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繪天神凰卷十三:男神震萬界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和大師兄尉遲一起進入荼素宗祕境九龍淵的夏皎,
雖身負尋回紫郢劍的重任,但找回門派重寶固然重要,
趁機大肆搜刮寶物也是不能放過!
只是兩個敵對天尊龍遐晝和紹星玖的威脅仍在,
尤其紹星玖疑似被天外魔族寄生,
想在他手下拿回紫郢劍並順利脫身,
果然還是要靠鴻運天子的不科學好運氣啊!

夏皎在聖界一舉成名,
便傳來叔祖父夏江竟有一親生兒子夏覓出現。
這巧合巧到讓人不得不懷疑其中必定有詐,
但那可是江爺爺唯一的孩子啊,
夏皎不可能放過任何萬分之一的可能性!
只是,派出三名天尊一名聖皇來對付她,
不會太過分嗎?

《丹姬》、《乘龍》、《千王之凰》作者峨嵋,最新打臉修仙作品!

天外魔族來襲,萬界震動!
一場針對夏皎的圍殺,不僅牽動聖界頂級宗門之間的爭鬥,
更意外揭開天外魔族即將入侵的陰謀!
2008年底開始創作,作品風格輕鬆幽默,甜蜜和煦,多部作品為網站年度訂閱三甲、PK榜、月票榜、點擊榜冠軍。已出版作品包括《乘龍》、《暴力仙姬》、《千王之凰》、《丹姬》、《御人》、《誘狐》、《綺夢璇璣》。
風吹就倒的白瘦高斯文外表,腹黑毒舌又冰山的女王內心,愛好用文字賣萌裝嫩刷綠漆。從事過多種文字相關工作,最終投奔「坐家」行列。怕曬太陽卻喜歡到處旅行,現實理智但最愛看小白文。
2011年度起點女生網最具人氣作者,2012年度起點女生網最受歡迎作者。
橫掃網路、出版、移動手機閱讀暢銷榜的萌系甜文天王級當紅作者。
港臺地區蘋果日報暢銷排行榜、金石堂、博客來網路書店排行榜暢銷作家。
第一章
「該死的!這都什麼玩意啊?莫非還要等九劫試練結束了這些雲霧才能散掉,我們才能走出去?」夏皎不禁大感頭疼。
尉遲倒是淡定得很,「若非如此,龍遐晝可能早就跑過來試圖干擾正在進行九劫試練的那人了。」
「龍遐晝雖然無恥下流又猥瑣腦殘,但他的修為擺在那兒,天級二層啊!聖界頂級宗門的少掌教,能弱到哪裡去?簡直要命!」夏皎很煩惱。
尉遲依然十分淡定,還有心情摸出昭明神光鏡左照右照打理儀容,唯恐自己有一刻不完美。
「妳給我的這面鏡子不是號稱能夠困住天級初等強者至少三日嗎?也就一萬顆上品靈石而已。就算他很厲害,可以提前跑出來,困住兩日沒問題吧?兩日夠我們搬空好幾座寶庫,然後大搖大擺地離開,妳擔心個什麼勁?」確定自己依然帥得突破天際,尉遲終於撥冗安慰道。
「一萬顆上品靈石……而已?!」這超級土豪的口氣把夏皎鎮住了。「大師兄你老實說,你在九龍淵到底得了多少好處?!有很多靈石?!」
她明明記得,她剛把昭明神光鏡給大師兄的時候,他對於一萬顆上品靈石才能用上一次的法陣,也是一副割肉賣血的肉痛表情,怎麼才過沒幾天,就這麼闊氣了?
尉遲漫不經心還語帶埋怨道:「也沒有多少,不過讓龍遐晝在這兒困上兩三個月還是可以的。沒辦法,庫房裡主要都是靈器、靈符、丹藥、陣盤和各種材料居多,靈石數量有限。而且妳這面鏡子多能吃靈石啊,簡直就是個大胃王!隨隨便便施展一回五色神光,竟然就要上千顆上品靈石……」
夏皎徹底服氣了,人跟人果然不能比。把龍遐晝困上兩三個月,那至少得有二十萬顆上品靈石!折算成下品靈石,那就是兩千萬顆!聽大師兄的口氣,他還用了不少靈石來激發五色神光,這次收穫的靈石只是小頭,這傢伙現在富得渾身冒油!難怪會抱怨身上的儲物器具不夠用了。
她對自己煉製的靈器信心十足,但是面對龍遐晝這樣出身的天級強者,還是不敢過於托大。「昭明神光鏡嵌入的法陣確實能夠困住龍遐晝這樣級別的天級強者,但他身上說不準有什麼底牌能剋制法陣,也許還有別的幫手,這裡又是荼素宗的地盤,我們不能掉以輕心。等困住他之後,我們必須馬上跑!還好他手上只得一個護法靈印,不然我們在這裡根本不可能鬥得過他。」
夏皎看過的資料上曾提到,要控制九龍淵,要麼是直接出動掌教靈印,要麼就得同時動用嫡傳靈印和護法靈印,只有一個護法靈印是玩不出什麼花樣的。
「可惜我一直沒能找到空音犀牛角,不然只要煉製出我們卯太宗的『妙空傳音鏡』,就算在這個鬼地方,也能知道龍遐晝那邊的情況。」夏皎嘀嘀咕咕嘆氣道。
「妳有材料能夠煉製妙空傳音鏡?」尉遲兩眼閃閃,十分感興趣地問道。這種靈鏡論品級只是地級初等靈器,但因為材料大多已經找不到,尤其空音犀牛更是滅絕多年,所以諸天萬界至少已經有數萬年不曾再有人成功煉製。
卯太宗從前倒是有保存幾面妙空傳音鏡,甚至有完整的靈器譜,但是沒有材料,再厲害的煉器師也只能乾瞪眼。
夏皎會惦記妙空傳音鏡,是為了盛朝故,尉遲對它感興趣,自然就是因為冼華冰了。
成對的極品妙空傳音鏡,效用類似衛星視訊電話,遠隔兆億里都能彼此看到聽到對方的面容聲音,一般上品、中品和下品,通話的距離就要短得多。
單面妙空傳音鏡可以當監視器用,能夠準確看到聽到定位範圍內的情景聲音,監視距離的遠近,同樣要看靈鏡的品質。
夏皎是什麼人?公認的超級煉器小能手。尉遲絕對相信她能夠煉製出極品靈鏡。可惜……
「還差一對空音犀牛角,哎。」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
「空音犀牛角長什麼樣子?」尉遲不死心地問道。
夏皎從影照天宮裡翻出卯太宗保存的靈器譜翻開了遞給他,指著上面繪畫描述得很細緻的內容道:「就是這個了。」
尉遲盯著那一頁看了片刻,道:「我好像有這東西。」
「什麼?!」夏皎震驚了。
尉遲摸了摸自己的儲物腰帶,片刻之後當真摸出一對足有大半個人高的巨大牛角。「是不是這個?幾天前在這兒找到的。」
夏皎抱著那一對冰涼碩大的牛角,徹底服氣了。「大師兄,等這兒的雲霧散了,我們趕緊去找紫郢劍吧!我覺得我們肯定能把它帶回去的!」

有了這最後缺少的材料,夏皎連忙讓尉遲和元陽如意負責望風,她則當場把煉器的工具材料取出來開始動手。
兩日後,一對極品妙空傳音鏡正式出爐!靠著周圍的濃霧遮掩,靈器誕生引發的異象亦未驚動龍遐晝等人。
此時距離他們進入九龍淵,已經過去整整三十二日。
尉遲和元陽如意興奮不已,興沖沖地催促夏皎趕緊試一試。
有元陽如意做精準定位,夏皎手上的鏡子很快便浮現出龍遐晝以及他身邊五名弟子的身影,他們身在廣場周邊的偏殿內,那兒沒有雲霧遮擋,聲音圖像清晰得很。
龍遐晝神情陰沉,盯著廣場中心的位置,恨不得能盯穿兩個大洞,好看清楚膽敢謀算他少掌教之位的逆賊到底是什麼人。
已經三十二天了,那人還未結束試練,明天就是第三十三天,後天……就要打破他的紀錄,到時候他還有什麼面目繼續端著少掌教的架子管理荼素宗?!
看清了龍遐晝周圍的情況,確定他的五名幫手實力都在他之下,也不是什麼天級強者,更不像是靈師,夏皎提著的心稍稍放下,以龍遐晝的位置為基點,開始試著調動妙空傳音鏡探索廣場周圍的環境,並逐漸擴大探索範圍。
她沒忘記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尋找紫郢劍,現在既然有便捷工具幫忙,當然要先盡可能搞清楚附近的地形,好方便接下來的搜尋行動。
尉遲看著夏皎擺弄靈鏡,很快也明白了用法,於是跟夏皎分工合作,一人負責一邊,開始觀察記錄周圍的路徑和沿途情況。
借用靈鏡觀看進度緩慢,但他們被困在這裡也沒有其他事情可做,現在這樣就算一時半刻找不著紫郢劍,至少可以看清逃跑路徑,不至於稍後被龍遐晝追殺時慌不擇路只能亂竄。
龍遐晝手掌靈印,這些年不知道進入九龍淵多少回了,肯定比他們熟悉情況,要跑過他不做點兒準備怎麼行?
隨著時間流逝,兩師兄妹記錄的範圍越來越大,不知不覺中,他們進入九龍淵已有四十天。
「小八,妳來看看這邊。」尉遲忽然道。
夏皎放下手上的靈鏡,扭頭望去,「怎麼了?又發現大寶庫?」
這幾天裡,尉遲透過靈鏡看到了六座寶庫和藏經閣一類的庫房,她也看到了兩三座,兩人甚至根據不同庫房內的情況,已經分配好稍後誰負責收哪一座了。
「紫郢劍!該死的!紹星玖怎麼會在?!他……他想破開紫郢劍上的禁制!」元陽如意一直都格外在意尉遲那邊的動靜,它現在不能出影照天宮,不然它早忍不住湊到尉遲那邊去看他的進展了。
在找東西的運氣問題上,它無疑更信任尉遲,所以尉遲一說話,它比夏皎的反應更快,馬上就盯上了他手裡的鏡子。
夏皎晚了它一步,也看清鏡上的影像了。
一個龍遐晝就麻煩得很,再來一個紹星玖,要死了!用膝蓋想都知道,紹星玖肯定是龍遐晝帶進來的,這兩個混蛋狼狽為奸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
紹星玖極有可能就是奔著紫郢劍來的!
昭明神光鏡的法陣只能暫時困住天級初等強者,像紹星玖這樣的天級七層高手,隨手一揮就能直接把法陣轟成飛灰!
對龍遐晝,他們打不過還能用法陣困住,還能藉著九龍淵複雜的地形跑給他追,對紹星玖卻不行,他已經先一步找到紫郢劍,除非他們放棄這柄寶劍,否則只能跟他正面對上。
尉遲皺了皺眉頭,道:「我去引開他,元陽如意能不能想辦法在短時間內將劍收走?」
紫郢劍上的禁制絕不簡單,隔著妙空傳音鏡他們也搞不清楚這禁制到底有什麼奧妙,但紹星玖這樣的天級七層大高手都沒能搞定,想也知道它有多難搞。
元陽如意搖晃著靈芝頭,道:「我不確定,現在都不曉得劍上的到底是什麼禁制,實在不行,我們只能把劍連帶整座大殿一起收走,不過這麼幹皎皎會耗盡真氣體力,紹星玖回來她連跑都沒法跑。」
夏皎想了好一陣,道:「還是得試試。我們計畫準備充分一些,到時候隨機應變。」

眨眼又是三日,夏皎和尉遲的準備還未完成,元陽如意就察覺不對勁了。「九劫試練馬上就要結束了!雲霧開始散了!」
正在繪製靈符的夏皎心頭一凜,連忙把東西一收,抬頭向四周望去,果然見附近的雲霧翻湧舒卷,而且似乎變得淡薄了一些。
她和尉遲交換個眼色,後者接過魅魔千形面具往臉上一套,翩翩公子登時變成一名滿頭白髮的英俊青年,手中羽扇輕搖,通身仙風道骨的灑脫氣度,從樣貌氣質到衣著打扮,都與遠處正在對付紫郢劍禁制的紹星玖一般無二!
夏皎則換上一身道袍,快手快腳把長髮打散梳成男式髮髻戴上玉冠,晶片控制面部肌肉稍加變化,看上去就成了個眉清目秀、二十出頭的青年模樣,就連身上的氣機都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尉遲親眼看著她在短短片刻間徹底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心中嘆為觀止。
果然不愧是他家妖怪小師妹,這一眨眼變得連他都幾乎不敢認了!
夏皎取出朱常當日送她作見面禮的隨身玉珮,緩緩注入真氣,一股貨真價實的天級強者氣息蔓延開來,她雙目微閉,釋放出精神力不斷攪動,這股氣息也隨之發生微妙的變化,漸漸變得與紹星玖身上的氣息頗為相近。
她這種手段維持不了多久,龍遐晝這樣的天級強者只要細心分辨,很容易會發現端倪,但他們只想要騙過他一時半刻,這也綽綽有餘了。
兩師兄妹連同影照界裡的元陽如意都嚴陣以待,就等雲霧消散,與龍遐晝正面相對的關鍵時刻。
不到十息光景,廣場上方亮起了燦爛的光芒,雲霧爭先恐後向著那處湧去,周圍的景物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龍遐晝不自覺緊握雙拳,眼中凶光閃動,瞪大眼睛想看看那個打破他的紀錄,在九劫試練中堅持了整整四十三日的荼素宗弟子到底是何方神聖。
他以前太過大意了,竟然讓人在他眼皮子底下作妖到今日才發現,想來背後定有宗門天尊暗中庇護。
瀰漫多日的雲霧終於變得若有似無,龍遐晝還未看清正中高臺上盤膝端坐之人的面目,就聽到一聲熟悉的輕笑。
他早料到廣場上可能不止一人,眼角向笑聲傳來的方向一掃,霎時臉色劇變。
只見紹星玖帶著一名青年正向他微微淺笑,笑容如春日暖陽,卻讓龍遐晝瞬間生出極端不妙的預感。
他明明記得紹星玖在九龍淵另一處謀取紫郢劍,怎麼會突然跑到舉行九劫試練的中心廣場來?!
眼下廣場上真正人齊了,只看這情狀,紹星玖先前分明騙了他!那名樣貌陌生的青年是他帶進來的,高臺上通過了九劫試練的那名神祕人,極有可能也是他帶來的!他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裡,是要阻止他為難高臺上那人!
九劫試練只有修煉了荼素宗正宗心法的弟子方可參加,其他人到了這裡只會被困於雲霧之中。
即使外人膽敢偷學荼素宗的祕傳功法,通過了九劫試練也沒有多大用處,因為宗門高層不會讓一個不相干的外宗之人來當少掌教。
也就是說,高臺上這個冒險潛入九龍淵參加九劫試練的傢伙,必定是荼素宗弟子,否則他這麼幹毫無意義。
紹星玖和荼素宗內其他人有勾結,所以故意藉口進來尋找紫郢劍,實質是偷偷帶人來參加九劫試練,意圖奪權篡位,順道狠狠坑他一把?!
如果紹星玖真的在荼素宗內另有高層為後盾,即使沒有他的帶領護送,一樣能離開荼素宗離開巳聖界,最後倒楣的只會是他龍遐晝!
電光石火之間,龍遐晝「恍然大悟」,氣急敗壞指著紹星玖喝道:「紹星玖,你……」
他一句話未完,就見紹星玖突然舉起手中羽扇悠悠一搧,九道乳白色的光柱向他兜頭罩下!
龍遐晝連同他身後的五名荼素宗弟子眼前驟然只剩白茫茫一片,再次變回雲霧瀰漫的詭異景象,什麼都看不見也感覺不到了。
天級法陣!
「狗賊!你敢!你以為區區一個天級法陣,就能困住本座?!」龍遐晝怒發如狂,更加認定紹星玖是早有預謀要來對付他的。
廣場上,夏皎和尉遲相視一笑,他們身周彌漫的天級強者氣息消失無蹤,後者手上的羽扇一晃變回本來模樣,正是昭明神光鏡!一萬顆上品靈石在他方才一揮之間灰飛煙滅,不過效果確實相當喜人。
看來是順利成功將黑鍋扣到紹星玖頭上了,妙極!
高臺上的席揚才剛剛回過神來,便看到了這詭異的一幕,夏皎抬頭向他比了個事先約定的手勢,他才意識到廣場上這兩個陌生人竟是夏皎和尉遲,連忙一躍跳下來,幾步走到他們身邊傳音道:「你們困住了龍遐晝?這些天他一直在此監視?」
就龍遐晝這些年來的所作所為,他守在廣場邊絕對沒安好心,這點席揚才不用猜都知道。
夏皎傳音道:「法陣未必能夠困住他多久,你是與我們一起離開還是另有計畫?」
「離開這裡再說!」席揚才手上確實有師門先祖為他準備的應對九龍淵內其他荼素宗強者的手段,夏皎和尉遲先一步困住了龍遐晝卻是意料之外的好事。接下來他要將靈印送入體內,需要一個相對清靜安全的地方,確實不宜繼續留在這廣場上。
三人快步離開,對於廣場周邊的道路,夏皎和尉遲都早就探明記清了,拐了幾個彎遠離廣場後,才站定了說話。
席揚才並未隱瞞自己接下來要做的事,夏皎想了想道:「我們還未找到想要的東西,而且三人一起目標太大,你既然要留在九龍淵內完成剩下兩個步驟,我和師兄便繼續四處轉轉。只是你有辦法避過龍遐晝的搜索嗎?他現在肯定變成瘋狗一樣見人就咬,讓他找到你可就糟了。」
「這點師父已有準備,應該不至於被他找到。」席揚才胸有成竹,從懷中取出一顆墨色的玉珠遞給夏皎道:「我可能要在這裡滯留頗長一段時日,你們離開後請將這顆玉珠親手交給我的師尊。此次援手之恩,我們師徒銘記於心,將來必有厚報。」
夏皎和尉遲心裡惦記著紫郢劍,也不想拖拖拉拉多說,點頭收下玉珠後,即與席揚才再次分頭行動。
想起席揚才真誠致謝的模樣,夏皎都有些心虛。他們今次進來雖然風險不小,但是早就撈到了超乎想像的「厚報」,真不好意思再向人家要人情。
席揚才應該順利通過了九劫試練,但願他成功搞定剩下的兩個步驟,成為真正擁有嫡傳靈印的荼素宗少掌教,到時候看那龍遐晝還有什麼臉頂著荼素宗少掌教的名頭四處耀武揚威、橫行霸道。

他們撤離中心廣場還不到三息,被困在法陣中的龍遐晝已經反應過來,雙掌結印祭起一道耀目電光,手起掌落,大喝道:「破!破!破!」
周遭濃濃的白霧猶如脆弱的宣紙般被他一掌斬破,眼前再次變得清晰起來,不過廣場上的三人早就蹤影全無。
夏皎的推斷沒錯,堂堂荼素宗少掌教不是一般天級初等武者,就算面對天級法陣,他也有的是手段可以解決,不過只要拖住他片刻,就足夠他們脫身了。
龍遐晝看著空無一人的廣場,氣得渾身顫抖,扭頭對五名真傳弟子怒道:「你們愣在這裡幹什麼?還不四處看看他們跑到什麼地方去了?!」
其中一名真傳弟子忍無可忍,冷笑道:「我們區區地級修為,就算找到這惡賊,也不可能像少掌教這般大展神威將他當場拿下,一不小心送了自個兒的性命就罷了,搞砸了少掌教的大事可如何是好?還是少掌教只想要我們去送死?明白說出來就是了。」
一番話字字帶刺,說得龍遐晝惱羞成怒幾乎失去理智,可他也明白事態嚴重,再要對這幾名弟子撒氣動手,等於逼著他們背後的師長家族跟他徹底決裂,這結果他絕對承擔不起。
而且這弟子說的不無道理,讓他們去找紹星玖根本就無濟於事。
龍遐晝胸中血氣翻湧,好不容易咬牙嚥下這口惡氣,一言不發拂袖向紫郢劍所在的石殿而去。他雖有靈印在手,卻也只能保證自己可以自由進出九龍淵,要想在這件空間靈寶內找人,靈印是幫不上什麼忙的,他只能指望紹星玖在那座石殿裡留有線索。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