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全職高手新裝版22:猥瑣的態度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季後賽第一戰始動!
興欣 V.S. 藍雨
誰才能搶下四強的第一張門票!?
季後賽開打!
葉修領軍的興欣戰隊第一個面對的對手,
正是擁有黃少天、喻文州、盧瀚文等全明星選手的藍雨戰隊!
面對如此強敵,興欣則毫不怯戰,
他們雖是草根戰隊出身,
如今隊中也有全明星等級的選手以及優秀的新人!
面對如此高強度的戰鬥壓力,
莫凡、魏琛、蘇沐橙等人都爆發出有別過去的風格,
面對如此強力的興欣,
豪門戰隊藍雨若是掉以輕心,
輸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起點中文網著名作家,網路原創遊戲類小說代表作家。江湖人稱「蟲爹」,作品以網遊題材為主,被譽為網遊文神級大師。其語言幽默文字詼諧,被讀者戲稱為「沒節操沒下限」,歡樂又不失健康向上的文風深受讀者喜愛。每一部作品都有明確的主題。作品多數以生活中的網遊遊戲作為載體,更加貼近生活,甚至具有教育意義。代表作有《獨闖天涯》《星照不宣》《網游之近戰法師》《全職高手》《天醒之路》等。
第一章
砰!
流雲的銀武重劍焰影最終撞在千機傘上,發出沉悶的一聲。
流星式!
七十五級大招中速度極快的一招,在攻速不高的流雲手中使出,也快如閃電一般,但卻還是被君莫笑攻擊招架住。
「唉,好可惜,如果流雲用的不是重劍,是太刀或者光劍的話,這一擊肯定就命中了。」李藝博連忙感慨著。卻不想,這一擊後,君莫笑雖然用千機傘攻擊招架了一下,卻還是身子朝後一仰,千機傘竟然是被震到了一邊。
「這……」李藝博一怔。流星式雖然是七十五級大招,但這技能劍走輕靈,是以快為主,所以在攻擊判定上並不算太強,君莫笑縱然沒有高階技能,也應該是可以勉強招架住的。可眼下君莫笑的動作,卻好像完全無法駕馭住這一擊的衝擊力。
故意賣出的破綻?
李藝博腦中剛剛閃過這麼一個念頭,就見流雲已經又是一記逆風刺出手,劍尖成圈,噗啦一下,就在君莫笑的胸口捲出一片血花。
「漂亮!」潘林已經在尖叫了,盧瀚文終於破開了葉修的狂攻,而且一招之間直接反擊得手。
劍勢滾滾而出,夾帶著沉悶的劍風聲。李藝博看了幾招,猛然反應過來。
「流雲的攻速雖然不快,但是重劍帶給他的技能更強的衝擊力。剛才那記流星式,換太刀或是光劍君莫笑或許可以攻擊招架住,但因為是重劍,反倒因為技能判定不足,被直接撞開了。」李藝博說道。
「這可是好機會啊!希望盧瀚文可以好好把握。」潘林叫道。
攻守雙方瞬間完成了轉換,但是,流雲的連擊這才進行到第六招,一記上挑出手時,君莫笑跳起在了半空,吃了這記上挑,頓時飛得更加高,千機傘舉過頭頂,啪啪啪幾下傘面收起傘骨抽長,瞬時嗡嗡嗡旋轉開,瞬間就把君莫笑給拉到了一旁。
升龍斬!
盧瀚文連忙操作流雲一記對空斬,但是,慢了。劍光擦著君莫笑的身子抹過,盧瀚文心下遺憾不已,卻不料嗡嗡聲瞬間停下,君莫笑,已經撩起了他的右腿……
鷹踏!
砰砰砰砰。
接連四腳毫不留情地蹬到了流雲身上,而他的升龍斬判定此時早已過期,本想用個銀光落刃扭開,卻終究還是遲了,頓時被君莫笑踩著朝地上落來。
蹭!君莫笑手中太刀從傘柄裡翻出,銀光落刃!盧瀚文沒能來得及讓流雲使出,葉修此時倒是施施然地亮了起來。劍尖抵著流雲的喉嚨,繼續落下。
所有觀眾都看呆了。
這反應,這連招……
盧瀚文破開局面,反擊這才剛剛開始呢!現場興欣粉絲對葉修的擔心都還沒來得及建立起來呢,這傢伙就已經掙回了局面。相比之下,藍雨的選手真是太讓粉絲們操心了。
砰……
被銀光落刃抵著的流雲也沒處可跑,就這樣被君莫笑直接攆回了地下,摔得塵土一陣飛揚。君莫笑踏射、地裂波動劍,對著這已經倒地的流雲又是一通追加的掃地攻擊,盧瀚文,重回下風。
「唉,瀚文沒把握好啊!」黃少天嘆息著。他也是劍客選手,所以對那一瞬間的判斷倒是挺有發言權的,換是他來的話,他認為這次機會製造得相當不錯,怎麼也不應該才六段連擊就被對手給化解了。
「出招有點慢了。」喻文州說道。
「呃……裝備是會有一點影響,不過重劍應付剛才那個局面也足夠了,瀚文還是沒掌握好,時機沒卡準。」黃少天說。
「那倒不如說,是葉修時機卡得太準。」喻文州說。
黃少天一怔,再一想,確實如此。散人君莫笑的攻擊節奏本就超快,葉修還操作得如此精準。盧瀚文的流雲是重劍劍客,慢的想跟快的節奏,這本身就是難度很大的事,因為對手是葉修,難度就更大了。
「小傢伙,再找機會啊!不要給那傢伙囂張的機會啊!」黃少天咬牙切齒的。
唉,好可惜啊!
盧瀚文才打了六段攻擊,就又被葉修搶回了局面,心下當然也是很遺憾的。他是積極,是樂觀,但也不是轉眼就忘傷疤。作為職業選手,傷疤可是不能這麼輕易就忘掉的,每一次傷疤,那都是一次經驗教訓,是可以讓自己成長的東西。盧瀚文的性格,不是幫他忘了傷疤,而是讓他積極地面對傷疤,從不逃避。
如果可以那樣,那麼或許會更好一些……
盧瀚文,就是在這樣一次又一次的教訓中成長著,從錯誤失誤失敗中不斷汲取著經驗。可這種成長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是犯下一次失誤,下一次就立即能迴避,畢竟以盧瀚文現有這種水準,會有的失誤,也不可能是那種特別明顯的錯誤。有時候很多細節上的東西,都是發生在不經意間,是需要挺長時間來糾正改掉的。
兩年,盧瀚文的成長是很明顯的,現在的他比起剛入聯盟已經成長不少,可是,眼前這個對手……
盧瀚文深吸了口氣。
他進聯盟時,眼前這位大神已經成傳說了,但沒想到自己還能在網遊裡碰到他。那個夏天,盧瀚文跟著藍雨麾下的藍溪閣公會在網遊裡歷練,結果在那個夏天他收集到了不少慘痛的失敗。
一個非常非常難纏的對手,甚至,比少天前輩可能還要難纏一些。
盧瀚文那個時候就有那種感覺了,而那時還只是在網遊裡,兩人其實並沒有太多的正面較量。他開始只是聽公會帶他的藍河有說一些這人在網遊裡是如何攪風攪雨從中取利。而後在網遊中的接觸,印證了藍河的說法。盧瀚文清晰地記得,連他這個明明是代表著藍溪閣和他作對的人,最後居然也在搶BOSS的過程中成了那傢伙的助力。
太厲害了!
盧瀚文只能如此感慨了。在技術上,他還可以努力提高,但是那種布局應該是謀略層面的東西吧?就和他們的隊長喻文州一樣。
盧瀚文可以將黃少天視為自己追趕,甚至超越的目標,但是隊長喻文州……算了吧!那樣的傢伙,自己怎麼可能做得到呢?盧瀚文從來不認為自己有這樣的頭腦。
網遊裡的接觸,盧瀚文多領教到的是葉修這方面的水準,就已經讓他嘆為觀止了。而後,興欣進入了聯盟,這位傳說中的大神又回到了職業賽,再然後,個人賽連勝三十七輪。
這樣的人,怎麼能戰勝呢?
無論頭腦,還是技術,自己都還比不上吧?
對比葉修的話,盧瀚文只能很遺憾地得出這樣的結論。他是很勇猛,是無所畏懼,但他不是分不清實力的高下。他只是在意識到自己和葉修還有很大差距的時候,也能奮勇與之一戰。
還有差距!
盧瀚文很清楚這一點,至於這個差距能不能抹殺,盧瀚文並不會去多想。勝負,並不是由一個差距就能決定的。盧瀚文心中有這麼一個念頭,而每個出身藍雨的人,心中大多都會有這麼一個念頭:差距並不可怕,差距並不一定就能決定一切!
因為他們有一個隊長叫喻文州,因為他們的隊長有著對於職業選手而言很致命的缺陷。
而喻文州卻在用他的事蹟告訴藍雨的隊員、藍雨訓練營那些渴望成為職業選手的學員:差距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因為差距而放棄。
「連我這樣都沒有放棄,你們有什麼理由呢?」
盧瀚文至今記得喻文州某次在訓練營中對學員們講的話,即便他很年幼,也能明白這個並不太深的道理。而喻文州從藍雨訓練營走出的事蹟,更是對他們所有人鮮活的激勵。
在訓練營,他們不會放棄理想;在比賽場上,他們不會放棄勝利。
他們看得到差距,但是,不會畏懼差距。
繼續這樣上吧!
面對差距,盧瀚文心思很堅定。輸還是贏,結果他不會太去想,他只知道要拚盡全力做自己可以做到的一切。
這些付出可不是無意義的,因為這是擂臺賽,這也是一個團隊的項目。他所擊殺的君莫笑的生命,他所耗費的君莫笑的法力,接下來的隊友都將收得到,這會成為他們拿下勝利的鋪墊。
所以,盡情地戰吧!
「盧瀚文真是好樣的,雖然被葉修全面壓制,但是他一點沒有退縮,也沒氣餒。」李藝博誇獎著。
「他一定會有一個光明的未來的。」潘林也很感動地說著。
兩人雖是讚不絕口,不過話說到這分上,都談到未來,很顯然,當下,兩人已經不看好盧瀚文了。
四十四%!
這是當盧瀚文的流雲倒下時,君莫笑的剩餘生命。藍雨兩位選手已經上陣完畢,卻只打了葉修一半多點的生命。
「興欣已經領先兩個人頭分了。」潘林宣布目前的比分。
「一挑二,而且是在季後賽……葉修真的不愧是本賽季的單挑之王,就衝這樣的表現,那些質疑他在常規賽是因為沒遇強手才連勝的聲音應該閉嘴了。葉修是有能力用更小的消耗取得勝利的,只不過在個人賽裡沒有那個必要罷了。」李藝博說。
「不過這陣他想一挑三的話,好像有點難度,君莫笑的法力消耗比生命要大多了。」潘林說道。
「現在還有十一%。」李藝博查看後說。
「呃……他這次總不至於還背了法力裝上場吧?」潘林對去年挑戰賽中發生的事都有印象。
想讓法力有效地自動恢復,這不是一件裝備兩件裝備可以辦到的事。以目前裝備等級的屬性數值,還是需要一套許多件。君莫笑現在身上雖然多出了許多看不到屬性的八十級銀裝,但是恢復生命或是法力這種時間生效的屬性,有還是沒有還是可以很直觀地判斷出來的。
目前君莫笑的身上,顯然是沒有的。
而在職業比賽中多帶一套裝備,這也是很久沒有人做過的事。一套裝備所增加的負重,在這等高水準的職業比賽中可是會成為負擔的,更別論這是整個榮耀賽事中最高端的季後賽。
但是,李藝博卻不敢這樣拿常理去推論。
葉修這次率領興欣重返職業圈,已經帶來太多意外了,無論做出什麼有違常識的舉動都有可能。或許,這一套裝備所增加的負重葉修的散人君莫笑可以消化呢?
李藝博沒有出聲,大家都在拭目以待。
盧瀚文下場,回到了藍雨選手席。
宋曉首發上場,打掉了君莫笑百分之三十的生命;盧瀚文這一輪的表現,看場面比起之前宋曉打得要積極好看,可是,最終打掉君莫笑的生命卻只有百分之二十六,比起宋曉還要遜色一些。
由此可見,場面和最終資料,有時看起來真就是兩回事。宋曉看著是全場被動挨打,最後被一波流帶走,可就是這樣的過程中,他憑藉頑強的防守還是給葉修造成了相當的消耗。倒是盧瀚文,場上進取心似乎要更明顯一些,甚至反擊得手搶到過攻擊的機會,可是最終呢,他做成的消耗卻還不如宋曉。
但是,藍雨戰隊的選手們卻都沒有計較這個問題。
「打得不錯。」隊長喻文州說道。
盧瀚文點點頭,並沒有把這樣簡單的話語不往心裡去。因為他知道,他們的隊長從來不會用場面話來隨口安慰隊友。無論成敗對錯,他都是很溫柔很誠懇地講出來。不會過分的刺激,也不會過多的保護。
所以,他雖然沒贏,但他的表現是正確的,是得到認可的,一想到這點,盧瀚文頓時勇氣更足了,恨不得立即再衝回去和葉修打一場。
當然這是不可能的,盧瀚文能做的,也就是對著已經朝場上走去的,藍雨戰隊的第三順位出場選手黃少天大吼了一聲:「黃少加油!」
黃少天聽到了,但也沒轉身,只是揮了揮右手,食指、中指豎起了,搖了個勝利的「V」字型。
「啊,藍雨戰隊第三順位就已經派出黃少天出場了呀!」潘林說著。
季後賽的五人擂臺賽,只是贏下最終勝利並不夠,關鍵是要多拿人頭分。所以一直以來比較主流的觀點就是王牌選手在第三或第四順位出場,力求在這兩個位置拿下勝利,這樣至少能贏二到三個人頭分。如果是擺在第五順位,那最終出場就算贏下全域,也不過是贏一個人頭分而已。一個人頭分,那對團隊戰的影響可就要小很多了。團隊賽很少打到最後只活一人這麼慘烈。
「不過現在的局面對藍雨來說應該算是很不利了。」李藝博說。一挑二領先,這樣的戰績,李藝博的表態都是十分的小心翼翼,可見他現在有多麼謹慎了。
葉修的君莫笑,還有四十四%的生命,但更要緊的是法力只有十一%。這點法力肯定是不足以擊殺黃少天這樣的對手的,葉修會怎麼做呢?帶了裝備,還是又打了希望禱言這樣的技能?
不過就算有希望禱言,以君莫笑初階的技能和智力水準,回復法力大概也就在十%左右。二十一%,這恐怕還是不足以對付黃少天吧?
不過都已經打掉兩個對手了,殺到這分上的葉修,大家已經不會對他有什麼過分的期待了。這一場,無論賺黃少天多少生命在大家看來都是勝利。
黃少天上場,入席,載入角色,很快擂臺賽第三局開打。
『居然這麼快就上來了,面對我們壓力很大吧?』比賽剛開始,葉修就在頻道裡說起話來了。觀眾們一看,這君莫笑千機傘一舉,身上藍光籠罩,吟唱符文亂飛,果然是開始了希望禱言。不過回藍裝備,到底還是沒有出現,看來即使是葉修在季後賽的節奏裡也背不了這麼大的包袱。
『我法力不多了,你這錢包撿得夠輕鬆的啊!』葉修繼續說著。
『怎麼不說話?看到是你才特意多說說啊,你怎麼回事,被禁言了還是已經懼怕到無語哽咽了?』還是葉修在說。不大會兒工夫葉修這邊都已經刷了三條訊息了,讓所有人都很奇怪。這是怎麼了,黃少天一言不發,葉修喋喋不休,這兩人是靈魂互換了還是怎麼著?
『我次奧你煩不煩啊!』
大家正疑惑呢,黃少天終於爆發了。
『誰想和你說話啊?我們現在可是敵人,敵人!懂嗎?』
『剛剛打掉我們兩個人很囂張啊!現在是在弄回藍裝備還是在搞什麼希望禱言啊?有什麼猥瑣的招式就儘管放馬過來吧!』
只一瞬間,黃少天就已經連回了三句,論這方面的節奏,他真是超越葉修的。
『唔,這才對嘛,你不嚷幾句這比賽整個氣氛都不對了。』葉修說。
『氣氛你個頭啊,你就是耍花招法力也不會有多少了,就別浪費時間了速度出來受死吧!』黃少天叫。
『別急,我如你所願在回復法力呢!』葉修說。
『果然猥瑣又卑鄙。』黃少天說。
『呵呵,你是嫉妒吧?』葉修反問。
施展希望禱言吟唱時間長,釋放技能時間也長,所以從一開始葉修就放起了技能。黃少天大概猜到了葉修會如此,所以一開場夜雨聲煩毫無忌憚地就直衝了過來。
兩人一邊手上幹著正事,一邊頻道裡還要聊著,看得所有人都一愣一愣的。這怎麼說也是季後賽啊!多緊張啊,之前打的兩輪裡哪有人這樣聊天的啊?說來葉修真不愧是超級大神啊,心態真好,和黃少天都聊得下去……
所有人默默想著,這兩位卻又不著邊際地扯著。希望禱言雖慢,但到底還是比夜雨聲煩衝到面前要快點。興欣這擂臺圖選的不是最小那型,或許也就是為了這一刻。
終於,希望禱言施展完畢,君莫笑法力又恢復了十一%,目前二十二%。有這五分之一的法力,換個普通玩家葉修隨便虐兩三回都沒準,但打職業選手,那就得看情況了,黃少天這樣的強手,基本沒人對葉修抱什麼期待,支持興欣的人也就是希望他盡可能消耗夜雨聲煩多些生命就好。葉修打掉藍雨第一個上場的宋曉的時候,連喊一挑五的都有,但現在這時候,喊一挑三的卻都沒有了。
喊一挑五那讓人一聽就是玄幻,所以喊一喊,反而讓人一聽就知是玩笑,不以為意。可現在喊一挑三呢?要說二十二%的法力打掉一個角色,理論上也算夠了。可對手是黃少天啊,還這樣喊,那可就顯得很無知了。狂熱的粉絲,這時突然個個都挺理智,沒有拿出不合時宜的口號。
結束希望禱言,葉修沒讓君莫笑走正途,和上場一樣切了右翼。這點並不出人意料。在開場居於劣勢,對方又是如此強手的情況下,當然更需要來點戰術了。
夜雨聲煩繼續衝,君莫笑右翼一繞,很快就朝中路直插。大家一看,這簡直就是剛才上一場的翻版啊!葉修是又想直接插個對方身後來一個偷襲先手吧!
果然不出所料。
葉修這一次也是算好了夜雨聲煩的移動速度,君莫笑右翼一繞,再直插過來,節奏和夜雨聲煩趕來的直接同步。這次當然沒那麼巧又是上次的灌木叢了,不過同樣有足夠君莫笑隱蔽的伏擊點。
翻滾、滑鏟,又是這些低位移動的技巧,不一會兒,君莫笑已經衝到了道旁。
但是,此時現場觀眾從電子大螢幕的黃少天主視角上看到,他的視角,正鎖向了君莫笑埋伏的位置。
電視轉播節奏稍慢了點,但也很快給了一個黃少天主視角的小畫面。
「啊,葉修埋伏的地方似乎被發覺了!」潘林叫道。
「藍雨對地圖,已經有足夠的瞭解了,再加上葉修是重複上一輪的手法。」李藝博說道。
「他會直接攻上去嗎?」潘林叫著,話音方落,夜雨聲煩卻停下了腳步。
安靜。
驟然而至的安靜。
原本夜雨聲煩的腳步聲不停地擊打著地面,葉修正是靠聲音在判斷他移動的位置,此時露頭,君莫笑會直接被黃少天看到。
可是黃少天突然讓夜雨聲煩停步……
這傢伙發現了!
葉修立時想到。現在,他可以大致判斷夜雨聲煩最後一步落在的位置,但有可能黃少天已經順勢讓夜雨聲煩做出了小跳、翻滾、慢行等沒有聲音的移動。
位置判斷不準,此時出手只會被動,這絕不是葉修想要的。
瞬時理清思路的葉修,行動也是極果斷。
滑鏟!
君莫笑低位移動,然後接連兩個向右的翻滾。葉修居然瞬間就讓君莫笑轉移走了。
寂靜,一片寂靜。
兩位選手都不知道對方的動靜,仔細側耳聆聽,也抓不到絲毫聲息。
只有上帝視角的觀眾們才知道,兩個人的角色其實都在移動。
君莫笑,滑鏟後接兩個翻滾,迅速就從原來的埋伏地躲開。黃少天的夜雨聲煩呢?正如葉修所料,他只是收起了急速的腳步,翻滾,慢行,悄無聲息地接近了君莫笑原本的藏身地。
沒有遲疑,劍光一掠已經沒入。
蹭!
君莫笑原本藏身處是一堵一公尺多高的土牆,夜雨聲煩用的是一記破空式。
這技能判定極強,劍光一抹就已被土牆吞沒,撕紙般地在這端露出一點劍身的上半截。
沒中。黃少天判斷迅速,立即就要夜雨聲煩抽劍,葉修的君莫笑早從這端角度閃出,BIU一聲響,一道激光炮就打了出去。
這只是君莫笑一個滑鏟出來的距離,能有多遠?激光炮可說是一閃就到。但黃少天正對著這邊,看得清楚。再怎麼也不能把劍扔下啊,夜雨聲煩立即就是一蹲身。
轟!
激光炮一半轟到了土牆,挖了半截缺口出來,另一半卻是直射而過,從剛剛蹲下身的夜雨聲煩頭頂抹過。
激光炮到底還是沒有破空式那麼凜冽的衝擊力,再加上君莫笑的激光炮只有一階,能打出一個缺口已是不錯的表現。
蹭!
夜雨聲煩的銀武冰雨此時已經抽回,夜雨聲煩就躲在牆後。
滑鏟!
葉修這邊,君莫笑激光炮放出,一看夜雨聲煩縮了頭,立時果斷衝出。但是此時,現場觀眾再次從電子大螢幕上捕捉到了很重要的一線戰機。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