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預購中
人民幣定價:65元
定  價:NT$390元
優惠價: 79308
可得紅利積點:9 點

預購中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明前雨後經典作品,【時光話本】系列第二部,《忽而今夏》成長版姊妹篇。
★且將回憶中最美好的段落,送給當年懵懂的少年,此後歷經滄桑的我們,以及少年時見過聽過的種種愛情。
★在莫靖言最美好的青春時光裡,與她相愛的人卻飛越重洋,到地球的另一端,到全世界的盡頭去。那裡和我們的國度顛倒晨昏,對換冬夏。他們的世界就此分為兩半,劃分的標準不是時間或距離,而是“有你”和“沒有你”。這兩部分涇渭分明,參商相隔。
當年無法預期,在無盡的人生長途中,將於何時何地再次相逢。
所謂看透、看穿、各自幸福的人,有多少,是因為已經再也沒有破鏡重圓的機會?

 

這世界上有千千萬萬的人。
你在一生中能遇到的,比仰望夜空時所能看見的星星還多。
然而我的星空看不到南十字星座,便不在意它是否存在;正如同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便佯作若無其事,在茫茫人海中繼續生活下去。

在莫靖言最美好的青春時光裡,與她相愛的人卻飛越重洋,到地球的另一端,到全世界的盡頭去。那裡和我們的國度顛倒晨昏,對換冬夏。他們的世界就此分為兩半,劃分的標準不是時間或距離,而是“有你”和“沒有你”。這兩部分涇渭分明,參商相隔。

當年無法預期,在無盡的人生長途中,將於何時何地再次相逢。
所謂看透、看穿、各自幸福的人,有多少,是因為已經再也沒有破鏡重圓的機會?
如果把所有的晦澀還給冬夜,把所有的笑容還給春風,把所有的夢想還給無知且無慮的歲月,那下一刻,你是否能夠回到我身邊,陪我看繁華落盡,直到春天過去……

且將回憶中最美好的段落,送給當年懵懂的少年,此後歷經滄桑的我們,以及少年時見過聽過的種種愛情。

明前雨後


非典型性雙子座,多數人眼中的理想主義者;熱愛運動、旅行,以及書寫平凡生活中看似不可能的可能。已出版《忽而今夏》《千嶼千尋》等多部作品。

【時光話本】系列三部曲
《眼淚的上游》 執著與守望 (已上市)
《直到春天過去》 眷戀與重逢
《世上唯一的花》 自我與釋懷 (即將上市)

★豆瓣讀者:類似的片段仿佛青春幼稚感情的速寫,總似乎有類似的場景發生過。有時候時間又過得很快,那些深入骨髓的悲歡喜樂還無比清晰,卻已經過了數個春夏秋冬。
★豆瓣讀者:總覺得在青澀的校園裡流淌的愛情總讓人刻苦銘心,曾經的毫不保留即使花去未來很久的力氣來制止撕心裂肺的疼痛所帶來的絕望,我們依然會愛吧。莫莫真是一個讓人心疼的孩子。                                                           
★微博讀者:這個故事延續著選擇,成長,萬變。不是選擇都會有一個水到渠成的結果,但必定有不一樣的成長過程。

上冊:
楔子
第 一 章 / 相逢非偶然
第 二 章 / 不許哭
第 三 章 / 一面之遙
第 四 章 / 記得當時年少
第 五 章 / 靡不有初
第 六 章 / 忐忑
第 七 章 / 如果你說
第 八 章 / 莫不靜好
第 九 章 / 遙望
第 十 章 / 得失之間
第十一章 / Growing Pains
第十二章 / 秋涼
第十三章 / 到此為止
第十四章 / 飛鳥已過
第十五章 / 月光
第十六章 / 似夢非夢
第十七章 / 與你擦肩
第十八章 / 咫尺
第十九章 / 左右

下冊:
第二十章 / 甘之如飴
第二十一章 / 歲月靜好
第二十二章 / 一川煙草
第二十三章 / 滿城風絮
第二十四章 / 鮮克有終
第二十五章 / 更行更遠還生
第二十六章 / 在劫難逃
第二十七章 / 相逢一笑
第二十八章 / 堅強的偽裝
第二十九章 / 難言
第三十章 / 好久不見
第三十一章 / 春去春回
尾聲
番外一
番外二
後記

第一章  相逢非偶然
我們終究在各自的生活中,將彼此遺忘。


北京在十月末便下了第一場雪,這是莫靖言記憶中來得最早的一個冬天,因此便顯得分外漫長。在隆冬正式登場前,櫥櫃裡幾件冬裝已經顯得單薄,莫靖言想要添置新衣,於是約了好友夏小橘週末去逛街。
路上難得沒有堵車,她早到了十多分鐘,便在頂層的美食街買了一隻香草泡芙,邊吃邊走,順便研究一下各家專賣店的打折信息。直到在路的盡頭出現了電影院的巨幅海報,滔天洪水中,裡約熱內盧的救世基督像傾斜倒下。
莫靖言有些恍惚,她盯著海報沉默片刻,本已經轉身離開,又忍不住折返,拿出電話撥給夏小橘:“我請你看電影如何?《2012》。”
“啊,你不是說冬天太長,所以需要更多的冬裝麼?”夏小橘本來也不癡迷購物,“我是沒所謂,不過你不和黃駿一起看?”
“他就在隔壁商場,忙著幫人家策劃店慶和新年活動,這幾天都要加班。再說,為什麼一定要和他看電影?”莫靖言反問。
“據說那種末日恐慌會讓戀人們更加珍惜彼此和現在。”夏小橘言之鑿鑿,“尤其是黃同學,很有受受教育的必要。”
“哦……”莫靖言恍然,“我看,是你想甩開我,找個帥哥一起看吧。”
“喂喂,我可是很想看啊,本來打算這兩天去電影院的,結果你找我逛街。你看過這個導演拍的《獨立日》和《後天》麼?”夏小橘興奮起來,“我最喜歡看那種地標性建築物的倒掉,比如國會山、金門大橋……”
莫靖言失笑:“小橘,我們的通話已經被安全部門監控了,馬上就會有人來調查你和‘9·11’事件的關聯。”

電影果真沒有令夏小橘失望,高樓大廈碎裂為齏粉,白宮也被巨浪裹挾的肯尼迪號航母當空拍下。她被劇中的美式英雄主義和好萊塢溫情片斷賺走大把熱淚,抽泣得鼻腔都被堵住,有些赧然地側向莫靖言:“有紙巾麼?”
很快有薄薄一小包遞了過來,就剩了一兩張。夏小橘不經意地扭頭,在大屏幕忽明忽暗的熒光中,看見莫靖言的臉上濡濕一片,神色落寞,和往日的淡薄慵懶判若兩人。莫靖言意識到夏小橘訝然地打量著自己,拭了拭眼角:“怎麼了,是我睫毛膏花了麼?”眉毛一挑,又恢復成朋友眼中安然閒適的模樣。

出了影院,夏小橘感歎道:“好在都是虛構的。如果真有2012,你打算做什麼?”
“辭職,回家陪爸媽。你呢?”
“嗯,一樣啊……還想去一些沒去過的地方,想看看一些好久沒見的老朋友。”
“也許買張機票,去裡約熱內盧。”莫靖言指指海報,“基督像在片中沒怎麼出場,就是電視新聞那段出現了幾秒,轉眼就倒了。”
“為了看一眼倒塌前的雕像?你信天主教麼?”
莫靖言笑著搖頭:“我要去拉丁美洲尋找瑪雅人的遺跡,看能不能拯救地球。”她回望一眼那張巨幅海報,“如果真有2012,或許也是好的。就能夠什麼都不顧忌,什麼都不害怕了。”她頓了頓,“我是說,也不用控制身材了,想吃什麼吃什麼,把存款都換成費列羅,還有炸雞。”

“一說這些吃的,我都餓了。”夏小橘看看表,“你家黃老闆能撥冗和咱們一起吃飯不?看來生意不錯,得宰他一頓啊。”
莫靖言撥通電話,講了兩句後遞給小橘。黃駿在那邊再三道歉,說自己脫不開身:“讓莫莫請你吃飯吧,回頭我給她報銷。”
“那怎麼好意思,一會兒我們帶點外賣去探班吧。”
“你什麼時候學得這麼客氣啊?”黃駿大笑,“別麻煩了,你倆過來耽誤我和模特們溝通啊。”
“喂,莫莫還在這裡聽著呢,小心回去讓你跪搓衣板。”
黃駿“切”了一聲:“什麼年代了啊,哪兒還有搓衣板?我家都是用鍵盤的。”

“你們有結婚的打算麼?”吃飯時夏小橘問。
“應該是沒有吧……我們從來沒討論過這個話題。”
“是黃駿他……?”夏小橘小心翼翼,掂量著措辭。
“不是他逃避這個話題,”莫靖言領會了好友的欲言又止,“我們都覺得現在這樣挺好的。”
“呐,不是我背後議論別人,不過你和黃駿也算是通過我認識的,所以對你倆的事兒我總是八婆一些。你大概多少也知道他過去的事情,”說到這兒夏小橘連忙擺手,“過去,我說的是過去啊,不是這兩年。他還沒有和哪一個女朋友相處過這麼久。”
“你這個媒婆,還包售後服務啊。”莫靖言笑,“不過你到底是擔心他不定性,還是在替他說好話呢?”

吃過晚飯,夏小橘本來要和莫靖言一同去探班,忽然接到同事的電話,說週一就要向領導遞交年終總結的初稿,請她幫忙提供一組重要的數據。她匆忙告別,直奔地鐵站。莫靖言打包了手抓餅和一些冷葷,走地下連廊去隔壁商場和黃駿匯合。途中接到夏小橘的電話,說又開始下小雪了,叮囑她早些開車回去。
隔壁商場是中空設計,店慶的舞臺設在地下一層的中心廣場。莫靖言過來時,黃駿正在和商場接洽的負責人討論著各種舞臺道具的擺放問題,她站在台旁揮揮手,指了指手中的餐盒,就近放在前排的座椅上;又點點自己,右手食指和中指在左手手掌上比著“我走了”。黃駿沖她揚手,示意她稍等片刻,轉身繼續和工作人員討論舞臺規劃。
莫靖言抱著胳膊,百無聊賴環視四周,發現自己身後不知何時豎起了一面人工岩壁,攝影師和燈光師正對著三四個攀爬的小孩子拍照。
黃駿的助理小丁看見她,走過來打招呼:“商場要做明年的宣傳冊,我們幫忙聯繫了攝影師,拍一組新設施的照片。”
“這些小孩子都是學過的麼?”
“不是,商場沒想那麼多,就請今天來的顧客幫忙,回頭贈送一張九五折的會員卡。”小丁聳肩,“本來也找了幾個路過的成年人,不過爬起來都不好看。”
莫靖言點頭:“這個的確,攀爬本來是很本能的事情,不過很多人長大之後這個本能就沉睡了,所以動作難免僵硬。”
“就是嘛,在畫面中一點都不舒展。”攝影師推推頭頂不分季節的棒球帽,“唉,都像趴在牆上的青蛙。”
“莫莫姐,要不然你試試看?”小丁提議,“你是學跳舞的,姿勢肯定很好看。”
攝影師眼前一亮:“這位美女身材不錯,儀態也很好,要不要試試?”
小丁已經轉身喊黃駿:“黃總,讓你家莫莫姐上鏡如何?”
莫靖言連忙擺手:“不要了,我恐高。”
攝影師揮手:“沒關係,就爬兩步,我給你個仰角。”
“我的手臂和指頭沒什麼力氣,在岩壁上掛不住。”
黃駿笑吟吟地走過來:“算啦,還是不要拍她啦,她啊,有點……”
“太老。”莫靖言接嘴,“上次你就是這麼說。”
小丁笑:“黃總這是敝帚自珍。”話一出口忙擺手,“錯了錯了,不是這個詞,是那個……金屋藏嬌……唉,也不是,總之啦,就是要把自家的寶貝藏好。”
“是啊,你看人家那一群小孩兒。”黃駿努努嘴,“你過去都可以演人家的媽了。”
攝影師一拍手:“這個創意也不錯呀。”
莫靖言搖頭:“算啦,我有鏡頭恐懼感。再說下雪了,你們快快拍幾張就收工吧,否則路上不好走。”她指指穿著深藍帽衫的小男孩,“就拍他吧。這位小朋友不錯,動作靈巧,平衡感也很好。”旁邊有其他小孩子的家長在,她後半句便沒說出口,也是最漂亮的一個。
攝影師得意:“英雄所見略同,我拍了好多張。”

黃駿聽說下雪了,便說不用等他,讓莫靖言先回家去。攝影師看了看剛才的照片,也說已經有足夠的片子,今天可以打道回府了。家長們也急著離開,帶著小朋友們三三兩兩地散了。只有那個小男孩意猶未盡,掛在岩壁上不肯走。奶奶在旁邊抱著羽絨服,再三遊說:“川川,我們走吧,改天奶奶再帶你過來好不好?”
“小朋友,聽奶奶的話,回家去吧。”莫靖言過來拍拍他的頭頂,“一會兒雪下大了就很難坐車了。”
“我想摸到那只貓頭鷹再走,可以嗎?”小男孩可憐兮兮地問。他五六歲的樣子,頭髮微卷,睫毛濃密,黑亮濕潤的眼睛像小動物一樣。
莫靖言抬頭,離地面不高的地方有一個棕色貓頭鷹造型的岩點,但周圍岩點的距離都太遠,小男孩不知要如何才能摸到。
“啊,不能這樣直著爬呢。”莫靖言抓著一個岩點,半蹲扣膝,“你的右手抓著藍色的大點,左腳踩在紅色的星星上,像我這樣胳膊伸直,身體側著倒過來,應該就能摸到啦。”
小男孩依言爬上去,不待她出言指點,就輕鬆抓住了棕色的貓頭鷹點。他笑得開心,在貓頭鷹頭上拍了兩下,又退著爬下來。莫靖言在他身後伸開雙臂做著保護,又不斷提示他腳點的位置。小男孩抿著嘴,分明有些緊張,但神色堅定,像個小大人一樣認真。
小丁在一旁嘖嘖稱歎:“莫莫姐,這個你也懂?”
莫靖言微笑:“和舞蹈差不多,一通百通麼。”
奶奶幫小男孩穿好羽絨服,牽著他說:“川川,和阿姨說謝謝,我們回家啦。”
他仰起頭,脆脆地說:“謝謝大姐姐。”他一邊走,一邊回身向莫靖言招手。她看著那圓鼓鼓的小臉和忽閃忽閃的大眼睛,心裡一瞬間有種溫柔的情懷。

路邊積了一層雪,路中央的被車輛碾壓,已經變成黑色的泥水。莫靖言在地下車庫取了車,開到轉角,看見剛剛的祖孫二人在風雪中打車。幾輛出租車接連而過,好不容易有一輛空車,還被前面一對中年夫妻提前攔下。小孩子大概有些冷,奶奶彎下腰幫他把圍巾系緊。
莫靖言沒多想,將車窗降下:“阿姨你去哪兒,我送你們回去吧,現在下雪了,估計很難打到車。”
“那怎麼好意思。”奶奶看了看小孫子,客氣了一番便也沒再推託。他們所住的小區離商場不遠,但和黃駿家是相反的方向。
“奶奶,我們明天還來吧。”小男孩坐在後排,探詢地問。
“看明天路好不好走吧,你看雪多大啊。”奶奶指指窗外,“你不是最喜歡堆雪人嗎?”
“我……也喜歡爬牆啊。”小男孩趴在莫靖言身後,拍拍她的肩膀,“大姐姐,你也來吧。”
“我還要工作呀,川川你不用上學麼?”
“我在上幼兒園,奶奶說不用去了,過兩天爸爸媽媽帶我出去玩。”
“去南方海邊還是北方雪大的地方啊?”
“去日本,洗溫泉。”小男孩很開心,“還可以買新玩具!”
他自己玩了一會兒,又湊過來:“大姐姐,你也會爬牆麼?”
莫靖言想了想:“學過一點點。”
小孩子好奇:“那你不喜歡麼?”
“喜歡呀。”她溫言道,“不過後來腳受傷了,所以你要注意安全,不能沒有保護爬太高喲。”
“那你為什麼不繼續了?”小孩子追問,“如果是受傷了,你可以跳舞,為什麼就不能爬牆?”
莫靖言無語,笑道:“真是個機靈鬼,人小鬼大。”
“不好意思。他每天問好多問題,我真是頭都大了。”奶奶搖頭,“和我兒子小時候一樣,沒想到過了三十年我又要帶一個調皮猴子。”
“愛問問題的小孩子聰明呢。”莫靖言笑,“是吧,川川?”
“嗯,我會說好幾個國家的話呢,說給你聽好不好?”小男孩興奮起來,講得太快,有些咳嗽。
“你歇歇嗓子吧。”奶奶拍著他的背,“看你咳嗽的,剛剛讓你穿嚴實點,你跑著玩雪就說熱。”她又轉向莫靖言,“我們剛搬來北京,他可能不大習慣這種氣候,一降溫就咳嗽,我還真怕他呼吸道有問題。川川爸爸現在又忙,我還真不知道要帶他去哪家醫院看看才好。”
“距離你們小區兩站地就有一家三甲醫院。”莫靖言拿出手機,“告訴您一個電話吧,是我舞蹈課的學生,就在那裡的兒科診室工作。您貴姓,我發短信和她說一聲。”
“我姓趙。”奶奶連聲道謝,“多虧遇到你,怎麼稱呼?”
“我姓莫,您就叫我莫莫吧。”
趙阿姨又問了莫靖言的電話:“我沒事兒不會麻煩你,不過,可能還真有什麼需要你幫忙的呢。你剛才說,你教舞蹈課?”
“阿姨你也想來?我們那兒有民族舞。”
“不是不是,我是想啊……”趙阿姨欲言又止,“以後,以後再說吧。你剛剛是去教課?”
“沒有,我男朋友在加班,順路過去看看他。”
趙阿姨長長地“哦”了一聲,語氣有些失望:“是這樣啊……”

莫靖言送趙阿姨祖孫回家後又折返。雪已經大了,路面濕滑,前面的高架橋上出了事故,看不見首尾的車龍緩慢移動。她到家時已經十點多,黃駿在書桌前埋頭整理材料:“你是去逛商場了吧,還以為你早回來了。”
“沒有,繞了一點彎路,回來時前面有車禍。”
“繞彎?”
“是呀。”她倒了一杯水,“送小帥哥回家。”
“哦,哪個小帥哥?”
“穿藍帽衫的那個呀。”
“哦,我說的那個,你兒子呀。”黃駿挑眉,“帥麼?”
“嗯,老帥了。”
黃駿把她拉到懷裡:“比我帥?”
“嗯。”
他吻了吻她的臉頰:“這世界上有比我帥的麼?”
“你當我是魔鏡啊?”莫靖言笑著推他,“別鬧別鬧,讓我去洗臉。”
“我不。”黃駿抱著她坐在自己膝上,頭埋在她肩窩裡,輕啄著她的脖頸和鎖骨。莫靖言低頭,長髮擋在兩人中間,他伸手撥開,抬起頭來和她唇舌膠著。
二人糾纏了一會兒,呼吸都開始急促,從客廳擁吻到臥房。沒有開燈,門半掩著,客廳的光照亮了房間內的一個角落。他們熟悉而默契,沒有半句多餘的言語。

之後莫靖言有些渴,她堵在路上都沒怎麼喝水,就去廚房倒了滿滿一杯。喝了半杯,黃駿又接過來喝了兩大口,他從身後抱著她的腰,在她肩頭親了親:“趕明兒我們也生個男孩,肯定老帥了。”很快他便沉沉睡去。莫靖言睜著眼,從窗簾的縫隙望出去,彤雲密佈的夜空下雪花洋洋灑灑地飛舞。她不知怎地就想起了電影《後天》,又想到夏小橘說那和《2012》是同一個導演,於是就想到那幾秒鐘一帶而過的鏡頭——在滔天巨浪中,倒掉的巨大基督雕像。
如果真的有世界末日,大概也是好的,就可以……她晃了晃頭,仿佛想把出現在腦海中的身影甩掉。不是和自己說好,當他從來不存在嗎?
莫靖言將手搭在黃駿的手上,他在睡夢中感覺到,便緊了緊手臂,將兩個人貼得更近。感覺到他呼出的熱氣溫暖著自己的脖頸,她不禁將身體蜷縮得更緊。

我們終究在各自的生活中,將彼此遺忘。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