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9
怠惰魔王的轉職條件04(完)
定  價:NT$220元
優惠價: 79174
可得紅利積點:5 點

庫存:9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敵人╳伙伴╳宿命對決?!!? 期末測驗,大亂鬥! ★人氣幻想系作者 雪翼 ╳ 新星繪者 泱泱大國,打造超萌奇幻新作! 勇者學院的期末考,當然必須考核勇者品德,如果善心積分不過關,所有科目就統統死當!身為堂堂魔王,羅亞打算全靠學伴carry,但夏洛特的表現怎麼越來越不對勁? 疑點1. 行蹤不定疑點2. 衣衫不整疑點3. 不明傷痕?! 難道夏洛特遇到了難以啟齒的困難?或者打從一開始,他就有事情瞞著他…… 混帳,能欺負夏洛特的只有我?(#`?’)?

雪翼
時間過得也太快了吧,距第一部作品上市的時間也過了兩年,總之,這次也請多多指教了!

繪者簡介
泱泱大國
初次見面,我喜歡海洋跟咖啡因

第一章 龍族少主的請求
第二章 善心集點卡
第三章 無私的勇者
第四章 消失的笑容
第五章 魔獸之亂
第六章 繪本的故事
第七章 宿命的終結
尾聲
後記

第二章 善心集點卡

在美好的早晨時分,大家早早就起來圍坐在學生餐廳,品嘗著各自偏好的食物,部分學生身旁還跟著服侍的隨從。羅亞意外地今天沒有偷懶,準時出現在眾人眼前,但臉上明顯寫著惺忪的睡意。奇蹟發生的原因,似乎得歸功於一旁那位執事打扮、深褐色長髮紮成俐落馬尾的男人。
「那個,請問你是……」白織猶豫地開口。
「看起來是生面孔呢,沒看過你,你是從哪冒出來的!」菲莉蕬直白地打斷眼鏡少年,以自己的方式將問句重新詮釋一遍。反正是相同的意思,目的達到就可以了。
「讓他自己回答吧。」半夢半醒地咀嚼著食物,魔王懶得說話,將發言權扔給了身旁的男人。
「我是克利斯汀,小名利利,不過你們不可以這麼叫我,那是專屬一個人的權利,當然對方是誰必須保密!」克利斯汀的自介說到這邊,大家的目光不約而同地落在羅亞身上。雖說是保密,但謎底根本就不難猜。
「除此之外,我沒什麼好談的!」克利斯汀狂妄地睥睨著眾人,「要是哪天你們決定臣服於我的腳下,就儘管追隨我吧。雖然我無法回應你們的迷戀,畢竟我是個有故事的的神祕男人。」
一時間,大家無言以對。偌大的學餐裡吵雜聲依舊,就只有他們這桌陷入寂靜,瀰漫著一股難以形容的尷尬氛圍。
魔王差點被手中的熱飲嗆到,眉宇間露出煩躁的神色,輕聲訓斥:「不要說多餘的話。」是想要害他更加受到矚目嗎?
不知過了多長的一段時間,才終於有人想起了基本的禮貌,從定格狀態回神過來。
「你是羅亞的新隨從嗎?我是夏洛特,你好。」
「隨便啦。」豈料對方根本沒在聽,還以敷衍的口氣搪塞。他炙熱的視線始終停留在粉髮少年身上,分秒未曾挪開,彷彿眼前之人是什麼稀世珍寶。
「哪有人說自己很神祕的啊。」白織忍不住小聲吐槽,隨後像發現什麼般愣了楞,趕緊向鄰近的少年通風報信,「羅亞,他是不是一直在看你啊?而且盯著不放的模樣異常恐怖啊,我曾經在熱戀中的情侶身上目睹過這樣的光輝。」
「那是你的錯覺,只要不看他自然就感受不到視線了。」魔王漫不在乎地回應,神情一派從容。
「唔,是這樣子嗎……」雖然對方壓根就沒有收回火熱目光的打算,但似乎也只能這樣想了,白織尷尬地結束話題。
「真要比喻的話,比較像是寵物眼中散發出的光輝吧。」夏洛特卻笑著接口,莫名對主僕間耐人尋味的關係有點在意。
「寵物?」獸人皇女再度插話。
蒔鬼也附和這種理論。「我曾經在獵犬身上看到過這種視線,但為什麼會對野鴨有……」
「那是看著獵物的視線!阿蒔,你是不是搞錯什麼了?」若是齊格的鈕扣眼睛能夠翻白眼的話,現在肯定已經翻到後腦勺去了。
克利斯汀默默地在旁聽著一來一往的日常閒聊,看起來非常不開心。
為什麼他要和一群不相干的人共享他摯愛的魔王大人啊?還都是聒噪的低等種族,魔族跟龍族才是最高貴不可侵犯的的存在!
「欸,你,」克利斯汀不客氣地開口,他決定先拿看起來最弱的傢伙開刀,傾身一掌拍在桌上,施加無形的壓力,「很開心是嗎?我有允許你沒經過我的同意就擅自向主人搭話嗎?你算是哪根蔥啊!」
「我們是朋友,所以……」白織不好意思地承認,鏡面上閃現期盼的光芒,等著某人的回覆。
「朋友?」龍族少主顯然對這組詞彙相當陌生。對他而言,從來就只有上下的主從關係。「少胡說了,主人是沒有朋友的。」
「嗯,我的朋友。」此刻魔王忽然開口,想也不想地再添上一句,「他們都是。」大概吧?
「怎麼會這樣……」克利斯汀不自覺地低喃出聲,陷入難以接受的打擊。
魔王的一句話顛覆了他的認知,陛下竟然與勇者成為朋友。雖然這些預備役目前還不成氣候,但總有一天必然會成為威脅。瑟那大人也不會認同的,這件事太荒謬了。
「呃,利利你還好嗎?」夏洛特見對方的表情不太對勁,好心地出聲關心。
此舉卻徹底激怒了克利斯汀,成為壓垮最後一道防線的稻草梗。就見下一秒,他一拳槌在桌上,表情嫌惡地咬著牙。
「住嘴,我不是說過了嗎?只有一個人可以叫我利利,聽懂了沒啊!!!」
「好好好,但你也用不著那麼生氣嘛。是我的錯,我誠心向你……」夏洛特試圖安撫對方,但話說到一半就被再次截斷。
「不必,你只要記得我永遠無法跟你們這些人成為朋友就夠了!」克利斯汀顯然不想再聽金髮少年說話,冷眼瞪向眼前眾人,隨即扭頭就走。
氣氛頓時一冷,再好吃的食物擺在眼前也讓人食之無味。魔王卻不受影響,迅速清光了盤子上的料理。
吃飽喝足後,羅亞站起身。「走吧,第一堂課要開始了。」
「可是那個……」白織忍不住瞥向克利斯汀離去的方向,不知該說些什麼來化解尷尬。
「不要緊的,」魔王壓根沒放在心上,無所謂地聳聳肩,「動物都有歸巢的本能。」
眾人聞言又是一愣,魔王好像又說出了不得了的發言。
就結果而言,果然跟粉髮少年料想得一樣。克利斯汀在不知道跑到哪去後,只過了一堂課的時間,又默默地出現在魔王的身邊,忠心耿耿地跟前跟後。
然而,褐髮執事對他們這些「主人的朋友」依舊抱持著不知哪來的敵意,尤其在看見金髮少年與主人之間過多的肢體接觸後,醋味變得更加濃烈,都要酸死人了。

午後的第一堂課,是瑟傑導師教授的「如何成為一名稱職的勇者&不可不知的勇者小常識」。雖然不是第一次上瑟那卿的課,但以這樣的形式上課卻是頭一回。
根據課程規定,學生可以在自家學伴的課表上任選一堂插班,一學期有十次這樣的機會,目的是為了增加學伴之間的契合度。但魔王認為這不過是在他爽混到畢業的目標前增加的不必要阻礙。例如,他身旁的少年就是最佳範例。
「瑟傑導師同意讓我插班了,」夏洛特面帶笑意地來到魔王身側,不忘補充一句,「如果你好奇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別忘了,我可是你的學伴喔。」
「我從來沒有忘記過。」反而常常因為對方出奇不意的舉止,留下了深刻的記憶。
「這麼說的話,你果然是歡迎我的囉!」夏洛特的眼睛一亮,眸中透出興奮的光彩,像隻熱情的大狗狗,只差沒有飛撲上去舔舔舔。
「話太多了。」魔王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學伴!」克利斯汀無視現在是上課時間,逕自湊了過來,「那是什麼鬼東西?我怎麼從來沒有聽你說過!」
那是自然的,龍族少主在魔王城裡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根本無從接觸外界的資訊。瑟那的臉色鐵青,忍不住在內心吐槽。
如果在其他情況下,他還能勉強容許,但要是有人仗著他們私下熟識,就以為能夠剝奪他當導師的樂趣,那可就大錯特錯了。
「現在是上課時間,請閒雜人等不要任意交談,若是執意如此,就請出——」
「學伴到底是什麼?」克利斯汀完全無視瑟那的警告,扳起面孔,散發出強烈的「我非常想知道答案」的氛圍。
「學伴,顧名思義就是能夠互相陪伴、互助學習的對象。」白織有條不紊地解釋。
克利斯汀似懂非懂地點點頭,接著再度提出問題。「那,要如何決定學伴?」
「首先你要先找一個對象,經過雙方同意之後,就可以簽訂學伴契約。」這一回,回答的人換成不知何時出現的巴奈特,嘴角依然噙著友好的笑意,渾身散發著乖寶寶、好學生的氣息。
「那我也要跟你簽訂契約!」克利斯汀轉向魔王,無預警地綻放無比燦爛的笑容。
「那是不可能的,」白織連忙補充說明,「克利斯汀不是本校的學生,再說,羅亞已經有夏洛特了,按照規定,一個人就只能有一個學伴。」
「規定?是誰規定的?」克利斯汀輕蔑地哼了聲。
「規定就是規定嘛。」菲莉蕬聳了聳肩。
今日這堂課的授課地點選在戶外的中庭廣場,所以他們可以不受室內空間及課桌椅的拘束,盡情挑選喜歡的角落或坐或站。授課導師瑟傑則在學生的目光匯集處賣力地解說著勇者不可不知的小知識,比如哪個牌子的服飾不只有防水防風的功能,近幾年甚至研發了防火的最新款式,是勇者不可或缺的新型裝備之一。
「你去哪了?」羅亞轉向身邊的夏洛特問道。
方才巴奈特湊過來搭話時,金髮少年不知跑哪去了,現在對方移動到更靠近導師的位置聽課,夏洛特才悄悄地重新現身。
「沒什麼,羅亞是在擔心我嗎?真是的,我只離開幾分鐘而已,不用這麼想我啦。」金髮少年燦爛一笑,抬手抓了抓後頸。
魔王沒理會夏洛特一貫的「撩男」言論,有些在意夏洛特的古怪行為。「你是不是在害怕某個人?」
害怕、畏懼,魔王有一瞬間在夏洛特身上看到了這些負面的情感。
「害怕?在這所勇者學院嗎?我不覺得有什麼好害怕的耶,尤其是跟你在一起之後。」夏洛特的眼尾微彎,透出真誠的笑意。
魔王雙臂環胸,沒有接腔的打算。不過話說回來,他與夏洛特的關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這段友誼是怎麼萌芽的。
瑟那仍賣力地扮演著導師的角色,雙掌清脆一擊,將學生的注意力聚攏在自己身上。
「各位學生,請將目光放在這邊。」他舉起一張手掌大的紙卡,展示給大家看,「請看,我手上這張紙呢,是好學生集點卡。」
看著眾學生困惑的表情,瑟那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繼續說明。
「在這所勇者學院,優良的品德不僅是勇者禮儀的重要一環,也是稱職勇者的必備條件。」他指了指卡片上的六個空格,「為了考驗你們的品性,在每個學期結束前,所有學生都必須將這張好學生集點卡集滿。否則的話──所有科目就統統死當!」
周遭的學生齊齊倒抽一口冷氣,開始緊張地交頭接耳。
「這些卡片上嵌入了魔法晶片,按照背面的說明操作,就能自動偵測綁定對象的『善行』。」瑟那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了一疊空白集點卡,讓學生人手一張傳下去。
「只要各位主動幫助有需要的對象,每完成一項,卡面上就會浮出一個笑臉紋章。視情況而定,有時候甚至會出現雙倍或以上的紋章,以嘉獎各位的額外努力。」說到這裡,他意有所指地掃視眾學生。
「這就是你們的期末測驗,不過別擔心,完成期限是一個月,只要在學期末時繳交集點卡,就不用擔心畢不了業。」
瑟傑導師以輕快的語調總結,但笑容裡似乎藏著報復的快意,視線停在某幾位不認真聽課的學生身上。
勇者不可不知的小知識悄悄地被眾人添上一項附註:導師都是心胸狹窄的生物。
「……」魔王看著手中的集點卡,試圖冷靜下來。
只要是頭腦稍微正常一點學生都不會喜歡這種浪費時間的麻煩事,尤其是這種乍聽之下簡單實際做起來肯定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的期末測驗,瑟那卿一定還有話沒說清楚。
顯然他在等人主動發問。
羅亞雖不想稱他的心,但還是決定如對方的意,他懶懶地舉手提問:「只要是能夠幫助人的事就可以了嗎?」
「當然不能這麼說,魔法晶片要偵測到被幫助的人的感謝之情,笑臉紋章才會出現,沒有一定的標準。所以也不能保證不會出現明明你幫助了對方,卻拿不到紋章的情況。」
「導師,請問可以團隊行動嗎?」白織接口詢問。
「期末測驗的規則不一樣,你們每個人都必須跟自己的學伴行動。」瑟那端出導師的架子,用詞扼要,讓人想不理解都難,語末又像是想激勵大家,補充道:「還有一個月的時間,完成六件好事、集滿六個紋章,時間上綽綽有餘。更何況你們還是未來的勇者,這點小事應該難不倒你們吧。」
即便聽了瑟傑導師如此激勵人心的措辭,眾人盪到谷底的心情仍舊委靡不振,現場的氛圍持續低迷。如此看來,勇者也不是天生熱心助人的勤奮生物。
「此外,在這段期間,除了上課的時候,你們可以自由在校外活動。」瑟那繼續說明,補充注意事項,「當然在行動前得先向學院報備,這也是為了防止你們在外捅出什麼簍子,破壞學院的聲譽。」
「怎麼可能,我們可是勇者預備役,將來都是要成就大事的人,不會有人做出讓學院蒙羞之事,這點還請導師放心!」巴奈特揚聲說道,整個人散發出非同小可的光明能量。
瑟那微微側身,巧妙地避開那道刺眼的光源。「但是,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那樣具備真正的勇者特質呢。」
魔王和龍族少主躺著也中槍。
「嗯?」巴奈特困惑地抓了抓後頸,「但是我們學院有這種人嗎?」
「呵呵……」魔王和利利同時發出尷尬的低笑,僵硬地牽動嘴角的肌肉。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