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1
全職高手26:最強的對手,最好的朋友(新裝版)(完)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79205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興欣V.S.輪回,
總冠軍最後一戰!
然而在這最關鍵的時刻,
在上一場大放異彩的方銳,
卻無法在團體賽上上場!?

君莫笑、寒煙柔、包子入侵、一寸灰、沐雨橙風。
除了沐雨橙風外,最後上場的角色,
赫然就是當初在第十區一起闖蕩,
一起寫下副本記錄的夥伴們。
他們也許不是最強,他們也許都很稚嫩。
但是,他們對拿下冠軍的決心,絕對不會輸給任何人!

熱血感動最終回!

有幸在那個雪夜,葉修走進了她的網咖。
有幸在那一天,遇到你,最了不起的你。
起點中文網著名作家,網路原創遊戲類小說代表作家。江湖人稱「蟲爹」,作品以網遊題材為主,被譽為網遊文神級大師。其語言幽默文字詼諧,被讀者戲稱為「沒節操沒下限」,歡樂又不失健康向上的文風深受讀者喜愛。每一部作品都有明確的主題。作品多數以生活中的網遊遊戲作為載體,更加貼近生活,甚至具有教育意義。代表作有《獨闖天涯》《星照不宣》《網游之近戰法師》《全職高手》《天醒之路》等。
第一章
周澤楷沒有退,周澤楷還是向前,但是這一次是真正的迎難而上。早已分析出利弊的職業選手們,都意識到了在這種混亂中戰鬥對周澤楷是不利的。
但是現場的很多觀眾卻沒意識到這個問題。在這些忠誠的粉絲心目中,他們的隊長是無敵的,是不存在任何破綻的,完全不能用常理去揣度的。
這一點,事實上職業選手們也都認可,周澤楷這種程度的頂尖高手確實不能用常理去揣度。把子彈射擊駕馭得彷彿刀劍一般,這份快速和精準,那是常理嗎?
大家都已經習慣不用常理去揣度他了,但他自己偏偏卻沒有忘記常理,他是真的不給對手留下任何空檔任何機會。但是現在,方銳利用這張地圖的地點,卻給他設置出了一個常理上的弊端。
周澤楷猶豫抉擇了一番,終於沒有選擇迴避拖延,一槍穿雲毅然衝上。
這傢伙,是想就這樣打破常理嗎?職業選手們紛紛想著,現場早已經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
衝上,卻不開槍。
黑洞洞的槍口指著海無量,越來越近,卻始終沒有火舌噴出。
方銳對於這種場面下和周澤楷戰鬥早有了十足的準備,看到周澤楷不退反讓一槍穿雲衝上,十分歡迎。海無量立即一個翻滾,躲開兩道攻擊的同時,也積極向一槍穿雲逼近著。
只是他這低身一滾的瞬間,就見炮彈噴著火舌自他身後鑽出,這記槍炮師NPC送出的攻擊,被他這麼一讓,立即就轉贈給周澤楷的一槍穿雲了。
一槍穿雲向旁輕一側身,避過。翻滾在地的海無量卻在此時突然彈起,雙掌推出。
轟天炮!
方銳這傢伙,竟是讓海無量的攻擊和那NPC槍炮師的攻擊形成了銜接。轟天炮直朝一槍穿雲那躲避的身形罩了去。他是不理會有沒有碰到NPC的,反正NPC都已經對他建立了仇恨,他一點也不介意連NPC帶一槍穿雲一起滅。
轟天炮籠罩範圍不小,剛剛躲了炮彈的一槍穿雲看起來已被全然籠罩,周圍那些蜂擁的NPC讓他的選擇更是狹隘。海無量的這一擊絕不是方銳信手拈來,這傢伙考慮到了太多太多。從翻滾躲避兩道攻擊這種很自然的舉動,到引出身後槍炮師的槍彈,再到轟天炮出手,再到一槍穿雲正巧處在這麼一個被擠住的空間……
太多了,對普通玩家而言可能還尋常,但對職業高手們來說,這一刻諸多的細節讓他們有眼花繚亂的感覺。
這一擊還能避開嗎?
很多人心中已經是不能,但是周澤楷就是一個打破常規認知的存在,一槍穿雲在這時突然跳起,與此同時,砰砰兩聲槍響。
只是普通跳躍,那速度不夠,但有這兩槍的後座力,一槍穿雲這一跳變得迅疾,同時曲身向上一提腿,這轟天炮,擦著他身上就轟過了。
開槍了!
一槍穿雲到底是在NPC堆裡開槍了,可是這兩槍,卻沒有招來任何NPC的注意,就方向擠在他身邊的那幾位,也依然是將自己的攻擊指向海無量,而沒有調頭來看一槍穿雲。
扎在NPC堆裡開了兩槍,但是這兩槍卻沒有擊中任何NPC,周澤楷沒有那麼快向環境妥協,他還在混亂中尋找著機會。
砰砰!
結果這時,空中擰身的一槍穿雲,槍口竟然又噴出兩簇火花。
子彈脫膛飛出,攻擊目標,除了海無量當然不會有第二種可能。
兩個角色距離挺近,這兩槍更是開得如此突然,看周澤楷方才操作一槍穿雲的這一跳,射擊都要小心避過NPC,大家本都以為他不會輕易在這混亂中進行沒把握的攻擊。哪想到,就這樣的浮空中,晃動中,他竟然就讓一槍穿雲又是兩槍。
噗!一聲響,一簇血花。
這兩槍太近太突然,方銳也沒辦法完全應對,海無量慌忙一閃身,避過一發中了一發。
只是普通射擊,傷害並不可怕,方銳和所有人一樣,這時候更關心的,是那一枚子彈的去向,是那一枚有沒有射中NPC。
噗!也是一聲響,但是沒有血花,只有泥花,另一枚子彈,竟然就這樣在NPC的人堆裡鑽著,最終打到了地上,鑽進了土裡,而沒有命中任何一個NPC。
周澤楷不會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貿然讓一槍穿雲射擊,他讓一槍穿雲開了這兩槍,是因為他有把握。
一槍穿雲飄然落地,身邊正有NPC衝上去要攻擊海無量,他微一斜身,絲毫沒有去擋對方的道。但是右手荒火卻穩穩地指著前方──海無量所在的方位。
有太多的NPC在行動,海無量的身形在他的視角中時隱時現的,他沒有開火,卻也沒有改變姿勢。但是之前的兩槍,已經讓所有人知道,他並不是不會開火,他需要機會開火。即便是這樣的混亂之中,他依然可以完成不打到NPC而只是攻擊海無量的射擊,他的操作,就是這麼強悍。
「太強了。」
這種強悍,不只是普通玩家,連職業選手們也只有嘆服的份。
「操作強,但更強的是對局面的掌控能力。」微草戰隊這裡,隊長王杰希正對微草的選手們點評著眼下的這一幕。
「這種混亂的場面對槍手發揮不利,這一點是無疑的。」王杰希接著說道,「但是周澤楷的這兩槍傳達給了對手一種信號:即便是這樣混亂的場面,我也有辦法完成攻擊。這就和一般人所意想的不一樣了。於是現在,即使周澤楷不做攻擊,但對方銳的集中力也是一種破壞,他在應對NPC的糾纏時不得不時時提防什麼時候又會出現讓周澤楷攻擊的機會。」
「那該怎麼辦?」有隊中的新人問著。
「積極,主動。」王杰希說。
方銳顯然也明白這個道理。這個時候,他絕不會如此被動,讓周澤楷在一旁這樣安安穩穩地伺機而動。
變向、走位,翻滾!
海無量在NPC堆裡周旋著,一邊是躲避攻擊,一邊卻是朝一槍穿雲所在的方向引導。
周澤楷看著他的舉動,一槍穿雲沒有上前,也沒有後退,但是槍口卻在跟著他的移動不斷地轉移著。
壓力!
面對周澤楷的一槍穿雲這樣指著的槍口,沒有誰會覺得毫無壓力。這也就是他不想攻擊到NPC,否則早就是槍林彈雨將海無量狠狠釘在那了。從這一層面上講,此時這些NPC,還真成了方銳的保護傘。
海無量繼續周旋著,以方銳獨創的各種難看猥瑣的姿勢。轉播所給出的他的主視角不斷地天旋地轉,普通玩家根本沒辦法從畫面中分辨出什麼,他們連方向都找不著。可是不看主視角,只是旁觀戰鬥畫面,海無量的舉動每一步都是那麼清晰。
他的移動,他的走位看起來也不複雜,但是視角卻轉動得讓人想吐。
他並不是要躲避NPC們的攻擊那麼簡單,他在觀察,他要看清楚周圍每一個NPC的站位走位和攻擊,因為這都將是他贏取勝利所要利用到的。只是憑藉這種混亂對槍手視角和射擊軌跡的阻礙不足以限制住周澤楷,要想利用這些取得勝利,他就需要做到更高層面,更複雜的事,他早就知道。
這很難,尤其對於眼下的自己。
方銳知道自己的狀態,他本不想在擂臺賽中上場,他想留著精神和力氣,在更關鍵的團隊賽中再出陣。但是擂臺賽的局面太糟糕,他已經不能再等團隊賽。
不過要對付這個傢伙,可能比打一場團隊賽還要費勁啊!
眼花繚亂轉動的視角,終於有一刻穩定了,死死地鎖住一槍穿雲。
氣刃!
方銳再次發起了攻擊。這記氣刃借著身前向他攻擊的NPC做遮擋,從頭到尾的動作都沒有出現在周澤楷的視角內。那NPC更像是和方銳串通好了的似的,氣刃剛一飛出,他就特別配合地朝旁一讓。
一槍穿雲立即出現在了方銳的視角,兩個槍口黑洞洞的,鎖著海無量的前方。海無量的後方,也正有三名NPC並排殺上來,一時間,海無量看起來是腹背受敵,但是方銳卻一點不見慌亂。
他完全清楚海無量此時的處境,前方的一槍穿雲,後方的三個NPC,相互之間的距離都在他的計算內。
周澤楷會讓一槍穿雲攻擊嗎?
方銳並不敢完全確信,他只知道,這個距離,一槍穿雲開火,他還是有一定把握可以閃過些許,如此一來身後的三個NPC都會被子彈擊中,一槍穿雲就將在NPC那裡建立起仇恨,這大概不是周澤楷所願意看到的。
所以,開火吧!
海無量揮手,一記推雲掌將剛剛給他打過掩護的NPC無情地推開,將自己的身形更多地暴露在一槍穿雲的槍口下。
砰砰!
槍響!
一槍穿雲開火,右手荒火,左手碎霜都噴出了火舌,兩枚子彈飛出。
早有心理準備的方銳立即一個準備就緒的操作,海無量立即向下一矮身。
兩枚子彈劃過,幾乎是擦著海無量的肩頭。
躲過了!
方銳很滿意,但是隨後卻沒有從身後聽到子彈命中的聲音。
強敵就在眼前,方銳根本沒辦法轉視角去看下身後,但是場外的觀眾卻看得明白。身後三位NPC雖是並排殺了上來,但相互之間總是有點空隙,就算挨得再緊點,肩並著肩了,這腦袋總大不到擠到一起去。
一槍穿雲射出的這兩發子彈,被海無量躲過了,而後就從這三個NPC腦袋之間的空隙飛了過去,愣是沒有擊中任何一個。
輪回粉絲們拚命鼓著掌,他們也都看出方銳打的算盤了,但是周澤楷憑藉精準操作,愣是讓方銳的算盤落空,這讓他們興奮不已。
但是方銳的心思卻根本沒有在這上停留,貓下身的海無量,順勢就以方銳最嫻熟的猥瑣姿勢繼續衝。
氣刃!
這個之前海無量偷偷摸摸放出的攻擊,在一槍穿雲兩槍射出的同時也已經到他身上了。但周澤楷顯然早已經留意到了這一點,兩槍之後一槍穿雲的身形就也矮下,氣刃從他上方飛過,一槍穿雲半蹲在地,雙槍仍是穩穩地舉著。
砰!砰!
又是兩槍,但不像之前兩槍時那樣齊射,這兩槍,明顯有著時間間隔。周澤楷眼中所盯的並不只是方銳的海無量,更盯著海無量的身後,這兩槍間隔出的空檔,也是賣給海無量身後NPC的。
這種距離,說實話子彈已經超難躲過了,但方銳畢竟也非同小可,海無量這種猥瑣姿勢,來一個翻滾那真是快得很。
兩槍再次射空,但間隔正好是算準了那三個NPC的移動方式,低空飛行的子彈,最後是擦著他們邁步的空檔飛過。
掌聲完全停不下來。周澤楷作為一個神槍手,竟然在這種局面能不吸引到NPC仇恨進行攻擊,操作精準到不可思議。
是挺厲害的!
連續四槍,NPC的仇恨都沒有半點轉移,方銳自然也知道周澤楷這四槍都是鑽著空打出的,知道這樣的操作有多艱難。
不過難歸難,厲害歸厲害,要說威脅嘛,也就那麼回事。
周澤楷到底還是被限制住了,不想吸引到NPC仇恨導致他的攻擊束手束腳,沒辦法建立起可持續的流暢節奏,這樣的攻擊,頂多算是恐嚇。
以為這樣就能嚇住我?
方銳冷笑,海無量繼續變化著路線。他的身前,他的身左,他的身右,他的身後,到處都是NPC衝上來,到處都是遠端技能轟下來。
周澤楷的一槍穿雲卻也沒有站著不動,他也在這混亂中靈巧地移動著,尋找著可做攻擊的角度和機會。
槍總在時不時地就響一聲,他在繼續攻擊著。說是不成節奏,說是威脅不大,可是方銳卻也沒有找到法子完全限制住。周澤楷這一局不再強打強衝,他開始很有耐心地和方銳周旋起來。他並不著急,一直消耗比較大的都是方銳。無論自身的操作,還是角色的生命和法力,都是他消耗比較大。要應對這麼多NPC對職業選手來說是沒問題,但也不能說是談笑間的事。
局面開始變得很微妙。
周澤楷受到了限制,但方銳更不能說全無負擔。
誰會先失誤?誰能先把握住一次比較大的機會?
海無量帶著一堆NPC團團轉,一槍穿雲的槍口始終在人堆裡尋覓縫隙。周澤楷尋找空檔的時機,也在密切留意著NPC們的行動,他知道方銳並不只是把這些NPC當盾牌。
結果就在他又一次躲過了一記借刀殺人的攻擊時,身影一晃,海無量忽然徹底從那視角中消失。
在那一堆裡!
周澤楷至少還是捕捉到了去向,海無量忽然不向一槍穿雲的方向衝,忽然一橫身竟是自己掠進了一堆NPC當中。
一槍穿雲連忙橫身移動,說實話每次海無量有什麼出乎意料舉動的時候,周澤楷心裡也是有一點打鼓的,他深知這位和他同期選手的狡猾和猥瑣。
橫身,視角被拉轉了九十度,但是海無量的身形依舊不在。那一團NPC似乎已是將海無量給徹底捕捉住,更多的NPC,更多的攻擊都在緊密地招呼上去。
轟!
忽然平地發出一聲悶響,周澤楷的視角略有一絲晃動,這是從大地傳來的震顫。
一槍穿雲所感受到的只是這樣一絲晃動,但是那堆NPC,這一瞬間可是直接被彈到半空了不少。
地雷震!
方銳的海無量毫無疑問是施展了這一技能。
但是,這個人群是他自己主動扎進去的,現在又放技能衝散人群,這傢伙到底有什麼陰謀?
海無量似乎是在力求脫困,但是周澤楷非但沒有讓一槍穿雲上前想辦法阻撓,反倒是又退了兩步。
這一場他不再強打強殺,他展示出的是滴水不漏的耐心,沒有弄清的局面,他絕不貿然上前干擾。
轟!
又一聲悶響,NPC群裡念氣爆散著,又有數個NPC被掀開,有直接飛出的,有連滾帶爬的,直朝著一槍穿雲這邊撞了過來。
一槍穿雲忽然有了動作,在這一刻突然翻滾向前!
猛然降低的視角,讓他一下從底向上,看到一個飛出的NPC身後,縮成一團跳在半空的海無量。
暴露了!
混在NPC堆裡試圖掩蓋自己行蹤的海無量到底是被周澤楷給捕捉到。此時沒得選,硬著頭皮也得要做出攻擊。
氣流直下!
海無量雙掌拍出,念氣轟下。
一槍穿雲卻已經翻身避開,低點攻擊高點,子彈不中也將斜飛上天,不會攻擊到任何NPC。
於是這一刻,一槍穿雲的攻擊沒做任何保留。
卡卡。
翻滾中,端在一槍穿雲雙手上的,已是長槍,槍口正對半空中的海無量,子彈上膛,轟出!
巴雷特狙擊!
如此近距離,根本沒有辦法可以避開的巴雷特狙擊,追求最大輸出的周澤楷,這一槍轟的自然還是海無量的頭部。
啪!
這一槍打得極準,正中海無量頭部,二倍傷害,一團血霧在空中綻放著。
強大的衝擊力讓半空中的海無量直接改變了他原本跳躍的軌跡。
周澤楷卻還不甘休,沒有機會,他可以保持充分的耐心,可當機會出現的瞬間,他的爆發力向來是毫無保留的。
雙重控制!
一槍穿雲清除了剛剛一擊後冷卻的巴雷特狙擊,長槍再次端起,子彈再次上膛,目標,還是頭部,那個尚在血霧中的頭部。
砰!
槍再響。
又一槍爆頭,又一槍二倍傷害。
血霧又一次綻開,但是這一次綻開的血霧中,赫然傳出一聲尖銳的鳴叫。
這是……
小飛龍的叫聲。
周澤楷怔住,就見一隻召喚師的小飛龍從那團血霧中掉了下來,被巴雷特狙擊一槍命中,此時看起來已是血肉模糊。
立即,數道來自NPC的攻擊,向著一槍穿雲招呼過來了。
仇恨建立!
周澤楷苦笑。他到底還是被方銳給陰到了,海無量這傢伙的身後,竟然正好有一隻小飛龍衝上來攻擊他,周澤楷相信這絕不是偶然,這傢伙就是引著這隻小飛龍來吸引自己攻擊的。所有的幌子,都是假像,海無量自己才是真正的幌子。
既已觸發仇恨,自然也沒有小心翼翼的必要。
亂射!
一槍穿雲雙槍張開,子彈橫飛,瞬間就已掃射身邊一圈,不過相當數量的子彈,還是重點照顧了方銳的海無量。
引他觸發仇恨,也只是讓他面臨相同的困擾,這不算是勝負手,勝負還要看接下來。而周澤楷在仇恨引發後,立即就進入爆發節奏,似要一波帶走海無量的架勢。
機關算盡的方銳,此時海無量還在半空飛翔,被一槍穿雲這一波亂射打得都落不了地,他在半空中翻滾著,又一次露出了他的身後。
極近極近的身後,一位元素法師的NPC也不知沉默地站在這裡多久,但他的法杖卻一直炙熱地燃燒著,顯然這是一個非同小可的大法術。一槍穿雲還沒來得及送上一發子彈阻斷他的施法,他的法杖已經點出,一團飛焰飛出,張揚,擴散,瞬間已成一隻展翅的火鳥。
元素法師七十五級大招,火之鳥。
海無量這個幌子,要遮擋的可不是一隻小飛龍那麼簡單!
火之鳥,元素法師七十五級大招。這些NPC的戰鬥力一般,技能威力自然有限,但是火之鳥這個技能該有的強勢卻是半分不缺。
法杖頂端的一團火焰,待到飛起時就已撐起了雙翼,瞬間就以燎原之勢撲出。
距離太近,火之鳥只是吟唱慢,出招可一點不慢,周澤楷的視角瞬間就已是一片紅豔,燃燒著,跳動著,瞬間一槍穿雲就已經只是烈焰中的一道身影。
一槍穿雲沒能閃開這一擊,但這並不意味著周澤楷就毫無應對。烈焰中的那道身影,大家可以清楚地看到他有一個提膝的動作。
不明所以的普通觀眾,都以為這是一槍穿雲想要閃避,結果這才邁步呢就已被火之鳥給轟中,但是職業選手們一看到一槍穿雲在烈焰中穩定的身形,卻知這不是邁步,這是一記膝撞。
一個低階技能,作用也僅限於近戰,但對神槍手這個更多時候並不會選擇近身戰鬥的職業來說,這卻是一個相當重要的技能,甚至槍炮師、機械師、彈藥專家這槍手系的另三個職業都不會放棄學習這個技能。
因為這個技能在施展時,會有那麼一瞬間的霸體效果。
這個效果的時間有多長,沒有明確的資料。榮耀裡太多技能擁有隱藏屬性,都不會直接在技能介紹中公布出任何訊息。不過膝撞作為一個壽命和榮耀這遊戲一般長的技能,早已經被玩家,更被職業選手們給充分掌握。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