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甜甜圈,圈住你(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6.8元
定  價:NT$221元
優惠價: 75166
可得紅利積點:4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田甜甜臨危受命,拯救“失戀博物館”的經營困境,可轉眼館主換了人?還將她拒之門外?長得帥是很了不起,長得帥還能讓她一見鐘情就更了不起了!
正當她考慮如何打入博物館內部,強勢攻略沈琛時,對方卻主動上門要與她簽約。甜甜偷著樂了,只當這是代理沈館主欲擒故縱的套路,卻不料她約飯約車約跑步,他就是冷口冷面裝糊塗。
誰要跟他“合作愉快”啊?她只想騙他談戀愛!
萌晞晞
福州市作協會員,小說作者,漫畫編劇,傲嬌的90後獅子座,江湖人稱“碼字機”,擅長一本正經地搞笑,希望自己的文字能給讀者帶來快樂。
已出版作品:《滿分初戀》《萌師出高徒》《我的“反派”夫君》等。
問:如何快速脫單?
1成為一個集美貌與才華於一身的顏控
2和高冷帥氣霸總共事
3做自己
失戀博物館的會議室裡——
甜甜故意說:“你這個項目還真是有點麻煩啊……”
沈琛認真地說:“我和它都交給你,我放心。”

梗多糖甜的都市爽文
撩,是基本操作!
甜甜圈,圈住你
萌晞晞/著

目錄
第一章 別瞧不起膚淺
第二章 沈先生的誠意
第三章 豬隊友與神助攻
第四章 爭執換吻
第五章 舊校服和黑手套
第六章 如果你就是愛情
第七章 最耀眼的地方
第八章 戒中故夢
第九章 黏人的糖
第十章 等你在盲區之外
尾聲   不甜不要錢
《甜甜圈,圈住你》
 萌晞晞 作品
(試讀)

第一章 別瞧不起膚淺
1
“列車即將到達鶴嘉廣場站,下車時請小心列車與站臺之間的縫隙。”
地鐵車門打開,一道粉紅色身影以優秀的走位成功在涌出的人潮中脫穎而出。田甜甜一邊步調緊湊地趕往出口電梯,一邊低頭刷開了某星座大V的微博,趕在簽約之前,抓緊時間進行日常迷信。
“你將去完成一件你認為意義非凡的事情,看起來會出現一些波折,但也很有成功的潛力。感情方面,聽從自己的本心,你會得到你想要的。出行可能會遇到點兒麻煩,注意不要低頭看手機……”
“啊!”
才看到這裡,甜甜就與一對情侶迎面撞上,緊接著胸前就是一陣冰冰爽透心涼。冰鎮可樂潑了大半杯,針織衫前面全是黏黏糊糊的棕褐色,還能聞到碳酸汽水的甜味。
甜甜顫抖著拇指給大V這條日運點了個贊。真準。
“你沒事吧?”
“你看我這樣像沒——事就是真的沒事啦!”
話到嘴邊拐了個彎,全因甜甜在小事上信奉“顏即正義”的原則。而眼前這位小姐姐,就是“正義”的化身!
黑色鉚釘皮衣半搭在年輕女人的右肩上,墨鏡擋住了大半張精致的瓜子臉,看不清神情,短發利落,與自己一般高的個頭,卻因一雙大長腿硬是將皮靴踩出了一米八的氣場。
渾身上下只一個字,酷!
“是我自己走路分心,不怪你。”
說話間,甜甜順便瞥了眼,那個從撞到起就只是扶住女友低聲詢問是否崴到腳的男人。他眉宇間透著心不在焉的焦慮,仿佛對女友的關切只是例行公事,長相氣質都平平無奇,毫無吸睛點。甜甜幾乎在移開眼的瞬間就忘了他的模樣,還不如女人背著的那把純黑色的吉他叫人印象深刻。
“但你的衣服……”
“啊,我趕不及了!拜!”
不等女人說完,甜甜驚呼著收回視線,留下一個匆忙的背影,趕在電梯門關上前擠了進去。
出地鐵站百餘步,就是S市最繁華的CBD之一,要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建造一座占地一千平米的私人博物館,甜甜很難想象這要燒掉多少錢。估計是上一輩留下的,畢竟和她通話的館主聲音聽起來好像比自己還年輕一兩歲,而這座“失戀博物館”,據現任館主交代,已經有十幾年的虧損歷史了。
等家底快倒貼光了,才想起要好好經營——
不晚,不晚,誰讓館主那麼幸運找到了她甜甜姐呢?
導航提示距離目的地只剩兩百米時,甜甜瞇起眼眺望,廣場東側那座建筑的輪廓就映進了眼瞳。於是她關掉導航,抬頭看路,很快發現從自己身旁走過的人都會忍不住把視線停在她胸口處兩三秒。
顯然不是她過於性感,而是那塊可樂漬被初秋的日光灼得無處遁形。
走在路上,臉皮厚點就算了,但就這麼去和人談合同確實失禮。甜甜想了想,雙肩包裡常備的高中校服倒能派上用場,麻利穿上,拉鏈一拉,解決問題!
粉色針織衫搭配黑色牛仔短裙的漂亮小姐姐走著走著,突然換裝,換上的還是高中生校服。這波操作毫無意外地又引來不少詫異目光。
盡管甜甜走出大學校門已有兩年之久,可憑著一張逆生長的甜美臉蛋,外加高高扎起、元氣滿滿的馬尾辮,她自信穿上校服,還真能騙住那麼一兩個眼光不是那麼準的人!
很不巧,博物館門口苦口婆心勸她別逃學的保安大叔,就是今天第一個被騙到的。
“小姑娘,現在還是上課時間啊,你怎麼從學校裡跑出來了?我們最近閉館修整。聽叔叔一句話,回去,別貪玩耽誤了學習,高中耽誤不起的!”
“不是,大叔我是裡邊衣服被潑臟了,才不得已套了一件校服!你看我渾身上下,除了這件校服,還有哪一點像高中生的?”
保安大叔聽完上下掃視她一遍,點點頭,還答得有理有據:“哪點都像。現在女學生早熟,化妝戴首飾都很正常。”
“……我真是你們沈寧館主請來的幫手,來簽合同的!”甜甜腦仁疼,抬手扶額,看到手表上時針已經走到十點鐘,對他一指,“就約在今天十點!你看我踩著點兒來的,她之前沒和你說過嗎?”
“沒有沒有!小姑娘你別鬧了,想參觀等開館了,讓爸爸媽媽帶你來,成些天的沒人來,歡迎你還來不及呢,又不要錢——”保安大叔再次將試圖彎腰鉆進去的甜甜擋了回去。開玩笑,他轉行之前可是足球守門員,進球沒門,進人也不行。
“你們這兒門票,不要錢的?”
甜甜突然安靜下來,退後幾步,拉出足夠距離後,才右手支著下頜再次打量這座喧囂都市中顯得過分沉默低調的建筑。
人們應該會最先被籠罩在博物館頂部的巨大穹頂吸引眼球,穹頂遮住了支撐它的四根巨型柱子的頂部,遠眺時若不細看,整個穹頂就像漂浮在半空似的。不銹鋼與鋁合金打造出的沉甸甸質感,其上裝飾著的愛神星形孔洞密密麻麻,可以想象白日裡金燦燦的陽光從這些孔洞篩落進館內,會是怎樣錯落的夢幻。
穹頂之下,是灰色玄武巖打造出的一系列殘缺的心型館體,互相堆疊成整個建筑,館體表面鑲嵌圓形透鏡。當夜幕降臨,館內燈火通明時,這些透鏡便使得光線聚集,如同將點點音符綴入樂譜,環繞著將建筑的外立面點亮。
很漂亮的建筑,也貼合“失戀博物館”的主題,只可惜無人問津。
鑒定完畢,甜甜也放棄了繼續論證“自己不是高中生”這個辯題,掏出手機給沈寧撥電話,邊挨到耳邊等,邊對保安大叔挑眉:“行!不信是吧?我給你們館主打電話,讓她下來總行了吧?”
“嘟嘟嘟——您撥打的用戶不在服務區……”
“我們館主最近出國探親去了,怎麼可能聯系你來這裡見面?快回去吧!”
一連好幾通電話都不在服務區,保安大叔都聽見提示音了。這分分鐘打臉的滋味,甜甜揉揉臉頰,有點疼。
“你們館主什麼時候走的?是不是突然有什麼急事?親人病了,才臨時出國的?”甜甜放下手機,不死心地問,“可能還來不及交代——”之前的幾次電話與郵件溝通,對方態度誠懇,怎麼都不像是沒事幹拿她開涮的,況且合同都填定了,只是她出於慎重才提出要來博物館實地考察,當面簽約。
“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也就今早館主哥哥才來代理的事務。”保安大叔一直是張開雙臂,嚴防死守的姿勢。
“你早說啊!讓我進去見見她哥就說清楚了!肯定是走得匆忙,交接沒做好!”甜甜帶著“這下全明白了”的神情,一拍大腿,就要往裡走。
然後又一次被擋回來。
“小姑娘你就別為難我了!沈先生說了閉館,外人一概不準入內!”
“大叔你真別被我這一張臉騙了,我貨真價實二十四歲,工作了兩年的社畜!再說了,就讓我進去見一面,誰都不掉一塊肉的,你怎麼就這麼固執呢?!”
“學習壓力大,叔理解,但咱們玩夠了就趕緊回學校吧,‘五三’還沒刷完呢吧?”
“……”

2
博物館三層的館主辦公室內,穿黑色襯衫的年輕男人臉色冷峻,薄唇肅抿,站在辦公桌前,右手指尖緩慢地一一劃過桌上擺放的物件,看似漫無目的,可跟隨他多年的助理陳識太了解自己的BOSS了——一個絕不會將時間浪費在任何無意義事情上的工作狂。
“BOSS,你在找什麼?我幫你一起找?”
年輕男人沒有立刻回答陳識,而是將室內所有值得關注的物件都觸摸過後,才言簡意賅地吐出四個字:
“這裡沒有。”
這裡沒有,也不讓他去別處找。BOSS不想解釋,陳識也識相地不再多問。只是BOSS沒得到想要的,就開始不自覺地釋放低氣壓。陳識是個悶不住的性子,覺得自己需要透透氣。
窗戶一開,樓下兩人的吵嚷聲就順勢飄進了男人耳裡。
“底下發生什麼事?”
陳識稍微將腦袋探出窗子,側著耳朵,仔細撿落散在風中的關鍵詞:“好像是保安和一個女人吵起來。在說什麼‘高中生’、‘面談’、‘館主’……”
“下去看看。”
聽完最後一個詞,男人重新戴上手套,推門而出。陳識也連忙跟上。
“保安,怎麼回事?”
“沈先生,您怎麼下來了?”保安聽到詢問回頭,“就這高中小姑娘瞎胡鬧,非要闖進去找人——”
被稱為沈先生的男人循著保安所指移動視線,問:“這位小姐找誰?”
“找你妹!”
“咳——”陳識被自己咽下的口水嗆到。
“嘿,小姑娘你怎麼還罵人呢?”保安眉毛都豎起來了,卻被男人按按肩頭,示意他退開。
“我怎麼就——”前一秒,甜甜還對面前的保安剽悍地叉腰瞪眼,下一秒,她的目光就定住了,黏在了那從館內的陰影中走出來的男人身上。
男人的氣質很棒,對甜甜來說是千萬人中一眼就心動的類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身材,挺拔高挑,臉部棱角分明,眼裡閃著鋒芒,又像被徽墨染過般叫人望不到底,凌厲而不失內斂。經典款的黑色豎條紋襯衫,一絲不茍地束著銀灰色斜條紋領帶,十足的商務氣派,嚴謹又顯得不過分古板。袖子挽起到接近肘部的位置,露出一節有力的小臂,順著小臂幹凈流暢的線條而下,玫瑰金的腕表在陽光下折射著光,隱約能看清表帶上的黑色鱷魚紋,怕不是什麼“壕”無人性的名表。甜甜對奢侈品沒什麼研究,但直覺素來準確,就連男人那雙絲綢質感的黑色手套,能將手型修飾得如此貼合優雅,怕都是專門定制的,價值不菲。
不過話說回來了,這天氣還挺燥熱,也不打高爾夫、不鑒定古董的,兩手都戴手套,還真是奇怪的習慣……
“小姐冷靜下來了嗎?” 男人微低頭看她,眸色淡淡。
甜甜故作淡定把兩只手從腰上慢慢撤下來,內心卻是暴走的:怎樣才能在一見鐘情的男人面前挽回形象?在線等,急!
“小姐?”男人的低音炮也滿足了她的聲控屬性。
“不是,這是個誤會,我一直都很冷靜,我這個人很文明的,再怎麼生氣也不會罵人的……”扯出一個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甜甜小心翼翼地瞅著他,“我說的‘找你妹’,就是字面意思,找你妹妹。保安大叔不是叫你沈先生嗎?所以我想你應該就是沈寧館主的哥哥吧?代理館主?”
雖然,她確實存心使用了一語雙關這種修辭手法。這不剛才還沒看清臉嘛。
“沈琛。”
很簡短的自報家門,但唇形很性感。甜甜心想。
“小姐很喜歡這樣盯著人發呆?”
“啊……可能是外邊的太陽太毒了,曬得我有些暈暈乎乎的,反應慢。”甜甜毫無做作痕跡地抬手按按額頭,偷偷透過指縫觀察沈琛的神情變化。
然而,沒有變化。
他只是點點頭,留下一句話,轉身先進了館。
“既然是來找舍妹的,就進來坐下談吧。”
這年頭,居然還有年輕人會用“舍妹”這種謙辭。甜甜對著他冷肅的背影,突然腦補出他換上老幹部三件套時的樣子。毛衣、外套、保溫杯,反差萌過分可愛,沒忍住噗嗤一聲笑了。
好奇寶寶陳識聽到了,湊過來,壓低聲音問:“你笑什麼呢?”
“不告訴你。”甜甜秀眉一挑,背過手甩開他,蹦跳著追上前面的沈琛,步子踩得都是雀躍的節拍。
館體內部一共三層,空間做自上而下的通透設計,灰白色階梯在中央螺旋而上,一二層都是展區,聯合辦公區位於三樓。光線穿過穹頂交錯灑落,將夜裡才會出現的星空借進博物館中。
甜甜亦步亦趨地跟在沈琛身後,眼睛卻忙個不停,把上下左右都觀察了個遍。三樓辦公區的裝修設計很簡潔,白色配以銀灰色流暢線條,大大延展了空間感,除了大辦公區外,還有幾個獨立辦公室,館主的在最右側。
“請坐。”
沈琛一進屋,先倒了杯溫水遞給她。
“謝謝。”甜甜接過,與他隔著辦公桌坐下,隨便垂眼抿了口就放到一旁,然後繼續直勾勾地盯著沈琛。
“還不知道小姐的名字?”沈琛也不介意,十指交叉在身前,“實在抱歉,我常年在國外工作生活,對舍妹在國內的朋友圈子並不熟悉。”
看他語氣神情並不傲慢,相反,舉手投足都盡顯紳士涵養,卻又習慣性在談話中擺出了強勢的主導者姿態,甜甜就知道這人必然長期在職場中充當著領導者的角色。
於是她擺擺手,笑瞇瞇地自我介紹道:“沒關係,我叫田甜甜,疊字,糖很甜的甜。其實我不算是沈寧的朋友,否則就不會連她出國探親都不知道,還被保安大叔攔在門外了。”
“那你找她是為了?”
“為了談合作啊!”甜甜說著,才想起扭身從雙肩包裡取出文件夾,推到他面前,“你看——”
那是兩份打印好的合同。家裡備著打印機,她就順手打印出來了。
“我呢,是個微博段子手,專攻情感領域,筆名‘一顆糖’。不敢說大紅大紫吧,好歹三十幾萬粉絲,也算小有名氣。前段時間,我看到你妹妹以館主的名義,在網上招募能幫助失戀博物館擺脫經營困境的自媒體合作者,進行文創產業的相關開發,很有興趣,就聯系了她。經過幾次在線商議,我們已經基本就合作方式與合同條款達成了共識,所以約好今天我來博物館,她帶我實地看看,沒什麼問題就當面簽訂合約。”
沈琛微側過臉,低頭翻閱合同,姿勢恰好讓甜甜注意到了他完美的天鵝頸和撩人的喉結……但她還是把持住了自己,將來龍去脈簡單敘述一遍。
“前段時間?大約是什麼時候?”
“……大概八月中旬吧。”這問題讓甜甜有些摸不著頭腦,但還是認真回答道,“她說她大學剛畢業,打算放棄專業對口的工作,專心投入到博物館經營中,借鑒網紅博物館的運營經驗,讓更多人知道這座失戀博物館,打造失戀者的療傷之地。”
“那你們是什麼時候約好在今天見面的?”
“上周四。”
“也就是四天前。那是你們最後一次聯系?”沈琛的視線沒有從合同上移開。
還是這種無關緊要的問題。甜甜突然斂了笑意,挺直腰板,肅色說:“沈先生,我這個人不喜歡拐彎抹角,談合作也是直來直去,更不懂得玩那些談判上的心理戰。如果是合同方面有什麼條款還有異議,你可以直說,咱們再商量。”
從第一眼起就像個花癡一樣盯著自己的人,忽地換了公事公辦的態度,這讓沈琛不由微詫地抬眼。直視她片刻後,他才解釋說:“田小姐誤會了,我無意在合同條款上拉扯,這些問題也不是什麼談判策略的一部分。只是出於某些特殊原因,希望能從田小姐處了解一些舍妹的近況……她最近,看起來似乎不太好。”
“眼神殺”外加如此誠懇的語氣,甜甜咬咬唇,三秒過後就敗下陣來,回憶說:“是最後一次了,當時聽沈小姐的話音沒什麼不對勁,心情不錯、幹勁滿滿的樣子。”
她猜想,沈琛或許是個不知該如何關心妹妹的哥哥,才想在自己這兒旁敲側擊地了解其生活狀態。於是甜甜眼珠轉轉,又補充道:“事實上,從我接觸她以來,她的狀態一直如此,每一次交流都讓我很舒服,積極明朗,聊得還算投緣,所以我才決定接下這個case。只不過我和沈小姐只有合作上的往來,生活上沒有深交,更多的就不了解了。”
“好,我明白了,耽誤田小姐時間了,很感謝。”沈琛聽後點點頭,起身將合同交還到甜甜手中,“我讓我的助理陳識送你下樓。如果田小姐有什麼地方想去,也可以讓他開車送你一程。”
“啊?”甜甜只是下意識跟著他站起來,卻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田小姐還有什麼問題嗎?”
她指指他遞過來的文件夾,沒接:“這合同……”就這麼黑不提白不提的,又給她遞回來算怎麼回事?
“是這樣,舍妹回國時間不定,博物館事務由我接管。我與她對博物館的經營理念不同,暫時沒有進行文創業務拓展的意向。讓田小姐之前花費許多時間精力,又白跑一趟了,我代舍妹表示歉意。”
沈琛輕描淡寫幾句話,就把甜甜想通過與他共事,從而達到近水樓臺先得月效果的美夢給打破了。
文件夾被塞過來的剎那,她像只被踩了尾巴的貓,猛地將其大力摔回沈琛桌前!
“不行!”
“……”
這麼多年了,這還是第一個敢把合同摔BOSS面前,然後大聲say NO的人!陳識在旁邊快把眼珠子給瞪出來了。
“不是……”不小心又釋放了御姐之魂,甜甜趕忙把眉眼笑彎,放柔語調,“我的意思是說,開發文創有什麼不好的呢?現在互聯網時代,小說、漫畫、遊戲等等都能成為IP,博物館為什麼就不行呢?絕對是潛力股,下一個熱點!”
沈琛淡定地看完她變臉的全過程,才挑起眉峰,說:“實話告訴田小姐吧,我一直不贊成舍妹從事私人博物館的經營,你應該也知道,許多私人博物館長期都處在虧損狀態,這座失戀博物館也不例外。我已經打算清算資產,盡快處理掉,所以也就不麻煩田小姐費心了。”
說著,他微微俯身,將文件夾貼著桌面推向甜甜。
“別啊!”甜甜見狀,立刻雙手齊上,壓住文件夾,暗中使勁,“沈小姐說了,她之前對博物館一直是放養模式,可不得虧本嗎?這俗話說得好,酒香還怕巷子深,不做點宣傳營銷,當然沒人知道咱們!只要及時改變策略,情況就一定會慢慢改善的。你看故宮博物院做得多成功,不試試怎麼知道做不起來呢?”
“田小姐,我有我的打算。”
沈琛當然不會幼稚到和她玩這種一份合同推來推去的遊戲,當即收手,直起身,語調與眼神很明顯冷淡下來。
言外之意,這座博物館姓沈,外人不要管得太寬。
“……”話說到這份兒上了,甜甜也只能祭出殺手锏,一咬牙一閉眼,狠狠心衝他伸出三根手指頭,“這樣吧!我、我不收錢先給你試用三個月!要是沒起色,我二話不說走人,絕不再多廢話!”
“田小姐很缺合作?”沈琛索性坐回去,上身微微後仰貼著椅背。
見狀,甜甜趴下來,雙手托腮撐在桌上,微微歪著腦袋,笑盈盈地盯著他,說:“普通合作不少,就缺像和你這樣的帥哥合作的機會。”
沈琛松領帶的手一頓,眼前這個女人不懷好意的視線就徘徊在他鎖骨附近,只等他松領帶、解扣子,就仿佛即將占到什麼天大的便宜。
用“虎視眈眈”來形容,不為過。
“田小姐真是直接。”他停下動作,不打算讓她得逞。
“還有更直接的。比如,我喜歡你。”甜甜眨眨眼,神情像在開玩笑,可語氣又不像。
面無表情地垂眼掃過腕表,沈琛沉聲道:“田小姐,我必須提醒你,我們才認識不到半個小時。”
“用半小時愛上一副好看的皮囊,綽綽有餘。”甜甜理所當然地勾唇,“實際上,我只用了一秒。傳說中的一見鐘情。”
“……田小姐不覺得這種喜歡有些膚淺嗎?”
“是膚淺啊。”她十分坦然地點點頭,又話鋒一轉,“但你別瞧不起膚淺。如果我沒有先膚淺地喜歡上你的皮囊,又怎麼會花時間去了解你的靈魂是不是有趣呢?”
歪理被她義正言辭的說出來,沈琛太陽穴一陣突突,心道自己是瘋了,怎麼會順著這女人毫無營養的思路聊到這份兒上?
“陳識。”沈琛喊完陳識,做了個送客的手勢。
“田小姐,BOSS還有事要忙,您請吧。”
“我不……哎——”
下一秒,像牛皮糖一樣黏在桌上的甜甜就被陳識拽起來,推到辦公室外了。
陳識擦著她鼻尖把門重重關上,順利完成任務,卻還杵在門邊,偷瞥著沈琛神色,欲言又止。
“想說什麼?”沈琛閉眼按著眉心。
“BOSS,你剛才那樣……算不算是被調戲了?”在作死的邊緣試探,陳識覺得很刺激。
沈琛沉默片刻,睜眼哂笑:“陳識,你想休假嗎?時間長又不帶薪的那種。”
“多謝BOSS體恤,不想不敢不需要!我這就去監督財務核算資產——”

3
“什麼人啊……我連錢都豁出去不要了,免費倒貼,還板著張臉,像我欠了他幾百萬似的!”
被趕出來的甜甜起先還不死心,在博物館的展區裡轉來轉去,目光始終不離三樓館主辦公室的方向,想著等沈琛出來好堵住他。因為休館的緣故,大部分工作人員都在辦公區,展館裡只有保潔,看她之前是被代理館主請進來的,自然也就睜一眼閉一眼,隨她閑逛。
還真別說,這展區裡的展品各式各樣,有文藝範的,也有無厘頭的,有暖心的紀念,也有傷懷的祭奠。
星星光譜。是北京的一位天文學家送給同樣是天文學家愛人的二十六歲禮物,兩人盡管已經分手,可每次看這獵戶座的星星,總能勾起甜蜜的記憶。
罐子裡的婚紗。相戀七年,結婚五年,卻沒能攜手到老。女主人將與愛人分開的傷心與婚紗一起鎖進了罐子裡。
“愛你的理由”便簽墻。女孩每天清晨寫下一張便簽,都是戀人的可愛之處,直到她再也找不出他還有哪裡值得自己去愛。
……
每件展品背後都藏著一個故事。也許在旁人看來,不過是寥寥幾行文字,或是一件舊物,但對物主來說,它們卻鐫刻了最深的情感。
館內斑駁光點陪著時針轉過角度,悄然無聲,甜甜沉浸其中,倒也忘了此前的不忿,回過神時,已是午飯時間了。
她最後瞥了眼三樓那扇門,沒動靜,哼哼著轉身出了博物館。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