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預購中
想帶你回家(全二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59.8元
定  價:NT$359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預購中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網絡連載七億積分,四萬收藏,千萬點擊,一高制霸VS人間軟妹,少女心爆表、甜萌又撩人!
那個脾氣不好、打起架來不要命的暴躁小少爺,竟然被一個乖乖的小軟妹給馴服了!
他看她的眼神裡全是漫不經心的飄渺,好像是他也成,不是他也成,世界上發生的絕大多數事都和他沒什麼關係。
程遲:以後有想問的,不用問別人,直接來問我。阮音書看到消息已經是五十分鐘之後了,她垂著眼睫,慢慢地打著字:我想你可能在忙。沒過多久,程遲的消息又回過來:不忙,有空。所以,儘管來找我。



程遲去一高之前,一高校訓整整300條,沒人敢違背。
後來程遲去了一高,自此之後,一高學子心中校訓多加一條――這人叛逆乖張,惹不得。
從五班轉到一班,班寵阮音書臨走前被囑咐:“聽說程遲在那個班,你小心點。”
阮音書眨著鹿眼,軟糯地嗯了一聲。她乖乖聽話,十分小心地離程遲幾米遠。
然後,程遲朝她走過來了……

*他皺著眉,眼底情緒翻湧,喉結滾動。
阮音書攥著衣角想:他如果生氣打我,我就跑。
下一秒,程遲別開臉,聲音沙啞,壓抑又克制:“塗了藥,不能親了。”
阮音書:“……”

如果人真的能有尾巴,在遇到你的那一霎,你大概能看到我搖出的龍捲風吧。
鹿靈,“霜落熊升樹,林空鹿飲溪。”
精分少女,偶爾文藝,一個移動的甜餅製造機。
自己能從文字中得到治癒與力量,願你也一樣。
代表作:《想帶你回家》《小淚痣》、《以後少吃魚》
1、一高制霸VS人間軟妹
2、少女心爆表、甜萌又撩人!
3、那個脾氣不好、打起架來不要命的暴躁小少爺,竟然被一個乖乖的小軟妹給馴服了!
4、他看她的眼神裡全是漫不經心的飄渺,好像是他也成,不是他也成,世界上發生的絕大多數事都和他沒什麼關係。
5、程遲:以後有想問的,不用問別人,直接來問我。阮音書看到消息已經是五十分鐘之後了,她垂著眼睫,慢慢地打著字:我想你可能在忙。沒過多久,程遲的消息又回過來:不忙,有空。所以,儘管來找我。
第一章 命中吸引力
第二章 神秘紙飛機
第三章 想抱我就直說
第四章 保護欲
第五章 無形撩人
第六章 甜味醋
第七章 以後我陪你
第八章 驚喜冒險
第九章 程遲到
第十章 阮阮
第十一章 那我可捨不得
第十二章 緊握最後一顆糖
如果人真的能有尾巴,在遇到你的那一霎,你大概能看到我搖出的龍捲風吧。

第一章 命中吸引力

五班的慶祝晚會在八點的時候準時結束。
迫不及待想走的學生正準備背包起身,被班主任陳麗的聲音又給重新定回了位置上。
“我還沒總結發言呢,這一個兩個就都準備走了啊?都先坐好,真是的,分班前最後一次大家在一塊兒了,也不說珍惜點。”
男生們嘻嘻哈哈地推搡著坐下,互相嘲笑同伴的著急。
阮音書抬起臉來,剪水雙瞳輕輕眨了眨,專注地看向陳麗。
陳麗對上她柔和乾淨的視線,笑了笑:“明天大家就要根據分班考成績,重新分去新班級上課了。很多同學都分出了五班,並且以後班級也不會像這樣大變動了。
“嶄新的高二時光開啟,希望大家早日和新班上的同學老師熟悉,不要放鬆對自己的管束,繼續努力,有問題可以隨時來找我。
“好了,今天的晚會到此結束了,大家記得明早早點來,把自己的桌子搬走!”
教室裡響起如雷的掌聲,男生們拉拉扯扯魚貫而出,還不忘笑著說句老師再見。
阮音書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裡,找了個小盒子把多餘的裝飾蠟燭和火柴裝進去,然後抱著盒子跟朋友一起離開座位。
她走到講臺前,抿出一個笑:“老師再見。”
“等等。”
沒想到陳麗會叫住自己,阮音書長睫斂了斂,目光落過去。
一直都是這樣,不管別人講的內容是不是重點,只要敘述對象包括自己,阮音書都會抬起臉,用乾淨而認真的目光看向正在說話的人,表達自己在仔細傾聽。
她成績很好,是穩定的年級前三,教養也好,性格軟糯可愛,班上老師就沒有不喜歡她的。
每次只要看著她,哪怕不說上什麼話,陳麗也覺得非常舒服,小姑娘淺淺一笑,簡直熨帖到心裡去了。
陳麗摸摸她的頭髮:“一班是我們的重點班,除了一兩個花錢進去的紈絝子弟以外,全都是認真學習的。老師特別喜歡你,希望你高二也一樣認真,最後肯定能給我們一高爭光。”
阮音書直達眼底的笑意還掛著,聲音浸著細軟鼻音,卻很肯定。
“嗯,我會的。”
陳麗又跟她後面的李初瓷聊了兩句,兩個人這才離開階梯教室。
她和李初瓷從進校同桌開始關係就很好,在五班一起上了一年學,高二伊始學校便組織了分班考試,根據成績更有針對性地把學生分去適合的班級,所幸她們倆還是一起去了一班。
明天就要正式開始分班上課了,在分別前,陳麗便借了個階梯教室開晚會,算是給高一做個總結。
晚會前大家都把書包收好了,為的就是一結束就能立刻背包回家。
但阮音書下午忙著送卷子,班上只剩她一個人沒收拾書包。
李初瓷得趕去培優班上課,阮音書跟她道別後便獨自往班上走去。
一高是遠近聞名的好高中,師資力量強,也富裕,又因為學生眾多,高中的三個年級便分了三棟樓。
因為高二學生明天才分班,人早就走光了,那棟樓的燈順勢熄滅,天黑得快,遠遠看去簡直是漆黑一片。
她有點夜盲症,下樓的時候太匆忙,忘了帶手電筒,幸好晚會佈置多出來了蠟燭和火柴給她帶著。
她借著月光劃亮火柴,點好蠟燭。
蠟燭是為了烘托氣氛買來的香薰燭,很漂亮,淡藍色膏體,旁邊還貼著很多她剛折的折紙。
這點光勉強讓她能視物,顫顫巍巍的火苗隨風向搖曳不定。阮音書大氣也不敢喘,一手抱著盒子,一手端著蠟燭,低著身子,慢慢地往上走。
五班在三樓,她得爬兩層才能到。
到了二樓,她正往三樓邁了兩步,忽然聽到有散漫涼薄的人聲,在這方空間內乍響。
“把老子的火機往伏特加里扔,你欠揍?”
那聲音很淡,漫不經心似的,卻又在句子裡添了幾個重音,末了音節往上勾了勾,滿滿的侵略性和攻佔感。
她一時間愣住,愈發不敢喘氣。
提著呼吸又往上走了幾步,她看見拐角的樓梯上坐了個人,他整個人被黑夜模糊成一團,只能看到手機發出的光,以及被照亮的鼻尖和延伸至脖頸的弧度。
手機那邊說了什麼她沒聽到,只聽到坐在樓梯上的人一字一頓道:“那老子現在要抽煙,你說怎麼辦?”
即使隔著一個拐角,她都能感覺到那人周身湧動的乖張和戾氣,裹著十足的不耐煩和躁意。
看這人明目張膽、桀驁不羈的架勢,她心裡隱約猜出了個名字。
畢竟學校一直管得很嚴,除了女生們最愛討論的那個人,還有誰敢把抽煙打架這種違反校規的事跟鬧著玩兒似的做。
她從小乖順,遲到都很少,這樣的境況平時只是和朋友遠遠看過幾回,自己單獨遇上……還是頭一次。
她有些緊張,喉嚨口發乾,一顆揣在胸膛裡的心不得安生,不知道自己該往哪兒去。
須臾間,上頭傳來劃動打火機的聲音,但竟是一絲火苗都沒有竄出。
打火機壞掉了。
程遲煩躁地揉了揉頭髮,半個身子支在牆壁邊沿,另一隻手在腿上敲著,像某種等待的倒計時,使氣氛更加焦灼起來。
電話那邊的人都不敢說話,過了好一會兒才恬不知恥地笑:“我那不是昨晚喝糊塗了麼,加上打了一架,你也知道我當時正熱血著……”
“行了。”
打火機蓋驀然扣攏,噌一下如送刀脫鞘。阮音書被嚇了一跳,茫然抬頭看去。
程遲皺著眉,興致缺缺地終止話題:“淨說些屁話。”
他把壞掉的打火機扔到一邊,一低頭,就看到了站在下頭的阮音書。
女生瘦瘦小小的,被包在寬大的校服裡更顯瘦弱,五官在昏黃的光下暈染得愈發精緻漂亮,一雙鹿眼乾淨清亮,黑得攝人心魄。
偏偏她好像還有些受驚,像看到獵人驟然闖入森林的鹿,那雙眼茫然地瞧著他眨啊眨,長睫落下的光影鋪在眼尾,扇動著――
一下,又一下。
等等。
程遲眉頭皺了一下。
她有火?
他注視她,竟是連眸光也沒有挪動半分了。
阮音書心裡開始發怵,現在不止是緊張了,還有點兒害怕。
被他這如同捕食一般的目光盯著,她不大可能再往回跑,而且人家也沒做什麼,她跑掉好像也不太尊重人。
事到如今,她只能硬著頭皮上樓。
她一邊往上,一邊緊緊抓著手裡的盒子來緩解懼怕,腳步聲輕卻清晰地回蕩在樓梯間內。
他還在盯著自己,她能感覺到那如芒在背一般的目光。
走到轉角口,她側了身子,在他所在的臺階處停了一秒,這才鼓起莫大的勇氣抬了腿。
她清楚地數著兩個人之間相隔的臺階數,盡可能讓這煎熬的時間流動得快一點。
四步。
三步。
她屏住呼吸。
他不會開口說話吧?
兩步。
一步。
她踏上跟他同一級的臺階。
電話對邊的人還在講廢話:“誒,我們昨晚還打賭來著。說是想著到底誰能真正把你收服呢?討論了三個小時,討論出了――個屁。大家一致覺得你太狠了,誰能讓你繳械投降呢。”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