作快,連說話的速度都像機關槍掃射。
重症單位和一般單位的不同在於分秒必爭,若是必須經過一連串的開單流程,會錯失急救的黃金時機,所以臨床上發生狀況,醫師必須口頭下達醫囑,立即執行治療動作,等事後再開書面醫囑。
這個趙得住,雖然還是菜鳥,但是這種基本常識不需要特別提醒吧?阿啪在心底無聲地抱怨。
「他的心跳每分鐘127下,血壓只剩下76/48mmHg,血氧低於80,每分鐘的呼吸次數高於30次,開始解血便了!」阿啪不愧是急救高手,面對混亂的場面,仍然冷靜而快速地報出數據,若不仔細注意,還以為她根本沒換氣。
當患者開始解血便,以現在的情勢,誰都不會天真地認為是痔瘡破了……
「恐怕是腸胃開始出血了,快點先幫他抽血檢驗血紅素和核對血型,請血庫立即備血!」
趙得住果決地發號施令,隨後爆出一長串的藥劑名稱和使用方式,長期處在阿啪的威力之下,果然有所成長。此時他不再茫然被動,而是衝到呼吸器前面調整氧氣濃度。
一旁的阿啪想也不想便立刻動手泡點滴,剛掛下電話的依芳趕緊上前抽血,只是才一靠近患者,便察覺對方四肢冰冷地不像正常人,加上膚色呈現一片慘綠,能找到血管就真的有鬼了!
「沒時間找血管了,直接抽動脈血!」阿啪一反平時嘻嘻哈哈的模樣,嚴肅而沒有遲疑的命令讓依芳愣了一下。
動脈是人體內的大血管,若是緊急時刻找不到周邊血管,動脈是最佳選擇。
依芳正顫抖著準備下手,卻發現……病患的身體冒出半透明的靈體,下半身和患者的肉體交疊,上半身卻呈現坐立的姿勢,臉上帶著茫然的表情……
「Asystole(心搏停止)!」依芳大叫一聲,立刻著手心臟按摩。
所有人包含正在交班的綠豆趕緊衝上前,開始一連串的急救。只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依芳和綠豆都看見患者的靈體和身體越分越開,眼看就要徹底分離……
兩人彼此心照不宣,明白這病患是救不回來了,除非奇蹟出現。在綠豆的臨床生涯中,幾乎沒有喝下巴拉刈後還能活著離開的病患。
「我必須和家屬解釋病情!」已經滿頭大汗的趙得住停下心臟按摩,一臉無奈地搖著頭。
阿啪則是跟上前,準備告知開立死亡證明的手續流程。
通常急救三十分鐘後就會宣告不治,是時候告知家屬這壞消息了,趙得住最討厭這種時刻了,但是身為醫師,又不得不執行。
如同大家所預期的,當趙得住跟家屬解釋情況後,門外傳來驚動天地的哭泣聲,顯然一向好心又心腸軟的趙得住和阿啪又在門外扮演安慰者的角色。
門外家屬哭得一踏糊塗,門內的新魂也哭得快斷氣,只可惜在這一刻,它早就沒氣了。
新生魂魄一臉茫然,好像處在狀況外,為了想試試看自己是不是已經死了,竟然轉身朝著牆壁狠狠一撞,沒想到不但撞不到,還像空中飛人表演特技一樣滾了兩圈,只是表情看起來不怎麼開心就是了……
看到對方撲空的模樣,綠豆差點笑出聲,不過現在是死者為大的嚴肅時刻,萬一她笑出來,不只是對死者不敬,萬一被家屬看見,搞不好會慘遭毒打。
反觀依芳,一臉莊重而沉默地執行著屍體護理,好似完全不受干擾。
綠豆不禁欽佩起自家學妹的定力,竟然可以裝聾作啞到這種程度,害得她趕緊重整神色,急忙加入屍體護理的行列。
只是綠豆很想嚴肅也很困難,因為滾了兩圈回來的新魂又莽撞地想躺回身體裡,可惜魂魄和身體像是互斥的磁鐵,一躺平,轉眼間又被彈了出來。只見他不斷重複同樣的動作,怎樣就是不肯死心,綠豆的心臟跟著不受控制,隨著他的動作起伏不定。
「那個……先生,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不過建議你不用多此一舉,因為……你真的已經死了。你就看開一點,節哀吧!」
綠豆的嘴角揚起一個難看的弧度,頭一遭跟亡者本人報告死訊,並且還請人家為自己節哀的感覺超奇怪的。當下心情真的很複雜,不過她實在不忍心見他憑著一股傻勁做著於事無補的事。
依芳手上的工作不曾停歇,卻沒好氣地睨了綠豆一眼,她就不能安分一點,假裝什麼都沒看到嗎?就算擁有陰陽眼的能力,也犯不著急著表現吧?
「妳看得見我?」新魂看見綠豆,表情比中樂透還開心,但下一秒鐘,就急著放聲大哭,「我不要死!拜託妳幫幫我,我還沒聽過我的小兒子喊我一聲爸爸,我……只是一時賭氣,以為喝農藥只要洗胃就沒事了……求求妳,我還這麼年輕,不能這樣就死了……」
新魂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看上去悽慘落魄,只能用慘不忍睹來形容。
綠豆這人除了臨床上專業沒話說外,最拿手的強項就是多管閒事,尤其禁不起眼淚攻勢,看他哭得悲切,再加上陣陣傳來的門外哭聲,難免於心不忍。
「依芳……」
「妳通常這種時候出聲都不會有好事,我覺得妳還是不要說話比較好。」
哇靠!依芳真敏銳!連她要說什麼都能猜得到,這傢伙是不是除了陰陽眼的能力之外,還會讀心術啊?綠豆納悶地想。
綠豆不知道,真正的原因是因為她大概是全世界最好懂的人,只差她的臉上不會自動浮出文字而已。
「妳聽不見他的聲音,也看得出他真的急著想回來吧?他說當初只是控制不住情緒和老婆賭氣,趁他現在還沒有死多久,搞不好還有機會。妳就想辦法幫幫他,挽救一個破碎的家庭,可說是功德無量呢!」
依芳停下手上的動作,渾身散發一股令人難以順暢呼吸的氣焰,只見她不著痕跡地嘆了口氣,猛然抬頭定定看著綠豆,一字一句清楚道:「第一,我是護理人員,不是神,我沒有起死回生的能力,這種要求根本是天方夜譚;第二,麻煩妳幫我轉告他……」依芳那清亮的瞳眸閃爍著凝重而不容質疑的威嚴,「生命禁不起開玩笑!」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