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7
定  價:NT$320元
優惠價: 79253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7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聖石鎮裡不存在祕密,一切真相都赤裸呈現。
聖石鎮鎮民自從出生起,生命中的所有歷程都會被刻劃在皮膚上。不只是姓名、年齡、族譜,更包括每一項成就、錯誤、罪行,一切行為和選擇都會被刻劃在皮膚上,成為供他人檢視的印記。

然而,有一小群人殘忍又邪惡,居住在城鎮邊緣。他們深怕隱瞞的祕密被世人知曉,不願意在身上刻劃任何印記,他們被稱為「空白人」。

鎮民在死後,皮膚會被剝除、製成「生命之書」,由政府來評斷逝者生前的功過 是非。只有活得有價值的人,其生命之書才會被永久保存,供後人追憶;反之,則會被永世遺忘。因此,人們活著的唯一意義即是於死後被製成生命之書,留下肉體軀殼,靈魂才能輕盈、進入死後世界。

但若沒有人真正認識這個人,僅是讀著其生命之書,他還算是被記得嗎?如果死後世界的永恆靈魂根本不存在呢?如果一切都只是一場騙局呢?萊歐拉的父親在過世後,遭懷疑與空白人結盟。15 歲的萊歐拉在追查父親生命之書的謎團時,一遍遍地問著自己這些問題。

小說中建構了一個架空的世界觀,完整呈現了年輕人在成長過程中歷經價值觀的摧毀與重建,當原本所深信的一切都成為統治者的獨裁工具,必須仰賴自我的獨立思考重新塑造對於世界的認識。小說用生動的故事映照現實社會,鼓勵讀者在面對社會慣常的、集體價值觀時,時時保持獨立的思考及勇於挑戰權威的批判精神。
愛麗絲.博德威
她喝超多茶(其實根本不需要喝這麼多),喜歡在她的黃色休旅車裡寫作,她不喜歡太熱、也不喜歡太冷;非常喜歡搽口紅,也喜歡看糟糕的聖誕電影。

譯者
章瑋
喜歡翻譯,因為每翻一篇作品,就認識了一個新的世界。

譯者導讀 
文/章瑋
在聖石鎮裡,所有的人都將自己的生命歷程刻劃在皮膚上,不管是姓名、族譜、成就或是過錯。任何人都可以透過印記看穿另一個人的生命,人與人之間沒有祕密,也不應該有任何秘密。在聖石鎮外,有一群選擇不願在身上刻劃印記的人,他們被稱為「空白人」。空白人邪惡無比、殘暴冷血,因為想要隱藏的祕密太多,所以不願意在身上留下任何印記。

如何判斷一個人在死後是否值得被追憶,聖石鎮有一套完美的審判方法。

根據聖石鎮的規範,當死亡降臨,逝者的皮膚會被做成生命之書,以保存身上所有的印記,而政府會審查每一本生命之書,根據書中的印記評斷功過,在靈魂秤重儀式上做出決定:一個人必須一生正直善良、活得有價值,他的生命之書才會永久被保存,供世代子孫景仰閱讀。若是一個人生前犯下過錯,並判定為不該被記得,他的生命之書就會被焚毀,從此被世人遺忘。

萊歐拉是一名平凡的十六歲少女,和爸爸媽媽住在聖石鎮裡,一家和樂融融。她對聖石鎮的法律和規範深信不疑、對自己未來的印記充滿無限幻想。她堅信只要自己是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她的身上也會布滿美麗的圖騰印記,訴說著自己的故事。

但在父親過世後,萊歐拉發現有太多關於爸爸的事,她一無所知。萊歐拉決定要仔細追查這一切,將所有謎團釐清,隨著她一步一步發掘真相,她開始意識到,自己的世界、周遭的人,似乎和她想得不太一樣。當萊歐拉發現爸爸天大的祕密,她的世界就此分崩離析——她不再認識自己的爸媽,連自己究竟是誰都不知道。「你父親是好人嗎?」這麼簡單的問題,萊歐拉卻再也沒有了答案。
當萊歐拉原本堅信的世界崩塌時,新的世界卻也開始形成。

萊歐拉開始認真地思索她曾深信不疑的規範:印記到底是不是評斷一個人的最終標準?這樣的方法看似正確容易,但評斷一個人的生命,真的是如此簡單嗎?閱讀每一個人身上的印記,我們真的就能夠知道每個人的生命歷程嗎?皮膚上真的夠記載一個人的一生嗎?當一切和規範背道而馳時,我們難道就應該放棄生命中所有重要的事務,盲從地讓規範決定自己的命運嗎?有沒有那麼一絲可能,印記無法訴說一個人一生所有的故事?這些曾被認為「危險」的想法,是不是才是每個人都該思考的問題?

別人告訴你的「真相」不一定就是真相。這是一個尋找、了解並接納真相的故事。我們常常太專注於已經墨守成規的事物上,而忽略了真正重要的事情,只相信自己一再被告知的事物。但事實真的是如此嗎?生命並非事事黑即白,雖然生命因此複雜,卻也因此而更色彩繽紛。我們生命中所碰到的每一個人都有點壞、有點皮、有點幽默、有點善良、有點無知、有點聰明………就像作者書中的每一個角色一樣:隱藏印記的爸爸媽媽、潛入政府大樓的萊歐拉和奧斯卡、偷皮膚的康納、雙重身分的歐貝爾。我們不能跟用一套統一的標準來衡量每一個人,就像我們不能用身上的印記來決定一個人的善惡。身上刻有過錯印記的人並非都是壞人,而身上滿是成就印記的人也並非都是好人。讓我們跟著萊歐拉一起踏上這段旅程,再次拾回懷疑的勇氣,並讓自己敞開心胸、用不同的角度看待事物,為自己的人生做出選擇。


閱讀的血與死之歌
文/兒童文學工作者 蔡宜容
也許是從2001年《魔戒首部曲》開始,也許更早,但是架構宇宙,鋪陳善惡,呼應現世衝突,探究人心幽微的奇幻套路漸漸成為熱門,2008年到2019年漫威宇宙前三階段期間推出二十三部電影,《復仇者聯盟2:奧創紀元》、《復仇者聯盟3:終局之戰》、《復仇者聯盟4:無限之戰》、《雷神索爾2:黑暗世界》、《美國隊長2:酷寒戰士》、《美國隊長3:英雄內戰》……好萊塢大製作大明星大集結,更為這個「奇幻套路」增添不少華麗的哀愁,同一時間,HBO《權力遊戲》八季熱播,各個異時空宇宙的善惡界限益發模糊,蠻荒生存的意志與手段益發明目張膽,冰與火,鐵與血,更多死亡,更多對立,更多道德與倫理的掙扎,更多政治運作的籌謀。

是的,閱讀英國作家愛麗絲‧博德威(Alice Broadway)的印記三部曲第一部《祕密與審判》、第二部《引戰之火》的過程中,《魔戒》、《權力遊戲》、漫威宇宙種種不斷躍入腦海,像是追劇時電腦跳出其他影片的預告,都挺好看,卻也都帶著某種神似的色彩,我彷彿連配樂都能幻聽,那是時而悲壯,時而溫柔,更多時候頗為悲傷的曲調。

印記三部曲的設定預告了後續必然的決裂,當權者以純淨的靈魂為號召,建立傳統、形成信仰,以人皮為書頁,將人生的故事刺青印記,閱讀人生故事如此神聖,它甚至成為一種信仰,一種儀式,當權者透過儀式運作判讀人民的靈魂是否純淨,生命是否有價值,最極端的例子當然是靈魂惡濁,生命毫無價值,那麼這冊人皮生命書就會被判焚毀,人皮書的主人則被打入遺忘之境,不存在任何人的回憶之中。這當然是個美麗新世界,存在的、被記憶的都是靈魂純度足夠的人,這當然也跟每個美麗新世界一樣,決定靈魂純淨的標準成為獨裁的力量,維持傳統與社會秩序成為切割異己的手段,不願意接受強制判準的「異己」必須隔離、必須安置、必須監管,而這股騷亂對抗的力量,時而游擊,時而革命,時而期盼和平,時而期盼掌權。

某種程度來說,這是一場閱讀的戰爭,精確一點來說,這是一場反閱讀的戰爭。

閱讀是思想造亂的開端,是向一切約束管束質疑的開端,是對權力的質疑的開端,《印記》中當權的讀者要鞏固正確文本與正確閱讀的地位,被流放的吉普賽讀者則在對抗過程中陷入成為另一股強制力量的危機……當雙陣營角力失控,權力成為競爭的主體,閱讀退位,捍衛閱讀的戰爭於是成為反閱讀的戰爭。

在這場反閱讀戰爭中出現許多神話與童話,包括睡美人、漢斯與葛瑞托、金髮女孩與三隻熊、埃及死神遭分屍切除陽具,終於再起……古老的神話與童話充滿了人倫悖反與殺戮,手足父母之間的生死詛咒從來都不是請客吃飯,人與神往往因為憤怒而奮起,不擇手段爭取公義……當雙陣營角力失控,權力成為競爭的主體,公義退位,捍衛公義的戰爭於是成為反公義的戰爭。

博德威2017年接受衛報採訪時提到因為丈夫工作之故,有十年的時間生活在福音派教會社區,她在這段期間經歷了霸凌與辱罵,掌權者不容質疑的強制性更讓她對信仰產生危機,而寫作成為她的慰藉,博德威並且提到,她的信仰告訴她現世再艱苦也值得,因為人們死後將以更完美的形態與神同在,這也使得她無可避面的對死亡、死後世界有些著迷,因此《印記》中無可避免充滿死亡的引喻與實例。死亡作為一種終極的權力剝奪,無疑是暴力的,呼應文中不時穿插的神話與童話,書中主角一再面臨的便是這種「剝奪」與「取回」的挑戰。

有趣的是,故事經過作者重述,面目必然改變,文本中雙方陣營各自敘述同一個故事必然出現不同版本,我輩讀者閱讀時所思所見必然與作者,與文本中雙方陣營不盡相同,如此這般,讀者也加入了這場閱讀與反閱讀之戰。

文/閱讀推廣者 蔡幸珍
      從一開始的「故事是我們的過去,我們藉由過去活出現在。」宣誓著「故事」在這系列小說的核心地位。我們熟知的童話故事《睡美人》、《潘朵拉的盒子》、古埃及的神話故事——歐西里斯與伊西絲以及《聖經》的故事,在這系列小說的聖石鎮和羽石鎮中被訴說著,隨著不同的說故事人,有了不同的劇情發展和詮釋觀點,更塑造了兩鎮鎮民不同的信仰和生活方式,印證了「故事只是故事,背後的意義取決於說故事的人。」,也見證了作者強大的說故事功力!

    古代犯人的刺青,發展到現代,成了表現自我、兼具時尚和藝術的紋身,而在小說家的筆下,搖身一變成為印記,承載著聖石鎮的社會制度、人文精神與產業鏈。聖石鎮的鎮民被稱為印記人,一出生,身上就被印記師刻上官方印記,就業後,刻上職業印記,印記人一身刻畫著生命中的重大事件,死後身上的皮膚會被剝皮師剝下來做成生命之書,經過審判師的審判,值得保存的話,會存放在家人的家裡,若是不值得或是曾被刻上烏鴉的印記,表示這人將會被遺忘,他的生命之書就會被焚毀。讀到這裡,我不禁想問自己,想在身上刻畫什麼樣的印記?我的生命之書又會寫些什麼?剛剛完成單車環島的我,想刻畫一個台灣和自行車的印記,而登頂玉山則是下一個印記。

    相對於印記人,羽石鎮上的空白人身上沒有印記。他們認為印記人身上的印記是一種污染,因為他們聽到的是不同版本的故事。在聖石鎮的聖人到了羽石鎮成了十惡不赦的大壞蛋。在聖石鎮被懼怕被遺忘的幽靈王后,來到羽石鎮,反帶給鎮民希望,因為她指出一條通往「罪得赦免、靈魂自由」的路。原來故事不斷被訴說的同時,價值觀也被傳遞和深化,人民的生活也被改變著。故事的力量竟然如此強大!故事師對於整個社會的影響力竟然如此強大!

    閱讀小說的過程中,我享受拼湊故事的樂趣,佩服小說家「好人壞人變變變」高超的帶風向功力,承認自己識人不明,被完美的謊言蒙蔽,也隨著女主角萊歐拉經歷成長的痛,承受既有價值觀崩裂的痛苦,走出舒適圈,察覺到偏見與意識形態的可怕,在故事中重生、進化,重整信念,勇敢發出與社會不同的聲音,催化社會的變革,繼續往下一個可印記的目標追尋。

    原來,故事從來就不只是故事。看什麼故事,就有什麼樣的人生!
 作者將讀者帶入一個充滿戲劇性、政治漩渦的迷人新世界。--BCCB兒童讀物中心公報

 迷幻、神祕,以及烏托邦式的氛圍融合在一起,成為了令人著迷的故事。-- School Library Connection校園圖書館線上雜誌

 趣味性結合動作及謀略的概念會吸引許多青少年讀者。-- School Library Journal美國學校圖書館期刊

 仿效童話故事和希臘埃及神話的風格,這部出道作品就像露薏絲•勞瑞1993年《記憶傳承人》的接班人。-- Booklist書目雜誌

 

我們習以為常的,就是真實的嗎?主角萊歐拉在父親過世之後,開始對於自己、社會、家庭感到懷疑,這些關於個人、私密的問題,應該是只能對親近的人說。但萊歐拉一開始卻不是告訴自己的好朋友,而是跟一個不熟悉的男孩吐露一切。是不是我們在面對最真實的自我時,因為太害怕,反而對於親近的人說不出口,在一個好像什麼都不知道的人面前,才能盡情的暢談,因為不會被貼標籤、不用思考後果,可以盡情宣洩心中的情緒?這本書中除了主角對於是非的質疑、尋找真相的過程,同時也透過主角的獨白,帶領讀者經歷她的內心,那些掙扎、痛苦、背叛,一連串的過程,撞擊著讀者的內心,在相似的經驗中讓讀者檢視、感受自己,也帶讀者思考:如果我所相信的一切都是假的,如果除去了身上一切的標記(社會給的標準與評斷),我是誰?我是不是只能被這些標記衡量?又或者,是非之中,真的有灰色地帶?在探索黑與白之間的真相、心中長久不動搖的信念不斷被撞擊,當原本所堅信的開始動搖時,你會選擇相信自己,還是這個世界所給你的一切?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