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6
我準是在地獄02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79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6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繼《鯨之海》、《死而復生》,最熟悉的YY的劣跡回來了!

前一樁凶案落幕,寧蕭的生活卻不再平靜。
筆下故事句句重現,撰著的死亡,成了真實。
連原本毫無交集的徐尚羽,也成了其中一角。
權衡利弊下,兩人決定各取所需,合作找出真相。
才發現蟄伏在他們身邊的威脅,
已破土而出……

YY的劣跡
自認是一位夢想編織大師,相信我筆下的人物都真實地活在他們的世界中,認為傳奇就切實地發生在我們身邊,只不過要用心才能看見。

繪者簡介

mine
mine的發音是麥。

第十八章 晚宴開始
第十九章 夜鶯與玫瑰(一)
第二十章 夜鶯與玫瑰(二)
第二十一章 夜鶯與玫瑰(三)
第二十二章 夜鶯與玫瑰(四)
第二十三章 夜鶯與玫瑰(五)
第二十四章 夜鶯與玫瑰(六)
第二十五章 夜鶯與玫瑰(七)
第二十六章 夜鶯與玫瑰(八)
第二十七章 夜鶯與玫瑰(九)
第二十八章 夜鶯與玫瑰(十)
第二十九章 夜鶯與玫瑰(十一)
第三十章 夜鶯與玫瑰(十二)
第三十一章 夜鶯與玫瑰(完)
第三十二章 提摩爾的初敗
番外 浮生.一

第十八章 晚宴開始
現在,寧蕭正雙拳緊握、兩眉輕蹙,神色嚴肅地坐在馬桶上。
不要誤會,他不是在上廁所,只是在思考非常重要的問題。
說起來,這算是寧蕭從小養成的一個習慣。小時候他住的舊社區裡,每戶的廁所空間都非常小,雖然平時用起來很不方便,但是每當想獨處時,這種狹窄的空間就會給人一股安全感。
那時的自己,老是喜歡躲進廁所想些事情,比如說──人為什麼沒有尾巴卻有尾椎?雞為什麼有翅膀卻不會飛?為什麼每次追問爸媽究竟是怎麼生他的,最後都被臭罵一頓?為什麼大人總是自以為聰明地敷衍小孩,難道他們以為這樣就可以逃避回答了嗎?他們怎麼那麼笨?
在上幼稚園之前,他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家中廁所裡。自家爸媽根本不擔心他亂跑,只擔心他會不會有自閉症。
這樣的情況,在他上學後逐漸好轉了。原因是,學校裡混雜著各種體味的廁所,在他心中留下了很大的陰影。
之後,他就減少了在廁所思考人生的時間。不過直到現在,他偶爾還是會不經意地做出這個行為──尤其是遇到難以解決的問題時。
像今天,他已經在馬桶上坐了半個小時。在把困擾自己的問題想清楚之前,他別想離開馬桶了。
究竟在什麼情況下,現實世界會出現與小說裡一模一樣的情況?是巧合的機率有多大?
苦思許久後,就在答案呼之欲出、他即將脫離馬桶時──手機的震動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寧蕭解鎖了螢幕,發現是編輯墨水回覆了他之前問的事。
「我把你早期出版的書看了一遍,沒有一本寫過自殺事件。不過三年前你在網路上連載時,曾寫過最後推定死者是自殺的一篇短文。只是你出版後就換了筆名,應該沒人猜得到那個ID會是你。」
「那個網站還放著那篇小說嗎?」寧蕭打字問。
「還放著啊,不過點閱率不高。而且那篇的文筆跟現在差這麼多,我覺得不會有人發現那是你啦!」墨水以為寧蕭擔心自己的黑歷史曝光,便好意安慰道。
話雖如此,寧蕭卻知道,如果自己的猜測是真的,那麼不僅有人發現了這兩個筆名是同一人,而且對方還根據這些作品進行了毛骨悚然的計畫。
比謀殺更恐怖的,是輕而易舉地操縱別人的生命。
隨著墨水的告知,他苦思的問題也有了答案──
現實世界出現與小說一模一樣的情況,巧合的機率為零。
「墨水,能不能幫我聯絡一下網站,請他們提供最近有哪些IP看了那篇文章?」字太多了寧蕭懶得打,索性直接打給墨水。
「這個……有點難,基本上只有留過言的人才能追查到IP,而且一些留言時間比較久遠的讀者,也不知道IP位置有沒有變。最重要的是,IP也不是人家隨隨便便就會提供的東西……」
看來這條線索算是斷了一半。不過寧蕭沒有放棄,他用手機開了那個網站,登入那個好久沒用的帳號,在那篇文章底下仔細地看著每則留言。
大多都是讀者的支持和鼓勵,偶爾也有人批評,還有別的作者來這裡打廣告。重點是他從第一頁翻到最後一頁,都沒發現任何可疑的留言。
難道線索到這裡就要斷了?
寧蕭不願就此放棄,他想了想,點了編輯文章,重打了文案。
用加粗的紅色字體,寧蕭在這本書的文案上加了一句話。
紅心女王遺漏了她的白手套,愛麗絲撿到了它。
完成編輯,寧蕭便登出了,打算一天後再來看看有無收穫,現在只要守株待兔就好。至於留下一個謎語式的暗號究竟有沒有用,他覺得有。畢竟如果對方不是一個好奇心強且好勝心更強的傢伙,就不會刻意製造這兩起案件來引起他的注意了。
他初步推斷,這兩起他參與的案件中,都有一個在背後操縱事情走向的神祕人。
甚至,他連嫌疑犯是誰都有了預想──
赫野,那個偽裝成律師接近自己的傢伙,離開時曾說過「期待再見」。寧蕭擔心,這恐怕不僅僅是意味著重逢,還意味著更多的案件、更多的死亡。
寧蕭起身走到窗戶前。每當心情低落時,他總會望向外面的街,總覺得看著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潮,心情也會變得平靜一些。
這次,卻是例外。
他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道人影一閃而過,快得像是錯覺。他立刻從湊上窗前想看得更清楚,然而人影卻沒再出現過。
寧蕭拿起手機,迅速地按下一串號碼。嘟嚕嚕聲響了許久,好不容易對方接起,他正要說話,就聽見那頭急促的喘息聲,間接穿插著男人的呻吟。
「喂?」電話那頭的人喘了兩聲。
「……」寧蕭的腦子停頓了幾秒,直到那頭的人一再地催促。
「寧蕭,說話。」說這幾句話時,徐尚羽還在微微喘氣。
「不好意思打擾你了再見。」寧蕭一口氣說完就要掛電話。
「等等,掛什麼電話!你肯定是有事才會聯繫我。」徐尚羽抓著電話,死死壓住身下的人。「直接說吧!」
寧蕭疑惑又困擾的聲音從話筒裡傳來。
「你現在不……忙?」
「不!忙!」看著被壓制在身下仍劇烈掙扎的壯漢,徐尚羽獰笑一聲,扣住他手腕,往反方向猛地一折。
「啊啊啊啊啊!」
淒厲的喊聲傳遍街道。
這時,一位跑得氣喘吁吁的女子追了上來,連連朝徐尚羽鞠躬。
「太、太謝謝你了,警察先生。」
「不會。只是要麻煩妳跟著我們回警局一趟,需要做個筆錄。」徐尚羽對著她搖了搖頭,俐落地掏出手銬銬住身下的小偷。在這期間,他把手機用肩膀和耳朵夾著,兩隻手扣住對方。
女子點點頭,乖乖在旁邊站著等。
「好了,我這邊的事情解決了。你想說什麼事?」
聽了剛剛的對話,寧蕭大致猜出了前因後果,他先是為自己的腦補內容默哀三秒,才道:「你們怎麼把張明放出來了?我剛才看到他人在街上。」
「張明?」徐尚羽聞言皺眉,「今天局裡派人把他移交給看守所,你怎麼會……」說到這裡,他頓時一愣,臉色變得很不好看。「你等一下,我打個電話。」
他從警服的口袋裡掏出另一支手機,按下內部聯絡用號碼。
「喂,阿飛,今天是誰負責押送張明的?你去問一下。」
「隊長,怎麼了?有急事?」
「對,你快點聯繫一下負責押送的人。」
被銬住的小偷見徐尚羽似乎無暇分心,便起了偷跑的心思。他悄悄地移動右腳,想趁機開溜。
「聯繫不上?」徐尚羽的聲音嚴肅起來,「看守所那邊呢?」
小偷右腳已經移動了一半,眼看就要成功。仍在一旁準備跟著回警局做筆錄的女子發現了小偷的舉動,捂著嘴正要驚呼。
「唔啊!」
砰!
還沒開跑的小偷被徐尚羽踹翻在地,下半身和地面來了一場親密交流,痛得他在地上打滾。徐尚羽一腳踩在小偷背上,笑看著他,眼神卻帶著冷意。
「你想要去哪?」徐尚羽抬了抬腳,微笑道:「要不要我送你一程?」
小偷一聽連忙搖了搖頭,他可不想就地往生。
徐尚羽這才收回瞪向小偷的目光,專心等待陸飛的回覆。可是這一次,陸飛帶來了更糟的消息。
一分鐘後,寧蕭也從徐尚羽的轉述中得知了消息。
張明被劫走了!對方手持武器,打傷了三名押送的員警,大搖大擺地帶著嫌犯逃脫了。黎明市史上首次持槍劫囚,發生在今早的通勤尖峰時段,震驚了所有市民。
然而,事件並未結束。
三天後,有人在黎明市郊的山區中發現一具男屍,驗屍後發現正是逃犯張明,死亡時間為遭劫後兩小時左右。
這一齣劫持後撕票的戲碼,被媒體連續播報了整整一週,鬧得人人皆知。
其他人都不知道的是,劫持事件的隔天晚上,寧蕭在自己的短篇文章下,看到了一則新留言。
簡單的匿名留言,只有一句話。
「女王的晚宴開始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