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人民幣定價:42元
定  價:NT$252元
優惠價: 79199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 三島由紀夫戲劇代表作,“三島”美學的戲劇呈現
《近代能樂集》以戲劇形式展現了日本著名作家三島由紀夫作品中一再出現的愛、美、死的主題,體現了對極致之美、永恆青春的無限追求。
◎ 傳統能樂故事的現代演繹
三島由紀夫以傳統能樂故事為藍本,以日本戰後社會為舞臺,將故事發生地設置於法律事務所、公園、醫院、公寓、家庭法院,通過對夢枕、女禦、蛇妖、怨靈等元素的現代化改編,實現了古典與現代相結合的大膽嘗試。
◎ 書末附有譯者解題
譯者玖羽結合能樂劇目,參考多方研究,撰寫作品解題。

《近代能樂集》是三島由紀夫對傳統能樂劇目進行顛覆性改編而成的戲劇集。作者自幼喜愛能劇,在本作中,著眼於能劇那自由處理時間與空間的手法,大膽嘗試將能劇外在的形而上學式主題在現代世界的環境中重現,創造出獨特而前衛的舞臺世界。相對於以現實主義為信條的現代戲劇,作者進行了大膽的嘗試,將古典文學的永恆主題以“現代能劇”的形式展現,使其具有超越國界的普適性,在各國上演時備受好評。

三島由紀夫(1925—1970)

生於東京,本名平岡公威。1947 年從東京大學法學部畢業,進入大藏省任職。翌年9月辭職,開始專事創作。1949 年,長篇小說《假面的自白》出版,確立了三島由紀夫專業作家的身份。代表作有小說《潮騷》《金閣寺》《鏡子之家》《憂國》、“豐饒之海”四部曲,戲劇《近代能樂集》《鹿鳴館》《薩德侯爵夫人》等。

日本大文豪三島由紀夫代表作悲劇內核×傳統故事×現代演繹將傳統能樂故事置於日本戰後社會的顛覆與再生的大膽嘗試以戲劇形式展現“三島”美學
展現作為劇作家的三島由紀夫美與愛與死的永恆角力在現實與夢境的交纏中追尋不屈而永恆的青春
1 邯 鄲
39 綾 鼓
69 卒塔婆小町
91 葵 上
111 班 女
129 道成寺
153 熊 野
175 弱法師
201 作品解題 / 玖羽

葵 上
登場人物
六條康子
若林光

護士

          深夜,醫院裡的一間病房。舞臺左側有大窗。窗簾拉著。葵躺在舞臺深處的病床上。舞臺的右側是門。

  光 (拎著旅行包,沒脫雨衣,被護士領了進來。他是一位美貌的青年。壓低聲音說道)她睡得還好吧?
護 士 是,睡得很好。
  光 正常說話會把她吵醒嗎?
護 士 沒關係,服過藥了,您的聲音稍微大一點也沒問題。
  光 (認真地俯視睡著的葵)睡得真安穩啊。
護 士 目前睡得十分安穩。
  光 目前?
護 士 是的,到了半夜……
光 會難受?
護 士 會極度難受。
  光 唔。(俯身看向枕邊的患者資料卡)若林葵。十二日晚九時入院啊……這裡有能讓我睡覺的地方嗎?
護 士 (指向舞臺右側裡面)請去隔壁房間。
  光 被褥都有嗎?
護 士 都有。您現在就要就寢嗎?
  光 不,再待一會吧。(坐到椅子上,點起煙)……畢竟是在出差途中接到她發病的消息的。說什麼“不是很嚴重,只是住院了”,都住院了還叫“不是很嚴重”?是吧?
護 士 您夫人的病經常像這樣發作嗎?
  光 不是第一次了。可我正在出差辦重要的業務,今天早上總算辦完了,就急急忙忙地趕了回來。出差在外,擔心又深了一層。
護 士 是這樣啊。
[桌上的電話鈴鈴地響了起來。]
  光 (接電話,聽著聽筒)什麼聲音都沒有啊。
護 士 一到這時間,電話就總是響。
  光 也許是出故障了。不過,病房裡要電話幹什麼呢?
護 士 我們醫院的所有病房都有電話。
  光 這對病人有用嗎?
護 士 患者會找我們。因為護士的人手不夠,當病人有急事的時候,就可以通過內線電話呼叫我們。如果想看書,也可以自己給書店打電話。可以打外線。外線的接線員一天倒三班,二十四小時都在值班。不過,我們是不會給需要絕對靜養的患者轉接電話的。
  光 內人不算在絕對靜養嗎?
護 士 這個嘛,患者入睡之後,總是動得很厲害:有時舉手,有時嘟囔,有時身體左右扭動。所以很難說是在“絕對靜養”。
  光 (生氣)你們醫院……
護 士 本醫院對患者的夢境恕不負責。
[停頓。護士有些坐立不定。]
  光 你怎麼坐立不安的?
護 士 才不是因為感受到了您的魅力呢。
  光 (無可奈何地乾笑一下)你們醫院越來越顯得奇怪了。
護 士 您真是位美男子,就像光源氏似的。但我們醫院對護士的訓練非常嚴格,我們全都接受過精神分析療法。這樣一來,大家就全都從性的壓抑中解放出來了。(舉起手)各位!如果有需求,隨時都可以得到滿足,無論是院長,還是年輕的醫生,都懂得這一點。有需求的時候,醫生會隨時開藥的——開“性交”這劑藥。大家互相之間再也不用爭吵啦!
  光 (讚歎地)嘿……
護 士 所以,其實連分析都不用分析,我們全都明白,您夫人做的各種夢統統來自性的壓抑。您完全不用擔心,只要分析一下,然後讓她解脫出來就行了。既然找到了線索,就可以進行睡眠療法了。
  光 那,內人現在接受的就是睡眠療法……
護 士 是的。(依然坐立不定)但我——雖然這麼說對患者很失禮——不管是對患者的親屬,還是對來探病的客人,我都一點也無法理解。不是嗎?他們全都是被利比多攫住的亡靈。就連那位每天晚上都來探病的奇怪客人也……
  光 每天晚上?到這兒來?探病?
護 士 哎呀,不小心說走嘴啦。從您夫人住院開始,那位客人就每天晚上都來。那位客人還說,不到這麼晚的時間,身體就空不出來,讓我保守秘密來著。但……
  光 那傢伙是男的嗎?
護 士 請您放心,是位中年的婦人。長得十分漂亮……她差不多該來了。我每次都在她來的時候回去睡覺。因為,不知道為什麼,在她身邊的話,就會變得特別鬱悶。
  光 是怎樣的女人?
護 士 她是一位奢靡的太太。感覺像是大資產階級家的貴婦;不過,越是資產階級的家庭,性的壓抑就越發強烈……總之,她快來了。(走到舞臺左側,拉開窗簾)……請看啊,還亮著燈的住家幾乎已經沒有了,只有路燈鮮明地、筆直地排列成兩行。現在是愛的時刻。他們互相愛戀、互相戰鬥、互相憎恨。白天的戰鬥平息之後,夜晚的戰鬥又再度開啟。那是更加鮮血橫流、更加忘我的戰鬥。告知開戰的夜之喇叭已經吹響,女人流血、死去,然後再度復活。事情總是這樣,在活著之前,必須要先死一次才行。戰鬥著的人,無論男女,都在他們的武器上裝飾著葬禮的黑紗。他們的旗幟是純白的,但旗上卻揉滿了褶子,佈滿了皺紋,有時還會被鮮血染紅。鼓手開始敲鼓,敲的是“心臟”這面鼓。敲的是名譽與侮辱的鼓。即將死亡的人們,為什麼會有那麼平和的呼吸?他們為什麼把自己的傷,把那開著口的致命傷,像榮耀似的展示給人看,就這樣死去?有個男人俯臥在泥濘之中,正在咽氣。“恥辱”就是那些人的勳章。請看吧,您當然是看不見燈光的;在對面排排聳立的,不是住家,而是墓碑。而且,月光決不會把那花崗岩的表面照得粼粼閃亮,因為那都是些肮髒的、已經腐朽殆盡的墳墓。
……與此相比,我們簡直就是天使。我們超然於愛的世界、愛的時刻之外,只是偶爾在床上引發一些化學反應而已。在這個世界上,無論有多少家我們這樣的醫院,也是不夠的——這是院長經常說的話。
……啊呀,來啦,來啦。是一如往常的那輛車啊。銀色的大轎車。它總是像飛一樣地駛來,在醫院門口戛然而止。請看啊。(光走到窗邊)它正在立交橋上駛著。每次都會從那邊轉過來。然後,看,再從那邊繞過去……一眨眼的工夫,就到了醫院門口。車門開了。我先退下了,祝您晚安。
[護士慌忙穿過舞臺右側的門,退場。停頓。電話鈴鈴地,一連串輕響不停。停頓。六條康子的怨靈穿過舞臺右側的門登場。她穿著奢華的和服,戴著黑手套。]
光 哦呀,六條女士。
六 條 ……光,有些日子沒見了。
光 護士說什麼“半夜來探病的客人”,原來是你啊。
六 條 誰說的?
光 ……
六 條 是那個護士吧。真多嘴……我不是來探望她的,只是聽說你在出差,就每天晚上替你送束花過來而已。
光 送束花?
六 條 (舉起一隻戴著手套的手)你看,我什麼都沒拿吧?我送的花束,是眼睛看不見的花束,是痛苦的花束。這花束,(做出把花插在枕邊的樣子)像這樣插在枕邊,花蕾就會開出灰色的花瓣,在它的葉片底下,也會生出無數可怕的荊棘。花朵會放出噁心的氣味,這氣味會將整個房間充滿。這樣的話,請看吧,病人的臉,一直都很平穩的這張臉,臉頰就會戰慄起來,表情也滿溢著恐怖。(用戴著手套的手遮在病人的臉上)表情會變得極其可怕,那是因為葵小姐做了夢。在夢裡,她照著鏡子,發現自己一直都以為很美的臉變成了皺紋滿面。就這樣,我用這只手溫柔地撫摸她的咽喉,(用手撫摸病人的咽喉)葵小姐就會做上吊的夢。她的臉龐充血,氣息截斷,手腳痛苦地不斷掙扎……
  光 (急忙擋開康子的手)你在對葵做什麼?!
六 條 (直起腰來,遠遠地,溫柔地)我在讓她痛苦。
  光 不好意思,葵是我內人,請不要做多餘的事。請回去吧。
六 條 (越發溫柔)我不回去。
  光 你……
六 條 (靠近過來,溫柔地拉住光的手)我今晚來,就是為了見你的。
  光 (甩開她的手)你的手冰冷冰冷的。
六 條 那當然啦,因為是血液流不過來的手嘛。
  光 這手套……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