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6
怠惰魔王的轉職條件02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79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6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孤島╳古堡╳幽靈??
新生訓練,大騷動!

★人氣幻想系作者 雪翼 ╳ 新星繪者 泱泱大國,打造超萌奇幻新作!
★隨書附錄:2P全彩人設頁!

原以為成功入學=躺等畢業,
羅亞的計畫卻出現新阻礙──
校外★新生訓練!
BUT!他們班抽到的外宿地點,
居然是陰森森的無人島古堡?

第一天點名:55人
第二天點名:45人??
什麼?不只是同學陸續消失,
羅亞的房間竟還多出不請自來的傢伙?!

慢著,是哪個混帳半夜摸上我的床啊ヽ(#`Д´)ノ

 

雪翼
時間過得也太快了吧,距第一部作品上市的時間也過了兩年,總之,這次也請多多指教了!

繪者簡介

泱泱大國
初次見面,我喜歡海洋跟咖啡因

第一章 愛護小動物人人有責
第二章 歷史總是一再重複老梗套路
第三章 挑選學伴請務必慎重
第四章 出發吧,迎向校外新生訓練
第五章 鬼屋不只有女鬼,還有連續殺人魔
第六章 說最討厭暴力的人往往最喜歡凌虐別人
第七章 這樣的世界還是毀滅吧
第八章 設定太複雜的話,有時候很難自圓其說
尾聲

第一章 愛護小動物人人有責

「喀!」
床邊的小鬧鐘在指針走到八時準時響起,發出公雞啼叫的尖銳噪音。還沒達成吵醒人的作用,刺耳的聲音便戛然而止,無辜的鬧鐘已經慘遭羅亞一腳踢飛,摔成了金屬殘骸。
不過,即使鬧鐘宣告陣亡,也阻止不了時間一分一秒流逝。
羅亞在等待,等待那個令人心安又心煩的嗓音適時響起,喚醒日日賴床的主人。等著等著,羅亞又沉沉墜入夢鄉──那道聲音卻始終沒有出現。
再次醒過來時,已經接近中午了,任何人在這時多少都會意識到事態反常。
「瑟那卿?」
無人回應,房裡空蕩蕩的,只有他一個人。
一瞬間,羅亞竟產生一種全世界只剩下自己的寂寥感。
明明覺得那個人煩死了,但在回頭時,發現自始至終跟在身後的人不見了,卻又從心底升起一股被拋棄的感受。
老爸還有老媽……所有人都是這樣,總是一聲不響就離開,根本沒有人真正在乎過他。現在就連瑟那卿也……
迫於無奈,羅亞只得自己爬下床,在簡單盥洗後開始著裝,手法生澀地穿起樣式繁複的制服。
在領帶與手指第十次纏在一起難分難捨後,羅亞宣告放棄。反正只是少了一樣配件,整體而言還是學園認可的服裝,有誰會去在意領帶這種小事?
以往,這些雜務都不需要羅亞自己動手,他只要負責張開眼睛,脖子以下自然會有人打點妥當。
每天,早餐會自動送上前,毛躁的頭髮三兩下就服服貼貼,前一晚熨燙平整的衣物一件件出現在身上。
在這些「魔法」的背後,都有個男人默默處理著大小事務。或許時間長了,他慢慢就視為理所當然了。
猛力甩開最後一絲煩躁的思緒,羅亞右手拎起書包,想著應該還趕得上下午的課,便空著肚子匆匆出門了
宿舍坐落在校園之外,學生上課時還是必須路經尚在維修中的校門。一旦過了早晨時段,就不會任由學生自由進出,還會派一名導師守著,抓那些遲到的漏網之魚。
至於北門和後門,兩個地方都離導師們的辦公大樓太近了,地理位置相當不好。如果遲到還直接從那裡大辣辣地出入,輕則挨一頓罵,重則勞動服務,兩者羅亞都不想嘗試。
在摸透這所莫名其妙的勇者學院的校規之前,魔王決定還是不要挑戰導師的權威──先不要。
於是,在腹背受敵的情況下,羅亞選擇了一條捷徑。一條方便、他早就想嘗試看看的捷徑,彷彿那是不良少年的一種象徵。
翻牆。
將書包高高拋過圍牆的另一端,等到物體落地的聲音確實響起,羅亞隨即模仿漫畫上看來的動作,雙手一撐,手腳並用地爬上高聳的圍牆頂端。體力匱乏的魔王馬上就沒力了,但現在騎虎難下,他只好拚命挪動身軀,結果手腳虛軟、整個人摔下圍牆,所幸泥地上的乾葉堆減少了下墜的衝擊力。
「好痛。」羅亞摸摸摔扁的屁股,果然太久沒運動,身體已經不如年輕的時候了嗎?不過,總算是成功進入校園了。
現在,新的問題出現了──這地方,是哪裡?
在羅亞眼前展開的是一大片花圃,種植著各色植物,隨風搖晃著色彩鮮明的輕巧身軀。再過去一點,還有一座氣勢磅礡的巨大噴泉,從那裡為中心,延伸出多條錯綜複雜的小徑,各自通往不知名的去處。每一條小徑都有鮮花簇擁,其中幾條還有灌木形成的天然拱門,或是籠罩在林蔭下的木棧步道。
見此情此景,羅亞忽然湧現自己其實身在別處的錯覺。
即便如此,魔王也沒有打退堂鼓。少年隨意挑了條小徑起步,姿態悠閒,彷彿沒有肩負遭受懲罰的風險。
前進了幾分鐘後,羅亞依然沒碰到半個活人,才想著或許就要這樣永無止境地走下去時,馬上闖進了一塊僻靜的空地,一旁似乎是某棟教學大樓的紅磚外牆。
一小群人聚集在此,圍著一個坐倒在地上的金髮少年,看上去似乎……
是霸凌場面?
羅亞沒有多想,逕自走了過去,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你們擋到我的路了。」
「嗯?」其中一人轉身看向他,極度不友善地開口,「沒看到我們在忙嗎?不過是個新生,逞什麼英雄。」那人注意到羅亞胸前的徽章顏色,態度更是輕蔑。
「弱者。」羅亞回道。
「什麼?」
「通常只有弱者才會選擇集體鬧事。」羅亞索性直接講完,「因為弱,所以才將自身的力量攀附在別人身上,以群體滋事來達成自己的目標。」
「你說什麼!」其他人也聽到了羅亞的嘲諷,惡狠狠地瞪過來。其中一名妖精少年趾高氣昂地走了過來,交叉雙臂,淨白的臉上滿是嫌惡,「你算哪根蔥?在我看來,單獨一人的你才是弱小的生物。」
世界上的種族繁多,各自發展出獨有的文明及語言。為了方便不同種族互通往來,各大陸的掌權者聯合創造了一套便於聯繫的工具,其中一項就是通用語。同時頒布法令,強制所有人學習,所以跨種族溝通不是什麼阻礙。
「弱小不取決於數量上的多寡。」這倒是真的,魔王其實只需要動一根指頭,在場所有人都會瞬間化成空氣中的塵埃,當然前提是得恢復全盛時期的狀態。怠惰了那麼漫長的時光,早就無法像幼時那樣隨心所欲了。
「還有,你們到底要擋在這裡多久?好狗不擋路。」這句話應該是拿來這樣用的吧?
這下,以妖精少年為首的少年少女徹底被激怒了。
「如此狂妄的口氣!」妖精少年的表情更是臭到了一個極致,「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我們六個人都是特A生,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特A生。」羅亞咀嚼這三個字,「那種東西很厲害嗎?」
「少來了,你怎麼可能不知道!啊對了,你不會是想故意引起我們的注意吧?」妖精少年眼中鄙視的味道更濃,似乎把魔王認定成趨炎附勢的人,「特A生在這所學院裡等同特權階級,可別把我們與你們這些普通生混為一談了。聽懂了就快點給我滾,趁我還沒有改變心意!」
魔王不悅地微微皺眉,他不喜歡這人的說話態度。他在老家時也沒那麼欠揍,眼前這傢伙的討厭程度絕對在他之上。
然而,羅亞卻沒有回答的意願,逕自繞開礙事的路障,走到這群人方才的視線集中處,也就是不久前他們圍繞的中心。只見地上半躺著熟悉的金髮少年,模樣有些狼狽,沒有衣料覆蓋的地方幾乎都受了傷。
魔王面無表情地低頭,周身的溫度卻明顯下降,聲線異常冰冷。
「這是,」魔王轉過身,銳利的視線掃向後方那群人,「你做的嗎?」
「是又怎麼樣?」被這樣當眾質問,妖精少年高傲的自尊受損,怒火再度攀升,「我們要讓這小子懂得知難而退。雖然不知道他是怎麼樣通過分班測驗的,但像他這樣的人根本不配待在特A班。」
「所以,你們就擅自決定……」魔王下意識地抿唇,像是在隱忍著什麼。胸口有股陌生的情緒肆意滋長、蔓延,讓他極度不爽。「只是因為這種微不足道的理由,就隨便地……」
「就算你告訴導師也沒用,因為我們是特A生。」似乎猜到他會說什麼,妖精少年搶先一步拋下狠話。
「誰說我要那樣做的?」魔王輕輕挑眉。他懶得把事情鬧大,那樣只會產生許多麻煩事,所以只是簡單地說:「人我要帶走。」
羅亞彎下身準備抱起金髮少年,無法忍受被無視的妖精少年立刻上前阻攔。然而還沒碰到目標,他的手臂就被一隻強而有力的手牢牢握住,痛楚隨即襲捲而上。
妖精少年訝異地抬起頭,目光卻落進一雙幽深如潭的眸底。
「沒有經過我的允許,不要隨意靠近我。」他的語調沒有絲毫起伏,卻讓人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
妖精少年縮回手,大口咽下唾沫,額角冒出冰涼的汗滴,原本還想說些狠話來壯聲勢,卻下意識地噤了聲。那雙眼僅僅只是沉默地看過來,就讓人感到一股莫名的戰慄,以及隨之而來的巨大壓力。
「你,別以為我會就這樣輕易放過你!」
心有不甘的妖精少年忽然面目猙獰,拿出一把鋒利的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突進,力量瞬間爆發,往面前看似瘦弱的少年砍去。
「真麻煩,同樣的話不要讓我說第二次。不是說了嗎?沒有我的允許不要隨意接近我,那怕只有一公分。」魔王忍不住抱怨,凜然的眼神卻早已準備好應戰。
羅亞雙掌一擊,再分開時,掌與掌之間出現一把魔氣纏繞的奇特黑劍。
他輕輕抬劍便擋下對方的攻擊,顯現出極大的實力差距。
匕首彈飛,落在數尺遠的地方。魔王踏前一步,黑劍流暢地劃出弧線,似乎是想劃開兩人間的界線,喝令對方別再輕舉妄動。妖精少年卻沒有放棄進攻,黑劍在少年的掌心留下一道清晰的血痕。
「啊,我的手!」妖精少年的神情頓時被痛苦淹沒。
「……是你自己要靠過來的,不關我的事。」自知自己可能闖下大禍了,羅亞瞬間收起了黑劍,有些心虛。
「怎麼回事,大家聚在一起是要討論什麼嗎?」
這時,有道磁性的低沉嗓音從後方響起,眾人紛紛回頭,只見一名身型修長的年輕男人緩步靠近。
那人穿著導師教袍,懷裡抱著幾本厚重的教科書,手持教鞭,俊秀的臉上架著充滿書卷氣息的粗框眼鏡,一副準備去教訓……不,是動身前往教書的樣子。
儘管本人自認偽裝得十分完美,但絕對糊弄不了羅亞。他沒有漏看那人眸底一閃而過的戲謔。
魔王略帶驚恐地望向對方,臉上的神情百感交集。「瑟那卿,你在這裡幹嘛?」不會是又想破壞他的好事吧?
「這位同學,我不是很明白你的意思。」瑟那刻意文質彬彬地回答,但臉上的狡黠實在是太明顯了。「我是不久前來報到的瑟傑導師,負責的科目是勇者應該遵守的禮儀規範。」
「什麼瑟傑,你明明就是瑟那卿。」羅亞生氣地指控眼前的管家,完全不顧對方的身分可能會曝光,想到什麼就先說為快。
「導師,你得替我們主持公道!」妖精少年見機不可失,先發制人地告狀。
「喔?」自稱學院導師的瑟那挑了挑眉,「看你徽章的樣式和顏色,是高年級的特A生嗎?」
新生的徽章是紅色,每升上一個年級,邊框的顏色便會依照橙黃綠藍靛紫的順序,換成該年級的專屬顏色。這個傳統據說是校長當初偷懶想出的替代方案,之後沒有想出更好的,就一直沿用至今。
「是的,導師,我們知道特A生在學院裡身分特殊,難免會招人妒忌報
復。」妖精少年垂下視線,眼角隱約閃著淚光,語氣極度委屈,儼然站上了受害者的位置。
「哼。」魔王冷笑一聲,他倒是想聽聽這些「受害者」能扯出什麼理由來扭轉實情。勇者學院的門檻竟然低成這樣,連這種不入流的角色也能入學。
「可是沒想到,我們與這位普通生素未謀面,彼此無冤無仇,他竟然聯合一年級的特A生欺負我們。導師你看,這就是他們傷害我的證據!」妖精少年的臉色越發蒼白,情緒激動地扭轉黑白,並把受傷的那隻手像戰利品般展示在眾人面前。
其他五名特A生本來還沒反應過來,但在接收到如此明顯的暗示後,立刻紛紛點頭,揚起聲調指責羅亞和金髮少年。
情勢逆轉,任誰看了都會忍不住被妖精少年打動惻隱之心。
「但是,這位怎麼樣看都是遭受到欺凌的那個人吧?」瑟傑導師上前,一臉古怪地看向此時還狼狽地坐在地上的金髮少年。
「這……」妖精少年與其他特A生面面相覷,一句話都答不上來。沒想到,瑟傑導師根本沒打算等他們答覆。他低頭沉吟,片刻後抬起五官深邃的臉龐,微笑著開口:「我明白了,既然做錯了事,就應該受到嚴厲的懲處。身為勇者,最該注重的就是品行,對吧?」
眾人愣愣地點頭,心裡卻開始冒冷汗。
「那好吧,這兩位同學,由於你們傷及無辜,作為導師的我自然要給予處罰。」瑟傑導師朗聲宣布,不知為何,他的語氣竟然有點愉悅。
「欸?」
錯愕的不只是真正被欺負的金髮少年,連那些反過來誣陷受害者的特A生,也搞不清楚為什麼這麼容易就成功了。
但這口氣羅亞忍不下去,也不打算忍,他直接轉身,以公主抱之姿一把抱起受傷的金髮少年。
原本想就這樣瀟灑地離開,不料魔王尊貴的身軀從未拿過比漫畫書或是遊戲搖桿還重的物品,差點失手把人摔出二次傷害。最後只能緊咬牙關,半拖半抱著少年,一路搖搖晃晃地離開。
就在羅亞覺得自己快要因為扛不住另一人的重量而一命嗚呼時,他看到幾步遠的地方有張空置的長椅,馬上把人拖過去放好,這才有辦法喘息。
「這倒底是怎麼回事,特A生?」
金髮少年──也就是夏洛特,他不好意思地搔搔頭,「這只是場意外,不用放在心上啦!」
「意外?你是指被人揍,還是說特A生?」他一直以為這傢伙的實力墊底,沒想到竟然被分到了特A班,是他看走眼,還是學院裡的導師看走眼?
或許對方真的深藏不漏……
「都有啦,哈哈哈。」
「虧你還能若無其事地說出這種話,這下我跟你都變成霸凌者了,這樣你也無所謂嗎?」
「不然我還能怎麼樣,哭嗎?早在五年前我就發過誓,今生永不再哭泣……」夏洛特燦爛的笑顏一斂,目光下沉,似乎憶起了什麼往事。
「但你之前就哭了,還哭得很醜。」在火車上的時候,魔王依稀記得夏洛特為了那個沒用的執事哭著求他幫忙。
「這種事情就不要再提了啦!」夏洛特愣了愣,像是要掩飾害臊,他豪放地捶了一拳羅亞的肩膀,直接把他打得身體一歪。
「看來你的傷也沒有那麼嚴重嘛……」羅亞小聲抱怨。
「不過,羅亞剛才的表現真的很帥氣耶!我是不是又被你救了?想想就覺得很不好意思呢。」夏洛特紅著臉道。
「你是該不好意思。每次遇上你總是有一堆麻煩,你這個人真的不同於一般。」魔王的這句話充滿貶意,結果不意外地又被對方當成了某種讚賞。
「沒想到我在羅亞的心中那麼特別,我還是第一次聽你說呢!」
「這種事我也是第一次聽說。」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