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人民幣定價:36.8元
定  價:NT$221元
優惠價: 79175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歡迎光臨,我們這裡有很多很多的“糖”
少女心會在音樂盒上跳舞  小情緒會在糖果裡被治癒
像您一樣香香的人,我們生平第一次遇見

愛情最需要的,是勇氣。
就像春日裡蹁躚的蝴蝶飛過荊棘,遇見隔岸的花海

百萬粉絲大V   千萬次閱讀
一顆會講故事的檸檬  二十九篇甜甜甜甜的故事

 

我的小酒館開在一條不知名的小路邊。
雖然周圍人煙稀少,但是好在處在前往大路的必經之地,所以經常會有浪跡天涯的俠客、
遠遊的詩人、平凡的旅行者等等光臨這裡。
我喜歡聽他們講他們的故事,並把這些故事收集起來。
咦,有人敲門,我去開一下。
“老闆,有沒有烈酒賣?來一壺!”面前滿面風霜的人貌似驚訝于我這個老闆是個姑娘。
“英雄,烈酒傷身,我們這裡大多是賣糖。人生很苦,來一杯甜酒暖暖胃如何?”
我笑著對他說。
“真的那麼神奇麼?那好,給我來一壺。”

一顆會講故事的檸檬

醫院的白衣天使,曾以作者的身份在各大雜誌上發表過短篇故事,現在以“故事者”的身份成為新浪微博百萬粉絲大V,所講的故事能引起絕大多數讀者的共鳴,令大家對愛情,對生活的產生新希望與熱情。

我的小酒館(客棧)開在一條不知名的小路邊。
雖然周圍人煙稀少,但是好在處在前往大路的必經之地,所以經常會有浪跡天涯的俠客、遠遊的詩人、平凡的旅行者等等光臨這裡。
我喜歡聽他們講他們的故事,並把這些故事收集起來。
咦,有人敲門,我去開一下。
“老闆,有沒有烈酒賣?來一壺!”面前滿面風霜的人貌似驚訝于我這個老闆是個姑娘。
“英雄,烈酒傷身,我們這裡大多是賣糖。人生很苦,來一杯甜酒暖暖胃如何?”我笑著對他說。
“真的那麼神奇麼?那好,給我來一壺。”

第一篇:

你這個時候不應該說,救母之恩無以為報,唯有以身相許麼?”


第二篇:

猶豫十秒過後,小熊做了個英勇的決定。


第三篇:

怎麼樣,我們這對情侶文身,酷吧?


第四篇:

那麼善良可愛的女孩子,有誰不喜歡呢?


第五篇:

我仿佛遠程目睹了一個小小少女暗戀一個男孩子的全過程。


第六篇:

你們這婚禮,簡直太熱血了,這就是我們的青春啊!


第七篇:

她是我的一個病人,去年認識她時48歲,來我們這做調理,準備要二胎。


第八篇:

靜謐的夜裡,她穿著一襲婚紗,風風火火來到警隊宿舍樓下。


第九篇:

夜深人靜時你有沒有問過自己,是否為了愛而努力過,沒有的話,為時未晚。


第十篇:

作為報答,把我自己給你啊!


第十一篇:

老李說:抑鬱症最需要的藥,是愛。


第十二篇:

我今年就要畢業了,我就是喜歡你啊!你再不答應,我們就沒機會了!


第十三篇:

既然你徹底放下了,那麼,做我女朋友吧,忘掉原來那些不開心。


第十四篇:

電影正式開場,燈光暗了下來,小佳感覺到自己的手,被旁邊溫暖的手抓住了。


第十五篇:

吃完飯,我請你看電影行不行?看完電影送你回家,能不能牽你的手啊?


第十六篇:

老爺子69歲,老太太65歲,他倆特別可愛,像一對老頑童。


第十七篇:

你看,今天的陽光,像不像預示著好日子的到來。


第十八篇:

小舅加油啊,不然我的芥末就白吃了!


第十九篇:

當然,但是愛是一回事,合適是另一回事。


第二十篇:

我怕太早公佈戀情,最後又是不得善終。


第二十一篇:

你能理解那種心裡突然好甜,如果周圍沒有人就大笑出來的感覺嗎?


第二十二篇:

她再仔細一看電影票——是場愛情片。


第二十三篇:

高學位的小艾,最終未逃過戀愛裡零IQ的魔咒。


第二十四篇:

“你好,男朋友。”
“你好,女朋友。”


第二十五篇:

那餘生就請老闆多指教啦!


第二十六篇:

我想成為那個帶你走出來的人,你能給我這個機會嗎?


第二十七篇:

膽小鬼,今晚有空的話,跟我回家吃飯吧。


第二十八篇:

他把這個名字記在心底,總覺得,好想認識一下。


第二十九篇:

我的健身私教,終於迎來了他人生中的春天。


第三十篇:

此愛隔山海,山海皆可平。


第三十一篇:

異地戀真的很辛苦,有時明明一個擁抱就可以解決的問題,由於距離,只剩爭吵。


第三十二篇:

妹子,你那個娃娃,我女朋友特別喜歡,你能賣給我麼?

 

第一篇

我一個女同事戀愛了。
這是我休了長假回來聽到的最勁爆的消息。
這個女同事40歲出頭,一直未婚。她過去的故事我沒有問過,但是她跟我說過:“我年輕的時候,就不想將就,倒也不是說想找個多有錢的,就是想著互相喜歡,看得對眼而已,就一直沒有合適的。我不想到歲數了就隨便找個人湊合,那樣還不如我一個人,我還不用給他洗衣服做飯生孩子,一個人落得自在。這中年了,我就更不想將就了,自己一個人也挺好的。”
她人品很好,我特別欣賞她的人生觀。有什麼長假期,她就會跟著一群姐妹滿世界玩,每天笑呵呵的,仿佛沒有愁事。
她家裡也和睦,有個親哥哥。她親哥哥說,等到他倆的老娘百年之後,老娘的房子給她,因為她自己一個人不容易,嫂子也同意。
她對待小侄女就跟親閨女一樣好。她說這輩子唯一的遺憾是沒有個孩子,她真的很喜歡小孩。嫂子也跟小侄女說:“姑姑現在很疼你,你長大了也要疼姑姑,知道不知道?”

我剛休完假回來那幾天,就覺得她的狀態不對勁,就是那種“朝氣蓬勃”的感覺,午休時接個電話都笑得一臉燦爛,低聲溫柔地說著什麼,有時看一眼微信就露出少女般的微笑,種種跡象表明,她遇到不尋常的事兒了。
我實在憋不住,問她:“×老師,你最近怎麼這麼高興啊?”
她笑嘻嘻地說:“哎呀,你都看出來啦?”
於是,她交代了自己的戀愛故事。

我們科護士長愛好乒乓球,並且在業餘組還拿過市里名次。
前陣子她代表衛生系統參加比賽,認識了男子組代表,另一個醫院的醫生。
因為同是衛生系統,候場時就坐在一起多聊了幾句,男醫生看著怎麼也得有40歲,護士長閒談啊,問人家:“你們家孩子現在多大了?”
醫生有點尷尬:“我,一直沒結過婚,沒孩子。”
女人,八卦是通病,護士長看著醫生雖然人到中年,但氣質還是不差,也沒有肥肉啤酒肚,就含蓄地問他:“你看著條件挺好的啊,怎麼……”
醫生道出原委:大二時交往過一個女朋友,讀博那年因為一些現實問題,加上他嘴笨,不會哄女孩,就分手了。從此他就一直單身,再加上後來他輪轉,去了ICU,最後又調到了神經外科,特別忙,個人問題就耽誤了。再後來也有人給他介紹過女朋友,但是他也是個不想將就的,而且他和我女同事有共同的一個要求,不想要二婚的,但是他們這個年紀,單身的非二婚的太少了。他還不想找年齡差太多的,他覺得沒有共同語言,這一來二去,就單身至今,他想著自己一個人也挺好。
護士長當時就想到了這個女同事,就把想撮合雙方這事跟雙方說了一下,兩人很坦然地交換了聯繫方式。
女同事說:“本來沒想到能成的,這男醫生可能是讀書讀多了,感覺談戀愛這方面情商略低,也不太愛說話,我倆開始一直當朋友相處著,偶爾互相打個招呼,一起吃過兩次飯,其他也就沒什麼了。”
醫生屬�“八竿子打不出來一個屁”那種,有時女同事主動跟他聊天,他也就幾個字幾個字地回復。女同事一直認為,人家沒看上自己,不過既然沒說破,多個朋友也是好的。
半個月以前,半夜,女同事的媽媽去廁所時突然跌倒,萬幸女同事睡覺輕,聽到了動靜。看見無意識的媽媽,雖然自己是個護士,也慌了。先打了120,又給醫生打了電話,她說當時判斷她媽媽不是心臟就是腦子出了問題,第一反應,就是找在神經外科上班的醫生。醫生有24小時開機的習慣,那天歇班的他,也是很快接了電話。聽到她的求助後,說了句:“別慌,等我過去,定位給我發來。”
醫生比120早一步到,做了一些緊急處理之後,救護車也到了(醫生離女同事家不算太遠,開車十來分鐘,半夜就更快了)。醫生讓120直接開自己醫院去了。
診斷腦出血。醫生換了衣服就幫忙搶救去了。
女同事說,看到他穿上工作服,戴上口罩的一瞬間,覺得他還挺帥的。心裡莫名其妙的,不那麼慌了。
她熬過了漫長的夜,度秒如年幾個小時後,醫生出來了,告訴她,沒事了,命保住了,但是可能會有一些腦出血後遺症。
同事當時就哭了。這一哭醫生慌了,翻來覆去地說:“別哭啊,別哭啊,老太太沒事了,哎呀,你別哭啊!”
女同事說:太謝謝你了,真的,沒有你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得好好謝謝你,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謝謝你了。
醫生沉默一會,突然說:“你這個時候不應該說,救母之恩無以為報,唯有以身相許麼?”
女同事當時就不哭了,沒想到醫生會說出這麼一句話,沒憋住笑出聲。
醫生反而有點慌了:“我開玩笑的,開玩笑的,我看電視劇裡都是這麼說的。”
女同事說:“我當真了,電視劇裡這麼說完了,基本就是真的了。”
那天過後,兩人感情升溫了,沒過幾天,也沒人提,就順理成章地發展成了戀人關係。
醫生還是那麼不善言談,或許那晚那句“你應該說以身相許”,花光了他這輩子的所有情商。
當時我聽完她的講述,內心感慨:“好飯不怕晚啊!”啊,不是,換個說法:“緣分總會來的,哪怕晚一些呢!”
後來的日子,我天天看著她笑呵呵的,整個人都散發著少女般的氣息,有一天,她神神秘秘給我看自己微信一段聊天記錄:“小孩,給你看看這個,不能給她們看,我覺得也就你能理解我。”
我們科除了我是20多歲的,其餘都是40多歲的了,我想她是覺得別人無法理解她熱戀的心情吧,畢竟很多人覺得這個歲數了,就是搭夥過日子,哪有什麼愛情啊!
但是啊,愛情就是愛情,和年齡無關啊!
我接過她的手機,是這樣的一段對話:
醫生:你昨天穿的那個裙子挺顯年輕的。
女同事:你是說我老了麼?
醫生:不是不是,我是想說,好看,以後你應該多穿裙子,真好看,不比我們科那些小護士差。
女同事:我們上班就換護士服了,買了裙子也是浪費。
醫生:不浪費不浪費,我給你買。
看完他們給我的狗糧,我看著笑得一臉燦爛的女同事,說:“您不是說人家悶葫蘆,不會說話麼?這還不會說話呢?”
女同事說:“這是我慢慢培養的,就會這麼點,我覺得知足了,這麼大歲數,還能跟我說這些,心裡還挺美的,你別跟別人說啊,她們回來再笑話我。”
說著,喜氣洋洋地上崗去了。

後來,我下班時在醫院門口碰到過醫生來接她下班,我沒有上去打擾,就默默地看著他們的背影,醫生四處張望一下,試探性地拉住女同事的手,女同事緊張得抽走手,趕緊也看看四周,正好看到我,不好意思地笑笑,扭頭跟醫生嘀咕了一句話,大概是說醫院門口,讓別人看見不好。
我裝作沒看見的樣子趕緊走了。
哈哈,看來呀,她還是有點介意外人的目光啊!不過沒關係,他們還有幾十年的時間一起去習慣。
上周,她跟我說,她已經去了醫生家裡,醫生父母都是退休幹部,雖然也都快80歲了,但是身體硬朗,挺喜歡自己,加上醫生這麼大了,也不管他了,他的事都是自己做主。自己的媽媽呢,當然特別喜歡醫生,那是救命恩人啊!加上她媽媽住院期間,醫生盡職盡責,她媽媽每次提起醫生都讚不絕口,說是閨女修來的福,人到中年還能遇到他。
女同事說:“照這個形勢看,我倆明年就能領證了,婚禮不辦了,歲數大了,不折騰了,他存年假,我們打算一起去旅旅遊,我真是沒想到我還能結婚。”
是啊,所以說,緣分真的很奇妙呢!


第二篇

我們魔獸世界公會裡的一個妹子,我們叫她小熊(因為她玩德魯伊那個大屁股熊)。
那時,小熊大四。
有一次跟閨蜜在咖啡廳喝咖啡。
當時,斜前面坐著一個獨身男孩正在打電話,乾乾淨淨的白襯衣,清爽的短髮,雖然不是特別帥的那種,但是一眼就讓小熊很喜歡。他儘量壓低著聲音,不吵到其他人,起身時正好一個服務員撞到了他,咖啡濺了他一胸口,他笑笑說沒關係,就離開了。
一瞬間小熊的少女心被激發了。
猶豫十秒過後,小熊做了個英勇的決定。
她沖閨蜜說句:“等我會,我去泡個男人。”
就快步跑到街口,從街口發傳單的幾個人手裡拿了好多張,又追上男孩:“先生你好,我是做社會實踐的大四的學生,支持下我工作好嗎?”
男孩停住了腳步,看著眼前微喘的小熊,接過了她遞來的一張傳單。
小熊見他收了,趕緊說:“那個,您能不能幫我完成任務,有個電話回訪,您留一下號碼可以嗎?”
男孩想了想,笑著說好,便給了小熊自己的號碼。
小熊美滋滋地回到朋友那裡,跟朋友說了剛才的事,朋友沖她翻了個白眼,罵她重色輕友。

晚上回到家,心機熊給男孩打了電話:
先生您好,我是下午發傳單的人,我們需要做下調查,麻煩您配合我們好嗎?謝謝您!
您的姓名?
“×××。”
年齡?
“27歲。”
您現在做什麼工作?
“公司職員。”
您和配偶的經濟狀況?
“啊?我單身,我個人屬�中低收入吧!”
您對我公司的建議?
“沒什麼建議,挺好的。”
您工作之外的時間做什麼娛樂活動?
“打遊戲算麼?”
那,您玩兒什麼遊戲啊?
“×××。”
啊,真巧,我也玩兒那個啊!咱們加個好友一起玩好嗎?
“我玩兒得也不太好,你不嫌棄,可以啊!”

其實小熊根本不玩兒那個遊戲,為了和男孩一起,還特意買了級別高一點的賬號,又花了三天研讀攻略,才加了男孩。從此不和我們打團了。
我們都罵小熊“見色忘義”。
小熊還在群語音裡跟我們時事彙報她和她“客戶”的互動。什麼男孩在遊戲裡保護她啦!她和男孩語音啦!小熊玩兒遊戲一向是上手快的,沒過幾天就玩得有模有樣了,她跟男孩打賭PK,贏了的話男孩要唱歌給她聽,結果輸了,沒想到男孩還是唱給她聽了。
很快,小熊再跟我們聊男孩,儼然一副“這是我男人”的感覺。
過了一個月,小熊以“感謝您配合我們的社會調查,我公司為表示感謝送您一個小禮物,方便給我個收貨地址麼”的名義,再次給男孩打電話。
男孩給了小熊公司地址。

三天后的中午,小熊站在男孩公司樓下,鼓足勇氣給男孩打電話:“禮物到您公司樓下了,您來取一下。”
男孩下樓,看到小熊,愣了。
小熊說:“先生,送您一個女朋友,您簽收不簽收?”
男孩笑了,特別自然地牽了小熊的手:“走吧,正好陪我吃個午飯。”
這下吃驚的是小熊。
男孩說:“你以為我沒看出來你另有所圖麼?你第一次給我傳單時,你的另一隻手裡的傳單,都不是同一種啊!”


第三篇

有一次和一個朋友一起泡溫泉,無意間,看見她大腿前側有個已經癒合的,看起來很深的傷疤。
隨口問了一句:“你這怎麼弄得啊?看起來好疼啊!”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怎麼跟你講呢,事情是這樣的……”
她和她男朋友相識,是在她閨蜜的婚禮上,她是閨蜜的伴娘。
新郎帶著伴郎團來接親,她和一眾小姐妹負責堵門。當時也不知道誰出了個題:先唱十首關於愛情的歌!
門外,傳來新郎五音不全的歌聲,姐妹們都笑趴了。唱到第七首,新郎卡殼了,門內姐妹們催促:快啊,還欠仨,你還要不要媳婦了?!
就聽新郎在門外:快快快,你們誰補幾首。
這時,一個好聽的男聲傳來,唱了幾句。房間裡亂哄哄的小姐妹們瞬間安靜了,因為沒想到伴郎團臥虎藏龍,還有唱歌這麼好聽的小哥哥。
聲控的朋友瞬間想認識聲音的主人。
又熱鬧了一會,閨蜜媽媽的聲音由遠及近地傳來:“讓我過去,讓我過去。我替我姑爺說句話,差不多得了,一會路上堵車,酒席錢都交了,去晚了人家可不退。”
大家都被閨蜜媽媽逗笑了,開了門,逗了一會,在眾人的起哄聲中,新郎抱著閨蜜就出門了。
朋友在人群中搜索著,想知道剛才到底是哪個小哥哥唱的歌,但是憑聲尋人,怎麼可能,朋友想,實在不行,就讓閨蜜去問她老公。
典禮溫馨和煽情,看得朋友熱淚盈眶的,她是見證了自己閨蜜戀愛過程的,看到她出嫁的這一刻,朋友說:那一刻我也想結婚了,可是我的新郎啊,你是迷路了麼?

捧花被一個伴郎搶到了。
也不能說是搶,新娘在臺上把捧花扔太高了,落下來時,身高1米82的一個伴郎,一抬手就接到了。
司儀邀請他上臺講話,問他有沒有女朋友,他有些羞澀,說沒有。
新郎搶過話筒:這是我大學最好的哥們,人品信得過,台下的妹子們,誰需要誰速來領走!來來來,你給妹子們唱首歌,你唱歌這麼好聽!
伴郎有些不好意思,低頭抿嘴笑了笑,開口唱了首《桃花朵朵開》。
是那個唱歌好聽的伴郎!
朋友開心至極,這得來全不費工夫啊!伴郎長得不算帥,但是一臉正氣,看起來陽光清爽,朋友表示,是自己的菜。

朋友私下把這件事告訴了閨蜜,希望可以認識那個伴郎。閨蜜也是給力,蜜月旅行回來第一件事,以“感謝伴娘伴郎婚禮上的辛勞”為題,請兩方仨伴娘和仨伴郎吃飯。
飯桌上,閨蜜故意說:“驢(伴郎外號,因為臉有點長),我這個伴娘可是單身,你們認識一下唄!”說著,就指了指朋友。
驢也挺大方,留了朋友微信號。
回去以後,一連兩天,驢都沒有聯繫朋友。朋友就想,可能那天飯桌上就是為了給閨蜜面子才互相加了微信吧,不過沒關係,愛情又不是只有一見鍾情這個模式。
朋友約驢唱歌,約驢看電影,驢都爽快地答應了。
約會了兩次以後,驢沒什麼動靜了,朋友以為人家沒看上自己,有點想放棄。
突然一天,驢約朋友聽相聲,說已經買了德雲社的票,要不要一起去北京聽。
朋友有點不清楚驢到底怎麼想,但是還是去了。

在觀眾的哄笑聲中,驢靠近朋友耳邊說:“做我女朋友吧,我知道你喜歡我,我也喜歡你,但是你閨蜜老公說,女人都喜歡儀式感,讓我找個合適的場合跟你表個白。”
朋友哭笑不得,這種場合,是表白合適的場合麼?
驢又說道:“我怕我會錯意,你萬一不答應,聽個相聲,一笑過去了,咱倆也都不尷尬。”
驢溫婉的聲音就在朋友耳邊傳來,朋友有些小鹿亂撞,低下頭,笑出聲了,說:“好,我答應了!”

他倆交往半年後,有一次朋友爹媽去旅行了,她還忘帶了鑰匙,驢提出去自己家,驢雖然是本地人,但是大學畢業以後就自己單住了,是奶奶去世後,給他留下的房子。
朋友自然是知道一會可能發生什麼,就默認地跟驢回了家。
先後洗了個澡,穿好睡衣,朋友穿的還是驢的睡袍,朋友1米62,穿1米82驢的衣服,特別像小孩偷穿大人衣服。
驢想浪漫一下,抱著朋友進臥室,結果可能拖鞋有水,腳下一滑,驢起身一瞬間往後仰去,兩人正好坐在了茶几上,玻璃茶几,瞬間碎了,碎玻璃紮了驢的大腿後側和大腿內側,從內側出來的玻璃碴,紮了朋友大腿前側。
朋友當時就慌了,驢是人肉墊,比朋友傷重很多。驢大腿內側的血不斷湧出,一會玻璃碴子就被驢的血染紅了。
驢說:“別慌親愛的,我現在起不來,你行麼?”
朋友除了疼不礙事,血也不多。但是紮了大腿內側的驢,就怕紮到了動脈。
朋友慢慢爬起來,按照驢的指示,把不遠處的一件襯衣遞給驢,驢用襯衣系緊了大腿根初步止血。
驢又說:打120,手機在沙發那。
朋友單腿跳到了手機那,打了120。救護車把兩人接走了,需要有人去交費啊,沒辦法,大半夜的,驢只得給父母打了電話。
驢跟自己爸爸說:“爸,是我,我現在出了點小意外,事兒不大,我現在在去××醫院的路上,你跟我媽給我交下錢來吧,我女朋友也在,你們有個心理準備。”當時驢叫了自己媽媽一起來,也是怕萬一需要照顧剪個衣服什麼的,有媽媽這個女性在,朋友也能方便一點。後來朋友才知道驢當時的想法,可見驢多麼細心。
驢的爸爸當時嚇得不行,以為出大事了,要不怎麼小兩口大半夜一起去醫院,而且兩人都沒法交費。可能越琢磨越不對勁,大半夜的,和女朋友,一起去醫院,撂下電話,跟驢媽媽說:壞了,咱兒子今晚可能是第一次,慌了,不知道為什麼,和女朋友一塊去醫院了。
後來驢媽媽當笑話把這件事講給驢聽。
朋友就那麼尷尬地第一次見了驢的父母。給朋友縫針的醫生問:“這是第一次見他父母吧?”
朋友點點頭。
醫生一臉得意:“我一看就是!”

驢的父母是很開明可愛的人,驢爸爸跟已經縫了針的驢說:“兒子,以後啊,少看點那個小電影,我知道你們年輕人,血氣方剛,但是,那小電影都是編的,別信,別模仿,啊!”
驢當時尷尬無比,這是過了很久之後,驢才告訴朋友的事兒。
朋友的傷口縫了5針,驢一共20針,差一點就割到了大動脈,萬幸。
結果第三天,聞訊而來的朋友爹媽,就那麼尷尬地第一次和未來親家在醫院見了面,六目相對,皆無言。
還是驢爸爸打破了沉默:“你來看你女兒啊?真巧,我兒子也住院了。”
朋友爹媽本來繃著臉,也笑了。

驢提前出院了,因為他感覺護士看他都憋著笑,不用問,肯定大家都知道了他們的事蹟,只不過,真冤枉啊,大夥肯定沒往好了想他們。
後來,驢出院回家,發現家裡被媽媽收拾乾淨了,驢爸爸給他新買了一個厚實的紅木茶几……
現在朋友和驢已經訂婚了,朋友說:“怎麼樣,我們這對情侶文身,酷吧?”


第四篇

某內科住院部的治療護士(負責配液、取藥、發藥等等),是個特別“漢子”的小姐姐,29歲那年依舊單身。
長得倒是不醜,就是性格太爺們了,她好像體力無限,下班,別人都恨不得趕緊躺著歇會,她去練自由搏擊。真是一挽袖子露出肱二頭肌那種。她說:“我這是為了自保,萬一哪天有個什麼醫鬧的,我也能全身而退嘛!”
科室裡飲水機沒水了,她自己完全不是問題。
以至於這麼久了,大家都忘了她是個姑娘。有一次她從女廁所出來,一個男醫生逗她說了一句:“哎,你怎麼去女廁所?”
她也不生氣:“男廁所沒地方了!”
她跟周圍同事說:“你們有合適的就給我介紹著,老娘來者不拒!”
她一直想找個能保護她的,更爺們的男人。
護士長也張羅了好幾個給她。她也挺有趣,見面跟人家掰手腕,掰不過她的都pass了。
好吧,就沒有幾個能贏她的……
贏了的那個也因為她覺得“沒有安全感”,拒絕了。
有一次她去取一個急用藥,電梯半天不來,她一看,直接走了樓梯,趕時間,速度快了點,結果踩空滾下了一層樓。
胳膊脫臼了,直接讓路過的同事給送骨科去了。
骨科大夫是個剛輪轉結束的住院醫生,一邊說著:“忍著點啊,有點疼,別緊張……”一邊給她胳膊複位了。
她說:“疼的一瞬間,仿佛被丘比特擊中了。他溫柔地在我耳邊說別緊張的時候,我願意為他變成一個小女人。”
沒錯,她看上了住院醫生。
愛情就是這麼莫名其妙,大家都沒明白怎麼就一見鍾情了,就因為給接了個胳膊?看來這會接胳膊的就不用掰手腕了。
她倒也直白,給自己在骨科上班的同學發了微信:“你們科那個住院醫生,看著歲數不大,鼻子很挺,那個叫什麼?有對象了沒有?”
等了許久,同學終於回復:“他叫×××,沒對象呢,剛輪轉結束定在我們科,咋的啦,你對他有想法?”
“沒錯,受累,把他值班排班表發給我!”她回復。
不一會,同學把住院醫生的值班安排發了過來:“我可是特意去醫生辦公室偷拍的,說吧,怎麼謝謝我?”
“事成之後,請你吃大餐!”她對著手機笑了。
她直接在住院醫生值夜班的時候去他辦公室找:“×大夫,我看上你了,想跟你搞對象。”
當時正在喝水的住院醫生就嗆著了,半天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憋了一分鐘,憋出一句:“謝謝啊!”
她問:“那你願意麼?”
住院醫生說:“我們還是應該再瞭解一下,我們彼此瞭解一下。”
她也沒追問,只是開始了在住院醫生值夜班的時候,隔三岔五地給他送飯。(治療護士只有白班,她都是回家親手做飯晚上再送過來。)
住院醫生不值班時,她就主動問他要不要一起吃個飯看個電影之類的。住院醫生一直很納悶,她怎麼知道自己哪天值班,哪天休息?直到有一天,看到鬼鬼祟祟去醫生辦公室偷拍值班表的她同學。
他悄悄退出去,沒有揭穿。那時,他心裡就有了一種說不清的情愫。
有一次兩人休息,相邀去看一場演唱會,開車路上,突然一輛電動車頭也不回的橫穿馬路,住院醫生嚇一跳,條件反射地避讓,差點擦到旁邊車道的車,那車主可能路怒症有點重,下來直接指著他們罵,住院醫生趕緊下車道歉:“抱歉抱歉,實在不好意思,剛才有個電動車橫穿過去,我是躲他躲的,實在對不住了。”
那車主不依不饒,罵罵咧咧,什麼“你眼瞎啊”“作死”外加國罵之類的話往外扔。她在車裡都能聽見外面的咒駡,可見那車主聲音有多大,她忍了一會,聽不下去了,直接下車想跟車主理論一下,那車主看見她下來了,嘴裡更不乾淨:“哎喲,自己慫,讓個娘們下來出氣?”
住院醫生歎口氣,一步上前,一伸手,把那個車主下巴托下來了,車主瞬間說不出來話,只能“啊啊啊”,眼淚口水一起流下來了,治療護士噁心得直撇嘴。
“以後啊,說話別那麼難聽啊!”住院醫生溫柔地沖車主笑笑,“你要是不駡街了呢,就點點頭,我給你把下巴托回去。”
那車主氣焰徹底消失,捂著嘴點頭。
住院醫生看著他濕漉漉的下巴,轉頭問治療護士:“你帶紙巾了嗎?”
治療護士點點頭,從包包裡拿出一包紙巾,抽出幾張,遞給他。
他又遞給那車主:“來,擦下吧。”車主乖乖接回去,擦了擦下巴。
住院醫生一抬手,給他下巴托上去了。車主一言不發,灰溜溜地跑回車裡開走了。
這時周圍已經圍了不少人,剛才從車主下來駡街就有人圍觀了。人群中一個看了全過程的老爺子說:“可以啊小夥子,還會功夫呢!”
他不好意思地笑笑,後來,他跟治療護士說,那一刻腦子裡不知道為什麼,浮現一句:“知識改變命運。”
從這以後,治療護士更喜歡他了,跟自己要好的同事說,非把他拿下不可。
那天,住院醫生出急診,治療護士又給他送愛心餐來,她剛把飯盒放在他桌上,外面傳來120的鳴笛聲,他跟她打了聲招呼,就迎了出去。她也跟在住院醫生後面走出值班室。120的平車推送進來一個病人,家屬把病人從120的平車放到急診的床上時,有一個人手一滑,擔架脫手了,眼看病人就要摔地上,這時她一個箭步過去死死托住了病人,沒讓他摔到。
住院醫生投來一個感激的眼神,沖她點點頭。病人家屬也跟她道謝:“姑娘啊,還好有你啊,這要是掉地上了,他備不住命都沒了。”
周圍人也誇她,有個人說:“這姑娘,勁兒真大!”她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回去值班辦公室等住院醫生。
住院醫生收治病人,安排住院,打電話給住院部一串流程,等一切都平靜了,住院醫生回到值班室,發現她時不時地甩甩手,便問她:“手怎麼了?”
她說:“沒事,剛才托那一下可能傷手腕了,有點疼,總彆扭,可能抻筋了。”
住院醫生說:“我給你揉揉吧,來。”說著,沖她伸出了手。
她紅著臉伸過去手。住院醫生溫柔地給她揉著手腕,她低頭不敢直視他,但是總覺得他在注視著自己,氣氛曖昧。她說,原來她真的可以有嬌羞的一面。
沒過兩天,住院醫生來接她下班,他們科室都知道她最近和骨科這個醫生走得近,都紛紛起哄,有個女同事故意逗他:“我們科沒請會診啊,你幹嗎來了?”
她憋著笑意不說話,看著住院醫生。住院醫生說:“我現在是休息時間,不是來會診,是來接女朋友下班的。”
周圍人發出“哎喲喲”的聲音,那個同事又問:“那,這麼多女孩子,誰是你女朋友啊?”
...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