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人民幣定價:38.6元
定  價:NT$232元
優惠價: 79183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喬先生身家驚人,傲慢冷血。
卻獨自撫養一個五歲的男孩。
直到某一天,這位冷血總裁突然多了一句口頭禪:
“我夫人……”

一字眉 傾心力作
“耀眼”系列完結章

無論過去多少年,這個男人都是司真生命裡唯一的光。

 

本書是《怪你太耀眼》的第二部。在第一部中,司真同病相憐地將喬赫當成一位與自己身世相仿的學長,因此多次對他施予善意。卻不想喬赫是真正的天之驕子,身份被識破後,兩人因身份的懸殊以及喬赫的難言之隱被迫分開。多年後,喬赫奪權成功,司真也因為奶奶的病情回國,喬赫多次“不經意”地參與到司真的生活……

一字眉

專業狗糧生產商,良心企業,權威認證,
沉迷甜文,熱衷撒糖,不添加玻璃渣。

第一章 他訂婚了
第二章 “司阿姨”
第三章 這次可以叫媽媽
第四章 沉默寡言與厚顏無恥
第五章 爸爸變“叔叔”
第六章 沒有人比我更珍惜她
第七章 未婚妻=前妻
第八章 一直在等你
第九章 愛是執迷不悟
第十章 我也愛你,打打
第十一章 難逃掌心
第十二章 愛你勝過愛自己
第十三章 身披鎧甲,胸有軟肋
第十四章 而今而後,至死不離
【番外】這一刻,塵埃落定


  “遠遠地看過。”司真的聲音平和,聽不出什麼情緒。
  金筱筱歎了口氣,換了個話題:“對了,你回我們學校教書嗎?你當時退學不是留下了什麼東西在你的檔案裡,羅院長同意你回來嗎?還有,忘了問你,你怎麼留學的?”
  她問題太多,司真簡單解釋了一些。
  那個不誠信記錄確實影響了她申請國外的學校,很長一段時間,她都是一邊打工,一邊自學。後來有幸得到Scott教授的幫忙,他將她推薦給了阿爾斯特大學的另一位教授,她才去了英國。能回來任職,大概得歸功於時運,藥化方向兩位老牌教授相繼退休,正是青黃不接的時候,學校急需引進人才,黃教授強烈舉薦,已經成為院長的羅教授最終也松了口。
  她們太久沒見了,好多話要說,司真坐在荷花池邊跟金筱筱打著電話,聊著天,聽到那邊有人提醒金筱筱電話輻射,被她不耐煩地嚷回去。
  抬手看了眼時間,司真才發現已經下午四點半了。
  司真站起來:“我等下還有事,先掛了,週末我們見面再聊。”
  “那你去忙吧。”金筱筱說,“我再給佳尋打個電話,今天不知道為什麼這麼想說話。”

  司真打車趕到休頓國際幼兒園時,已經過了四點五十。
  這是全市收費最貴的幼兒園,大門和教學樓都相當氣派、奢華,只是往常熙熙攘攘的校門口此刻顯得有些冷清,只剩三三兩兩的人經過,路邊慣常滿滿當當的停車位也空餘了許多。司機師傅將車靠邊停下,收錢的時候往外瞥了一眼:“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你趕緊進去吧,別讓孩子等急了。”
  司真也沒解釋,接過找回的零錢下了車。
  工作人員已經在準備關門。這個時間,小朋友們肯定已經被接走了,她站在原地看著,有些懊惱,直到白色的鐵藝大門合上,才慢慢地轉過身。
  人行道外,停車區僅剩的幾輛轎車中,角落處黑色的勞斯萊斯幻影加長版並不顯眼。
  車裡空氣靜默。老闆沒下命令,司機不敢啟動車子,目光頻頻看向內視鏡。
  副駕駛座椅背後支起的顯示屏上正在播放一部英語動畫片,穿著白色小襯衣的喬司南端端正正地坐在真皮座椅上,戴著耳機,正看得入迷。他的懷裡抱著深藍色的書包,短短的兩條腿安靜地垂著。
  他身側穿著襯衫西褲的男人雙腿交疊,姿態閒適地靠著沙發式座椅,視線聚焦在馬路邊並不起眼的灰色身影上。
  她停在斑馬線前等綠燈。
  喬赫收回視線,沉穩的聲音道:“開車。”
  同時,他伸手拽下喬司南耳朵上的耳機。
  喬司南乖乖地將屏幕關掉,收回去。
  老梁平穩地發動車子,一邊揚起笑,道:“小少爺很開心吧,老闆這幾天每天都來接你。”
  喬思南聞言轉頭,瞅了瞅這幾天行為反常的爸爸,嘴角抿著,看著卻不像開心的樣子。
  他心裡那點小九九,喬赫比誰都清楚,冷冷地呵了一聲。
  沒有得到回應,老梁識趣地閉了嘴。
  馬路上車子不多,路口的綠燈只剩兩秒鐘,此刻的距離,踩一腳油門倒也能沖過去,開車以穩妥為首要原則的老梁卻慢慢減速了。
  一直望向窗外的喬赫卻突然開口:“加速過去。”
  啊?老梁對老闆這個突兀的命令很是詫異,不過,他還是聽從命令地踩下油門,在信號燈變紅的刹那沖過去,嚇到了準備過馬路的行人。他從後視鏡看了一眼,見那姑娘只是停在原地,沒受到什麼驚嚇,才收回視線。
  斑馬線上,原本心不在焉的司真回了神,看著那輛名貴的車子風一般駛離。

  週末的聚會原本約定在金筱筱家附近,就是為了遷就她這個八個月身孕的大肚婆,她卻堅持要來學院外面她們曾經最鍾愛的那家烤肉店。時隔經年,不僅她們都變了樣子,烤肉店也重新翻修過。
  司真來得早,站在路邊等了一會兒,金筱筱的車便到了。斯文俊秀的男人下車,繞到副駕駛室旁邊打開車門,扶著胖了很多的金筱筱下來。
  “嘉言學長?”司真有些驚訝。
  男人向她點頭致意。
金筱筱摸了摸鼻子:“對,我老公。”
  那位曾經被司真誤會是喬赫的傳奇學長。
  金筱筱當然還記得自己當年斷言,沒有姑娘會嫁給這種背著沉重負擔的男人,但生活嘛,打起你的臉就是如此不留情。
  韓嘉言把一頂米色的遮陽帽戴到金筱筱的頭上,又彎腰把她的包從車上拿下來,遞到她的手裡。他一直沒說話,但那熟練的動作,一看便知平時也把她照顧得妥帖又細緻。
  司真笑了笑:“挺好的。”
  司真邀請韓嘉言一起吃飯,金筱筱卻把人趕走了:“我們吃飯,他在這兒多礙事啊。”被司真扶著向烤肉店走的時候,她忍不住打量好幾眼,“司真,你好像變了點。”
  “變老了嗎?”司真笑著問。
  她的頭髮剪短了,沒懷孕時那麼瘦了,穿著簡單又寬鬆的棉麻襯衣和米色長褲。以前她溫柔又文靜,現在雖然還是很溫和,卻給人一種很淡的感覺,金筱筱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嘿——”
  兩人剛走上臺階,背後傳來盛佳尋的喊聲,司真回頭,見她從一輛跑車上下來,笑著向這邊揮手。她穿著一條很漂亮的印花裙子,跑起來裙擺舞動,到了跟前,一把抱住司真:“哎喲,可把我給想死了!”
  司真笑著在她的背上拍了拍:“我也想你。”
  “你們就沒人想我嗎?”金筱筱試圖湊過來,得到盛佳尋一句評價:“哎喲,我去,你怎麼又胖了?”
  “……”
  她們選了一個帶簾子的卡座,隱蔽性比外面大堂好許多。三個人坐下來,服務員送上菜單,便先離開了。
  盛佳尋比金筱筱直接得多,翻著菜單便問了句:“你見過喬赫了嗎?”瞧見金筱筱拼命給她使眼色,她無所謂道,“避諱什麼呀,她肯回來,肯定是已經想明白了。”
  司真倒了四杯茶:“還沒有。你們想說什麼都可以,沒關係的。”
  “你真的放下了?”金筱筱遲疑地問。
  司真還沒回答,盛佳尋抬起頭,看著她:“他訂婚了,你知道吧?”
  剛入夏的時候,作為連續三年蟬聯排行榜第一名的“鑽石王老五”,喬生製藥總裁訂婚的消息不脛而走,一夜之間佔領了各大娛樂網站的頭條。一個財經雜誌的採訪記者曾問到這個問題,他沒有否認。
  在金筱筱的目瞪口呆中,司真點了點頭:“我知道。”

  羅青容來得稍晚一些,在盛佳尋身旁的座位坐下:“不好意思,下午去看新房子的裝修,地板材料有點問題,跟他們好一陣磨。”她喝了口水,“現在這些人真是到處鑽空子,不盯著點兒不行。”
  “怎麼不讓施宇陪你去啊?”金筱筱說,“這種事男人去辦還是比女人要占一點優勢。”
  羅青容聳聳肩:“他什麼都不操心,有時候我都覺得我是一個人結婚。”
  金筱筱似有所感:“要是一個人能結婚,還要男人這玩意兒幹什麼?!”
  “幹嗎這麼說話?你家韓嘉言對你不是挺好的?”
  金筱筱搖頭歎道:“就是一根木頭。”
  盛佳尋敲了敲桌子:“好不容易吃次飯,能別提男人了嗎?”
  “對了,”金筱筱看著她,“你跟徐然到底什麼情況?都糾纏這麼多年了,還不打算結婚嗎?”
  “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啊。”盛佳尋支著下巴,“我的愛情說它還不想死。”
  “得了吧,”金筱筱說,“人家都入贅到你爸的公司了,你跑得了人,也跑不了廟啊。”
  司真看向盛佳尋:“徐然去你家的公司了?”
  “你走之後,他就被辭退了。我看他可憐,就把他撿回來了。”盛佳尋看到司真的表情似乎是誤會了,解釋道,“不是因為喬赫,他那陣也挺慘的。”
  司真沒有再說什麼,低頭喝了口茶。
  金筱筱插嘴道:“別說得好像徐然是個小乞丐一樣,人家可是憑自己的能力做到副總的。”
  “這倒是。”盛佳尋笑著一挑眉。
  吃到中間,羅青容突然想起一茬,問司真:“聽林姐說,你現在住的是我以前的那間宿舍?”
  司真放下茶杯:“是嗎,我不清楚這個。”
  “我結婚買了新房,就搬出來了。那台熱水器好像有點問題,不知道他們找人修了沒有。”
  “應該修過了。”司真道,她用起來沒什麼問題。

  她入職時,學校給安排了一居室的小公寓,是有些年頭的家屬樓,內裡卻很驚豔。牆面剛剛粉刷過,地上也是鋪的木地板,一應電器都像是嶄新的。公寓朝向很好,光線充足敞亮,白色系的家具乾淨又漂亮。
  做後勤的林姐只說以前住的女老師很愛乾淨,沒想到這麼巧就是羅青容。
  公寓很好,只是小了些,司真打算接奶奶過來住,還是得另外找一套房子才行。市里的房價比她離開之前已經又上漲許多,她手裡雖然有一點餘錢,但買房子還是遠遠不夠。
  社會現狀如此,憑自己的能力在一線城市買一套房,對大多數人來說,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司真從來都沒奢望過依靠家裡,像盛佳尋和羅青容那樣,根本不需要煩惱,便能輕輕鬆松地擁有一套喜歡的房子。她只希望司志明一家能顧好他們自己,安安分分地生活就行了,只是聽說他的生意最近似乎又出了一點問題。
  回去的路上,司真給奶奶打了個電話。
  她剛回來的時候,便想回去看奶奶,時機不巧,司志明帶她們去北京旅遊了。
  “你的工作定好了嗎?”奶奶關心地問,“他們說現在想留校可不容易呢,好些留洋回來的博士沒有背景,人家都不收的。”
  “都辦妥了,這周已經開始上課了。”司真說。
  “那就好,那就好。”奶奶放了心,“那你什麼時候放假呀?”
  奶奶話語裡的小期待藏不住,司真的心裡酸酸的,又軟軟的,輕聲答:“我週末回去看你好不好?”
  奶奶高興得連聲說好,嘿嘿笑了幾聲,又問她:“打打,你去看過我們南南了嗎?”
  司真臉上的笑意淡了一些:“還沒有。”她走在夜晚學校清靜的道路上,昏暗的路燈拉長地上的影子,“奶奶,我應該去看他嗎?”
  奶奶輕輕歎了口氣,道:“小赫那孩子挺好的,就是你們沒有緣分。但是,南南畢竟是你十個月辛苦懷胎生下來的,哪兒能不見呀。”
  “我覺得,我沒有臉去見他。”司真低聲說。
  她走的那一天,便知道這會是自己一輩子最後悔的一個決定,但還是那麼做了。她怨恨爸爸的懦弱、媽媽的自私,可是最後她變成了最懦弱、自私的那一個。
  “打打呀,你回來就好了,以前的事就讓它過去吧。”奶奶說,“等你想通了,去找小赫談一談吧,我看報紙上說他都訂婚了,應該也都放下了。”

  在這個世界上,司真最不願意見到的一個人就是喬赫。
  她出國以後也一直在看心理醫生,用了很長的時間,才讓自己在想起這個名字時,不至於抑制不住地崩潰想哭。
  然而,生活總是以捉弄人為樂趣,越抗拒的事,越是來得如此猝不及防。
  上午兩節課結束,她從教學樓回到辦公樓,剛走到三樓,便被人一把抓住。
....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