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0
  • 慶餘年第一部(一+二)搶先穿越套書〈共二冊〉

  • 系列名:愛小說
  • ISBN13:4711228582648
  • 出版社:尖端出版
  • 作者:貓膩
  • 裝訂/頁數:平裝/744頁
  • 規格:21cm*14.5cm (高/寬)
  • 本數:2
  • 版次:1
  • 出版日:2020/03/17
  • 中國圖書分類:長篇(現代新體)
  • 促銷優惠:特殊書展
定  價:NT$350元
可得紅利積點:10 點

庫存: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起點9.2超高分之作!累積850周推薦!推薦接近360萬次!50萬人收藏專欄!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餘生有你,慶能同行!
搶先穿越看絕症少年穿越後重獲健康,看他如何玩轉慶國,混得風生水起!
讀者評:追連載時我看得眼睛痛、脖子痠,每天熬夜,廢寢忘食,但……我還是無法停下!


── 細數貓膩最經典作品《慶餘年》 ──
‧作品總點擊率逼近兩億!起點9.2超高分之作!累積850周推薦!推薦接近360萬次!50萬人收藏專欄的「貓膩」封神之作──《慶餘年》!
‧一生必須看一次的穿越經典!自此之後小說中再無「詩仙」!超級大長篇全新校訂,完整重出!
‧改編電視劇,五年三季的精良策畫,五名國家一級演員加盟!甫開播即衝上好評冠軍,豆瓣評分一直保持8.0的2019古裝劇最大黑馬,被評為「把小說昇華的改編劇」!
‧盛大文學高層稱讚《慶餘年》是一部不可多得作品!


── 出道4000天,連載6作品,貓膩強悍得獎成績 ──
‧《將夜》:第一屆網路文學雙年獎金獎!第二屆金鍵盤獎年度作家桂冠!
‧《朱雀記》:新浪年度最受歡迎作品!2007年新浪原創文學獎玄幻類金獎!第四屆原創文學大賽奇幻武俠獎金獎!
‧《間客》:中國網路文學20年20部作品榜首!西湖‧類型文學雙年獎銀獎!起點首屆金鍵盤獎年度作品!第二屆全球華語科幻星雲獎最受手機讀者歡迎科幻小說獎銀獎!
‧《大道朝天》:第三屆橙瓜網路文學獎年度百強作品獎!第三屆橙瓜網路文學獎百強大神!
慶餘年》
‧2015中國原創文學風雲榜前十!
‧閱文集團白金作家!
‧作品總點擊率將近2億!
‧2012第七届中国作家富豪榜第19名!
‧起點9.2超高分之作!累積850周推薦!推薦接近360萬次!50萬人收藏專欄!


── 讀者評價 ──
‧追連載時我看得眼睛痛、脖子痠,每天熬夜,廢寢忘食,但……我還是無法停下!
‧拜託!貓膩大大我求求你!請單獨幫小葉子寫一本書吧!書名就叫《葉輕眉傳奇》!我保證買!
‧我爆喜歡《十二國記》!當我發現《慶餘年》作者也喜歡《十二國記》,甚至用了監察院碑文致敬陽子初敕內容時,都要感動到哭了!
‧《慶餘年》是真的爽!啪啪啪的各種打臉完全不停!最喜歡這樣開夠金手指卻對皇權不屑一顧的作品了!
‧很少有主角會強調自己很無恥哈哈哈哈,范閒也確實是各種利用自己穿越的金手指,但我喜歡他活得這樣快活!
‧有人評價「這是部看了之後就會陷入的小說」──誠不欺我!
‧我一個漢子,看小說從來沒有哭過的人,卻因為XX死掉的時候哭了!
‧全書我最喜歡的角色就是陳萍萍,他的品格與忠誠都讓我嚮往成為陳萍萍這樣的人,可以說,我正在努力成為陳萍萍!
‧《慶餘年》的開頭是范慎病死重生成嬰兒范閒,書名之意可以概括成「慶祝重活多餘出來的年歲」。我們都知道該好好活著,可是,誰敢說自己是好好活著的?范閒做到了!
‧小說最重要的功能就是說一個動人的故事,光論這點,就完全可以說這是一部好小說。
‧作者前面居然鋪了這麼多條伏筆,我光是整理就整理不過來了,但他居然都記得!
‧這是我覺得把太監寫得最好的一部小說!監察院長陳萍萍,身為閹宦,心如鐵漢!他是真男人,真正的黑暗王者!


── 超狂神劇角色與演員人名對照 ──
范閒:張若昀
范建:高曙光
慶帝:陳道明
陳萍萍:吳剛
五竹:佟夢實
林婉兒:李沁
范若若:宋軼
范思轍:郭麒麟
司理理:李純
海棠朵朵:辛芷蕾
戰豆豆:劉美彤
長公主:李小冉
費介:劉樺
言冰雲:肖戰


‧第一集
身患絕症的少年死後變成了嬰兒「范閒」,重生到了未知朝代。
他不大喜歡這個名字,聽起來有點像嫌犯,但還是比他爹范建要好多了;雖然只是個被流放到偏遠海港城跟奶奶住的私生子,但身為京城司南伯府的小少爺,活得還是挺富貴悠閒。
大家都知道小主子愛學大人說話,編起故事來更是天花亂墜,其實他內裡本來就是個大人,從一歲起就偷看祕笈練功;此外上輩子看過的名著經典他全記得,既然他是唯一傳人,必須把前世精彩文化好好在這異界發揚光大!
半夜摸進房間被他當殺手敲昏的老師費介,是天下第一用毒高手;實力深不可測,曾與宗師級人物戰成平手的盲眼保鑣五竹帶他練武。
他們都崇敬地懷念他已逝的母親葉輕眉,據說她絕頂聰明、富甲天下,除費老頭、五竹,還有更多能人異士都敬她為主……
這是個神祕的世界,而他的起點也不大平凡;歷史上不存在的慶國,將留下關於他的傳奇!

‧第二集
十六歲的范閒被急匆匆地接進京,他終於見到了父親,也才知道,自己要成親了!
葉輕眉生前財勢滔天,慶國的建立似乎也與她有關,當初她隨口說慶國該有個監察院,就立了監察院!而財產在她死後全入了長公主掌握的慶國私庫,如今叫他娶公主之女,就是讓他有機會收回母親的財產、本屬於他的家業,所以這婚事非成不可!
在詩會上范閒用杜甫的詩力壓才子,還用計光明正大地打了找他碴的禮部尚書之子,滿京一下子都知曉了司南伯長子不但是監察院第一毒手費介的學生,還精通詩文,一時名震文壇官場!
聯姻勢在必行,可惜他在遇見了一個靈動可愛、偷吃雞腿的女孩後,就對她神魂顛倒,打算利用卓絕醫術偷偷治好體弱多病的相府千金林婉兒便逃婚,哪知雞腿姑娘竟就是未婚妻!
初戀圓滿,他又開始辦書局、賺第一桶金!重活一世,范閒覺得自己實在是幸運!豈知,竟有人看不慣,當街展開刺殺──


──書名脫胎自《紅樓夢》金陵十二釵曲十──

  留餘慶,留餘慶,忽遇恩人;
  幸娘親,幸娘親,積得陰功。
  勸人生,濟困扶窮。
  休似俺那愛銀錢、忘骨肉的狠舅奸兄!
  正是乘除加減,上有蒼穹。

‧這是《紅樓夢》對王熙鳳與賈璉之女巧姐的判詞。當年王熙鳳曾接濟過劉姥姥,在賈府破敗之後,巧姐因為母親積下的這份德,嫁給了劉姥姥的外孫,度過了平安的一生,顯示蒼天在上,善惡終有報。
‧主角范閒轉世重生之後,也如同判詞那樣依靠著娘親葉輕眉留下的人脈與機緣,葉輕眉重義疏財,范閒同樣濟困扶窮,正因他繼承了母親之志,彰顯正義、幫助世人,所以他才能受到上天眷顧。

貓膩

曾就讀於四川大學,從事網路文學創作,現為閱文集團白金作家。
代表作:《慶餘年》、《朱雀記》、《間客》、《將夜》、《擇天記》、《大道朝天》等。

重生之後唯一的好處,大概就是現在四肢靈活,可以活蹦亂跳,這個認知讓范閒感到很欣慰,沒有得過他那種病的人們,大概是很難感覺到這種快樂的──他安慰自己,這或許是上天的恩賜。
用了整整四年,他才想清楚這個問題。既然有重新再活一次的機會,那自己為什麼不好好活一場呢?既然老天爺賜了他新生,他如果不好好過,豈不是太不給老天爺面子?比如既然他現在能動了,那為什麼不多動動?
所以整個伯爵府的下人們都知道,這位庶出的小少爺是個閒不下來的角色。
「少爺,求您了,快下來吧!」
這個時候,范閒正坐在院子假山的最高頭,看著遠方的海平線,微笑著。
但在丫鬟的眼中,一個四歲的小孩子居然爬到那麼高的地方,還露出那樣成熟到爆掉的微笑,很明顯這個小傢伙是患了失心瘋。
漸漸的,假山下的人越聚越多,七、八個下人圍著假山著急。
司南伯雖然受皇帝賞識,但畢竟爵位不高,官也不大,明面上的收入不會太多;就算收入多,也不可能全部用到自己的母親和私生子身上,所以別府內的下人並不多。
范閒看著假山下那些人著急的臉色,不由得嘆口氣,老老實實地爬下來,「只是運動運動,著什麼急呢?」
下人們早就習慣了自家這位小少爺有學大人說話口氣的怪癖,見怪不怪,一把抱過他去洗澡。
等范閒被洗得口紅齒白、體香膚嫩之後時,丫鬟又抱起他,笑咪咪地摸了摸他的臉蛋,取笑道:「少爺生得像別家的小姐一樣,將來不知道讓哪家的小姐享福呢。」
范閒傻乎乎地沒有接話,他還不至於用四歲小孩子的嘴巴去調戲十幾歲的丫鬟姐姐,這種沒品的事情他是不屑做的──等到自己六歲時,再開始這項偉大又有挑戰性的工作吧。
「該睡午覺了,小祖宗。」丫鬟拍拍范閒的屁股。她們一直覺得很奇怪,伯爵別府裡這位小少爺年紀雖小,性情已經開始顯出頑劣的開端,但在某些方面卻一直保持著一種成年人的自律與刻苦。
比如睡午覺。
但凡有過正常童年的人們,總是會記得自己當初在明媚的午間陽光中,是如何地與那些逼迫自己睡覺的大惡魔們拚命鬥爭的偉大事蹟。
那些惡魔們有的叫爸爸,有的叫媽媽,還有的叫老師。
但范閒是個不需要別人來逼自己睡午覺的人,每到中午十二點的時候,他就會堆出最可愛的純真笑臉,乖乖地回到臥房睡覺,而且中途連一點兒聲音都不會發出來。
范老夫人最開始不信,喊丫鬟們盯著小傢伙,以為他是借睡覺之名在床上胡鬧,但盯了大半年,發現他每次是真的睡得死死的,甚至喊都很難喊醒他。
從那以後,丫鬟們就不再注意這件事情了,當范閒睡覺的時候,一般都在外面守著。
這時候是夏天,丫鬟們自然乏得厲害,斜歪著身子,手中的小羅扇有一下沒一下地輕輕搖著,偶有飛螢在扇風中輕舞。
回到臥室之中的范閒爬上床,掀開上面鋪著的席子,小心翼翼地從下面自己掏的暗格中取出一本書來。
那本書的封面微黃,看上去有些年頭了,上面一個字也沒有,但邊角之上繡著一些不知道代表什麼含義的紋飾,每一筆劃的最後都勾捲起來,像流雲一般,又像是頗有上古之韻的廣袖一角。
他輕輕翻開這本書,翻到第七頁,那上面畫著一個赤裸的男子,身體上有些紅色的線條似隱非隱,不知道是用什麼塗料畫成的,竟然讓觀看的人產生一種視覺上的錯覺,似乎這些線條正在依循著某種方向緩緩流動。
范閒嘆了口氣,自己的外表只有四歲,所以一向不敢太過表露本性,好在還有這麼一本書可以讓他打發一下無聊至極的時間。
這本書是他很小的時候,那個叫做五竹的瞎子少年留給他的。
范閒一直記得那位瞎子少年,那是他這個世界的母親的僕人。
當年他被困在小嬰兒的身體中時,曾經在五竹的懷中待過。從京都一路到海邊的這個港口時,也許對方認為他年齡太小,根本不會記住什麼,但范閒的靈魂卻不是個懵懂無知的嬰兒,一路同行,早就能看出五竹對於他這個嬰兒的關懷乃是發自內心,根本作不得假。
但不知道為什麼,五竹將他送到司南伯爵別府後,便離府而去,任由范老夫人如何挽留也沒有留下來。
在他離開前,將這本書放在了范閒的身旁。
范閒一直對這件事情有些疑惑,難道五竹就不怕他瞎練?但轉念一想,便知道了原因。他是個小孩子,根本不可能認識書上那些字,自然也就不怕練出問題來了。
但范閒恰巧認識這個世界上的字,經歷了這次重生大變之後,他連鬼魂神仙這種事情都深信不疑,更加確信眼前這本很像是香港無線電視劇裡道具的書籍,就是某種真氣的修煉心法。
只是可惜這心法沒有名字,不然他就可以去找街上的那些孩子們打聽打聽,這門真氣修煉心法究竟厲不厲害。
想到這裡,范閒又呵呵傻笑起來。既然賊老天讓他重活一次,他更要珍惜啊,這內功可是他那個世界裡沒有的好東西,就算眼前這無名心法不怎樣,但也禁不住他從一歲開始練。
要知道,這可是比打娘胎裡開始練也低不了幾個境界。
要知道這全天下所有的人,包括那些百姓們奉若神祇的幾大宗師,就算他們再天才,也不可能和范閒一樣,從剛出生的時候就開始練內家真氣。
這叫什麼?這叫早起的鳥兒有蟲吃,這叫笨鳥先飛。
更何況他總不會比那些初窺武道的少年們還要笨吧?
范閒這樣想著,已經有明顯氣感的真氣流開始緩緩循著書上描繪的那些線條在他身上流動起來,那種感覺十分舒服,就像某種溫暖的水流正在洗刷他體內的每一寸內臟。
漸漸的,他進入冥想狀態,很舒服地在床上睡著了。
*
其實范閒並不知道,自己修煉的是一門極其高深的內功心法。如果換成一般的武者,一定會小心翼翼、無比謹慎地修行,而且一定會請師長或者是值得信任的朋友幫忙看護。
這門功法最艱險的便是在入門處,要積功入丹田雪山之時,修行者的身體與心靈的反應速度便會產生極大的差異,最直接的後果,就是修行者的身體機能會變得像是一個無法動彈的植物人一樣。
如果此時修行者沒有經驗,很容易誤以為自己走火入魔,強行要收納真氣入府──如果運氣好,實力異常強悍的修行者可能將體內亂竄的真氣歸入經絡之中,但也就等於練功沒有半點兒作用。如果是初學者,則可能因為這種驚慌而導致真正的心魔入侵。
像范閒這樣的初學者,不但沒有走火入魔,反而比那些強者們更容易體會到那種玄妙的感覺,則要歸功於他的身世和運氣。
當他開始修煉這種無名真氣的時候,寄居的身體是個嬰兒,從母體之中帶來的先天之氣還沒有完全贈還給天地萬物,仍停留在他的體內,所以修煉起來事半功倍,甚至奇妙無比地將先天真氣屯留了大部分在自己的經脈之中。
而修行者最容易遇到的心魔一關,對於范閒來說,也不怎麼困難。
在前世的時候,范閒曾經纏綿病榻長達數年之久,早就習慣了自己的大腦不能指揮身體,所以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時沒有驚慌,反而有一種找到過去殘留記憶的溫暖。
第一次修煉,氣感剛剛感覺到便開始亂竄,讓他身體無法動彈的時候,他並沒有十分害怕。
正因為無所畏懼,所以心無雜念,反而讓他輕輕鬆鬆地邁過了最艱難的一關。
從那以後,修煉便變得簡單起來,只要默唸功訣,便自然而然地進入冥想狀態──所以對於范閒來說,每天的午睡自然是十分香甜,雷打不醒的。
一般的修行者極難進入冥想狀態,因為那需要機緣巧合,像他一般天天用午睡當冥想的做法,真是奢侈到了無法形容的地步。
上天是真的很眷顧他。

范閒一覺睡醒,那張清新可愛的小臉湊在丫鬟手上的毛巾裡打了個滾,就算是把臉洗了。
下午的時候,他便開始在書房裡跟著伯爵別府專門從東海郡請過來的教書先生學習。這位教書先生年紀不大,約莫三十多歲,但身上的感覺卻是陳腐味十足。
慶國早在十年前便興起了一場文學改良,以文書閣胡先生的一篇文學改良芻議為發端,如今的文場之上,正是古文與今文大戰。
所謂的古文,便是范閒記憶中的文言文;而今文,則有些像是白話文,只是用辭要雅訓一些。
范閒的教書先生,是古文派的粉絲,所以天天教范閒的便是些經書。這些經書雖然與范閒那個世界的四書五經不大一樣,但很妙的是,居然很多內容、意旨相差不太大,也有儒、墨、法、道之分。
以至於范閒第一次聽課的時候,便開始懷疑自己究竟是在哪裡。
夏日熱悶,書房裡也是熱氣蒸騰,教書先生將南面的窗子推開,窗外蟬聲透了進來,和著清風,極是清淨美好。教書先生回頭一看,自己的小學生趴在桌上發呆,正想出言訓斥,但看著那張可愛的小臉蛋,不知怎的卻心頭一軟。
教書先生其實很欣賞這個學生,小小年紀,居然談吐清楚,對於書上所載的前人微言大義也能明白一二,對於一個四歲頑童來說,實在是很不容易。
教書先生自己也有疑問,心想司南伯未免太心急了些,寫給自己的信中要求太高,逼不得已之下,只好開始教四歲黃口小兒經文。如果在尋常人家那裡,這個年紀也不過就是學些字,背背童蒙之學罷了。
等教書完畢,范閒極有禮貌地向教書先生行了一禮,恭敬地等他先離開書房,這才脫了已經被汗溼了的外衣,往書房外跑去,急得身後的丫鬟一路嚷著小心、一路跟著。
進了正院,范閒馬上停下來,臉上堆出天真可愛的純淨笑容,像小大人一樣搖搖晃晃地走進去。看見正中央坐著的那位范老夫人,他開口奶聲奶氣地喊道:「奶奶。」
范老夫人面容和藹慈祥,深深的皺紋裡全是歲月的痕跡,只有眼神裡偶爾露出的某些神情才讓人知道,她其實相當不簡單──據說司南伯能有今天,與范老夫人在京都裡的關係分不開。
「今天學了些什麼?」
范閒很老實地站在椅子前,將教書先生教的東西說完了,然後行禮完畢,去偏院和妹妹一起吃飯。
范老夫人和孫子之間的關係似乎很陌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范閒是個私生子的原因,范老夫人雖然沒有虐待他,但總是對他要求特別高,因此兩人總顯得有幾絲生疏。
范閒還記得自己只有一歲的時候,眼前這位范老夫人曾經在深夜裡抱著他哭泣。范老夫人自然想不到一個一歲的嬰兒能聽懂她的話,更將她的話一直默默記了下來。
「孩子,要怪就怪你父親吧,可憐的小傢伙,剛生下來媽媽就沒了。」
身世是范閒心頭一個極大的疑問。他剛到這個世界時便遭遇到一場狙殺,雖然現在知道自己的父親是從來沒有見過面的京都高官司南伯,但母親是誰?當年司南伯還在皇帝西征的大軍中,那些殺手自然是針對他母親來的。
但他是屬於另外一個世界的靈魂,自然不可能會對沒有見過面的司南伯有什麼父子之情,只是偶爾還會想到那個已經離開這個世界的女子,他名義上的母親。
*
「在想什麼呢?」
兩個丫鬟正在端菜,坐在范閒右手邊的小姑娘嘟著嘴問道。小姑娘皮膚有些黑,又有些瘦,和漂亮得像女孩的范閒坐在一起,就顯得格外的可憐了。
范閒伸出手,揉了揉小姑娘頭上的黃毛,笑嘻嘻道:「在想京都裡面,妳們平時都吃些什麼菜。」
這個比范閒還要小的小姑娘是司南伯的親生女兒,也就是他同父異母的妹妹,叫做范若若。
因為自幼體弱多病,而范老夫人又心疼這個孫女,所以一年前就接到澹州城來養病。只是養了將近一年,她的身體仍沒有什麼起色,頭髮還是有些稀疏。官宦人家自然不會缺衣少食,所以她不可能是營養不良,大概是先天體弱。
范閒和這個小丫頭很投緣,雖然自己是以大叔的心態在對待這個小丫頭,但又心疼對方,所以時常帶著她玩、講故事給她聽,在旁人的眼裡卻成了他們兄妹情深的佐證。
只是范閒的身分有些尷尬,私生子畢竟不能和正牌小姐相比,所以丫鬟們都刻意不提京都裡那個伯爵府上的事情。
聽到哥哥發問,范若若很認真地扳著手指頭,開始數在京都裡一般都吃些什麼東西,但三歲的小丫頭哪記得住什麼,只會翻來覆去地說糖葫蘆和麵人兒。
吃完飯後,已經有些晚了,太陽在陸地的另一邊沉了半邊,濃濃暮色籠罩著整座庭院。
「若若啊,妳還真是個弱弱。」
「哥哥欺負人。」
「好了,今天想聽什麼?」
「白雪公主。」
范閒忽然笑了起來,幸虧旁邊沒有別的人,不然看見四歲小男孩的臉上浮現出這種成年人才有的怪異笑容,一定會嚇一跳。
「哥哥給妳講鬼故事好不好?」
「不好!」范若若嚇了一跳,拚命地搖頭,黑黑的小臉蛋上居然馬上淌下兩行清淚。很明顯,在這一年裡,她已經受過不少鬼故事的荼毒。
欺負范若若只是范閒的惡趣味之一,他最拿手的還是欺負那些丫鬟,經常講些鬼故事給她們聽,然後嚇得那些青春氣息十足的女孩子尖叫不停,大家在床上瑟瑟地擠成一團。
雖然范閒為了掩飾自己,不可能用言語去調戲她們,但這個時候總是可以享受一下香澤膩脂。
他安慰自己,他還是個小孩子,還處在需要觸摸人的期間,這些事不算無恥,只是很正常的需要。
而每當丫鬟們好奇小少爺這麼小的年紀怎麼可能知道這麼多可怕的故事時,范閒就會把責任推到教書先生身上。
所以丫鬟們現在看著教書先生的眼光都有些不善,心裡想著老爺花大錢請你來給小少爺講課,你居然給他講鬼故事,嚇壞了小孩子不說,嚇壞了我們這些花朵,你就是罪過大了!
依照舊例,鬼故事夜話結束之後,兩個丫鬟雖面帶受驚之色,但猶有滿足之情,侍候范閒洗了洗,便關門讓他睡了。
似乎又是一個平常的夜晚。
范閒將腦袋底下那個硬硬的瓷枕扒到一邊去,又去衣櫃裡取出冬天穿的袍子,規整地疊成四方形,便成了個枕頭。
他靠在枕頭上,兩隻眼睛卻是睜著的,在黑夜裡發亮,許久沒有睡去。
雖然他已經接受了轉生到這個世界的事實,但並不見得能夠習慣。這時候應該才晚上九點多,就要睡覺了,實在是很不舒服。
更何況他前世在病床已經睡得夠久了。
他摸了摸床的表面,覺得自己做的暗格應該不會被人看出來,才稍微放下了心,很自然的,體內的真氣開始緩緩流動,隨時有可能進入那種冥想的狀態。
在遁入空無狀態前的一剎那,范閒想著,他在這個世界上應該怎樣生活?以後的這幾十年,他應該怎樣過呢?
他還沒來得及進入植物人狀態,幻想今後的三妻四妾,卻被一個不速之客生生驚醒。
「你是范閒?」
床前忽然多出一個人,那雙眼睛裡全是冰冷,瞳子裡染著一絲不尋常的褐色,一看便知道對方不怎麼會熱愛生命。
這一句問話很是彬彬有禮,但如果是從半夜三更偷偷跑進臥室、蒙著臉、手上拿著一把刀、腰上別著幾個小袋子的人口中問出來,無疑是很讓人受驚嚇的。
也虧得范閒並不是一個真正的四歲小男生,不然看見這位怪叔叔,一定會在第一時間叫出聲音來。
用腳趾頭也能想到,一個能夠悄無聲息進入伯爵別府的夜行人,肯定是本領高強、心狠手辣的,如果自己叫了,那對方肯定就把自己殺了。
想到這裡,范閒不免有些驕傲於自己臨危不亂的本領,咳了兩聲,強抑住內心深處無比的緊張,扮成最可愛的乖寶寶形象,撲了上去!
「爸爸,你終於回來了!」
一個四歲的小男生眼淚汪汪地撲向某個殺手的懷裡,雙手緊緊抱著他的腰,只是小孩子的手太短,所以環不起來,只好用力地抓著對方的衣服,似乎是怕對方就此跑了。
也許是因為抓的時候太用力,嘶的一聲,范閒便撕下了對方的一塊布料。
夜行人眉頭一皺,也不見他怎麼動作,整個人便從范閒的懷抱裡脫身而出,呆呆地站在原地,似乎是在思考為什麼司南伯的這個私生子要叫他爸爸。
同時他也很疑惑,自己這身衣服乃是院中特級品,就算是刀子也不容易劃破,這個幼童怎麼用手就抓破了?
他疑惑,范閒更是納悶到心頭吐血──趁身邊沒有人的時候,范閒經常用假山上的石頭來試驗自己體內無名真氣的威力。當發現他嫩細的小手指可以勉強捏碎那些並不怎麼堅硬的松石後,他對於自己的自衛能力有了一定的信心。
范閒好不容易用四歲幼童哭泣計讓夜行人放鬆警惕,然後將自己全身的真力都運到指上,滿以為可以將對方制住,誰知道竟然只抓下了幾絲碎布。
看來有事情要發生了。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