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預購中
人民幣定價:36.8元
定  價:NT$221元
優惠價: 79175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預購中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請新郎說出新娘的十個優點。”
“漂亮,笑起來好看,不笑也好看,臉紅的樣子好看,頭髮絲、指甲蓋、從頭到腳,每一個地方都好看。”
“聲音好聽,聽一輩子都不夠。”
“像棉花一樣,又軟又白。”
“脾氣好,心腸軟,很善良。”
“聰明優秀,是個學霸,也是我的指路燈,是我的人生導師。”
“可愛,我最喜歡她撒嬌的樣子。”
“獨立勇敢,在我面前卻像個小孩子,信任我、依賴我。”
“講道理,善解人意,溫柔體貼。”
“不愛生氣,生氣了也特別好哄。”
“珍貴,全天下獨一無二,我不能沒有她。”
“她愛我……”
大家“嘁”道:“她愛你也算優點?”
陳木一本正經:“當然。”
陳惜,晉江文學城言情作者。生於山城,巨蟹座,偏愛平凡卻溫暖的日常。一直堅信,最好的婚姻就是帶給另一半強烈的安全感和歸屬感。另著有青春言情小說《小春天》即將上市。
相遇是白日煙火,耀眼是你;
等待是良辰虛設,最後是你。

他喜歡的女孩,是棉花做的。 
頭發軟,聲音軟,手軟腰軟,心腸最軟。
可是啊,她脾氣好硬。

“陳木,你要走就走,我不會等你。”  
有的故事,倒著講比較溫柔。
第一章:容易害羞的女孩
第二章:籃球場上的少年
第三章:我也想天天向上
第四章:你是棉花做的嗎
第五章:我們的高中時代
第六章:你的青春裡有我
第七章:秘而不宣的曖昧
第八章:和春天有個約會
第九章:超越友誼的界限
第十章:喜歡你是認真的
第十一章:也曾有不順意時
第十二章:結束再嶄新開始
第十三章:愛的第一個徵兆
第十四章:一顆想結婚的心
第十五章:他們的快樂時光
第十六章:突然而至的分離
第十七章:我在遠方思念你
第十八章:他帶著承諾歸來
第十九章:情意綿綿的呢喃
第二十章:同你執手度餘生
番外一:校服到婚紗
番外二:他最愛的人
番外三:此樂亦未忘
番外四:歸來仍是少年
第一章 容易害羞的女孩

五年後,他們重逢。
男人輕輕推門,走進施桐店裡。
施桐站在收銀台旁,正沉浸在她從豆瓣上淘來的高分民謠中。
他一開口,嗓音和唱歌的男人一樣極富磁性:“桐桐,我回來了。”
她吃驚地抬起頭,盯著來人,一下子很難將眼前的人同記憶中的少年影像重疊到一起。帥氣的臉上隱現時光打磨的痕跡,整個人散發著一股成熟、沉穩的味道。
施桐足足愣了半分鐘,而後微微笑了笑:“還完債了?”
男人動動唇,擠出來一個字:“嗯。”
施桐收回目光,手指隨意撥了下收銀臺上那盆綠蘿的葉子,說:“那要恭喜你啦。”
俏皮的語氣,一如當年。
明明該有的情緒是重逢的喜悅,可是不知怎的,兩人都紅了眼眶。
歌曲很應景地唱到結尾部分。
“夢倒塌的地方,今已爬滿青苔……”


初三下學期開學報到那天,狂風暴雨。
施桐經過長滿爬山虎的綜合行政樓,到達教學樓門口,她收了傘,朝著地面甩了甩傘上的雨水。
雨確實大,即便撐著傘,施桐的肩膀還是濕了一半,她卻絲毫不在意,只隨手在肩膀上抹了兩下,往自己班的教室走去。
剛走到教室門口,就聽見裡面傳出一個男孩一本正經的說話聲:“李老師,我真的寫了十篇作文,都怪我家狗太不懂事兒,亂翻我書包,結果把我的作文本咬了個稀巴爛。”
這話說得可真讓人難以置信。
“其他科的作業怎麼沒事?”
“那是,那是小黑有眼光唄,知道我作文寫得最好。”
“你有這編故事的工夫,都能寫兩篇作文了。”
“李老師,我沒編啊,您別冤枉我,天地良心。”
教室裡一片哄笑。
施桐微微勾起唇,似乎是輕笑了一下,隨即她緊抿嘴巴。
“啪”,板擦重重拍到講桌上,打斷了底下學生的笑聲。
李老師正待再說些什麼,施桐推門走了進去,大家的目光齊刷刷地看向施桐。
施桐看向講臺,目光正撞上男生黑得發亮的眼睛,心臟倏地一緊,臉頰發熱。
他只是隨意地瞥了她一眼,然後轉向老師。
施桐走到講臺跟前,取下肩上的書包,書包也濕了一大片,好在是防水布料。她掏出作業放在講臺上,繳了費,低頭認真填寫表格。
男生沒得到回座位的命令,百無聊賴,目光從身邊女孩柔軟的發頂移到一雙白皙細嫩的手上,好小的手。
嘖,字還挺好看。
他本來是在心頭暗暗贊的,一不留神,聲音漏了出來。
施桐手頓了下。
李老師向男生投去嚴厲的目光:“明天放學之前把作文補齊,交到我辦公室來,還有這一個月你跟著各個小組一起做值日。”
男生討價還價:“一天時間哪兒夠,那我得通宵寫,萬一猝死了怎麼辦?李老師寬限兩天唄。”
“陳木,別跟我嬉皮笑臉,沒叫你請家長就是好的了。”李老師揉了揉太陽穴,“最遲星期五早讀課之前交上來,別擱這兒杵著了,趕緊到你座位去。”
陳木聞言,毫不猶豫轉身,單肩掛著書包,邁著大長腿,往教室最後一排走去。到了座位旁,他拉開凳子,大大咧咧一屁股坐下去。
他前桌的餘波回頭,說:“木哥,老班頭上冒青煙了你看見沒,論氣人,我就服你。”
陳木把書包塞進課桌裡,挑著眉,不置可否。
餘波說:“你竟然敢不寫老班佈置的作文,膽兒肥。”
陳木聳肩:“我寫了啊,沒聽見?”
餘波哈哈笑:“聽見了聽見了,小黑厲害死了,木哥的作文都敢搞破壞。”
陳木笑了一聲,餘光中,纖瘦的女孩坐到教室另一側靠窗的角落裡,被同桌岳俊峰龐大的身軀完全遮擋住了。
他愣了愣,長臂一伸,百無聊賴趴在桌子上,沒勁啊。
學生到齊後照例開班會,講臺上班主任李老師滔滔不絕,著重強調只有最後半年了,升高中關鍵就靠這半年,要求大家把時間花在正事上,抓緊功課,努力學習,不要到頭了臨時抱佛腳。
陳木輕輕嗤笑一聲,不就升個高中,說得像考清華北大一樣。他聽得煩,撇撇嘴,手肘搭在課桌上,撐著腦袋發呆。
施桐也在開小差,班主任的話翻來覆去就那幾句,她聽著聽著就自動屏蔽掉,耳朵裡是外面的嘩嘩雨聲,以及剛才她填表格時,他那低低的一聲“嘖”。
她腦子裡浮現出那雙黑得發亮的眼睛,鑲在男生五官立體的臉上,讓人心臟怦怦直跳。
他是大家公認的班草。
一副好皮囊還真是挺有優勢的。別看陳木經常惹事,也沒見班主任多煩他,反而還時時刻刻關注他。
施桐正這麼想著,粉筆頭劃出一道抛物線,準確無誤地落在陳木課桌上。
“陳木,你給我把耳朵裡的東西取出來,站著聽講。”
施桐看過去,只見陳木漫不經心地從耳朵裡摳出兩團白色的東西,用腳把凳子往後踢開,耷拉著肩頭,懶洋洋站起來,一臉的無所謂。
李老師皺了皺眉頭,倒沒再說什麼,繼續長篇大論講起來。
施桐看回講臺,定格在李老師鼻頭上的黑斑上,也不知怎的,無聲地笑了笑。

開學第一天也沒上課什麼的,加上下大雨,開學典禮直接取消了。班主任苦口婆心地講了大半天,然後發了新書,全體同學一塊做好清潔大掃除就放學了。
走出校門,風刮得更大,雨下得更急。
施桐兩隻手抓緊傘柄,傘似乎也跟她作對,呼啦呼啦,要飛起來似的,她的肩頭再次被打濕。
陳木和餘波分別後,看見的就是女孩努力與傘抗爭的畫面,覺得有點搞笑。
事實上他也笑了。
他看不到她的臉,只能看到那雙白白細細的手,手背上沾滿雨水,濕漉漉的。
陳木叫她:“喂。”
她停了停,把傘挪開一些,驚愕地抬起頭。
傘沿忽然翻上去。她“啊”了一聲,急忙抬手翻下來。
陳木愣了一秒,因為她那雙無辜而清澈的眼睛。
然後他動作迅速地把自己的長柄傘給她,順便拿過她那把小花圖案的傘,說:“明天拿到教室還我。”
她的傘骨折了一根,塌下一個角。他也不在意,轉了一圈移到前面,揮揮手走了。
施桐目瞪口呆,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
所以,剛才他們是怎麼換的傘?
陳木的傘很大,遮兩個她都綽綽有餘。
施桐將傘撐得很低,她太單薄了,上半身完全籠罩在黑色的傘布底下,給人看見的,就是兩條筆直纖細的長腿。
鞋底帶起水花,打濕了褲腳。
施桐最後看了眼遠處雨霧中那道挺拔的身影,她從前面的路口拐進小胡同。
不到五分鐘,施桐進了家門,她去陽臺晾雨傘。
施母周虹正好在那兒收衣服,看見了問她:“這是誰的傘?你的傘呢?”
施桐說:“我的傘壞了,這是我同學的。”她頓了下,“媽媽,可以吃飯了嗎?我好餓。”
周虹把衣架掛回竿上,說:“就等你回來了,你先回屋換身幹衣服,身上都快濕透了,趕緊的,別凍感冒了。”
施桐雖然覺得母親說得誇張,但她乖乖地說:“好。”
而陳木全身上下才真的是濕透了,他個子高,雖然身體還沒有完全長開,但比起施桐來顯然寬大許多。
她的傘本來就小,折了一根傘骨,更加經不起風雨。陳木握緊了,往下挪了挪,加快腳步。
視線中,傘面的小花承接著雨水。
他心裡暗暗道:女孩子就是女孩子,一把傘都要用漂亮的,中看不中用啊。
陳木家比施桐家稍遠一點,但也不過十分鐘路程。一進屋,一條黝黑壯碩的狗“汪汪汪”叫著撲過來,他胡亂在它腦袋上揉了把,丟了書包往衛生間走。
濕雨凍骨頭,他冷得不行。洗了個熱水澡,吹幹頭髮後,才牽著給他背了黑鍋的小黑下樓,到自己家開的館子去吃飯。

這場雨一直下到半夜才漸漸停了,清晨六點半,施桐準時起床洗臉刷牙,背了二十分鐘單詞,吃過早飯後出門。
到樓下,她突然想起忘了陳木的傘,低聲嘟囔:“糟了。”
不得不爬回七樓去拿,因為運動缺氧,她臉頰紅撲撲的。她也懶得從書包裡找鑰匙,直接伸手敲門。
周虹說:“你女兒這丟三落四的性子,不曉得又少帶了什麼東西。”
施父施雲濤笑了笑,收了報紙,去給她開門。
施桐主動說:“我忘了帶同學的傘。”
周虹也想起來了,她對施雲濤說:“桐桐的雨傘壞了,你拿點錢給她,買把新的。”
這麼一折騰,施桐比平時晚了幾分鐘,她是踩著上課的鈴聲進入教室的。
李老師已經站在講臺上,施桐匆匆坐到自己的座位,把傘掛在窗沿上,翻出了語文書開始早讀。
隔了兩分鐘,她偷偷往陳木的位置看過去,座位空著,人還沒來,估計是睡過頭了。
她不由得替他感到擔憂,一會兒准沒好果子吃。
果不其然,早自習上到一半陳木才來,他有氣無力地喊了一聲“報告”,聽到老師的“請進”後,推門走進教室。
李老師叫住他:“陳木,你還知不知道自己是個學生?”
陳木理所當然地回:“知道啊。”
“那你剛開學就遲到?”
“我昨天寫作文寫到很晚才睡覺。”
陳木還真沒瞎說,昨天報完名,李老師給家長打電話告狀,結果他媽媽就使出渾身解數威逼利誘,讓他寫好三篇作文,給她檢查了才作數。
“這不是遲到的理由。”李老師見他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便說,“你把眼睛睜開,去,站著預習第一篇課文。”
陳木沒給她任何回應,逕自走開。
李老師便盯著他,見他卸下書包,拿出語文書站到教室後面了,臉色才好看了點。
整個早讀,施桐瞧了陳木好幾次,他立著課本擋了臉,看不見表情。
早讀一結束,這人就立馬自動結束罰站,人趴在桌子上,頭埋在胳膊裡補覺。
施桐想了想,還是拿著傘走過去。
她叫他:“陳木。”
女孩聲音太輕太細了,陳木壓根沒聽見。
前邊的餘波拍了他一下:“木哥……”
陳木驀地抬起頭,順手拿一本書砸到餘波身上:“幹什麼?”
餘波笑眯了眼:“語文課代表找你。”
陳木順著他目光看過去,抬頭,一愣。
他頭髮微微淩亂,眼神中帶著幾分迷惘。
施桐抿嘴笑了下:“傘還給你,昨天謝謝了。”
陳木反應了兩秒,他接過傘來隨手放在牆邊,對她說:“你的傘我落家裡了,你還要不要?要的話我下午帶來。”
施桐躲開他那雙漆黑的眼睛,說:“不要了,反正都壞了,你就丟了吧。”
陳木說:“行。”
施桐走後,餘波擠眉弄眼地說:“喲,你們有情況呀,快跟兄弟說說怎麼回事。”
陳木重新趴回桌子上。
餘波笑得不懷好意:“你怎麼那麼好心呢?還知道助人為樂?看上語文課代表了?”
陳木伸腿用力蹬了一腳餘波的凳子:“閉嘴。”
餘波沒有防備,差點摔到地上,不由得罵了一句粗話。
陳木眼神陰鬱,跟天邊的烏雲沒兩樣。
餘波立馬道歉:“木哥,我錯了。”
陳木收回陰沉沉的目光,埋頭不再理他。
餘波心有餘悸,這會兒也不敢再惹陳木了,轉身去逗同桌女生。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