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全職高手24:老謀深算的霸圖(新裝版)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興欣VS.霸圖,季後賽第三場!
在雙方各得一勝的情況下,
必須在這一場分出勝負。
擁有四名全明星級別老將的霸圖,
對冠軍的慾望絕對不下於任何人,
在不知還有多少職業生涯的情況下,
他們極盡所能,付出一切,
在和興欣的對決當中,發揮出巨大的能量!

而興欣,竟在如此重要的對決當中,
放上了他們的新人──羅輯。
曾經在之前的對決造成過場景坍塌效果的他,
難道還想再來一次相同的手段?

季後賽四強隊伍確定。
興欣 VS. 霸圖
十年的宿敵,即將迎來勝負!
起點中文網著名作家,網路原創遊戲類小說代表作家。江湖人稱「蟲爹」,作品以網遊題材為主,被譽為網遊文神級大師。其語言幽默文字詼諧,被讀者戲稱為「沒節操沒下限」,歡樂又不失健康向上的文風深受讀者喜愛。每一部作品都有明確的主題。作品多數以生活中的網遊遊戲作為載體,更加貼近生活,甚至具有教育意義。代表作有《獨闖天涯》《星照不宣》《網游之近戰法師》《全職高手》《天醒之路》等。
第一章
輸了,而且輸得相當無力。
秦牧雲的打法雖然不是霸圖粉絲們最喜歡的熱血硬派,但是讓對手束手無策的勝利,他們還是非常喜歡的,現場歡聲雷動,迎接著下場的莫凡。
他和秦牧雲一對一的交手這不是第一次了。上次雖然最終是他勝出,但因為一樣是擂臺賽,當時秦牧雲的零下九度只剩百分之十一的生命,最終莫凡的毀人不倦損失了一半的生命才將其拿下,算下來還是他比較吃虧。
這一次,雙方在狀態平等的情況下交鋒,最終,莫凡慘敗。
百分之三十一。
這是當毀人不倦倒下時帶走的零下九度的生命,勉勉強強可以說成是三分之一。
這就是他又一次面對秦牧雲時的戰績。回到選手席上時,一貫撲克牌一樣的臉上都染上了幾分不甘的神色。
和他關係在眾人當中算是最接近的蘇沐橙拍了拍他,以示安慰。莫凡很是激烈地思想掙扎了一番後,仰起頭來剛要開口,蘇沐橙卻已經不在他身邊。
「我上場了。」蘇沐橙正在和大傢伙打著招呼,隨後就朝著賽臺上走去,興欣下一個出場的選手是她。
莫凡發呆,好不容易準備主動開口說點什麼,結果卻……
「有什麼疑惑?」忽然身邊有聲音響,莫凡轉頭一看,是葉修在問他。
莫凡頭又扭回去了,似乎是在掙扎要不要開口。葉修也不說話,就在一邊耐心地等。
「應該怎麼做?」莫凡頭沒有扭回來,但總算開口了。
「向他學。」葉修答道。
「這樣就能贏他?」
「目光不要侷限在這一個對手身上,你的對手會有很多。向他學,目的不是單純地為了戰勝他,而是為了讓你繼續提高,收穫更多的勝利。」葉修說道。秦牧雲是莫凡目前所遇到的一道檻,他身上那種職業訓練營出身的素養正是莫凡這個野路子出身所欠缺的。如果莫凡能將秦牧雲身上的很多東西納為己用,個人戰力將有很大提升。就說秦牧雲最優秀的選位、走位功底,莫凡能學上一些去,那他的煙花式打法也將更加合理更具威脅。
葉修希望莫凡可以意識到這一點,結果莫凡這邊卻又沉默了。葉修等了會,看他也沒有再開口的意思,於是也不再多說。
「試試吧!」留下最後一句,葉修離開了。而莫凡,盯著臺上即將開始的新一局比賽,若有所思中。
擂臺賽第五場,蘇沐橙對秦牧雲,一場槍手系之間的內戰。
比賽在清脆的槍響與轟鳴的炮聲中開始,這剛一進入地圖,兩個完全無需移動就已經可以攻擊到對手的遠端同時開始了攻擊。
槍炮師的射程比神槍手還要遠些,但在擂臺場這張圖上沒什麼用武之地,而神槍手的高射速高爆發,讓零下九度此時的攻擊顯得更加連貫密集,沐雨橙風的身邊瞬間就綻放出多處火花,零下九度身邊呢?第一發炮彈這才炸開。雖然一發炮彈就已經能籠罩一個範圍了,但零下九度一個翻滾就已經躲了乾淨,其間他的射擊卻一點都沒有停。
不利!
對於興欣而言還是不利。零下九度不停地走位和連續的射擊,攻防都不耽誤,明顯比起沐雨橙風要有威脅多了。秦牧雲甚至還在讓零下九度逼近距離。槍炮師,是一定要遠程的,但神槍手呢?近距離還有槍體術的打法,拉近距離對蘇沐橙來說也是施壓。可在這張圖上,她卻沒有辦法拉開距離緩解這種壓力,神槍手的槍體術,相比起一般的近戰職業來說黏性可能要遜色一些,但可控制的範圍卻會更大。
該怎麼做?
莫凡剛剛為自己問過這個問題,而眼下,他卻開始為蘇沐橙擔心起來了。
場上形勢瞬息萬變,可沒有空閒像葉修和莫凡對話這樣耐心,需要瞬間做出決斷。而蘇沐橙給出的答案是:爆發!
沐雨橙風的攻擊節奏突然間提升了好幾個等級,大面積的狂轟濫炸瞬時間將零下九度給籠罩。秦牧雲連忙操作零下九度游移,但是沐雨橙風的攻擊像是有什麼精準的制導似的,竟然一直死死咬著零下九度不放。
火力線?!
有人看出了,這是槍炮師的火力線才應該具備的火力爆發。但是這種距離又怎麼可能?火力線的距離極限不是選手的技術原因,而是因為槍炮師裝彈發射的技能慢節奏所限制,太近的距離,槍炮師的攻勢反倒無法連貫。但是此時沐雨橙風的爆發,好像是打破了這個設定的極限。
「怎麼會這樣?」轉播中的潘林已經傻眼了,李藝博也頭痛,他只是模糊的有一些發現,他需要時間來思考和整理,但就今天興欣霸圖這擂臺賽的快節奏,等他整理完了大概已經該下一場了吧?
「距離並不是不變……」到底還是場邊的職業選手們更高端,霸圖選手席這邊,張新杰已經察覺到了原因。一些細微的變化可能會逃過一般人的眼睛,但他卻從不會漏過。
「蘇沐橙是將一些可以快速爆發的技能在第一波使用,過程中角色借力後退,在不斷拉開距離的過程中,不斷地選用可以保持攻擊連貫的合適技能來繼續攻勢。」張佳樂作為槍手系高手,在這方面極具眼力。
「是一個在橫縱軸上都可以任意變化的十字火力線!」林敬言說道。
「好像並不止。」張佳樂說。
「是的……」林敬言也隨即察覺,「十字型的話,不至於封殺牧雲的走位……」
「是三線交叉的變化。」張佳樂說道。
「三線交叉的話……雪花狀嗎?」林敬言發散著想像力。(想像力不夠的同學看這裡:*)
雪花火力線!
播報員潘林和賽評李藝博還在頭痛的時候,霸圖這邊連蘇沐橙這一技巧的名字都起好了。
「有關蘇沐橙是花瓶的爭論該停止了。」張新杰表示。這等技巧,可是槍炮師的經驗、意識積累到巔峰的傑作,不是隨便什麼人都可以用得出來的。
「這不是早有定論了嗎?」張佳樂納悶,職業圈裡好像沒有人認為蘇沐橙是花瓶吧?
「一直有爭論的。」張新杰說。
「好吧……」張佳樂不爭辯,他知道這是張新杰的嚴謹病在發作。以他的作風來要求的話,大概沒有任何爭議是會停息的。
「不過……就這場比賽的話……」林敬言看著場上形勢。
這場比賽,並不會因此就結束。蘇沐橙的表現已經十分精彩,但是很遺憾,在這張圖上沐雨橙風的後退有盡頭。她的攻擊節奏在這一刻將受到限制。
「如果反向再來一遍呢?」張佳樂說,蘇沐橙這可變的火力線,既然可退,當然也可進,就是將方才使用技能的順序和節奏反過來罷了。不過再看了兩眼形勢後,張佳樂自己就找到了答案:「牧雲注意到這一點了。」
是的,秦牧雲注意到了這種可能性。他的零下九度在火力線中抵受著強攻,但他出色的走位功夫到底還是消化了大量傷害,尤其是避過了很多會導致他攻勢中斷的攻擊。秦牧雲很頑強地在槍炮師火力線的壓制下和對手進行著對攻,他在保持施壓,他在堅忍地等待著時機。和場外的霸圖選手們一樣,他也察覺到了蘇沐橙可能會撞到的問題。
盡頭……就是擂臺場的角度,蘇沐橙一開始選擇的就是一個可以退出最遠距離的方位。
就快到了!
秦牧雲緊盯沐雨橙風的每一步,她會提前做出一些變化嗎?秦牧雲沒有忽略這種可能性,他早早針對這種可能性做出了封殺,沐雨橙風,已經只有退到最後角落這一個選擇了。
到了!
最後一步,沐雨橙風已經踏出,攻勢將在這裡劃下休止,接下來該是零下九度的強勢反擊,將沐雨橙風卡死在這最後的角度。
轟轟轟……
最後一步,沐雨橙風爆發出最後的攻勢,明顯也是很清楚這一點的蘇沐橙,在最後一刻不留後手地將可用的一切技能都一股腦地丟了出去。
「最後的攻勢了。」張佳樂感慨著,雖然是對手,不過這最終的爆發不可否認還是挺悲壯的。
「不對!」這次卻是林敬言也察覺到了狀況。
「怎麼?」已經放鬆下來的張佳樂不夠專心,還沒察覺呢!
「零下九度的血不夠。」一直沒怎麼參與討論的韓文清,此時一語中的。
所有人呆住,包括場上的秦牧雲。
大家都在狠命地關注著蘇沐橙,關注著沐雨橙風,關注著她的火力線,關注著她可以在這麼一個短暫的過程中做出多少攻擊。
她表現得很出色,但是地圖太小,距離太短,能做到這樣,已經是極致了。
每個人都是這樣以為的,每個人心裡都懷著點嘆息和感慨。但是所有人卻都忽略了,這個極致,在這場比賽中,已經足夠。
因為零下九度的生命不是百分百,因為他在和毀人不倦的比賽中已經丟掉了百分之三十一的生命。
百分之六十九生命的零下九度,最終倒在了沐雨橙風最後一波火力爆發中。
「被騙了,之前的火力線她並沒有做到極致,她留力了,就為積攢最後這波爆發的威力。」林敬言說。
「不要忽視她的狡猾,這可是葉修的最佳搭檔……」韓文清說。
「秦牧雲最終還是沒能擋住蘇沐橙的強烈攻勢,零下九度倒下,本場勝出的是,蘇沐橙!」潘林這邊激情不已地宣布著勝利,完全不知其實秦牧雲距離勝利其實也並沒有那麼遙遠。
如果早一點察覺,如果有所準備……秦牧雲心中充滿了懊惱,走下賽臺。迎面看到霸圖下一位出戰的選手走來,他們霸圖的隊長,韓文清。
「對不起……」距離韓文清還有幾步的時候,秦牧雲停下了腳步說道。
「場外觀戰的我們也都沒有察覺蘇沐橙的意圖,我們都低估了她。」韓文清說道。沒有安慰,沒有為秦牧雲開脫,而是拉上全隊一起承擔了這個過失。
「回去準備團隊賽吧!」韓文清接著說了句後,繼續朝著比賽臺走去。跌倒不怕,但是跌倒後要立即站起來。霸圖的成員就是要有這樣的風骨。
「是!」秦牧雲點頭,歸隊。
「霸圖戰隊第四位出戰的,是他們的隊長韓文清!」在潘林的激情吆喝聲中,擂臺賽的新一局開打。
「韓文清準……」潘林的語速絕不算慢,但是這一次,他才只來得及說出四個字,韓文清的大漠孤煙已經一個箭步衝出,超快的移動,衣服與空氣摩擦獵獵作響,大漠孤煙的拳頭已經揮出,跟著就是巨大的轟鳴聲。大漠孤煙居然用他的肉身撞爆了沐雨橙風射來的炮彈……
「猛虎亂舞!」潘林叫出了技能的名字。而在之前,他還打算以「韓文清準備怎麼對付蘇沐橙」這樣的疑問為解說開局,結果他才說了四個字,韓文清的答案就已經甩出。
猛虎亂舞!開場就是七十大招。即使在普通玩家們的對戰意識中,這也絕對是非常莽撞非常錯誤的選擇。但是現在,季後賽,整個榮耀最高端的競技舞臺,享有拳法家職業最高稱號「拳皇」的大漠孤煙,就以這麼一個普通玩家都不會選用的方式,大招開局!
大招為何不推薦起手使用?
因為大招雖然威力巨大,但在未命中對手的情況下留下的破綻也是極大。所以大招通常都需要小招鋪墊,在確信可以命中的時候再大招出手。
所以直接大招,都會被視為莽撞之舉。但是當這種事發生在擁有十年榮耀職業經驗的韓文清身上時,卻沒有任何一個人會這樣以為。
所有人看到的都是一種自信。
相信自己這一大招出手,就絕對會命中的強烈自信。
拳風響動,宛如虎嘯。大漠孤煙就這樣直衝到了沐雨橙風面前,直接擊穿了沐雨橙風射出的炮彈,拳出,命中!
是擂臺場的空間太小?
不,空間再小,也沒小到開局就可以一步邁到對手面前的地步。是韓文清違反常規的舉動,完全出乎了蘇沐橙的意料,就在她還起手試探性攻擊的時候,韓文清堅決果斷地亮出了獠牙,不留後手,全無退路地凶猛地撲了上來。
開場兩秒,拳皇大漠孤煙完成對槍炮師的貼身,而且是猛虎亂舞的大招直接命中……
兩秒鐘,韓文清殺死了比賽。
「結……結束了……」潘林宣布著這一場比賽結束,卻沒有平時那樣為勝利者激情吶喊,而像是嘴裡被塞了東西似的勉強擠出了幾個字。
沐雨橙風還有多少生命?沐雨橙風還有多少法力?這些都是潘林準備在這一局準備慢慢道來分析的訊息,但是現在,一切都已經不重要了。在這一刻,沐雨橙風的生命已經是零,這一局比賽已經結束了。
潘林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今天這場擂臺賽的節奏,已經將他的思維遠遠地拋離了。打到現在為止,哪怕是雙方滿血的戰鬥都沒有超過兩分鐘的。
蘇沐橙走出了比賽席,神色看起來也不輕鬆。
葉修為興欣奠定了幾乎一個人頭的優勢,但是很快莫凡慘敗就將這優勢丟了大半,而後蘇沐橙勝出秦牧雲,算是又穩住了局面,結果韓文清上場,以這樣的方式徹底將興欣的優勢給秒殺了。
至此,興欣和霸圖都各剩兩位選手。韓文清的大漠孤煙雖然剛剛經歷了一戰,但是生命損耗小得驚人,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在完成了消耗葉修的目的後,由霸圖的隊長韓文清親手將擂臺賽拉回了同一起跑線,而此時興欣上場的選手,卻又是一位受限於這擂臺場地圖的。
方銳,他的猥瑣流在沒有地形條件可利用,純靠技巧來表現的話,對付一些新人效果還算有保障,但是面對韓文清……
韓文清就算沒有葉修那樣全能,但他走過的橋吃過的鹽一點也不比葉修少。
「我上了。」方銳簡單地撂了一句,上場了,途中和蘇沐橙相遇時,兩人也只是各自點頭簡單交流了一下。
今天擂臺賽的高速戰鬥,讓選手的更替都好像走馬觀花似的,一個人上場,大家還沒看過癮呢,轉眼就已經要換人了。
擂臺賽第七場,方銳對韓文清,氣功師海無量對拳法家大漠孤煙。
一場同系職業的對決,但兩人的風格卻正巧是兩個極端。
各種猥瑣小手段的方銳和絕對正面強攻的韓文清。
方銳這種風格當然是霸圖粉絲所不齒的,方銳在他們看來簡直就是一個異端,而這場對決,在他們心目頓時就成了消滅異端的一場戰鬥。現場的氣氛一下子就被點燃了。
比賽開始,簡單的地圖,飛快地載入速度,進入戰鬥的一瞬,海無量立即一個翻滾。
這是提防著韓文清再次起手就來硬的,不過這一次韓文清的大漠孤煙卻沒有動,海無量自顧自的一個翻滾,像是一隻受驚的耗子,現場頓時爆發出一陣笑聲。和站得標槍般筆直的大漠孤煙相比,滿地打滾的海無量真是太糟糕了。
方銳卻哪管這個,大漠孤煙不動,那麼他就繼續動,海無量滴溜溜地一下就滾了好幾個圈。
大漠孤煙轉了轉身,視角鎖定在海無量身上。
方銳煩躁,這破圖,根本沒辦法施展他比較習慣的攻擊套路。只是靠走位就想搶入韓文清的死角,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海無量又扭了幾個彎,大漠孤煙還是絲毫破綻不露,只是在海無量衝向某一方向時,突然踏出了一步。
觀眾不覺得怎樣,但只這一步,卻讓方銳覺得難受至極。擂臺場本就小,一步,就能改變角色可以掌控的空間,大漠孤煙這一步,卡在了一個十分精準的時段,一步就擠壓了海無量的活動空間。
韓文清就算經驗無比豐富吧,也不至於掐自己死穴掐得這麼一步到位吧?
『老林你出賣我啊!』頻道裡突然跳出來自方銳的一句話。
所有人愣,而後反應過來,這老林,指的是林敬言吧?
林敬言是相當熟悉方銳的,就算方銳職業轉型,對他最瞭解的也依然是林敬言。而林敬言瞭解,當然也就意味著霸圖瞭解,現在的他可不再是方銳的隊友,而是對手。
是的,是對手。
那麼方銳這理直氣壯的指責可真就讓人無言以對了。更何況,林敬言現在是坐選手席上呢,這隔空對話,他還指望林敬言有什麼回覆嗎?
現場自然又是對方銳一輪無情的嘲笑。但是海無量卻在此時突然出手!
果然好卑鄙,好狡猾!
眾人驚嘆,那看起來可笑的一句話,原來是分散注意力。這樣一句冷不防,但卻有邏輯可尋的話,還真的很容易讓人分神。
氣波彈,閃光百裂!
海無量接連兩個技能,氣波彈在前,晃大漠孤煙的視角,閃光百裂在後,凝聚的念氣以刺穿一切的氣勢自指尖穿出。
大漠孤煙卻不閃、不避,居然又一步踏向前。
氣波彈打到了大漠孤煙的臉上,這技能的傷害確實沒多大威脅,但是如方銳這般從遮擋視角的角度發出,又有幾人能不下意識地迴避一下?
韓文清就能!
大漠孤煙的身形沒有丁點偏轉,就這麼直來直去地一步踏上,最快最短,氣波彈炸了,閃光百裂殺到,但是轉眼,念氣全散。
海無量戳出的右手,赫然被大漠孤煙抬手捉住了手腕。
空手入白刃!
韓文清竟然用這個擋拆技能在視角被晃的情況下,準確捉住了海無量的手。
格鬥系,手差不多就可算作是他們的武器。手套拳套,都是直接套在手上。
擋拆技,先擋,再拆,這是系統的強制判定,擋已擋住,接下來的拆,方銳沒有任何辦法應對。
大漠孤煙順勢一肘,抵在了海無量的前胸,跟著就是一通拳腳。
同是格鬥系,但氣功師要說近身短打的話,和拳法家相比還是有一段距離。
海無量被打得抱頭鼠竄,滴溜溜滿地亂翻,觀眾們哈哈大笑,正看得爽,大漠孤煙的攻勢卻在此時突然中斷。滴溜亂滾的海無量,居然從他連貫的連擊中脫身逃出。
這……所有人愣住。
他們可一點都沒覺得大漠孤煙的連續攻擊在剛才有什麼破綻,但是就這麼突兀的,海無量像是被一腳踢開似的,就這麼中止了大漠孤煙的連擊。
『被虐成這樣,真是太不瀟灑了。』方銳居然還在頻道裡說話。
瀟灑?觀眾們又笑了,這兩個字和你這個猥瑣流的傢伙有一毛錢關係嗎?
大漠孤煙還保持著一個揮拳的姿勢,就是在這一拳下,方銳的海無量脫身而去。
大漠孤煙收拳,轉身。他那萬年不變的角色神情,當然從來都不是韓文清的情緒體現。不過此時韓文清的神色,倒真和這角色一樣有幾分沉重……
剛剛那一拳,或許很多人都覺得是沒問題的,但是韓文清卻比任何人都清楚,那一拳慢了。
這不是什麼失誤,韓文清很清楚這一拳需要銜接得更快,但是他有心而無力,換作是十年前、五年前,這一拳都一定會無懈可擊地命中對手,沒有任何人可以躲得過。但是現在……
有些事,真的不是憑努力就可以做到的。如今的他,在這種節奏的戰鬥中實在很難保持持續的穩定,於是剛剛稍稍一慢,出了空檔,立即就被對手給捕捉了。
反應真快啊……
韓文清感嘆著,就算自己再不肯甘休,每每這種時刻,卻也不得不感受到自己的遲暮。
遲暮,但是沒有遲疑。
大漠孤煙轉身,依舊直面海無量,韓文清已經開始醞釀下一波攻勢。
方銳好容易才讓海無量脫身,似乎再不敢輕易上去撩撥,海無量在這邊忽左忽右地左右搖擺著,不斷牽引著對手的注意力,守候著時機。
結果大漠孤煙居然邁步後退。
所有人意外。
大漠孤煙無論以何種姿態衝上去,哪怕是很不合理的時機衝上去,大家都不會意外。因為那就是韓文清,逆流而上虎口拔牙這種事他幹得還少嗎?
可是他後退……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