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1
天醒之路11:有故事的人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針對北斗學院而來的攻擊,終於來到最白熱化的階段。
因為錯估路平的實力,三大學院傷亡慘重,
可北斗學院卻又因為內奸的存在,遭受更加嚴酷的打擊。
先有玉衡首徒陳楚的背叛,破壞了大定制的穩定;
後有青峰帝國二皇子嚴歌在最後一刻翻臉奪寶;
最後令所有人震驚的是,
那個被北斗學院當作最後倚仗的人,終於打破沉默,
卻將刀刃尖端,對準了北斗學院。

路平以其六魄貫通的強悍,一力降十會。
就算來人機關算盡,有超品神兵在身,
在絕對的力量之前,也只能落個被碾壓的下場。
可這樣強橫的他,
竟對上了當初禁錮了他的那個組織的力量……

 

起點中文網著名作家,網路原創遊戲類小說代表作家。江湖人稱「蟲爹」,作品以網遊題材為主,被譽為網遊文神級大師。其語言幽默文字詼諧,被讀者戲稱為「沒節操沒下限」,歡樂又不失健康向上的文風深受讀者喜愛。每一部作品都有明確的主題。作品多數以生活中的網遊遊戲作為載體,更加貼近生活,甚至具有教育意義。代表作有《獨闖天涯》《星照不宣》《網游之近戰法師》《全職高手》《天醒之路》等。

第一章
呂謊!
程落燭想起了袁非對這位門生的介紹,雖然並不知道他的具體能力,但是聽這評價,可以想像呂謊此人的行事風格。
混在北斗門人之中,神鬼不知地朝著徐邁靠近,這實在很像是一個大騙子應該做的事。
應該是他!
程落燭有些激動,自己的生死安危,並不是她此時關心的重點。能不能破壞得了北斗學院的大定制,挽救三大學院的危局,才是她心中首要關心的問題。只要能做到這點就好,至於具體是誰,無所謂。
於是程落燭做出一個決定。
先前是她的門生掩護她,來形成對徐邁的攻擊。而眼下呂謊擁有比她更好的機會,那麼負責掩護的,就該是她了。
半空中,程落燭身形忽然一凝,原本選定的七星樓落點立即就被她捨棄。突然折身,就朝著下方正向她追來的北斗門人們落了去。
神兵平沙被程落燭推在了身前,伸出雙手,奮盡全力撥向了琴身上僅剩的兩根琴弦。
十指宮商!
程落燭懷著最後一次施展這異能的覺悟,毫無保留地釋放出了她的殺招。兩根琴弦應聲而斷,卻帶著無比凌厲的魄之力凌空向下抽出,與空氣摩擦甩出了風聲,成了這件五級上品神兵奏響的最後一次聲音。
下方北斗學院的門人感知到了這兩道風聲的凌厲,無人敢去硬接,紛紛向旁閃避,瞬間也是亂成一團。如此局面,自然更利於呂謊渾水摸魚,程落燭看到那個身影果然如她所想,藉機更向徐邁接近,不由露出欣慰的笑容。
她再沒有保持平衡的力氣,身子向下墜落,隨著她用盡全力做出的攻擊一起。
七星樓下,琴音不絕,是程落燭用兩根斷弦送出的最後攻擊。伴隨著琴音與奔散的魄之力,一道流光,忽從程落燭身上飛起。
這是她所能做到的最後一件事了:南天學院的超品神兵天羅鏡,鏡身有所損壞,壞了當中的定制,無法自我保護,總不能就此落入他人手中。程落燭用最後一絲氣力將天羅鏡主動送飛出去。
只是不知在這大定制控制的空間內還能不能行?
程落燭望著那道流光飛上半空,可在空中打了個盤旋後,竟好像有些不知所措。
程落燭心下一沉,她知道是畫地為牢的大定制起了作用,各種非北斗門人施展的魄之力都會被切斷。天羅鏡在想進入下一個區域時,便立即找不出方向了。
但是緊跟著,程落燭就見七星樓頂樓的窗口,忽然伸出一隻手來,似乎是招了招,天羅鏡竟就這樣朝著那隻手飛去了。
「是誰?」
程落燭的意識已然不清,模糊中,就見到一頭罕見的銀髮。
青峰皇族?
程落燭墜落到地,帶著疑惑,昏死過去。

七星樓頂樓,人人都看到嚴歌去窗外招了招手,便飛來了一道光,卻不知是何物。對於七星樓外此時的狀況,他們並不是十分清楚。
因為在大定制發動以後,整個頂樓,除了嚴歌這貨真價實的北斗門人以外,其他人都陷入了畫地為牢定制當中。之前就靠在窗外的,還能看看外面,但占據這樣位置的,這時可就再沒辦法行動了。
眼見流光入手,嚴歌轉回樓內。那道光卻還不肯安分,在他手中滴溜溜地轉動著,射出的光線時明時黯。黯淡時,眾人總算看清,那旋轉的只是一面圓鏡,鏡面上有一道清晰的裂痕。
「天羅鏡!」不少人脫口而出。
七星樓頂樓的這些人,別管實力高還是低,論見識和眼光,那都是大陸之中的翹楚。
天羅鏡,這樣赫赫有名的超品神兵,他們一眼就瞧出來了。只是現在,這超品神兵竟然就這樣平白落到了嚴歌的手中。
「撿了個便宜。」嚴歌笑著,似乎是在對所有人說,又好像是在自言自語。天羅鏡上的定制雖已損壞,卻也不是不相干的人便可以輕易著手的。但是嚴歌卻不慌不忙,右手食指伸入嘴中咬破,揮出時便已甩出五粒血珠。單指再度揮舞,已將五粒血珠連成一個五角,最終落到了天羅鏡上。
一團渾濁的血霧圍住了天羅鏡。天羅鏡上那損壞,卻還是有在發揮一點作用的定制,飛快被腐蝕著,片刻竟已被吞噬乾淨。天羅鏡上再沒有什麼保護定制,向下落去,嚴歌左手一接,正面把天羅鏡撈到了手中。
南天學院超品神兵上的保護定制,竟就這樣被化解了?頂樓眾人親眼目睹了全過程,正面面相覷,卻有人開了口。
「鳴髇血汙。」說話的人,是來自昌鳳帝國的朱家家主,這個一樣讓人看不透的老頭,此時臉上的神情十分複雜。
其他人聽到這名字後,更是驚呆了。
不怪他們這一次沒有馬上看出嚴歌施展的手段,而是鳴髇血汙,這暗黑學院的祕傳異能,已經久絕於大陸,聽過的人都不太多,更別論認出了。樓上這些人,都很有見識,但這鳴髇血汙,卻也多是只聞其名。
而眼下,朱家家主還只是認出,但嚴歌,這個青峰帝國的二皇子,北斗學院玉衡峰的門人,竟然親手施展出了這一暗黑學院的異能。
所有人的神情,在這一瞬間都變得和朱家家主一樣複雜,所有人再看嚴歌,都覺得陌生至極。
嚴歌正仔細端詳到手的天羅鏡,看到上面那道裂痕,不免也露出些許遺憾的神情。而後才抬起頭,朝著頂樓的所有人笑了笑。
「沒辦法,實在是機不可失,不容錯過。」他朝著眾人揮了揮手中的天羅鏡說道。
所以不得已,也只能施展了鳴髇血汙這本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異能嗎?沒辦法的意思,是說這個吧?
「你到底是誰?」離嚴歌最近的嚴鳴沉聲問道。
「就是我啊。」嚴歌回過頭來,朝他的皇兄笑道。
易容?假扮?冒充?
一瞬間嚴鳴心中冒出過一連串這樣的念頭,可是望著嚴歌那一頭銀髮,他很清楚的知道,不是的。
作為大陸上最高貴的血統標誌,嚴家的銀髮,並不只是稀罕。這當中,存有特別的,只有嚴家人才能感受到的特徵,這是嚴家的祕密,是外人絕對無法冒充假扮的。
所以,眼前這人是嚴歌,是他的親弟弟無疑。
而他的這位親弟弟,身在北斗,卻掌握了暗黑學院的異能。
這是怎麼回事?
嚴鳴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嚴歌在北斗學院的這十四年間,連一步都沒有離開過北斗學院方圓十里。他們對嚴歌,可並不是扔到北斗學院便完全甩手不管。無法監視得太緊密,但大致動向總歸是在掌握中的。
可現在,嚴歌卻跳出了他們掌握,身上有了他們不知道的事。
看著嚴歌的笑容,想著他先前說過的幾番話,嚴鳴已經可以肯定:要糟。

鳴髇血汙。
這個不該存在於大陸,一經發現肯定會被群之而攻之的異能,現在從嚴歌手上施展出了。被朱家家主點破後,他竟然毫不辯解,就這樣認可了。
所有人都在看著他,嚴歌卻旁若無人。整個七星樓的頂樓,就只有他一個人行動自如,對他而言根本沒有任何威脅。在回答了皇兄嚴鳴的那一句話後,他便又望向了七星樓外。
居高臨下,看到的東西總是更加全面一些。他看到了後方三大學院整齊發動的攻勢,看到了徐邁的捨棄,看到了程落燭等人的拚死一搏,也看到了程落燭跳向七星樓時才發現的,趁亂向著徐邁接近的呂謊。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程落燭,包括護在徐邁左右寸步不離的楚莊三人。他們雖然沒動,卻也加倍留意著程落燭的舉動,完全沒有注意到有這麼一個人距離他們越來越近。

要成了。
呂謊進入了可攻擊的範圍,他不會去和楚莊三人纏鬥,也不會企圖對徐邁做出什麼致命攻擊。他只想造成一次有效的干擾,確定可以中斷徐邁對大定制維持的干擾。他跟隨在北斗門人的人群中,悄然抬起的左手,卻轉向了徐邁所在的方向。
誰想就在這時,專心於維持大定制的徐邁,竟忽然睜開了雙眼,目光灼灼,十分準確地盯住了看起來偽裝得很好的呂謊。
呂謊頓時慌了。
他當然知道,北斗學院的院長,天樞峰的院士徐邁,以感知敏銳著稱。可他卻沒想到在這樣專心維持大定制的情形下,自己才稍稍流露出丁點攻擊意圖,竟然就會被察覺。
呂謊飛快縮回了目光,轉向徐邁方向的左手極其自然地擺動著,他希望這樣可以暫時騙過徐邁,等他再找別的機會。卻不料緊接著的下一秒,一圈魄之力便圍繞在了他身遭,而對此他已經不太陌生了,這是畫地為牢大定制,竟然又把他重新關住了。
在他身遭的北斗門人也都一驚,紛紛打量起被關住的呂謊。
「怎麼回事,這裡的定制壞掉了?」呂謊猶自偽裝著,其實他心裡已經猜到:最內圈的大定制徐邁可以放棄,卻也可以重新補上。雖然不清楚是補上整個區域,還是只針對他一人。總之這大定制與北斗星命圖配合,辨識身分絕無錯漏。他此時偽裝得再像北斗門人,在這大定制下卻還是露出了馬腳。北斗門人也只是稍一遲疑,可有徐邁那邊的示意,再沒人有任何猶豫。一圈圍攻立即擊殺了呂謊。
七星樓頂樓的嚴歌看完這一幕,竟是長出了一口氣。他轉過身來,就見樓裡諸位還在齊齊注視著他,卻也只是微微一笑,邁步向前走了幾步。
「時間不多了。」他開口說道:「我也就不和諸位藏著掖著了,坦白說,諸位現在的性命可是握在我的手中。」
話音方落,他便已經一指掃出。一片血花頓時在一個定制裡綻開,由魄之力構成的屏障在剎那間都被染成了血紅色。當中的被困者倒下了,定制也隨之消失,所有人看著這位大陸學院風雲榜上排列第十二的音文學院的院長,已然斷氣倒在了血泊之中。
雖與四大學院無法相提並論,地處東都的音文學院卻也足以稱得上是學院中的翹楚,院長李單方,四魄貫通的境界,在青峰帝國朝野內外都極具名望。
可是現在,嚴歌卻只是揮手一指,想殺便殺,竟連看都沒看李單方一眼。一切,似乎就只是為了證明他現在對所有人都有了生殺大權。
可在嚴歌身後的嚴鳴,看到李單方被殺後眼角卻立即跳了兩跳。頂樓人這麼多,嚴歌想震懾眾人,隨手選了一人來殺,李單方似乎實在是倒楣了點。可是嚴鳴卻還記得,當初在青峰帝國有了廢長立幼的聲音後,這位李單方院長,可是領著來自音文學院的一堆門生表示反對,在那時候,很是發出了一些聲音。
嚴歌隨手便取了他的性命,是巧合?還是當初那些事,他全都牢牢記在心裡?
嚴鳴尚在思考這些,樓上許多人卻都已經慌了神,爭先恐後地開始闡明自己的立場。奈何所有人對於嚴歌的企圖根本一無所知,再滿舌生花,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說到點子上,只能一邊和其他人拚嗓門,一邊注意嚴歌的神情變化。繼續保持著沉默的著實已經沒有幾位。
「諸位請放心。」剛剛才殺了一人的嚴歌,模樣卻一點也不張狂,只是他這一開口說話,整個頂樓立即徹底安靜下來。
「我對諸位的性命,其實並沒有多大興趣。」他說道:「只是想做一個有趣的測試,想看一下在諸位的心裡,自己的性命到底有多大價值。」
「那麼,從誰先開始呢?」嚴歌完全不理眾人的反應,只是繼續說著,而後目光在頂樓中整整轉了一圈。
「你到底想怎樣?」當目光轉到嚴鳴身上時,他開口了。
看著嚴鳴,嚴歌再次笑了出來。
「十四年前,我完全不想怎樣,可是這樣似乎也不行。沒有辦法,現在我只能如你們所願,成為十四年前你們想我成為的那個人吧。」嚴歌說道。
一直平平靜靜,風度翩翩,就連施展鳴髇血汙,揮手間殺人時都讓人覺得彬彬有禮的嚴歌,在說這番話的時候,眼中終於閃過了一絲怨毒。
這是長達十四年的積怨,卻從來沒有在任何人面前顯露過,直至此時此刻,第一次親口吐露出時,嚴歌都有一些控制不好自己的情緒。
他真的委屈了太久,恨了太久,也忍了太久。赫赫有名的北斗學院,對他而言,卻只是一個限制他自由的囚籠。而這一切,卻只不過源自於一些莫須有的想像。就因為他是帝王之子,就因為他的出生晚了一些,就因為他太出色了一些。
荒謬!
實在是荒謬!
從委屈,到怨恨;從不服,到不甘。十四年的光陰是怎樣度過的,只有嚴歌自己清楚。
而今天,他就要為這十四年劃下一個句號。
他要摧毀囚禁他的牢籠,他要攪亂那個荒謬的帝國,就從今天開始。
「不過現在,還沒輪到你。」他對嚴鳴冷冷地說著。
其他人也終於意識到了嚴歌的目的,率先開口的,卻是之前叫破嚴歌的鳴髇血汙後,便一直沉默的朱家家主。
「嚴兄有宏圖大志。」白髮蒼蒼的他,對嚴歌竟以「兄」相稱。
「為了換回我的性命,我想有一樣東西,對嚴兄或許會很有幫助。」他接著說道。
「願聞朱老的算計。」嚴歌笑著回應,甚至還對朱家家主恭敬地一欠身。朱家「神算」名揚天下,算計,就是他們的拿手好戲。
「算計?可不敢。」朱家家主忙道:「我要用來交換性命的,是友誼。來自朱家的友誼。」
「友誼。」嚴歌點了點頭:「不錯的東西。只是這年頭,連兄弟都靠不住,友誼能值得上一條命?」
「兄弟靠不住,是因為他們有衝突。而我們的友誼可以謀求利益。或許以後也會有衝突,但至少絕不是現在。」朱家家主道。
「有道理。」嚴歌點頭,他自然知道朱家家主話中的意味。三大帝國之間絕不存在和諧共榮,都恨不得另兩家一朝覆滅。嚴歌對青峰帝國的敵意已夠明顯,敵人的敵人,那就是朋友,這便是朱家家主要說的。
「同理之下,我馬上就想知道一下秦琪會長的看法了。」嚴歌點完頭,目光一轉,便又望向了樓層中的另一位沉默之人。
「很遺憾。」秦琪的身子筆直,字也鏗鏘:「我代表不了家族,也代表不了玄軍帝國,我只能代表我個人,對你表示最深切的鄙視。」
秦琪從來不是一個話多的人,但是此時卻對嚴歌說了頗長的一串話。所有人聽完都吃了一驚。有佩服秦琪剛直的,也有覺得他愚蠢的,但都不敢將自己的情緒流露出來。
嚴歌看起來對秦琪也很失望,搖了搖頭道:「本以為我們年紀相仿,交流起來會更加愉快的。」
秦琪這時卻又恢復了他一貫冷面寡言的模樣,並不理會嚴歌。
「看來你並不怕死。」嚴歌點點頭道:「所以我以死相脅,在你看來一定很愚蠢?」
秦琪依舊不理。
「不過據我所知,秦家這次來北斗學院的,好像並不只你一人吧?」嚴歌又道。
這一次,秦琪終於沒有再沉默下去,冷冷地看向嚴歌:「那又怎樣?」
「秦氏一族,在你們這一輩上一共三男三女,一下折掉一半,聽著都讓人心疼啊。」嚴歌說道。
不只是自己,就連家人的性命也一併被威脅進去,可秦琪的反應卻依然是冷笑。
「你試試看。」他說道,終究還是沒有屈服。
「我會的,就是不知道他們兩位有沒有你這樣剛烈。」嚴歌說著,已經朝著下一個目標走去,但是他的手也在邁步的同時揮起。
與擊斃李單方時同樣的一擊朝著秦琪衝去。受定制禁錮,秦琪沒有什麼閃避的空間,可他也不會這樣束手待斃。流光飛舞施展開,在極為有限的空間中盡可能地鋪開了劍光,但終究還是留下了許多破綻。
一聲悶哼,秦琪終被嚴歌的攻擊打中,他勉強護住了要害。但鮮血還是從其他傷口大肆湧出,染得他那白色的玄軍院監會制服怵目驚心。
這可是玄軍帝國院監會的總長,衛秦梁顧四大家族中秦家的次子。論身分和地位,比起李單方院長只高不低。更重要的是,他身後站著的可是一個帝國,一個傳承千年不倒的大家族。這樣的人,嚴歌竟也說殺就殺。誰也看得出,嚴歌剛剛的出手絕沒有手下留情,是嚴歌自己拚命抵抗才搏來一個重傷的下場。
所有人心驚,嚴歌卻連頭都沒回,他已經停在了另一人面前。
玄軍帝國轄內,令門學院的院長李宮,身為大陸學院風雲榜排名前二十的名院院長,此時只剩下一臉驚惶。令門學院受玄軍院監會管轄,立場上本該是和秦琪一致,可是李宮卻實在沒有秦琪那樣的勇氣,他對自己這條命還是異常珍惜的。
「嚴……嚴公子。」李宮打記事起,這還是第一次說話有了結巴。
「李院長,你好。」嚴歌笑著,任誰都無法把這笑容和剛剛連下殺手的人聯想到一起。
「我令門學院也願意與嚴公子交好,為嚴公子的宏圖大業貢獻微薄的力量。」李宮十分恭敬地說道。
「微薄的力量?那有什麼用?」嚴歌說著,便已經揚起了手。
「啊!那只是謙辭,願效犬馬之勞!」李宮頓時慌了起來,連忙叫道。
「那似乎也沒什麼用。」嚴歌搖了搖頭,揚起的手終於還是揮出,一臉驚慌的李宮,瞪大了眼。他有些不明白,他沒有像秦琪一樣剛硬,完全是和朱家家主一樣的態度。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