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4
  • 龍藏:殺龍

  • 系列名:釀奇幻
  • ISBN13:9789864453733
  • 出版社:釀出版
  • 作者:維克
  • 裝訂/頁數:平裝/224頁
  • 規格:21cm*14.8cm*1.2cm (高/寬/厚)
  • 出版日:2020/02/17
  • 中國圖書分類:小說
定  價:NT$270元
優惠價: 924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巨龍仰首長嘯,腳爪朝地面一蹬穿破了雲霄,巨蛟亦不甘示弱地向下高速俯衝,兩頭上古神獸的剪影就此纏鬥於朱陽之中。

穿梭數百年的歷史,來到大航海時代的臺灣!偕同於殘酷的演化中將要走向滅絕的古老先民背水一戰,直到身旁的夥伴一一倒下,他才體認到燃燒心底的歸屬感,源自於流淌血液中的種族靈魂──
金車奇幻小說獎優選強作.縱橫千古時代軸線,結合臺灣神話、民間信仰與平行世界觀的本土奇幻史詩!拼湊歷史失落的一角、深刻探討文明衝突、人性崩壞的議題!繼台嶼符紋籙《寶島歷史輕奇幻》、樂馬《鹿洲戰紀》後最值得一看的臺灣歷史奇幻IP!

在故宮博物院服替代役的李毅任,與學長陳忠順遇到一位和神祕探員李誠衛似乎關係密切,聲稱來自清國的女子蘇莫,兩人就此被捲入一場跨越時空的滅世陰謀,也就是承襲和平使命的「石獅會」以及鰲拜勢力餘孽「天龍黨」之間長達數百年的角力──爭奪足以釋放「巨龍」的康熙文物《龍藏經》!
原本不願蹚渾水的陳忠順,因為看見自己與蘇莫的前世深情,遂決定加入這場挽救末日的計畫。
李毅任前往沖繩,尋找蘇莫口中,穿越回清朝的陳忠順當年所傳下的信物,並結識了石獅會成員。隨後他嘗試與李誠衛一起消滅傳說巨龍,然而在天龍黨的攪局下接連失敗。李毅任等人最終前往清朝改寫悲劇起源,卻在孝莊太后的安排中意外穿越到三百年前的台灣,並與島上先民共同對抗殘暴的鄭氏王朝。
和荷蘭人結盟的先民「鹿民」與山林中的「獠族」世代為敵,又由於獠族奪走了能夠消滅巨龍的寶石,一行人便加入了鹿民的征討軍與獠族交戰。但北荷蘭城遭遇鄭軍圍城、甚至軍容壯盛的大清水師也在背後偷襲……在混亂且友軍瀕臨全滅的戰場中,藏身於清軍的天龍黨也藉機給予李毅任等人致命重創!他們能在四面楚歌的絕境中阻止巨龍的復活,回歸自己的時代嗎?

穿梭數百年的歷史,來到大航海時代的臺灣!偕同於殘酷的演化中將要走向滅絕的古老先民背水一戰,直到身旁的夥伴一一倒下,他才體認到燃燒心底的歸屬感,源自於流淌血液中的種族靈魂──
金車奇幻小說獎優選強作.縱橫千古時代軸線,結合臺灣神話、民間信仰與平行世界觀的本土奇幻史詩!拼湊歷史失落的一角、深刻探討文明衝突、人性崩壞的議題!繼台嶼符紋籙《寶島歷史輕奇幻》、樂馬《鹿洲戰紀》後最值得一看的臺灣歷史奇幻IP!
維克
嚮往海洋的機構工程師,白天畫設計圖,夜晚寫小說,腦袋裡裝了很多想要實現的篇章,以及那些未在稿紙上填滿的空缺,熟睡時依然循著夢境記下尚未完成的故事。只能等待假期來臨,才有機會潛入水中讓思緒隨波漂流。
「從故宮起始的陰謀,珍本龍藏經牽動三百年因果?怪異命案,巨龍闇影,時空軌跡,危機層層逼進!維克筆下的奇幻故事,以寶島在地為舞臺,交織出歷史的神祕圖騰,成就趣味性十足的本土奇幻書寫。」--小說家、《妖怪臺灣地圖》作者何敬堯
目次 content
第一章 broadcast
第二章 suemo
第三章 escape
第四章 okinawa
第五章 mission
第六章 daicing
第七章 sail
第八章 formosan
第九章 woods
第十章 tales
第十一章 ragnarok
第一章
「妳真要嫁給四哥?」
「這是我倆必須認定的結果,但玉兒的心早就屬於你,我已將全部都給了你!」女子說話的同時,髮簪上的玉墜可晃得厲害。
「若能逃到天涯海角,豈無我倆容身之處?」
「你太天真了,血肉之軀怎能挨得過北方寒風,和東方的黑浪呢?」
對方按住她的肩膀大喊:「妳要是跟了我,西邊的荒漠、南面的長城又算得了什麼!」
「唉……多爾袞,你就像個孩子。」

忠順學長拿起遙控器切換頻道。從十分鐘前到現在他至少轉了二十多台節目。「不覺得這段對話很白痴嗎?什麼天涯海角、又東西南北的……」
「反正你也沒有很認真在看。」我說。
沙發正前方的矮櫃上擺了一台老舊的顯像管電視,聽學長講,那是他在前房客留下的雜物堆裡找到的,由於體積龐大,像素又沒有液晶電視來得好,實在沒必要在搬家時帶上這種累贅。然而一個人的垃圾終將成為另一個人的寶藏,其實我也忘了這句話是不是無意間在公共廁所的牆壁上讀過的勵志小語,總覺得這段敘述非常符合學長的近況,他也許有將近一年多的時間,幾乎每天都窩在家中看這台寶貝電視了。
「宜蘭東北方海域又傳出漁船失蹤事件,這已經是近一個月以來發生的第三起失蹤案,由於日前有民眾在海岸發現疑似斷頭的漁民浮屍,目前不排除有人為因素介入。該地點鄰近中、日、台三方存在主權爭議的釣魚台,我國海軍與海巡署已展開聯合調查,也隨即通知日方對該海域嚴加戒備,是否因此影響雙方互信,外交部稍晚會為此召開說明。根據當地漁民的說法,台灣東北部外海存在一個俗稱東方百慕達的地方,歷史上更曾記載一處叫作暗澳的海域……」
學長不禁對於新聞內容發了點牢騷,「鬼扯!我看明天的談話性節目又要有新話題了。」
下則新聞。「昨晚政見發表會場上火藥味十足,爭取連任的總統龐麟山與民黨候選人曹瑛仁,在設立性專區的議題上相互較勁,民調顯示曹瑛仁目前以三個百分點領先總統龐麟山……再加上去年二月青年領袖集結抗議政府的黑箱作業,使得執政黨的支持度更顯低迷……」結果不到半分鐘學長又轉台了,他誠然沒有耐心看完一段完整的訊息。
下個頻道還是在播報新聞。「今天下午警方獲報,在台北市萬華區臨檢色情養生館,竟在房內發現一具男性屍首,他的雙腳被整齊地固定,肩頸部位還裹著濕毛巾,推測是在按摩時遇害。經調查確認死者身分為故宮博物院的黃姓課員,然而現場早就人去樓空,負責人也已經潛逃國外,進一步的死因和犯案動機警方還在追查當中……」
「等一下!先不要轉台!」我急忙叫道。
「知道啦!我也在看。」儘管光線昏暗,畫面也被打上了馬賽克,但看得出來屍體身首異處,死狀相當悽慘。學長轉頭問道:「你不是在故宮博物院當替代役?那個人你認識嗎?」
「不認識,部門裡好像沒有姓黃的男生。」聽我這麼一說,他的目光又立刻回到前方的螢幕上。
陳忠順是我的國中時的學長,過去非常照顧自己,然而到我入伍之後他卻還在讀大學,面對延後畢業似乎也沒有太多想法,至少他十九歲曾經因為車禍開過刀,未來可省去一年的役期,現在還能成天翹課回家看電視,人生好像也沒什麼好抱怨的了。
「今天又不是六日,你為什麼不用上班?」學長起身了,並順手將電視關掉。
「我的勤務是輪班制,不一定會休周末。」
「太爽了吧!當兵還可以輪班。」他一邊伸懶腰一面說道:「等一下要不要去泰式按摩?好久沒有疏通筋骨了!」
「沒興趣。而且我今晚剛好收假。」確認牆上的掛鐘,再過一個小時就要晚點名了,我回頭對他說:「才看完那段恐怖的新聞,你不會怕嗎?」
「哪裡這麼倒楣,再說我每次都給認識的師傅按,免煩惱!」
「你還是小心一點吧!我要先回宿舍,快遲到了。」
「好唷,路上小心。」
出門前,我轉身看著他,認真地問道:「學長,你要一直這樣浪費人生嗎?」我認真地問道。
他笑了笑說:「其實我也不知道,總覺得有什麼重要的事情該做,卻老想不起來。你快走吧!很晚了。」
當下我並不覺得那是在開玩笑。

宿舍其實是過去憲兵隊留下的營區,鐵絲網纏繞的圍牆僅有一個對外出口,平時無人站崗,所以夜間收假後還經常有役男偷溜出去吃宵夜,即便不在規定的時間內回營,基本上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但我依然小心翼翼沿著圍牆走進宿舍,免得被管訓處的人發現又要被唸上幾句。
隔天一早看了班表,真忍不住想去跟值日官抱怨,他居然又把我安排到第六展間值勤,?頭展示著清朝文物〈龍藏經〉。
「經書到底有什麼好展示的,又不能拿出來翻……鍋碗瓢盆都比這有趣多了。」和我一樣被分派到同崗位的室友漫步而來,嘴裡始終唸唸有詞。
自己則表示禮貌地附和,「就算能讓你翻,也看不懂上頭的火星文呀!待在這間真的很無聊,上周已經連續站三天班了。」
「你看!那邊有喇嘛。」他手指著兩位身穿藏族僧袍的和尚。
「搞不好他們看得懂?」
「想看不會上網下載唷?來這裡也不會看得比較清楚呀!聽導覽老師講那本經書是抄錄的,並不是原稿。」
早晨以來博物館異常地冷清,過了用餐時間遊客照樣寥寥無幾,如今展間內只有兩位喇嘛和另一名西裝筆挺的男子。
室友說道:「那個人是瞎子嗎?這麼暗了還戴墨鏡。」
「剛剛就一直覺得他哪裡奇怪,卻又說不上來。」
此時耳機突然傳來對講機的聲音:「李毅任!董秀彬!你們兩個還在聊天!沒看見有人違規拍照嗎?監視器都錄到了還不快點過去。」那是督導!
「收到!」我迅速地走向戴墨鏡的男子,委婉地提醒他:「不好意思,博物院內禁止拍照。」
他趕緊將手機收入口袋,「對不起,不好意思。」語氣相當平順,不像平時受到警告的遊客一般緊張。而當那兩位喇嘛開始注意我們的對談時,他又忽然一個箭步離開展間,猜想大概是認為被舉發違規很丟臉吧!這種愛面子的人到處都是,要不幸令他們當眾出糗,往往還會惱羞成怒呢!
「神經病……吃飽沒事每天都在看監視器。」室友董秀彬繼續抱怨道。
「你按到通話鈕了!」我馬上提醒他關掉對講機。
「幹!完蛋了。」
果不其然,對講機又傳來了督導的聲音:「第六展間的執勤同仁請於下崗後來監控室報到。」我倆對望一眼,明白事情大條了。他額頭上冒出綠豆大的汗珠,右手捧著肚子,神情相當焦慮。

打開監控室的門發現督導已經站在螢幕旁等候許久,她威脅我們說:「你們自己看錄影畫面!主任知道了可能會禁止你們休假。」
「對不起,」董秀彬頻頻點頭道歉,「剛才沒注意到。」
督導的手機響了,她瞪了我們一眼便走出門外接聽。我看著監視器上的重播畫面,發現拍照的男子除了戴著墨鏡、行徑詭異之外,腰際似乎還隆起一包異物。
「你看那個像不像一把槍?」我右手指著螢幕說。
「什麼?」董秀彬還沒擺脫緊張的情緒,他一邊擦拭汗水一面問道:「你是指那個偷拍照的人嗎?」
「對呀!你看這裡。」我試圖將畫面暫停,但電腦程式被鎖定了,只能循環播放重複的影像。
來回看了幾次,他似乎也贊同我的看法,「好像是耶!要不要通報督導?」
話一講完,督導突然開門走了進來,「你們兩個可以出去了。」
「可是,督導!我們好像看到……」
「趕快給我出去!再不離開就禁假兩天!」
「收到!」

才走出博物院董秀彬又開始碎念了,「督導一定是更年期來了!囉哩叭唆的……」他是我在營區住宿的室友,除了生性膽小又愛抱怨之外,大體來講是個相當隨和的人,但他講的話卻經常像是收音機裡的廣播缺乏存在感,我幾乎沒有耐心聽完他的每一句抱怨。「李毅任……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他抗議似地叫道。
「我還在想剛才的事,」回頭望了下山走來的坡道,路燈下的樹影猶如藏匿於黑暗中的尾隨者,正規律地喘息著。「那個人好像真的有帶槍。」
「剛開始也覺得他不太正常,我是指除了墨鏡之外,」就快走到山腳下的營區了,董秀彬這才將紮在褲頭的制服拉出來,「你有看昨天的新聞嗎?」
「你是指被分屍的黃課員吧?」
「對呀!其實我觀察他很久了,上禮拜值勤晚班的時候也經常在展場見到他。」他換了一種曖昧的口吻說:「當下他的表情非常地嚴肅,舉止十分怪異,還有一件事情特別離奇……」
「什麼事情?」
「就連昨天,我都還有在第六展間遇到他耶!因為我是晚上看了新聞重播才知道凶殺案的事情,推算一下時間,發現他當時早就死了。」
「那怎麼可能!太恐怖了吧!」
「是真的!後來我還有跟其他晚班同仁作確認,他們也都和我一樣,有看見黃課員昨晚在博物院裡遊蕩。」
「他單位上的人有特別說什麼嗎?」
「沒有……聽說黃課員本來就很孤僻,大概從兩個月前開始更變得一句話也不講,眼神也愈來愈詭異。他在書畫處負責修復古籍,可能是讀太多文言文,腦袋才會壞掉。再說這博物館裡放的都是死人用過的東西,相處久了難免變得怪裡怪氣。」
突然有位戴帽子的男人快步經過眼前,隨他後頭走來的是另外兩位替代役同事,看來像是才換好便服,正要準備出門吃晚飯。他們抓著董秀彬的耳邊小聲說道:「快看!是那個新聞報導,已經死掉的黃課員。」其中一人指著前方的男人說。
董秀彬瞇起眼睛望向那人的背影,視力不好的他大概也猜不到黃課員會隨即轉入左側的防火巷,就在此時,早上那名戴墨鏡的男子快速從我們四人中央穿過,不慎撞掉了董秀彬的眼鏡。他立刻轉頭道歉:「不好意思!」隨後又急忙地大步走向前去,很明顯是在跟蹤黃課員。
兩位替代役同事說:「走!快跟上。」
「不好吧!我和李毅任早上執勤的時候有遇到那個戴墨鏡的人,他身上好像有槍!」
「唬爛!」其中一人打了董秀彬的頭說:「幹!走不走?」
「過去看一下吧!假如情況不對就趕快報警!」我說。
矮小的鐵皮屋間傳出了失魂的狗叫聲,我們小心翼翼跟在男子後方,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響。「我記得前面好像是一條死路,走慢一點。」
董秀彬又緊張地捧起肚子,「被發現了怎麼辦?」
「我們又沒有做壞事,怕什麼!」同事說道。
「小聲一點!」
轉角處傳來淒厲的求饒。「大爺您救救小的吧……俺啥都招了!」只見黃課員跪在平房圍繞的空曠處大喊著。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穿西裝的男子疑惑道:「你為什麼要假冒黃啟豐?」
黃課員正要開口,卻被突如其來的飛箭命中了額頭,鮮血飛濺到男子的臉頰。轉頭望向身後的鐵皮屋,發現有三名黑衣人手持竹管蜷伏在屋簷上,同事見狀後居然自顧自地跑走了,我急忙拖著被嚇傻的董秀彬藏入角落的洗衣機旁。
當下西裝男子衝向屍體背後躲過黑衣人的三支飛箭,接著對著屋頂盲開了兩槍,黑衣人驚覺一名同夥中彈後,趕緊拖著他逃離現場,男子則繼續坐在原地大口喘氣。過一會兒,他探頭確認敵人都消失了,才終於起身朝著我們走來。
「你的朋友沒事吧?」他抹去臉頰的血漬說。
「應該還好。」
「我是市刑大警官,」他從西裝內側的口袋取出證件,「可能需要你們跟我回去做筆錄,或者是……」
「或者什麼?」
「或者你們剛剛什麼也沒看見。」
我轉身確認董秀彬已經昏厥過去,就回答他:「我什麼也沒看到,剛才有人在那偷放鞭炮,你要不要去抓他們?」
「好的,你很聰明,」他環顧四下,再以開玩笑的語氣說:「我也真該去看看有沒有人在放煙火,但是你們也得快點離開,不然會有大麻煩的唷!」
男子的皮鞋頓時踩出生硬的步伐,約莫過了三分鐘聲音才逐漸消失在遠方。於是我轉頭叫醒了董秀彬,他一睜開眼,便緊張地問道:「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有人死掉了?」
我傾身擋住背後的屍體說:「你搞錯了,只是在拍古裝戲而已。」
「可是中影文化城不是在馬路的另一邊嗎?」
「他們剛才在拍穿越劇,現在劇組已經回去了。」
「是嗎?」他摸著頭說:「我實在太膽小了,我睡很久了嗎?」
「大概半小時而已。」
我將他扶起,一同朝營區的方向走去。董秀彬仍鍥而不捨地說:「是什麼爛片呀?怎麼會選在這麼醜的地方取景。」
「好像是……」我思考了一會兒。「好像是多爾袞穿越時空大戰鰲拜吧!」
「那最後誰贏了?」
「聽他們講的台詞……應該是鰲拜吧。」
「那麼誰又是壞人呢?」
「這我也不知道,總之兩位都是清朝人。」
「是唷……」他又嘀咕著:「真是莫名其妙。」
循著馬路的喧囂,總算繞出了防火巷。傍晚離開博物院的觀光覽車一台接著一台開下斜坡,一旁操著北京腔的大陸人在公車站牌前大聲講電話,這又讓我想起剛才黃課員的口音似乎也不太像台灣人。而如今我卻只希望種種疑問能夠像沉入水中的石塊永遠不要浮出腦海,要是不幸被捲入了兇殺案,肯定一點好處也沒有。

孝莊太后:「見皇上誠心禮佛,哀家遣人抄錄大藏經,惟願上天恩賜七世福報。」
順治帝:「母后若真想成全皇兒,就讓朕出家吧!」
儘管忠順學長對於劇中的台詞頗有意見,但每次到他木柵的租屋處,電視總播放著同一齣古裝劇,這回連我都忍不住抱怨:「龍藏經明明是順治死後,康熙才在孝莊太后的提議下完成抄錄的,編劇根本沒有作足功課。」
「唷?沒想到你才進故宮三個月就已經變成歷史專家了。」
「值日官老安排我站龍藏經的展間,每天都要聽導遊介紹重複的事。好在他們都很擅長加油添醋,喜歡隨便竄改歷史,值勤才不至於太無聊,偶爾聽到荒謬的典故也只能回頭笑笑。之前有役男當面揭穿導遊的謊言,結果對方還惱羞成怒、動手打人耶!我想……哪天聽到鰲拜被塞進龍藏經的故事都不足為奇!」
「這個故事我喜歡!比電視裡的爛劇情好多了。」講完他便按下遙控器,下一台是有關自然科學的頻道,正在介紹傳說中的遠古生物。
畫面中一條深色巨龍蜷伏在峭壁上,物理學家推論,飛龍會噴火是由於牠們特有的喉嚨構造中藏有硝石,每當食物消化完的腐敗沼氣順著食道吐出體外,被點燃的氣體就會瞬間在口腔外形成火柱。
「李毅任……你會不會過得太爽?才上一天班又要放假。」學長躺在沙發上,隻手撐著身體並斜著腦袋說。
「完全沒有!我跟上班族一樣月休八天,只是最近排的假比較密集而已。」這時電視上的巨龍吐出一道火焰將原始人燒死,雖然僅僅是電腦動畫,卻讓我想起那可憐的黃課員。「要不要看新聞?」
「嗯?為什麼會突然想看新聞,你也關心總統大選嗎?」
「沒什麼,只是覺得這個節目很無聊。」
忠順學長再度拿起遙控器準備轉台,但似乎沒電了,他必須起身走到螢幕前切換頻道。見他那僵硬的體態,彷彿歷經長年復健終於可以自主行走的病人。學長的人生尚未真正開始,卻像一隻腳已踏入棺材般可憐。
「今天傍晚,士林分局接獲民眾報案,在故宮博物院山腳下驚傳槍響,但現場僅遺留了兩枚彈殼,目前尚未發現人員傷亡,詳細開槍原因警方還在深入追查中。」是段連影片都沒有的快訊,主播不帶感情地讀完手稿,隨即又將畫面帶到總統大選的議題上。「總統大選即將白熱化,日前遭在野陣營指控勾結中國官方人士的現任總統龐麟山,在統獨議題仍舊未有明確表態,民黨候選人曹瑛仁嚴正呼籲,身為國家元首,對於主權認同不能有模糊地帶……」
「每天都在報這種鳥事!」忠順學長不滿道。
「沒辦法呀!選舉不就是在找出敵我差異,然後藉此攻擊對方嗎?」
「政客都只是在玩自己的遊戲罷了,根本不管人民死活。」
雖然不是很贊同對方的說法,一時之間卻也想不到適當的比喻來反駁,總之我認為唯有經過一次又一次的辯論,候選人才能將政見調整至多數人認可的原則,再藉由自己的專業來改善大眾的期待,最後說服人民,並引導社會往正確的方向走。
「結果你昨天有去按摩嗎?」我轉換了話題。
「有!而且昨天那家店怪怪的,」他頓時睜大了雙眼,「因為常去的那家養生館,師傅剛好回泰國休假了,店家還特地送我另一家養生館的招待券作為補償,結果我按名片上的地址騎車到市區,最後才在林森北路上發現一家門口擺了兩隻石獅子的按摩店,招牌寫著中國古法推拿。」

當時學長才走進店內就被一股奇特的檀香所吸引,接待的服務員請他換上指壓的浴衣,就讓學長獨自躺在推拿床上等待許久。直到胸口被電毯蒸出了汗水,總算聽見有人拉開簾子,正當他心中納悶為何師傅不先確認自己是否已經換好衣服就冒然進來時,一句甜美的試探瞬間打散了腦海中的所有疑慮。
「有按過嗎?」
「嗯?有……」學長趴在床上乾澀地回答。
一般按摩店的師傅都是上年紀的女人,然而透過推拿床下的臉部開口發現女子的腳掌十分細嫩,若非是平常有特別保養,否則對方的年齡肯定不超過三十歲。隔著浴袍感受纖細的雙手在頸肩游移,就聲音判斷應該是位柔弱的女子,掌力卻又十分渾厚。
「你住這兒附近嗎?」她問道。
「不是,我住在木柵。」
「那兒我去過!是非常寧靜的社區。怎麼今天怎麼會想過來這兒呢?」
「原本那家店的師傅回泰國了,不然我其實都習慣給同一個人按。」學長刻意抬起頭看著她說:「妳是哪裡人呢?」對方的臉蛋很清秀,眼珠炯炯有神,果然是位年輕漂亮的女生。
「呀?我是蘇州人……」
「聽妳的口音就不像台灣人。」學長微笑著說。
她走到左側將學長的袖子拉高,準備推拿臂膀。「你這肩膀上的刺青好漂亮呀!在哪兒刺的?」
「我小時候跳過八家將,陣頭師傅幫我刺的。」學長的三頭肌上刺了龍首,是由背部延續過來的圖案。
「八家將?」
「台灣的廟會活動呀!是一種宗教信仰。」
「拜什麼神明呢?」
「我也說不上來,反正現在也不信那個了,」一想到對方來自對岸,學長遂好奇問道:「妳們那邊是不是都沒有宗教信仰?」
「呀?我不知道……」女生似乎對於這個話題不感興趣,她突然拉開了布簾,「不好意思,家裡臨時有事,我幫您換位師傅。」既沒有收到通知,其間也沒接過電話,她是如何知道家中臨時有事?然而學長還來不及發問,女生就迅速地離開了。
隨後進來了一位年約四十歲的婦人,她一句話也沒講就開始幫他拉筋、推背和疏通血路,比起剛才那位女生的手法明顯又熟練許多。
檀香順著師傅的手掌滑落全身氣結,安靜的氛圍下隱隱飄來一股流水般的樂音,剎那間有種時空錯亂的感受,彷彿自己正躺在大宅院的暖炕上,聆聽內院傳來的渺渺琴音。不知不覺地,忠順學長就睡著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