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定  價:NT$290元
優惠價: 79229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無庫存,下單後進貨(採購期約4~10個工作天)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書摘/試閱

《抉擇叢書》讓你一邊閱讀,一邊決定故事的發展及結局。你的每一個選擇都影響着情節的推進,故事緊張刺激,讓你彷彿置身於故事中。未來是悲是喜,是生是死,全在你一念之間。請小心選擇!
 讀者可以自選不同的情節及結局,參與度高,互動性強,令讀者彷彿親歷其境,閱讀時更刺激有趣。
 此系列為多結局故事,有別與傳統的單一結局的故事結構,必定讓讀者翻看再翻看。
 懸疑、刺激、緊張多變的故事情節,讓讀者會不知不覺深陷其中。
結局由你決定!你的選擇操控命運,扭轉未來!
著名作家聯手推薦 李逆熵X關景峰

《抉擇叢書》能讓你按書中選項選擇故事的發展及結局,就如親歷其境,故事中發生的一切就發生在你身上,你每一個決定都會導致不同的未來。未來是悲是喜,是生是死,全在你一念之間。請小心選擇!
    
    書中有清晰的指示,讓孩子在需要作出選擇時,翻到不同的章節,容易閱讀,更能投入一趟緊張刺激的旅程。

本書2個多結局故事包括:
《福爾摩斯懸案》
  華生醫生曾在雜誌上寫過一篇文章,題目是《福爾摩斯懸案》。原來你掌握了這宗懸案的祕密!當時名偵探福爾摩斯有事要遠行,房東太太請你幫忙看管他的家,讓你意外捲進了這宗可怕的案件。有人要陷害福爾摩斯,你有信心識破陰謀,替福爾摩斯消災解難嗎?

《古埃及王的陵墓》
  你前往四大文明古國──埃及採訪時,無意中發現了一尊古董雕像。沒想到這尊雕像大有來頭,更讓你跟一宗非法軍火交易扯上關係。在古埃及的陵墓中,你與犯罪集團展開驚險刺激的追逐。你能成功脫險,阻止罪案發生嗎?

作者:雅倫‧夏普 (Allen Sharp)
    雅倫‧夏普的著作繁多,《抉擇叢書》為她出版的一大系列之一,圖書包括:《黑手黨暗殺》、《海底異獸》、《吸血鬼歸來》、《幽靈古宅》、《福爾摩斯懸案》、” Terror in the Fourth Dimension”、” The Evil of Mr Happiness”等等。

繪者:Chiki
    Chiki為《鬥嘴一班》系列第1至12冊及《抉擇叢書》系列的繪者。

閱讀是人生一大快樂泉源,《抉擇叢書》顯然是為了激發和引導讀者體味閱讀的快樂而編寫。不錯,電子遊戲也可提供自選的故事情節和結局,但你只要略為閱讀本叢書中的任何章節,當會發現文字的魅力是電玩所不能取代的。
——著名科普及科幻小說作家 李逆熵  

《抉擇叢書》有跌宕起伏的故事演進,還能在書中自選角色的命運,閱讀此書會使你充滿緊張懸疑的感受。
——著名偵探小說作家 關景峰

請先讀這頁
    這個故事跟你過去看過的大不相同,因為故事的發展全由你來決定。這就像親身經歷一次冒險一樣,故事中發生的一切就發生在你身上。你得選擇下一步該怎樣做,結局也跟現實生活一樣,不可能總是愉快的。未來是喜是悲,那就全靠你自己了。
故事中有很多險境,閱讀時你彷彿置身其中,你有很多機會決定之後怎麼辦。
  在福爾摩斯已故的助手兼好友華生醫生的舊手稿中,有幾頁看來是一篇雜誌文章,標題是「福爾摩斯懸案」。這篇文章從未發表過,原因可能是這宗案件發生時,福爾摩斯根本不在貝克街的家裏。但當時你卻身在現場!你有能力偵破這宗懸案嗎?如果你想挑戰自己,請按照右頁的指示去做。
 
怎樣讀這本書
    每一章都有一個白色號碼,你用手指翻動一下書邊,就會找到這些號碼。
請從白色號碼1的那頁開始閱讀,當你讀到這一章的末尾時,它會告訴你接著應該讀哪一章。故事中會有多次需要你自己做決定,選出下一步該怎樣做。當你一直往下讀,便會看到那些不同的抉擇是什麼。你需要選好如何行動,然後按照那個決定後面括號中的號碼翻到那一章。
    例如:我很想看個究竟,到底是設法進入車房呢?(30)還是適可而止,等計劃好了才再來?(27)
    如果你決定進入車房,便翻到第30章;如果你打算暫且停手,便翻到第27章。
    你必須偵破這宗案件,還要找出這些神秘事件出現的原因,才算圓滿成功。故事共有5個結局,請小心選擇你的未來。
  現在,請翻到第1章。

3
  第二天一早我便來到貝克街,正好趕上郵差第一次送信。哈德遜太太正要出門,她已經替福爾摩斯先生收拾房間,但來不及撣灰塵。她把大門和福爾摩斯先生的房門鑰匙交給我,囑咐我把信件放在他的書桌上。除此以外不要亂動其他東西,他不高興別人動他的東西。說罷她便走了。
  我把福爾摩斯和華生醫生的信件放好,心想:看一看並不等於「亂動」吧。當我打算看看時,門鈴突然響了。從鈴聲響個不停看來,這人的心情肯定很焦急。
  一個衣着講究的年輕女子站在台階上,她的確很焦急,同時又很疲憊。她一聲不響就推開我,逕自進門上樓。我在後面叫着,說如果她想找福爾摩斯先生的話,那就不必進去,因為他湊巧不在家。也許她情緒太激動或是心裏想着別的事,好像沒有聽到我的話,一直上樓去了。我趕緊跟着她,還沒有趕上,她已走進福爾摩斯先生的房間。
  「人呢?」她問,「福爾摩斯先生在哪裏?」
  我告訴她福爾摩斯先生不在家,也許要好幾天才回來。
  「我一定要見他,這是一件生命攸關的大事。」她頓了一下又說,「我留下一封信吧,他回來時,你一定要交給他。」
  我表示去給她取紙和筆。
  「不用啦!」她一邊從手提包裏拿出一個信封,放在桌上,一邊說,「我叫西維亞•馬奎斯,住在倫敦諾森伯蘭旅館。」
  她說完便轉身離開,匆匆下樓,我目送着她離去。這位小姐和她的舉止都很古怪。我望了一眼她放在桌上的信封,信封用火漆封好,印戳上刻着一個美術體英文字母M。我撫心一問,要是福爾摩斯遇上這種怪事,他會跟蹤她嗎?(7)還是這信封已足夠給他提供答案?(5)


7
  那位自稱西維亞•馬奎斯的女子離開還不久,如果她是步行回諾森伯蘭旅館的話,我應該可以追上她,但現在外面已經看不見她了。
  對面街有一個手裏拿着搖鈴叫賣的男子,他正在整理頂在頭上放鬆餅的盤子,我朝他跑了過去。
  「對不起,」我說,「請問你剛才見過一位年輕小姐,從對面的房子裏走出來嗎?」
  「見過,她坐出租馬車走了。」他說。
  「你是說她叫了一輛出租馬車?」
  「不,好像是有輛馬車在等着她。那輛馬車在街邊停了十來分鐘,她一出來就向馬車走去,上車去了。」
  如果馬奎斯小姐真的希望見到福爾摩斯先生,並在那裏停留一會兒的話,她肯定不會讓出租馬車等着。我認為有必要到諾森伯蘭旅館走一趟!
  確是有位馬奎斯小姐在旅館訂了房間,但房門的鑰匙就在櫃台,她人並不在這裏。我父母的房子就在旅館隔壁,所以我經常從旅館門前經過,認識負責看門的喬治。我還想多了解一些情況,於是給了他一點錢,請他幫忙打聽消息。他堅持不要錢,只拿了兩個先令給男侍,叫我等十分鐘。
  我先返回家裏,過了十五分鐘再到旅館去。喬治告訴我,馬奎斯小姐是前天入住的,她預付了十天房租,但女侍說她沒有住進房間,也沒有行李。
  我有幾件事要辦,比如回家看看是否要買點食物,還有沒有足夠的乾淨衣服。可是,我想起那封神秘的信件仍然留在貝克街福爾摩斯先生的書桌上。我必須決定哪些事情比較重要:是自己私人的小事(9),還是那封信?(5)


5
  這個信封使我想起那位小姐的古怪行徑:一位十分激動的年輕小姐,一心想見福爾摩斯先生,卻又好像早已預知他不在,事先準備了一封信。
  我從桌上拿起福爾摩斯先生的放大鏡,仔細地察看信封。這信封紙質良好,價錢很貴,至少要兩先令半一捆。信封上面沒有寫什麼,甚至連福爾摩斯先生的名字也沒有,真是令人費解。
  這封信肯定不是她離開旅館前才匆匆準備的,她不是用旅館的信封,旅館的信封上面都印有旅館名字的。那位小姐即使帶着筆和紙,也不應該帶著印章。因為這種印章是專門用來蓋在火漆上的。它不是戒指印,比普通的印章大得多,只適合放在辦公桌上使用,並不適合隨身攜帶。
  有很多方法可以不用打開信封,便知道信件的內容。我走到福爾摩斯先生放化學品的長桌前,把手帕浸了一下酒精,然後在信封上一擦,紙立即變透明了,但只映出裏面有層襯着的黑紙,這種紙在歐洲的文具店中很常見。
  那位小姐說她的事情緊急得「生死攸關」,但當她聽說福爾摩斯先生不在時,反應卻沒那麼焦急。相反,她只是留下一封小心準備好的信件便離開,而這封信顯然不會很快送到福爾摩斯先生手裏。因此,這封信裏看來大有文章,它不會是一封傳遞音訊的信,而是另有目的!
  下午五時哈德遜太太回來,說她的朋友病情嚴重了,需要她在那裏過夜。她叫我把鑰匙留着,以便第二天早上再來。可是,當晚八時左右我便再來到貝克街了。如果我的估計沒錯,將會有人來訪。(4)


4
  我敢肯定這信封只是序幕,好戲還在後頭,第二個來訪者必定與這信封有關係。如果我沒有猜錯,一定是有人想利用福爾摩斯先生不在期間行事。這樣的話,第二個來訪者應該很快出現。
  九時一過,門鈴又響了。這次不是那位送信來的小姐,而是一位四五十歲的男子。從他的衣服、斗篷和蘇格蘭大呢帽看來,他應該是住在鄉下,不論怎樣的天氣都要出外工作。他戴着一副眼鏡,蓄着整齊的小鬍子,頭髮和鬍子黑黑的,但已開始變灰。
  「對不起,這麼晚來打擾你了。」他有禮地說,「但我有重要的事,想見一見福爾摩斯先生。」
  我告訴他福爾摩斯先生不在城裏。
  「不好意思,你知道今天有位自稱西維亞•馬奎斯的小姐來過嗎?」
  我表示她的確來過,但沒有跟福爾摩斯先生碰面。
  「她進過他的房間嗎?」那人又問。
  「進過,但只留下了一封信。」我回答。
  「如果只是一封信,那就不用擔心了。」他停了一下,「對不起,我是奧列佛•布洛班特醫生,從舒梨郡的喀夫斯來的,馬奎斯小姐是我的病人。你看來太年輕,不會知道有過這麼一宗案件。幾年前,福爾摩斯先生證實馬奎斯小姐的父親犯了謀殺罪,把他送上了絞刑台。這自然是他罪有應得,但近來馬奎斯小姐心情很煩亂,相信她是一心希望為死去的父親復仇,目標自然就是福爾摩斯先生。我最擔心的是她送來的不是一封信,而是一顆炸彈。」
  我說他的憂慮錯了,不過為了使他放心,我可以帶他去看看馬奎斯小姐到過並留下信件的房間。
  他對那封信沒有發表什麼意見,但他建議應該仔細地檢查一下房間,看看有沒有什麼可疑的包裹或別的東西。我正想表示贊同,他竟忽然不停地咳嗽起來。
  「呼吸道感染……」他喘着氣說,「請你給我一點水喝……」
  他是想我離開房間嗎?我應該順從他出去一下?(8)還是堅持要他跟我一起離開?(6)


8
  我心想:如果他是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來,那麼我該給他機會。只有這樣,我才有可能弄清他的來意。於是,我到廚房給他倒開水。
  我給了他足夠的行事時間,才拿着水回來。他似乎已經止了咳,但還是喝了水。他表示自己已仔細查看過房間,沒有發現值得懷疑的包裹或其他東西。我問他對這封信有什麼看法,他卻說沒興趣管它,只希望自己的病人不會為福爾摩斯先生帶來什麼危險。他離開時說回去會寫信給福爾摩斯先生,要他警惕馬奎斯小姐。
  我看了看福爾摩斯先生的書架,發現一本醫生姓名住址錄。上面記錄了兩個布洛班特醫生,但名字都不叫奧列佛,也不在喀夫斯行醫。可是,這些都不算奇怪。不管來訪者的真名是什麼,他的目的不外乎三個:來看什麼,來取什麼或是留下什麼。真感激哈德遜太太打掃房間時沒有撣灰塵,房間裡所有東西都蓋上了一層薄薄的白灰。只要一碰任何東西,一定會留下痕跡。
  我花了三小時認真地檢查每一個角落,書架上除了我動過的那本醫生姓名住址錄外,別的地方都沒有移動過的痕跡。化學藥品瓶上倒有痕跡,但那是我自己留下的。我只察看了書桌一遍,幾乎錯過了重要的線索!
  書桌上有一本筆記簿,在好幾頁上有福爾摩斯先生潦草的筆跡。筆記簿下面當然不會有灰塵,但當我用放大鏡仔細觀察時,發現筆記簿上面也沒有灰塵!
  現在已是半夜十二時半,我該回諾森伯蘭大道了。在檢查書架時,我注意到有一套像福爾摩斯先生辦過的案件索引之類的東西。我抽出了L-N卷,裏面果真記載了馬奎斯案,也確實有一位西維亞•馬奎斯小姐,而命案地點就在喀夫斯!
  我知道哈德遜太太希望我第二天早上回來(11),但為了這個發現而到喀夫斯一趟是不是更重要呢?(13)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