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子夜鴞04
定  價:NT$330元
優惠價: 79261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隨著「鴞」的關卡越來越喪心病狂,
徐望、吳笙也逐步發現突破這空間規則的可能契機。
既然鬼宅裡的NPC可以保留記憶、自主修改任務,
吳軍師的「教NPC做人計畫」便未必是異想天開,
再加上快樂闖關的徐小分隊終於與同行交上朋友,
成立「惡鴞受害者聯誼會」,
開啟了交換情報、協力闖關的互助模式,
闖關這條路上,他們不再孤單,
而集眾人之力,或許真能尋得摧毀「鴞」的方法……

正如他們意圖從內部破壞「鴞」一般,
徐小分隊接著卻遭遇前所未有的「內在」危機──
強行採集成員內心最深傷痛與記憶所建造的腦內地獄,
成為他們最難以面對卻又不得不咬牙破開的難題。
只是這個代表心底最深的噩夢,
同時存在著小小池映雪與青年閻王的地方,
竟是……他的家?!

本書收錄卷外章〈池映雪〉。
簡介:姓顏,名涼雨,字壯壯,平生最愛三件事,吃飯,寫文,看鬼片。自認閱盡一切重口味,落筆卻永遠小清新。沒什麼大的志向,只希望能用鍵盤敲打出生活的美好,也希望不管過了多久,那些曾經喜歡過我或者依然喜歡著我的朋友,不會為這份喜歡後悔。
第一章

「叮――」
清脆的提示音在鬼泉邊響起,仍在糾結中的徐隊長和吳軍師,收到了自家隊友的捷報。
【鴞:恭喜尋獲5/23鬼宅徽章一枚!】
徐望蹲在井邊,轉頭看吳笙,可憐巴巴的:「老天沒聽見你的祈禱。」
吳笙嘆口氣,點頭,難得承認自己神力不足。
「也沒有隊伍正好趕在現在交卷。」徐望又說,聽著都心如死灰了。
吳笙問:「想好了嗎,怎麼做?」
徐望從口袋裡摸出那個泛黃的小紙包,怔怔地看。很難想像,就這麼一個不起眼的東西,丟進泉眼裡,就能讓整個東院的幽魂灰飛煙滅。
說是幽魂,可小餓,還有那些管事的,明明都是活生生的,有喜怒哀樂,有朋友義氣。
「誰讓你們進來的!」背後忽然傳來厲喝。
二人猛地回頭,是天界管事的。
管事的看見了徐望手中的小紙包,周身霎時籠起黑氣,聲音低沉下來,雙目射出精光:「你們想對鬼泉做什麼?」
二人立刻站起,轉過身來正面對著管事的。
徐望下意識將紙包握到手心,攥得緊緊,嘴唇動了又動,卻還是沒答上管事的話。或許是先前的糾結耗費了他全部的心力,平時那些張嘴就來的瞎話,這會兒一起曠工了。
六目相對,氣氛陡然緊張,二人手臂卻忽然又響起一聲極短促的「叮!」
徐望和吳笙同時詫異。不僅詫異這時候怎麼會有提示,更詫異,這樣的「叮」他們從來沒聽過。
入鴞至今,他們一共聽過三種「叮」,第一種就是最常見的提示音「叮――」,第二種是交卷提示音「叮鈴鈴――」,第三種是打破交卷速度的提示音「叮鈴鈴鈴鈴~~」。
而這一聲短到不注意都可能忽略的「叮」,卻是第一次出現。
情勢緊急,二人再顧不得暴露不暴露身分,一齊抬臂――
〈小抄紙〉:一分鐘,倒數計時開始。
二人飛快對視,兩臉懵逼。倒數計時的提示他們見過,但總要告訴他們倒數計時用來幹什麼啊!
比如紅眼航班四小時拆炸彈,末日都市十五分鐘別墅穿越戰,或者五人隊之後每次入鴞都有的五分鐘內免責退隊或者踢人等等。這種不明不白的倒數計時,鬼知道該為什麼爭分奪秒?!
吳笙的目光移到徐望緊握紙包的手上,聲音低,語速快:「鬼泉。」
徐望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留給他們向鬼泉下藥的時間,只剩一分鐘?剛才糾結了有十分鐘,他們都沒做出決定好嗎!!
「你們鬼鬼祟祟的到底想幹什麼?」管事的向前一步,危險地瞇起眼睛,「再不離開鬼泉,我可要對你們不客氣了。」
倒數計時還剩五十秒。
徐望手心的汗,濡溼了紙包。
「吳笙。」徐望忽然低聲喚。
「我在。」吳笙說。
「就算我把紙包丟進去,哪怕毀天滅地了,明天,東院還是東院,對嗎?」徐望輕聲問。
「嗯,否則其他隊伍還怎麼闖關。」吳笙看著泉眼另一端的管事的,靜靜回答。
「那為什麼我還是下不了手呢……」徐望眼底發熱,嗓子眼發苦。
吳笙無奈笑一下:「我沒辦法回答你這個問題,因為我也一樣。」
倒數計時還剩三十五秒。
徐望:「你說管事的為什麼還不過來?」
吳笙:「他也在等著倒數計時吧。」
徐望:「倒數計時結束會怎麼樣?」
吳笙:「他恐怕會過來送我們上路。」
倒數計時還剩二十秒。
徐望:「老錢和小況會怪我倆嗎?」
吳笙:「小況應該不會。」
徐望:「老錢呢?」
吳笙:「那要看他為拿徽章吃了多少苦了。」
倒數計時還剩十秒。
徐望:「到時候我說是你心慈手軟功虧一簣怎麼樣?」
吳笙:「我沒意見,就看他倆信不信了。」
徐望:「……」
吳笙:「你說的,我有理性,沒人性。」
徐望:「……那是你自己說的!」
倒數計時結束。
管事的腳下卻沒動,只是微微偏頭,朝右上方的空中,畢恭畢敬道:「老大,你贏了。」
徐望和吳笙一愣,隨著一起抬頭。
鬼泉正上方,幽幽現出一抹黑色身影。黑袍,赤目,仍是兩頰凹陷泛著苦黃的那張臉,冰冷的神情卻威嚴十足,再感覺不到半點面黃肌瘦的可憐,瘦削中透著危險和壓迫感。
小餓,變大鱷了。
這變故的衝擊力太強,徐望接受不了,明明事實擺在眼前了,他還是怔怔問一句:「小餓?」
餓死鬼飄然而落,沒去找自家管事的,而是落在了吳笙和徐望面前。一步之遙,正面相對。
餓死鬼淺淺一笑:「你們騙了我,我也騙了你們,扯平。」
怒從心中起,徐望一把推開他:「滾蛋!我們只隱瞞了任務,你從頭到尾都拿我倆當傻子耍!」
餓死鬼向後踉蹌一步,臉上的笑意淡了,眼中卻依然沒敵意。
「我也只騙了你們我的身分。」他垂下眼睛,情緒藏在陰影裡。
「哈,就這一個?那『給很多鬼引過路,從來沒人願意帶我離開地府』呢?鬼說的?哦,我忘了,你就是鬼。我們倆算什麼無間道啊,你才是至尊臥底!」徐望從來沒對NPC這麼真情實感過,剛才有多糾結,現在就有多憤怒。
餓死鬼輕輕抬眼,相比徐望的激動,他的神情可以說是冷淡了,唯有仔細聽,才能聽見他聲音裡藏得極深的誠懇:「我沒騙你。」
「沒騙我?你自己就是東院老大,你還用別人帶你進離開地府?天界都隨你橫著走好嗎?!」
「我能橫著走,和別人願意帶我進,是兩碼事。」
「所以那些不搭理你的,倒是幸運地不用被你騙了?」
「是不用。因為我都不會讓他們進人間。」
「……」徐望在氣頭上,大腦本就短路,還遇上一個伶牙俐齒的鬼,那叫一個憋悶。
吳笙攬住他肩膀,安慰性地輕拍兩下,替他問餓死鬼:「死法是真的嗎?」
餓死鬼微微皺眉,沒懂:「嗯?」
吳笙比徐望冷靜得多,雖然心裡也彆扭,但依然邏輯清晰,條理分明。相比被餓死鬼欺騙,他更在意「給徐望討個明白」。
「你說的,生前是餓死的,死後就一直餓著再沒辦法吃飽,是真的嗎?」
餓死鬼毫不猶豫:「是。」
吳笙挑眉:「西院老大說,東院的老大是挖心鬼。」
餓死鬼依然平靜:「一直餓,總想挖人心吃。」
吳笙:「在地府管事的那裡,就知道我們不是鬼了,為什麼不挖我們的心?」
餓死鬼靜靜看他:「挖惡人,不挖朋友。」
吳笙沉默良久,目光微閃:「我們的目的是給東院下毒,這一小包下去,整個東院的鬼都灰飛煙滅,你覺得我們拿你當朋友?」
餓死鬼看向徐望依然緊握著紙包的手:「但你們還是沒下。」
「問完沒有!」鬼泉那邊的管事的,不樂意了,「你們在地府管事的那裡就已經暴露了,如果不是老大,別說鬼泉,連人間你倆都進不去!」
吳笙剛要回應,徐望卻先一步,問餓死鬼:「明知道我倆要給整個東院下毒,為什麼還要幫我們?」
「我那個時候不知道。」餓死鬼搖頭,「至於為什麼要幫?」他很認真地想了下,還是搖頭,「我也說不清。」
徐望看著他,忽然發現,雖然整個鬼的氣場、氣質都變了,甚至神情都徹底冷下來,可餓死鬼的那雙眼睛裡,還有一些先前熟悉的東西。「如果不是在地府,那你是什麼時候知道我們兩個要下毒的?」最憤怒的那一刻已經過去了,徐望現在就想死個明白。
餓死鬼說:「你們勸我離開東院的時候。」
徐望問:「知道了,為什麼不拆穿?」
餓死鬼說:「我覺得你們不會動手。」
徐望扯一下嘴角:「所以你就和管事的打賭,看我們會不會對你手軟?」
餓死鬼沉默片刻,說:「是看你們在不在乎我這個朋友。」
徐望定定看他:「你贏了,我們的確下不了手,然後呢?」
餓死鬼說:「我後悔了。」
徐望:「……」
餓死鬼:「對不起。」
「老大,你為什麼要道歉?」管事的咻地飄過來,落到餓死鬼旁邊,忿忿不平,「如果不是你攔著,剛才我就送他倆歸西了!」
徐望胸膛劇烈起伏,心裡翻江倒海,腦子大鬧天宮,已經理不出來誰對誰錯,誰又欠誰多一些了,簡直一筆糊塗帳。
手臂忽然被餓死鬼握住。徐望一震,本能往回抽,不想餓死鬼力道極大,竟然沒成功。低頭看去,吳笙也是同樣遭遇。
餓死鬼握著他倆一人一條手臂,雙目緊閉,周身黑氣恣意繚繞,口中默念有詞。
徐望慌了:「小餓,吵個架不用下鬼咒吧……」
話音未落,只聽一聲二合一的「叮――」
被緊握的兩條胳膊上,貓頭鷹圖案自動點開,進入〈小抄紙〉。
自動查看新提示,已經讓徐望和吳笙瞠目結舌,更讓二人震驚的是,〈小抄紙〉裡的任務竟然變了!
原本的任務是――〈小抄紙〉:〔任務〕混入東院,尋找鬼泉,倒入滅魂散!
現在的任務是――〈小抄紙〉:〔任務〕混入東院,尋找挖心鬼。
徐望已經傻了。
連吳笙腦子都有點懵。
剛才的一分鐘倒數計時,沒頭沒腦毫無具體提示,這會兒任務又莫名其妙變了,一晚上遇兩次「不可思議」,這頻率有點高吧?
而且……尋找挖心鬼?那不就是小餓嗎?他倆已經找到了啊!
「叮――」
【鴞:恭喜過關,5/23順利交卷!親,明天見喲~~】
成、成功了?!
徐望錯愕地看著餓死鬼,快把眼睛瞪出來了,一時間心裡湧出無數個問題,哪個都想問,哪個都想追根究柢。
然而時間已經來不及了。
天旋地轉到來之前,徐望只由著直覺,說了那句最想說的:「我叫徐望,他叫吳笙,我們記住你了,你也別把我們忘了――」
失重感來襲,徐望和吳笙只看見了小餓張嘴,卻再聽不見他的聲音。
世界重新安穩,視野回歸清明,徐望和吳笙回到了圍擋工地的藍色金屬板前,只不過位置從工地西面的人行道,變成了工地東面的臨時停車場。
凌晨三點,正是夜最冷的時候,不用起風,單是空氣就能讓人在一呼一吸間,體會到北方的寒。
徐望和吳笙卻毫無所覺。他們怔怔看著對方,身體是回到現實了,可思緒,還停在鴞裡面。
最終,徐望先開了口,靜謐月色下,他聲音中的茫然和不解,格外清晰:「你說,改任務這件事,是任務線本來就這麼設定的,小餓只是配合走流程,還是……」
不知該怎麼形容另一種詭異的可能,徐望說著說著,卡住了。
「還是小餓的自主發揮?」吳笙幫他補完。
「對對,」徐望長舒口氣,稍稍冷靜了些,「我就是想說這個。」
吳笙無奈地搖搖頭:「說不好。」
徐望想改名叫絕望了。連吳笙都說不好,那這事就沒弄出結論的可能了。
「其實不止改任務,」吳笙又道,「前面的打賭,一分鐘倒數計時,還有更前面的,他直接帶我們瞬移到鬼泉,都有可能不是鴞原本的設定。」
徐望錯愕:「不至於這麼霸道吧……」
「除非再走一次這個任務線,否則再沒機會研究明白了。」仰望星空,吳軍師幽幽嘆息,滿眼未盡的遺憾。
「再走一次?」徐望一點也不想,「這麼虐心的線,我絕對不要走第二遍!」
吳笙疑惑看他:「你不是還讓小餓別忘了你?」
「我們可以再見面,見面又不是非要做任務,」徐望仰望蒼穹,描繪重逢的美好圖景,「談談天,下下棋,玩個抓鬼什麼的,又快樂又愜意,多好。」
吳笙:「……」
徐望口袋裡忽然傳來手機鈴聲,深夜的街道上,聽著格外響亮。
「你倆在哪兒呢?」電話是老錢打來的,一接通,就是錢同學中氣十足的聲音。
徐望這叫一個過意不去,光顧著聊小餓,差點兒把倆功勛隊友忘了。
連忙描述了一下大概位置,掛電話之後約五分鐘,錢艾和況金鑫才從街角轉過來。在老宅東院裡,從地府走到天界,七拐八拐不覺得多遠,一回到現實,距離就體現出來了。
四夥伴先叫車回了賓館,然後才交換了各自的征戰資訊。
錢艾和況金鑫這邊簡單,無非就是被夢鬼折磨的血淚史,當然,錢同學大義凜然教育了對方的這種光輝戰績,也必須重點陳述。待到兩個小夥伴說完,徐望才把自己和吳笙這邊的交卷過程講了。
錢艾和況金鑫沒想到過程這麼糾結,更沒想到,還留了一堆未解之謎和「可怕的猜想」。
至少,在錢艾這兒,NPC能自由發揮實在讓人頭皮發麻:「你倆會不會想太多?」
徐望懂,這事兒誰聽都會覺得匪夷所思,畢竟在鴞裡闖了這麼久,還沒遇見過NPC不按劇情走的。而且事情可以轉述,感覺卻不能。
「如果你親自經歷過一遍,就肯定不會覺得我倆想太多了。」他只能這樣說。

當天中午,四個小夥伴就坐火車,從許昌奔赴安陽。
小餓的事情暫時討論不出結果,另外一位隊友,卻是實實在在等了好幾天了。幸而5/23和6/23都在河南,一個多小時的火車,就到了。
徐望提前和池映雪通了氣,那頭則直接發了個飯店定位,一下火車,四個小夥伴就按著地址叫車過去了。到飯店大廳,徐望剛報出「池先生」三個字,都不用說其他的,就被飯店人員特熱情有禮地領進電梯,直達頂層。
一出電梯,徐望就知道了,都不用問,又是頂級套房。
走廊盡頭,套房房門大開,池映雪側倚著門框,面向走廊這邊,遠遠看著他們。
他今天穿了一件霧霾藍的針織衫,深藍色水洗磨白牛仔褲,同是藍色系卻又有深淺色差,配起來極和諧,且低調安靜的顏色,襯得他皮膚更白,整個人更是有種憂鬱的沉靜。
當然,四個小夥伴都清楚,這是穿搭帶來的「虛假印象」。
池映雪是不可能憂鬱安靜的,比如這會兒,還隔著很遠呢,就衝他們不滿地皺眉。
待彼此距離近到可以聽清說話了,這位同學立刻開口:「嘖,你們好慢。」說完他就轉身進了屋。
錢艾黑線,莫名其妙看另外三個夥伴:「特意在門口等我們,就為了吐槽一句?」
徐望莞爾,拍拍他肩膀:「小雪特製歡迎儀式,你要多理解。」
錢艾:「……這也太難理解了!!」
說話間,四個夥伴都進了屋,套房沒有北京那個大,但也近九十坪,五個人都站在屋裡,看著還是發空(發空:感到空虛、沒有真實感。)。
「又是你哥訂的?」徐望看向池映雪。
後者已經坐進沙發,聞言聳聳肩,算給了回答。
徐望心情複雜:「你哥是不是有全國五星級飯店總統套房的通票……」
「他只有這一個優點。」池映雪剝開一瓣橘子,往嘴裡丟。
錢艾光顧著參觀,沒聽見前因,就聽到後半句,便搭茬問:「什麼優點?」
池映雪嚼著酸酸甜甜的橘子,很自然道:「錢多。」
錢艾:「……」他為什麼要多此一問!
四個風塵僕僕小夥伴,把背包放下,各自尋了舒服的地方坐定,這重逢才算真正開始。
「你們要是再不來,我就準備跳槽了。」池映雪吃完最後一瓣橘子,發表等待感言。
徐望看出他等得辛苦了,對於這位沒耐心的新夥伴,能等這麼多天,絕對夠意思了。
不過他還是要給自己隊伍正名:「跳槽?你再去哪裡找我們這麼好的公司?」
池映雪挑眉:「好在哪兒?」
徐望不假思索:「CEO有極大的人格魅力。」
池映雪:「……」
眼見著這天好像聊不下去了,徐隊長趕緊換話題,把自己這邊二十來天的闖關歷程,向新隊友做簡單通報,然後重點講了一下5/23和小餓。
不同於錢艾和況金鑫的半信半疑,池映雪顯然一丁點都不信,聽完只點點頭:「哦。」
徐望:「就這樣?沒其他想說的了?」
池映雪歪頭想一下:「任務線原本就這麼設定的吧。」
「……」對吳笙,徐望覺得好奇心太多是病,對池映雪,徐望又希望他能多點好奇心。這倆夥伴對世界的探索欲就不能勻一勻嗎!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