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2
暮音02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2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十年等待,經典回歸!
微憂系戀愛作,揪心第二話。

以為人生終歸平靜的暮音,再受重擊。
先是陪伴多年的小阿姨失蹤,再是頻頻示好的天青離她而去。
身邊能信任的人,終究一名不剩……
心寒欲絕的暮音得到消息,小阿姨的靈魂尚在魔界,
便毅然決然地前去,希望找回唯一對自己有感情的親人。
未料,見了風雪,另一個真相隨之而來──天青根本不存在。
她才驚覺,世上最絕望的並非死亡,
而是無盡的謊言……

墨竹
余自幼乖僻,熱衷詩文,偏愛戲曲,生長於震澤之畔,閒好飲茶聞酒。
最喜文字,錄記異想遐思。

繪者簡介
瀬川あをじ
ボールペンでイラストを制作しています。
使用原子筆繪圖中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一章
陽光從金黃色的樹葉間穿過,白色枝幹散發著朦朧的光,淡淡的霧氣包裹著一切,這裡是迷霧森林。
「這裡應該叫迷路森林才對。」風暮音坐在岔路口的一棵樹下,沮喪地看著眼前縱橫交錯的小路。
「也許我們該換個方向試試。」站在路口的天青回頭看著她。
「怎麼走也只是在原地打轉。」風暮音有氣無力地倒在草地上,「不如省點力氣吧!」
「休息一下也好。」天青擔憂地看著她身上細碎的傷口,都是被黃泉花的花刺弄傷的,「妳的傷口沒事吧?」
「沒什麼,只是劃破了一點皮膚。」
「妳怎麼了?」天青走上前,在她身邊坐下:「為什麼突然變得這麼消極?」
「沒什麼,只是……」風暮音把手伸進口袋,握住了那個小小的藥瓶:「天青,如果說……」
「怎麼了?」
不,現在或許不是適當的時機,天青不會乖乖吞下那顆藥的……她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
「拿出來吧。」
「什麼?」風暮音嚇了一跳,愣愣地盯著他。
「夢神司給妳藥了,對不對?」
「你怎麼……」
「把藥給我。」天青朝她伸出了手。
風暮音慢慢地拿出藥瓶,放到天青手上。
下一秒,他轉身一扔,把那個小瓶扔得不見蹤影。
「你幹什麼!」風暮音趕緊想起身找回藥瓶,卻被天青一把拖住了。
「別找了!就算妳找回來,我也會再扔掉的。」他淡淡地說:「我們不可能丟下彼此走掉,忘了那顆藥吧!」
「你是傻子嗎!」也許是唯一的機會,為什麼他能毫不猶豫地扔了?
「那妳呢?妳就不傻了?」天青反問道。
「算了!反正我們都是傻瓜!」風暮音閉起眼嘆了口氣,決定放棄讓他先行離開的念頭:「風雪也真是的,留在那種男人身邊有什麼好……」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天青摸了摸她的頭髮:「妳放心,夢神司不會傷害她的。」
「風雪好像是愛著那個人的。」從那個男人出現在風雪面前開始,風雪的眼裡就充滿了難以言述的痛苦:「被所愛的人冷酷地對待,她一定很難過。」
「如果妳是她,妳會怎麼做?」
「如果我是她……」風暮音又嘆了口氣:「我想,放棄是最好的選擇。」
「在我的印象裡,妳不是會輕易放棄的人。」
「我父親說過,世上只有感情是無法勉強的。」風暮音慢慢地睜開眼看向天青:「如果對感情太過執著,不但會傷到自己,還會傷到自己所愛的人。要學會在適當的時機放棄,那樣才能避免傷害。」
「好溫柔的說法。」天青笑了笑:「這種事說來容易,要做到卻很難。」
「其實我一直不能理解那些話的意思,也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做到。」風暮音用力地呼了口氣:「但是我答應過父親,絕不能因為感情而失去理智。」
「妳一直把他掛在嘴邊。」天青的語調有些奇怪:「他不是在妳很小的時候就離開了,他的話對妳來說真的這麼重要?」
「問這種問題,你不覺得無聊嗎?」眼角的一抹嬌嫩綠色吸引了風暮音的注意,她伸手採下了那株小草:「這種地方居然還有這個!」
天青從她手裡接過去看了,微笑著說:「是四葉草啊。」
「四葉草?」風暮音忍不住笑了一聲:「魔神的國度也有這種東西?」
「愛和希望。」天青拉過她的左手:「這是妳教我的,不是嗎?」
「我覺得我不太可能說那種話……啊!」手腕處傳來一陣徹骨熾熱,風暮音吃痛地低喊:「你做什麼!」
「留念。」天青慢慢鬆開了手,只見風暮音的手腕上一片緋紅:「以後只要妳看到這個記號,就會想起我,不就有愛和希望了嗎?」
「你在發什麼瘋!」風暮音拚命甩著發痛的手腕:「痛死了!」
等到緋色褪去,一個綠色的圖案慢慢浮現在她手腕內側,赫然像是一朵鏤空的四葉草。
「誰要什麼記號!」她用力擦了一會,發現竟然擦不掉,「快幫我去掉!」
「不要。」天青一臉無賴:「這麼一來,大家就都知道妳是我的了!」
「什麼你的?」風暮音勃然大怒:「別把我說得像是你的財產一樣。」
「當然不是……至少現在還不是。」天青任由她扯著自己的衣領,微笑著說:「我的意思是我愛妳。」
風暮音從頭髮到腳趾,每一寸都僵住了。
「是我表現得太含蓄,還是因為妳太遲鈍呢?」天青再次握住了她的手腕:「風暮音小姐,我在對妳表白愛意耶,妳這種反應會讓我傷心的。」
「啊!」風暮音放開他的衣領,用力拍掉他的手,像看到鬼一樣地退了好遠。
但天青才沒跨幾步,就追了上來。
「還是有進步的。」天青笑著說:「至少妳這次是尖叫,而不是冷淡地說不需要。」
「胡說!」風暮音靠著樹站了起來:「我警告你,要是再說這些不三不四的……」
她沒能說完,因為天青的臉突然在她面前放大數倍,然後她的嘴就被堵住了。
很長一段時間裡,風暮音不知道出了什麼事,只知道唇上先是涼涼的,接著變得好燙……眼前是天青閉著的眼,近看,他的眼睫毛簡直長到離譜。
不對啊!自己都被人強吻了,怎麼還有閒情逸致研究他的眼睫毛!意識到自己正被色狼非禮,風暮音才剛想要反抗,手就被反剪到了背後。直到她因為缺氧開始頭暈,唇上的壓力才終於消失。
天青把她摟進了懷裡,下巴抵著她的額頭,黑色長髮輕拂過她的臉頰,身上散發著淡淡的香氣……
「我的公主。」風暮音聽見他輕聲地說:「把妳的心給我吧。」
聽著天青平穩有力的心跳聲,風暮音想自己就是被這種聲音催眠了,以致於錯過了怒氣的高峰。直到被冷風一吹,她才終於回過神。
不過說清醒也很勉強,因為她的質問顯得語無倫次:「第一次……我……你竟敢……」
「第一次嗎?我還真是幸運。」天青很噁心地笑著:「不過下次妳最好閉上眼,還有別忘了呼吸。」
風暮音看著他,慢慢地握緊了拳頭……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