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庫存 > 10
哈棒傳奇之哈棒不在
定  價:NT$380元
優惠價: 79300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哈棒老大「被」升國中了!?
五年一班的新班長趁機消滅了其他班,
民生國小到處瀰漫著濃濃的亡班感⋯

從前從前,民生國小裡,有一個最强的小學生
牢牢記住這一點,就足夠把故事看下去了……
「我不想吃老人的痰!」王國崩潰,哭到連鼻涕都噴出。
哈棒老大提前被畢業的民生國小,五年一班,用兩節課消滅了五年二班跟五年三班。掛在走廊上的教室門牌,都換成了「五年一班之甲」跟「五年一班之乙」。
與其說我覺得誇張,不如說很瞎吧,不知道這樣併班到底有什麼意義。
「在我看,這兩班的導師早上同時請假,擺明了放任自己管的班級被消滅,絕對是萬惡家長會事先安排好的橋段。」楊巔峰皺眉:「五年一班的強制併班行動,背後一定有惡勢力支持。」
楊巔峰大剌剌走上台,用力一拍黑板:「注意!我要提出緊急班會!」
「老大畢業了,從現在開始,我們只能靠自己。」
楊巔峰在黑板上寫下兩個字。
「不想吃老人的痰,不想被五年一班併掉,我們就要火速選出最新一任的⋯⋯」
哈棒老大遺留在教室最後面的那張牛皮椅,正閃閃發光。
班長。

本書特色

反併班,選班長。
自己的班級自己救!
Be Water!
Be Free!

九把刀:「在這個混亂的世界裡,寫作終於等同了戰鬥。這是一封寫給民主的情書,也是20年來,我寫過最強的小說。」
九把刀,1978年製造於台灣彰化
自1999年開始創作,至今攻下80本書
導演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報告老師!怪怪怪怪物!」
監製電影「十二夜」、「等一個人咖啡」、「打噴嚏」
最幸運的導演,最努力的作家
九把刀作品
.都市恐怖病系列
恐懼炸彈╱大哥大╱冰箱╱異夢╱功夫╱狼嚎╱
.獵命師系列
獵命師傳奇╱臥底(外傳)
.住在黑暗系列
樓下的房客╱怪怪怪怪物
.哈棒系列
哈棒傳奇╱哈棒傳奇之繼續哈棒╱哈棒傳奇之哈棒不在
.九把刀.非小說
依然九把刀╱人生就是不停的戰鬥╱不是盡力,是一定要做到╱1﹪╱
BUT!人生最厲害就是這個BUT!╱我買過最貴的東西,是夢想╱
失敗是一種資格,獎賞你上過擂台。
.九把刀.小說
綠色的馬╱後青春期的詩╱上課不要看小說╱上課不要烤香腸╱
蟬堡,沒有夢的小鎮╱蟬堡,全世界我們最可憐╱上課不要打手機
.特別企劃
魔力棒球
哈棒傳奇之哈棒不在

從前從前,民生國小裡,有一個最?的小學生
牢牢記住這一點,就足夠把故事看下去了……

「哈棒,我老大。」

第一天


1

哈棒老大升國中了嚇了我們一大跳。
升國中沒什麼,大家都要唸國中,問題是我們都還在唸小學五年級下學期,老大就直接畢業跳級,我們都覺得很不可思議。
「老大!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楊巔峰在哈棒老大的座位旁立正站好。
哈棒老大滿不在乎地吃著林俊宏的早餐,從抽屜裡拿出一張畢業證書。
如假包換,上面寫著……

尊查 民生國小五年四班  哈棒同學,
品學兼優,人中之龍,資質超群,好評不斷,特請快速畢業,以利天下蒼生
校長 馬友青敬上

「老大,你該不會真的要提早去唸國中了吧?」我不懂,民生國小也很好啊。
老大嘴巴裡都是鮪魚蛋,沒空答我。
「老大……」王國哭了:「沒有你,我國小要怎麼畢業!帶我走!」
「老大!你這一畢業!我們五年四班群龍無首該怎麼辦!」楊巔峰哭喪著臉,用力抓頭。有夠假的,老大不在你最爽了好嗎。
「我們來得及合寫一張卡片給你嗎老大!」謝佳芸開始假哭。
「老大,我剛剛幫你卜卦了一下……你接下來要去的那間學校……」肥婆面露驚恐,拿著一張縐縐的賽魯卡牌大叫:「恐怕是龍潭虎穴!大凶中的大凶之相啊!」
的確是大凶中的大凶,不過那肯定是對那一間可憐的國中而言吧。
當天朝會,全校在操場大合唱驪歌歡送哈棒老大,老大連抽屜都沒收就走了。

⋯⋯

我以為,脫離哈棒老大統治的民生國小,頂多是回到老師盡情毆打學生的舊年代,我真是,太天真了。就在我們嘗試體驗,沒有哈棒老大坐在教室後面監督老師上課講笑話的時候,五年一班,也就是傳統觀念裡的菁英資優班,才十點不到,在短短的上午兩節課裡,就趁著五年二班跟五年三班的導師聯手請假的時候,消滅掉這兩個班級。
消滅的意思,就是消滅。五年二班跟五年三班掛在走廊上的教室門牌,都換成新的,上面寫著「五年一班之甲」跟「五年一班之乙」。
與其說我覺得誇張,不如說很瞎吧,不知道這樣併班到底有什麼意義。
「在我看,這兩班的導師早上同時請假,擺明了放任自己管的班級被消滅,絕對就是事先安排好的橋段。」楊巔峰皺眉:「五年一班的併班行動,背後一定有惡勢力支持。」
品學兼優的林俊宏在一旁默默聽著。
「大家都是小學生,他們是怎麼消滅五年二班跟三班的啊?」謝佳芸問。
「剛剛上課的時候,你們沒有聽到隔壁班傳來的慘叫聲嗎?」楊巔峰回想。
「我以為是他們老師講笑話不好笑,他們在狂噓老師,原來是慘叫?」我錯愕。
默默旁聽的林俊宏也露出困惑的表情。
「他們被五年一班的同學打?不可能啦,五年一班是資優班耶,怎麼可能打人啊?」謝佳芸猛搖頭,拒絕相信足智多謀的男朋友。
「除了聽到很多慘叫,連走廊上的地板也一直在震動,我還以為是地震,現在回想起來,我猜……是隔壁班的學生被打出教室,爬到走廊上呼救。但,大家都沒看到。」楊巔峰迴身一指,指向把窗戶完全遮蔽住的黑色窗簾:「因為窗簾被簡老頭不動聲色拉起來了,從教室裡面完全看不到走廊。現在才早上十點,陽光的品質恰到好處,憑什麼把窗簾拉起來!還黑色的!」
一股毛骨悚然的涼意,從我的腳底衝上了我的屁眼。
好可怕,真的好可怕。
到底……剛剛趁我們假裝專心上課的時候,走廊上發生了什麼事?
隔壁班發生了什麼事?隔壁的隔壁班又發生了什麼事?
到底五年一班為什麼要併掉二班跟三班?接下來就輪到我們班了嗎?
上課鐘聲響了。
過了三分鐘,該進來上社會課的簡老頭還是沒有出現。
我頭皮一陣發麻,看向楊巔峰,楊巔峰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這一節課,簡老頭是不會進來了。
即將衝進來的,會是……
楊巔峰大剌剌走上台,用力一拍黑板:「注意!我要提出緊急班會!」
還在吵鬧的大家嚇了一跳。
「不想被五年一班衝進來的話,馬上用桌椅把前後門堵起來!」
開玩笑,楊巔峰可是我們班在哈棒老大之外的第一把交椅,一聲令下,桌椅迅速堵住前後門。
大家聚精會神地看著,在講台上主持班會的楊巔峰。
「老大畢業了,從現在開始,我們只能靠自己。」
楊巔峰在黑板上寫下兩個字。
「不想吃老人的痰,不想被五年一班併掉,我們就要火速選出最新一任的……」
哈棒老大遺留在教室最後面的那張牛皮椅,正閃閃發光。


班長。


2

競選班長這麼民主的事,在哈棒老大統治的時期,大家根本想都沒想過。
大家一時之間都不知道怎麼辦,楊巔峰很爽快地主導了大局。
「現在的情況非常凶險,哈棒老大前腳才剛走,家長會馬上就通過了學生自治法,才過一天,不,還不到中午吃飯時間,二班跟三班就被一班併吞了,他們就是我們下午的寫照。如果我們五年四班,不想變成五年一班之丙,就要選出一個強大的新班長,在他的帶領下維持我們五年四班的精神!」
大家的嘴巴都開得好大。
楊巔峰用力一拍桌子,大叫:「我個人認為!那個人就是――我!」
男子漢就是要有野心,楊巔峰要當新班長,我沒意見。
但林俊宏舉手了。
「幹嘛啦?」楊巔峰皺眉。
「請問,五年四班的精神是什麼?」林俊宏推了推眼鏡。
「當然是自由平等博愛,民主民權民生民有民治民享,還有跟全校每一班收校園管理費啊!」楊巔峰沒好氣地回答。
「很顯然哈棒……我還須要加上老大兩字嗎?我看是不必了吧。」林俊宏慢慢站了起來,不疾不徐地說:「大家都非常清楚,哈棒在這裡的每一天,五年四班跟自由民主博愛,或是民主民生民權民有民治民享通通都沒有關係,所謂的五年四班精神?沒有!從來就沒有這種東西!」
林俊宏越站越高,踩上了椅子,最後還踏上了桌子。
「最後,請大家想想楊巔峰說的校園管理費。是,沒錯,我們是有收校園管理費,每個人都有自己負責的班級區,我呢?我負責一年五班、六班、七班跟八班的管理費,下課光是收管理費就忙得要死,我也很付出。但收了以後呢?」
大家都在抓頭苦惱,這個問題我們竟然都沒有想過。
「我們只負責收,但錢!通通都進了哈棒的口袋裡!這算什麼!」林俊宏大叫。
大家開始鼓譟,好像很受打擊。
不過,這我就不懂了。
我們認真收錢是很倒楣,又累又沒賺,但維持校園裡的宇宙平衡、嚇阻附近每一間國小國中乃至高中都不敢跨校勒索本校的學生、確保每個老師上課時都會好好講最新的笑話、體育課或班會也不能借給別的科目考試、校長偶爾會把他從廠商那邊收來的回扣拿來請吃仙草冰,通通都是哈棒老大一個人的功勞啊!
那麼,錢進哈棒老大一個人的口袋……到底有什麼不對?
站在小小的桌子上來回踱步,林俊宏大聲呼喊:「五年四班!再也不是哈棒的班級了!從現在開始,我們自己定義五年四班的精神!」
全班同學一陣不分青紅皂白的歡呼,好像有點熱血,連我也忍不住鼓掌了。
王國有點嚇到,抓著我的手:「不可以鼓掌,他在說哈棒老大的壞話啊!」
我有些尷尬地點點頭:「民主的風度就是……就是……就算是一個很機掰的人講了一些機掰的話,我們還是要鼓鼓掌,表示那個那個……我雖然覺得你很機掰,但我還是會鼓掌表示我剛剛有在聽啦!」
王國似懂非懂,也跟著拍了兩下手:「真的很機掰啊林俊宏……」
站在講台上的楊巔峰,冷冷地看著站在桌子上的林俊宏。
哈棒老大畢業了,得以發揮真正實力的,不只有楊巔峰一人。
站在桌子上的這個品學兼優的眼鏡男孩,過去五年,天天都幫哈棒老大寫作業,每學期選舉模範生、選舉班長時,都必須苦苦哀求大家不要選他不然他就會被揍死,這個窩囊的林俊宏已經脫胎換骨了,進化成了無須懼怕哈棒淫威的超級林俊宏!
哈棒老大退位,我們終於見證了兩個聰明鬼的頂尖對決。
「你想怎樣?」楊巔峰玩著手中的粉筆。
「我想選班長,帶領大家重新定義五年四班的精神。」林俊宏微笑。
「你知道現在的局勢有多凶險嗎?」楊巔峰冷笑:「你扛得住五年一班的威脅?」
「我扛不住,你就扛得住嗎?」
「我跟著哈棒老大這麼多年,不但沒死,還交了班上最漂亮的謝佳芸當女友,天天喇舌。區區五年一班,有哈棒老大恐怖嗎?我會扛不住?」

「你說你扛得住……我只能說,呵呵。」林俊宏在小小的桌子上走來走去:「我想請問楊巔峰同學,昨天簡老頭在餵王國吃痰的時候,你人在哪?Hello?我沒記錯的話,當時你在教室裡吧?你有做什麼保護朋友之類的……豪情萬丈的俠義之舉嗎?有嗎?」
「……」楊巔峰臉色鐵青,手中的粉筆斷了。
「沒有!」林俊宏用力一踏,桌上的鉛筆馬上被踩碎:「沒有!你什麼都沒做!你眼睜睜看著你的智障朋友吃老人的痰!承認吧,過去你幫著哈棒胡作非為,只是狐假虎威而已,你自己根本沒有實力。現在,你對你的拜把兄弟見死不救,讓他吃痰!這才是鐵一般的事實!」
我好想用力鼓掌啊,但一想到王國剛剛的提醒,我僵硬地忍住了。
沒想到王國突然哭了出來:「我好慘啊!楊巔峰都不幫我!害我吃痰!」
林俊宏嘆了一口氣,轉頭看向王國:「王國,雖然你是個白痴,但你的DNA應該還算人類,我會把你當人看。從現在開始,讓我來保護你吧。不,讓我,來保護全班同學吧!」
全班又是一陣超熱烈的掌聲,連我都哭了,非常想被林俊宏保護。
他的成績最好,最努力,最用功,一定可以保護班上所有人。
楊巔峰的表情明顯變了。
林俊宏眼看情勢大好,直接進入主題:「大家過去選班長,都只能選哈棒。模範生?也只能選哈棒。就連作文課寫最好的朋友,也只能寫哈棒。這根本不是真正的民主。是時候覺醒了,現在選班長就是最好的民主實踐,大家一人一票,就連王國也可以算一票,讓我們馬上!馬上!馬上!就把最新的班長推選出來!大家說好不~~~~~~好!」
正當大家又要一陣熱烈掌聲通過林俊宏的提議時,楊巔峰突然大笑起來,硬是打斷了大家鼓掌的第一時間反應。
楊巔峰一邊哈哈大笑,一邊扭曲身體用力鼓掌,好像有人在搔他癢似的。
笑三小啊?
不!楊巔峰不是在笑,他是在拖時間!
他一邊笑,一邊想,好厚臉皮又奇怪的招式……但非常有效!
楊巔峰笑了三分鐘,終於停下,用非常嘲諷的表情看著林俊宏。
「太差勁了吧林俊宏,我們班人才濟濟,想選班長的怎麼可能只有你跟我兩個人?你只是想趁那些優秀的同學一時之間不好意思毛遂自薦,用掌聲突襲班會,就這樣忽然當選班長對吧?」
哇!還有這招!
「不,我品學兼優,怎麼可能突襲班會?我只是有感五年一班併班的行動太過猛烈,隨時都可能衝進來消滅大家,所以才認為大家必須馬上選出……」林俊宏說得臉紅脖子粗:「好!我聽懂了!你是想拖延選舉對吧?」
「拖延?不,我是想藉著這次的機會,讓更多比我們更優秀的同學站出來,一起參選,大家廣泛地提出政見,並且充分討論一個禮拜以後,再一人一票,選出真正可以帶領五年四班的班長,畢竟民主不是只有投票,而是投票之前大家可以自由自在地討論每一個意見,並且讓候選人在這段期間內,盡情吸收大家提出來的每一個需求。討論政見的過程不用怕被抓,不用怕被打,不用怕操行成績被拉黑畢不了業,這才是完整的民主,OK?」楊巔峰用他的賤嘴咄咄逼人:「還是你認為這個班上只有你最偉大?最厲害?成績最好?所以其他人都沒有競選班長的資格?」
林俊宏臉上都是汗,鼻樑上的眼鏡劇烈震動。
大家先是一愣,然後又是一陣瘋狂鼓掌,還拍得比剛剛還大聲!
「我也要選班長!」肥婆大吼:「我也好優秀啊!我會算命!我好肥!」
「我的政見是上課可以化妝!美勞課要教彩繪指甲!」謝佳芸喜極而泣。
「誰幫我打簡老頭!我就投誰!」王國大哭又大笑。
「牛皮椅是我買的!是哈棒老大搶走的!不管誰當班長我都要拿回來自己坐!」林千富信誓旦旦:「跟我保證!向我發誓!不然我就要自己跳下去選!」
「我希望每個參選人都納入我提出的政見,就是不管是蛔蟲還是蟯蟲,都是好蟲,都可以平等地擔任五年四班的吉祥物。」美華又想起了不愉快的往事,眼眶泛紅:「謝謝大家的支持與鼓勵,我會繼續努力,謝謝,謝謝……」
「美華!我挺妳啦!」小電拍拍胸脯:「選下去!」
「我沒有要選,只是想參選人接納我的意見。」美華臉紅:「如果很多人連署要我選,我也是……可以接受啦。」
大家的參選聲此起彼落,林俊宏的表情僵硬到不行。
就在剛剛,他距離班長的牛皮椅寶座只有一個掌聲那麼近,但楊巔峰一個民主自由到不行的拖延戰術,讓他不得不把臉上的汗擦掉,勉強擠出笑容,對著瞬間冒出的十幾個潛在候選人鼓掌,表示當然歡迎競爭。
一番討論後,楊巔峰在黑板上寫下班長競選的簡單規則。

民生國小五年四班,下半學年度新班長競選規則
◎ 有意參選班長的同學,必須在兩天後,也就是禮拜三的放學前,將自己的名字寫在黑板上,超過時間就不算,不是自己寫上去的不算,字寫得很醜辨識不清也不算。
◎ 每天的早自習都是政見發表會,每個人有三分鐘時間,不管是上課還是下課都可以進行選舉活動。
◎ 禮拜五,在掃地時間結束後的班會時間,以記名舉手的方式,進行最終投票。
◎ 一人一票,老師沒票。
◎ 如果有任何規則變動,必須經過緊急班會的臨時動議通過。

下課鐘響,我們把擋在門口的桌椅拿開,把窗簾推開。
走廊上都是五年五班的同學。
他們沒有死,只是表情呆滯地拿著立可白,在彼此制服的班級名稱上塗白,將五年五班塗掉,再用奇異筆寫上……五年一班之丁。
原來,就在我們召開班會的時候,五年五班代替我們班被消滅了。
他們掛在走廊上的班牌也換過了,不是粗魯的塗鴉改掉,而是美輪美奐的商業印刷輸出,大大的「五年一班之丁」。
這絕對不是臨時起意的班級侵略,這是有計畫的強制併班!


3

中午吃飯時間。
每個班級的值日生都得到中走廊搬營養午餐餐桶,我跟王國故意打翻了一大桶玉米濃湯,中走廊一片混亂,我趁機跟幾個被強制併班的同學偷偷交換情報。
回教室吃午餐的時候,全班都把桌子圍起來,聽我在中間慢慢解釋。
情況大致是這樣的。
五年一班,是備受全校期待的超級數理資優班,腦力極具國際水準,預備代表學校參加遠在美國紐約舉辦的,超級天才快問快答大賽。見識過五年一班實力的老師都說,憑他們的腦力,百分之百會贏得冠軍。依照比賽規則,獲得冠軍的整隊隊伍,將自動取得保送哈佛大學的資格!
「是嗎?我們學校的資優班有那麼強?」小電很驚訝:「你確定沒有聽錯?」
「不是原來就這麼強,是挖角。」我繼續解釋。
現在的五年一班,已經不是以前的那個五年一班了。
在上個禮拜,五年一班才剛剛經過大換血,有十五名原本不是在彰化讀書的國中生,自願降級越區就讀,加入了五年一班。據說,他們身上的刺青比九九乘法表還要複雜。
扯嗎?不只咧!
不只國中生降級抱團了,還有四個天才高中生降級、又跨國就讀民生國小五年一班,每個智商都超過一百六十,不管是哪個科目哪個領域都是無懈可擊,完全就是針對超級天才快問快答比賽所組的菁英隊。
「高中生降級唸小學?還跨國?」美華嚇到把滷蛋摔在地上,然後又拿起來舔。唉,果然還是很想念蟯蟲嗎?
「是,分別來自澳洲、英國、丹麥,還有南非,都是當地有名的天才高中生。」我信誓旦旦,這情報絕沒有錯。
「高賽,這也太不合理了吧?高中生怎麼可能為了參加那種比賽,還特地降級重讀小學?獎金有很高嗎?」謝佳芸一臉聽我在臭蓋。
「這個比賽我當然研究過了,畢竟我起心動念過要報名。但一間學校只能報名一隊,我要參加,就必須就讀五年一班。當時我擔任哈棒老……哈棒的家庭作業撰寫師,無法轉班,只好作罷。」林俊宏推了推眼鏡,一副什麼都會的樣子:「重點就是……冠軍沒有任何獎金,只有保送哈佛大學的榮譽。」
我看向楊巔峰。
在我說出打聽到的情報之前,希望見識一下他的腦袋。
楊巔峰想了想,慢慢推測道:「能夠把這些高中生請到我們彰化民生國小來重讀,還要去參加那種……冠軍獎品他們自己申請也可以得到的比賽,嘖嘖嘖……這種背後的黑手,不能只是很有錢,還得有惡勢力,但目的是什麼呢?為什麼一定要贏得早就不算什麼的冠軍呢?」
我看著林俊宏,希望他接力推測下去。
林俊宏感覺到我的視線,清了清喉嚨:「這就是對冠軍的渴望。我猜……是校長,校長想上報紙想瘋了!下重本去挖角……對,一定是這樣!」
「四個外籍天才啊……」楊巔峰喃喃自語,突然問:「超級天才快問快答大賽,一隊有幾個人?」
真不愧是楊巔峰!
「五個。」我跟林俊宏同時回答。
「那就對了,所有線索都連在一起了。」楊巔峰恍然大悟。
大家手裡的筷子都停住了,聚精會神地看著他。
我彷彿聽見林俊宏咬牙切齒的聲音。
楊巔峰當然沒有錯過絕佳的拉票機會,談笑風生地說:「昨天家長會長來過吧?他兒子還是女兒,肯定唸的是五年一班,他如果想唸哈佛,自己的腦袋卻辦不到,當然就得靠別人吧?這些國際資優生就是家長會長王才俊找來的槍手,陪他兒子還是女兒……」
「是兒子,叫王霸旦。」我插嘴。
「王霸旦是哪門子的爛諧音?」楊巔峰嗤之以鼻:「總之,那些槍手就是陪會長的兒子王霸旦參加比賽,負責用團隊贏得冠軍,然後護送他唸哈佛。」
「非常合理,標準答案。」我點頭加拍手。
「如果是這樣就算了,他唸哈佛關我們屁事。但我猜……不,是我確信!我確信那個姓王的家長會長,就是讓哈棒老大提前畢業的主謀!」楊巔峰自己都鼓起掌來。
我嚇了一跳,這個情報我沒打聽到啊,為什麼可以這麼推論啊?
楊巔峰看向林俊宏:「嗨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我放水,讓你接下去說啊。」
「……接下去什麼?一切都只是你的猜想,根本沒有證據。」林俊宏滿臉通紅:「我跟你不一樣,我是有一分證據說一分話。」
圍著吃飯的同學有一半點點頭,認同了林俊宏。
「像你這種只會寫考卷的好學生,果然看不穿家長會長的陰謀,這樣要怎麼帶領我們抵抗五年一班的併吞呢?」楊巔峰用充滿同情的表情看著林俊宏:「聽好了,如果哈棒老大還在的話,他知道學校要派隊去美國參加超級天才快問快答大賽,老大會怎麼做?」
王國奮力舉手:「我知道我知道!老大一定會帶我們去!」
我猛點頭,沒錯啊,老大不只會去,還會把我們通通都帶去,五個名額一定是王國、我、楊巔峰跟謝佳芸,哈棒老大就是隊長,五個人剛剛好啊!
「連大腦卡到陰的王國都知道,就你品學兼優不曉得。」楊巔峰笑笑:「這樣一來,王霸旦就無法報隊,也就唸不了哈佛,所以家長會才會串謀校長,快速將哈棒老大畢業……」
肥婆怒道:「是被畢業!老大是被畢業!」
「是,連肥婆這種不學無術的神棍都知道,就你品學兼優看不穿。」楊巔峰繼續笑著:「哈棒老大一走,王霸旦的哈佛之路才算是正式起步。今天一早家長會火速通過的學生自治條例,我們還須要好好研究,看看到底為什麼哈棒老大障礙排除了,五年一班已經可以去美國比賽了,卻還要一直併吞其他班級,居心何在?」
大家像看著偶像一樣,無限崇拜地看著楊巔峰,連掌聲都忘了給。
謝佳芸好高興地幫楊巔峰搥背,連說:「請支持我男友,請支持!謝謝大家!」
林俊宏的臉色非常難看,唉他真是生錯了班級。
如果是比學科分數,努力用功苦讀型的林俊宏一定贏,這並不是說楊巔峰考試一定輸,而是楊巔峰從沒打算認真唸書,因為小學有很多課程都沒有意義,默寫課文算什麼了不起的學業成就?楊巔峰,早早洞悉了這社會的真相,每次考默寫一個字都不寫,光是這點就註定林俊宏一路到考大學之前學業都會屌打楊巔峰呵呵,卻也註定了執著每一個學科都要盡善盡美一百分的林俊宏,在不須要死背無聊課文後的現實人生,將一路狂輸給楊巔峰吧。
楊巔峰,真是可怕的絕頂社會異才。
「我還要繼續補充,要知道打翻整桶的玉米濃湯真的很可怕。」我不知為何,也充滿了鬥志:「在混亂中我還問到了更多情報。」
最可憐的是五年二班。
他們根本不知道這個宇宙裡,竟然有「強迫併班」這種事。
今天朝會一結束,五年一班的班長,也就是家長會長的兒子王霸旦,帶了十幾個明顯是國中生身材、但穿著民生國小制服的人走進二班的教室。
他們霸佔講台,宣布走廊這一整排,從最右邊的女生廁所,到最左邊的男生廁所,自民生國小創校以來就是屬於同一個國小,而五年級自然屬於同一個五年級,而五年級最棒的班級是誰?毫無疑問,就是菁英群聚的五年一班。所以教室位在這條走廊上的六個班級,嚴格來講都屬於五年一班,所以從現在開始,五年二班就算了,必須正名成五年一班之甲,從此以後五年一班說什麼他們就做什麼,這樣大家才能團結,萬眾一心。
「聽起來哪裡怪怪的?」美華抓抓頭,吃著不小心掉在地上的咖哩馬鈴薯。
「不是哪裡,是全部都很怪。」楊巔峰示意我繼續說下去。
五年二班不但聽不懂,還超級不服氣,有人鼓譟說不然來投票啊,過半數贊成被併班成五年一班之甲的話就照辦啊。二班的班長是個戴眼鏡的小女生,叫徐逸安,很敢,直接站起來,大聲請這些超齡國中生馬上離開教室,讓他們好好上課。
據說,王霸旦很高興地說:「我就怕你們太快說好,不然我爸豈不是白白花錢?」
王霸旦說完,那些莫名其妙的超齡國小生,馬上把前後門堵住,用噴漆把窗簾噴黑再遮起來,然後就開始打。用拳頭尻,用桌椅摔,有幾個學生還被丟到垃圾桶裡……還把垃圾桶踢到走廊上讓他們滾來滾去。
最恐怖的是,有兩個國中生負責把那個小個頭的女班長徐逸安架起來,讓王霸旦用沾滿粉筆灰的板擦直接朝她的臉一直打一直打一直打,徐逸安一直咳嗽哭著說她有氣喘,王霸旦才勉強停手,改成踹肚子。
不到十分鐘,五年二班的班牌就被摘下來了。
「人好差!」謝佳芸聽到有女生被一直打臉,氣到都哭了。
聽到二班竟然不是成績比輸被併吞,而是直接被打爆,大家都打了一個冷顫。
不過,三班更慘。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