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2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9234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潛伏另一狗幫的驚險行動,讓幸運在良心與責任間猶疑。
他該如何保護他心懷不詭的妹妹貝拉?
找到讓自己的狗幫在荒野生存的辦法?

「我到底隸屬哪一幫?我到底該去哪裡?我的生存之道該如何走下去?」
一向堅毅獨立的幸運決定遠離同伴,重回獨行犬身分時,拴鍊犬們卻遭遇迫命的襲擊,他挺身而出的決定卻間接造成夥伴的死亡!
面對傷殘的狗群、水源與獵食地的日益減少,在狗幫陷入絕境時,貝拉竟然提出了一個荒謬的主意──讓幸運去敵對的荒野狗幫當間諜!
為了狗幫的存亡,無奈的幸運只好膽顫心驚地混進以狼犬為艾爾帕的荒野狗幫,卻險些迷失在荒野狗幫的歸屬感,將敵對狗幫的狗群當作家人。

幸運透露荒野狗幫水源與食物的機密給貝拉,卻隱約發覺她似乎暗地裡在計畫什麼陰謀?不僅如此,當幸運潛伏的身分被發現,他會昧著良心答應什麼條件?兩個狗幫的存亡,可能會被貝拉的計謀毀於一旦……

*隨書附贈:立體戰犬卡

本書特色

1. 作者文筆簡潔,情節高潮起伏跌宕,充滿閱讀刺激,是學生晨讀時最佳讀物。
2. 各種犬種的行為動作,遇難的表現,與現實無異,閱讀時讓讀者彷彿身歷其境。
3. 全系列緊扣野犬的自然生活習性,並深刻描述自然荒野的生存方法,將人類飼養的狗兒與荒地生存的狗兒顯現出鮮明的對比。
艾琳.杭特
知名暢銷奇幻小說《貓戰士》系列的作家。而其實,艾琳杭特是多位作家共筆的筆名,最初有負責統一故事線的編輯維多利亞.霍姆斯(Victoria Holmes)、資深童書作家凱特.卡里(Kate Cary)與基立.鮑德卓(Cherith Baldry),而後陸續加入圖伊.蘇斯蘭(Tui Sutherland)、吉琳恩.菲利浦(Gillian Philip)、茵芭莉.伊西爾斯(Inbali Iserles)、蘿西.貝斯特(Rosie Best)。2017年,維多利亞因為健康因素而離開了艾琳杭特團隊,現在的艾琳杭特,包含了五位HarperCollins的編輯。
艾琳杭特開創的奇幻世界深受全世界孩童喜愛,作家群都是愛護貓狗動物的人們,在他們的想像世界中,動物與人類無異,也有著與人類相仿的煩惱與感受。
熱銷作品:《貓戰士》、《狗勇士》

譯者
盧相如
東華大學創作與英語文學研究所畢業,目前為自由譯者。譯作有《晚安,美人》、《記憶游離》、《偷心賊》、《Q&A》(電影「貧民百萬富翁」暢銷原著小說)、《那年夏日湖畔》、《幽暗森林》、《就說你和他們一樣》等多部小說。
第一章
 
「這裡是我們的地盤!我們的!」
鳥兒受到驚擾紛紛發出尖銳叫聲飛離樹頂,樹葉散落在幸運腳邊。
他渾身僵硬、發抖,回頭張望來時路。那是位在山谷間的狗幫──不,不是他的狗幫,只是同伴。劇烈的吠叫聲告訴他一件事,他們正遭遇可怕的危險。可是他卻不在場,幫他們一起抵禦敵人。
幸運環顧四周,十分掙扎。太陽露臉之後,他便離開了同伴,獨留他們面對一切,如今已有一段距離。迷霧中,遠方的山影近在眼前,他遠離了山谷,幾乎能夠俯瞰整座森林。眼看他就要越過群樹,山脊近在咫尺。這一幕是驅使他前進的動力,此刻,他卻僵直得如同一棵樹。
他的同伴需要他。
幸運的心跳加速,返回來時的路。
森林之犬!別讓他們受到任何傷害!讓我及時趕回他們的身邊……
他朝向山谷加速前進,跳過斷落的枝椏,以及散落的樹葉。他應該相信自己的直覺。他打從心底明白,不該與他的狗幫分開,然後像隻獨行犬般離去,使他們陷於險境之中。
如果我不挺身而出,還有誰能夠保護他們?
他清楚聽見憤怒的嗥叫,卻無從分辨這些叫聲,其中摻雜了妹妹以及狗幫的吠叫。
「這裡是我們的土地、我們的水源!滾開!」
「大家聚攏在一起!跟緊我!」
幸運強而有力的後腿迅速帶他奔往山頂,他急忙煞住腿才免於墜落。
等等,要仔細觀察地形,才不會丟了小命。他在內心提醒自己。
幸運目光銳利,掃視腳底的山谷。山谷朝向一片廣闊、蓊鬱的草地延伸,遠方有濃密的樹林。這裡對栓鍊犬來說,算是個理想的棲息地。麥基能在這裡獵食,瑪莎可以在小溪裡游泳,還有許多庇蔭處供陽光、艾菲和黛西休憩,而廣闊的林地可供布魯諾和貝拉探索。他真該想到其他狗兒也會這麼認為。顯然,其他狗幫早在他們之前便占據了這塊地,如今他們不過是在捍衛自己的家園。
遠方,平靜的水面閃著銀光;更遠處,森林邊緣流過的溪水,是他與栓鍊犬分開的地方。幸運衝下山坡,朝向那裡而去。
充滿敵意的狗幫叫聲令幸運感到惱怒與恐懼。但他知道如果大白天從森林跑出來,自己的身分肯定會立刻曝光,因此他打算謹慎行事。
離開狗幫後,河水起了變化。真是詭異,幸運心想。他記起頹圮城市邊緣的河水,與幸運眼前所見的,同樣散發著危險的警訊。
幸運感到恐懼,停下腳步,盯著河水瞧。水面漂浮著一層綠色物質令人作嘔。這裡本該像個安全的天堂!河水本該純淨、清澈見底,跟從前一樣。前一天發現這裡時,他們還這麼認為。
此時,幸運見到了致命的物質散布於下游。
我竟讓他們生活在有毒的水邊!
大咆哮所帶來的餘孽,就連這地方也難逃死亡的腐敗氣味嗎?河邊的矮樹叢與樹木甚至也都奄奄一息、枯槁,彷彿遭巨犬啃咬。幸運越過與溪水平行的山坡,內心感到十分沉重。如果大咆哮造成的汙染連這裡都受到影響,那他們大概也無處可去。沒有地方稱得上安全。
「滾開!」
猛烈的嗥叫劃破空氣,幸運聽見困惑的狗兒們驚惶失措,痛苦的吠叫聲十分刺耳。他急忙奔下山,腳爪劃過石頭。最後穿過一道濃密的矮樹叢,終於見到了他們。
他的同伴們與發動攻擊的群狗相較,體型顯得嬌小而且弱不禁風。大狗一臉蠻橫,四肢挺直,厲聲吠叫,不時衝向前連聲狂吠。
「這是你們自找的,栓鍊犬!」
幸運似乎聽見了貝拉的叫聲──聲音較小,雖顯得恐懼,卻仍鼓起勇氣。
「不要緊的,大家,聚攏在一起。陽光,躲在布魯諾身後。瑪莎,負責協助黛西。」
幸運壓低身子,躲在大石頭的陰影後方,算著對方一共有七隻狗。他感到血脈賁張,衝動得想要加入戰局,但曾在街頭打混過的直覺告訴他別衝動行事。打鬥暫時止住時,他鬆了一口氣。對方不過是在盡可能地對他們加以嘲笑與羞辱,如果幸運現在衝進去,只會讓情況再度陷入僵局。對方會迅速解決這群小狗,轉而專心對付他
此時,幾隻大狗作勢朝陽光和黛西猛撲,並對他們大聲吠叫,並非有意致他們於死地,只是想要嚇嚇他們。
「打亂他們的平衡。」有隻狗低聲說道,「春天,留意你的側身!」其中一隻野狗跳往她的右側,阻擋陽光的去路,躲在布魯諾身後的小狗們紛紛尋找矮樹叢作為掩護。幸運四下張望,尋找發號司令的狗,卻不見對方身影。
幸運知道如果任何一隻大型栓鍊犬衝上前保護陽光跟黛西,敵對的成員會朝他們猛撲而來,一陣啃咬,直到他們筋疲力竭、氣力用盡。等雙方真正開戰,火力全開,貝拉與其他同伴肯定無力應付。他曾見識過同樣的場面,不夠光明正大,卻能命中對方要害。從前在大城裡討生活時,他總是盡可能避開這類兇神惡煞。
他大可以令野狗幫措手不及,跟他們一樣耍些心機或是下流把戲。可是他卻告訴自己別急著跳進去,得仿效森林之犬般的狡猾。
幸運躲藏在陰暗處,在加入爭鬥場面之前,緩緩貼近,只待在下風處。他在群樹間來回閃躲,當他從小土坡後方爬出時,他見到了對方的領袖。
他們的艾爾帕。
體型巨大,灰色毛髮,體態優雅、靈活,卻同時顯得威猛。他並未親身參與打鬥,卻不斷對其狗幫發號命令。
「緊咬住他們不放!好好教訓他們,沒人可以侵略我們的領土!」他仰起頭,發出一聲很長的嗥叫。
幸運嚇得寒毛直豎,他爬向前去時,不祥的預感令他的胃部一陣翻攪。
沒有一隻狗能做到這樣……
難怪陌生狗幫的伎倆與狼群如出一轍。幸運從未近距離觀看這些遠親,但在匆匆一瞥之中,外加上依稀記得的故事,他認出這些蒼白的眼瞳、獠牙與長著粗毛的同類。他記得沒錯,很久以前,他聽過同樣的兇猛嗥叫。記憶所及──並非親眼所見,而是親耳聽聞。
這隻威猛的灰犬肯定具有一半狼的血統!幸運聽聞過這類狗,卻從未遇見過。
兩隻野狗幫成員不斷盯著大型栓鍊犬瞧,儘管他們偶爾望向領袖,對接獲的命令不免牢騷滿腹。幸運猜測,在嚴苛的野狗幫階級社會裡,他們應該皆隸屬於發號司令的狼犬之下。其中一隻狗,體型巨大,黑色毛髮,頸背強壯有力,下顎寬闊。幸運仔細盯著瑪莎,雖然她在栓鍊犬中體型巨大,卻跛了其中一隻腿,在打鬥中,留下一灘血腳印。
另一隻狗幫的成員則為身材精瘦的快腿犬,她在爭鬥場外急奔,幸運的目光幾乎跟不上她的腳步,她迅速有效地執行命令,體型遠比另一隻黑狗嬌小,看起來弱不禁風,對下屬卻顯得虎虎生風。
她的體型或是身上的毛髮色澤令幸運不禁想到甜心,因而感到痛苦,當收容所裡的夥伴們全都命喪黃泉,只有他與甜心逃了出來。
但是眼前這隻狗缺少甜心的好脾氣。不論她的身分為何,只要艾爾帕一聲令下,唯恐栓鍊犬不會成為烏鴉的糧食。
森林之犬,我需要藉助祢的機智……
幸運緩步向前,肌肉緊繃,依舊謹慎地待在下風處。此時,離爭鬥場面只有幾隻狗身長的距離,對方仍舊未嗅聞到幸運。如果他能夠讓對方出其不意,或許能夠替栓鍊犬爭取脫逃的機會──只需要一個猛衝,往前飛撲。
他再度怔住,一隻腳舉在半空。距離不到五步之遙,一隻體型嬌小、胸部厚實的狗從一團扭打中衝出。幸運幾乎停止呼吸。
艾菲!
這隻年幼的栓鍊犬在體型龐大的艾爾帕面前停住。顫抖的後腿透露著他的驚恐,但他卻背脊隆起,齜牙咧嘴,朝對方咆哮。狼犬盯著艾菲瞧,小狗朝他兇猛發出吠叫時,他仰起了頭。
「讓我們走!還有我的朋友!誰說這裡是你們的領地?」
有那麼一瞬間,這隻艾爾帕的態度擺盪在輕蔑與嘲諷之間。
艾菲繼續勇敢地發出吠叫,他的頭來回擺動,彷彿寄望額外的舉動能夠令他的身形看上去放大一些,更具有威脅性。「我們只想要尋找乾淨的水源,你們卻對我們發動攻擊!你們簡直是惡犬!」接著,他的目光落在蔓生的樹叢間,與幸運四目相望。艾菲興奮得頓時活像身體放大了兩倍,重拾勇氣,吠叫得更大聲,聲音更加有力量。幸運彷彿聽見這位同伴的心聲。
幸運回來了……我們不會有事……這場仗我們贏定了!
幸運感覺身體劇烈顫抖,他彷彿在鼓勵艾菲相信他會向那隻狼犬下戰帖。
艾菲皺皺鼻子,朝數目眾多的敵人齜牙咧嘴。
不!
幸運肌肉緊繃,衝向前去,可是卻太遲了。艾菲已經朝那隻身型巨大的狼犬猛衝。對方的艾爾帕幾乎一動不動。巨掌朝眼前大膽的栓鍊犬一揮,一掌把他打倒在地。艾菲滾了一圈,停下來,彷彿受到驚嚇般怔住不動。撕裂的傷口湧出鮮血。
幸運止住腳步,氣憤得想要大聲咆哮。要不是艾菲見到他,也不敢鼓起勇氣朝這隻狼犬猛衝。
艾菲你為何要看見我?為什麼?
這時,幸運感覺到腳底一陣劇烈搖晃,寒毛直豎。彷彿地犬同樣感受到幸運的憤怒。
接著,轟的一聲!幸運向前一倒,整個世界彷彿再度發出劇烈搖晃。他跌倒在地,滾了一圈,努力以四隻腳著地,渾身發抖。
另一場大咆哮?
雙方暫時停止扭打,所有的狗兒全都壓低身子,穩住自己的身體。野狗幫成員全都望向他們的艾爾帕。只見他在搖晃的大地上穩住自己的腳步,不久發出一聲令人不寒而慄的嗥叫。
「大咆哮又來了!狗幫們,聽從我的指令!」
幸運身旁的樹幹發出嘎吱聲響,裂了開來,開始倒塌。他及時跳開,樹幹倒向土坡堅硬的石頭上,滾落地面,在幸運的腳邊裂開。不久,空氣中傳來受創樹木發出的嘎吱聲響,更多樹木倒下,撞向石頭,發出宛如雷聲般的巨響。
幸運嚇得開始奔逃,根本分不清方向。
一切只為了遠離大咆哮。
但是大咆哮的威力來自四面八方,腳下的大地宛如要崩裂開來。不,別又來了!別讓大咆哮毀了這裡……
奔逃的當下,幸運回望其他的狗。栓鍊犬與野狗幫皆嚇得四處逃竄。顫動的地面崩裂,峽谷中央裂開一道隙縫。一個白晃晃的影子閃過他的眼前,不知是誰落入裂口之中。幸運迅速把頭轉向右側,害怕見到任何一隻狗喪命。他看到麥基與布魯諾奮力拉扯不良於行的艾菲尋找避難處,瑪莎則是痛苦地支撐著身體避開落下的樹木。
我的狗幫!
直覺驅策著幸運跟隨著他們,可是卻已經太遲了。在他頭頂另一棵巨樹嘎吱作響,崩裂開來,活像要解放自己一般,連根拔起。
幸運跳過土石與樹木的殘根,連滾帶爬,前腳傳來一陣劇痛。有小一段時間,他幾乎動彈不得。當他見到搖晃的大樹站回原地時,還以為自己安全無虞,直到地蛇再度蠢動,前方的那棵大樹眼看就要朝自己傾倒。
倒臥在地的幸運感到一陣恐懼,背脊發涼,他瞪大了雙眼,望著那棵劇烈搖晃的大樹,樹木發出死亡般的尖叫聲,幸運的腦中一片混亂。
他翻過身,試圖爬行離開,卻無處可逃。
地犬要收回我的小命……幸運心想。此時,大樹發出巨響就要崩落,這回,我恐怕躲不過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