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預購中
劍氣桃花(三)【精品集】
定  價:NT$240元
優惠價: 79190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預購中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台灣武俠泰斗臥龍生精品集,重溫武俠經典
臥龍生與司馬翎、諸葛青雲並稱台灣俠壇「三劍客」
後加入古龍合稱為「台灣武俠小說作家四大家」

《劍氣桃花》是臥龍生在意識到影視劇本普通需要快節奏的呈現,從而將此體認援引到其小說創作中的結果之一。因此,這部作品是臥龍生小說的破格與變奏,代表了他在後期企求重締輝煌的想望。
司馬長風設計盜取有助高深武功速成的「血魔秘笈」,並詐死以圖掩人耳目,暗中用武力脅迫黑白群豪歸附,否則即予無情殲殺,種種令人髮指的血腥手段,連其子司馬駿都蒙在鼓裡。而司馬駿與常玉嵐、紀無情及關外沙無赦並稱「四大公子」,正可成為司馬長風一手遮蓋天下耳目的幌子。
一紙邀帖,讓江湖各大門派集聚桃花林。
眾人驚見「桃花仙子」藍秀的美貌,卻更驚桃花令竟將橫行天下。「見令如同見了本門令主,如有不恭者,挖眼、割鼻;如有不遵令行事者,立死不赦!」話一出口,武林群雄當場色變。

藍秀的笑聲如同銀鈴在林際振動搖曳,清、脆、味、亮,像雅樂在淺奏,像鳳凰在輕吟,說不出的美,說不出的動人。然而,她的神情,她的語氣,她話中的含意,卻使在場的武林群雄感受不是味道。因為,很明顯的,她是要天下武林臣服在她的令符之下,唯命是從。
這是武林之中難以忍耐、難以接受的事。
但是,沒有人敢出頭發言。
一場詭譎的江湖紛爭從此展開……
臥龍生,為台灣最著名的武俠小說作家之一,被譽為「武俠泰斗」。本名牛鶴亭,一九三○年的端午節出生於河南省鎮平縣。幼年從軍失學,但自幼喜讀武俠小說,頗有才思。一九五五年自軍中退役,在友人慫恿下開始學寫武俠小說。一九五七年以祖居南陽臥龍崗取筆名「臥龍生」一炮打響。一九五九年《飛燕驚龍》出世,奠定了他的地位。
據說當年臥龍生的小說《玉釵盟》在中央日報連載時,他不幸遇上小車禍而無法續稿,不料居然驚動蔣介石親自過問此事,由此可見臥龍生當年知名度之高。
廿一 高手壓境
廿二 少林浩劫
廿三 桃花令符
廿四 真假令主
廿五 八荒琴魔
廿六 十二血鷹
廿七 辣手判官
廿八 金銀雙狐
廿九 暗探虎穴
三十 玉面專諸
秦淮風月,是六朝金粉的銷金窟。
沿著秦淮河西岸,入夜笙歌不絕,舞影婆娑,畫舫往來穿梭,水上帆影如織,而岸上燈火輝煌,簪光鬢影,最是使人留連忘返。
怡香院,是秦淮河上最大的一間,雖也是風月場所,但不是常人可以去得的。
怡香院既是風月場所,為何不是一般人可以去的呢?
並不是它門禁森嚴,也不是被富商官府獨佔,實在是怡香院的派頭奇大,纏頭之資特高,沒有百兩以上的銀子,進了怡香院只怕出不來。
怡香院之所以收費奇高,當然有它的道理。
院中的粉頭近百餘人,個個貌若天人不說,尤其人人能歌善舞,舉凡詩、詞、歌、賦、琴、棋、書、畫,無一不精,全是從吳越蘇杭千中選一挑出來的美人胎子。
因此,怡香院進進出出的,全是王孫公子,富商巨賈,門前車水馬龍,艷名遠播,章臺走馬的朋友,甚而以能進出怡香院為榮。
華燈初上,正是怡香院酒香四溢的時候。
檀板輕敲,絲絃撥弄,傳出一陣醉人的歌聲。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後。今年元夜時,月與燈依舊,不見去年人,淚滴羅衫透。」
歌聲哀怨纏綿,使人蕩氣迴腸,隨著徐徐夜風飄蕩在空際久久不已,真個是繞梁三日。
常三公子雖然生在金陵長在金陵,財富又是金陵數得到的世家,可是從來不涉足秦樓楚館,而連日來每天最少都要到怡香院盤桓一陣。
由於他翩翩風采,一副貴家公子哥兒的人才,加上出手大方一擲千金毫無吝色,尤其他每次到來或是小坐片刻,或是招幾個文靜不俗的姑娘陪坐小酌幾杯,絕沒偏好,更沒有留宿的風流竟夕,所以上下都混得熟了。
這時,他正在與幾個平日相識的姑娘,圍爐淺飲,耳聽動人的歌聲陣陣傳來,無意的推開窗格的一半,探頭向對樓傳出歌聲的房內望去,並沒有看到唱歌的雛妓,卻心頭驀地一震。
原來,對面房裡,也是在圍爐小酌,三五個花枝招展的姑娘,有的撥著琵琶,有的執著檀板,一曲已罷,笑語聲喧。
使常三公子心頭一震的不是歌聲美妙,也不是雛門艷美如花,而是背對著窗子,面向屋內之人那身杏黃的衣衫。只是因那人背窗而坐,看不出他的面目,而這身杏黃裝束,正是常三公子要找的人。
因此,他哪還有心飲酒說笑,對著身側幾個姑娘道:「我早起受涼,忽然覺著頭疼,你們退去讓我在此休息片刻!」
姑娘們反正已拿到了陪酒的花紅,樂得再去接待客人,有些假情假義的還表示關心說了句應酬話,有些應了聲是即各自散去。
常三公子見房內已無別人,就著推開的窗格,翻身越出,沿著燈光映照不到的簷下,猿攀攀到了二樓的滴水簷前,繞到對樓。
本想到對樓背後,先看清身穿杏黃衣衫人的真面目,誰知後窗因是北向,此時寒風凜冽,窗子已關上不說,而窗內簾幕低垂,連一線燈光也沒透到外面來。
此時剛剛入夜,街道上車馬不絕,不便在樓上久留。
事實上又不能衝破窗戶,縱然不怕驚世駭俗惹上麻煩,最怕打草驚蛇,失去了寶貴的線索。
常三公子心想:我用個守株待兔的笨辦法。
想著,急忙由原路回到先前飲酒的房內,招來侍候的僕婦,笑著道:「這間房子通風太悶,好像對我不利,幾次進來都莫名其妙的頭痛,換一間如何?」
煙花門巷的人,對花錢的爺們除了百依百順之外,從來不問理由的。
老鴇兒笑嘻嘻的道:「公子說得對!一個人的流年風水很要緊,這間房子本來就不好。公子,你喜歡哪一間,儘管吩咐,立刻給你換!」
常三公子掏出一錠銀子,輕輕地放在桌上道:「這算這兒的酒錢,另外在對面樓梯口那間房子很不錯,我要那一間!」
老鴇兒順口逢迎,她哪裡知道常三公子之所以要那一間,是因為那間正是黃衣人飲酒房子的門口,乃是出入必經的要道。
常三公子所以換房子,雖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老鴇兒可不知道,除了重新安排酒菜之外,又招來了兩個姑娘陪著侍候。
一個名叫牡丹,一個名叫海棠,是常三公子以前沒見過的。
常三公子哪裡有心飲酒取樂,眼神不時的向門外樓梯上下之處望去。
海棠嗲聲嗲氣的一面斟酒,一面道:「公子要不要聽小曲,我們牡丹姐姐的小曲,是怡香院的第一把交椅!」
常三公子尚未答言,牡丹卻自做主張的道:「對!我侍候你一段。海棠妹妹勞你的駕去把琵琶拿來。」
海棠應了一聲,扭扭捏捏的去了。
牡丹目送海棠去後,低聲湊著常三公子耳畔道:「此地危險,到後花園,有話告訴你。海棠來了,就說我被客人拉走。」
她說完之後,臉上似乎十分害怕,匆匆忙忙的掀簾而出。
常三公子不由頓時想起,百花門的人是無孔不入,尤其是風塵場中,莫不安排有明樁暗卡。
看那牡丹掀簾而去的身手步法,分明是江湖挾有功夫的架式,一念至此,正好海棠拿著琵琶進門,忙道:「牡丹姑娘被一個熟客拉走了。」
海棠有些疑惑,但是立刻道:「那麼,我先孝敬你一段水漫金山寺!」
常三公子道:「太好了!我去方便一下就來。海棠姑娘,你可不能走了啊!」
說著,故做便急的樣子,出了房門,逕向牡丹所說的後花園而去。
月淡星稀,花影扶疏的後花園,甚為寂靜。
常三公子凝神梭巡,並沒見到牡丹,只好低聲叫道:「牡丹!牡丹!」
假山石後,牡丹探出半個臉來,低聲應道:「常公子!這裡來。」
常三公子與假山石原隔著一道人工小河,聞言縱身躍過小河!
忽然,一聲嚶鳴慘叫,正是來自那假山石後。
常三公子心知不妙,騰身越過假山,怎奈假山之後,乃是一片竹林,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只好低聲叫道:「牡丹!你在哪裡,有什麼不對嗎?」
竹林內一陣窸窣之聲,分明是有人,但卻不見回音。
常三公子管不得許多,矮身進了竹林,但見,一條黑影快如狡兔,穿過竹林狂奔。
常三公子怎肯放過,論功力三幾個縱躍就可追上前面的黑影,怎奈竹林中密密麻麻的竹竿,有本領可無法施展。眼看那黑影已騰身上了院牆,常三公子不免暗罵了聲:「好狡滑的毛賊!」
奇怪的是,那黑影上了院牆,並不急著向前跑,反而扭回頭來向竹林中探望,等到常三公子將要穿出竹林,他才湧身向牆外跳去,向郊外狂奔。
常三公子不由冷冷一笑,因為,他並不是初出道的傻瓜,依照黑影怪異的行動,分明是有意引常三公子追他,料定必有高手接應。
但是,藝高人膽大,加上要把事弄明白,所以常三公子並不猶疑,穿過院牆,啣尾追去。
出了水西門,那人腳下加力,跑得快如脫兔,然而,常三公子腳下更加不慢,一面追趕一面喝道:「朋友!你自問跑得掉嗎?」
眼看前面就是孝陵。
常三公子深恐黑影進入叢林之中被他逃脫,雙臂疾振,疊腰而起,一式連陞三級,凌空幾個翻騰,人已衝到黑影的前面,轉身攔住去路,冷哼聲道:「看你往哪裡跑!」
那人一見去路被擋,捏唇發出三聲刺耳的怪哨。
颼!颼!颼!
破風之聲四起,衣袂連振不已。
黑暗中十餘個紅衣人頭戴紅色面套,從孝陵的墳坵之後,一湧現身,齊向常三公子圍攏了來,每人手中一柄匕首,寒光森森,漸逼漸近。
常三公子一見,新仇舊恨湧上心頭。
對於紅衣人,他是恨之入骨,因為一連串的事故,都與紅衣人有關,而且分明是對著自己來的。
以前,並不重視。現在,不能再大意放過,而一定要活捉生擒一個,揭開他們的真面目,弄明白他們的真身分,問清楚一再生事找岔,到底為的是什麼?
因此,常三公子暗暗運功,決心要抓住一個。所以他選定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出手先制下他來再做道理。
此刻,十餘紅衣蒙面人已圍成一個新月半圓形,個個喉嚨發出咯咯的怪聲,忽然發一聲喊,十餘柄匕首,像潮水似的捲上前來。
常三公子心意既定,不退反進,舒臂認定選好的目標,像老鷹抓小雞似的,閃電抓去。
誰知,十餘紅衣蒙面人個個身手不凡,而且進退之間,彷彿有極好的默契,而且這種默契的暗號,就是他們喉嚨裡所發出的咯咯之聲。
當常三公子作勢欲起之時,十餘人中似乎已有人發現了他的念頭。
因此,咯咯咯連吼三聲,十餘個紅衣蒙面人齊的收起前逼的步法,又像退潮一般的退出丈餘。
這是常三公子始料所不及,因此,僅僅是毫厘之差,抓了個空。
一招抓空,常三公子怒火益熾,雙掌連振,直向十餘紅衣蒙面人列好的陣仗中衝去。
咯!的一聲,十餘紅衣蒙面人竟然如響斯應的四散奔逃,剎那之間翻過孝陵龐大的墳壘,一齊鑽進黑呼呼的古柏林中。
常三公子幾乎把肺都給氣炸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