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人民幣定價:59.8元
定  價:NT$359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我欠你一片情深,便用這江山作嫁!
十年經典,古代版《潛伏》!人氣作家淩千曳巔峰權謀之作!
前面有多甜,後面有多虐!


1、媲美《孤城閉》《東宮》的大氣甜虐古代言情,深受宮廷權謀言情小說讀者喜愛。
2、作者已出版作品《天下卿顏》深受讀者喜愛,本書為作者沉澱五年後又一力作之終結篇。
3、知名插畫師君翎親繪封面,龍騰之勢,磅礴大氣。
4、裝幀設計大氣清朗,精美雙封,對讀者來說有很好的閱讀感受和收藏價值。

他縱然胸有城府,謀得了天下,也不願她看到他的算計。
她縱有滿腔赤誠,換得了真心,也不願他辜負她的深情。

落難時,他“捨身為國”,她“生死相隨”。
帝王許下高位引誘她,她不為所動只要他。
強敵以命相脅威逼她,她無所畏懼保全他。
小人挑撥離間誤導她,她毫無保留信任他。

他曾許諾,終有一日會給她應有的榮光。
奈何,兜兜轉轉,天下已盡在掌握,他卻還未兌現諾言。
心之所系,情之所鐘,愛之所趨,她是他的執念,也是他的放不下。
他無意弄丟了她,欠她一片情深,便用這江山作嫁。

淩千曳

揮毫千里江山,提筆驚心權謀。
已出版作品:《天下卿顏》

蘇子修真的城府很深,後面的故事有很多我意想不到的展開,但總體而言是一本很好看的古言,有欣慰一笑也有為主角流淚的時刻。
                                                                ——歡樂多又多
這是一本還挺有反思內容的古言,裡面的女主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大家閨秀,有很出彩的一面,而且裡面傳達的家國觀念還是很出乎我的意料的,整體來說值得一看。
                                                                ——就愛讀小說
後半部分太反轉了,是我沒有預想到的一種結局。不能劇透的前提下講就是一個令人悵然若失還想讓作者繼續寫下去的半圓滿結局,留給了我們想像的空間吧。
                                                                ——今天抽到SSR了嗎
第三卷 嶄露頭角
目錄
第一章  更生               
第二章  及笄              
第三章  太后               
第四章  松子              
第五章  戎狄               
第六章  奇貨               
第七章  故舊               
第八章  謀略               
第九章    南征               
第十章  冰嬉               
第十一章  朗月               
第十二章  雙喜
第十三章  江臨
第十四章  疑珠
第十五章  兄妹
第十六章  玉牌
第十七章  歸巢
第十八章  抱石
第十九章    稔知
第二十章  帝心
第二十一章  媒妁
第二十二章  分歧
第二十三章  賜婚
第二十四章  嫁啼
第二十五章  閑月
第二十六章  主事
第二十七章  蕭牆
 第二十八章  汲禍
第二十九章    踽踽
第三十章  離析
第三十一章  驚變
第三十二章  決袂
第三十三章  仇心
第三十四章栩栩
第三十五章  溺身
第三十六章  珠胎
第三十七章  陌路
第三十八章 寒鴉
第一章    蜩螗                 
第二章    繭心                 
第三章  招親                 
第四章  重逢                 
第五章  傾慕                
第六章  偏執                
第七章  風起                
第八章  令羽
第九章  聯姻
第十章  人非
第十一章  箭傷
第十二章  故舊
第十三章  嫌隙
第十四章  相刃
第十五章  解鈴
第十六章  霜蟾
第十七章  桃箋
第十八章  春旱
第十九章  行刺
第二十章  北伐
第二十一章  蘭因
第二十二章  囹圄
第二十三章  維穀
第二十四章  辱身
第二十五章  困山
第二十六章  割股
第二十七章  玉殞
第二十八章  得祁
第二十九章  幼帝
第三十章  式微
第三十一章  浮槎
第三十二章    寤生
 第三十三章  末路
 第三十四章  大同
 番外 兕兒
第一章  更生
宋翎猶如睡了一個極不安穩的長覺,夢見自己被強行催吐,還夢見有人撬開她緊咬的牙關,硬生生地灌進了苦澀的湯藥。她喝不下去,又一口一口地吐了出來,五臟六腑疼得像是絞在了一起,整個人虛脫一般,說不出的難受,感覺過程漫長而煎熬。
是不是自己要死了?這是宋翎唯一的念頭,她倒是希望自己能死得快一些,快一些結束這種折磨。意識漸漸渙散,她感覺自己宛如淡煙流雲一般飄了起來,那一瞬間,肉身上的所有痛苦離她遠去了,她似乎被分成了兩半,一半越來越輕,朝著虛空中的某處飄去,另一半越來越重,不堪重負地朝下沉,不斷地下沉,好像永遠到不了盡頭。
轉醒時,宋翎甚是艱難地撐開了眼皮,眼前先是一線白光,有些刺目,待到眼睛慢慢適應之後,周遭的景象才一點點地清晰起來,她發現自己躺在床榻上,並非在想像中的陰曹地府。
莫非自己沒死?宋翎昏昏沉沉地想著,身邊有人突然驚呼道:“昭儀娘娘醒了!”
這是宋翎醒來之後,聽到的第一個聲音。隨後又有一人說話了,那是一個稍稍年長的女人的聲音,她略帶威嚴地低聲訓斥了一句:“娘娘剛醒,經不得吵嚷,別一驚一乍的。”
剛剛醒來的時候,宋翎腦子裡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起來,昭儀娘娘是誰?皇上又是誰?她越是用力去想,越是頭痛欲裂,這樣混混沌沌了好一會兒,她的神思才漸漸歸位,頭腦也恢復清明。她發現自己不僅沒有死,而且還回到了祁國皇宮。
死裡逃生?這四個字浮現在宋翎的腦海中,但是她沒有一絲一毫的喜悅之情,反倒生出無限的失落和悵然。她當時明明是一心求死,為何偏偏天不遂人願?
宋翎心情沮喪,身邊的宮人們卻一個個如蒙大赦。昭儀娘娘昏迷的時候,他們每時每刻都過得提心吊膽,萬一娘娘救不回來,皇上盛怒,他們這些近身服侍的人必遭池魚之殃,現在昭儀娘娘安然地醒來,他們算是能松一口氣了。
在松了一口氣之後,宮人們又想起一件重要的事,連聲說道:“快!快去稟告皇上,昭儀娘娘醒了!”
聽到這話,宋翎頓時一激靈,她已經想起玉柳容是誰了,此時此刻最不想見到的就是這個人。宋翎想要出聲阻止,張嘴後卻沒有聲音,只有微弱的氣息,輕飄飄地溢出兩個字:“別去……”
大家都沒聽清宋翎說什麼,只是看著她嘴唇翕動。眾人憑往常的經驗判斷,她應該是要喝水,久睡之人必然口渴。有兩個宮女伶俐地上前伺候,一個宮女小心翼翼地從身後扶起宋翎,讓宋翎靠在自己身上,另一個宮女用小銀匙一勺一勺地將溫水送到宋翎的嘴邊。
宋翎欲阻止宮人去請玉柳容,但是溫熱的水一碰到乾裂的嘴唇,她便猶如在沙漠中遇到了清冽的甘泉,就著送到嘴邊的小銀匙喝了兩口水。她確實渴得要命,喝了水卻咽不下去,沒多久又全吐了出來。
原來之前宋翎被催吐得太厲害,她的腸胃被刺激過度,連兩小口水也咽不下去了。
“娘娘……”那兩個宮女急忙用絹子為宋翎擦拭嘴角。
梅姑姑在一旁忍不住了,親自上前接過喂水的活計,轉過頭吩咐道:“娘娘這裡交給我,你們去小廚房看看粥怎麼樣了,記著一定要熬得軟糯才行。”
宋翎慢慢地平復了急促的呼吸,溫水潤喉之後,她似乎有了說話的力氣,不過身子還是軟軟地靠在梅姑姑身上。她聲音微弱地說道:“別去請皇上,我不想見……”
梅姑姑眼觀鼻,鼻觀心,只顧著喂水,裝作沒聽見宋翎的話。
這幾天玉柳容著實火大得不行,從早到晚陰沉著一張臉,看什麼都不順眼,隨時要大發雷霆的樣子。凡是隨王伴駕的人,這幾日在皇上跟前當差大氣都不敢出,提著十二萬分的精神,賠著十二萬分的小心,唯恐犯一點兒錯就撞在槍口上。
按理說自小被當成帝位繼承人來培養的玉柳容,喜怒不形於色是最基本的涵養,但是這回玉柳容真的動了怒,作為人質的蘇子修跑了是一個原因。
玉柳容何等驕矜好強,蘇子修暗算了他,還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跑了,這就是明目張膽的挑釁,這就是在打他堂堂祁帝的臉,玉柳容無論如何也咽不下這口氣。
還有一個原因是宋翎。玉柳容自認除了宋翎之外,還沒有一個女子能讓他這般上心。他一再遷就她、容忍她,給了她足夠的時間,沒想到換來這麼一個糟心的結果。宋翎不僅幫著蘇子修暗算他,而且當著他的面服毒自盡。說來也是諷刺,那一壺毒酒是玉柳容特意為蘇子修準備的,蘇子修一滴未沾,宋翎卻毫不猶豫地喝了下去。
皇家御賜的毒酒極其厲害,人一旦喝下去後必死無疑。說來可能是宋翎命不該絕,她當時只喝了小小的一口毒酒。玉柳容在情急之下顧不上自己手腳被縛,縱身一躍撞飛了宋翎手中的酒杯,又當機立斷地給她催吐,逼著她及時地將喝下去的毒酒吐了出來。太醫又用綠豆、金銀花和甘草急煎成湯水,強行給她灌下去,盡可能地催出她體內的餘毒,如此大費周章才勉強保住了宋翎的性命。
幸好宋翎只喝了一小口毒酒,中毒不深,如果當時她是將一整杯酒都喝了下去,哪怕大羅神仙也回天乏術了。
當宮人前來稟告昭儀已醒的消息時,玉柳容恰好跟幾位公卿在禦書房中議事,談的是軍國大事,一時脫不開身。得知宋翎已醒,玉柳容表面上淡淡的,漫不經心地說了一句“朕知道了”,實則已情緒起伏,難以自持。他甚至冒出一個念頭,想要丟下議了一半的政事,丟下這幾個大臣,不管什麼事情先撂在一邊,馬上見到宋翎,親眼確認她已安好。
儘管這個念頭在玉柳容心中左沖右突,但是他身為帝王最起碼的理智還在,讓他不能這樣做。
玉柳容也在暗自納罕,為何自己這次的反應激烈得不同尋常?他不是那種不知輕重的人,前朝和後宮、國事和私事,他心裡始終有一道涇渭分明的分界線,他不會為了後宮的人或事誤了朝政。
不過這一次玉柳容失常了。他明顯感覺到了自己的魂不守舍,只是強撐著表面上的平靜。跟大臣議事的時候,玉柳容難以集中精神,底下的大臣們說話,他只看得見他們嘴唇翕動,究竟說了什麼內容,他一個字都沒聽進去。
當臣子的自然是眼明心亮,他們看出了皇上的心不在焉,在底下相互偷偷交換了一下眼神,皆十分識趣地主動告退。
玉柳容巴不得這樣,這些人恰到好處地“體貼聖心”,他一揮手就准了。這幾位能被單獨召見的大臣都是玉柳容的心腹,退出去的時候雖一言不發,但心裡都在嘀咕:皇上今天一反常態啊。
玉柳容從禦書房出來就坐上了金龍步輦,匆匆朝著養心殿的方向行去。如今宋翎依舊被安置在養心殿的偏殿中,玉柳容覺得只有將宋翎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才最為安心。
他進了偏殿,兩旁立侍的宮人見到皇上親臨,紛紛姿態恭順地跪倒行禮。玉柳容壓根沒工夫搭理旁人,潦草地說了一聲“起身”。那些低頭跪著的宮人只看見玄色的龍袍一旋,衣角帶風,皇上已經進去了。
玉柳容進去之後,眼光徑直鎖住了床榻上的宋翎。
宋翎果然醒了,只是人仍然虛弱不堪,畢竟為了清除體內的餘毒,她被反復催吐,極消耗元氣。如今她正病懨懨地倚在床頭,身下墊著幾個柔軟的鵝毛枕頭,原本小小的下頜越發尖細,漆黑的眼珠還有堆在臉頰兩邊的烏髮,襯得一張巴掌似的臉越發我見猶憐。
“妧妧,你醒了。”玉柳容如失神般喃喃自語。直到這一刻,他才真正放下心來,先前的擔憂、恐懼還有患得患失,宛若退潮一般消失了,輕鬆的感覺漫上了心頭。也許是緊繃太久之後驟然放鬆,他的頭腦甚至有一刻全然空白,任何人、任何事在這一刻似乎都不重要了,能讓他全心全意記掛的只有她一人的安危。
然而宋翎沒有絲毫輕鬆的感覺,她看到玉柳容時整個人打了一個冷戰,手指也不自主地抓緊了被面。她情願自己已服毒死了,也不願再次面對玉柳容,只是眼下他們四目相對,在小小的屋子裡,她躲也躲不過去。
玉柳容心情甚好,上前幾步在榻邊駐足,欠著身湊近了些,像是要仔細看看宋翎的氣色。
宋翎卻別過頭,留下一個後腦勺對著玉柳容。
宋翎渾身都透露出一種抵觸的情緒,玉柳容從一進來就看出來了,他雖然一時沒有說什麼,眸子中那最初的熱切卻一點點冷了下去。
玉柳容在心裡暗罵宋翎是一隻喂不熟的白眼狼!她也不想想是誰救了她的性命,是誰為她提心吊膽、寢食不安。哪怕臨朝聽政的時候,他也是心不在焉的,到頭來就換了她這麼一張冷臉。不,連冷臉都沒有,只有一個冷漠且固執的後腦勺。
宋翎越是不願意看他,玉柳容就越是要讓她看自己。他用手掌卡住宋翎的耳朵兩側,稍稍用力,將她的腦袋扳了過來,就這樣面朝著自己。他似笑非笑地說道:“你的臉色還是不太好,看來得好好養幾日。”
宋翎的面孔如一張白紙,兩邊顴骨慢慢地出現一片潮紅,她想要掙脫這兩隻卡住她腦袋的手掌,但是跟玉柳容相比,宋翎的那一點兒力氣幾乎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計。
宋翎又驚又惱,叫嚷道:“你放開!別碰我!”
玉柳容偏偏不放,從容不迫地將宋翎的面色端詳了一番,才鬆開手。
宋翎氣得心口一陣急促起伏,又反抗不得,只能怨氣頗重地瞪了玉柳容一眼。
這時候,他預先吩咐小廚房備下的粥被送了上來,黑漆嵌螺鈿的食盒裡裝著四樣精緻小粥,每一碗都熬得透透的,飯粒幾乎化無。宋翎一連幾日水米未進,腸胃虛弱,此時軟糯的薄粥是最適宜她吃的。
玉柳容很自然地坐在了床邊,又很自然地挑了其中一碗粥,這架勢看著是要親自喂宋翎。
“妧妧,朕命人給你準備了粥,你是想吃鹹的還是甜的?”玉柳容看著宋翎,不鹹不淡地問了一句。
宋翎明明看見他手中已經穩穩地端著一碗雞絲口蘑小米粥了。隨著瓷匙的攪動,粥升起薄薄的熱氣,那一句他只是隨口一問,其實根本沒給她選的機會。
玉柳容這一連串的舉動,更像是在無聲地宣告她已經落在他的手裡,再也逃不出去了,唯一的選擇就是認命。
玉柳容喂粥的動作溫柔而輕緩,他甚至細心地吹了吹熱氣,才將粥送到宋翎的唇邊。
宋翎不肯喝粥,蜷縮在床榻上的小小身子一動不動,只是直直地盯著玉柳容,剔透的眼珠看得人心裡發毛。她輕輕地說了一句:“你殺了我吧。”
她的聲音極輕,奈何偏殿內極安靜,這一句話清清楚楚地傳入了每一個人耳中。
玉柳容拿著瓷匙的右手僵住了,就連臉上的微笑也凝在了嘴角。這一刻,他是想要發怒的,眼神已經冷了,心裡也在連連冷笑。這是第幾回了?她一次次地對他說“你殺了我吧”,她難道真的這麼想死?她寧願死也不願跟他有任何關係?這世上怎麼會有這般冥頑不化的女子?
宋翎的眼神越發堅決,她知道自己逃不掉了,心甘情願為蘇子修犧牲。她此時此刻求的也是一死,這種對死的偏執,令她兩頰微微燒紅。她又重複了一遍:“你殺了我吧。”
玉柳容輕蹙眉頭,宋翎好像知道了他的命門,他越是不願意聽什麼,她越是要拼命地說。
玉柳容面沉如水,沉默不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忍耐已經到極限了,只要宋翎再多說一句,他恐怕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偏殿的氣氛慢慢陷入了一種微妙的僵持狀態,底下隨侍的人也是大氣都不敢出。那些熟知皇上性情的宮人,早就心驚肉跳了,認命地等著龍顏震怒的一刻。
結果卻出乎眾人的意料,玉柳容竟然沒有任何要發火的跡象,反而表現出一種耐人尋味的平靜。在這樣的平靜中,玉柳容一拂袍袖,起身離去,淡淡地扔下了一句話:“朕不會殺你,你給朕好好地活著吧。”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