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 古地圖解謎!回到江戶,跟著歷史學家解開現代東京之謎

  • ISBN13:9789869820134
  • 出版社:東美
  • 作者:山本博文
  • 譯者:馮鈺婷
  • 裝訂/頁數:平裝/384頁
  • 規格:19cm*13cm*2.2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11/15
  • 中國圖書分類:日本地方志
  • 促銷優惠:新書特價
定  價:NT$530元
優惠價: 79419
可得紅利積點:12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東京還可以怎麼玩?──古地圖+現代地圖,一目了然!
跟著史學家來去東京,讓江戶歷史與人物一一在現代景觀中浮現!

昔日的井伊家上屋敷,今日的國會議事堂?
想找江戶時代的越後屋?就到駿河町!
時代劇裡町奉行所的與力、同心都住哪?去八丁堀櫻川公園找!
江戶牢屋敷變身成公園,你野餐賞櫻的地方曾是陰暗的監牢……
把三十間堀川填平後,曾是聲色場所的木挽町變身今日銀座?

江戶人們許多生活的痕跡、活動的居所,穿越時空隱藏在巷弄、街角、熱鬧的大街上。
一趟深度的江戶歷史行走,透過珍貴的古地圖與現代地圖的對照,
古代東京的歷史與人物一一在現代景觀中浮現,
一段段江戶故事、一個個遺跡串連起歷史的詭譎千變,
都出現在人們如今稱之東京的國際都市裡。

山本博文 Hirofumi Yamamoto

  1957年生於日本岡山縣津山市,東京大學文學部國史學科畢業,現任東京大學史料編纂所教授。文學博士。1992年以《江戶留守居役日記》獲得第40屆日本散文家俱樂部獎。
著有《從洪流看日本歷史》、《武士評判記》、《日本史一級史料》、《白話文版武士道》、《掌握歷史之技》、《階級序列日本史》等多部作品,亦擔任角川漫畫學習系列《日本歷史》全套監修。此外也曾負責NHK BS《一路》、《雲霧仁左衛門》等古裝劇的考據工作,且參與過NHK教育台《智慧泉》等許多電視、廣播節目。


馮鈺婷

  政大國貿系畢業,輔大跨文化研究所翻譯學碩士班中日組,譯有《日本男色物語》(時報出版)、《一個人的京都夏季遊》(時報出版)、《參勤交代不思議》(榻榻米出版)。曾在京都住過一段時間,有朝一日想再回京都生活。

前言 
江戶風華,猶存東京

  每當我想漫步東京街頭時,都會事先找出江戶古地圖,和現在的地圖對照之後再出發,而我所帶的研討課也有城市散步這個項目。這是因為儘管今日的東京如此發達,仍有一些蛛絲馬跡能讓我們窺見江戶時代的樣貌。
  如大家所知,皇居曾是江戶城,而政府機關林立的霞關,從前則建有許多大名宅邸,現在的東京可謂建立於江戶時代的遺跡之上。此外,後樂園、六義園等大名家的庭園亦留存至今,就連一些住商混合或住宅區的街道劃分,也都和過去相差無幾。
  最近城市散步開始普及,本書列舉的地點經常可以見到這類散步的隊伍。NHK有一個熱門節目叫「閒走塔摩利」(ブラタモリ),由塔摩利(森田一義)先生介紹各地的地形與遺跡。我也曾數度參與BS11頻道的節目「尾上松也古地圖解謎!探索日本」(尾上松也の古地図で謎解き!にっぽん探究),為大家講解東京要怎麼逛才好玩。
  為了讓更多人了解散步的樂趣,二O一一年我於中經文庫撰寫了《東京今昔江戶散步》一書。我在書中以文字和自己拍攝的相片介紹了東京許多地方,該書有幸獲得眾多讀者的支持。
  本書是根據前述書籍全面修訂而成,並且新增了兩幅古地圖以及大量的文字與相片。前書使用的是穴八幡宮收藏的古地圖,這次的古地圖,則全是我個人經由古書店或拍賣購入的收藏品。

  在研討課上帶領學生散步時,最快樂的莫過於計畫要去哪些地方、要走哪條路線。只去一兩個地方有點無趣,所以我們會思考,要怎麼走才能一次造訪多處古蹟或景點。
  在此分享我們最近參觀過的路線與地點,供各位參考。
  我們的集合地點,是地下鐵日比谷線小傳馬町站附近的十思公園。這裡是幕府牢房舊址,留有石牆等遺跡,還有一塊石碑,上頭刻有死於安政大獄的長州藩士,吉田松陰的辭世和歌。
  接下來我們從小傳馬町站搭乘日比谷線,前往南千住站。南千住站一帶以前是小塚原刑場,當時景色應該相當荒涼。吉田松陰與橋本左內葬於此地,回向院中有他們的墳墓。另外,杉田玄白等人也在此見到了死刑犯遺體的解剖過程,從此決心翻譯《解體新書》。
  隨後來到淚橋路口。明治通以前是一條河,上頭的橋名為淚橋。之所以叫這個名字,一般認為是因為死刑犯會在此和親友淚眼訣別。不過在千葉徹彌的漫畫《小拳王》(高森朝雄原作,講談社出版)中,教練丹下段平曾說:「這座橋啊──人稱淚橋,因為……人生失意、生活困苦,淪落到這座貧民窟來的人,總是流著淚走過這座傷心之橋。」
  我們從淚橋走到淨閑寺,寺院裡埋葬著許多不幸身亡的吉原遊女。附近的都電三輪橋站至千住大橋路段以前是日光街道,現在的路寬幾乎和往昔一致。千住下宿的岡場所(吉原以外的私營遊廓)也在這裡。
  日光街道旁的圓通寺裡,有一座從上野寬永寺遷來的黑門。新政府軍與舊幕府的彰義隊曾在黑門前展開激戰,門上因而留下無數彈痕。
  下一站是素盞雄神社,我們在那裡參觀完松尾芭蕉的俳句石碑,便穿越隅田川上的千住大橋,前往北千住站。這條路以前是千住宿的中心地帶,現在則是商店街,同樣熱鬧非凡。以上行程大概需要半天的時間。
  城市散步不僅對歷史研究有益,更能讓人玩得愉快,尤其是在東京街頭發現江戶風貌的時候。本書刊載了江戶時代的古地圖,以及與古地圖疊合的現代地圖。古地圖可能有一些比例不精確之處,無法與實景完全一致,但應該還是看得出古蹟的位置。
  希望各位讀者也能透過本書,體會城市散步的樂趣。
 


 

前言~江戶風華,猶存東京

千代田區、中央區

【大名小路神田橋內 內櫻田之圖】
◎江戶城本丸與二之丸~江戶城本丸遺跡
殘存至今的江戶城本丸遺跡
天皇的皇居是西之丸的臨時宮殿
穿越大手門,感受進城之樂
不淨門也是大奧入口
可供眾人休憩的公園
町入御能:町人也可進城參觀
◎江戶的町奉行所~有樂町站前廣場上的南町奉行所石堆遺跡
分隔江戶城與町人地之橋
町奉行所內部
町奉行所的成員
町奉行的一天
中橋天王祭禮:町奉行所的參觀日

【麴町永田町 外櫻田繪圖】
◎櫻田門外之變的發生地~櫻田門
幕末轉捩點:櫻田門外之變
井伊直弼之敗
昔日的井伊家上屋敷,今日的國會議事堂
【日本橋北內神田兩國濱町明細繪圖】
◎三井越後屋的發祥地~日本橋三越本店
東海道的起點:日本橋
三井高利創立的吳服店
找越後屋?就到駿河町
江戶的大店幾乎都是吳服店
江戶最大的河岸魚市
◎水天宮與日本橋富澤町、人形町、蠣殼町~充滿人情味的神社:備受百姓喜愛的水天宮
古著商店雲集的富澤町
江戶的Outlet
眾多操偶師居住的人形町
江戶百姓喜愛的水天宮
◎小傳馬町牢屋敷遺跡與小塚原刑場遺跡~十思公園
江戶牢屋敷變身成公園
石出帶刀:世襲的牢屋敷長官
按照身分分配牢房
幕府默認的大牢慣例
將囚犯從明曆大火中救出的石出帶刀
守信的囚犯
吉田松陰與橋本左內長眠的小塚原回向院

【八町堀靈岸嶋 日本橋南之繪圖】
◎町奉行所的與力、同心的居住地~八丁堀的櫻川公園
四河環繞之地
與力、同心的日常生活
負責江戶警察職務的同心
岡引是一種副業

【京橋南築地鐵炮洲繪圖】
◎銀座發祥地與木挽町~銀座發祥地石碑
銀座:江戶職人之町
銀座役所:銀座的發祥地
曾是聲色場所的木挽町
繪島事件與山村座
三十間堀川填平後,木挽町成為今日的銀座
◎石川島人足寄場與佃島~住吉神社
鬼平創立的難民收容機構
在動盪社會中增加的無家者
長谷川平藏的目標是維持治安,並協助無家者重生
實現平藏心願的松平定信
既提供工作,也提供教育
人足寄場成為造船廠
佃島與住吉神社

港區

【芝口南西久保 愛宕下之圖】
◎將軍的庭園~濱離宮恩賜庭園
留存至今的德川將軍家庭園
引入東京灣海水的潮入之池
綱重設立的鷹狩場
其子綱豐當上養君,鷹狩場變身為濱御庭
家齊享受獵鴨之樂的鴨場
幕府的菁英官員也曾受邀來此
獲准參觀御庭的幕臣
黑船來航後,轉為軍事基地
◎紀州藩的濱海別墅~舊芝離宮恩賜庭園
典型的迴遊式庭園
不斷易主,最後成為芝離宮
◎將軍家的家寺~三緣山增上寺
建於舊宮家遺址上的王子大飯店
東京王子大飯店的所在地,過去屬於增上寺
飯店所在地上曾有哪些將軍的靈廟?
將軍陵墓的構造
第一位葬於增上寺的將軍秀忠
阿江與秀忠
因為東京奧運而遷移的陵墓
◎愛宕下大名屋敷與江戶土產街日蔭町~愛宕神社
能夠一覽江戶灣的愛宕山
田村宅邸:淺野內匠頭切腹之地
觀光客絡繹不絕的增上寺
江戶的土產街日蔭町通
地名「汐留」的由來

【東都麻布之繪圖】
◎長府毛利家屋敷庭園~六本木之丘的毛利庭園
朝日電視台旁的毛利庭園
赤穗浪士死亡地
【今井谷六本木 赤坂繪圖】
◎長州藩屋敷遺跡~東京中城
保留土地記憶的開發案
忙於爭取下屋敷的福間彥右衛門
擁有三間屋敷的長州藩
長州藩如何獲得江戶郊區的「麻布屋敷」
下一步是擴大屋敷的占地面積
「抱屋敷」成為慣例
◎長州藩下屋敷庭園~檜町公園
緊鄰東京中城的公園
江戶知名庭園「清水亭」
感動磯野政武的清水亭景色

文京區

【東都小石川繪圖】
◎水戶家上屋敷名庭園~小石川後樂園
建造者為愛好山水的德川賴房
模擬中國與日本名勝的造景
教人體恤農民辛勞的稻田
德川光圀設立的史局「彰考館」
◎德川家康生母與家光正室長眠之地~無量山傳通院
傳通院:家康生母長眠地
格外醒目的「孝子之墓」
愛好男色的家光
家光死後的孝子
家光的側室
◎小石川養生所~小石川植物園
江戶幕府的藥園
研究藥草與製造藥材的機構
向德川吉宗上書的小川笙船
為百姓而建的養生所
吉宗提供的免費診療服務
醫療人員可撈油水

【小石川谷中 本鄉繪圖】
◎加賀藩上屋敷的赤門~東京大學赤門
赤門是東京大學的象徵
將軍之女溶姬
現存於東大的加賀藩庭園
◎江戶幕府的最高學府~湯島聖堂
聖堂原為孔廟
學問吟味:選拔幕臣的考試
建於學問所遺跡上的師範學校與大學
◎甲府宰相綱豐的宅邸~根津神社本殿
人氣景點「谷根千」的中心
江戶的知名遊廓「岡場所」

【染井王子 巢鴨邊繪圖】
◎柳澤吉保自豪的庭園~六義園
德川綱吉拔擢之人
吉保用心建造的庭園
得名於《古今和歌集》的分類法
將軍綱吉時常親臨柳澤宅邸
吉保的真面目
吉保晚年隱居在六義園
吉保之孫信鴻允許他人來此參觀
明治維新後,由岩崎彌太郎購入

台東區、墨田區、江東區

【東都下谷繪圖】
◎作為「東方比叡山」而建的寬永寺~東叡山寬永寺根本中堂
將軍要求天海建造的寺院
歷代將軍大多葬於增上寺或寬永寺
江戶第一的賞櫻景點
幕末動盪期的寬永寺
多已消失的靈廟
為江戶人報時的「時之鐘」
現存於上野公園的建築
【今戶箕輪 淺草繪圖】
◎自古香火鼎盛的寺院~金龍山淺草寺
顯靈於隅田川的主神
德川家康將淺草寺列為祈願所
仲見世的營業權化作股票
可以看劇、看表演的「奧山」
廢佛毀釋下,寺院領地變作公園地
◎遊廓吉原與淨閑寺~吉原的回頭柳
幕府唯一認可的遊廓
從舊吉原到新吉原
溝渠環繞下的吉原
連大名也為之痴狂的「太夫」
恩客身分隨時代改變
遊女的一生

【本所繪圖】
【本所深川繪圖】
◎維繫江戶百姓生命與生活的橋梁~回向院
建橋契機為明曆大火
新大橋與芭蕉庵史蹟
慶祝綱吉五十大壽而建的永代橋
綱吉的功績
即使需要通行費,百姓仍視如珍寶
最後一座橋
◎安政大地震與本所、深川地區~富岡八幡宮
災情嚴重的安政大地震
永代橋一帶遭逢火災
五斗櫃成為地震時的保命符
吉原死傷慘重
下谷的一則傳說
從牛門老人的紀錄,看當時的建築工法

新宿區、澀谷區、目黑區、中野區

【千駄谷鮫橋 四谷繪圖】
◎淺草商人開設的新宿~新宿御苑大木戶門
新設宿場「新宿」
新宿宿場的成立經過
急速成長與隨之而來的規範
家治時代宿場復興獲得認可
江戶的邊界:四谷大木戶
◎德川公爵邸跡與大名屋敷遺跡~東京體育館
占地廣闊的德川公爵宅邸
新宅邸中連東照宮都有
大名的上屋敷遺跡
建於薩摩藩上屋敷遺跡的帝國飯店
三島由紀夫《春雪》的舞台
松枝侯爵的人物原型
舊前田家本邸仍留有昔日風貌
昔為農場的高級住宅區松濤
◎德川綱吉的犬小屋與桃花園~中野區公所的狗銅像
綱吉的犬小屋
犬隻氾濫的江戶
建於中野的大規模犬小屋
吉宗於犬小屋遺跡上設立桃花園
吉宗開設的公園:飛鳥山
尾聲~高幡不動尊
御三卿清水家廣敷番留下的旅遊日記
村尾正靖的「高幡不動尊」參拜之行

 ◎江戶城本丸遺跡
江戶城本丸與二之丸

每一代將軍直到十四代家茂,都住在江戶城本丸。
這裡現在是市中心的大型公園,頗受歡迎。

DATA【皇居】
千代田區千代田1-1
TEL:03-3213-1111(代表)
交通方式 [大手門] 地下鐵各線的大手町站步行5分鐘、東京Metro千代田線二重橋前站步行10分鐘、JR東京站步行15分鐘
[平川門] 東京Metro東西線竹橋站步行5分鐘
[北桔橋門] 東京Metro東西線竹橋站步行5分鐘

殘存至今的江戶城本丸遺跡
  現在的皇居以前是江戶城西之丸,江戶城的本丸與二之丸遺跡則改稱皇居東御苑,開放民眾參觀。
  西之丸之所以會成為皇居,是因為幕府將江戶城移交給新政府時,本丸已被燒毀,西之丸才是幕府的行政中心。
  安政六年(一八五九)十月,本丸在火災中燒毀。那時雖然正值幕末混亂期,幕府仍有一定的權力,本丸很快就重建完成。沒想到文久三年(一八六三)六月,換西之丸發生火災。
  十四代將軍家茂當時第一次上洛(洛即京都),不在江戶城內 。同月十六日,家茂由海路返回江戶。西之丸因為主人不在的緣故,並沒有馬上重建。
  然而同年十一月本丸再度起火,就連二之丸也燒毀了。家茂只好離開江戶城,到御三卿(八代將軍吉宗的次子宗武創始的田安家、四子宗尹創始的一橋家、九代將軍家重的次子重好創始的清水家)之一的清水家避難,之後又遷到田安家。這兩座宅邸都位於江戶城的北之丸,因此廣義而言仍算是在江戶城內。

◎天皇的皇居是西之丸的臨時宮殿
  由於不能讓將軍居無定所,隔年元治元年(一八六四),幕府便在西之丸建了臨時宮殿(仮御殿)。當時財政困乏,幕府可能打算先應急一下,日後再在本丸興建正式的宮殿,但是這個計畫終究沒有實現。
  因此幕府移交給新政府軍的「江戶城」,指的就是西之丸的臨時宮殿。
  明治維新後,西之丸便成為皇居,供天皇使用。幕府所建的臨時宮殿於明治六年(一八七三)起火燒毀,後來皇居仍在西之丸重建。
  皇居今日之所以位於西之丸,便是基於上述歷史背景。

穿越大手門,感受進城之樂
  另一方面,本丸遺址已無建築物,便成為了皇居東御苑,供民眾參觀。
  現在通往皇居東御苑的入口有大手門、平川門、北桔橋門三處。
  其中,大手門是江戶時代的大名與幕府官員進城時所走的正門,進門後就是三之丸,通過大手三之門,右邊可以見到二之丸,左轉行經百人番所前方,通過中之門往上走一會兒,過了中雀門就會來到本丸,這裡以前有座玄關。
  站在玄關的位置,可以見到前方遠處有一座石砌高台,那是江戶城的天守台。江戶城天守閣自明歷大火(一六五七)燒毀以來,就沒有再重建過。
  也就是說在江戶時代,江戶城天守閣大約只存在了六十年。
  現在站在天守閣遺址,可以遠眺北之丸公園,以及林立於市中心的多棟大樓。

不淨門也是大奧入口
  平川門是通往大奧的入口,過去又叫作不淨門。凡是在江戶城裡犯了罪或不幸身亡的人,都會經由這座門被送走。
  元祿十四年(一七〇一),赤穗藩主淺野內匠頭長矩,在江戶城內砍傷了高家筆頭吉良上野介義央,因而被押送至新橋的田村右京大夫家切腹,他被押送時走的也是這座平川門。(高家:負責與朝廷聯繫並執掌江戶城儀式的家族。)
  走進平川門,左轉可通往二之丸庭園,右轉爬上梅林坂後,則會來到大奧曾經的所在地。
  如果想走北桔橋門,則要穿越每日新聞社前面的竹橋,經過國立公文書館後,從左側的小橋進門。
  國立公文書館中的內閣文庫,收藏了關於江戶幕府的史料,這座文庫是由江戶幕府的圖書館即紅葉山文庫繼承而來。

可供眾人休憩的公園
  或許是因為江戶散步蔚為風潮,無論何時來到皇居東御苑,遊客總是很多。不過這裡相當寬廣,即使人多也不會顯得擁擠。
  這裡究竟有多大呢?以弘化二年(一八四五)興建的本丸殿舍為例,表(幕府行政中心)與中奧(將軍官邸)合起來有四千六百八十八坪,大奧(將軍的正室與側室的住所)則有六千三百一十八坪,總建築面積一萬一千零六坪,極為龐大。大奧的面積比表和中奧加起來還大,因為長局(大奧女中的宿舍)也在這裡,女中人數最多時甚至超過三千人。

町入御能:町人也可進城參觀
  除了武士外,工商階級的町人也有機會進入江戶城。當時有個年度的活動叫「町入御能」,幕府會邀請全江戶的屋主進城參觀。
  町人會被帶到大廣間庭院,坐在舞台的脇正面(面對舞台時左側面的觀眾席),幕府會以青竹作為圍欄、鋪上草蓆讓町人在此觀劇,並提供便當和竹筒裝的酒。
  除了真正的屋主外,有時房客也能夠以代理人的身分出席,因此活動總是十分熱鬧。每當老中(最高政務官)出場時,町人就會吆喝道:「某某事情就拜託你好好處理囉!」而若年寄(輔佐老中之人)出場時,則會有人對他喊道:「帥哥!」「真年輕!」然而只要町奉行走到緣廊上示意要大家安靜,不管原本有多吵鬧,都會頓時變得鴉雀無聲。
  此外,祭典的神轎也會進到江戶城來。山王日枝神社本來是江戶城內的一座祠堂,後來經由三宅坂遷至現址永田町。這麼說來,將軍也可算是山王日枝神社的氏子(神明管轄範圍內的居民),所以山王祭的隊伍也會通過江戶城內。
  元祿元年(一六八八),除了山王祭外,神田明神的祭祀隊伍也開始進到江戶城內,讓將軍與大奧女中得以親覽。當時是五代將軍綱吉的天下,綱吉當上將軍前是上野館林藩主,館林家有棟宅邸位於神田橋,因此綱吉也是神田明神的氏子。
  這個活動在元祿末年中止,卻又在九代將軍家重的時代復甦。十一代將軍家齊年幼時叫一橋豐千代,當時他住在神田橋的宅邸,神田明神因而再度成為將軍的產土神(誕生地的守護神)。
  江戶城內除了有吹上上覽所外,還設有兩、三處觀覽用的處所。將軍的子女會由貼身的大奧女中陪同至此,男性僕役也可一同觀賞表演。大奧會下賜金子給町人,要求他們舉辦遊行,遊行中有踊屋台(可供舞者在上面跳舞的大型花車)、山車和扮裝隊伍等等。屆時,江戶的町人會讓女兒穿上華美的衣裳,在踊屋台上翩翩起舞,他們為此感到沾沾自喜,甚至還有人將妻女賣到遊廓,以籌錢購買祭典的服裝。


◎有樂町站前廣場上的南町奉行所石堆遺跡
江戶的町奉行所

在過去,數寄屋橋分隔了江戶城與町人居住地,過橋後即會來到南町奉行所。現於有樂町站前廣場可以見到出土後的南町奉行所遺跡。

DATA【有樂町站前廣場】
千代田區有樂町2-9
交通方式 JR有樂町站步行0分鐘、東京Metro有樂町線有樂町站步行1分鐘、東京Metro丸之內線/銀座線/日比谷線銀座站步行3分鐘
【丸之內TRUST TOWER N館】
千代田區丸之內1-8-1
交通方式 JR東京站步行1分鐘、東京Metro東西線/丸之內線/半藏門線/千代田線大手町站步行2分鐘、都營地下鐵三田線大手町站步行2分鐘、東京Metro銀座線/東西線日本橋站步行3分鐘、都營地下鐵淺草線日本橋站步行3分鐘

分隔江戶城與町人地之橋
  廣播劇《請問芳名》在二戰後風靡一時,男女主角碰面的數寄屋橋(現在的數寄屋橋路口一帶)也因而聞名,過去這座橋曾矗立於分隔江戶城與町人地的護城河之上。從町人地過橋後會來到江戶城數寄屋橋門,南町奉行所就在這座門內。
  南町奉行所是一層樓的瓦房,建於門前廣場,面向南方的町人地,一次可容納一千人以上。
  大門左側擺設了椅子,以供前來擊鼓申冤的人休息。
  而北町奉行所則位於吳服橋門內(現在的東京車站八重洲口丸之內TRUST TOWER一帶),一部分遺跡現已修復。
  南北町奉行所只差在位置不同,職掌的業務卻是相同的。兩位町奉行每月輪值,負責受理訴訟。
  不過商業訴訟的受理窗口還是會依業種而有區別,和服、棉布、藥材業者由町年寄 奈良屋(館氏)管理,其訴訟由南町奉行所負責;書籍、酒類、船運、木材業者由同為町年寄的樽屋(樽氏)管理,其訴訟由北町奉行所負責。

町奉行所內部
  町奉行所的大門為長屋門,進門後正前方便是採破風造的建築物正門。
  町奉行所玄關正面有個櫃子,上頭排放著五十把槍,還有彈藥、皮套、印有金色葵紋的子彈袋等物作為裝飾。玄關左方是「鑓之間」,裡頭有數十支長槍橫掛在天花板下方的牆上。隔壁則是與力的值勤室。
  町奉行所的大門由足輕看守,玄關則有兩名町奉行的家臣,身穿羽織袴接待賓客與使者。與力值勤室中,則有三名位階最高的年番與力和兩名值勤與力,身穿繼裃排成一列。同心則穿著羽織袴辦公。
  面向町奉行所的正門向左轉,會見到兩處相當於法庭的「白洲」(奉行及吟味方與力白洲),町奉行的私宅也附屬於此。  但町奉行並非成天待在町奉行所內的私宅,他有時也會去自家的別墅轉換一下心情。

町奉行所的成員
  町奉行所門禁森嚴,平日除了前來辦公的人之外,任何人都不得進入。即使所內成員家有急事,也只能以書信通知。
  町奉行所這個機關相當於現在的東京都廳、警視廳、東京地方裁判所三者合一。町奉行是該機關的首長,也是旗本所能擔任的最高層級職位。其役高為三千石(年收三億日圓左右),而後改為役金  二千五百兩(約五億日圓)。
  南北兩座町奉行所各布署了與力二十五騎、同心一百二十人。與力具有騎馬的資格,因此所用的量詞為「騎」。與力、同心幾乎都是由固定的家族代代相傳,所以他們從小就會學習職務內容並累積經驗。
  與力中的領導者為年番方,負責監督其他與力和同心,還要管理金錢出納、修繕、人事等等。吟味方則由十人組成,正職四人、助手六人,負責審判工作,其手下有同心二十五人。其他與力的分工大致如上表。

町奉行的一天
  町奉行每天須於四之時(四つ時,約為早上十點)之前進入江戶城,等待老中的到來。老中進城後,町奉行會向他請教代辦事項,並且呈交報告書或請示書,也會和其他官員進行公文往來。一連串的工作結束後,即使老中仍留在城內,町奉行也會先行告辭回到役宅(町奉行所)。下午町奉行會在所內裁決事務、審理案件。若從江戶城出發,出了日比谷御門很快就會走到南町奉行所,而北町奉行所則在大手門附近。
  町奉行身為「大江戶八百零八町」(實際上為六百七十四町,正德三年(一七一三)以後增至九百三十三町)的行政暨治安首長,自然工作繁忙。
  町奉行平日外出時會乘坐長棒架籠(高級轎子),率領二十五、六個人,包含先鋒與持槍同心四人、隨轎侍者四人、轎夫四人、抬蓑箱者一人、抬挾箱者二人、隨從二人、抬合羽籠者二人,還有乘用馬一匹。
  如遇緊急情況,例如前往火災現場時,町奉行的隊伍可以同時豎起兩支長槍。
  這種特權一般只有十萬石的大名才能享有,町奉行職位之高可見一斑。

中橋天王祭禮:町奉行所的參觀日
  町奉行所只有在一年一度的中橋天王祭禮時才開放特定人士入內參觀,這一天可謂町奉行所開放參觀日。
  前町奉行所與力,佐久間長敬留下了一段對於參觀日的紀錄(出自南和男校注《江戶町奉行事蹟問答》東洋書院,一九六七年):
  當天,奉行、與力、同心的家人與親戚等眾多人士從大門進入奉行所後,參觀了審判場所白洲,以及各個職員的值勤室。
  這些參觀者就連與力、同心的妻女和小孩都盛裝打扮,夫人身穿白襟紋付、小姐身穿振袖,公子若是嫡子(繼位者)即穿繼裃,二、三子則穿羽織袴。參觀過程相當自由,有些職員勉勵後進「你們要努力往上爬,早點來這裡審判犯人」,有些職員則警告孩子「做了壞事就會在這片石子地被人綁起來,送進監獄裡」,一行人熱熱鬧鬧,直到四之半時(四つ半時,大約早上十一點)才結束。町奉行和與力還拿出紙包的紅豆飯招待大家。送走參觀者後,町奉行所內的職員就像平時一樣回到崗位辦公。
  町奉行所是許多罪犯接受制裁之地,其中也不乏死刑犯。南町奉行所雖然沒有刑場,卻也衍生出「七大不可思議」的恐怖傳說,不過起源已經不可考。其中一項為「血井」,說的是南町奉行所東北角稻荷神社前的那口井,裡頭的井水是血紅色的。據說那是含有鐵鏽的水,不能在日常生活中使用。
  這些傳說都是用來嚇唬新人的無稽之談,每當新的町奉行繼任時,前任公用人(奉行的祕書,由內與力擔任)都會笑著將故事告訴新任公用人。町奉行本人很想終結謠言,但町奉行家中的婦女總會因為害怕遭受詛咒而對傳說深信不疑,結果這些傳說還是流傳了一代又一代。


◎櫻田門
櫻田門外之變的發生地

大老井伊直弼為安政大獄的推手。
某個下雪天,井伊與隨從進城時在此遭到脫藩的水戶藩士襲擊。

DATA【櫻田門】
千代田區千代田1-1
交通方式 東京Metro有樂町線櫻田門站步行1分鐘、東京Metro丸之內線/千代田線/日比谷線霞關站步行6分鐘

幕末轉捩點:櫻田門外之變
  櫻田門是江戶城的入口之一,大老井伊直弼正是在這座門外遭到刺殺(史稱櫻田門外之變),該次事件堪稱幕末政治的轉捩點。
  井伊直弼是彥根藩十一代藩主井伊直中的十四子,天保二年(一八三一)直中死後,直弼便搬進彥根城三之丸的尾末町宅邸,並將其命名為「埋木舍」。井伊直弼本來很可能終其一生依附在兄長之下,或者成為其他家族的養子,然而因為兄長們相繼死去,他的命運從此改變,在嘉永三年(一八五O)三十六歲時繼承家督之位,當上十三代藩主。
  三年後,美國使節培里(Matthew Calbraith Perry)率領四艘黑船來到浦賀,要求日本開國。隔年幕府便與再度來航的培里締結了《日美和親條約》。美國總領事哈里斯(Townsend Harris)基於這項條約來到通商口岸之一的伊豆下田,強烈表示想與日本進一步簽訂通商條約。
  幕府與哈里斯經過整整十二次協商後,簽署了《日美修好通商條約》。老中首座堀田正睦為了得到敕許(天皇的許可)前往京都,天皇卻要幕府與御三家以下的諸位大名討論過後再來稟報,換言之,天皇拒絕了幕府的請求。
  退位的水戶藩主德川齊昭是當時反對簽訂條約的重要人物,堀田正睦想要牽制德川齊昭,而向十三代將軍德川家定推薦越前藩主松平慶永擔任大老,德川家定卻以「家世與人品均優」為由,任命井伊家的家督直弼為大老。這是井伊直弼人生中第二個轉捩點。
  井伊直弼本來也不太願意簽署通商條約,哈里斯卻警告他:中國在第二次鴉片戰爭中敗給英法聯軍,日本應該趁著自己還沒變成英法的箭靶,趕緊與美國簽訂條約。井伊直弼被哈里斯說服,私下允諾日方的全權代表岩瀨忠震與井上清直:「萬一真的束手無策就簽吧!」岩瀨與井上同屬開國派,井伊直弼這段話等於同意他們簽署條約。

井伊直弼之敗
  井伊直弼敗就敗在獨斷獨行,沒有聽取幕府外的意見。然而日本再不簽署條約,下場可能就會像鴉片戰爭中戰敗的中國一樣,幕府也是不得已而為之。
  德川齊昭得知消息後怒不可遏,與尾張藩主德川慶恕、水戶藩主德川慶篤等人一同「不時登城」(在規定外的時間進入江戶城)質問井伊直弼。這件事其實也和德川家定的繼嗣問題有關,德川齊昭等人想要藉由打擊井伊直弼,讓一橋慶喜當上將軍繼位者。
  井伊直弼正面迎擊,在辯論中駁倒了德川齊昭等人,接著以將軍家定的名義擁立紀州藩主德川慶福為將軍繼位者,並且追究德川齊昭等人不時登城一事,處以軟禁、強制隱居等罰則。
  另一方面,幕府沒有得到敕許就擅自簽訂條約,僅以老中的上書通知朝廷,此舉令朝廷勃然大怒,對水戶藩下達密詔。
  井伊直弼知道這件事後找出所有響應密詔的人並予以嚴懲,史稱「安政大獄」。水戶藩家老安島帶刀在安政大獄中被迫切腹,越前藩士橋本左內、長州藩士吉田松陰等人也命喪刑場(墓碑照片參見95頁)。
  水戶藩士並未因此善罷甘休,脫藩的關鐵之助等十七名水戶藩士與一名薩摩藩士一同策畫了刺殺井伊直弼的計畫。

昔日的井伊家上屋敷,今日的國會議事堂
  安政七年(一八六O)三月三日五之半時(五つ半時,上午九點左右),井伊直弼帶著六十多名隨從自宅邸出發前往櫻田門。井伊家的上屋敷 位於今日的國會議事堂一帶,與櫻田門只有咫尺之遙。
  前述水戶藩士以槍聲為信號,對井伊家的隊伍發動攻擊。當天不巧下著大雪,井伊家的彥根藩士為了不讓刀身浸溼而在刀柄外套了一層皮袋,沒辦法即時拔刀。井伊直弼大腿中彈,受了致命傷。薩摩藩士有村次左衛門在雙方混戰過後,取下了井伊直弼的首級。
  作風強硬的井伊直弼死於非命,使得幕府威信盡失。
  後來老中安藤信正等人推動公武合體,促成孝明天皇之妹和宮與將軍家茂的政治聯姻,試圖修復朝廷與幕府之間的關係,然而安藤自己也在坂下門外之變中受傷而辭去老中一職 ,幕府最終還是沒能取回政治主導權。


◎日本橋三越本店
三井越後屋的發祥地

從前日本橋周圍滿是魚鋪和蔬果鋪,人來人往、熱鬧非凡。
當時的區劃保留至今,今日的日本橋一帶依舊繁華。

DATA【日本橋三越本店】
中央區日本橋室町1-4-1
TEL:03-3241-3311
交通方式 東京Metro銀座線/半藏門線三越前站步行1分鐘、東京Metro銀座線/東西線日本橋站步行5分鐘、都營地下鐵淺草線日本橋站步行5分鐘、JR新日本橋站步行7分鐘、JR東京站(日本橋口)步行10分鐘

東海道的起點:日本橋
  日本橋既是江戶的中心,也是東海道的起點。但是現在日本橋上方有首都高速公路經過,景觀不再像從前那麼美麗。
  而三越百貨的日本橋本店新館正位於日本橋附近。這塊土地在江戶時代屬於室町一丁目,三越本店本館也同屬室町一丁目。
  三越百貨的前身是三井越後屋,該店在江戶時代位於駿河町。駿河町的位置,是在室町二丁目和三丁目交界路口轉往常磐橋方向的道路兩側 ,那裡現在有三井住友銀行日本橋分店等建築。
  常磐橋(現名常盤橋)橫跨於日本橋川之上,該川位於千代田區大手町與中央區日本橋本石町中間。在江戶時代,出了江戶城的大手門再越過這座橋後,就會來到通往淺草御門的本町通。

三井高利創立的吳服店
  三越百貨的前身,是一位叫三井高利的人在延寶元年(一六七三)創立的吳服店(販賣和服布料的商店)「越後屋」。三井高利大約十四歲時從老家伊勢(現為三重縣)松坂來到江戶,在長兄的吳服店工作。他在二十八歲時回到伊勢,用江戶賺得的積蓄開創了金融事業。
  三井高利的長子高平、次子高富原本在高利長兄的店裡工作,延寶元年高利長兄過世後,高利便要他們自立門戶,在江戶的本町一丁目開設店鋪。
  高利與高平還在京都開店以便進貨,不斷買進便宜的貨品送到江戶。收入增加後,他們又在本町二丁目開了另一間店,在高富的主導下發展出一種名為「店前賣」的現金交易方式。
  現金交易的利潤較低,但資金周轉速度比事後付款更快,讓他們賺得比以前更多。這是因為高利交代兒子們要重視以現金支付的小客戶。越後屋顛覆了傳統的進貨與銷售方式,順利吸引到越來越多客人上門光顧。

找越後屋?就到駿河町
  然而本町其他吳服店卻將越後屋視為眼中釘,紛紛找他們麻煩,越後屋的人不堪其擾,便在天和三年(一六八三)五月遷至駿河町的新址。該店鋪從室町二丁目一側看起來,總店寬只有七間(約12公尺60公分),但其位於轉角地段,店面很深,一路延伸至駿河町。
  這時他們又在駿河町另外開了一間兩替店(兌換金、銀、錢幣的機構),以至於後來只要提到越後屋,人們就會想到駿河町。
  越後屋經歷前述創業過程,成為了江戶頗具代表性的「大店」。大店一詞指的不只是面積寬廣的店鋪,其經營規模也很龐大。
  以銷售收入而言,據記載越後屋江戶本店收入最高的一年是延享二年(一七四五),金額達到銀一萬三千八百五十貫。
  若以金一兩為銀六十匁(一貫為一千匁)的兌換率計算,該金額相當於金二十三萬五百八十三兩,平均一日收入為六百兩。換算成現在的幣值,金一兩等於二十萬日圓,其年收入為四百六十一億日圓以上。
  而且大店通常不只一間店鋪,像三井家一共有八間店,江戶三間、京都四間、大坂一間。
  這些總店、分店分工合作,京都的四間店負責進貨,江戶與大坂的四間店負責銷售。此外,三井家在江戶、京都、大坂還各有一間兩替店,在京都有兩間絲線與絹帛的批發店,在伊勢松坂也有一間專門買進棉布的店鋪。
  而三井家的一家之主則坐鎮京都,擁有上述所有店鋪,並負責經營管理的工作。

江戶的大店幾乎都是吳服店
  這類大店出現於十七世紀末至十八世紀初,江戶時代的大店幾乎都是吳服店。而吳服店所賣的絲綢在江戶初期屬於高級衣料,唯有武士階級才能使用。
  到了十七世紀後半日本社會漸趨穩定,上層町人與農民的生活寬裕起來,也開始可以穿著符合自己身分地位的絲織品。換言之,日本國內生產力提高、都市消費需求增加,促進了吳服店的發展。吳服店之所以規模較大,也與其業種特性有關。吳服對於百姓而言屬於高價商品,需要一定的空間與大量的店員接待顧客,店面因而不斷擴大。
  江戶時代的吳服店後來轉型成百貨公司這種大型零售商店,從上述推論我們也可以發現,吳服店轉型的原因其實早就包含在其特質之中。


江戶最大的河岸魚市
  室町一丁目這一帶在江戶時代與越後屋毫不相干,但在三越百貨新館落成後,這個地段便成為三越百貨的天下。那麼江戶時代的室町一丁目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呢?
  德國的柏林東洋美術館藏有一幅名為「熈代勝覽」的繪卷,描繪了江戶時代後期日本橋周邊的景象。直到二OO三年江戶東京博物館開館十周年紀念特展「大江戶八百八町展」,這幅畫才首次於日本公開亮相。
  日本橋的室町一岸有著江戶最大的河岸魚市。從《熈代勝覽》可以見到,現在的三越新館前方一直到日本橋本石町一丁目的路上,全是運送或買賣魚貨的人,將道路擠得水洩不通。
  大石內藏助(赤穗事件四十七名浪士的首領)離開京都郊外的山科來到江戶後,就是住在日本橋本石町。大石隱身在這類熱鬧店鋪後方的屋子裡,暗中召集住在江戶各處的赤穗舊臣,下令襲擊吉良上野介的宅邸。
  三越新館前方至室町一丁目的路上則有一間間的魚鋪和蔬果鋪,還有一些沒有店面的菜販在路中間擺攤,攤位上擺滿白蘿蔔、胡蘿蔔、竹筍和小芋頭等蔬菜。從這個地點往北走八百公尺左右,就是江戶時代最大的蔬果批發市場「神田市場」。菜販可能是從神田市場進貨後,再將蔬菜運至人來人往的日本橋附近販賣。

  江戶時代的人會吃禽肉但不吃獸肉,日本橋室町一丁目就是當時最大的食品賣場,堪稱「江戶之胃」。
  放眼望去還可見到草鞋店、餐具店、魚板店,以及販賣馬具和軍用斗笠的商店等等,不一而足。路上還有叫賣金山寺味噌的小販。
  三越本館的所在地室町二丁目在當時也有形形色色的店家,其中有間書店值得一提。該書店門口擺著「書肆」、「本屋」的招牌,門簾上則印著「須原屋」幾個大字。其為江戶頗具代表性的書店,擁有《武鑑》(大名與幕臣名錄)的發行權。須原屋已將總店遷至埼玉縣,至今仍在營業。
  而該處最大的是一間名為「木屋」的店,木屋有好幾家分號,分別販賣雜貨、漆器、打火石、草鞋、軍用斗笠等不同的商品。這些老店現在大多已不復見,令人不勝唏噓,唯有木屋刀鋪營業至今。


◎充滿人情味的神社:備受百姓喜愛的水天宮
水天宮與日本橋富澤町、人形町、蠣殼町

帶有江戶風情的人氣景點。
這一區有暢貨中心、劇場和舊吉原,深受百姓喜愛。

DATA【水天宮】
中央區日本橋蠣殼町2-4-1
TEL:03-3666-7195
交通方式 東京Metro半藏門線水天宮前站步行0分鐘、東京Metro日比谷線人形町站步行5分鐘、都營地下鐵淺草線人形町站步行5分鐘
【富澤町】中央區日本橋富澤町一帶
交通方式 東京Metro半藏門線/日比谷線人形町站步行4分鐘、都營地下鐵淺草線人形町站步行4分鐘

古著商店雲集的富澤町
  從日本橋三越前,朝隅田川的方向走,就會來到富澤町。這一帶在江戶時代有許多古著商店,現在屬於中央區日本橋富澤町。
  十七世紀中葉,這裡已有許多經營古著買賣的人。元祿十四年(一七O一),富澤町的名主(町負責人)彥左衛門,受幕府認可為古著惣代(古著商人代表)。
  天保三年(一八三二)刊行、寺門靜軒所著的《江戶繁昌記》提到,富澤町的古著市集上販售著各種古著,生意興隆。其內容如下:
  「富澤町也是一大繁榮的市集,這裡到處都是古著商店,並排在道路兩側。二手的和服與腰帶於每日早晨上架,堆成一座座小山,顏色鮮艷的衣服一字排開,琳瑯滿目。」

江戶的Outlet
  寺門靜軒在書中寫道:「富澤町賣的雖說是古著,但其中不只有舊貨,也有新品。」事實上,大型吳服商三井越後屋會將賣剩的商品批發給富澤町,同為吳服商的白木屋,則在寶曆十年(一七六O)買下富澤町伊世屋的房子與股票,於富澤町開了一間分店。換言之,在富澤町的古著市集也可買到便宜的滯銷商品。
  這裡可以說是江戶的Outlet(暢貨中心)。以現代眼光看來,白木屋不只將商品批發給古著商人,還自行開設了Outlet直營店。
  這裡的東西有多便宜呢?舉例而言,吳服老店「大丸」要價四兩(約八十萬日圓)以上的腰帶布料,在富澤町只賣三兩二分(約七十萬日圓)。富澤町也有一般的吳服店。幕末時期,富澤町與周圍的町開滿了吳服店與古著店。
  現在漫步在富澤町,仍能看見吳服店以及布料相關店家,佇立在一片靜謐之中,令人得以想像其往日風采。
  富澤町算是高級的古著商店街,品質較差的古著則會運到柳原通販售。柳原通是神田筋違橋通往淺草御門上的一條大路,位於神田川旁。古著商會在種著柳樹的堤防上擺攤,以蘆葦簾子圍出各自的攤位空間。
  傍晚收攤後,還會有夜鷹(在路邊拉客的私娼) 聚集在此。

眾多操偶師居住的人形町
  富澤町隔壁是人形町,那裡現在帶有一股濃濃的昭和庶民氣息,除有老街外還有一些別具風格的餐廳,頗受遊客歡迎。81頁古地圖中的「橘稻荷神社」、「三光稻荷神社」、「杉之森稻荷神社」至今仍留存於巷弄之中或大廈旁邊。
  「人形町」本來是一條路的名字,其位於大坂町、島町、住吉町、和泉町、堺町、芳町等區劃的對面。這一帶是歷史悠久的鬧區,堺町有中村座、葺屋町有市村座,這些都是江戶有名的歌舞伎劇場。該區現在屬於日本橋人形町三丁目。
  此外這裡還有薩摩座、結城座等偶戲劇場,住著許多操偶師(人形遣い),據說人形町的名字就是這麼來的。
  上述區劃在一九三三年才正式更名為人形町,但人形町這個名稱早在江戶時代就已存在。
  吉原遊廓原本也位於人形町通的東側一帶,後來因故搬遷至淺草寺後方,人形町這處吉原便被稱作舊吉原(元吉原)。這裡現在仍留有「大門通」等路名,讓人得以窺見這段歷史(此「大門」特指遊廓正門)。
  一六五七年,人形町這處吉原在明曆大火中被燒毀,其後幕府便命令吉原遷至江戶郊外。原本吉原是不能在夜間營業的,但在搬遷的同時,幕府也開放了這項禁令。
  與吉原相比,劇場在此經營得更久,然而天保十二年(一八四一)十二月,幾座劇場在大火中燒毀,當時老中水野忠邦正好在推行天保改革,因此人形町的劇場便在幕府命令下,與其他劇場一同搬到了淺草猿若町(現在的台東區淺草六丁目)。
  後來陶器商店開始聚集在此。到了現在,人形町每年夏天都會舉辦陶器市集(せともの市),這正是當時留下的傳統。

江戶百姓喜愛的水天宮
  人形町附近的日本橋蠣殼町,有一座安產求子相當靈驗的「水天宮」。
  水天宮供奉著天御中主大神,還有源平合戰中於壇之浦投水身亡的安德天皇,以及其母建禮門院、其外祖母二位尼。
  安德天皇命喪水中,反而成為漁民和船員的信仰對象,也被奉為孩童的守護神與安產之神。
  水天宮原本是一座位於福岡縣久留米市的神社。久留米藩二代藩主有馬忠賴當初捐出了七千坪的土地建造神社,該地現屬久留米市瀨下町,此即為水天宮本宮。
  文政元年(一八一八),久留米藩九代藩主有馬賴德將水天宮的分靈,請至江戶三田赤羽根(現為三田小山町的濟生會中央醫院、都立三田高中一帶)的有馬家上屋敷內供奉。
  這座江戶的水天宮逐漸廣受百姓愛戴,信徒紛紛隔著圍牆投入香油錢,人潮絡繹不絕。
  有馬家發現此情況,便於每個月五號開放宅邸,供江戶百姓前來參拜。時人因而稱頌其為「有人情味的水天宮」(情けありまの水天宮,ありま為「有馬」的同音雙關語),與「誠惶誠恐入谷鬼子母神」(恐れ入谷の鬼子母神,將恐れ入る與地名「入谷」結合的俏皮話)並列為江戶的流行語。
  水天宮於明治五年(一八七二)搬來日本橋蠣殼町,此後不僅有全國各地的香客,還有國外旅客前來參拜,香火鼎盛。這裡現在仍以保佑安產聞名,神主由有馬家的嫡系子孫擔任。
[參考文獻]杉森玲子〈古著商人〉吉田伸之編《商業場所與社會》,吉川弘文館,二〇〇〇年


◎十思公園
小傳馬町牢屋敷遺跡與小塚原刑場遺跡

午休時,許多上班族都會在此休憩。
這裡留有一段石出帶刀的感人故事。

DATA【十思公園】
中央區日本橋小傳馬町5-2
交通方式 東京Metro日比谷線小傳馬町站步行2分鐘
【小塚原回向院】
荒川區南千住5-33-13
TEL:03-3801-6962
交通方式 JR/東京Metro日比谷線/筑波快線南千住站步行3分鐘

江戶牢屋敷變身成公園
  江戶的牢屋敷位於小傳馬町(現在的中央區日本橋小傳馬町)。
  江戶時代沒有徒刑,因此牢屋敷比較像是現代的拘留所,而非監獄。當時的判刑速度很快,不只敲刑(鞭笞犯人背部的刑罰),連死刑都是在這裡執行的。
  該處現已成為「十思公園」,其中一部分建有大安樂寺、日蓮宗身延別院兩座寺院,可說是為了祭祀死刑犯而建的。

石出帶刀:世襲的牢屋敷長官
  牢屋敷的最高長官稱作牢屋奉行,或稱囚獄,這是一個世襲的職位,由石出家的人擔任,其職位的世襲名稱為「石出帶刀」,但他的地位並不算高。
  石出帶刀是江戶町奉行的下屬,知行(領地)為三百俵,其身分屬於旗本(直屬於將軍,且有資格謁見將軍的武士)之中,中級的大番士等級。石出帶刀的手下一般會有同心五十八人。
  牢屋敷四周有溝渠環繞,總坪數為兩千六百七十七坪,裡面有好幾種牢房與刑場,牢屋敷同心的宿舍、石出帶刀的宅邸也一併設置在其中。


按照身分分配牢房
  囚犯所住的牢房依照身分和性別來劃分。
  旗本等身分較高者住的叫「揚座敷」,御目見以下(無資格謁見將軍)的武士、陪臣(家臣的家臣)或僧侶住的叫「揚屋」。
  一間內關押多名囚犯的稱為大牢,女囚則關進女牢。

幕府默認的大牢慣例
  大牢內的囚犯有自己的管理階層「牢役人」,牢役人的首領稱作「牢名主」。這點在町奉行所的牢內規定中也有明文記載,算是官方認可的制度。
  新進囚犯只要偷偷塞錢給牢名主,就不太會被欺負。但如果什麼禮都沒送,不僅衣服會被扒光,還會遭到其他囚犯圍毆,全身被抹上醬缸上層的液體,這樣身上就會長滿膿包,之後再被迫穿上人家不要的舊衣服。


  大牢裡原本鋪著一層榻榻米,但牢名主會將十張榻榻米疊起來,自己坐在上面,稱為見張疊(監視用榻榻米)。其他牢役人則會坐在兩、三張疊起來的榻榻米上,而一般的囚犯只能七、八個人共享一張榻榻米。牢屋同心(獄卒)每五天會巡視一次,屆時牢役人便會將榻榻米鋪回去。
  牢屋同心當然知道這些慣例,但他們通常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以維持牢內秩序。他們可能覺得,這些人既然坐了牢,無論受到怎樣不人道的對待都不該有怨言,所以才坐視不管吧。
  牢裡的犯人一旦被判死刑,當天就會在牢屋敷內的刑場斬首。若是被判磔刑(綁在柱上以長槍刺殺之刑), 則會送至鈴森刑場或小塚原刑場,在眾人環視下行刑。

  石出帶刀分明也是旗本子孫,卻因為管理罪犯、經手死刑事宜,而被世人稱作「不淨役人」。他手下的同心是幕府御家人,卻也因為職務而常常被人瞧不起。
  然而在歷任石出帶刀之中,也曾出現一位傑出人物。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