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6
陸天遙事件簿03:天天念念,遙遙無期
  • 陸天遙事件簿03:天天念念,遙遙無期

  • 系列名:#小說
  • ISBN13:9789869835039
  • 出版社:平裝本
  • 作者:尾巴
  • 裝訂/頁數:平裝/224頁
  • 規格:21cm*14.8cm*1.2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19/12/16
  • 中國圖書分類:小說
定  價:NT$260元
優惠價: 9234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6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管理者的故事,總是最精采的。

《陸天遙事件簿》震撼最終章!
出人意表的真相,絕對超乎你的想像!

陸天遙終於想起來了。
想起那一天,他和得了白化症的雙胞胎哥哥陸天期,一起推開圖書館的大門,遇見了前任管理者和子小姐。
想起那一天,和子小姐突然不告而別,那本屬於她的紅色書籍也不知去向。
想起那一天,圖書館發生異變,出現了一道白門,將陸天期和白貓吸進裡面,而陸天遙和黑貓則被留了下來,成為圖書館的管理者。
能來到這座圖書館的,都擁有比常人悲慘的命運,陸天遙和陸天期生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而又是什麼原因,讓圖書館會選擇他們作為真正的永久管理者呢?
「人如果只靠自己單方面的說詞,是無法成就一個完整的故事的,所以這座圖書館所有的故事,都必須等到關鍵人物到齊後,才能寫成一本。」
「陸天遙,看樣子,我們的故事也開始轉動了。」陸天期說完,大笑著在白門後消失……
尾巴
也以另一個筆名「Misa」活躍於創作之中。
該是理性的金牛B型,卻從小就被說是不切實際以及天馬行空。
但我十分感謝自己的天馬行空卻又時不時理性吐槽自己的矛盾,才能讓我創作出這麼多不同種類的故事,最大的願望便是能一直寫到不能寫為止。
最喜歡「一花一世界,一沙一天堂」這句話,只要你細心觀察生活周遭,每一道風景都是畫面,每一個人都是故事。

第一章 管理的時間
終於找到了他們的書。
就在二樓的櫃子上。對此她詫異無比,只有寫好的書籍才會放上二樓那屬於管理員的書櫃,怎麼陸天遙和陸天期的書本,也會被放上這裡呢?
和子立刻翻開了全白的書本,裡頭什麼字也沒有。也是。因為身為管理員的她並沒有動筆。
但這下子,就可以知道陸姓兄弟並不是她的繼承者了,畢竟找到了他們的書籍,可以寫完他們的故事。
所以和子將寫著《天天念念,遙遙無期》的書籍拿在手上,轉身卻被站在樓梯間的白色男孩給嚇了一跳。
「和子,妳在做什麼?」陸天期先是瞥了一眼她手上的書籍,隨後揚起微笑,瞇起的眼睛卻無嘴上般帶著善意。
「我找到你們的書了,不知道為什麼放在這裡。」和子抓緊書本,要繞過陸天期身邊,他卻挪動了一下身體,擋住了往下的樓梯通道。
「你要做什麼呢?」和子畢竟在這待了百年,自然不會懼怕這剛死沒多久的小鬼的威脅,她美豔的紅唇勾起微笑,看著這位不過自己一半身高的白子問。
打從一開始,她就知道單純的只有陸天遙一個。
「和子難道沒有想過,為什麼書會放在這嗎?」而陸天期也絲毫不畏懼和子散發的壓力。
「難道是你放的?」
「沒錯。」陸天期倒也沒想隱瞞。
「你目的是什麼?」
他聳聳肩,「對天遙來說還不是時候。」
「你放在這裡,他不也能夠看到?」
「不,天遙看不見這裡有樓梯。」陸天期的話讓和子一愣。
「這怎麼可能?」這樓梯就長在這,怎能看不見。
「他的確看不見喔,下次和子妳可以試試看。」陸天期瞇起眼睛,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就算他真的看不見好了,你也不能把這書藏在這,我必須記錄下你們的故事才行。」和子邊說邊再次掠過了陸天期走下樓梯,而陸天期追了上來。
「和子,我藏起來是有原因的,我認為天遙還沒有準備好想起我們的故事。」陸天期的臉上難得露出了一絲絲驚慌。
但也只有一絲。
「從來沒有人來這是準備好的,我不需要等待你們這兩個孩子準備好了沒。」和子毫不疼惜地推開了陸天期,也不管這個孩子會不會從樓梯上跌下來。
「孩子?」陸天期嘴角勾起弧度,擋住和子的小手瞬間長大,身子也從纖細的孩子成為了青年,他俊美的眼眸瞇起,連眼珠子彷彿都變得像是玻璃珠般晶瑩透徹。
和子些微震驚,「這才是你們原本的年齡嗎?」
來到這裡的人們,即便能夠因為講述過去而改變外表年齡,但通常都是在抵達圖書館那刻的外表為死亡的年齡,且無論怎麼變化外觀,最多也只能成長到自己死亡年齡。
所以,她一直以為這對雙胞胎是以孩子的模樣死去,但沒想到陸天期卻能轉變成約二十歲的青年模樣。
「或許是,也或許不是。」陸天期另一隻手緩緩移動,來到了和子手裡那本屬於他們的書,他的瞳仁漸漸變為淡淡紅色,「我唯一想保護的,就是陸天遙。暫時,我還不想讓他想起全部。」
彷彿被那眼睛所迷惑一般,和子就這麼愣著讓陸天期抽回了那白色書籍。他莞爾,轉身將那書放回了書櫃上。
「和子,就讓我們裝作什麼也不知道,回到陸天遙身邊吧。」陸天期轉身,在幽暗的二樓中,他蒼白的肌膚、淡白的髮絲、潔白的衣裳,從窗外透進的光在他身體邊緣鑲成了一圈光暈,嘴角的微笑如此虛幻。
忽然,那本書微微發光,和子一愣,打開了白色的書封,上頭出現了「楔子」兩字,像是有人拿著無形的毛筆一般,在潔白的紙上緩緩出現了黑色字墨。
「只有管理者的書……會由這間圖書館來寫……」和子張大著嘴,看向陸天期,「你們真的是接下來的管理者。」
「那這是不是表示,和子妳的書要完結了?」陸天期歪頭,就算是疑惑的模樣,在他的臉蛋上也十分好看。
和子立刻拿起她的紅色本子,果然,她的書也開始自動書寫了接下來的字。

忽然變成青年的陸天期站在和子面前,令和子措手不及,雖然狂妄的眼神依舊在他臉上,但同時也增添了他一絲孤寂的氛圍。
他請求和子,別把屬於他們的那本書讓陸天遙知道,和子裝作毫不在意,但卻想知道背後的故事。
「那這是不是表示,和子妳的書要完結了?」陸天期啞著嗓音問,而和子翻開了她的書本,的確,許久沒落下完結的書本上再次出現了字跡。
和子恍然大悟,為什麼她即便交代了生前的一切故事,卻遲遲無法結束,不是因為兇手還沒出現,而是她與陸天期還有一段故事。
這個瞬間,和子才明白,為什麼她的書名會叫作《緣起於死之後》。

「和子小姐,天期,你們在哪裡?」樓下傳來了陸天遙稚嫩的叫喊聲,和子視線從書本上抬起,看了眼前的陸天期,他僅僅輕微聳肩,頓時變回了孩童外型,他把手指放在嘴唇上,輕輕說了:「噓。」
然後陸天期抽走了和子手上的《天天念念,遙遙無期》,並將它放回那排書櫃上。
「我還是這裡的管理者,那必須放在我這。」和子低聲,抽回了那本白色書籍,陸天期兩手一攤,不再相逼。
於是他們兩個走下了樓梯,只見陸天遙穿梭在一樓的書櫃走廊間,慌張的臉一見到他們便鬆了一口氣。
「你們去哪兒了?」陸天遙跑到他們面前,臉頰紅撲撲的像個小天使。
和子狐疑,她和陸天期此刻明明站在樓梯前,他們的背後就是樓梯呀,在陸天遙眼中是什麼?
「你看我們後面是什麼?」和子不死心問,而陸天遙一臉茫然地看了他們後頭,在他眼睛中倒映出來的,是一片潔白的牆壁。
聽到陸天遙這麼說,和子的臉瞬間刷白了。她瞄了一眼陸天期,他的表情並沒有太多的變化,僅僅歪了些頭,露出「我不是說了嗎?」的表情。
「陸天遙,你還真看不見啊。」和子說完笑了起來,來這百年,從沒見過如此事情。
「看不見什麼?」陸天遙東張西望,在他的眼中,只有層層書櫃以及和子專用的大木桌,和站在眼前的兩個人,還有其他模糊不清的來者。
「好吧。」和子乾脆地結束這話題,還以為自己待在這百年,已經不會再有什麼令她意外的事情了。
看樣子,世界還是很大的。而無論生前死後,總是處處有驚奇。

他們三個在這度過了一段平靜的時光,許多時候三人都是黏在一塊兒,鮮少有陸天期和和子的單獨時間,所以和子沒再見過陸天期成為青年後的模樣。
她時不時會翻閱一下屬於自己的書籍,但就停留在她發現陸天遙真的看不見樓梯的那段,表示她還沒觸發值得被記錄到書中的事件。
有一天,來了個生前被虐待致死的孩子靈魂,她從頭到尾流著眼淚說完自己的故事,屬於她的藍色書籍便完成。最後孩子放棄無病無痛的天堂,而選擇了重新開始一段人生。
和子背後的牆壁出現了一扇和室拉門,那孩子拉開了門,是一條繁花盛開的筆直道路,「妳沿著路一直走,會有人接妳。」
「到那邊……就不會有人欺負我了吧?」孩子輕聲地問。
和子看了一下她手裡的藍色書籍,這故事雖然悲慘,但還不夠悲慘,至少無法滿足那些重口味的來者。不過提供故事的人,還是有比其他普通人有機會得到更好一點的人生,畢竟以物易物這點規矩,他們還是遵守的。
「不能保證妳下輩子幸福快樂,但至少不會跟今世一樣糟。」和子微笑。
「只要有人愛我就好了……」孩子說完便往和室門外走去,刷的一聲,拉門迅速合起,也瞬間消失在那白牆之中。
都說了,人心是會麻木的,和子雖然生前經歷的事情也算悲慘,但與其他來這邊的人相比,她的故事反而不算最慘。
而最一開始她擔任管理者時,聽到那些喪盡天良的人間故事,她總是會義憤填膺或是跟著掉淚,但時間久了,她逐漸把那些真實故事當作一個故事來聽、來記錄,更甚至會自己修飾文字和事件,讓故事更加好看與合理。
所以,受虐致死的孩子是很可憐,但是和子已經不會跟著哭或是心痛了,因為,就又只是這圖書館的另一本書籍罷了。
「如果那邊就是通往結束的終點,那為什麼妳不跟著一起走呢?」陸天期的聲音倏地出現在後方,和子一愣,趕緊回頭。
那不是孩子外貌的陸天期,而是青年模樣的他。穿著渾身白,配合著他那也幾乎是白色透明的眼珠,銀白的髮絲些許黏在他的臉上,纖細的長指滑過了和子的大木桌。
「你這模樣不是對陸天遙保密嗎?你不怕他看到?」
「他睡著了。」陸天期一笑。
「睡?」和子多久沒聽到這句話了,「他會睡覺?」
「他一直以來都會睡覺。」陸天期往窗邊一指,但那沒有陸天遙,有的只是一隻黑貓。
一隻黑貓?
和子大驚,這裡什麼時候多了貓?
那隻黑貓打了哈欠,翹起屁股伸了懶腰後又繼續睡,陸天期走到和子身邊,揚起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黑貓每天都會出現,和子沒注意到?」
「怎麼可能,這裡一直以來除了我、來者,還有說故事的人外,沒有其他人了。」
「還有我們。」陸天期伸手撫摸了和子鬈翹的短髮,這讓和子一愣,瞬間往後跳。
「你在做什麼?好大的膽子!」和子瞪紅了眼,渾身散發令人畏懼的氣場,但是陸天期絲毫不怕。他再次上前,和子警戒地往後退,但卻馬上意會到自己退後的行為,等於是害怕了陸天期,所以她立刻站直身體。
但是陸天期毫不畏懼,揚起的唇瓣並未消退。他伸手拉起和子的手,和子一愣,陸天期的手好冰,宛如寒冰般。
「妳的體溫好高。」陸天期一笑,拉起和子溫熱的手,放到他的唇邊輕輕的吻了手背。
陸天期的唇很冰,和他的手一樣,又或許是自己太過燥熱,和子多久沒和差不多年齡的異性相處了?她還好意思說自己是談過多場戀愛的交際花,如今被一個區區青年這樣親吻手背就感到害羞?這要是還在她活著的時候給人知道了,一定笑掉人家大牙。
「好了!」所以和子抽回了手,認為自己該有成熟女人的模樣,裝作沒事一般,「別想開姊姊玩笑。」
「我怎麼會開玩笑,況且雖然和子的年代比我們早,但就死去的年齡,我們是二十歲,而和子是十八歲對吧?嚴格說起來,我們比和子還要大喔。」陸天期瞇眼一笑,那模樣虛幻得如星辰般美好。
「那我也……」和子驚慌地想退後,她不是害怕陸天期,只是這百年來她已經遺忘了和男人相處的自己,所以有些不習慣。
「啊,他醒了。」陸天期有些惋惜,往後退了一步,瞬間變回了孩提模樣。
和子愣住,順著陸天期的視線朝窗邊看去。那隻黑貓跳下了窗臺,兩隻前腳逐漸伸長變成了手,兩條後腿成為了腳,貓臉則轉為陸天遙的模樣,那渾身黑毛變成了衣裳。
黑貓,變成了陸天遙。
「你們在做什麼呀?」陸天遙傻愣愣地問。
「你剛才───」
「要來看書嗎?」陸天期打斷了和子驚恐的問句,不知何時拿起了兩本書。
「好啊!我也才剛看完一本呢。」陸天遙開心地接過了陸天期手裡的書,兩人坐在窗臺邊,靜靜地翻閱著書籍。
這是什麼情況?
陸天遙不但會睡覺,睡著的時候還會變成貓?
忽然她的書籍發出些些光芒,和子趕緊翻開,又寫下了剛才發生的事情,一樣停留在陸天遙變成黑貓那。
和子頭暈,最近發生的事情都在和子意料之外,她沒辦法容忍事情不在掌握之中。
「陸天遙。」所以和子大喊陸天遙的名字,兩張一樣的臉的男孩皆抬起頭,和子此刻就站在二樓樓梯前。
「和子,不要這樣喔。」陸天期扯了嘴角,似笑非笑。
「陸天遙,你看我的背後有什麼?」和子不死心地問。
陸天遙看看陸天期,又看了和子身後,不太明白和子想問什麼:「不就是牆壁嗎?」
和子咬著唇,「那這樣呢?」她的手往後一摸,摸上了扶手的欄杆,另一腳也踏上了樓梯第一階。
「哇!和子小姐,妳還能穿牆啊!」陸天遙又驚又喜,在他的眼中,和子不過是把手和腳都沒入了牆壁之中。
他看不見樓梯。
不過和子沒那麼容易放棄,她立刻走過去,用力拉起陸天遙,要將他往樓梯帶上去。陸天期連忙衝了過來想要阻止,但孩提的他力量沒有和子強,他又不可能在陸天遙面前恢復成青年模樣。
所以這場反抗最後是和子贏了,陸天遙已經被拉到樓梯前,「和子小姐,我也有辦法穿牆嗎?會不會痛啊?」
「別管了,過來!」和子使勁拉,陸天期也拉著陸天遙另一隻手,兩人形成了拉鋸戰。但是當和子跨上了樓梯、陸天遙的手也碰到了牆之時,他卻像是觸電一般,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陸天遙?!」和子大驚,立刻鬆開了手,而躺在地板上的陸天遙渾身顫抖,下一瞬間變回了黑貓。
站在他旁邊的陸天期靜靜看著縮成一團的黑貓,抬起頭,那雙眼變成了淡淡的紅,「不要這樣子,和子。」
「這是怎麼回事?」和子不敢置信,為什麼會這樣子?
「妳曾經說過,這間圖書館是提供好看的故事給來者對吧?」陸天期轉變回了青年模樣,「而管理員的故事,會自動由圖書館書寫而成,對吧?」
她點點頭,陸天期笑了:「所以說,和子,妳的故事還沒完成,圖書館是不會先開始寫下一任管理者的故事。」
「你已經確定,你們就是管理者了嗎?」和子些些顫抖,不過就是圖書館自動書寫他們的書罷了。
「我很確定。」陸天期微笑。
「為什麼?」
「因為我聽得到圖書館的聲音。」陸天期的話讓和子十分驚訝。
「你亂說,就算是管理者,也不可能聽到圖書館的聲音。」和子當然曾經想過這間圖書館其實是活著的,如果說來者是「噬」讀的怪物,那這間圖書館便是容納怪物的巨大猛獸。
她從來都不知道來者是誰,也從來沒過問,歷代的管理者也不曾探究這個問題,他們就是來到了這裡,然後發現自己的故事無法完結,就留下來直到某天遇到了自己故事完結的關鍵人物或事件,才寫完了故事。
而這時候,正巧都會有下一位管理者出現,這確實是圖書館安排好的,圖書館是活著的也是歷代管理者的共識。
但是,從來沒有管理者說聽得到圖書館的聲音。
「我真的聽到了。」但陸天期卻斬釘截鐵,他彎腰將變成黑貓的陸天遙抱起來,放到了窗臺邊。
「什麼時候?」和子下了樓梯,看著高大的陸天期。
他站在窗臺邊,側過頭來看著和子,嘴角些些上揚:「當我和天遙在外頭走時,外頭的世界一片混沌,我腳下的地板、眼睛所見之處,都是白色,就連我的衣服也是白色,下起了雪。我好像一個人走了很久,才忽然意識到我的手上牽著另一個人。我還以為自己在照鏡子,才忽然發現到那是天遙,他和我不同,穿著渾身黑衣,他所在的那一邊,是狂風暴雨的漆黑。」
就如同和子那天見著他們出現的情況一樣,門開啟的那時,她的確看見了外頭一半是黑、一半是白的光景。
「在一片白與黑之中,我聽見了有聲音呼喚我們,但天遙沒聽到。我循著聲音找到了圖書館。」
「它說了什麼?」和子嚥了嚥口水。
陸天期抬眸,雙眼再次成為了淡紅,「它說『真正的管理者,等你很久了。』」
聽聞他的話,和子雙膝一軟,必須扶著一旁的欄杆才不至於跪坐在地。
如果眼前的雙胞胎才是圖書館要的真正管理者,那自己,或是以往的管理者又算什麼,過客嗎?
真正的管理者,和他們又有什麼不同?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