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4
定  價:NT$420元
優惠價: 9378
可得紅利積點:11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震撼西方經濟學界、企業界的嶄新理念!
荷蘭阿姆斯特丹率先採用「甜甜圈模型」,改善新冠病毒大流行後的經濟混亂!

傳統經濟學正在殺死地球,拚經濟讓人類壽命延長、居住環境變好,但對氣候暖化、貧窮問題毫無對策。
當思考「人類該如何過著繁盛生活」問題時,英國經濟學家凱特.拉沃斯畫出一個像「甜甜圈」的圖,提出適合21世紀的7種經濟新思考,試圖帶領讀者戒除成長上癮症,重新思考創造與分配財富方式。

※《金融時報》經濟類年度最佳圖書
※《富比世》年度最佳商業書籍
※權威商業書評網站「800-CEO-Read」趨勢與公共事務類年度最佳書籍

如果有可能生活得好,同時又不破壞地球?

‧只需要1%全球食物的供應量,即可解決全球13%的人口飢荒;
‧只需增加不到1%的碳排放,即能為全球19%無電力供應的人口供電;
‧只需不到0.2%的全球收入,便能為全球21%日收入低於1.25美元的人口滅窮。

不過問題是,怎麼做到?

★源自19世紀的經濟理論,如何回應21世紀的重大問題?
★戒除成長上癮症,重新思考創造與分配財富的方式。

傳統經濟學正在殺死地球,拚經濟讓人類壽命延長、居住環境變好,但對氣候暖化、貧窮問題毫無對策。
在思考「人類該如何過著繁盛生活」這個問題時,被譽為21世紀凱因斯的經濟學家凱特.拉沃斯畫出一個像「甜甜圈」的圖,她也把這個圖像在「占領華爾街」運動、聯合國、環保運動,以及商業領袖面前展示。

凱特提出適合21世紀的7種經濟新思考,試圖帶領讀者重新省思經濟學這門學科該是什麼,以及可以做到什麼。她指出,我們應該:

◎ 改變目標:從GDP到甜甜圈
與其追求不斷增長的GDP,現在是時候探索如何能以平衡的方式繁榮發展。
◎ 看見全貌:從自成體系的市場到嵌入於整體的經濟
終結市場自成體系、自我維繫的迷思,重新將經濟嵌入在社會與自然環境當中。
◎ 培養人性:從理性經濟人到具社會適應力的人類
人性遠比傳統經濟學刻畫的理性經濟人還要豐富。經濟學必須重新描繪人類。
◎ 理解系統:從力學平衡到動態複雜
市場供需曲線根植於錯置的十九世紀力學平衡類比。應將經濟視為不斷演變的複雜系統,藉此加以管理。
◎ 設計分配:從「經濟成長實現均富」到分配式經濟
貧富不均是經濟設計上的失敗。經濟的設計可以透過許多方法,讓產出的價值更能妥善分配。
◎ 創造再生:從「成長第一環境第二」到再生經濟
這個世紀需要的經濟思維要能夠驅動再生設計,藉此打造出循環經濟,讓人類重新完整參與地球的生命循環過程。
◎ 成長隨緣:戒除成長上癮症
主流經濟學認為,永無止盡的成長實屬必要,然而我們需要的是能繁榮發展的經濟,無論這樣的經濟成長與否。

21世紀的任務很明確:打造可實現民生富庶、共存共榮的經濟,在安全正義的甜甜圈世界內為所有人確保尊嚴與繁榮。

這7種經濟新思考並未提供立即解答、告訴我們接下來怎麼做,而且也不是答案的全貌。但這些思考方式至關重要,為全球經濟、政府政策與企業戰略提供一個新的指南針,也重新定義經濟學該達成什麼樣的目的,才叫成功。

凱特.拉沃斯(Kate Raworth)

知名經濟學家,英國《衛報》讚譽「經濟轉型十大推手之一」。

致力探索解決人類重大問題的經濟思維,力圖戰勝二十一世紀所面臨的種種社會和生態挑戰。
畢業於牛津大學政治哲學暨經濟學學系,獲頒學士學位,之後攻讀發展經濟學,獲頒碩士學位。目前任教於牛津大學環境變遷研究所並擔任資深客座研究員,亦是劍橋永續發展領導研究所資深研究員,並在舒馬赫學院教授「轉變經濟學」課程。她還是斯德哥爾摩經濟學院「全球挑戰計畫」和安格利亞.羅斯金大學全球資源觀測站的顧問委員會成員,以及全球智囊組織「羅馬俱樂部」會員。

她的「甜甜圈模型」在國際備受推崇,深刻影響永續發展思維家、追求進步的企業與政治運動家。她在許多講場向聽眾介紹甜甜圈經濟學的核心概念,包括聯合國大會與「占領華爾街」運動會場。

過去二十年來,凱特的職業生涯包括一開始跟坦尚尼亞外海的桑吉巴小島(Zanzibar)上的微型企業家合作,後來擔任聯合國開發計畫署〈年度人類發展報告〉聯合作者,也在國際扶貧發展機構樂施會擔任資深研究員十年。

她曾在《金融時報》《華爾街日報》《新政治家雜誌》、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與半島電視台發表文章,並接受採訪。此外,她的學術研究刊載在諸期刊之中,包括:《自然氣候變遷》《永續發展》《性別與發展》,以及《道德暨國際事務》等。

譯者簡介
范堯寬


臺大外文系學士輔修戲劇系、臺師大翻譯所會議口譯組碩士。曾旅居比利時一年,參與布魯塞爾法語自由大學國際交換學生計畫。自由口譯、筆譯者。譯作包括《允許自己不快樂》《我們這樣改變世界》《傷心農場》和《別用你知道的方式管員工》。他相信口譯是最深層的聆聽,筆譯是最親密的閱讀,法語是他內心深處張狂的自由直率之聲,而翻譯乃大時代中不可多得的、謙卑的快樂。

温春玉
國立中山大學外文系畢。
現專事翻譯。從事翻譯已20餘載,深深對翻譯著迷,累積翻譯字數已達2700萬字。

【名人推薦】
專文推薦──
安納金│知名財經作家
黃育徵│循環台灣基金會董事長
楊斯棓│方寸管顧有限公司首席顧問/醫師
蘇孟宗│工研院產業科技國際策略發展所所長

矚目推薦──
王南琦│戰鬥媽媽
黃哲斌│媒體工作者
趙家緯│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常務理事
蔡依橙│新思惟國際創辦人
顏擇雅│作家、出版人
鄭國威│泛科知識公司知識長
陳志彥│阿爾發投顧董事長
馬丁.沃夫│《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
提姆.傑克森│英國生態經濟學家
安德魯.馬爾│英國著名政治新聞記者
赫爾曼.戴利│美國生態經濟學家
喬治.蒙比奧特│《衛報》專欄作家
喬納森.波利特│英國王室環保顧問

「本書拓寬了經濟思維的視野,令人欽佩。」 ──馬丁.沃夫(Martin Wolf),《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

「終於——世上出現一個不會毀滅地球的經濟模型。我把凱特.拉沃斯視為二十一世紀的凱因斯,她將經濟重新框架,使我們改變觀點,重新思考我們是誰、當前的處境為何,以及我們想要成為什麼。」──喬治.蒙比奧特(George Monbiot),《衛報》專欄作家

「我們需要根本重新思考創造、分配財富的方式,而凱特.拉沃斯的《甜甜圈經濟學》是一本頗具啟發性的入門著作,告訴我們此時此刻必須如何應對挑戰。」──喬納森.波利特(Jonathan Porritt),英國王室環保顧問、未來論壇(Forum for the Future)創辦人暨總監

「凱特.拉沃斯的書寫風格清晰、引人入勝。她向普羅大眾與學生解釋了標準的經濟學課程問題出在哪裡,以及我們如何突破內心的囚籠,不再遭受把持。《甜甜圈經濟學》值得喝采,我高度推薦這本著作。」──赫爾曼.戴利(Herman Daly),美國生態經濟學家

「如果有可能生活得好,同時又不破壞地球?《甜甜圈經濟學》簡明扼要地闡述這迷人的可能性,同時也明白揭示其挑戰。凱特.拉沃斯充滿創意,將經濟學從學術的塵封中挽救出來,使這門學科有機會讓世界變得更好。」──提姆.傑克森(Tim Jackson),英國生態經濟學家

「這本書提出的疑問簡明而中肯。」──安德魯.馬爾(Andrew Marr),英國著名政治新聞記者

「我從來沒有看過,這些想法能夠以如此清晰、有說服力又好玩逗趣的方式呈現。各位社會企業家聽好,現在是甜甜圈時間,我強烈建議你們咬一口嘗嘗。」──《富比士》

「這是一聲強烈、精闢的號召,呼籲人們轉變思考。凱特.拉沃斯的寫作充滿活力、深入淺出,因此讓她的概念既容易理解又生動有趣。」──《出版者周刊》

「《甜甜圈經濟學》展現了我們如何為所有人確保尊嚴與繁榮。」──《赫芬頓郵報》

「這是一道創新的願景,告訴我們如何能重新聚焦於繁榮發展,而不再只著重成長。」──《每日郵報》,「This Is Money」專欄

「《甜甜圈經濟學》將人類經濟嵌入於自然世界與整體社會當中,而非獨立於這兩者之外。」                                                                           ──《生態學人》

「真是極具顛覆性的觀點。凱特.拉沃斯的理念將經濟學聚焦於行動。」──《印度報》(The Hindu)

「這是一本具有顛覆性且論述札實的著作,知性又令人信服。」──西班牙《國家報》(El País)

「這是一本珍貴的著作。其中的經濟思維進步、不墨守成規,並呼籲將財富與資源重新加以分配。」──義大利《共和報》(La Repubblica)

【自序】
經濟學的革命已經開始

2008年10月,楊緣(Yuan Yang音譯)來到牛津大學念經濟。她在中國出生,在英格蘭約克郡成長,並擁有成為世界公民的願景:她熱衷時事、關注未來,並下定決心要讓世界變好。楊緣相信,成為一位經濟學家是最佳途徑,能使她具備讓世界變好的能力。可以說,當時她渴望成為的,正是二十一世紀所需要的經濟學家。然而楊緣很快便感到失望。她發現所學的理論中,還有用於證明理論的數學裡,各種假設狹隘得近乎荒謬。而且在她開始學業之際,全球經融體系也正準備大幅崩盤,所以楊緣無可避免有所關注,但學校課程卻對此不聞不問。「當時的崩盤是一記警鐘,」她回憶著,「一方面來說,根據我們當時在學校所學的,金融體系彷彿並不是經濟理論裡重要的一環。然而另一方面,金融市場很顯然對經濟造成重大破壞。於是我們問:『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落差呢?』」楊緣當時體認到,這樣的落差遠遠不僅止於金融產業,而是一條顯而易見的鴻溝。鴻溝一端是主流經濟學的理論關注,另一端則是真實世界日益嚴峻的危機,舉凡全球貧富不均和氣候變遷等。

當她向多位教授提出這些疑問時,教授們向她保證,答案將會在學業的下一階段浮現。於是她展開下一階段——進入頂尖學府倫敦政治經濟學院(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攻讀碩士學位,期待得到答案。然而相反地,抽象的理論有增無減、公式越來越長,楊緣也越來越顯得不滿與失望。但由於考試逼近,楊緣於是面臨一道抉擇。「後來我明白,」楊緣告訴我:「我只需要熟悉那些教材就好了,不必什麼都試著打破砂鍋問到底。而我認為對一位學生來說,那種領悟,真是一個令人難過的時刻。」

許多學生在體認到這點之後,要不就是從此遠離經濟學,要不就是先把這些理論全盤吞下,之後再藉著自身的學歷資格,打造一番賺錢獲利的事業。但楊緣可不這麼想。她開始在世界各地的大學裡,尋找志同道合的叛逆學生。她很快便發現,打從千禧年以來,已經有越來越多學生公開質疑課堂上所學習的狹隘理論框架。2000年,巴黎的經濟系學生曾寄出一封公開信給教授,表示拒絕教條式的主流理論教學。「我們希望能逃脫幻想的世界!」他們這麼寫:「在此呼籲各位老師:在為時已晚之前趕緊清醒過來吧!」十年之後,一群哈佛學生組織一場大規模罷課行動,場景是葛雷葛利.麥基(Gregory Mankiw)教授的課堂,這位教授是全球普及率最高的經濟學教科書作者。罷課行動為的是反對狹隘、偏頗的意識形態觀點,而學生認為,麥基教授的課程正倡導了這樣的觀點。罷課學生表示,他們「非常憂心這樣的偏頗將會影響學生、學校,以及影響我們整體社會。」

當金融危機來襲時,全球學生的異議和不滿也為之動員。金融危機也激發了楊緣與她的叛逆伙伴,促使他們成立全球網絡,連結三十多國、超過八十個學生團體,橫跨印度、美國、德國與祕魯等國家。他們呼籲經濟學應趕上當今世代,也就是我們所生存的這個世紀,以及未來所面臨的挑戰。「深陷危機的不單只是世界經濟而已,」他們在2014年的公開信中宣告:經濟學教育也同樣身陷危機,而這場危機的後果遠遠不僅止於大學校園之內。教學內容將形塑下一代政策制定者的思考,因此也將形塑我們所生存的社會……我們感到不滿的是,過去數十年來,課程內容遭到大幅窄化,這點限縮了我們的能力,使我們無從因應二十一世紀多重面向的挑戰,包括金融穩定、糧食安全,以及氣候變遷等。

在這些學生抗議者中,有一群人思想更為激進。他們鎖定高端知識份子聚集的、曲高和寡的研討會,提出自己非傳統主流的批判。2015年1月,美國經濟學會正於波士頓喜來登酒店舉辦年會。當時,來自「推翻主流經濟學」運動的學生,將抗議海報張貼在酒店的迴廊、電梯與廁所,並在會議廳的街道門面投影出巨幅顛覆性字眼。他們還衝入原本慢條斯理的圓桌討論、霸占提問時間,令與會者目瞪口呆,感到錯愕與不可置信。「經濟學革命已經開始,」學生在宣言中如此聲明,「在一座又一座校園裡,我們將把你們這些老山羊驅趕下台。而在接下來的數月、數年當中,我們會開始將這台世界末日武器裝置重新設定。」這是相當不尋常的情況。沒有其他學科領域曾如此惹怒自己的學生,讓學生走向全球性的大反抗。這些莘莘學子原本選擇投入生命中的數年時光,研讀該門學科的理論。學生的抗爭突顯了一件事:經濟學的革命確實已經開始。這場革命的成敗不僅得仰賴揭穿舊思維,更重要的是,還必須取決於帶入新的想法。正如二十世紀的天才發明家巴克敏斯特.富勒所言:「如果只是對抗既有現實,你永遠無法促成改變。若想促成改變,你得打造出新的模式,好讓既有模式顯得老舊過時。」

這本書接下富勒的挑戰,我列舉出七種轉換思維途徑,讓各位讀者都能試著像一位二十一世紀經濟學家一樣思考。這本書,將揭露那些局限我們的舊思維,並提供取而代之的新想法做為啟發,最後的目的是希望提出一套嶄新、且用簡單圖示就能說明的經濟論述。

二十一世紀的七種經濟思考

無論你自認是經濟學的老將還是新手,現在都是時候發現我們腦中存在已久的塗鴉。如果你不喜歡你所發現的東西,那就將它清除乾淨;或者更理想的是,用新的圖像覆蓋過去,而且是更能夠符合我們需求、時代的圖像。接下來,這本書將提出七種思考方式,向成為二十一世紀的經濟學家邁進。針對每一種思考方式,這本書將揭露盤踞在我們心頭的虛假圖像,並說明這些圖像為何變得如此強大,以及這些圖像所造成的破壞性影響。不過純粹批判已經不合時宜,因此這本書的重點在於創造新的圖像、掌握重要原則,藉此引領我們向前邁進。本書中的圖示目標在於,歸結從舊到新的經濟思維躍進。總體而言,這些圖為二十一世紀經濟學家呈現了一張新的大圖像。以下是旋風式的快速概覽,簡短說明甜甜圈經濟學的核心概念與圖像。

首先,改變目標。過去七十多年來,經濟學一直圍繞著GDP或國家產值打轉,以此作為主要的進步衡量指標。GDP被用來合理化極度的所得、財富不均,以及自然生態前所未見的破壞。二十一世紀需要更遠大的目標:在地球生態的能力範圍之內,滿足所有人的人權。甜甜圈的概念就歸結了這道目標。當前的挑戰在於,要讓經濟——從在地到全球的經濟——協助將所有人類都帶入甜甜圈的安全、正義空間。與其追求不斷增長的GDP,現在是時候探索如何能以平衡的方式蓬勃發展。

第二,看見全貌。主流經濟學在描繪整體經濟時,只用了一張極其有限的圖片,也就是「循環流向圖」(Circular Flow)。此外,這張圖的局限更被用於強化新自由主義的論述,內容包括市場效率、國家無能、家戶的家務性以及公地悲劇。現在是時候重新描繪經濟,將經濟嵌入在社會與自然環境當中,並且由太陽提供能量。這種新的描繪將促進新的論述——包括市場力量、國家伙伴關係、家戶的核心角色,以及公共資源的創意。

第三,培養人性。在二十世紀的經濟學核心,佇立著一位理性經濟人的肖像,他對著我們說,人類是自利且各自獨立的,人類長於精算、品味固定,並能夠主宰自然,而他的肖像形塑了我們現在的模樣。然而人性遠比這些還要豐富。人類新的自畫像初稿顯示:我們具有社會性、相互依存,時常只抓個大概、價值觀流動,同時還仰賴自然生態。除此之外,我們確實有可能以某些方式培養人性,藉此讓我們更有機會進入甜甜圈的安全、正義空間。

第四,理解系統。市場供需曲線的交錯圖可謂經典,也是每一位經濟系學生碰到的第一張圖示。然而這張圖卻根植於錯置的十九世紀力學平衡類比。如果要瞭解經濟的動態,更聰明的起始點應該是系統思考,而一對簡單的反饋迴圈就是很好的摘要。一旦把這樣的動態放在經濟學核心,許多新的洞察就能應運而生,舉凡金融市場的大起大落、貧富不均自我強化的本質,以及氣候變遷的臨界點等。現在是時候停止尋找難尋的經濟控制桿,並開始將經濟視為不斷演變的複雜系統,藉此加以管理。

第五,設計分配。在二十世紀裡,有一條簡單的曲線——庫茲涅茨曲線(Kuznets Curve)——悄然傳遞了關於貧富不均強而有力的訊息:情況會先惡化才會變好,而經濟成長(最終)將促成貧富均等。然而事實上,貧富不均不見得是經濟的必要之惡,貧富不均其實是設計上的失敗。二十一世紀的經濟學家將體認到,經濟的設計可以透過許多方法,讓產出的價值更能妥善分配,而最能彰顯此一概念的是一道流動網絡。這意謂不僅止於重新分配所得,還有探索重新分配財富的途徑,尤其是某些財富存在於對土地、企業、科技與知識的控制,以及創造金錢的力量。

第六,創造再生。經濟理論長久以來都把「乾淨」的環境描繪成奢侈品,只有富人才負擔得起。而這種觀點又受了「環境庫茲涅茨曲線」(Environmental Kuznets Curve)的強化。這條曲線再次悄然呈現了,汙染會先惡化,之後才會改善,而經濟成長(最終)將讓環境變得乾淨。但這樣的法則並不必然存在:生態破壞單純就只是落後的工業設計使然。這個世紀需要的經濟思維要能夠#驅動再生設計,藉此打造出循環經濟(而非線性經濟)讓人類重新完整參與地球的生命循環過程。

第七,成長隨緣。經濟學理論中有一張圖示十分危險,因此這張圖從未被實際畫出來:那就是GDP成長的長期路徑。主流經濟學認為,永無止盡的經濟成長實屬必要。然而,沒有任何事物在本質上能永遠成長下去。在高所得、低成長的國家裡,某些作法正試著違逆這道法則,因而引發強烈質疑。放棄將GDP成長作為經濟目標或許不難,但克服我們對GDP的成癮則將困難許多。今天我們的經濟需要成長,但這樣的經濟卻不見得讓我們蓬勃發展:我們需要的是能讓我們蓬勃發展的經濟,無論這樣的經濟成長與否。如此激進的觀點翻轉能促使我們對成長抱持隨緣的態度,並且開始探索:目前許多經濟體在財務、政治與社會方面皆對經濟成長成癮,而這些經濟體如何學習在沒有經濟成長的情況下生存。

這七種二十一世紀的經濟思考方式並未明示政策處方與制度修正。這些思考方式不保證提供立即解答、告訴你接下來怎麼做,而且也不是答案的全貌。但是我確信,這些思考方式至關重要,能促成截然不同的、本世紀所需的經濟學思維。這些思考方式的原則、模式將會把力量帶給新時代的經濟學思想家(以及我們所有人心中住著的經濟學家),幫助他們開始打造不同的經濟,讓每一個人都能蓬勃發展。未來幾年,我們面臨的變化將十分快速、大規模且充滿不確定性,因此如果現在就急於放眼未來,為所有未來政策、制度開出合宜的處方,這種作法不免顯得魯莽:未來世代的思想家、實務工作者將更為合適,因為他們將在環境脈絡持續變化之下,實驗、發掘管用有效的解決之道。我們現在能做的,而且也必須做的,就是集結最好的新興概念,藉此創造出新的經濟思維,而且新思維將持續與時俱進,永遠不會固著。

在未來數十年裡,經濟思想家的任務在於,將這七種思考方式匯流、實踐,並且再加入更多思考方式。這趟重新思考經濟學的歷險才正要開始,快加入我們的行列吧。

【推薦序】一起讓世界變得更好的新經濟思維/安納金
【推薦序】疫情危機,正是打造新經濟系統的時機/黃育徵
【推薦序】「甜甜圈」,是生存的救生圈/楊斯棓
【推薦序】從甜甜圈經濟學,思考台灣永續願景/蘇孟宗
【前 言】經濟學的革命已經開始

Chapter1 改變目標:從GDP到甜甜圈
Chapter2 看見全貌:從自成體系的市場到嵌入於整體的經濟
Chapter3 培養人性:從理性經濟人到具社會適應力的人類
Chapter4 理解系統:從力學平衡到動態複雜
Chapter5 設計分配:從「經濟成長實現均富」到分配式經濟
Chapter6 創造再生:從「成長第一環境第二」到再生經濟
Chapter7 成長隨緣:戒除成長上癮症

【結 語】現在就拿起紙筆,畫出改變
【附 錄】甜甜圈與其相關資料

註釋
參考書目

從永無止盡成長,到平衡繁榮發展

    就進步、進展而言,「向前、向上」或許是人們非常熟悉的隱喻,然而就我們所知的經濟來說,「向前、向上」已將我們帶入危險之境。「人類能影響生態體系的運作,」海洋科學家凱瑟琳.理查德森(Katherine Richardson)這麼說,「我們正朝向某些臨界點推進。這會如何改變我們對於進步的定義呢?」

    過去六十年來的經濟思維告訴我們,GDP成長是進步的好指標,而且GDP成長彷彿是持續上升的一條線。然而本世紀需要的進步有著截然不同的形狀、方向。在人類歷史的這個時間點,進入動態平衡最能描述我們所需的進步,也就是進入甜甜圈安全、正義的空間,同時消除短缺與超限。這點需要我們根本改變所使用的隱喻:從「好,意謂著向前、向上」變成「好,意謂著維持平衡」。這也會改變經濟進步的意象,從永無止盡的GDP成長,變成甜甜圈中平衡的繁榮發展。

    甜甜圈的意象及背後的科學或許新穎,不過所涉及的動態平衡概念其實呼應
了數十年來關於永續發展的思維。1960年代,地球像是一艘自成體系的生命太空船的想法廣受歡迎,這使得經濟學家羅伯特.海爾布隆納(Robert Heilbroner)指出:「就像所有太空船一樣,若要維繫生命,就得小心翼翼保持平衡,一方面是船體支持生命的能力,另一方面則是船上居民的需求。」1970年代,經濟學家暨永續發展的先驅芭芭拉.沃德(Barbara Ward)呼籲全球採取行動,同時因應人類需求、權利的「內在界限」,以及地球承受環境壓力的「外在界限」;其實她正是在描繪甜甜圈,只不過用的是文字而非畫筆。3後來到1990年代,倡議組織地球之友(Friends of the Earth)提出「環境空間」概念,主張所有人都有權在地球可承受的能力範圍裡,平等共享水、糧食、空氣、土地與其他資源。

    在某些文化中,平衡繁榮發展的概念可以回溯得更為久遠。古希臘人說:「一切適度為最佳。」在毛利文化裡,福祉的概念結合了精神、生態、親情與經濟的成分,這些面向彼此交織、相互依存。在安第斯文化中,「buen vivir」字面上是「活得好」的意思,代表一種世界觀,認為「生命的完整必須立基於和社群、自然的連結。」過去幾年來,玻利維亞已將「buen vivir」納入憲法,作為引領國家的倫理道德原則。而在2008年,厄瓜多憲法領先全球,首次認可了大自然的代表帕查瑪瑪女神(Pachamama)「有權存在、延續,並有權維繫其至關重要的循環、使之重生。」如此全面、平衡的福祉理念也同樣反映在許多古老文化的傳統符號中。道教的陰陽、毛利人的螺旋圖案、佛教的吉祥結,以及塞爾特人的雙重漩渦:在上述每一個設計裡,彼此相輔相成的力量都持續著動態的共舞。

    當西方文化希望驅趕GDP成長這隻布穀鳥時,不可能直接以安第斯或毛利世界觀取而代之,必須找到新的語彙和圖像,闡述相呼應的願景。這道新願景的語彙可能是什麼呢?先來個建議:人類在欣欣向榮的生命網絡中繁榮發展。的確,這說法有點長,而這也明顯呈現了我們缺乏精簡的說法,表達對我們福祉如此至關重要的事物。那麼新的圖像呢?我發現甜甜圈可以扮演這樣的角色。

    2011年末,在聯合國一場關於永續發展的重大研討會之前,我前往紐約聯合國總部,希望將甜甜圈呈現給來自許多國家的代表,藉此了解他們的反應。我首先與阿根廷代表見面,因為當時阿根廷是七十七國集團的主席國,也就是聯合國裡開發中國家最大的談判集團。當我向阿根廷談判代表說明甜甜圈時,她用手指頭穩穩敲著圖片,接著說:「我對永續發展的想像一直都是這樣。如果能讓歐洲人也這樣思考永續發展就好了。」因此隔天,我出於好奇心決定前往歐洲官員的會議室呈現甜甜圈。當我將甜甜圈投射在螢幕上,並說明其核心概念時,英國代表發言了。「這很有趣,」他說,「我們聽拉丁美洲人談論帕查瑪瑪女神,總覺得有點空洞,」他的雙手在空中擺動,彷彿在畫圖一樣,「但我現在明白,你的方式是以科學為基礎,說明的內容其實大同小異。」有的時候,圖像能彌補文字無法跨越的鴻溝。

    有鑑於我們目前失衡的情況嚴重,超越了甜甜圈上、下兩端的邊界,進入平衡的任務可謂艱鉅。「我們是第一個這樣的世代,知道自己正在削弱地球體系支持人類發展的能力,」約翰.勞克司創這麼說,「這是非常重要的新洞察,而且可能非常、非常令人害怕……這也是一項巨大的優勢,因為這意謂著我們也是第一個這樣的世代,知道自己現在必須進行變革,通往一個全球永續的未來。」

    接著想像一下,如果我們的世代可作為轉捩點,開始將人類送上通往前述未來的軌道,那會如何呢?可以每個人都想像一下,把自己的生活放到甜甜圈上,並自問:我購物、飲食、旅行、賺錢、融資、投票與從事志工活動的方式,是否會提升或降低對社會、地球界限造成的衝擊?每間公司不妨也圍繞著甜甜圈制定策略,並自問:我們的品牌是否為甜甜圈品牌?誰的核心業務能將人類帶入安全、正義的空間?想像一下,二十大工業國財政部長—這些國家代表世界上最強大經濟體—圍繞著甜甜圈形狀的圓桌開會,探討如何設計出一套全球金融體系,協助將人類帶入甜甜圈本體。上述這些都將是能夠改變世界的對話。

    在某些國家、企業和社群裡,這樣的對話其實正在進行。從英國到南非,樂施會都會發布「國家甜甜圈報告」(national Doughnut reports),內容顯示每個國家距離全國訂定的安全、正義空間還有多遠。3在中國的雲南省,研究員科學家進行一項甜甜圈分析,探討在該區域關鍵水源洱海的周邊,工業、農業對於社會和生態的衝擊為何。從美國的戶外服裝業者Patagonia,到英國的森寶利(Sainsbury’s)超市,許多公司都採用甜甜圈,藉此重新思考自身的企業策略。在南非夸祖魯納塔爾省(KwaZulu Natal)中成長最快速的城鎮科克斯塔德(Kokstad),當地政府與都市計畫員、社區團體合作,利用甜甜圈為該城鎮憧憬一個永續、公平的未來。

    這些作法、倡議都是具有企圖心的實驗,能夠重新引導經濟發展的方向,但甜甜圈的全球層次是否太過遠大,以至於經濟學沒有辦法處理呢?完全不會:這樣的層級已成趨勢。回到古希臘時代,當時色諾芬首次提出這項經濟問題:「家戶應該如何以最佳方式管理資源?」他當時思考的是單一家戶。在人生晚期,他將注意力投向另一個層次,也就是城邦經濟,並為他的家鄉雅典提出一系列的貿易、稅賦與公共投資政策。接著時間快轉近兩千年、來到蘇格蘭,當時亞當.史密斯決定性地將經濟學焦點再次提高一個層次,也就是民族國家經濟。他還問:「為什麼有些國家的經濟蒸蒸日上,有些國家的經濟則停滯不前?」在接下來的兩百五十多年裡,亞當.史密斯的民族國家經濟觀點獲得政策關注,而每年各國GDP的統計對照又將其進一步深化。然而現今,面對全球緊密連結的經濟,新世代思想家是時候採取無可避免的下一步了。我們的時代是地球大家庭的時代,針對共同的家園,我們正前所未有地需要家戶管理的藝術。

我們有辦法活在甜甜圈裡嗎?

    甜甜圈提供我們二十一世紀的指南針,然而,是什麼決定我們能否真正進入安全、正義的空間呢?有五項因素確實扮演了關鍵角色:人口、分配、憧憬、科技與治理。

    人口很重要,原因顯而易見:我們人越多,要滿足所有人需求、權利所需的資源就越多,因此很重要的是,全球人口規模必須穩定下來。不過有個好消息:雖然全球人口仍在成長,但是從1971年以來,成長速度已經顯著下降。此外,這也是人類史上第一次,人口成長減速的原因不是飢荒、疾病或戰爭,而是因為成功的緣故。數十年的公共投資改善了嬰幼兒童的健康、女孩子的教育以及女性生育健康醫療,並且賦予女性力量,而這些終於讓女性有能力管控家庭的規模。以甜甜圈的觀點來看,訊息相當清楚:要穩定人口規模最有效的方式,就是確保每個人的生活都能免於匱乏,高於社會基底盤。

    如果人口重要,那麼分配也同樣重要,因為極度貧富不均會將人類推出甜甜圈兩端的界限之外。由於全球所得嚴重不均,世界溫室氣體排放的責任也高度傾斜:前10%的排放者(這些是各大洲皆有的碳排大戶)產生約45%的全球碳排,而下層50%的人只貢獻了13%的碳排。糧食消費也極為不平均。大約13%的全球人口營養不良,那需要多少食物滿足他們的熱量需求呢?只需要3%的全球糧食供應即可。如果放在更大的脈絡裡檢視,30%至50%的世界糧食會在收成之後流失、在全球供應鏈中浪費,或是從晚餐的碗盤倒入廚餘桶裡。事實上我們只要在從未吃下肚的糧食中拿10%,就有辦法終結饑饉。這些例子清楚顯示,如果要進入甜甜圈,就需要更公平地分配人類如何使用資源。

    第三項因子是憧憬,也就是人們認為構成良好生活的必要事物。而決定憧憬的一大影響要素,就是我們如何生活、在哪裡生活。2009年,整體人類正式成為了都市物種,因為這是人類有史以來,頭一回有半數以上人口居住在都市、城鎮,而到了2050年,預計將會有70%的人類住在都市。都市生活會放大周遭人群與廣告看板的影響力,而這些看板顯示了,美好生活只需要花錢購物就能滿足,於是人們便想擁有更快的車、更輕薄的筆電、更有異國情調的假期,以及最新款式的熱門電子產品。經濟學家提姆.傑克森(Tim Jackson)說得很精準:「我們被說服超支,購買自己不需要的東西,只為了給人留下無法持久的印象,而且還是我們根本不在乎的人。」由於全球中產階級快速成長,我們所憧憬的生活方式將帶來顯而易見的影響,提高人類整體對地球界限造成的壓力。

    都市化或許會助長消費主義,但也能提供機會滿足許多人的需求,比方住房、交通、水資源、衛生、糧食和能源,而且是以更有效的方式進行。在2030年預計成為都市的土地當中,有大約60%目前尚未建設,因此未來用於打造這些基礎設施的科技非常重要,將對社會、生態產生極為深遠的影響。新的交通系統能否消除自小客車造成的交通壅塞,並以速度快、價格合理的公共運輸取而代之?現代都市能源系統能否取代化石燃料,改採屋頂式的太陽能電力網絡?建築物的設計能否自主供應大部分的暖氣、冷氣功能?都市食品的生產方式能否讓更多碳封存於土壤中,同時提供良好的工作機會?這些很大一部分都取決於科技的選擇。

    治理也扮演著關鍵角色,無論是在地、城市層級,還是國家、區域和全球層級皆然。如果要設計出符合眼前挑戰的治理架構,那麼就必須涉及深層的政治課題,對抗長期存在的利益與期待,不管是國家、企業還是社區皆然。舉例而言,全球層級需要治理架構,減少人類對地球界限造成的壓力,並以公平的方式分配其對區域、國家的衝擊。與此同時,這樣的治理架構還必須考量種種複雜的互動性,比方糧食、水資源與能源產業之間的緊密連結。此外,治理架構還必須能更有效地回應意外事件,例如全球糧價危機,同時還要在新興科技中選擇一條明智的道路。許多這些都會仰賴二十一世紀新問世的治理形式,而且在每一個層級上,這些治理形式都會比過去有效許多。

    人口、分配、憧憬、科技與治理這五項因素,將大幅形塑人類的未來,決定人類能否進入甜甜圈安全、正義的空間。而這正是為什麼,這些因素都持續位居政策辯論的核心。但是除非我們也改變所採用的經濟思維,否則這些因素將無法帶來人類所需的變革規模。我們已將這場變革拖得有點晚(有些人認為已經太遲),然而當今的經濟系學生可能也將是最後一個這樣的世代,還有機會實現我們二十一世紀的目標。他們至少應該要有機會,學習最可能幫助他們成功的經濟思維。而我們所有人也是一樣。

   「GDP成長」這隻布穀鳥問世於經濟蕭條、世界大戰與冷戰對峙的時代,但是卻主宰經濟思維超過七十年。未來幾十年後,我們毫無疑問將回頭檢視,並且勢必感到古怪不解:我們曾經以GDP這個如此易變、偏頗且浮面的指標,試著監督、管理我們複雜的地球家園。這個時代的危機需要我們設定截然不同的目標,而我們才正開始重新想像、訂定這個目標究竟該是什麼。

    如果這個目標是讓人類在欣欣向榮的生命網絡中繁榮發展,而且看起來相當近似甜甜圈,那麼我們如何能以最好的方式,思考(並畫出)經濟與整體一切的關係?我們將會發現,傳統上經濟學家畫出經濟的方式—決定經濟故事中包含什麼、排除什麼—往往顯著影響了後續的一切。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