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 字怨者:鬼島故事集

  • 系列名:鬼島
  • ISBN13:9789869837101
  • 出版社:找到田
  • 作者:飲馬人
  • 裝訂/頁數:平裝/304頁
  • 規格:21cm*14.8cm*1.5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19/11/30
  • 中國圖書分類:各體文學
  • 促銷優惠:新書特價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鬼島故事集》入選文化部年度推薦改編劇本書!

《字怨者》第一部將毒品與靈異結合的小說!
從毒品回溯主角阿弦的輕狂歲月,最後破除迷障,在替天行道中修行成長。

再現鄉民文化,將PTT的Marvel媽佛版寫進書中!
從已成社會問題的「網路成癮」做鋪陳,將「網路成癮」與「吸毒成癮」做巧妙關聯,並對吸毒者的人性有細膩刻劃。

不管看到什麼,都不要相信。要相信你自己!
記住了嗎?我再講一遍,你所看到的未必是真的,
要相信你自己!

這是本書主角阿弦,在處理靈界之事前,對同行者所說的最關鍵一句話。

《字怨者》敘述故事主角通靈人阿弦,是一更生人,也是有陰陽眼的池府王爺乩身。有一天阿弦受某研究生所託,前往解決租屋處鬧鬼一事……

經過追查,意外得知原來同一層的四個房間,各住了三個鬼,他們在生前便彼此聲氣相通,而他們的死也像連鎖反應互相牽連。其中,最大的「苦主」就是生前是落魄作家,後來受藥頭利用、並沾染上毒癮,死後又被邪靈挾持的「字怨者」。他每晚藉由在網路上發表鬼故事以吸取人的精氣……

隨著阿弦一步步追查線索,也不知不覺走進一個巨大陷阱,當他查出幕後主謀,就是住在隔壁房的藥頭,而且他不只販毒還養小鬼,並意外發現這人與自己過去的吸毒經歷,有著宿命般的糾葛………

到底是「人可怕還是鬼可怕」?到底是「毒品可怕還是誘惑可怕」?如果吸毒而死的人,歷經千險萬難有機會還陽,那他還會願意再碰毒品嗎?

如果吸毒致死的毒蟲有機會還陽,他還會願意再碰毒品嗎?
「字怨者」也是「自願者」,吸毒、請鬼其實都是一樣的,無人強迫,一切自願………
飲馬人
飲馬人,長期創作不輟,所著《鬼島故事集》,是一部結合在地宮廟、王爺信仰、乩童背景、神將文化的台式奇幻文學代表作,首創「台灣神異小說」新文種,為台灣本土創作注入一道新血脈。
《鬼島故事集・靈異先生》、《鬼島故事集・湖濱大飯店》、《鬼島故事集・鬼仔神》,每有新書發表,必榮登金石堂、博客來等銷售排行榜!

【推薦序】是鬼恐怖,還是人比較恐怖?

飄板人氣創作文「一線三的日常」/一線三

對我來說,飲馬人就像是marvel板大前輩一般的存在,所以這次受到邀約協助寫新書的推薦序,真是讓我受寵若驚,也讓自覺望其項背的我感到汗顏。

對於傳統的鬼怪小說,除了中國的《聊齋誌異》,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好幾年前星子老師所寫的「太歲」系列,其融合中國傳統宗教與台灣普遍可見的信仰為一體的冒險小說,讓當時還是國高中小屁孩的我,為了這部作品廢寢忘食、考差了好幾次的模擬考,直到老師及家長禁止我再繼續追這部小說為止。

當時的我心想,平常只有在拜拜時才能看見的神明,居然被星子老師具現化、成了主角身邊的夥伴之一,展開一場刺激冒險的旅程,這實在太酷了。

而飲馬人的作品也給我似曾相識的感覺,從一開始必須耐著性子了解故事的角色設定及背後複雜的脈絡,投入劇情以後,更讓人屏住氣息閱讀、期待劇情發展,而闔上書本的那刻,不禁讚嘆作者對結局處理之熟嫻。這就是飲馬人一貫的伎倆、也是他獨特的風格與強項。

如果你對宗教、鬼怪、作法、甚至是降妖伏魔有一定的興趣,你一定會喜歡飲馬人的創作。簡單來說,飲馬人的作品就是融合了上述所有素材,加上對現實生活各領域的考究、結合時事、挑戰人們的道德底線,以上通通丟進大砂鍋裡面炒出一盤大鍋炒,讓人嚐得津津有味。

即便對於寫有關警務人員故事的我而言,看飲馬人的小說,提到關於警察的部分也非常真實貼切,無論是從人物個性的刻畫、外型的描述、警察執勤時所面臨的困境乃至來自上級的壓力等。如果說我的作品《一線三的日常》描寫的故事讓人覺得「這個世界上最恐怖的東西不是鬼,而是人」,在讀完飲馬人的作品後,你的感覺會是「原來,鬼比人還要多愁善感、還要講道義、講感情」。

沒錯,對警務人員來說,依法行政、講求證據、科學辦案才是標準作業流程;但相對的,許多警察,尤其越是經驗老道的學長們往往更加相信一些看似無稽之談的小事,無論是對小便帽上警徽的依賴、對關公那正氣凜然形象的信仰。但換句話說,當工作環境給予的壓力徒增,或是隨時都身處危險的狀況下,宗教的信仰與寄託可以有效提升對自己的自信或是執勤的專業力。

對於幾乎每天工作都會碰觸的毒品,有些人會把吸毒的人當作犯人,以處理罪犯的態度與方法對付這些毒販,而在其他思想不同的國家則是把這些有毒癮的人當作病人,進而以治療病患的方式及步驟處理這些社會問題。有效與否也只能靠著歷史的洪流來證明。

飲馬人訴說的不僅是對於我們的道德觀與信仰相衝突的熱血故事,同時也點出我們生活的環境,也許比起「鬼」來說,要和那些「人」相處反而更耗神也說不定。

總歸一句,飲馬人的新書,《鬼島故事集・字怨者》,「毒品」所染上的癮貫串全文、人與鬼的愛恨情仇、一點突破天際的想像、攪和著幾分關於你的我的祂的故事,我們都是自願者,也都是字怨者,帶著些許的惆悵、幾分的會心一笑,剩下更多的則是來自內心深處不斷吶喊的聲音…•。

是鬼恐怖,還是人比較恐怖?

《鬼島故事集・字怨者》,推薦給大家。

 

【自序】字怨者,自願者……

一個昏昏欲睡的下午,講台上的老師滔滔不絕,底下學生個個點頭如搗蒜,有些還打起陣陣鼾鳴。突然,老師說起她最近聽到一件超恐怖的事,頓時所有人精神大振,全神貫注聽她說社區發生的一起燒炭自殺案,因為久沒人發現,遺體長滿了蛆,最後全變成蒼蠅,而且還多到把窗戶整片覆蓋。她那時就覺得奇怪,為什麼對面的人,要用黑紙蓋住整扇窗?

沒想到事隔多年,當時午後課堂上的奇譚,竟成為我小說中的一扇窗景,也就是說,我書裡所寫大勇自殺的故事,確實真有其人,而我也成了小說中的「字怨者」……

《鬼島故事集》第四部-「字怨者」,以阿弦幫人處理出租房鬧鬼的事件為主線,並帶出之前房客沈淪毒海的經過,再以阿弦的吸毒經歷為支線,最後兩條線在偉哥身上交會,並交待故事中人後面的發展為結束。

其實這部小說的構思很早,在我寫「鬼仔神」前半部時就開始醞釀了。後來又受到Ptt marvel板上「通靈王大戰」的啟發,所以便設定了阿泰與阿本兩個不同類型的鄉民。我創作這個故事的靈感,來自於一個假設,我們每天隔著網路看別人的故事,怎麼知道網路的另一端是人是鬼?如果鬼也會上媽佛版寫故事,那目的是什麼,是單純想爆紅拼人氣?還是別有目的要吸人氣?一開始這樣的胡思亂想,整條故事的主線就拋出去了……..

至於為什麼會加進「毒品」這個元素,純粹是很天外飛來一筆,大概是某天寫小說寫到ㄎㄧㄤ掉了,但沒想到在作品染毒之後,那種被毒品吞噬其中的無法自拔,伴隨某種無形、巨大、虛幻與迷惘的異色絕望,反而讓故事陷溺進更深沉的人鬼幽怨…….

我一直對毒品的世界感興趣,我很好奇那個「癮」是怎麼回事?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有某種「心癮」,也都是「自願者」!驢子的癮是毒品,鄉民的癮是上網,在心中最隱晦的角落,每個人都有一個不大不小,可說不可說的幽微癮頭,在蠢蠢欲動。而無論是吸毒也好上網也好,都是出於個人自願,無人脅迫;既然是出於自願,當然也就自願受它控制,任憑它擺佈。

除了「自願者」的寓意外,「字怨者」這故事多少也有些自況的隱喻。作為像驢子的文字工作者,或是像小雨這樣的音樂創作人,在現實生活中可以說是踏上一條崎嶇的不歸路。雖然逐夢是偉大的,但現實卻是殘酷的,每個逐夢者眼前都有一扇綺麗的美好窗景,但他們卻是走在試煉的鋼索上,腳下的每一步都是深不見底的社會淵藪。所以這部小說也是系列作中較偏社會寫實面,而這樣的黑暗深淵不在網路的虛擬世界,就真實存在你我生活之中……….

也因為有著自況的寓意,所以創造出另一種閱讀的趣味感(或是說恐怖感)。正如沒見過「飲馬人」的你,怎麼確定網路的另一端,埋首寫鬼故事的我,不是從另一個世界而來?相信各位不管是看到阿弦對阿娟的鬼扯,或是讀到所謂「攝魂導引術」時,心底應該都曾浮現這樣的想法:「現在正在看小說的我,精魂會不會也被吸走了?」

最後,感謝ptt marvel前板主FairyBomb,與「一線三的日常」作者一線三,以站在網路與社會第一線的身份為這故事寫推薦序,還有長期在網路上創作故事的「字怨者們」:占卜筆記/ 未落柳絮、玫瑰色鬼室友/ 林賾流、老梅謠/芙蘿、乩身/ 星子、妖怪收容所/ 逢時、營長的除靈方法/ 陸坡、見鬼的法醫事件簿/ 蜂蜜醬、死亡樹海/ 路邊攤、邊緣記者事件簿/ 劉虛壹、我是死神,我有著一份世上最爛的差事/ 曉鳴、供奉系列/貓頭鷹skyowl (以上依姓名筆畫序排列) ,為這本書聯名作推薦,在此致上我最由衷的感謝!

飲馬人 寫於二O一九年 農曆七月

 

故事 柒 / 字怨者
PTT
隔壁的房客
房子裡有鬼
門徒
少年,安啦!
緝毒行動
超渡的條件

房間中,阿泰坐在書桌前;阿本身體還很虛弱,坐在靠牆的地上;阿弦則站在床旁,留下了中間的空間,上面擺了一張坐墊。阿弦開始招請道:「小雨,妳能聽見我說的話嗎?如果可以,請現身⋯⋯」

此時房中一片無聲,三人聚精會神看著坐墊,卻沒有任何動靜。於是阿弦又開口道:「小雨,我們知道妳在這裡發生的事,也知道妳還有心願未了,希望妳能夠現身,告訴我們要怎麼幫妳,我保證絕對不會傷害妳!」

還是一樣,坐墊一點動靜也沒有。阿弦看看房間四周,心頭想道:「難道是因為門口和牆洞都貼了符,所以不敢進來?」剛剛他聽阿泰說小雨隔著牆,提醒他別開窗,想來她知道這房間有符令結界,所以才讓陰鬼不敢越界。但阿弦之所以仍不願撤下符紙,就是因為敵暗我明,不知道這屋子還有多少鬼靈作祟⋯⋯

此時他掏出兩個十元硬幣問道:「小雨,妳是因為符令的關係,所以不敢現身嗎?」隨後一擲,一正一反,有筊!

這下讓阿弦陷入兩難,他雖自持有法印護身;但阿本才剛回魂,最是陽火虛弱的時候;而阿泰被鬼跟了一段時間,時運低又與小雨磁場相近,只怕她對阿泰別有企圖⋯⋯

就在他擔心小雨會不利阿泰時,忽然隔壁房傳來一聲輕嘆。阿泰一聽,正是小雨,於是趕緊說道:「小雨是妳嗎?」

阿弦也緊盯著白牆,等待小雨回音,久久之後隔壁傳來一女子聲音說道:「你們的好意,我心領了。但既然人鬼殊途,你那朋友又陽火旺盛,我可能不方便出來與你們相見。」

阿弦聽她肯開口,至少事情有轉圜餘地,趕緊說道:「那也沒關係,我們就隔著一道牆,這樣也許對大家都比較好!」

阿弦遇過太多這種情況,也明白人鬼相見,不是想見就能見,尤其是在被「點破」以後。阿弦明白小雨可能對阿泰懷有某種情愫,所以才願意開口提醒阿泰;又在他懷疑別有企圖時,輕嘆作聲。而此時小雨也明瞭,阿泰已經知道她是鬼了,過往夢中的模糊身影,在真相被點破後的現在,更叫小雨不願讓他看見⋯⋯這樣的自己。

「避不見面,也許對大家都好吧⋯⋯」阿泰和小雨,內心大概都這麼想!

「妳是以前住這裡的房客,大勇是以前住阿本那的房客,對吧?」阿弦問道。

「是的。」小雨隔著牆,小聲說著。

「那你們中間的房客又是誰?我感覺他房裡有一些古怪,是不是在用邪術吸人精魂?還有為什麼你和大勇仍留在陽世間,難道沒有家人為你們超渡嗎?」阿弦有太多問題想問小雨,便藉這個機會一股腦地脫口而出。

此時隔壁房的小雨久久不語,阿弦一驚,只怕這些問題嚇到了她。心中悔道:「果然人時運低不只是會做錯事,還容易說錯話。早上才罵跑了琉璃子;又氣走了白蓮娜;現在只怕又要嚇跑小雨!」

正要上前賠罪時,忽然隔壁房的小雨開口說道:「大概是在五六年前,那時我剛來這裡租房子,因為之前一直住學校宿舍,畢業後也習慣這裡的環境了,所以便想留在這一邊找工作,一邊幫忙學校社團的事。

因為那時是暑假期間,學生都回去了,所以搬來這後,整棟樓幾乎沒什麼人,除了房東阿婆有時會來資源回收外,就只有住我隔壁303的房客。」

阿泰和阿本一聽都覺得奇怪:「房東不是像流氓的大叔嗎?什麼時候變成阿婆了?」

「我當時只知道隔壁有住人,因為半夜常會傳來敲鍵盤的聲音,還有看見牆上洞口的微微燈光,與霧玻璃外會有人走過去的影子,但我幾乎沒和他碰過面。因為我也是個夜貓子,下午常在社團玩音樂,晚上會在房間彈琴譜曲唱歌,我很怕我的琴聲和嘶吼的歌聲吵到他,有一天我寫了一張小紙條從他門縫塞進去,上面寫說:「你好,我是隔壁的新房客。如果半夜有吵到你,還請你見諒,我會儘量小聲的!302房留」,然後就出門了。

晚上回來時,我特別留意了一下地板,沒發現任何紙條,也不知道隔壁房客看了作何感想,這時忽然發現牆上的洞口,一條紅色緞帶繫著一張卷起來的紙,上面寫道:「不會吵,很好聽,妳的音樂和歌聲帶給我創作的力量,一起加油噢! 303房留」。我看了才鬆了一口氣,也覺得很幸運,能遇到喜歡我音樂的好鄰居。
 
有一天深夜譜曲到一半,門外傳來了叩叩兩響,打開門是一個沒見過的男生,有些不修邊幅像是一個藝術家,但又感覺是個溫和的宅男。他扛著一架鋁梯說道:「我是隔壁303的房客,妳的日光燈好像壞了好幾天,剛剛去樓上曬衣服發現有梯子,我的房間又剛好多一根燈管,所以想問問看⋯⋯需不需要我幫妳換!」

他的熱心讓我嚇了一跳,抬頭看看日光燈確實閃了好幾天,因為找不到人幫忙只好放著它不管。我看他似乎沒什麼惡意,也不好意思讓他白白拿梯子下來,就站在門口看他換。

換燈的時候,我們小聊了一下,他說他叫呂子春,朋友都叫他驢子,是畢業好幾年的學長,因為熱衷於小說創作,所以畢業後仍續租原來的房間,每晚聽到的鍵盤聲,就是他創作的時候。他的作品寫的是年輕人對夢想的嚮往,鼓勵人逐夢的勇氣。他固定每晚十二點在PTT上po文,並持續將作品投到各出版社,就看哪一家出版社是他的伯樂,一眼看出這隻驢子其實是一匹千里馬。

我一聽開心極了,原來他跟我一樣,都是有夢想的人,從那天以後我們漸漸熟了,也就成為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常常在深夜的晚上,我創作音樂時,看見牆上那一個亮著光的洞口,頓時就會覺得倍感鼓舞,感覺創作路上並不孤單,一路上都有一個懂你的人默默守護,陪你一起走。

我想他也是這樣想吧!有時那個洞口會用緞帶垂掛著加油的字條,或懸著他買的零食。那個小小的洞口成為我與他唯一的通道,是專屬於我們之間,平行交會的夢想連結。

後來快開學了,最裡面的那間305房搬來了一位新房客,在搬家時我和他打了照面,看上去是一個有點怪的大學生,不愛理人也不講話,跟他打招呼也不甩你,臉上就是一副冷冰冰斜眼看人的表情,感覺是個防衛心很重的怪咖。因為我和驢子都算是不務正業的創作人,日夜顛倒的作息再加上我半夜的飆歌聲,我想沒有一個正常的鄰居會受得了,所以心裡也很好奇這位怪房客可以撐多久?

後來有一天,意外聽到驢子房裡傳來了說笑聲,可是仔細聽另一個人的說話口音很奇怪,我去到他房間,竟然是那位大學生。原來驢子在PTT上發表小說,而這位大學生是他的頭號粉絲。有一天驢子寫了一篇以自己房間為題材的小說,他越看越覺得跟現在住的房子很像,而且從IP位置來看,他懷疑隔壁的房客就是他很崇拜的作家,因此丟了水球給驢子,沒想到搭上了線,也意外成為我們的好朋友。

他叫周大勇,是一個有點重聽的大一新生,必須要戴助聽器才能與人溝通,也因此他變得很自卑不喜歡與人說話,漸漸將自己封閉起來。但網路上無聲的虛擬人生,對他來說才是最感到自在的世界。喜歡在網路上大量閱讀的他,一眼就看出驢子寫作上的才華,對他來說閱讀驢子的文字,彷彿是心靈上的救贖,讓他這副有殘疾的身體,瞬間像是有副衝向天際的翅膀,可以充滿勇氣去追求夢想。因為對於文字的傾慕,大勇竟然破天荒地勇敢走出長久封閉的世界,走進真實的友情人生,並因為結交了生命中第一個朋友而開心地笑了。

於是每一個晚上,這三間房就像是一個夢想的補給站,我的音樂與歌聲經由牆上的小洞,灌注給驢子創作的力量;他將小說經由無形的網路散佈,也彷彿經由牆上那個洞,灌注給大勇面對現實的勇氣。

我很慶幸在畢業後能交到這樣知心的好朋友,對於驢子在拮据的生活中,仍能抱持對生命的熱情感到仰慕,並在心底對他起了愛戀之心。一直以為這樣追逐夢想的生活可以持續下去,直到偉哥搬進來住之後,才發現這樣微小確切的幸福,正在迅速瓦解中⋯⋯

偉哥搬來的時候也像現在一樣,久久才住上幾天,他給我們的感覺就是在江湖打滾多年的人。回來的時候總是深夜,總有一票奇怪的人來找他,總在他房間聚賭,整夜不睡覺地大聲喧嘩。因為在一般房客眼底,我和驢子日夜顛倒又擾人清夢的作息,實在算不上是好房客,因此有偉哥這樣的鄰居,我們也沒什麼好抱怨的。偉哥真正和我們的生活有交集,是他搬來這裡的半年後,而他最先找上的人是驢子。

那是年底快到學期末的時候,房東阿婆上來找驢子,要他趕快繳清拖欠的房租,不然就要趕人了。像驢子這樣完全靠寫作維生的作家,經濟來源一直是他的最大問題。雖然他的確有幾本書在租書市場流通,並且也努力投稿出版社,但整個大環境的不景氣,讓他一直沒有穩定的收入。他在門口拜託房東再寬限幾天,他會去想辦法籌錢的,而且都租這麼多年了,在過年前趕人也太不近人情了。

那陣子偉哥剛好回來住,在走廊聽到驢子的事,突然很阿莎力地說要幫忙繳清房租,這對捉襟見肘的驢子來說簡直是一場及時雨,雖然他一開始先回絕,畢竟他跟偉哥真的不熟。但偉哥只說:「沒關係小兄弟,出外人就是要彼此幫忙!這筆錢你就當我先無息借你,以後有機會再慢慢還就好!」對於當時已走投無路的驢子來說,他真的很感謝偉哥的慷慨和熱心。

後來驢子也就慢慢和偉哥熟了起來,知道偉哥是在台北作傳播事業的,感覺背景很罩人脈很廣,認識許多娛樂圈的名人。他們常一起出去吃宵夜,偉哥也介紹朋友給驢子認識,逢人就說:「這個驢子是小說界的明日之星,未來一定會超越九把刀,我現在要全力捧紅他,我可是他的經紀人啊!你們不要搞不清楚狀況!」那些朋友一聽,也對驢子稱兄道弟了起來,驢哥長驢哥短的,熱絡地不得了。那時,驢子真心以為自己的機會來了,多年的懷才不遇就在等一個貴人的提拔,這匹千里馬總算遇到了賞識他的伯樂。

因為要打進偉哥的圈子,所以不免俗地從未在社會上走跳的驢子,也開始學會要跟人交陪應酬。他跟著偉哥上牌桌,手夾著菸東南西北暈頭轉向打了好幾圈;他跟著偉哥上酒店,手中的酒一杯一杯沒停過,玩遍各種臉紅心跳的縱慾遊戲。於是,303房半夜敲敲打打的鍵盤聲近乎絕響;301房整晚嘩啦嘩啦的洗牌聲不絕於耳。那一個專屬我和驢子間的洞口常是一片漆黑,夢想的燈不知何時被關上了,對大勇來說更是切斷注入勇氣的泉源,他感覺他離生平第一個也是唯一的好朋友,越來越遠了⋯⋯

大勇本來就不喜歡偉哥,甚至是有點懼怕他,大勇單純無害的小世界,天生不會和偉哥的複雜城府有交集。就在驢子和偉哥越走越近後,大勇那扇曾透露著些許陽光的窗,又重新被黑暗所封閉。而我那時還看不清偉哥的真面目,也為驢子遇到貴人感到高興。只見驢子談起偉哥兩眼盡透露著崇拜羨慕之情,就像一個長年在山中的苦行僧,偶然來到了目眩神迷的花花世界。

那是一個什麼樣的世界呢?那是一個賺錢很容易,只要懂門道、夠帶種就可以賺到錢的世界;那也是一個你不賺自然有別人搶著賺的世界;那更是一個你要在適當時機心狠手辣才能賺到錢的世界。我曾經問過驢子:「你不再寫小說了嗎?」當時他說他想寫一本關於社會黑暗面的小說,正在涉略這方面的題材,等素材蒐集到位後,就會慢慢脫離這酒色財氣的圈子。

後來偉哥聽說了這件事,也非常鼓勵他朝這方面去創作,偉哥說這行有太多不為人知的辛酸,還常被一些假道學之人攻擊抹黑,正需要驢子替他們發出正義之聲。後來有一天,偉哥對驢子說道:「你既然要寫這方面的題材,那你一定要試試看這個,也許會讓你更有靈感。」接著掏出一包用夾鏈袋包好的白色結晶體。

「這是什麼?」驢子問道。

「K他命,在我們道上的行話叫褲子。」偉哥也實說道。

「這不是毒品嗎?」驢子一驚,看著這一小袋。

「毒品?你也太看得起它了!這玩意兒連二級都算不上,吸了不會成癮,被抓到了也不會有前科,頂多去上上課,交交新朋友。」偉哥不以為然說道。

「我給你這個,不是要讓你成為毒蟲,而是要你體驗人生。全台灣你知道有多少人在嗑這個嗎?你知道我是多少藝人與名人的藥頭嗎?他們是白癡嗎?他們為什麼敢吸,就是因為這頂多跟抽大麻一樣,讓你更high卻不容易上癮。我可沒叫你天天吸,這就跟抽雪茄一樣,感覺到了就來一管,這才是懂享受的人生啊!」

驢子當場就被說服了,而且馬上來一管試試,在偉哥專業的指導下,這感覺簡直是他媽的有夠爽!

後來在領教了K他命助興的快感後,驢子的胃口也越養越大,雖然偉哥說了沒叫他天天吸,但那一小包哪夠他塞牙縫,可是不巧偉哥在專業指導後的隔天就閃人回台北了,電話也聯絡不上,搞得驢子心癢難耐,渾身六神無主,每天殷殷期盼著偉哥趕快回來⋯⋯

就在某一晚深夜,樓梯傳來了響亮的皮鞋聲,301房的門開了。驢子幾乎是用衝地來到偉哥房間,一見面就是偉哥長偉哥短地熱絡巴結,雖然偉哥早知道驢子是為了什麼事而來,但卻不動聲色裝作什麼都不曉得。最後驢子只好開口求道:「偉哥,還有沒有幾條⋯⋯褲子可以借我穿?」

這時偉哥看了他一眼,只說夜深想睡了,明天下午三點再來找他。驢子哪敢說不,只好悻悻然地回到房間,眼巴巴盼著明天下午趕緊到來。

到了約定的時間,偉哥先讓驢子去確認這排房間都沒人後,在驢子又提到「褲子」後,才從上鎖的的保險櫃迅速拿出一包白色粉末,在他面前晃了晃說道:「褲子,只是凡人在穿的;這個,才會讓你爽到脫褲當神仙!」

「這個是⋯⋯」驢子滿眼驚道。

「有聽人家說過這個吧!」偉哥比了一個「四」的手勢。也不枉驢子這幾個月的混跡江湖,耳濡目染間也知道「四號仔」就是傳說中的白粉,鼎鼎有名的「雙獅地球牌海洛因磚」。

「我就老實跟你說吧!『褲子』只是幫你打通人脈,跟小朋友玩玩可以招待這個當點心嗑。你真的想賺大錢,還是要靠『四號仔』,這才是端得上檯面的國宴!」

『門徒』這電影你看過吧!驢子我跟你說真心話,我看你是塊料,才拿這給你。我現在要找的就是門徒,只要你不是臥底的鴿子,我保證你可以賺到像我一樣⋯⋯」他打開保險櫃的門,只見裡面放了幾支鑽錶,好幾綑的美金台幣,還有幾塊海洛因磚,與分裝成數小包的夾鏈袋。

「驢子,你自己考慮看看吧!你真的很有才華,可是寫小說能賺到多少錢?寫小說能幫你付房租、上酒店、開名車嗎?可是,這玩意兒可以啊,你自己想想吧!我也不給你壓力,只是如果決定要跟我,那入行有入行的規矩,在我面前吸了它,才算是入我這行的『投名狀』!」說完,偉哥拿出了錫箔紙、吸管和打火機,攤在驢子面前⋯⋯

那一天下午,驢子癱軟在偉哥床上,那時我剛好面試資料忘了拿,回來房間一趟,就在我從房間走出來,高跟鞋聲在走廊上迴盪時。我聽到301房傳來偉哥問道:「302房那個正妹回來了,她是你女朋友嗎?」

「誰?」驢子像喝醉了一般醉語迷濛說道:「她不是!」

我無聲走過,剎那間才真正感覺到,我離那一個認識的驢子越來越遠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