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 鯨魚說

  • 系列名:秀詩人
  • ISBN13:9789863267287
  • 出版社:秀威資訊科技
  • 作者:落蒂
  • 裝訂/頁數:平裝/212頁
  • 規格:21cm*14.8cm*1.1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9/09/26
  • 中國圖書分類:各體文學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924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本書特色
* 本書收錄落蒂寫給愛妻保存了數十年的情詩,如今公諸於眾,見證夫妻半世紀的深摯真情,值得細賞。

* 特別收錄詩人.評論家孟樊對落蒂旅遊詩所作的評析專文,詩人余境熹專序推薦!序
【豈容華髮待流年──序落蒂詩集】余境熹(節錄)

唐朝柳宗元(七七三―八一九)寫〈始得西山宴遊記〉,心情以「恆惴慄」始,以登上西山,「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一霎時疑慮一空終。可是繼續展閱「永州八記」,柳氏的負面情緒依舊如影隨形,無以掃淨。他在〈鈷鉧潭西小丘記〉縱有「悠然而虛者與神謀, 淵然而靜者與心謀」的放鬆,卻無法不痛惜起小丘之「棄是州」, 終致窘困地聯想到自己遭貶的厄運,被「農夫漁父,過而陋之」, 甚至「連歲不能售」。〈至小丘西小石潭記〉裡,柳氏初聞潭水聲,「心樂之」;觀潭中游魚「似與遊者相樂」,更覺歡然;結果在潭邊坐下,發覺「四面竹樹環合,寂寥無人」,柳氏又頓感「淒神寒 骨」,卒以「其境過清,不可久居」,乃黯然離去。據此回溯,「永州八記」第二篇〈鈷鉧潭記〉豁達地聲言「樂居夷而忘故土」,應該也只是柳宗元故作灑脫之語罷了。

蕭蕭(蕭水順,一九四七―)為《大寒流》作序,曾稱:「在眾多前輩詭譎的詩風中,眾多前輩響亮的名聲裡,如何脫穎而出,未嘗不是落蒂的另一個心理壓力」。本來應「從心所欲不逾矩」的七十五歲詩人落蒂,彷彿難忘施展政治抱負的永州柳宗元,心中苒苒有了在詩國「稱斤論兩」的焦慮──是「身與名俱滅」,還是「不廢江河萬古流」?這是個問題。

落蒂自述《大寒流》因「憂國憂民」而作,其時他「面對紛亂世情,心中盼望有解世紛、濟蒼生、安黎民的人物出現」,非是「為一己之私,妄想在詩壇揚名立萬」;到了這部詩集,落蒂壓縮大寒流,化為小迴溪,載動的多是個人靈思。第一輯「風鈴」收有〈心願〉謂:

妳不要問我為什麼一直站在那裡
踏是我多年的心願
在妳夜歸的路上
我是一動也不動
一盞照明用的
路燈

如所周知,鄭愁予(鄭文韜,一九三三―)〈野店〉有句云: 「是誰傳下詩人這行業的/黃昏裡掛起一盞燈」,白靈(莊祖煌,一九五一―)早認出落蒂〈山中的一盞燈〉借用了有關象徵。在〈心願〉裡,落蒂不憚重複,沿用「一盞照明用的/路燈」,心志堅定地揭櫫其寫詩的志業:「多年」來,他一直不可動搖地「站在」詩的路上,為置身黑暗、茫然「夜歸」的讀者指示心的方向。不過讀者(以「妳」代表)並不領情,倒是常質疑落蒂何故有此「選擇」。落蒂也不論理,只附上藏頭訊息:「妳踏在我一路」,期盼讀者試試翻開詩集,沿路細看,自然能被詩人「多年的心願」打動。

落蒂〈心願〉刻意書一「踏」字,明知「飛鴻踏雪泥」後,應該是「鴻飛那復計東西」,他卻偏想留下「指爪」,見證詩的刻痕。「獨品十四首」其四為〈抉擇〉,如是敘述:

想著已到攤牌時刻
不是找到光明
就是奔向更黑暗
終於奮力推開重壓
挺直身子站了起來
屋外也無風也無雨

所謂「攤牌時刻」,實即評定詩壇地位的時候。詩人已古稀,想著立言傳世、「找到光明」,可是現實「黑暗」,難以攻破。「獨品十四首」其七提到,詩的影響似乎進入「寒夜」,即使詩人寫出「夢中的一切」,由於缺乏認真的讀者,華章仍難以流傳、留存。落蒂不禁追問:「誰會是誰永遠的記憶/在這樣的寒夜裡」。另一種「黑暗」蕭蕭早已言之,乃來自前輩的「重壓」或陰影――文學理論所謂「影響的焦慮」──即使有讀者,他們會認為我落蒂寫得比已有大名者好嗎?即使「我」寫得比已有大名者好,「我」在這「寒夜」時代會有讀者嗎?是否注定,「我」只能「奔向更黑暗」?糾結著的疑問,常常使人卻步。落蒂幾經掙扎,「終於奮力推開重壓」,嘗試舉筆再次挑戰。當他「挺直身子站了起來」,繼續矗立如「一盞照明用的/路燈」時,其悲苦的情緒亦隨之轉化,彷若重尋「不在意, 只有寫」的初心,冥冥之中,萬事自會水到渠成;詩人的心,遂覺得「屋外也無風也無雨」,放開懷抱,呼應了蘇軾(一○三七―一一○ 一)的〈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

然而落蒂的豁達類近於柳宗元的永州心旅,攀過一峰,又滑向斜坡,在「獨品十四首」其六,〈黑影〉很快便再將他覆蓋。在這首同屬六行的新詩裡,落蒂寫道:

殘餘也是一種美
夕陽的餘暉
總是令人特別珍惜
我把焚燒過的地方
掃一掃竟然
只留下一片巨大的黑影

首行起筆樂觀,視「殘餘」為另一種「美」,即使無法事事順遂圓滿,亦覺無甚所謂;但緊接二行寫到「特別珍惜」剩下的日子或「夕陽的餘暉」,詩人的矛盾心理即又竄起,放不下要把握剩餘時機、在詩國佔一席之地的念想,重蹈了柳宗元〈鈷鉧潭記〉聲言「忘故土」,其實卻難捨帝京長安的覆轍。落蒂著手整理詩稿,刮垢磨光,過程中剔除、「焚燒」眾多不合意的舊作,沒料到「掃一掃」餘燼,「只留下一片巨大的黑影」,真讓他有充分信心的篇什未得一見。落蒂曾有〈淒涼〉詩說:「打開自己珍藏的詩稿 發現只有無題詩三首/一首我拿起來 一口一口吃下/一首拿給妻 為冬日的生活點火/另一首,我想,只有寄給你」,與〈黑影〉同寫重溫舊稿,卻巧合地都點起一把燒燬的火。結果是,落蒂的心情又由故作瀟灑陷進淒苦,在駸駸相追的詩路上迎面撞著失望。「是固勞而無用」,柳宗元〈小石城山記〉如是嘆息。…… 〈未完〉書籍簡介
《鯨魚說》分成五輯。輯一〈風鈴〉、輯二〈說不定主義〉落蒂反照自身,寫出失意文人左右搖盪的心之鐘擺,為悲喜相逐的心靈造像,具有特別的文化意義,同時也是探析落蒂為詩迷、為詩狂、為詩怨的重要材料,呈現詩人毫不掩飾、率真天然的心性。

輯三〈鯨魚說〉宣揚環保,與犧牲自然為代價的經濟發展相對立,語淺情深,顯示出詩人一貫的溫暖關懷;輯四〈詩茶飛舞〉寫遊歷所想,沿襲詩的旅行,屬落蒂慣常書寫的題材,在抒情之餘,除了興起人生感悟,更生發出歷史之思。

輯五〈愛之船〉藉分行詩歌詠其生命的另一半。戈登‧興格萊(Gordon B. Hinckley, 1910-2008)曾宣告:「婚姻最真實的意義,是平等的夥伴關係,不是由一方支配另一方,而是在雙方的責任與目標上彼此給予鼓勵並支援。」把寫給愛妻的好詩保存了數十年,如今終於公諸於眾,見證夫妻半世紀的深摯真情,值得細賞。
──詩人余境熹

【特別收錄】
詩人&評論家孟樊的評析專文──〈落蒂的旅遊詩〉。
落蒂

本名楊顯榮,臺灣嘉義縣人。曾任教於省立民雄高中、省立北港高中,現已退休。曾為「風燈」詩社社員及主編,創辦《詩友》季刊,主編《文學人》季刊,《創世紀》詩雜誌編委及專欄作家。曾任《國語日報》「新詩賞析」專欄,泰國、印尼《世界日報》「小詩賞析」專欄及《台灣時報》「讀星樓談詩」專欄作者。

現職:

中國文藝協會理事,中華民國新詩學會常務理事。

作品:

評論《中學新詩選讀──青青草原》、《兩棵詩樹──詩神的花園》、《詩的播種者》、《尋找詩花的路徑》、《六行寫天地》、《大家來讀詩》、《台灣新詩人論》等七部。

詩集《煙雲》、《春之彌陀寺:落蒂詩集》、《中英對照落蒂短詩選》、《詩的旅行》、《一朵潔白的山茶花》、《詩寫臺灣》、《風吹沙》、《大寒流》等八部。

獲獎:

曾獲新詩學會優秀詩人獎、詩運獎、詩教獎、文藝協會論評獎、五四榮譽文學獎章。詩作多次入選秋水、葡萄園、乾坤、海星、野薑花、爾雅、九歌、二魚、創世紀、中華新詩、中國詩歌等多家版本詩選。
豈容華髮待流年──序落蒂詩集/余境熹
落蒂的旅遊詩/孟樊

【第一輯】風鈴
風鈴等三首
讀史四首
忙與茫
心願
獨品十四首
命運飛盤
相對無聲
回望

撫慰
夜宿峨眉聞晚鐘
宿和南寺
登獨立山
門等六首
暮色及其他
瞬間七首
聽蟬遺忘
春天八首
影及其他

【第二輯】說不定主義
思親手記
詩人,請坐
奔──外一首

說不定主義
觀景等兩首
雨夜思友人──外三首
竹窗戶有書
大地萬里圖──悼洛夫
老來心境
老婦人和手推車
雜感數則
旋舞的黑影及其他
在那條黑暗的街
晨思
不凋的玫瑰

【第三輯】鯨魚說
鯨魚說──外五首
荒蕪之島
悲傷生物課
野柳隨想

第四輯 詩茶飛舞
海雲台的下午──旅韓手記
詩茶飛舞
燕子口──外兩首
星子眨眼──過桃花潭

【第五輯】愛之船
愛之船
紅樓夢
遠方
夢的延伸
鎖不住
盤旋
騰雲
回首
默然對坐
奔流
猛然一驚
歸航
大津瀑布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