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 > 10
人民幣定價:59.8元
定  價:NT$359元
優惠價: 79284
可得紅利積點:8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甜寵撩,美強爽,你想要的這裡都有!
全文逐字修訂,隨書附贈神秘番外。
●他說,決定追求你是我的事情,最後拒不拒絕也是你的事情。不過,我拒絕你的拒絕
●她說:“能為你做些什麼,我很高興,至少到現在為止,還可以證明我不是 一個隻會闖禍的累贅,而是一個有資格站在你身邊的女人。”

沈繁星直覺不對勁,轉身一把拉住了他的手:“這件事你別管,我和沈千柔之間的事情也不止這一件,我自己解決。”
薄景川轉身,低頭深深地看著她,良久,低沉的聲音才緩緩在她的頭頂響起:“好,你可以自己解決,但是我不保證我不會插手。你想做什麼儘管去做,闖了禍我給你兜著。”
沈繁星勾了勾唇,仰頭看著他,輕聲說道:“儘管去做?萬一我並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善良呢?”
薄景川也笑了,他朝著她走近,彎身湊近她,啟唇:“我的女人不需要那麼善良。”
這個世界太寒冷,她只能把自己變成冰,不得不變得堅強。她因太強勢、冰冷被放棄,轉身卻被這個男人護在懷裡,暖成了一汪甜蜜、溫暖的水。

楠楠李

雲起超人氣大神,粉絲眾多,熱衷於閱讀和寫作,文風細膩、成熟,筆下的人物豐滿、有特色,崇尚獨立、平等的感情。

繁星點點最終也會隕落銀川。
薄景川真的特別愛沈繁星,滲到骨頭裡的喜歡,“星川夫婦”是我給他們起的名兒,我真的好喜歡他們,作者寫得太完美了,虐渣看得爽歪歪,加油,楠楠李小朋友。
――讀者三七.


男強女強,真的很喜歡!
繁星有小女人的嬌柔、冷魅,很喜歡女主,大大很會吊人胃口,總會在千鈞一髮之際來一個驚天逆轉,我很喜歡這樣的文風!
――讀者喜新厭舊AN

又甜又爽,女主絕頂聰明,男主自帶鑒婊功能。
――讀者blink



願得一人心,白首不分離!
起初帶著好奇心看了一下,結果就不可自拔了!大大這部作品真的是良心之作!
首先,女主沈繁星是我看過的這麼多部小說中最令我喜歡的角色,她強勢而又獨立,清冷而又有魅力,宛如夜空中最亮的星。俗話說,對敵人仁慈,就是對自已殘忍。這句話在繁星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有人認為她冰冷、強勢,有人認為她心狠手辣,有人認為她手段了得,城府深重,猜不透她的心思。她從來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仿佛所有事在她的計劃之中,淡定從容;也從不委屈自己,不屑做一個柔弱、站在男人身後的小女人。她也從來沒有被社會上的污言穢語、大眾的質疑打倒。明明身邊有一個強大的靠山――薄氏集團執行長薄景川可以為她遮風擋雨,但是她總說“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因為她知道,家世是無可改變的,唯有實力可以靠自己增強!
雖然如此,仿佛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主其實還有一顆柔軟的心。“迢迢千盞繁星,盈盈一川銀河”註定了男女主的緣分,開啟了一段男追女的寵妻之路。或許適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吧!強強聯合,甜寵爆表!狗糧塞滿,譜寫一篇盛世戀歌!
――讀者barbie
第一章 迢迢千盞繁星
第二章 盈盈一川銀河
第三章 是她,是她,就是她
第四章 當土匪當上癮了
第五章 戀愛的酸臭味
第六章 驚豔了時光
第七章 一日不見,相思成疾
第八章 喜歡被你打擾
第九章 足以與你相配
第十章 皮一下很開心
第十一章 彼此安好
第十二章 爸爸無情無義
第十三章 兩人天生絕配
第十四章 您的禮物到了
第十五章 玫瑰精油的權利
番外一
番外二
番外三
四周都是水,鋪天蓋地,淹沒耳鼻咽喉。
沈繁星最致命的弱點就是不會游泳,可她現在掉到了海裡,腥鹹的海水湧進了她的肺,初春的海水寒得刺骨,窒息的恐懼漸漸將她籠罩。
輪船的甲板上此刻擁出了好多人。
來參加今晚的宴會的大都是些名門公子、千金,雖然只有二十幾個人,但他們的身價加起來也撐起了平城的一小片天。
海面上此刻掀起風浪,豆大的雨滴先行落下來,沒有幾秒,大雨便傾盆而下。
落入海裡的兩個人在不斷地掙扎!
“救命……”
“救命……”
兩道呼救聲在大雨中幾不可聞。
一道高大挺拔的黑色身影忽然從人群中沖了出來,他的視線落到在海裡拼命掙扎的兩個人身上時,俊逸的臉上佈滿了慌張的神情。
幾乎沒有任何停留,甚至連西裝都沒來得及脫,他便一下子躍進了冰冷的海,大雨拍打著海面,模糊了他的視線,他費了好大的勁兒,終於救上來一個人。
“千柔,千柔,你醒醒……”男人喘著粗氣,顧不上自己此時此刻的狼狽,焦急地喊著懷裡已經昏迷過去的女人,他完全沒有想到,海裡還有一個人。
這個時候,一個滿臉焦急的女人突然在人群裡大喊了起來:“繁星呢?她不是被沈千柔叫出來的嗎?她呢?!”
“對!沈繁星……沈繁星也掉下去了!”
有人大喊,甲板上的人都倒吸了一口涼氣!
遠處白晃晃的閃電帶著轟隆隆的雷聲,恨不得將整個夜幕連帶著漆黑的大海撕裂。
眾人紛紛看向海浪乍起的漆黑海面,連人掙扎的影子都沒有。
剛剛說沈繁星跟沈千柔一起落水的女子忽然大哭起來:“繁星不會游泳!”
此刻抱著沈千柔的男人身子猛地一僵,對,他剛剛確實也看到了繁星。
就在女子的哭喊聲落下的那一瞬間,撲通一聲,另外一個人跳了下去。
沈繁星被救起來的時候,沈千柔已經咳出了水,醒了。
沈千柔蒼白的小臉上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淚水,她哭著望向自己跟前的男人。
“恒哥哥……”她哭著喊了一聲之後,便伸手摟住了他的脖子,蒼白的巴掌大的小臉深深地埋到了那個雖然渾身濕透,但仍舊俊美、帥氣的男人的懷裡。
而男人眉心微擰,不知道在想什麼,手卻漸漸摟在了女人的腰間,然後輕輕收緊。
“別怕,沒事了。”男人溫柔地說道。
甲板上的眾人見狀,又是一陣唏噓,之後齊齊將視線放到了後來被救上來的沈繁星身上。
心肺復蘇、人工呼吸,反復十幾次,她才終於吐出了兩口海水。
她那纖長的睫毛顫了顫,眼睛無力地睜開一絲縫隙。
明明頭昏昏沉沉的,她還是清晰地看到了旁邊兩個緊緊擁在一起的人,她扯了扯唇角,蒼白的臉被雨水不斷地拍打著,最後又失去了意識。
沈繁星勉強撿回來一條命。
她醒過來的時候,是三天后的正午,病房裡除了她,一個人都沒有。
亮白的光線透過窗戶照射進來,她面無表情地盯著病房裡飄浮著的細塵,不知道在想什麼。
她最後還是起了床,拖著無力的身子去了一趟衛生間。
之後看到外面明媚的陽光,雖然身體很虛弱,但是比起在這冷冰冰的病房裡待著,她更願意出去曬曬太陽。
醫院的後公園。
沈繁星的身上只穿著一件薄薄的病號服,雖然暖陽正好,但她仍舊覺得有些冷。
她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站穩,望著前方不遠處的梔子花樹,樹上有花苞待放。
她抱住雙臂,明明一副瘦弱的樣子,但是身上總有一股冷漠的氣質。
她有一張很美麗的臉龐,只可惜那麼漂亮、精緻的五官,很少有情緒波動,不過這不影響她的魅力。
她深吸了一口氣,心情稍微好一點兒,面前便站了一個人。
沈千柔手裡拿著冒著熱氣的保溫杯,身上披著一件男士西裝外套。
她看著沈繁星那張美麗的臉,感受著沈繁星身上那種孤傲的氣質,她的內心深處忌妒得牙癢癢的。
不過,看到沈繁星瘦弱的身子,沈千柔突然得意地笑了,像是炫耀一般,伸手將肩膀上的外套又緊了緊。
沈繁星冷眼看著她:“你真是陰魂不散。”
沈千柔挑挑眉,朝著沈繁星緩緩而來,看著沈繁星面色蒼白、身材單薄的樣子,笑得更加明媚了,她彎身湊到沈繁星跟前,低聲說道:“還不認輸嗎?姐姐,現在就連你最愛的男人都愛著我……”
沈繁星冰冷的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她不會游泳,溺水的時間又比沈千柔長,加上她現在剛剛醒,縱然有再多的憤怒,也沒辦法凝聚力氣發洩出來。
“卑鄙。”
沈千柔冷笑了一聲:“可如果不這樣做,你永遠不知道什麼叫作成全!是你死死抓著恒哥哥不放手的!”
“沈千柔,你的底線在哪裡?眾所周知,蘇恒是我的未婚夫!你當大家都是白癡嗎?!”
沈千柔笑了,笑得前仰後合:“事到如今……姐姐難道還不覺得,他們真的是白癡嗎?”
沈繁星一時無語,只是冷冷地看著她。
沈千柔說得沒錯,大家都是白癡!
明明是那麼拙劣、卑鄙的手段,大家卻一次次無條件地相信沈千柔。
蠢,真蠢!
包括沈繁星自己!
“怎麼?姐姐還不服氣嗎,那麼……”這個時候,沈千柔的臉色突然一變,無助地望著沈繁星,她伸手去抓沈繁星的胳膊,“姐姐,都是我的錯……”
“別碰我!”察覺到她的靠近和陡變的嘴臉,沈繁星只覺得噁心至極。沈繁星猛然抬手擋在身前,拒絕沈千柔的碰觸。
沈千柔的身子卻踉蹌了一下,她另一隻手裡的保溫杯砰的一聲落在了地上,水花四濺!
沈千柔的聲音陡然升高:“痛!”
“繁星,你幹什麼?!”一道陰沉的聲音乍然在她們的身後響起。
沈繁星猛然轉身,門口的人卻早已經大步沖過來,她只看到了蘇恒看向她的那狠戾的眼神,便被他一把推到了一邊。
本就虛弱的沈繁星被推得撞到了一旁的欄杆上,腰上傳來一陣鈍痛!
她的臉色更加蒼白了,她雙手抓緊了身後的欄杆穩住身子,冷眼看著眼前的場景,只覺得自己愚蠢至極。她早就知道沈千柔什麼陰損的招都能使出來,她卻一次又一次地被沈千柔套住!
“恒哥哥,好疼……”
蘇恒聞言站起身,心疼地說道:“忍忍,我帶你去找醫生。”他說著,便彎身將沈千柔橫抱在了懷裡,抬頭看向一旁冷眼旁觀的沈繁星,沉聲說道,“你先回病房,我一會兒去看你!”
等到蘇恒抱著沈千柔離開後,沈繁星才冷冷地笑了一下。
不遠處的梔子花樹下有個坐著輪椅的老太太,靜靜地望著這一幕。
“來蓉,剛剛那一幕你可看清了?”老太太張口,一雙眼睛遠遠地望著沈繁星所在的地方。
老太太身旁那位五十歲左右的婦人恭敬地道:“看清了,老夫人。”
“哼,小浪蹄子,愚蠢、幼稚的手段!”老太太冷笑一聲,怒道。
“可這不正好說明另外一個女子更加愚蠢嗎?連這樣幼稚的手段都化解不了。”
老太太搖頭:“來蓉,你錯了。”
“請老夫人明示。”
“是另外一個女孩太正直了。因為她自己不屑做,厭惡做,一些事情超越了她做人的底線,有違人倫道德!所以她想不到,這個世界上真有那樣卑鄙無恥的人。”
來蓉點頭。
老太太盯著沈繁星半晌,說道:“不過,也確實不太像話。”老太太又沉吟了一會兒,說道,“那氣質和本性倒是不錯,你去把她給我叫來,讓我仔細看看她。”
來蓉卻有些為難了。
“可是老夫人,大少爺馬上就要來了,要是讓他看到外人進了這園子……”
“怎麼?他還能把我吃了不成?”老太太嘟著嘴厲聲說道。
來蓉輕笑:“好好好!我馬上就把人給您帶來!”
兩人正說著,旁邊兩棵海桐樹中央的柵欄門就發出了幾聲響動。
兩個人轉頭望過去,只見一個穿著一身名貴黑色西裝、身材修長的男人正邁著穩健的步伐朝著兩人走過來。
此人長眉入鬢,鼻樑高挺,薄薄的唇顯著幾分鋒利,墨一般的眸子裡噙著一絲淺淡溫柔的笑意,他那低沉的聲音緩緩響起:“奶奶這是在跟誰發脾氣呢?”
午後的陽光從他的身側掃過來,將他的輪廓修剪成一道偉岸、修長的剪影,他的舉手投足之間盡顯矜貴與優雅。
老太太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孫子,然後轉頭朝來蓉使了一個眼色,來蓉連忙轉身走開。
男人蹲下身子,握住老太太的手,看著老太太嘟著嘴佯裝生氣的樣子低聲笑了笑。
“是誰惹奶奶不高興了,孫兒幫您收拾他們去!”
老太太撇嘴:“除了你這個小沒良心的還有誰?趕緊給我曾孫抱!”
薄景川無奈地說道:“奶奶,我剛回國。哪裡有機會給您生曾孫子?”
老太太哼了一聲:“這麼多年,你應付的話從來就沒有變過!”她鼓著腮幫子說著話,眼睛卻看著沈繁星所在的地方。
來蓉已經走到了沈繁星的跟前,沈繁星朝著這裡看了過來,老太太抬手朝著沈繁星揮了揮,沈繁星不解,但還是跟著來蓉走了過來。
薄景川站起身,看著來蓉領著一個高挑、纖瘦的女子朝著這裡走了過來。
女子臉色蒼白,但是清秀、漂亮,穿著寬大的病號服,走起路來衣服飛揚得厲害,可見她的身子有多纖瘦。
薄景川眯了眯眼睛,漆黑的眸子緊緊盯著女人越來越近的臉。
當沈繁星走近,她那警惕又疑惑的目光掃過他時,他才漸漸收起了視線。
他的心中有些詫異,他是第一次見到女人這般坦然地看著他,而且這個女人的目光只是從他的身上一掃而過,她便將視線放到了奶奶的身上。
那眼神,冷漠得讓他不僅意外,還覺得有一絲挫敗,他微怔,薄唇微微勾起一抹幾不可察的弧度。
“老夫人,您找我有什麼事嗎?”沈繁星說話時,微微彎下了身。
沈繁星與老太太說話時的動作,讓一旁的薄景川有些意外。
跟常年坐在輪椅上的人談話,最忌諱的就是讓坐輪椅者仰著脖子,這樣對坐輪椅者的頸椎不好。
老太太臉上的笑意更深了,她握著沈繁星的手,眼睛緊緊地盯著沈繁星的臉看了半天,連連點頭。
“嗯,不錯,不錯,真不錯!”
沈繁星不明所以,只能保持著禮貌又不失尷尬的笑容。
“孩子,不用擔心,奶奶不是壞人。就是一個人太無聊了,看著你覺得有眼緣,突然讓人把你叫過來,是有點兒唐突了,原諒奶奶好吧?”
面對老太太一點兒都不掩飾的熱情,沈繁星搖了搖頭,苦笑著說道:“沒關係,反正我也是一個人。”
老太太有些心疼地抓著她的手拍了拍:“乖孩子,你叫什麼名字?”
“繁星,沈繁星。”
“迢迢千盞繁星,盈盈一川銀河。好名字!景川,你說是不是?”老太太轉過頭,意味深長地看著自己的孫兒。
薄景川無奈地點了點頭:“是,很動聽的名字!”
“也很般配!”老太太得意地挑挑眉,之後對沈繁星說道,“來,繁星,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孫兒,薄景川。”
沈繁星抬頭望向站在一旁的男人,發現他眉眼精緻,豐神俊朗,只是站在那裡,就有著一股掩飾不住的尊貴的氣質,只看外表便能知道他不是一般人,她似乎在哪裡見過他,但想不起來具體是在哪兒了!
她有些疑惑,老太太的話還在耳邊,她再看到眼前的男人,心中不免有些尷尬。
迢迢千盞繁星,盈盈一川銀河。
薄景川……
千盞繁星,一川銀河……
這也太……刻意了。
薄景川似乎察覺到了沈繁星此刻的尷尬,禮貌地伸出了手,率先開了口:“你好,我是薄景川。”
“你好,我是沈繁星。”沈繁星說著,也已經伸出了手,試圖直起身子,卻在中途頓了一下。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