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人民幣定價:38元
定  價:NT$228元
優惠價: 7918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5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臉盲症患者雲韜遭遇人生大意外——遇上難纏少女湯一婉。
她頻頻出現,屢次三番,對他死纏爛打獻殷勤。
不僅治好他的臉盲還攪亂了他的生活。
雲韜:“你親我、抱我,到底想要幹什麼?”
湯一婉:“當然是想和你搞對象!”
飛言情工作室特別推薦
新銳編劇雲九塵甜蜜來襲

臉盲症患者雲韜X難纏少女湯一婉
原來有名的心理美食家竟有死亡恐懼症?他熱衷健身,研究養生。他絕不戀愛,稱戀愛短壽。本想一輩子孤身到老,卻偏偏遇見了最難纏的湯一婉……她的頻頻出現,不僅治好了他的臉盲還搞亂了他的生活。
她苦心孤詣的接近他,對他死纏爛打獻殷勤。他卻不為所動甚至厭煩至極,但仍舊忍不住對她表示關心——“湯一婉,我給你介紹一個對象好不好?”
是她喜歡的還不夠明顯?還是他對她視而不見?
湯一婉:“雲老闆,如果對象是你,我勉強答應!”

 

雲九塵

新銳編劇+作者。文筆細膩,擅長敘述溫暖的愛情故事。目前已創作完成的作品《給我一口甜蜜》同名網劇正在籌拍中。                                                       

目錄
第一章 突如其來的告白
第二章 你還記得我嗎
第三章 他的主動接觸
第四章 還是被她訛上了
第五章 傳說中的“戀愛大法”
第六章 職場如戰場
第七章 她居然藏男人
第八章 雲韜的秘密
第九章 新欄目被洩密
第十章 關心則亂
第十一章 意外之吻
第十二章 拒絕的方式
第十三章 突失味覺
第十四章 美食大賽
第十五章 不速之客
第十六章 聖誕禮物請接收
第十七章 原味風波再起
第十八章 你一定要等到我
第一章    突如其來的告白
這大概是湯一婉人生裡最倒黴、最悲催的一天。
作為《原味》美食雜誌的試用編輯,她早上因為手機掉進地鐵門縫裡而遲到後,被總編“女魔頭”餘薇當眾批評得狗血淋頭也就算了,工作上還莫名被正式編輯朱慧千方百計地針對。
當湯一婉回到出租屋,正想淚眼汪汪地一頭撲進冰箱的懷抱時,半路卻殺出來個程咬金,哦不,是一個有點眼熟的女生,女生雙手環抱胸前,站在她的面前,目光冷冷地看著她。
湯一婉一愣,面前的女生至少一米七五,身材魁梧,手臂上的肱二頭肌結實有力。
女生高大的體形讓湯一婉頗有壓力,尤其那滿懷敵意的眼神,讓她如芒在背。
湯一婉其實也不矮,有一米六七,可是身材瘦瘦的,穿著普通的T恤衫,顯得上身空蕩蕩的,常年頂著一頭齊耳短髮,像是一朵毛茸茸的蒲公英,顯得她稚氣未脫,像個高中生。
而此刻,她撩起已經沾滿汗水的劉海,從充滿冷氣的冰箱裡拿出一瓶冰水,大方地遞過去,眉眼彎彎地主動搭訕:“喝嗎?給你。”
女生絲毫不為所動,冷著臉開口:“你就是湯一婉吧,我希望你能要一點臉,一個月才三百塊的房租就想租到房?你給我利索地從這間屋子搬出去!”
“你說什麼?”湯一婉霎時抬頭,震驚地看著面前的女人,腦海裡忽然浮現出房東的手機屏保,總算把眼前的這張臉和照片上的女人給對上號了。
房東阿黑是個IT男,常年加班,每天在旁邊的主臥裡除了敲代碼,就是對著屏保裡的女友流口水。
據他說,他的女友在外國,長得嬌小可人,極其美貌。
可……湯一婉有些狐疑,眼前這位四捨五入也不能算上嬌小吧……
湯一婉壓下心底的震驚,換上親切的笑容套近乎:“你是阿黑的女朋友?你不是在英國留學嗎?怎麼回來了?”
“我想回來就回來,關你什麼事?”提到“留學”兩個字,阿黑的女友就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立刻拔高音量咄咄反問。
湯一婉一時語塞。
女生抬手“啪”地一下把冰箱門給關上:“不知道一直把冰箱門開著有多浪費電嗎?”
湯一婉被那聲“啪”嚇得呆在原地,而對方已經轉身往主臥裡走,邊走邊道:“給你兩個小時收拾。”
等女生關上臥室門,湯一婉慢慢地靠在冰箱門上,身子無力地往下滑落。
她的媽媽在十多年前就去世了,她是靠舅舅一家養大的,但舅舅是個妻管嚴,雖然對外看起來舅媽對她很好,但是背地裡嘴裡的咒駡、眼神裡的嫌棄可從來都不少,她也就一直都過得如履薄冰。
很多夜深人靜的時候,那些細節就成了堵在胸膛的鬱氣,吐不出,咽不下,還要自己安慰自己:寄人籬下只能這樣。
最難過的時候,她就躲在洗手間裡,把水龍頭打開,再悄悄地哭,就算這樣也不敢哭太久,不然舅媽就會在外面敲門,大罵她浪費水。
所以當她開始實習,舅媽提出不再給生活費的時候,她也馬上就接受了。
而這間出租屋就是她在這種情況下租到的。
IT男阿黑每天都宅在家裡,完全不懂房價,隨手在網上定了一個全市最低價,被她眼明手快地搶到了。
房子雖然小,湯一婉卻有一種淡淡的輕鬆感,像是常年堵在胸膛的那團鬱氣得以紓解。
她以為從此以後就可以過上能自主的、不用再看別人臉色的人生。
可是沒想到還沒住幾天,她現在就必須搬走了。
不甘心,她不甘心啊!
過了好一會兒,阿黑的房門又打開一條縫,門後的阿黑低著頭不說話,只把手機湊到湯一婉的面前,上面寫著:湯一婉,我的女朋友被學校開除了,她現在住在我家,不想你住在這裡了,所以你搬走吧。對不起。
湯一婉無奈,歎了口氣道:“阿黑,你不用對不起,我要謝謝你收留過我,真的。”
阿黑依舊低著頭,把手縮了回去,可是沒有再打字了。
湯一婉收拾得很快,她本來就沒有什麼東西。
走的時候,湯一婉最後環視了一圈這間公寓,她前兩天剛洗了窗簾,此刻被風吹起了一角,花瓶裡還放著她下班後從路上帶回來的玫瑰,嬌豔欲滴,她喜歡的唐老鴨玩偶還乖乖地坐在沙發上。
“再見啦,唐老鴨!”湯一婉不舍地和玩偶合拍了一張自拍照,才提著行李箱離開。
世界那麼大,卻沒有自己的家。
正在湯一婉愁腸百結的時候,“叮!”手機屏幕上亮起一條銀行轉帳到賬的短信,湯一婉從頭到尾地看了兩遍,才想起今天是發工資的日子。
少歸少,但是也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那我現在就有錢去租房了?”湯一婉的心情在一瞬間變好,就連手機屏幕上突然不停閃現的“舅媽”兩個字都格外順眼,她想也沒想順勢就接了起來,直到接通的那一瞬間,她才驚愕地反應過來:她不該接的!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湯一婉只好硬著頭皮喊:“舅媽……”
舅媽的語氣在客氣中又帶著盛氣淩人的責備:“一婉啊,聽說你今天發工資的呀,我們剛剛都去查了卡了,你怎麼沒往家裡打點錢呢?不應該啊!”
果然是為了錢。湯一婉微不可聞地歎了口氣:“舅媽,工資發是發了,可是我剛剛被房東攆出來了,我連今晚住哪裡都不知道……”
“你什麼意思?我一打電話你就找藉口,湯一婉你別忘了當初是誰辛辛苦苦收留你又把你養大的,你這些年花了我們多少錢,你心裡沒譜嗎?讓你打點錢就像要你的命一樣!”舅媽絮絮叨叨地罵,從手機裡傳出的聲音一聲高過一聲,“當年要不是沖著有開發商看上了你媽的那塊地,你以為我會答應收留你?”
罵聲到這裡戛然而止,大概是舅媽發現自己說了不該說的話一時愣住了,可是湯一婉已經聽見了:“我媽的地?舅媽,我媽的什麼地?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什麼怎麼一回事?你在說什麼呀?”舅媽含糊著企圖蒙混過去。
湯一婉覺得自己渾身的血液都冰冷了:“是不是我媽留了一塊地,被你們給賣了?這件事我從頭到尾都不知道,你們憑什麼賣了?”
“賣了就賣了。”舅媽假裝滿不在意,反問道,“怎麼?你舅舅作為你的監護人,這點小事還不能替你做決定了?”
“那錢呢?”
“錢?什麼錢?那種地能賣多少錢?再說了,湯一婉你自己有多花錢你難道不知道?錢早就花完了!一分都沒了!”
一提到錢,舅媽的聲音頓時又拔高了兩個音節,撒潑、無賴的語氣讓湯一婉渾身發抖,“我不管到底賣了多少錢,但我要知道我媽的地到底在哪裡!”
聽到湯一婉不追究錢,舅媽才哼了一聲,說道:“古深街178號。”
結束了通話,湯一婉按照舅媽報的地址一路兜兜轉轉,終於找到了在五環裡的古深街。
這是一條沒被翻新過的老巷,兩邊都是茂密的法國梧桐,大多數是普通住戶,店鋪不多,人流也不密集。並不算太寬闊的街道上,有著稀稀疏疏幾個行人。
“真的是在這裡嗎?”湯一婉心裡狐疑地一邊拖著行李箱,一邊挨著門牌號數過去,最終停在了古深街178號門前。
古深街178號從外面看起來就像是一戶尋常的古宅人家,只是門中間掛著一塊牌匾,上面還寫著兩個蒼勁有力的大字——食間。
看起來像是吃飯的地方?嗯,反正她的肚子餓了,她決定邊吃邊和老闆套近乎,萬一老闆是個念舊的人,說不定還留著媽媽的遺物呢。
湯一婉推開門走進去,空氣裡頓時傳來絲絲清幽的小調,視野也隨之豁然開朗,裡面的中式庭院別有洞天,不知道從哪裡引來溝渠的水,彎成幾個“S”形,沿著水渠種滿了荷花,有幾隻錦鯉在爭先恐後地吞食,甚至時不時還跳出水面,引得人驚呼。而水渠兩旁有空間設計感地種著竹子、櫻花、蠟梅、楓樹,還有梔子、松樹、銀杏,夜風一吹,落英繽紛,美不勝收。而在花枝搖曳間,隱隱顯現出庭院深處那間緊緊關閉的木屋,看起來神秘極了。
湯一婉走上曲折的水渠,踏過錯落有致的花道,推開緊閉的門,外面的風趁機吹進屋裡,懸掛在門上的風鈴發出一陣清脆的響聲。
屋子裡空蕩蕩的,中間只有一張孤零零的方桌,前方立著一塊巨大的屏幕,可是眼下沒有一個客人,沒有服務員,更沒有廚師。
湯一婉呆呆地站在原地,難道她走錯了?
“歡迎光臨。”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服務員小劉把湯一婉嚇了一跳,而小劉已經公式化地詢問道,“請問您有預約嗎?”
“沒有。”
“對不起,食間每天只接待五位食客,今天的名額已經滿了,您如果沒有預約,只能麻煩您下次再來了。”
“我只是想來吃個飯,難道就沒有外賣?”湯一婉不解地問。
“不好意思,食間不提供此項服務。”小劉大方地笑著說。
“那打包呢?我只想要一份蛋炒飯,你們現炒打包好我自己帶走就行!”
“不好意思,食間也不提供此項服務。”小劉深吸了一口氣,依然笑得得體。
“不能現點,不能打包,不能外賣,你們真的是開門做生意?”湯一婉突然專業上身,掃視半圈,擲地有聲地總結道,“我總算知道為什麼你們這裡這麼冷清了。”
湯一婉的聲音通過拾音器,在操控室裡發出不小的回聲。
而坐在監控顯示器面前的雲韜,也透過屏幕清晰地看著湯一婉。
從他計劃開食間起,他就受到了無數的質疑,但是大部分都有理可依,而對著這樣大放厥詞直面挑釁的人,他覺得自己整個人從頭髮絲到腳指頭都受到了侮辱。
作為一個心理治療師,他並不願意坐在四面慘白的房間面對病人,這會讓他感到冷清和死板。
他見過太多在死亡的邊緣徘徊卻還竭力掙扎的病人,他想讓活著的人更努力地活著,於是他才執意開這間食間,用他的方式來治癒那些受傷、難過的心。
可是眼前的湯一婉,分明是一個完全不知道食間到底是什麼店,而只想買一份蛋炒飯打包帶走的誤入路人。
開什麼玩笑!
雲韜按下通話的紅色按鈕,聲音冷得像是從西西伯利亞平原北下的寒流,能凍得所到之處寸草不生:“小劉,她不符合食間食客的身份,讓她走人。”
於是領命的小劉對著湯一婉微微躬身,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湯一婉卻壓根兒不想走,還在對食間進行毒辣的點評:“這個餐館嘛,地點就選得不對,這裡客流量一點都不大,客容量也小得可憐,一天才接待五位客人,就算佈置得再好,可是各方面比如服務員的配置水平又達不到星級餐廳標準,你們……哎,你幹嗎把我的箱子拎出去?哎,你推我幹什麼?!喂!”
小劉一路充耳不聞地把湯一婉推搡著出了食間,立刻就把門給關上了。湯一婉望著被放在門外的行李箱,再看了看緊閉的大門,才知道自己被人家嫌棄了……
湯一婉忍不住捶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暗道:你可是來求人家的啊,怎麼突然就犯蠢了呢。
可現下她沒有臉再去敲門了,她歎了口氣,只能拖著行李箱來到一家通宵營業的書店,她決定今晚就待在這裡。
湯一婉找了張角落裡無人的沙發坐下,先發了條微博,用拍的唐老鴨玩偶的照片當配圖,再翻著書打發時間。翻到一半的時候,湯一婉突然靈光一閃地拿起手機,在搜索欄輸入了“食間”這兩個字。
這是國內最專業的搜索引擎,可是映入眼簾的,關於“食間”的報道屈指可數,而且每一篇報道都只有寥寥數語——
食間是巡城最特別的一間店,因為它真的能治癒食客受傷的心靈。主掌人雲韜不僅是心理治療師,更是味覺上的天才,食間沒有菜單,卻依然能製造出讓食客眼花繚亂的味覺盛宴。食間每天開店關店的時間固定,絕不拖延,為了保證所用食材的新鮮度,食間每天接待的食客數量只有五位。最特別的是,食間要求每位食客在點單時如實填寫一份調查表,只有這樣,主掌人雲韜才能保證讓每個來食間的食客得以治癒。
“原來是這樣……”湯一婉望著發白的屏幕發呆片刻,又鬼使神差地在搜索欄輸入了“雲韜”兩個字,隨即猝不及防地撞進一雙黑如松煙墨的眼睛。
只是一張普通的證件照,劉海垂落,冷峻的眉眼間帶著一點淡漠的神色,高挺的鼻樑,微翹的薄唇。再往下,肩膀寬闊,白襯衣的袖子往上折起,露出的肌肉線條十分明顯。
湯一婉也不知道腦子抽了什麼風,居然用手指往雲韜的眼睛上點了點,回過神來後迅速縮回了手,臉頰上不易察覺地浮起一抹嬌紅。
他帥是十分帥的,就是……怎麼感覺是面癱?她想了想,很難把這張臉跟治癒扯上什麼關係。
可是越不信,內心就越好奇。
這樣一個冷峻的人,會用什麼方式去治癒每一個推開食間大門的傷心人呢?
湯一婉心裡滿是猜測。
湯一婉靠在沙發上一晚上都沒有睡好,夢裡全是那雙黑如松煙墨的眼睛,和糖醋排骨、口水雞、手撕兔、麻辣小龍蝦、烤生蠔……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