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1/1
預購中
明明賴上你(簡體書)(預計到貨2019/10/25)
人民幣定價:38元
定  價:NT$228元
優惠價: 73166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預購中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和前夫久別重逢,執手相看淚眼?
不存在的,見面就掐才是常態。
“想給你兒子做後媽的女人多得是,為什麼非要和我複婚?”
“我想要的女人只有你一個。”

敢愛敢恨“小辣椒”×癡情“小狼狗”前夫
《飛言情》甜蜜連載  青梅竹馬×破鏡重圓

從第一次牽住她的手,他就沒想過要放開。

 

性格直爽潑辣的杜若茗,因為母親早逝,父親忙於工作無暇照顧而不得不被送回老家江城跟奶奶生活在一起,因此結識了葉晉明。兩個人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毫無嫌隙的感情,因為父輩關係的破裂而慘遭算計。耿直火爆的杜若茗面對愛人的“背叛”,情緒幾度失控,最後連解釋的餘地都不留,斷然離婚,毅然出走。四年後,為了給學校籌集修橋款項,杜若茗不得不再次回到江城。本來發誓老死不相往來的兩個人,因為一個是開發商,一個是釘子戶而不得不再次產生交集……

莊妮

網文作者,大齡文藝燒飯女青年。一把菜刀專刻情長兒女,一隻湯匙擅調五味紅塵。

故事性很強,女主的直率,勇敢,膽大,心細的性格描寫的挺好,最感人的是女主離開大寒山時孩子們的送別,無聲勝有聲。情節上穿插著回憶和現實,需要仔細讀,是一部很耐讀的作品。——姬紅雯
第一章  前妻同志,你好
第二章 你出家了?
第三章 葉晉明,你這個瘋子
第四章 是人都會變
第五章 再笑吃了你
第六章 剛分開就開始想我了?
第七章 這是我媳婦兒
第八章 不帶這樣欺負人的!
第九章 你的思想能不能不這麼肮髒?
第十章 打小怪獸的媽媽
第十一章 你確定要這樣審我?
第十二章 你家孩子真黏人
第十三章 以後我還得討你做媳婦兒
第十四章 葉晉明,抱緊了
第十五章 不複婚,怎麼再離婚?
第十六章你能耐住不想我?
第十七章 複婚儀式
杜若茗心裡一緊,完了,這是遇到色狼了。她抱緊行李箱試圖打開車門,跳車逃跑。胡楂臉見狀,電迅速一打方向,巨大的慣性使得杜若茗向車廂壁上撞去。
她爬起來,顧不上腦袋疼,一邊大聲喊著救命,一邊再次伸手去開車門,悲催,又沒有成功。
“救命啊!救命啊!搶劫,殺人啦……”
車子一個急刹就停在了路邊,胡楂臉跳下車,拉開後車座的車門,舉著一把明晃晃的匕首,伸出髒爪子就來拖她。
“叫什麼?這樣的地方,就是叫破喉嚨也沒人來救你,你就死心吧!”
杜若茗手撐在車座,抬腳沖著胡楂臉的面門就是一腳,姑奶奶當年可是被老爸逼著學過兩年跆拳道的,再多學兩年,這一腳就能踹死你!
趁著對方倒地,她抓住車門一縱,就從車裡跳了下來。
“哎喲!小娘們兒還挺厲害……”
胡楂臉從地上爬起來,提著刀又追上來。
“救命啊!殺人啦!”
杜若茗邊跑邊叫,眼看就要被追上了,迎面突然駛來一輛汽車,耀眼的車燈照得她睜不開眼睛,她抬起胳膊一擋眼睛,那車子已經一打方向幾乎擦著她的背停了下來,一下就把她和舉著刀追來的胡楂臉隔開了。
胡楂臉轉身就要逃,葉晉明從車上跳下來,拔腿就追了上去。等杜若茗從車側繞過來,葉晉明已經追上了胡楂臉,一腳跺在對方的膝後關節上,胡楂臉悶哼一聲,撲通跪在了地上。葉晉明擒住他的手腕,一擰一磕,就打落了他的刀。再一踢,一腳直中胡楂臉心窩,只聽胡楂臉哀號一聲,身子一下子撲倒在地上。葉晉明一言不發,對著胡楂臉就是一頓暴踹。
莫曉蕾也從車裡跳了下來,興奮得又是跳又是叫:“葉晉明,使勁揍!揍死他!最恨這種欺負女生的人渣了!”
杜若茗走過去,看見胡楂臉滿臉是血,躺在地上幾乎已經不能動彈。葉晉明的拳頭有多硬,她絕對知道,當年他以一敵三,還得護著她在,赤手空拳愣是打得三個小混混跪地求饒。
她叫住了葉晉明,冷冷地說:“行了,他雖然可恨,被你打死了你也麻煩。”
葉晉明的怒氣還沒有發洩完,一聽她勸阻,丟開痛苦呻吟的胡楂臉,幾步跨到了她的面前,指著她就開始吼:“你沒腦子嗎?多少血淋淋的現實還不能讓你警醒?這是黑車,黑車!”
杜若茗的心情本來就糟透了,被他這樣一吼,暴脾氣立時點燃,伸手就推了他一把:“吃飽了撐的吧你!”
四年沒見,剛一見面還是爭吵。斷了線的時間好像瞬間就跟四年前那滿地雞毛的生活連接上了,劈裡啪啦,火花四濺。
莫曉蕾小心地湊上來,指了指遠處,小聲提醒:“喂,你們還吵啊!色狼都跑了。”
兩個人一聽,拔腿就追。色狼嚇得連滾帶爬,還是被追上了。一個提衣領,一個揪胳膊,一把又給薅了回來,按在地上就是一頓男女混合雙打,打得那色狼哭爹喊娘地直求饒:“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們,放了我吧!”
杜若茗和葉晉明的氣都沒有出完,那個色狼躺在地上已經被揍得泥豬土狗一般,要不是警察來得及時,恐怕他就已經狗命不保了。
警車一到,色狼突然從地上爬起來,連哭帶叫地往警車上爬:“警察同志,我認罪,我認罪,你們快點把我抓走吧……”
警察瞧著這人有些面熟,借著燈光仔細再一瞧,這不就是那個他們追了很久的強姦犯嗎?竟然就這麼不費吹灰之力地送上門來了。
杜若茗找回被丟下的行李箱,拉杆已經摔壞了。箱子太重,一名帥氣的警察小哥哥一邊幫她往警車上搬,一邊跟她說話:“以後可不能坐黑出租了,多危險啊!”
“謝謝帥哥提醒!”
杜若茗微微一笑,腮邊的小梨渦在燈影裡隱約可見。葉晉明看得心裡直冒火,他剛才救了她,都沒見她這樣對他笑一下。警察小哥哥又問杜若茗:“多晚都應該等家人或者朋友來接你啊!你家人或者朋友不在江城嗎?”
杜若茗說:“我老公死了,沒人接我。”
站在車邊吸煙的葉晉明突然就被煙灰燙了手。他冷冷地看向她,四年不見,她清瘦了許多,嘴巴的毒辣卻一點沒減。
警察小哥哥突然神色莫名,卻還是禮貌地說:“上車吧,先到警局錄口供,到時我們安排人送你回家。”
莫曉蕾看了同樣神色莫名的葉晉明一眼,不等杜若茗答應,立刻跑過去把她拉了過來:“坐我們的車吧!我們送你回去。”
杜若茗推開莫曉蕾的手,說:“謝謝。還是警車比較安全。”
說完,她彎腰就上了警車,跟那位小帥哥坐在了一起。
莫曉蕾走到葉晉明身邊,無奈地沖葉晉明攤了攤手。
葉晉明丟了煙,轉身上車,發動車子跟著警車去了警局。他本來對警察說的那個什麼見義勇為獎沒有興趣,可是警車裡的那個毒嘴巴小辣椒跟他有些舊賬沒算清,這次,他得跟她好好算算。
錄完口供從警局出來,已經晚上九點多了,杜若茗連搬帶抱地把自己那只摔壞了的行李箱往警局門口的臺階下搬。早一步出來的葉晉明還沒走,站在臺階下,嘴角銜著一支煙,就那麼看著瘦弱的她小螞蟻搬家一般搬著那只碩大的箱子一步步挨下臺階。
她的長髮剪去了,齊耳短髮下,一張小臉白得幾乎透明。燈影落進她的眼睛裡,沉沉的,再不是當年笑起來時的流光溢彩。
杜若茗終於把那只大箱子弄下來,蹲在地上費力地扭那根拉杆。葉晉明走了過去,在她身邊蹲下,拿下嘴角的煙,吐出一團煙氣,問她:“你說我死了?”
杜若茗瞟他一眼:“我說我老公死了。說你了嗎?”
葉晉明一笑,回:“對,我是你前夫。那好,這位前妻同志,我問你,怎麼就捨得回來了呢?”
杜若茗不理他。
男人咬牙:“你還回來幹嗎?”
杜若茗仍不理他。
“哢”的一聲輕響,摔彎的拉杆終於扭正。杜若茗拖起箱子就走,葉晉明伸手就拉住了箱子的拉杆,臉色臭,語氣沖:“聾了還是啞了?問你話呢?”
杜若茗停下腳步,都不看他,眼睛落在他握著拉杆的手上,不急不緩地說:“剛才那個色狼的門牙被我踹掉了一顆,您也想免費拔牙?”
葉晉明突然笑起來,把她的箱子一甩,轉過身去把剩下的煙一口氣吸完,丟掉煙蒂,再轉身,幾步追上來,拉住她的箱子用力一扯,順帶著連她也向他懷裡撞了去。
“葉晉明!你個流氓!”
杜若茗伸手去推,卻被他緊緊箍住了腰。
他一低頭,一口煙全噴她臉上:“杜若茗,我拉你一下就是流氓了?我現在還抱你了呢?以前我還天天睡你呢!”
杜若茗氣急,膝蓋一抬,沖著他的胯下就頂了上去。葉晉明罵了一句,向後一躲,不由得鬆開了手。
杜若茗抖一抖行李箱,擦著剛才被他握過的地方,說:“葉晉明,看在你剛才吃飽撐的多管閒事的分上,我不告你性騷擾,但是,請你保持陌生人的距離,別離我太近,噁心!”
葉晉明被氣得在原地直轉圈,他指著自己的鼻子問她:“杜若茗,你敢說我是陌生人?我還想著這輩子如果沒有遇見你世界該有多美好!”
杜若茗不想跟瘋子多說話,拖起箱子就走。
“行!杜若茗,你夠狠!你有種!”葉晉明氣極,“你給老子記住了,咱倆可是陌生人,壓根誰也不認識誰,別哪天再哭著來求我!”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