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預購中
又甜又燦爛(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8.6元
定  價:NT$232元
優惠價: 79183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預購中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C大論壇:
急報!C大共同“財富”蘇臨學長
剛剛買了一個粉色車座!

網友:謝邀,送我女朋友的。
網友:我的女朋友世界第一甜。
網友:鹿園園,請查收。

車厘酒 著 校園小甜餅
好脾氣小姑娘
X
傲嬌小少爺

喜歡你,又甜又燦爛。
車厘酒,車厘子釀的酒,全糖去冰。獅子座寫手,專業甜餅售賣戶,被惹急了什麼事都做得出來――除了數學題。
生於南方,新晉人氣作者,曾撰寫多部人氣作品。熱愛文字,文字輕鬆流暢,風格偏歡快,情節絲絲入扣,感情描寫細膩,多部作品已在出版中。
第一章 活在傳說裡的學長
第二章 您的嘴角天生向上翹嗎?
第三章 你怎麼能讓我走後門呢
第四章 蘇氏醋罎子已上線
第五章 “坑”你沒道理
第六章 “鹿園園,你騙我。”
第七章 少女心車座,請查收
第八章 小短腿最可愛了
第九章 “你還沒叫過我的名字。”
第十章 她說,她男朋友
第十一章 你好,我女朋友
第十二章 明槍易躲,狗糧難防
又甜又燦爛

文/車厘酒

正值盛夏,烈日高懸,C大校內道路兩旁的香樟樹茂密而繁盛,排列得整整齊齊,樹葉的沙沙聲和陣陣蟬鳴不絕。偶爾吹過的風像是熱浪卷在人身上,整個城市堪比一個大蒸籠。
鹿園園打著的黑膠防曬傘,能擋住部分陽光,卻隔不住源源不斷傳到她身體各處的高溫。她一隻手撐傘,另一隻手從半身裙的口袋裡掏出手機,打開微信,看到宿舍的群裡有八條未讀消息。
她從一堆表情包中準確地提取出有效信息――分享會在經管系教學樓B101教室舉行。
鹿園園步伐減慢,有些困擾。她一隻手撐著傘,不方便打字,於是點了【按住說話】,然後微微低頭,湊到手機下方,發出小小的聲音:“我剛從家裡回來,經管系教學樓在哪個區呀?”
因為分享會還沒開始,群裡的幾人都是秒回。鹿園園看著她們發來的消息,對照著校內的指示牌開始找B區。足足花了十五分鐘,她才走到教室。
進了B101,撲面而來的冷氣讓她打了一個激靈,鹿園園一眼就看到了宿舍的人。她走過去,坐在空出來的位子上,笑著跟她們打了招呼。之所以能快速從一堆人中辨認出自己的室友,還要得益於這幾位顯眼的髮型――棕色大波浪、黑色酷哥頭、挑染五彩辮。相比之下,僅僅是黑長直的鹿園園顯得尤為清湯寡水。
大波浪親熱地摟了摟鹿園園的肩:“忘了咱們園園是個路癡了,連本系的教學樓在哪都記不住,更別說什麼經管系了。”
“就是,要是哪天我們集體翹課,看你怎麼辦。”
另外兩個人也笑著調侃她。
這是一個階梯教室,空間大、設備全,冷氣都比普通上課的教室開得足。鹿園園略微環顧了一下四周,戳了戳身邊的大波浪:“茜茜,怎麼來的好像都是女生?”
而且看得出來,有不少都是長相出眾、精心打扮過的。
“嘖嘖,這你就不知道了吧,”林茜往她身邊挪了挪,“今天這個分享會有個非常出名的學長也來了。”
她頓了頓,換上一副八卦的口吻:“據說這位學長長得特好看,特會穿衣服,特有氣質,關鍵是學習還特好!”林茜用了四個“特”,然後語氣急轉彎,“唉,可惜我照片都只見過個糊的。”
林茜性格比較大大咧咧,什麼事都不怎麼放在心上,她這樣的反應,反而讓鹿園園生出了一點好奇心。
“那個學長有那麼好呀?”
“嘖!”林茜瞪圓了眼,一本正經給她科普,“這不是好不好的問題了。我聽說他大一期末考試之前,幫他們班同學押題,照著他說的複習的人,最後都得了B以上啊!這不是神人嗎!”
鹿園園很給面子地道:“哇。”
“其實學長這麼出名,最主要還是一個帥字啊。”林茜感慨,“畢竟咱學校分數線那麼高,經管系比咱們系估計還得高好多分,出了這麼個帥哥,就被傳成名人了唄。”
鹿園園點頭認可。
C大是真的難考,她高中時一直拔尖的成績,在這裡也沒有多突出。
經管系,那更是各地狀元的聚集地。
這麼想著,鹿園園心裡已經對這個不知名的學長生出了隱隱的佩服。
又等了一會兒,已經到了定好的開講時間,前面的幾位教授卻遲遲沒有開始。
林茜有些坐不住了:“這次分享會的主要演講人也有他,怎麼還不來呀?急死我了!”
鹿園園看著她一臉的不耐煩,好笑地摸摸她的手臂,軟聲道:“別急,一會兒就見到啦。”
林茜盯著鹿園園看了看,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頭髮:“園園你別賣萌好嗎!”
“嗯?”鹿園園不明所以地看著她。
啊,就是這種眼神。
鹿園園的眼睛生得最好,黑白分明,一眼能望到底般透徹,看人的時候像是帶著靈動的光。她的臉盤兒很小,尖尖的下巴十分精緻,皮膚經過了軍訓的荼毒也沒有黑多少,還是又白又嫩,整個人看著就像一個會動的瓷娃娃。
林茜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正在彎腰鋪床。見到林茜進來,鹿園園有點害羞地做了自我介紹,還表示可以幫她整理一下床鋪。
當時,林茜看著面前嬌嬌小小的妹子,眼睛又大又好看,聲音甜軟,她一個女生都被萌得不行。
教室的音箱發出教授試麥的聲音,林茜收回了摸上鹿園園頭髮的手。
偌大的教室安靜下來,比起之前菜市場一樣的吵鬧,總算有了一點兒開講座前的氛圍。
鹿園園也坐直,目不轉睛地看著最前面站著的幾個人。
經管系的劉教授正值中年,但身材保持得不錯,戴著一副無框眼鏡,往那一站就很有幾分儒雅教授的樣子。
然而,此時的他表情卻不太好。
“跟同學們說一下,今天原定的五位演講者,有一位,”說到這,劉教授深吸了一口氣,扶了扶鏡框,才繼續道,“不能到場了,希望大家諒解,專心聽其餘四人的分享內容,下面掌聲有請第一位分享者。”
儘管劉教授已經無縫銜接了自己的講話,台下黑壓壓的一片人還是發出了不小的唏噓聲。
鹿園園右手邊隔著一個座位,坐了幾個女生,她們的抱怨聲清晰地傳到她的耳朵裡。
“我天,起個大早就為了看蘇臨啊,結果他不來了?”
“我音樂系的來聽經管系的講座,容易嗎?”
“你看前面那教授臉都黑了,我覺得估計是蘇臨答應了,又臨時放了鴿子。”
蘇臨,就是林茜口中的學長?
鹿園園邊注意著臺上的動靜,邊豎起耳朵聽身邊的女生講話。
那幾人抱怨了沒多久,又開始小聲八卦:“我有同學大一的時候跟蘇臨上同一門選修課,據說期末考他直接睡過頭,沒去。”
“啊?不是吧!”
“哈哈,你這麼一說,他這個講座不來好像也正常。”
期末考睡過頭?
那位沒露面的學長,事蹟還真夠傳奇的。
鹿園園忍不住小幅度地翹起嘴角,隨後定了定神,專心聽著臺上的人講話。

下午的課上完才三點多,鹿園園想去圖書館看看,就沒和宿舍的幾人回寢室。
掏出隨身攜帶的校內地圖,她再三確認了方位之後才出發。
C大建校多年,經過數次翻修之後,保留了最初的古樸風格,處處都有茂盛的植物,道路寬闊而明亮。不時有學生老師經過,談話說笑聲與這裡的一切都很相符。
鹿園園心情驀地變好。
她是一個容易滿足的人,這樣的校園生活,不管是同學、老師還是舍友,都是她喜歡的。
經過了學生停放自行車的車棚,拐了個彎,路上只有她一個人了。又走了幾分鐘,隱隱傳來有節奏的腳步聲。她把傘微微向上抬了抬,看清了前路,拐過來一個人,目測很高。
是男生,一個在跑的男生,他的動作很好看,姿勢像是運動員的姿勢,速度也很快,幾乎是一眨眼就從道路盡頭到了她的身邊。
男生穿著白色T恤衫,經過鹿園園的時候,像是帶起了一陣小範圍內的強風。空氣裡有一種淡淡的,說不出來的好聞的味道。
她只瞥到了一閃而過的側臉,因為他跑得太快,五官沒看真切,能確認的只有膚色很白。
那男生跑過去有一會兒,鹿園園沒忍住,回頭看了一眼。
他的背影還看得見。
她瞅了幾秒才回過頭,然後低頭看看自己。
人家怎麼能長那麼高呢?腿怎麼能那麼長呢?
鹿園園的情緒低迷了一會兒,感慨了一下長得高的人大概都是上天眷顧,就邁著小短腿繼續向圖書館進發。
沒走兩步,再次停下。
腳底下踩到了什麼東西,硬邦邦的。
她收回邁出的步子,低頭一看。
是一把鑰匙。
撿起之後,她四處看了看。沿著這條路走了幾分鐘,除了剛才跑過去的高個子男生,她還沒遇到別人。
鹿園園苦惱地微微皺了皺眉,正在這時,兜裡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電顯示是林茜。
她打來是想讓鹿園園回宿舍之前幫忙買個雪糕。鹿園園應下之後,看著手裡的鑰匙,問那頭的人:“茜茜,你知不知道學校有沒有失物招領之類的地方呀?”
“知道!你往圖書館相反的方向走,我指揮你。”
“啊,是圖書館的反方向嗎?”
鹿園園按著電話那頭的指揮走,隨意和林茜聊天:“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去過嗎?”
等把鑰匙送到,又花了半小時的時間才到了圖書館。
順利借到了自己想要的書,想到今天在路上又幫別人撿了東西,覺得收穫頗豐的鹿園園心滿意足地回了宿舍。

男生宿舍樓3棟401室。
一聲巨大的摔門聲驚起宿舍內的三個人。
秦放正打著遊戲,被嚇得差點拿不住手機。回過神之後,他沖著門口的方向高聲抱怨:“怎麼回事兒啊?誰惹您了回來跟我們撒氣?”
另外兩人也附和:“就是啊臨哥,我們可啥也沒幹,乖著呢。”
他們的話沒得到回應。一會兒,獨立的衛浴間傳來嘩啦啦的水聲。秦放雖然心裡奇怪,但還是很快把注意力轉到手裡的遊戲上。
十幾分鐘後,遊戲結束,屏幕顯示“大吉大利,今晚吃雞”。心情大好的秦放一轉頭就看見頭髮濕漉漉的蘇臨。
秦放想起這少爺今天出門的目的,問他:“欸,您那補考怎麼樣?”
蘇臨大一下學期的選修課期末考,被他給睡過了,而C大的補考統一安排在期初,正是今天。聞言,蘇臨拿著白毛巾的手一頓,轉頭看他。
同寢室一年了,秦放很能理解那些追著堵他的女生的心。
就這臉,這渾身散發的“本少爺有錢又迷人”的金貴氣質,擱哪兒都是焦點。
此時,蘇少爺一張俊臉輪廓分明,面無表情地盯著他,沉沉的眸子,鋒利的視線有如鋒利的刀子。
秦放吞了吞口水,被他盯得背後涼颼颼的。他小心翼翼道:“所以這是,考得不好?”
這句話像是戳中了蘇臨的痛點。秦放聽到他低聲罵了一句,一下把毛巾扔到床邊的桌子上,隨後傳來的聲音裡還帶著怨氣:“自行車鑰匙丟了,沒趕上考試。”
“啊?”秦放沒反應過來。
蘇臨頓了頓,接著道:“回頭找了也沒有,估計是掉在路上,被人撿走了。”
補考區被安排在離男生宿舍樓最遠的教學樓,除了考試,平常沒有課安排在那。那距離,要是不騎自行車可能要走個三十分鐘。
靠雙腿走到那,黃花菜都涼了。
他乾脆沒去。
這話一出,宿舍的空氣像是凝滯了一般。隨後,秦放最先憋不住,開始大笑:“哈哈哈,臨哥,你是真的厲害!哈哈哈哈,神操作,鑰匙丟了。”
秦放的上鋪探頭:“臨哥也有今天,哈哈哈,老天爺都不讓你過!”
蘇臨的上鋪探出頭:“沒事,這學期重選一門,哥幾個監督您。”
蘇臨咬牙。
蘇臨看著笑到抽搐的三人,冷冷地揚起嘴角:“笑吧,以後老劉的作業,別來求我。”
雖然掛了,但也不是沒有補救的方法。C大的選修課一學年只要修一門就夠學分了,所以這門錯過了補考,在別的學期多選修一門,補上學分就可以。
不過……
這就意味著他大二上下學期都要上選修。
蘇臨沉著臉坐在桌子前,一把拖過電腦。等待開機的時候,修長的手指一下一下地敲著桌面。
加載好之後,他登錄了校園網,看了一眼還有空位的選修課。
【基礎會計學】
【社會學導論】
【法語】
一個也不想學。
好過的課早就被搶沒了,直到現在這時候還沒被選滿的課,想想也知道有多無聊。
最後衡量之下,他點了【重修】―【法語】―【確定】。
系統提示成功之後,他直接關了機。
蘇臨煩躁地撥了撥頭髮。
越想越氣。
到底誰把鑰匙撿走的?

選完課,蘇臨煩躁的心情還有些沒緩過來。他閒散地靠在椅背上玩手機,心不在焉,身後幾人的談論聲傳到耳朵裡。
“欸,還真別說,南方的妹子跟我們那兒的就是不一樣。”最先挑起話茬兒的是蘇臨的上鋪。
按年齡排,蘇臨的上鋪在宿舍裡是老大,純正的東北爺們,這幾天在學校裡看著新湧入的大一學妹們,不由得發出了感慨。
一邊的秦放聽到這起了興致,也不打算打遊戲了。他抬頭看老大:“怎麼個不一樣法兒?”
“就……”老大憋了半天,也沒想出什麼好的形容詞。
還是老二接道:“就是比較萌吧,說話什麼的細聲細氣的,長得也小。”
老大一拍大腿:“對!就是這意思!超級可愛啊南方妹子。”
老二是本地人,秦放和蘇臨都是B市的。B市那邊,本地的和外地的早就沒什麼地域區分,全國哪兒來的都有。
但是秦放還是很同意老大老二的觀點:“對對對,我也覺得。我不是早來了兩天嗎,軍訓那會兒我看到好幾個可愛學妹,嘖嘖嘖。”
他說完,老大又接上:“我昨天還遇到一個問路的小學妹,眼睛大,人長得可愛嬌小,那表情叫一個單純,我差點就沒控制住去要微信了。”
秦放立馬揭穿他:“你要得來嗎你,蘇臨還差不多!”
“就他那德行,還去要微信?”老二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他少拒絕幾個就算好了。”
三個人熱火朝天地談論萌妹子,十分滿足。等靜下來的時候,一直沒出聲的蘇臨忽然嗤笑了一聲。
很不屑的那種笑。
幾人一頭霧水。
“嘁。”他那聲笑在宿舍裡格外明顯,“可愛?”
蘇臨原本靠著床頭,這下直起身,不鹹不淡地看著對床的秦放:“照你們這標準,長得好看的,再蠢點,是不是都叫可愛?”
仨人忽然被嗆,一時間沒回過神來。
“哦。”蘇臨又像是想起了什麼,撇著嘴角加了一句,“還得是個小矮子。”
表情漫不經心不說,還慢悠悠地拖著長腔。
聽起來格外欠揍。
蘇臨說完這話,老大氣了足足三個小時。
第四個小時,到了日常要四排吃雞的時間,老大才選擇性地遺忘了蘇臨之前嘲諷的話,開啟日常抱緊蘇少爺大腿的模式。
打完遊戲,已經是後半夜了。上鋪的老大老二已經睡著了,就剩下秦放和蘇臨還醒著。
秦放回想了一下蘇臨這位大哥面對女生時的表現。
大一他最受歡迎那會兒,他每天都要在校園貼吧被討論一遍,尤其是藝術系體育系的女生,那瘋狂的勁頭堪比追星。
不過,好像高的矮的成熟的可愛的他一個也沒興趣。
秦放躺在床上,突然歎了一口氣:“唉,無欲無求的臨哥。”
他的聲音充滿擔憂:“你是要成仙嗎?”
蘇臨:“?”
蘇臨翻了一個身:“皮癢直說。”

大學的課相比高三來說實在是太少了,鹿園園上了三天,覺得簡直太幸福了。
週三上午的時候,酷哥和彩虹辮有別的課要上,就剩下林茜和鹿園園在寢室裡。
幾個女生用了半個月的工夫,上淘寶買了一堆小東西,什麼星星燈串,好看的簾子,還有地上鋪的泡沫板和小毯子,把宿舍裝飾得好看又舒適。
林茜紮著馬尾,正坐在毯子上,把電腦放在膝蓋上,邊啃著蘋果邊跟鹿園園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
“園園。”林茜飛快地刷著貼吧,嘴裡不閑著,“前天你沒見著蘇學長,真是虧大了。”
鹿園園正在書桌前看自己借回來的書,聽到她的話,腦子裡自動回想起那天聽到的關於這個學長的事。她笑了一下:“嗯。”
宿舍裡又安靜了十分鐘。
林茜突然叫了好幾聲:“啊啊啊啊!”
鹿園園嚇了一跳,她轉頭看向出聲的人:“怎麼了?”
“找到了找到了,我看的那個帖子。”林茜雙手一撐站了起來,單手把電腦提到鹿園園的桌子上,“看!”
【主題】#我的媽媽啊!這屆大一有個巨帥的學弟,快來看啊!我瘋了姐妹們!!!#
[圖片] [圖片]
第一張是一個眼睛裡冒著紅心的動漫表情包。
鹿園園往下拉到第二張,看到了林茜說的照片。
拍照的人似乎很緊張,也可能是鏡頭抖了。
的確……有點模糊。
但大致的輪廓還是看得清的。
那是一張蘇臨側臉的照片,背景好像陽光很好的樣子,照片裡的人並不知道自己被拍下來了,眼睛半合著,眼尾狹長,嘴角平直,從鼻樑到下巴的線條流暢而好看。
不知道是在看什麼,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
下面的評論和樓主差不多,全是感嘆號和一長串的“啊啊啊啊啊啊”。
“怎麼樣怎麼樣?”林茜迫不及待地問她。
雖然照片不清晰,但鹿園園很服氣地大力點了點頭:“好看。”
能被那麼多人惦記,果然不是沒道理的呀。

下午的課只有選修,林茜選了園林美學,兩人上課時間相同,但教室不一樣。
吃完午飯一起出宿舍,林茜挽著鹿園園的手跟她炫耀:“我在貼吧提前搜了,據說教園林的老師人特好,就開學第一堂課點名,平常作業少,還沒測驗,我能搶到真是撞大運了。”
說完,林茜好奇道:“你法語是哪個老師教?我幫你查查有沒有科普他的帖子。”
“嗯。”鹿園園打開自己截圖的課表,放大了看,認真地念出兩個字,“嚴川。”
“等我一會兒啊。”林茜說完,在屏幕上劈裡啪啦一頓按。
半晌,鹿園園感覺到身邊的人手臂緊了緊。
“園園。”
“嗯?”鹿園園一轉頭,就看見林茜滿臉的同情。
林茜直接把手機遞過來:“你自己看吧。”
【主題】#過來的學姐告訴你們,假如必修課沒有嚴川,選修課一定不要選他,啊啊啊啊啊!#
1L[樓主]:老學姐我是重修大一的選修,選的法語,閻王爺(嚴川的外號)的專業水平那是沒得說,但是他似乎不太瞭解學生們的水平。
我們幾個人抱團兒去學了法語,覺得小語種老師可能比較好說話。
然後……
五個掛了四個。
鹿園園驀地一驚。
下面,這位學姐又具體吐槽了一下他到底是怎麼變態的。
掃完帖子,已經出了宿舍樓。
林茜拿回自己的手機,看著鹿園園一張苦著的小臉,沒忍住伸手捏了捏:“沒事兒,那學姐不是說了嗎?他願意提問前排的,你記得上課別坐太靠前啊。”
“唉,我知道。”鹿園園點點頭,和林茜揮揮手,“你快去吧。”
她和林茜的方向正相反,為了找到外語系的具體位置,怕自己遲到,她上午還特地提前走了一遍。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45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