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1
最帥逆行(全2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79元
定  價:NT$474元
優惠價: 77365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一次意外,宋子悠的哥哥宋子安在火災現場昏迷不醒,成了植物人。宋子悠對此耿耿於懷,一直想追查真相,懷疑對象就是擔任那次救火工作的消防員陸緯。而陸緯和宋子安是好哥們儿,多年前因為一場誤會而斷交。身為醫生的宋子悠為了查清真相,辭職來到了消防隊擔任隊醫,處處與陸緯這個消防隊隊長針鋒相對。多次執行任務後,宋子悠對陸緯的印象卻有所改觀,並為他身上作為消防員奮斗在一線的堅忍不拔的品質折服。在一番出生入死之後,兩人之間漸生情愫。而陸緯因為十年前被人陷害,真相遲遲無法水落石出。宋子悠了解後發現,當年的火災陸緯並沒有責任,那麼誰又是那場事故的肇事者?隨著真相漸漸浮出水面,情投意合的兩人能否放下心結,並在危險的救援工作中堅持走下去?

 

紅豆

愛奇藝文學簽約作者,80後女作家,其中作品《ZUI帥逆行》榮獲第三屆愛奇藝文學第二賽季一等獎。

2019年3月30日下午5點,四川省涼山州木里縣雅礱江鎮立爾村發生森林火災。在撲火行動中,突發林火爆燃,30名年輕的消防人員全部犧牲。這些消防員大多是80後和90後,引發網上一片哀悼。當行人匆匆撤離危險之境時,消防員卻義無反顧地“逆行”,朝著危險而去。然而,就如馬路上真正意義上的逆行有危險那樣,“世界上*帥的逆行”,也不可避免地伴隨著巨大的風險。在營救過程中,許多年輕的消防員沒能平安回來,這“世界上*帥的逆行者”永遠地離去了,成了許多人心中的痛。本書首次將視角對準了這群“*帥的逆行者”,將他們的生死故事娓娓道來,既有痛和眼淚,又有笑與回味。

第一章狹路相逢[001]

第二章冤家路窄[052]

第三章前任攻略[085]

第四章烈火英雄[113]

第五章懸疑重重[135]

第六章幽微情愫[146]

第七章口是心非[178]

第八章兄妹情誼[195]

第九章心的距離[216]

第十章突然表白[233]

第十一章意外頻出[255]

第十二章敞開心扉[271]

第十三章快意恩仇[293]

第十四章節外生枝[316]

第十五章手術成功[344]

第十六章命懸一線[365]

第十七章水落石出[385]

第十八章真相背後[402]

第十九章兄弟和解[422]

第二十章順理成章[437]

第二十一章狼狽懺悔[452]

第二十二章噩耗傳來[474]

第二十三章東窗事發[499]

第二十四章塵埃落定[521]

第一章狹路相逢

1

 

早上七點,惠仁私家醫院的電梯裡就塞滿了身著白大褂的醫生,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很緊張。

電梯剛剛抵達住院部的三層,醫生們魚貫而出。

走在最前面的主任醫生步子邁得很大,後面的人一路小跑,卻又不敢超過他。直到一行人來到走廊的岔路口,從另一個方向傳來高跟鞋的聲音。

咔咔咔,鞋跟踩在大理石地面上,又清又脆。白大褂的末端在那女人的小腿上搖搖擺擺,不疾不徐。

走在後面的男醫生們紛紛向女人行注目禮。

——宋子悠,不過二十幾歲,惠仁醫院最美麗的女醫生,卻是個冰山美人,一貫的冷若冰霜,整日素著顏,卻愣是找不到一絲這個年紀本該有的清純。

這裡面唯有主任醫生好像沒有看向宋子悠,或者說他是有意“忽略”,徑自帶頭拐向另一邊。

等眾人在一部貴賓和領導專用的電梯前站定,站在隊尾的幾位醫生紛紛從後面讓開一條道,讓宋子悠穿過隊尾,站到主任醫生的後面。

“你怎麼又遲到了?”宋子悠旁邊的女醫生突然發問,明顯是說給主任醫生聽的。

宋子悠卻淡定自若地盯著電梯上面的數字,開口時是字正腔圓的女中音:“現在還有三十秒才到七點,嚴格來講,我是早到。”

兩人的對話一字不漏地鑽進後面醫生們的耳朵裡,眾人開始竊竊私語,指指點點。直到電梯間響起叮的一聲,門開了。

一個神情肅穆,同樣身著白大褂的老人,從電梯裡邁了出來。

“院長好。”主任醫生率先問好。

後面的醫生們異口同聲:“院長好!”

院長點了下頭,向住院部走去。

醫生們立刻跟上,一行人浩浩蕩盪,開始查房。

這是惠仁醫院的慣例,一周一次院長帶領眾醫生挨個查房,尤其是貴賓層的VIP們,大部分患者都會得到院長的親自問候。

貴賓層很快到了,負責樓層值班的小護士聽到聲音,立刻迎上前,小心翼翼地將病曆本遞給隊伍中的宋子悠。

“宋醫生,五號房的病人一直說要見你。”

“理由?”

“他說肚子疼、頭疼、手疼、腳疼,好多地方都不舒服,讓你再給看看……”

宋子悠扯了下唇角,腳下的高跟鞋依然保持著原本的節奏:“那就給他再開一次全身檢查,慢慢地查,仔細地查。”

“是……”

宋子悠旁邊的女醫生又開始嘴碎了:“你都給這位病人開過三次全身檢查了,還查?乾脆給人家開個年卡算了。”

和剛才指出宋子悠“遲到”一樣,這一次女醫生也是故意要說給院長聽的。

宋子悠卻慢悠悠道:“這位病人是我院的VVVIP,我有責任也有義務讓他檢查到滿意為止。再說,也許是之前的檢查環節出了問題,負責拍片的醫生忽略了重點呢。”

“你!”女醫生氣急,因為她就是負責拍片的醫生,“你的意思是我的問題了?”

宋子悠沒理她,反而對小護士說:“正好,待會兒順便問問患者,願不願意開個年卡?”

女醫生氣急了,差點兒就嚷嚷出來。

直到眾人來到一間貴賓病房前,對後面的爭吵充耳不聞的院長突然站住腳,那女醫生也被其他人拽到了後面,示意她暫時休戰。

病房裡響起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又很快靜止。所有人都聽到了。

護士快速上前推開門,先一步進房查看,看是否有儀器出現問題。

院長帶人進來時,年逾半百的中年男患者正躺在床上,兩隻眼睛睜開一道縫,彷彿剛剛清醒。

院長說:“陳先生,你好。”

男患者姓陳,中風癱瘓,無法自己挪動身體,連說話都很費力。

可是剛才,房間裡的確有響動。

護士這時回頭說道:“病人心率120了。”

院長轉而看向身後,負責陳先生的醫生已經站出來:“病人沒有心髒病史,對現在用的藥物也沒有過敏反應,日常飲食和之前的檢查一切正常。”

主任醫生說:“就算沒有心髒病史,之前檢查一切正常,也有可能因為其他因素導致心率過快。宋子悠,你說——”

宋子悠這才上前兩步,在床前站定,凝眉斂目,打量著陳先生的面容,然後她彎下腰,掀開被子的一角,抬手搭在陳先生的脈搏上。

安靜了幾秒,宋子悠站直說道:“如果不是因為功能性的病因,也排除掉心髒病和心外因素,那麼也可能在運動和勞動後心率加快,或是受到驚嚇。”

已經被拉到隊尾的女醫生嘁了一聲:“陳先生都這樣了,怎麼可能因為運動和勞動啊?會不會看啊!”

宋子悠理都沒理她,徑自盯著陳先生。

陳先生和宋子悠對上一眼,眼珠左右亂動,進而又瞪向床角的方向,停了兩秒,又再度看向宋子悠。

宋子悠眉頭一皺,跟著看向床角。

對著床角的櫃子裡突然發出細微的動靜。

眾人一愣,距離最近的女醫生也是一臉茫然,下意識回過頭。

櫃子門突然大開,從裡面衝出一道人影,那人跌跌撞撞,手裡卻握著一把手術刀,臉色蒼白,額頭冒汗,一出來就朝女醫生撲過去。

女醫生立刻尖叫,卻被來人一把揪住,將刀頂住她的頸部動脈。

眾人紛紛陷入驚慌。

幾個男醫生走到前面,小心翼翼地勸道:“先生,這位先生,請不要激動!”

女醫生嚇得魂不附體:“救命啊!”

來人是誰?怎麼進來的?

“……他是……陳先生的兒子。”

來人被戳穿身份,氣喘吁籲地用刀指向病床,嘴裡罵罵咧咧道:“死老頭,你要死了,也不顧我的死活了,遺產竟然一分都不留給我!好,那我就和你同歸於盡!”

“先生,有話慢慢說,請您先把刀放下。”

但陳先生的兒子卻更加激動,而且臉色竟然比女醫生的還要白。

宋子悠默默注視著這一切,目光緩緩落在陳先生的兒子臉上,半晌,她推開擋在前面的男醫生,走上前兩步。

陳先生的兒子立刻往後退,又一次用刀頂住女醫生。

“你別過來,再走一步我就捅死她!”

女醫生已經嚇哭了,連話都說不完整:“宋……子悠……你別……動……”

宋子悠瞅著陳醫生兒子的手,又看向他的眼睛:“你連刀都握不穩了,還有力氣捅下去?你信不信不超過兩分鐘,你就會休克?”

陳先生的兒子喘著粗氣,嘴裡斷斷續續:“你,滾開,滾!”

女醫生也在搖頭,哀求地看著宋子悠。

宋子悠淡淡道:“現在,扔下你的刀,慢慢坐下,讓我們給你檢查。”

陳先生的兒子雙眼漸漸無神,卻依然沒放下刀。

女醫生這時才感受到被箝制的力道越來越輕,側頭一看,那刀鋒也漸漸往下落,她再也不管不顧,當即推開陳先生的兒子,飛快地跑向另一邊:“啊,救命啊!”

陳先生的兒子經過這樣的推撞,背脊撞到牆壁,虛弱地往下滑,但手裡的刀卻對著要上前的宋子悠。

宋子悠的表情更加嚴肅:“你放心,我只是要給你做個檢查,你只需要坐下。”

陳先生的兒子眼皮子很沉重,身體也漸漸無力,靠著牆滑了下去。

宋子悠又上前一步:“但如果你不把刀放下,這裡沒有人會救你。我懷疑你的心臟有事,你如果放棄檢查,很可能會死在這裡。”

一聽到“死”,陳先生的兒子頓時怕了。

宋子悠大喊道:“現在!放下刀!”

就听咣當一聲,刀子掉在地上。

宋子悠和兩個醫生迅速上前,院長已經被護士帶出病房。主任醫生也飛快地幫癱軟在床上,只能發出虛弱聲音的陳先生做檢查。

陳先生的兒子陷入休克,被幾名醫生放平。

宋子悠一把扯開他的衣服,將聽診器貼上他的胸膛說:“心音異常。”

另一個醫生將手貼到他的手腕:“沒有脈搏了!”

有人喊:“快送到手術室!”

“來不及了,已經開始室顫,必須電擊除顫,先恢復他的心跳。就在這裡做。”

護士已經迅速接通心電除顫儀:“兩百焦耳!”

宋子悠接過除顫儀:“讓開!”

除顫儀貼到陳先生兒子的胸膛,他的身體猛烈抬起,又落下。

宋子悠看向儀器,依然是一條直線。

“再一次!三百焦耳!”

但陳先生的兒子依然沒有心跳;然後,又是第三次。

結果還是一樣。宋子悠只得放下心電除顫儀。

這時一個男醫生突然上前,開始給陳先生的兒子做心肺復蘇,一下又一下。

宋子悠沒有阻止,她只是轉過頭,對上陳先生的目光。

陳先生早已老淚縱橫,卻哭不出聲。

宋子悠垂下眼皮,心裡嘆了口氣,直到陳先生被其他醫生推出房間。

轉眼,時間已經超過了十五分鐘。宋子悠終於忍無可忍,要拉開那個男醫生。

就在這時,原本儀器上的那條直線卻突然有了波動,男醫生不敢相信地喊道:“恢復心跳了!”

他頓時感覺到滿滿的成就感,在別人都放棄的時候,他救回了一條人命!然而一轉頭,男醫生就撞上了宋子悠冰冷的目光。

宋子悠看著他:“恭喜你,把一個死者成功變成了腦死亡。”

男醫生愣住了。

“他的心跳已經停止超過三十分鐘,大腦因缺氧缺血而造成損傷,已經壞死。”

男醫生臉色徹底白了,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陳先生病房裡的故事很快就傳遍了整個惠仁醫院。

幾個新來的醫生和護士不了解情況,趁著午休,第一時間跑去打聽詳情,幾個人還貓在餐廳一角交頭接耳。

“為什麼宋子悠遲到了,主任醫生還能當作沒看見啊?我聽說上次有人也就是晚了一點點,事後就被主任醫生臭罵一頓!”

“是啊,宋子悠那麼,還是當著院長的面,她是不是有什麼背景啊?”

“啊,你們不知道啊?投資咱們醫院的集團老闆的小兒子,是宋子悠的前男友,聽說是宋子悠提出的分手,人家小老闆還想複合呢!”

“嘿嘿,你們聽說了嗎?第一手消息哦,上禮拜剛送來的七號房那位患者,都知道吧?”

“知道啊,就是長得特別帥的那個工程師!”

“可惜啊,植物人了。”

“我記得,好像是叫什麼宋……子安?”

“呃,等等,宋子安,宋子安,該不會和宋子悠有什麼關係吧……”

“哼哼,最可靠的消息哦,宋子安是宋子悠的親哥哥,因為在火災裡出了點兒意外,導致頭部受傷,現在成了植物人。因為宋子安,宋子悠第一次回頭去找集團小老闆,要求給他特批最好的病房。兩人復合有望哦!沒準以後就要叫老闆娘了哦!所以大家還是擦亮眼睛吧,夾緊尾巴做人!”

“什麼?這麼戲劇性啊!”

眾人一邊驚嘆,一邊哀號,直到和宋子悠不對付的女醫生湊了過來。

她一屁股坐下:“得了吧,宋子悠才不會成為老闆娘呢!”

“為什麼不會啊?為了自己的哥哥做犧牲,這很偉大啊!”

女醫生白了一眼過去:“因為就在今天上午,宋子悠剛跟醫院遞了辭、職、信!人家啊,要另謀高就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