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繪天神凰卷十二:展開新冒險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意外遭遇了酉吒聖皇摧毀神魂之禍,
夏皎依靠著腦內晶片的「備份」,成功「活」了回來。
這下子,姬家欠她的不僅有聖石被奪、父母被殺之恨,
還有取她性命之仇!
而她也終於能趁著完全擊敗姬攸之際,
一口氣在天下靈師面前,將那些齷齪往事全部揭發!
而她的天才靈師之名,也因此威震天下,
不僅順利讓都亢宗上下接受了她少掌教未來夫人的身分,
還被賦予了客座長老的位置。

依照夏皎如今的地位,很多事已不需要自己親自動手,
但她還是心心念念著她視作家人的師父和師兄弟姊妹。
就算盛朝故再怎麼捨不得,為了皎皎開心,他還是會選擇放手。
當然,那是因為他還不知道皎皎除了要與師門會合外,
還答應了席揚才師徒要幫他們的忙……

《丹姬》、《乘龍》、《千王之凰》作者峨嵋,最新打臉修仙作品!
揭露修仙界最大醜聞!

原來姬攸不是什麼天生聖石的天之驕女,
她的聖石,是從夏皎那兒搶來的!?
2008年底開始創作,作品風格輕鬆幽默,甜蜜和煦,多部作品為網站年度訂閱三甲、PK榜、月票榜、點擊榜冠軍。已出版作品包括《乘龍》、《暴力仙姬》、《千王之凰》、《丹姬》、《御人》、《誘狐》、《綺夢璇璣》。
風吹就倒的白瘦高斯文外表,腹黑毒舌又冰山的女王內心,愛好用文字賣萌裝嫩刷綠漆。從事過多種文字相關工作,最終投奔「坐家」行列。怕曬太陽卻喜歡到處旅行,現實理智但最愛看小白文。
2011年度起點女生網最具人氣作者,2012年度起點女生網最受歡迎作者。
橫掃網路、出版、移動手機閱讀暢銷榜的萌系甜文天王級當紅作者。
港臺地區蘋果日報暢銷排行榜、金石堂、博客來網路書店排行榜暢銷作家。
第一章
夏皎搖頭道:「我都沒跟師父師伯和江爺爺他們提過呢……我想他們不會反對,但真要舉行婚禮,總不能跳過他們吧?!他們是我最最重要的長輩!」
「成!回去我就派人將他們接來,一起主持婚禮。」
「嗯……好吧。」夏皎想到盛朝故這幾日所受的煎熬,終於放下矜持給了他一個肯定的答案。
她被酉吒聖皇摧毀神魂,痛苦只是片刻的事情,沉睡之中無知無覺,但盛朝故卻每時每刻都清醒地承受著愧疚傷痛的折磨,直到現在抱著她的雙手都還有幾分僵硬顫抖。
夏皎忍不住為他心疼,她不想錯過一個對她這麼珍惜愛護,且跟她情投意合的男子。既然如此,那就一起好好珍惜彼此吧。
兩人相擁著享受劫後重生的喜悅,夏皎問起她出事之後各方的反應,盛朝故才想到要通知金鏘鈺。
夏皎一再強調她平安無事,但他依然有些不放心,想讓金鏘鈺回來仔細檢查一下,好搞清楚是否絕無後患。
至於姬家衝擊萬界靈師聚會前十排名之類的小事,在夏皎的安危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盛朝故不在意,不代表都亢宗其他人不在意。
金鏘鈺帶著都亢宗的隊伍風風火火殺回雲樓宮,確定了夏皎確實一切無恙之後,龐長老等人馬上義憤填膺地把姬家這些天的所作所為說了一遍。
言下之意就是想攛掇夏皎去好好出一口惡氣,為了達成目的,他們連盛朝故的冷眼驅逐都咬牙無視了,一雙雙熱情的眼睛,就等著夏皎說一個「好」字。
大家這麼熱情,夏皎又怎麼好意思拒絕?
而且今次酉吒聖皇雖然未曾得手,卻也把夏皎對姬家的最後一點點血緣牽絆徹底磨滅了。
當年面對夏家人的一再迫害,夏皎答應老祖宗給他們三次機會,這回輪到姬家,也是同樣的道理,姬家人對她下死手早超過三次了,她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你們既然三番四次要殺我,就別怪我下狠手虐死你們!
夏皎揚起兩道彎彎長長的眉毛,用力點了點頭道:「萬界靈師聚會還有三天結束,正好讓我把姬家的人一個個從榜上踢下來!」
「好!」都亢宗幾個年輕的靈師忍不住歡呼起來。其他年紀較大、身分更高的靈師也不由得眉飛色舞。
有夏皎這句話就夠了!姬家那些下作小人,怎麼跟他們的未來神后比?!想靠卑鄙手段逆襲上榜?!想都別想!
這一夜,外間眾人都在猜測雲樓宮內是不是正在辦喪事,又或者會在天亮之前發動突襲跟姬家血拚一場。
虎廬宗和茂劍宗的兩位掌教連同一眾太上長老更是愁得頭髮都白了一大把。
萬界靈師聚會已經舉辦過不知道多少屆了,他們都還不曾聽聞過大會期間竟然會發生這樣的惡性事件。
這事明擺著是姬家挑釁在先,但既然已經上升到聖級強者之間的對壘了,就不是他們這些天級修士有資格去管的了。
但願都亢宗這次別鬧得太過……別忘了這可是寅聖界,神仙打架別殃及池魚啊。
預想中猶如末日降臨的天級強者大戰,直到天亮都未曾發生,但虎廬宗、茂劍宗的人並不敢因此放鬆。
說不定都亢宗打算光明正大地白天開戰呢?
有人為此忐忑不安,也有人暗暗幸災樂禍、期待不已。
於是,當都亢宗一眾靈師在金鏘鈺和燁智兩位靈師天尊帶領下,浩浩蕩蕩開入競技會場之時,許多人都露出了訝異之色。
尤其盛朝故也被靈師們簇擁在隊伍之中,他的態度從容淡漠,面上看不出半絲波瀾,在這個時候,他越是冷靜,便越讓人感到可怕,再配合周邊靈師們興奮激動的神情,更讓人覺得問題嚴重。
朱常不便摻和到都亢宗與姬家的爭鬥中,數天前從姬家的營地出來,就告辭回到朱家那邊了。
他猛地看到都亢宗的隊伍再次出現,同樣錯愕不已。
昨天不是已經全體離場了嗎?今天再來,莫非是打算冒天下之大不韙,直接在這裡跟姬家幹一場?
擂臺上,籌碼排行榜上排名前十的靈師已經就座,任誰都能明顯嗅出山雨欲來的危險氣息。
匹颯天尊強打精神登上中心高臺宣布道:「今日的擂臺挑戰正式開始,有意登臺者請報上名來!」
他的話音剛落,忽然見都亢宗少掌教身邊站起一個身披黑斗篷之人,朗聲道:「我名夏皎,欲同時挑戰八號擂臺姬匹顧、五號擂臺姬昕和一號擂臺姬攸!」
隨著她甜美清脆的聲音響起,罩在她身上的斗篷也被解了下來,露出她的真容。
嘩!驚呼聲、吸氣聲瞬間響遍全場!
若非現在青天白日陽光普照,其他人驟然看到夏皎,十之八九會認為是詐屍!
有沒有搞錯啊!酉吒聖皇親自出手對付的人,不但沒死,還跳出來說要一個挑戰姬家三個?!他們這是在做夢嗎?這夏皎到底是何方妖怪?!她真的只是個人級九層、二十歲出頭的靈師嗎?!
最最震驚的,莫過於姬退谷、姬伯梓和姬攸三人。
酉吒聖皇事後傳來的意念曾經明明白白告知,他已經將夏皎的神魂徹底抹除,就連辰霹聖皇當時也說了夏皎很可能會有「三長兩短」,現在這是怎麼回事?!
就算夏皎命再大,也不可能在幾天之內恢復完好又來參加擂臺挑戰,這根本就是天方夜譚!
但事實就是這麼離奇可怕。
姬攸心中猛地升起濃濃的懼意。一個連聖祖親自出手都能平安無事的人,她怎麼比得過她?
正如夏皎所言,她贏過姬攸不止一次,姬攸心裡陰影面積之大,連她自個兒都無法直視。面對夏皎,她已經提不起身為天才靈師該有的自信和銳氣。
她不想承認,她的內心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有堂堂正正擊敗夏皎的可能。
匹颯天尊呆了好一陣,才遲疑道:「夏大師,妳……妳剛剛說,要同時挑戰姬家三位大師?」
「不錯,金天尊跟我說,萬界靈師聚會有此先例,只要籌碼足夠,一人可挑戰榜上多人。我的排名雖然被取消,但籌碼並未清零,大會剩下沒幾天,我也不想在他們身上浪費太多時間,我同時挑戰他們三個,他們只要有一個能贏我,就算我輸!」夏皎昂首傲然道。
這簡直太霸氣了有沒有!
一些靈師覺得夏皎如此有故意折辱姬家之嫌,也太過高傲自大不知收斂,可轉念一想姬家先前幹過的好事,又覺也難怪夏皎針對他們,而且誰讓人家有這實力呢?!
同時一挑三啊!放在往日,大家會覺得夏皎犯了失心瘋,但是經過她大半個月前與姬攸那一場震驚萬界的比試,再不會有人這麼認為了。
三名姬家地級靈師對上一個才人級九層的少女,大家硬是覺得後者獲勝的可能性更高。
許多武道修煉者沒想那麼多,他們只是單純欣賞夏皎這種快意恩仇的爽利風範,不齒姬家以大欺小暗算傷人的齷齪手段,紛紛大聲喝采叫好,為夏皎吶喊助威。
同在擂臺上等待接受挑戰的其餘幾名選手,心情複雜難言,只有恰恰掛在榜尾的席揚才喜出望外。
除了他之外,其餘九名選手都是出自三大聖靈師家族,恰好每家各三人。
朱葉清與兩位朱家長老赫然在列,分別排在第六和第二、第三位,水靜雅和另外兩個水家族人雖然在榜上,排名最高的也只得第四,水靜雅排在第九,另一位水家長老排第七。
原本水家的地級大圓滿長老水覓濤排名第一,結果卻被姬攸挑落臺下,對此水家人不是沒有怨言的,尤其看到現在明顯遜色於朱家的排名,水靜雅更陰暗地希望夏皎把姬家人都挑下馬才好!如此姬家被全體淘汰,相比而言,水家的排名就不那麼難看了。
朱葉清看著夏皎,慢慢吐出一口氣,壓下心中的負面念頭,再一次告訴自己:我要走的成聖之路,不是與人比較出來的。夏皎確實優秀得遠超我的想像,她有她的通天入聖之道,我也有我該走的道路,也許不如她快也不如她走得精彩耀目,但我的天賦不差,只要足夠努力,總有登臨絕頂的那一日。
心念通達,神智清明,朱葉清再次有了欣賞同輩天才絕頂靈術的心情與興致。
可以現場觀摩這樣一場比試,必定獲益良多。
這樣的挑戰雖然前所未見,但並未違反大會的規矩,姬攸他們是不能拒絕的,姬伯梓徵得匹颯天尊的同意,將他們三人召集到跟前,沉聲道:「越是這種時候,越是要心平氣靜,不能自己先亂了陣腳。攸兒,夏皎應該不善煉丹,妳只與她比試丹道,她絕無勝過妳的可能。匹顧擅長符道,阿昕擅長陣道,便放手與她一戰!大會只剩三日,遇上這種情況,頂多也就延遲兩日,不夠她繪製天級靈符,更不可能布置出天級法陣,你們不必過於憂慮。」
姬伯梓的目光逐一掃過面前或老或少的三名同族精英,道:「夏皎要以一敵三,還放下豪言只要你們其中一人勝過她,就算她輸。雖然贏她不易,但這是個極好的機會,姬家未來的成敗興衰,就看這一戰了。不要被她的虛張聲勢嚇住,你們這麼多年精研靈術不是白費的,你們能夠坐在這個擂臺上接受挑戰,已經足以證明你們的實力和天賦。事到臨頭需放膽,去吧!」
姬攸咬了咬牙用力點頭,姬匹顧和姬昕亦鄭重答應,轉身返回各自的擂臺上,準備開始比試。
姬伯梓的話極有道理,姬匹顧與姬昕各自選擇了自己最拿手的符道和陣道,與夏皎一決高下。
姬攸選擇夏皎目前最弱的一項──丹道,她決定嘗試煉製地級高等靈丹。
大會開幕時那不堪回首的一戰雖然以慘敗告終,但姬攸接連服下兩顆天人交感丹,得到的提升非一般人可以想像。
可惜她大敗之後心境不定,始終未能靜心閉關將神丹帶來的好處完全消化,不然她的武道修為和靈術修為完全可以在短時間內連連突破至地級高等。
即使如此,她煉製地級高等靈丹的把握也比從前大了許多,成丹應該不成問題,甚至有一定機會衝擊中品、上品。
夏皎的符道、陣道和煉器術強得令人絕望,沒人再敢懷疑她在這三大靈術上的恐怖天賦,但是她在丹道之上卻從未表露出太過離譜的實力,這是姬攸唯一還能對獲勝抱有幻想的項目。
迄今為止,夏皎的最高紀錄都只是煉製人級初等極品靈丹「而已」,似乎未曾超越她武道修為的層級極限。
事實上,夏皎確實從未在煉丹術上下過功夫,在這方面,她的知識全部來源於鴛鴦宮裡的典籍祕本和師姐武畫葇,理論知識豐富,但實際操作能力的確就停留在煉製人級初等丹藥的階段。
臺下金鏘鈺忍不住湊到武畫葇身邊,問道:「妳不是說小皎皎上次跟姬攸比試,才第一次煉丹嗎?姬攸要跟她單獨比丹道,分明來者不善,小皎皎莫非還隱藏了實力?」
武畫葇搖頭道:「晚輩也不知道,不過皎皎既然敢這麼幹,心裡肯定有主意的。」
金鏘鈺確定從她這裡問不出什麼,「嘖」一聲縮回去,改而騷擾盛朝故:「盛小子,你跟小皎皎臭味相投、不!是情投意合!你一定明白她的心意,給我透露一點兒行不?」
盛朝故斜了他一眼,想到他為了給夏皎出氣,準備咒殺姬伯梓,還是很承他的情的,難得地傳音替他解惑道:「皎皎根本沒打算跟姬攸比試什麼丹道。」
金鏘鈺有聽沒有懂還想再問,可看盛朝故那副「我說得這麼明白了你都理解不了,就是智商有問題」的可惡表情,終於硬生生忍住了。
看把他給得瑟的!不就拐到個厲害的小妖怪當老婆嗎?橫豎這比試三天就見分曉,讓這愛賣關子的臭小子憋著好了。回頭定要讓小皎皎來教導教導他尊老敬賢的重要性,哼!

姬攸、姬昕和姬匹顧各據一座擂臺,大會特地臨時準備一座全新的擂臺供夏皎使用,其餘七名同樣在守擂的靈師雖然也有人前去挑戰,但他們的戰況已經無人關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夏皎和三名姬姓靈師身上。
許多首次有機會前來參加萬界靈師聚會的上界修煉者都暗呼過癮,來之前雖然也知道定能大開眼界,但萬萬沒想到會撞上這樣萬年難遇的盛事。
夏皎仍是三路齊開,這點臺下觀眾早有預料,雖然依舊感到嘆為觀止,卻不再一驚一乍。
唯一讓所有明眼人不明白的是,夏皎取出的煉丹材料,竟然全是煉製後天境凝氣丹的!
凝氣丹那是下界普通至極的丹藥,初學者多用它補充靈氣,提升修煉速度。
在場每個修煉者小時候幾乎都吃過,只是因為背景出身不同,吃到的凝氣丹品質有高有低罷了。
夏皎最初邁上修煉之路,吃的也是凝氣丹,她一個人吃下的量,大概是別的修煉者的十倍甚至幾十上百倍,想想都辛酸。
有輝煌得嚇人的戰績在前,現在夏皎幹什麼都不會有人敢隨便質疑,反而會認定她必然大有深意,只是自己暫時不懂。
連金鏘鈺和燁智這樣的靈師天尊都不懂,所以他們看著盛朝故唇邊那一切盡在掌握的淡笑,更覺得格外刺眼。
智商好像被歧視了有木有!
燁智最擅長的就是丹道,心裡愈加好奇不解。
夜叉族的煉丹術與人族的有諸多差異,但一些藥性藥理的基礎知識還是相通的,從夏皎擺開煉製凝氣丹的十多種靈草材料後,他就開始不斷琢磨,是不是有什麼神異的煉丹術,能夠在後期化腐朽為神奇,將後天境的丹藥硬生生昇華成地級、天級靈丹。
結果腦袋快想破了,仍是一無所得。
現場跟他一樣糾結得想揪鬍子拔頭髮的煉丹大師還有很多很多,就連開始對姬攸煉丹術頗有自信的姬伯梓等人,都開始疑神疑鬼患得患失,就怕夏皎什麼時候再出逆天大招。
相比而言,夏皎在製符和布陣方面,就正常得多了。
雖然暫時看不出來她正在製作的靈符、法陣是什麼品級,但只看她用的符紙、靈墨和陣樁,就可以猜出至少都是地級。
她雙手齊出,一邊繪製靈符,一邊刻畫陣樁,偶爾還要騰出手來關照一下旁邊的丹爐,速度竟不比姬匹顧、姬昕他們慢多少!
按照她之前展露的水準,所有人都猜測為著三天的時間限制,她很有可能會選擇繪製地級高等靈符,布置出地級中等靈陣。
姬匹顧是成名多年的地級四層靈符師,姬昕更是地級大圓滿境界陣道大師,在同樣的時間限制下,他們以二敵一對上夏皎都沒有太多獲勝的信心。
姬昕前陣子才在感北界吃了夏皎法陣的虧,他深知夏皎的厲害,所以更加小心翼翼。
所有人都猜想,夏皎會在煉丹術上再出奇招大招,給姬攸迎頭痛擊。
萬眾期待之下,夏皎的凝氣丹首先出爐!
這樣的後天境丹藥,由她這樣的先天境高等靈師煉製,一兩個時辰足矣,且一出就是一大爐,足足三十六顆,顆顆渾圓飽滿、丹香四溢,都是品相極佳頂級品質。
不過再如何頂級,也就是後天境的丹藥罷了。
夏皎騰出一隻手,熄了爐火,將丹藥倒入玉盒裡,還順手拿起一顆送到嘴裡,當糖豆一樣「喀喇」咬開,吞進肚子裡。
就是這個味道!不過當年她吃的那些,品質跟這個差太遠了!
臺下數以萬計的修煉者臉上盡是茫然。這是在幹嘛?說好的奇招大招呢?
上次至少還煉製出一顆人級初等極品靈丹,這次怎麼只煉製一爐子後天境丹藥就停手了?
她不會以為憑著這一爐子後天境凝氣丹,就能勝過姬攸煉製的地級高等靈丹吧?
有些人甚至開始壞心地懷疑,夏皎的異常行為,是被酉吒聖皇重創之後的後遺症──她靈術猶在,但腦子不太正常了。
一號擂臺上,姬攸專心致志,根本不看夏皎那邊半眼,也可以說她是不敢看。
姬昕、姬匹顧跟她也是一樣的策略,不管夏皎幹什麼,反正他們只專心做好自己的事。
沒了煉丹的干擾,夏皎的進度又更快了一點點,漸漸追上姬家三人。
時光在不知不覺間溜走,眨眼就是三日之後,眼看著馬上要到大會結束之時,夏皎手上的靈符首先完成。
金燦燦的華光自靈符表面迸射開來,整整延續了將近一刻鐘才漸漸散去。
懂行的靈師看清符紙上的靈紋,再分辨其氣息,很快便確定這是一張地級高等極品靈符。
大家被夏皎的高速高質震撼得無語問蒼天,到她完成陣樁刻畫,揮手將最後一根陣樁安放到固定位置,整座法陣猛然爆發出類似地級高等法陣的氣息時,大家已經沒力氣驚訝感慨了。
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夏皎這樣的人,分明就是生來打擊別人自信的!
姬匹顧和姬昕只比夏皎慢了片刻,不過他們繪製的靈符和布置的法陣,與夏皎一比就顯得略有遜色了。
他們確實盡了最大努力,然而技不如人,又有什麼可說的呢?地級的法陣和靈符,真不是想要上品就能弄出上品的,連天級靈師都不敢誇下這樣的海口,夏皎卻輕輕鬆鬆辦到了,而且算下來她繪製靈符是單手,刻畫陣樁,也是單手……
跟這樣變態的傢伙當對手,真讓人沮喪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