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瀏覽紀錄
【反詐騙】接到不明來電說:升等為「高級會員」「購物滿意度調查」,這是詐騙!請絕對「不要依照指示操作ATM或網銀」
1/1
庫存:2
不二之臣2(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39元
定  價:NT$234元
優惠價: 87204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岑森不是一個感情外露的人,很多話只會藏在心裡――
“這輩子,我會一直喜歡你,只喜歡你。”

飛言情工作室年度重推
《不二之臣》甜蜜完結篇
從針鋒相對到矢志不渝

季明舒懷孕後特別嗜睡,眼皮子耷拉著,嘴裡念念有詞:“‘岑氏森森’,去年的今天你和我告白了,你記不記得?我當時真的好開心,其實這一年我都好開心,我好希望這輩子都這樣。你會不會一直喜歡我?不,你必須一直喜歡我!”
岑森始終垂眼,看向她的眼神莫名溫柔。他不是一個情緒外露的人,很多話只會在心裡安靜地回應――
其實這一年,我也很開心。
我也希望這輩子都這樣。
我會一直喜歡你,只喜歡你。

不止是顆菜

晉江大神作者,文字風格詼諧幽默,專注小甜文一百年不動搖。
已出版《不二之臣》《撐腰》《撐腰2》《草莓印》《近我者甜》《甜牙齒》《情書六十頁》

第一章 和好

第二章 為她著迷

第三章 特別的禮物

第四章 表白

第五章 寶寶,晚安

第六章 親親老公

第七章 約會

第八章 不二之臣

番外一 蔣純×唐之洲

番外二 “金絲雀”養崽記

番外三 岑森獨白

番外四 年年歲歲

番外五 另一個我們(平行時空)

番外六 獨家出版番外

第一章  和好

岑森和季明舒看的這部電影,劇情簡單、無厘頭,屬�“看開頭就能猜結尾”這類。但季明舒看得特別認真,從影院出來後,她還拍了張票根發朋友圈,給別人進行“無劇透版”的技術性排雷。
她拍票根的時候,岑森正好站在她的右側,左腕上的定制手錶不小心入了鏡。修圖時她注意到了,但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理,她沒裁剪也沒遮擋,就好像什麼都沒注意到,直接發了出去。
淩晨四點,還有不少“夜貓子”沒有入睡。季明舒這條朋友圈發出去不到五分鐘,就收到了上百個贊。
舒揚也沒睡,還在外面和朋友玩。看到季明舒的動態,他放大圖片眯起眼睛觀察,忽然樂了。
【舒揚】:淩晨四點陪老婆看電影,還是森哥厲害。
【舒揚】:以後誰再說我們森哥是不解風情的“鋼鐵直男”我第一個跟他急,這職業素養,這業務能力,不是我吹牛,賣啤酒您都能拿第一!
【舒揚】:@江徹,江總,您學著點兒。
他們幾個發小有一個微信聊天群,群主是江徹。平日裡江徹、舒揚、趙洋在裡頭都還算活躍,只有岑森基本處於隱身狀態,但他偶爾也會冒泡,往群裡轉發一些時事熱點、行業動態的新聞。
這會兒舒揚調侃季明舒發的朋友圈,也就是仗著夜深人靜沒人在線不會被嗆。
哪承想江徹今晚和周尤吵了一架,回家伺候洗腳,好一通哄才勉強把人哄睡。這會兒兩個人躺在一張床上還什麼都不能幹,他心裡正憋著火,趕巧舒揚撞上槍口自找羞辱,那他自然不會放過這大好機會。而且江徹這人向來是“我不開心,你們一個個都別想好過”的“現代陪葬制度”的忠實擁護者。他把舒揚給臭駡了一頓還不給人辯駁的機會,直接踢出群。
如此這般還不盡興,他又揪出身處睡夢中對這一切渾然不覺的趙洋進行了一通翻舊賬羞辱,最後輪到了岑森。
可能是覺得自己嘲諷力全開的時候無人圍觀太過寂寞,輪到岑森時,他還把舒揚給拉了回來。
【江徹】:岑森,淩晨四點看電影,發什麼神經,有本事就帶你老婆回家,別在外頭丟人現眼。
【江徹】:明早九點容躍那邊還要簽約,看你這樣也不用去了,和你這種“妻管嚴”合作,我真是倒了八輩子黴。
舒揚適時插上一句。
【舒揚】:這麼晚還在外面晃,估計是因為老婆帶不回家。
【江徹】:也是,我估摸著今年都別想帶回家了。
兩人一唱一和,倒有幾分冰釋前嫌的意思。
“你在看什麼?”下電梯時,季明舒見岑森盯著手機,隨口問了句。
岑森淡聲道:“沒什麼,看到你剛剛發了朋友圈。”
季明舒想起自己發的圖片,有點心虛,沒好意思再多問。
岑森垂下眼瞼,往群裡轉發了一條他和江徹合作的精誠資本與容躍科技達成第三階段戰略性合作的財經新聞。
新聞上寫得清清楚楚,簽約儀式於十二月二十三號上午九點在澳大利亞堪培拉舉行。仔細算算,這都已經是四十三個小時之前的事情了。
【岑森】:不知道是誰倒了八輩子黴。
【岑森】:你說的最後一句,反彈給你自己。
【江徹】:你才三歲嗎,還反彈。
電梯已經到達一樓,岑森掃了一眼,沒再回消息。
夜深,風冷,車還停在西門,岑森脫下外套披在季明舒身上,兩人一路並肩往西門走。
淩晨四點的平城,夜色墨黑深濃,寧靜的路燈下仍有飄雪偶爾滑落,地上積了厚厚一層新雪,鞋踩上去,咯吱作響。
岑森問:“困嗎?”
“有點。”不問還好,這一問,季明舒不自覺地打了個呵欠。
上車後,岑森看了一眼時間,建議道:“回明水吧,上午我還有個會要開,睡不了多久。”
季明舒摩挲著安全帶,沒有第一時間回答。她目光直視前方的雪地,好像在認真思考什麼。等車啟動,她才矜持地點了點頭,勉為其難道:“既然你早上還要開會,那就先去明水公館住一晚吧。”
“嗯。”
岑森打著方向盤轉彎,腦袋也略微偏向駕駛座那側的車窗。在季明舒看不到的角度,他的嘴角往上,輕輕揚了下。
季明舒應承後總覺得渾身不自在。她放下椅背往後躺:“我有點困,先眯一下。”
岑森又“嗯”了聲,還提醒她:“座椅後面有毛毯。”
季明舒伸手揪出一條,整整齊齊蓋在身上,雙手也在小腹上規規矩矩地交疊。
明明是有睡意的,可看著車頂,她怎麼也睡不著,一面覺得和岑森一起看初雪、過聖誕的感覺好滿足,一面回想起離家出走前夜岑森那些傷人的話,又覺得連個道歉都沒得到就被拐回去,自己也太沒骨氣了。
兩種念頭在腦海中交織,她左邊翻翻,右邊翻翻,怎麼也睡不著,乾脆又將座椅立了起來。
岑森問:“怎麼了?”
季明舒盤腿坐在椅子上,抱了個4S店品位獨特的福字枕頭,腦回路不知繞了多少個彎,忽然甕甕開口:“沒怎麼,就是我覺得我得和你解釋一下,我沒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
岑森看了她一眼。
“我和岑楊就是單純地吃了頓飯,而且我之前也沒注意他約的日子是平安夜。他抱我那一下就是朋友之間的那種擁抱,你知道吧?”
“嗯,我知道。”岑森不以為意地應了一聲。
季明舒眼巴巴地看著他。
沒了?就這樣?
他好像完全不吃醋呢。
好吧,這不是重點,不吃醋就算了,那作為等價交換條件,他不是應該主動交代一下和李文音的事情,然後再和她道個歉嗎?
這男人怎麼這樣?
正當季明舒琢磨著要不要再問得明顯一點的時候,岑森終於體會到了她煞費苦心的深層含義。
車從明水公館通往湖心的橋上通過,他降低車速,說:“我也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
來了,終於來了!
還不算不可救藥!
季明舒坐直了些,打算洗耳恭聽。
可五秒過去,十秒過去,三十秒過去,岑森都將車開進了車庫,她也沒能聽到下文。
下車時她還是蒙的,手裡揪著那醜抱枕不肯放,一路帶到了臥室。
這一天出去吃了兩頓飯,深更半夜還看了場電影,季明舒簡單沖洗完本來還想好好問問岑森,可大腦的糾結最終沒能敵過身體的疲累,她一沾枕頭就睡得不省人事。
年底事多,岑森忙於工作,也多日未曾好好休息,好不容易騰出半天時間,還要哄季明舒。
好在把人給哄回來了,他感覺頭腦輕鬆了許多,洗漱完從另一側上床,將季明舒攬入懷中,沉沉入睡。

季明舒這一覺直接睡到了下午兩點,岑森早就出門上班。
她坐在床上揉了揉腦袋,對這多日不曾踏足的臥室有種陌生又熟悉的感覺。
今天才是正兒八經的聖誕節,手機裡自然少不了來自四面八方的祝福消息。
季明舒隨意看了幾眼,忽地瞄見《設計家》節目組製片發來的祝福和通知,說是《設計家》的後期製作已經完成,節目也已定檔,一月中旬便會登陸星城衛視。
還告訴他們這些素人設計師,可以提前申請帶節目關鍵詞的微博認證,他們這邊可以安排快速通過。
這麼快就定檔了?
也太迅速了點吧。
往上還有同組的馮炎以及不同組的李澈發來的聖誕祝福。
好歹也是明星,季明舒禮貌性地回了一句“聖誕快樂”。可就是在給李澈回消息的時候,季明舒腦海中電光火石般回想起李澈曾經說過的一句話:“其實還挺遺憾的,製片說原本是安排我和你一組,但贊助商那邊有他們的考量,所以調換了一下分組安排。”
贊助商那邊有他們的考量……
那會兒季明舒還不知道《設計家》的贊助商是君逸,也對和李澈分不分在一組完全不感興趣,所以根本就沒在意。
現在仔細一想,這難道是出自岑森的手筆?
她不由得坐直了些,又斟酌用詞,問了一下李澈。
李澈這明星當得還挺閑的,消息幾乎秒回,還是回的語音。
只不過季明舒沒興趣聽他磁性的嗓音,直接轉成了文字——是有這麼回事。贊助商那邊有他們自己已經定好的設計師,很多人都知道的。考慮到贊助商,節目組在鏡頭剪輯等方面可能都會有一些自己的考量。不過有些事情我不方便多說,季小姐你不用失望,是金子不管在哪裡都會發光的。
季明舒盯著這段轉換出來的文字,憤怒的小火苗蹭蹭蹭冒上了頭頂。
李澈說得挺委婉,但這意思誰都懂吧,這不明擺著告訴她,節目有內幕,君逸不想讓你壓過自己捧的設計師,所以你要做好最後沒有什麼鏡頭的準備。
岑森這個大豬蹄子!她辛辛苦苦忙了一個多月,他要是敢給她來個“一剪沒”,她就敢把明水公館給燒沒了!
季明舒越想越氣,想到自己昨晚傻乎乎地被他哄騙回來還沒聽他一句道歉就更氣了。
她一個咕嚕翻下床,洗漱好後出門,面無表情地吩咐司機,讓人將自己送回星港國際。
司機一聽她又要去星港國際,頭皮有點發麻,下意識就想給周佳恒發消息報備。
季明舒深呼吸,保持最後的平靜道:“我就是去拿點東西,不用告訴周佳恒。”

星港國際的複式小公寓內,谷開陽剛從物業那補辦了一張門禁卡,想趁著這難得的一天假期,做個大掃除。
她一邊拖地一邊哼歌,心情很好,還想著自己可真是個小機靈鬼,昨晚那一頓操作簡直完美得無懈可擊!
還真不是她嫌棄季明舒。主要是季明舒這種大小姐真的只適合同吃同喝,不適合同住!
太要命了!
這世上大概也只有岑森這種男人才能無條件地揮灑金錢為她奉上愛的供養!
谷開陽開心了還沒五分鐘,門口忽然傳來一陣門禁感應的聲響。
“你……你怎麼回來了?”
谷開陽回頭,蒙了三秒後,神情逐漸僵硬。
季明舒臭著一張臉,說道:“我什麼時候說要走了?你這是什麼表情,是不是嫌棄我?”
求生欲使谷開陽瘋狂搖頭。
與此同時,岑森從超市採購完食材,坐在車後座閉眼休息。
今天的小排骨很嫩,也很新鮮,他的“小金絲雀”一定會很喜歡——
半小時後,岑森給季明舒發了條微信。
【岑森】:明舒,怎麼了?
他本來編輯的是“又怎麼了”,但今天舒揚和趙洋正好在群裡科普說:千萬不要對女人用“又怎麼了”這樣的句式,這會讓她們覺得男人非常沒有耐心。
他發送之前想起這句科普,便特地刪除了“又”字。
季明舒專程等他來問,自然是第一時間就看到了這條消息。她沒回復,故意把手機調成靜音模式,屏幕朝下,蓋在桌上。
谷開陽倚靠著另一側沙發睨她,滿臉都寫著“無語”兩個字。
季明舒剛回那會兒,便不帶停歇地將岑森控訴了一通。她聽完覺得沒多大事兒,還下意識幫岑森說了幾句話。
後來卻懶得說了,因為不管她說什麼,季明舒都能角度刁鑽地找出“新罪名”把岑森釘死在審判架上。
反正季明舒存了心要找碴兒,那她老公就是左腳先邁門檻,比她多吸一口新鮮空氣也都是犯了不可饒恕的大錯。
想到這,谷開陽抄起抱枕蒙在臉上,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也不知道這對夫妻‘作’到何時才是個盡頭”的濃濃絕望感。
季明舒對她這種態度極其不滿,還拿撓癢癢神器戳她臉上的抱枕。
“谷開陽,起來!你現在是什麼態度,你是不是和那臭男人一樣覺得我是在無理取鬧?”“我倆多少年的感情了,你說實話,是不是收那個臭男人的錢了,竟然站他那邊?”“行吧,你不說話我也看穿了,你現在已經不愛我了,我也不是你的小公主了!果然被工作磨平了棱角的女人都這麼功利!”
她邊說還邊配合控訴內容,戳得很有節奏。
谷開陽感覺自個兒被折磨得有點神經衰弱了,忽然拿下抱枕,發出了一句來自靈魂深處的拷問:“我說,你是不是喜歡岑森?他這不是沒出軌也撤了資嗎?你也辦了一場完美又成功的秀,證明了你不是個廢物。那他都把你帶回家了,你怎麼不繼續名正言順‘揮霍他的金錢’?我發現我認識你這麼多年,最近這段時間你突然就‘骨氣沖天’了,一下子對你老公要求變得那麼高。而且你對你老公要求高就算了,你為什麼對我要求也這麼高?”
季明舒和她對視三秒,忽然挪開視線,若無其事地說了句“是啊”。
“什麼?”谷開陽剛剛問得太多,一時不知道她回的是哪一句。
“我是喜歡岑森啊,就是前段時間突然發現的,忘記告訴你了。”
季明舒說得特別坦然,那語氣就和出門忘了買可樂讓她湊合湊合喝家裡的雪碧一模一樣。
谷開陽蒙了:“不是,你說真的?”
“騙你幹什麼。”
自內心偷偷承認,還有向岑楊承認過後,她好像越來越不赧於提及自己對岑森的感情。她甚至還隱隱感覺,自己再多承認幾次,可能都敢直接向岑森表白了。
谷開陽半晌沒說出話,她認真回顧了一下這幾個月季明舒住在她家的一系列反常行為。別說,如果加上“季明舒喜歡岑森”這個先決條件,很多不合理的事好像都變得合理了起來。
她之前就一直奇怪,季明舒這麼多年都安心當著“米蟲”,怎麼被李文音激一下就突然覺醒,立志當起了獨立自主的堅強女性。原來追根究底是自尊心作祟,受不了被喜歡的人看不起,離家出走這是等著人“親親抱抱舉高高”呢。

明水公館。
岑森給季明舒發完消息後,便一直坐在家裡的客廳處理公司事務。可他精神有點無法集中,時不時揉揉眉骨,時不時瞥一眼放在茶几上的手機。
大概過了半小時,手機終於有了動靜,卻是周佳恒打來的電話,向他彙報岑楊那邊的小動作。
聽完,岑森只是平淡地應了聲“嗯”,沒有什麼情緒起伏。
其實從岑楊回國那日起,他便收到了消息。這消息還是岑遠朝親口告訴他的。
岑家念著往日情分,岑楊在國外的這些年,對他明裡暗裡也多有照拂。岑楊也不負培養,朝著行業精英的方向穩步前行。
可以說,只要他肯放下過去,未來鋪在他腳下的也是一條平安順遂的康莊大道。但偏偏,他沒有辦法放下過去。
其實岑森對他籌劃的這一切沒有半分興趣。他離開岑家太久,似乎都不知道這個看似溫情實則冷血的姓氏已經成長到了怎樣的地步。
曾經和岑氏集團勢均力敵的季氏集團現如今都已不是岑氏的對手。他岑楊所做的一切,連以卵擊石都稱不上。
比起欣賞他的無謂掙扎,岑森這會兒顯然對做排骨更感興趣。
掛斷電話後,他走至中島台前,慢條斯理地挽起袖子,開始處理小排。

批判了岑森一下午,傍晚時分,季明舒終於住嘴。
她和谷開陽都餓得咕咕叫,雙雙舉著手機討論,今晚到底是點“黃燜雞米飯”還是“無骨酸菜魚”。正在這時,門鈴突兀地響起。
季明舒伸出腳踢了谷開陽一下。谷開陽被奴役慣了,自覺起身去開門。
“誰啊?”谷開陽邊從貓眼往外看,邊問了一句。
門外響起一道很有禮貌的男聲:“您好,請問是谷小姐家嗎?我是君逸華章酒店餐飲部的工作人員,是來為您和季小姐送餐的。”
聽到“君逸華章”,谷開陽毫不猶豫地開門。
外頭的送餐人員稍稍鞠躬,又笑著將保溫食盒往前遞了遞:“您好,裡面有兩份是我們酒店準備的便當,還有一小盒紅燒排骨是給季小姐的。”
谷開陽也笑了笑,道:“好的,謝謝。”
將人送走後,谷開陽提著食盒火速竄回客廳。她正準備問問紅燒排骨點名給季小姐是怎麼回事,就看到季明舒翻開食盒捧出小排骨,盯著打量了幾秒之後,忽然小聲罵了一句:“臭不要臉!”
罵人的時候,季明舒臉上還不自覺地泛起了紅暈。
谷開陽整個人都在狀況之外,滿腦子問號:這不是在罵我吧?不是,你罵就罵,怎麼還臉紅上了?
谷開陽:“那什麼,你是不是不想吃,不然給我……”
季明舒:“你怎麼想得這麼美?”
谷開陽話沒說完就被季明舒打斷,她還警惕地抱住小排骨,將雜誌橫擺在茶几上強行分出“三八線”,用實際行動表明塑料姐妹之間只能共苦,不能同吃小排骨!

不知不覺,平城已入深冬。“小金絲雀”短暫回籠又再次出籠後,也已在外“放飛”了大半個月。
上次回籠時,她機智地帶走了護照。
臨近年底,谷開陽事多,也沒工夫陪她。她閑得不行,便約上蔣純去海島度了一個禮拜的假。
她在朋友圈天天更新九宮格和小視頻,熱辣比基尼賞心悅目,每每一發,都能收到成百上千條的點贊和評論,生生把朋友圈玩出了微博的架勢。
相比之下,蔣純發得還算收斂,因為她常看網上有人吐槽:朋友圈裡某些人出去旅個遊,天天發自拍、發視頻,瘋狂刷屏,看著都煩。
可看到季明舒人氣爆棚的朋友圈後,蔣純終於頓悟:大家煩的點不在刷屏,而是在於刷屏的人長得不夠美,身材不夠好。
另一邊,岑森一直在思考季明舒回家後為什麼會突然生氣“二次出巢”。但他始終沒有找到癥結所在,想找個機會和季明舒好好談談,把問題徹底解決。但季明舒不配合,不接他電話,不回他消息。他公事繁忙,也有些分身乏術。
君逸集團旗下有上百家子公司,外加他自己投資、岑遠朝掌管的岑氏總集團逐漸移權,他的二十四小時利用率都已精確到了分秒,項目數據、活動應酬在腦中翻飛,就連周佳恒這萬事通都記不起他還在節目贊助這事上狠狠地得罪過季明舒。
雖然季明舒不回復,但岑森還是會隔三岔五給她發消息,都是些不痛不癢的問候和報備。
【岑森】:睡了嗎?
【岑森】:吃了嗎?
【岑森】:今天出差。
【岑森】:回平城了。
看見季明舒發在朋友圈的比基尼小視頻和九宮格,他也只有四個字。
【岑森】:暴露,少發。
季明舒氣笑了,終於給他回了一個“你家住在太平洋嗎”的表情包,但對其他消息,依舊採取“不接、不回、我沒看見”的三大無視戰術。
等她結束度假回到平城,已經是一月中旬的事了。
《設計家》節目的預告已經登陸星城衛視開始輪播。大概是為了炒話題迎個開門紅,製片說,他們組的拍攝會安排在前兩期播放。畢竟現在裴西宴正當紅,顏月星她們團在鬧么蛾子,也有一定的熱度。
可越臨近節目播出,季明舒對岑森就越冷漠。
因為她真的沒有在預告裡看到自己的正面鏡頭!
臭豬蹄子!

年末將近,谷開陽他們雜誌要舉辦一個媒體答謝沙龍,主題是“減壓日”,意在一年到頭工作繁忙,年底放假不如輕鬆一下。
這個沙龍活動的室內設計請了季明舒做顧問。季明舒沒有跟進實景佈置,只在配色和空間佈局方面提了一些意見,給他們作為參考。
《零度》的沙龍,季明舒自然會收到邀請,但她意興闌珊不想參加。準確來說,離家出走後的所有社交活動,她都沒想過要出席。
一則和李文音在酒會那次碰面一敗塗地,給她留下了揮之不去的陰影;二則不想被人問及婚姻問題。
她和岑森的婚姻頗受關注,但現在也沒人能說清他倆到底是個什麼狀況。
要說前段時間岑森為她打人,她深夜秀電影票根都是真的。那之前岑森要投資初戀的電影,季明舒為此離家至今未歸也是真的不能更真了。
而且李文音那部電影已經在選角了。她還挺有本事,君逸宣佈撤資後,竟然又從原家旗下的影視公司拿到了大筆投資款,還請了一個拿過某電影節最佳導演的黃百力給她做監製。
季明舒只要想起自己出現在活動現場,大家表面笑意盈盈,背地裡戳著她的脊樑骨指指點點時就特別鬱悶,乾脆不參加,眼不見為淨。
可谷開陽這個小機靈鬼,愣是從季明舒這一系列的煩惱中窺伺到了“送神良機”。
當周佳恒百忙之中抽空來到雜誌社,讓她幫忙轉交禮物的時候,她眼皮子都沒掀就冷冷道:“周助理,你不累我都嫌累,你覺得這樣轉交禮物有意思嗎?你回去問問你們老闆,到底有沒有誠意,到底還要不要老婆!”
周佳恒也是個機靈的,稍稍一頓便擺出虛心受教的模樣,說了一籮筐好聽的話,還承諾事成之後一定不會虧待她。
谷開陽低著頭瘋狂簽文件,強行繃住自己的“高冷女強人”人設,說話語速很快卻也句句清晰:“不要擱這兒奉承我,我不吃這一套。反正小舒受了這麼長時間的委屈,你也別指望我給你好臉色。你老闆財大氣粗投資節目眼都不眨,但小舒辛辛苦苦一個多月,他一句話就不給鏡頭,也沒個解釋,你覺得合適嗎?你老闆的爛桃花還漫天飛舞著,弄得我們家小舒連個沙龍活動都不敢參加,生怕別人在背後指指點點,你覺得合適嗎?你老闆戳人脊樑骨‘一時嘴賤一時爽’,連句道歉都沒有,你覺得合適嗎?”
周佳恒大氣都不敢出。
谷開陽也不抬眼,直接朝他扔了一張沙龍活動的邀請函,道:“你自己看著辦吧!”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