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4
一直喊不舒服,卻又不去看病:老年精神科醫師蔡佳芬教你照顧長輩,不心力交瘁
  • 一直喊不舒服,卻又不去看病:老年精神科醫師蔡佳芬教你照顧長輩,不心力交瘁

  • 系列名:後青春
  • ISBN13:9789864061853
  • 出版社:寶瓶文化
  • 作者:蔡佳芬
  • 裝訂/頁數:平裝/304頁
  • 規格:21.5cm*16.5cm*1.5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20/04/09
  • 中國圖書分類:老年心理學
  • 促銷優惠:特殊書展B
定  價:NT$360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為什麼老爸老媽一句話,
秒怒中年子女?

27個與老後父母相處的難題與困境,
臺北榮總老年精神科主任蔡佳芬醫師細膩剖析,並提供應對方式。

一本兼具醫學與心理學,適合老爸老媽及中年子女的實用書。

身為子女,在父母將問題丟過來時,試著體察上一輩的變化,了解他們行為背後的原因。

身為父母,需要學習如何適當地表達自己的需要,如何說出內心需要協助的想法,不管是外在的或是內在的需求。


明明想好好照顧父母,但為什麼總是一觸即發、不歡而散?
子女滿是挫折、無奈與不解,父母覺得萬般委屈,「我再活也沒幾年了啊?!」

‧「為什麼不管我怎麼做,我媽都不滿意?」
‧老是嚷著「不想活了」,怎麼辦?
‧堅持不去精神科看病,怎麼辦?
‧「恁麥擱卡啊!」──老媽一直打電話到我上班的地方?
‧七十幾歲的老媽想和老爸離婚?
‧「可不可以不要一天到晚傳長輩圖啊?」
‧「你看你爸啦……」老媽一直把老爸的問題丟給我?
‧越老越固執,越難相處,怎麼辨?
‧不斷猜疑、擔心與害怕,越活越沒安全感?
‧老是這裡疼、那裡痛,但上醫院,又查不出問題?
……

臺北榮總老年精神科主任蔡佳芬,每個月平均與近千名長者、失智者或其照護者接觸,因此她深刻明瞭長輩們因為老化,在身體與心靈上造成的衝擊與問題,而這些看似很日常,但通常卻讓子女痛苦不堪的精神折磨背後,其實可能隱藏著疾病,例如失智症、憂鬱症、恐慌症等,愈早發現,愈能做更好的治療。
但若無身體上的疾病,一個人年老後,在各方面可能都會遭遇到龐大的失落,除了生理、心理退化外,內心也可能潛藏對老化及死亡的恐懼與焦慮,這會讓老爸老媽變得很魯又固執、難以溝通與相處。蔡醫師除了提供醫學上的解析,讓中年子女理解爸媽的「找碴」,背後原因可能是撒嬌與討愛,或老爸老媽可能為了突顯自己日益薄弱的價值感與存在感,而願意同理、接納之外,她也提供許多實用的技巧,例如若爸媽堅持不看精神科,可以用「順水推舟」、「買一送一」、「假傳聖旨」、「轉轉遇見愛」、「名人效應」及「實話巧說」等六個方法巧妙因應。

 

蔡佳芬(臺北榮總老年精神科主任)
一位步入中年的老年精神科醫師。

現職:
臺北榮民總醫院精神醫學部老年精神科主任
台灣老年精神醫學會理事
台灣失智症協會理事
教育部定助理教授陽明大學醫學院助理教授

曾任美國南加州大學阿茲海默氏症與失智症研究中心研究員,擁有台灣精神科專科醫師、台灣老年精神醫學會次專科醫師、台灣臨床失智症學會失智症推薦醫師證照。目前是台灣老年精神醫學會理事、台灣失智症協會理事、國際阿茲海默氏症協會(Alzheimer’s Disease International)世界失智症青年領袖(World Young leader in Dementia)。
曾著《當最愛的人失智──除了醫療,寫一份「愛護履歷表」,才是最完整與尊嚴的照護(寶瓶文化)、《今天不開藥,醫師教你抗失智》(希伯崙)、《記不記得,我愛你》(平安文化)。曾譯《實用圖解失智症照護指引》(合記圖書)、《你忘了我,但我永遠記得你──以友善尊嚴方式照顧失智症親友》(心靈工坊)。

臉書:蔡佳芬

 

【推薦序】
學習照顧父母,是一輩子的功課/朱為民(臺中榮總老年醫學、安寧緩和主治醫師)

我是一個老年醫學與安寧緩和專科醫師,在我每天門診、住院照顧的病患中,十之八九是超過六十五歲以上的老年人。台灣也在二○一八年,大於六十五歲的老年人口正式超過百分之十四,進入高齡社會。預計在二○二六年,老年人口即將超過百分之二十,進入「超高齡社會」。在這樣的高齡時代,我一直認為,每一個人,都應該學習如何與老年人相處;而若是已經上了年紀的人,也應該要重新學習和年輕人相處的方式。
說說前幾年在嘉義遇到的一個故事吧。
黃奶奶七十八歲了,是一位退休的國小老師,最近因為體力衰弱,常常胃脹氣,住到醫院來檢查。過了幾天,她的主治醫師會診我。我接到的會診單上,寫著「七十八歲女性,胃癌末期,食欲不振、虛弱。家屬期待採安寧照護,家屬希望隱病情。」
接到會診單,我就去黃奶奶的病房看她。兩個女兒很擔心地坐在床邊,我先自我介紹,「奶奶好,我是醫院症狀控制小組的朱醫生,您的主治醫師請我來看看您。」
病人家屬要「隱病情」,我也只好隱瞞身分,像演諜報片。
「好什麼好!一點都不好!唉唷……」奶奶雖然住院,嗓門還是挺大。一見到我,就跟我抱怨,「朱醫師,你們這麼大的醫院怎麼這樣?我都住進來一個禮拜了,怎麼病況不見起色呢?」奶奶一臉倦容,滿臉不開心。
癌症當然沒這麼容易好,但是又不能說,我只好說:「奶奶,很不舒服喔?那張醫生怎麼說?」
「張醫生也沒說什麼啊,都說要再看看、觀察觀察,我都住得快要長繭了。我好想回家。醫生,我跟你說,我以前身體很好,什麼病都沒有,從來不吃藥。怎麼會這一次搞了幾個禮拜都找不出毛病呢?虧我還很信任你們醫院!」奶奶愈說愈氣。
我看看坐在她旁邊的兩個女兒,大女兒跟我微微搖搖頭,暗示我不要說太多。
「好啦!奶奶,我會再跟張醫師討論一下。盡量用藥物,讓你不要太不舒服,好不好?」
奶奶只好很無奈地點點頭,聳了聳肩。我觀察到,我在病房的時候,奶奶與兩個女兒,幾乎都沒有交談,甚至連眼神交流都沒有。
不久後,我請兩個女兒到會議室討論,我很直接地說:「你們沒有考慮要告訴媽媽事實嗎?她看起來很擔心。」
兩個女兒同時搖頭,小女兒說:「醫生,媽媽之前很健康的,沒想到一診斷就這麼嚴重,我們怕告訴她,她沒辦法接受,會情緒低落的!我們只希望你可以幫忙,讓她最後這一段路都是開開心心的……」
我反問她們,「可是,現在沒有告訴她真相,她有比較開心嗎?如果你是她,你會希望知道自己的病情嗎?」
大女兒說:「如果我是她,我當然希望知道啊!但是現在狀況不一樣啊,她年紀這麼大了,如果一蹶不振,那該怎麼辦……」
她們一直跟我訴說身為女兒的擔心。我只能點點頭,心裡搖搖頭。
這是一個幾乎每個月都會遇到的場景,無獨有偶,最近還拍出了一部電影《別告訴她》。故事如出一轍,老奶奶被診斷肺癌末期,全家人都擔心她會意志消沉,於是,「別告訴她」。
我想討論的,不是「隱瞞病情」這件事,而是從這個故事中,我們可以反思:我們與長輩的關係,是怎樣的?我們與上一代的溝通,有順暢嗎?我們真的了解老年人的身心需求嗎?我們是不是問過我們的親人,「你想要什麼?」
蔡醫師在書裡第一篇說的一句話,讓我非常有感:「你給的,是他『需要』的,但不是他『想要』的。」我們對於長輩的那些看似善意的行為和舉動,是不是只是一廂情願的,以愛為名的支配?
也許你會問:「可是我們兩代之間的溝通,一直都這樣啊。是要怎麼改變?」
那我會非常建議,好好看看這本書。
我跟蔡佳芬醫師認識超過十年以上了。二○○七年那個時候,她是臺北榮總老年精神科的研究醫師,而我是傻傻的實習醫師。儘管如此,佳芬醫師卻依然不吝地把照顧老年人心理與生理的知識,統統傾囊相授。那時,團隊會議常常討論到很晚,都在討論如何讓高齡的病人和家屬生活品質,可以進一步提升的方法。對於只是剛進入臨床醫學之門的我來說,在北榮精神部的那一個月,讓我大開眼界,也種下了未來投身於老年人照顧的種子。
身為後輩,當時就對佳芬醫師印象深刻。但是這十年來,看到佳芬醫師在老年精神醫學不停地努力,實在讓我真心佩服。研究與實務兼具的臨床經驗,讓她成為我在照顧老年人上常常請教與借鏡的對象。
照顧老年人是我們這一代人都要學習的功課。我們不僅要照顧老人家的身體,同時也更需要照顧老年人的心理和情緒。因為,當我們有一天老了,我們也會希望自己是被這樣照顧著,不是嗎?
誠摯向大家推薦這本書。

選擇

編輯純玲小姐問我,「你為何會選擇當一個老年精神科醫師?」
許多前來採訪的朋友或年輕的見/實習醫師,都曾經問過這一題。
就讓我老實地向各位報告。在我完成基本專科訓練,通過執照考試過後的某個下午,為著某個小小的公務,與當時身為台灣老年精神醫學會理事長的黃正平醫師碰面。閒聊中,他問我未來生涯規劃如何。當時才剛剛考過專科執照,其實尚未認真仔細想過之後要做什麼。他老人家一句:「不排斥的話,可以考慮來接受老年精神醫學次專科的訓練。」我點點頭,沒想到,就這樣開始了。
說起來,這過程,一點都不特別,我曾回答過記者朋友們許多次,可能就是太不有趣,也不勵志,所以老是被問了再問。
前些日子,在網路上讀到一篇舊文章,深有感觸。文章中提到普立茲獎得主,美國詩人羅伯特‧佛洛斯特(Robert Fros,一八七四-一九六三)的詩作〈未走之路〉(The Road Not Taken)在美國廣為流傳,相當受到歡迎。但許多喜愛這首詩的人,卻也常誤解了詩的意思,以為這是一首肯定自我選擇的詩作。其實原意想表達的是,在有著無法兩條皆嘗試的分岔路口,隨意地選了一條人少的路走,然而這個選擇,造就了改變,開啟了後繼的旅程。
詩的最末段是這樣寫的:

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黃葉林間岔出兩條小路,而我──
我選擇了人煙稀少的那條
往後的一切就此不同(註)

編輯純玲小姐又問我,妳的自我介紹要寫什麼。我回覆道,請務必寫上這一句:「步入中年的老年精神科醫師」。
這段仍然還在繼續中的旅程,起初是向師長們學習,或者是閱讀新穎的學術期刊,想要知道該如何應用各種方法來治療病患,幫助個案和他們的親屬。隨著我自己的年齡增長,我開始能用更真實、同理的內容來與彼此互動。大談老花眼鏡要不要變焦、抬頭紋要不要打肉毒、黑白夾雜的髮絲要不要染色。也漸漸體會到,從病患和他們的照顧者身上,我獲得的是更多臨床實驗都不能完全取代的珍寶。這之中有學習,有激勵,也有儆醒。那些智慧與創意,是教科書中沒有書寫的章節。那些奇蹟與異事,讓我敬畏人有所未知,仍多有盼望。那些嘆息與淚水,也讓我反思,如何在未老之時,就開始改變。
每個老年人都是從中年人變化而成的,我也在練習變老,希望能更有勇氣。

註:中譯引自《未走之路──是美國精神的代表,也是被誤解最深的世界名詩,一探普立茲獎詩人佛洛斯特傑作背後的難解之謎》,大衛‧奧爾著,陳湘陽譯,麥田出版。

 

【推薦序】學習照顧父母,是一輩子的功課/朱為民(臺中榮總老年醫學、安寧緩和主治醫師)010
【自序】選擇015

輯一:身為子女,在父母將問題丟過來時,試著體察上一輩的變化,了解他們行為背後的原因
「為什麼不管我怎麼做,我媽都不滿意?」022
老是嚷著「不想活了」,怎麼辦?035
堅持不去精神科看病,怎麼辦?045
「恁麥擱卡啊!」老媽一直打電話到我上班的地方?055
「可不可以不要一天到晚傳長輩圖啊?」069
「你看你爸啦……」老媽一直把老爸的問題丟給我?082
「你跟你媽講啦……」老爸一直把老媽的問題丟給我?090
七十幾歲的老媽想和老爸離婚?099
我明明不需要,但老媽依然不時給我錢?109
人家說越老越固執,越難相處,怎麼辨?119
想盡辦法讓我們不離開她身邊?133
不斷猜疑、擔心與害怕,越活越沒安全感?144
老爸與外傭太親暱,老媽吃醋,怎麼辦?156
人老了,就愛話當年?170
不停碎碎念,怎麼辦?176
不肯吃醫生開的藥,認為傷肝或病已經好,怎麼辦?187

輯二:身為父母,需要學習如何適當地表達自己的需要,如何說出內心需要協助的想法,不管是外在的或是內在的需求
老是這裡疼、那裡痛,但上醫院,又查不出問題?194
常常忘東忘西,是失智症嗎?206
一天到晚跑醫院掛號?214
滿坑滿谷的保健營養品,怎麼辦?221
突然對什麼都提不起勁,是憂鬱症嗎?230
養寵物,比較不寂寞?242
銀髮好朋友在哪裡?253
如何當志工,累積自己的「時間銀行」?263
起得特別早,睡得特別少,是失眠嗎?273

慢性病(糖尿病、高血壓、心肌梗塞、癌症、腎臟病、關節炎、骨質疏鬆、高血脂等),如何自我管理與照護?282
為了養生、健康,總是吃很少或很清淡,會不會營養不良?293

 

堅持不去精神科看病,怎麼辦?

「○○號,○○○請進診間。」診間護理師親切地叫喚初診的新病人。
「今天來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嗎?」我端詳面前這位看起來憂心忡忡的女士,邊開口詢問。
「醫生,其實不是我要看。我不是病人,是我媽有狀況。」她回答。
「這樣啊,病人有來嗎?依照規定,必須親自診察本人才行哦。」
「醫生,真的很抱歉。我想帶她來,但是她都不肯。我不知道怎麼辦,只好掛自己的號,先來跟妳討論。」
高女士不停點頭、拜託,急得淚都要飆出來了。

上面這種情景,每個月總是會重複好幾次地出現在我的診間,我相信有不少的精神科醫師門診也有類似的經驗。
或許你發現自己的親友可能有精神、情緒問題或是失智等症狀,但不管怎麼勸說、哄騙、拜託,都難以撼動病患的抵抗,他們就是不願意來看精神科門診。
依照法規,醫師不能對於未曾親自診察的病患,給予診斷或是開立藥物。看著那些痛苦的家屬,我心裡雖然能了解,卻無法違規來協助。畢竟看病不能隔空抓藥,或是單憑想像。
之前有不少報章雜誌的記者前來採訪我,大家都有志一同地問,有沒有什麼方法,能勸病患就醫呢?
以下,我分享幾個方法,希望能對這類的長輩有幫助。

方法一:順水推舟
有時,我們正面勸說無效,就必須要找一些順水推舟的機會。
因為老化的關係,長輩不免會有一些身體上的小病小痛,當這種狀況發生時,其實就是一個適當的時機點。
舉例來說,憂鬱症的個案,可能會出現胃口不佳、食欲差、體重下降或者是失眠、多夢等現象。我們可以順著病人的抱怨,建議他們:「這種情況,應該要到醫院去看看醫生,說不定需要進一步的檢查。」又或「我們可以聽聽看醫師有沒有什麼建議,能夠促進胃口,改善身體的健康,讓自己睡得好一點。」
再舉例來說,焦慮症、恐慌症的病人會出現胸悶、心悸,覺得自己喘不過氣來;手抖、冒冷汗,覺得自己好像快要死掉這樣的症狀。
當長輩向你抱怨這些不舒服時,我們就可以順著他的話,勸說他到門診去接受檢查或是治療。
只要病人願意進到醫療院所來,就達成一半的目標。
記得進入診間時,要向醫師打個暗號,套好招。有經驗的醫師,一聽到陪伴者開的頭,就會有默契的點點頭,順勢安撫第一次來看診的長輩。
另一方面,醫師也會進行必要的身體檢查。因為對初診的個案來說,身體方面的檢查,也是鑑別診斷所必要的項目。

方法二:買一送一
有許多親友為了要協助長輩接受精神科的治療,都會採取「同時掛號」的方法,也就是向長輩表示:「我也睡不好,我有點緊張,不敢一個人去看,我們一起去看,你陪我。」
這個方法是成功率不錯的一個招式。一方面可以讓長輩覺得並不是只有他自己這樣,另一方面,也可以營造出看精神科沒什麼大不了。
時常,我在門診聽到的對話是:「我今天沒有要看喔,我是陪他來的。他說一個人不敢來,所以我才答應跟他一起來。」
對於比較不容易建立關係的病患,有時候我會先對親友進行問診的動作,並且讓他在一旁聆聽。在過程中,親友就可以把相關的症狀述說一遍。
這過程有點像是網路上所謂鄉民常見的起手式,就是我有一個朋友他如何如何如何,但其實是在問自己的問題。一樣透過這種拐彎抹角的方式,先暖身,等到時機成熟,醫師會鼓吹長輩:「既然都來了,就順便看一下。」或「排隊排了這麼久,等了好幾十分鐘,不看很可惜。」
另外一個優點就是,可以藉由這個過程,先消除長輩心中對於精神科或是精神治療的一些誤解。
舉例來說,很多長輩認為憂鬱症的藥就是會上癮,或者認為藥物就是會傷肝、傷腎。親友可以藉機詢問醫師這些問題,好讓醫師有機會說明清楚。
之前某個病患天生就只有一個腎臟,於是非常擔心服用的藥物會有腎毒性,因此明明已經嚴重失眠,卻還是不敢就醫。恰巧她陪同另外一個親友來就診,聽到對方問我:「這個藥物會不會傷腎?」
我首先向對方說明:「腎臟功能可以透過抽血或是尿液檢驗來確保,還有就是現在的藥物有非常多不同的種類可以選擇,可以按照一個人的身體情況來避免比較有風險的副作用。藥物的盒子裡也都有一張說明書,裡面其實有詳細記載;例如腎功能不好的人,這個藥可不可以使用、要不要減量使用、有什麼禁忌,都會寫在上面。如果還擔心的話,可以到藥局窗口去做藥物諮詢。」
聽到這些說明之後,那位原本站在親戚、朋友身後的長輩突然說:「醫生,我也想加號,我也要看診。」

方法三:假傳聖旨
現在各地都有每年一度的老人健康檢查,這檢查時常都是熱門的項目。
現在的老人健康檢查內容,其實包含了兩個精神科的基本項目,一個是老年憂鬱症的篩檢,另外一個是失智症的篩檢。當然,也有一些自費的身體健康檢查項目。
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可以勸說長輩,以關心他、維護他身體健康為理由,先進行一個全身性的健康檢查。
通常這些檢查結束之後,都會寄送一份檢查的報告單或者是書面的資料到家裡,裡面會標示紅色的字,是表示需要再做更進一步的檢查,或是建議個案到大型醫療院所,接受下一波的診察治療。
在我的門診裡,就有不少長輩是因為接受老人身體健康檢查之後,拿著這份報告到門診來諮詢的。
又或是親朋好友可以婉轉地利用幫忙長輩解讀報告的機會,試著說:「上面寫說你要到大醫院去做仔細檢查。」以這樣的方式來引導長輩就醫。

方法四:轉轉遇見愛
許多長輩平日患有身體的慢性疾病,例如糖尿病、高血壓、攝護腺肥大等等,長年都在內科或是家庭醫學科的醫師門診進行追蹤。他們多半與原來的慢性病主治醫師,保持著長久且良好的信任關係。
當長輩出現精神或者是身心方面的困擾,但是又不願意前往精神科就醫時,可以拜託這些與長輩有良好醫病關係的醫生們幫忙,請他們協助轉診,成功率會比親戚、朋友勸說,來得更高一些。
許多前來老年精神科門診就醫的銀髮族朋友們常常告訴我:「是某醫師大力推薦我來看妳。」還說其實這位醫師已經勸他來看我很多次了。他想到醫師非常的關心他,又講了這麼多次,覺得不來,好像說不過去,才鼓起勇氣到精神科門診來就醫。
我非常感謝這些內、外科醫師。他們平日一定是對自己的老病人觀察得非常仔細,看出對方可能有精神科方面的困擾,才會不停勸說,因為他們希望病人能得到更專業的治療。

方法五:名人效應
長輩不去看精神科,有許多的成分都是因為汙名化的關係。
但隨著時代改變,長輩也會接觸到許多國內外新聞,因此,我不得不說,明星效應還是挺有影響力的。
我時常在演講中提到,以英國王子哈利為例,他曾經多次在公開場合中,承認自己在母親離世之後,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有憂鬱症的困擾。他在接受了許多年的精神科治療之後,才慢慢地走出來。後來,哈利王子現身說法,鼓勵與他有相關困擾的人勇於求助,勇於接受治療。
像這樣一個不愁吃穿的皇家貴族,也會遭遇到人生各種無常的打擊,但是他也做了一個很好的示範。哈利王子告訴大家,憂鬱症並不可恥,那是一種疾病,而疾病是可以治療的。

方法六:實話巧說
長輩對於醫學名詞或是疾病的理解,常受到個人教育程度或是文化背景的影響,而有些自己的堅持與解讀。
在協助他們看診時,我建議盡量使用他們能接受的觀念與名詞。在不說謊的原則下,巧妙地說明,有時候會有不錯的效果。
舉例來說,有些長輩不能接受自己要去看「失智症」,卻能接受自己是「腦退化,記憶不好」,而接受治療,就可以「顧腦」。
長輩無法理解「血管性失智症」,但能接受「腦部小中風,需要治療」。他們不容易想像「抗憂鬱劑」的藥理、原理,卻能接受「調整腦部內分泌」的觀念。所以,我們應當多加嘗試不同的說法,找到長輩能接受的方式,協助他們就醫,或是接受適當的治療。

為了減少長輩到精神科就醫的障礙,精神醫學界也做了許多努力。
有些醫院故意不用「精神科」三字,而改成「身心科」。有些醫療院所則是開立老年精神科門診,強調「老年」兩字,表示是為長輩設立。另外,也有醫療院所開設睡眠特別門診、記憶特別門診、失智特別門診等。在大型的醫院裡,也設有「整合門診」,裡面包含與精神科整合的門診。
建議在掛號看診前,先向各地方的醫療院所詢問,是否有上述的服務。
除了這些拐著彎的善意,真正需要大家共同努力的,是我們能正視每個人的心理健康需求,了解精神醫學也是醫學裡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完全的健康包括身心靈全面向,也不再以尋求精神科協助為忌諱。
不忽視、不歧視,看精神科不需要解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