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1/1
庫存:1
我有一座恐怖屋02:第三病棟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1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不斷完成任務,陳歌不知不覺成了警局常客,
因直播爆紅,他引來其他主播忌憚,
也吸引了意欲合作的對象。
面對踢館陳歌絲毫不懼──正好替他試試新場景。
有幫手更好,為打響恐怖屋的名氣,
任何挑戰或幫助,他都來者不拒!

恐怖屋裡一到凌晨便開啟的血門怎麼也無法關上,
有了對抗鏡鬼的經歷,更是令陳歌隱隱憂慮。
而血門又似與父母失蹤有關,他解開的任務,
拼湊出的疑點,都逐漸指向第三病棟。

鬼屋一直人手不足,招攬合乎要求的新人,
一直是陳歌心頭大事。
他已不再欠缺資金,場景也在逐步擴增,
成功雇傭筆仙無疑替他打開了新的思路,
接下來,就是努力在任務中活命,未來可期啊!
我會修空調,真名高鼎文,憑藉本書獲得二○一八年起點新人王,其創作風格獨樹一幟,極具想像力,擅長描繪荒誕場景,烘托驚悚懸疑氛圍,同時又不失人性的溫暖,兼顧搞笑和驚悚,帶給人前所未有的閱讀體驗。
第二部:第三病棟
這座廢棄的醫院每到深夜都會發出奇怪的聲音,你作為報社記者將進入一探究竟。

第一章
我們生活在同一個世界,每個人眼中的世界都不相同,陳歌試著去理解范郁,但越思考越感到迷茫。默默注視著范郁走遠,陳歌抱著范郁送給他的紙盒,揣著那二十四個名牌和一張背影合照搭計程車回到了新世紀樂園。
大清早又是去警局,又是來找范郁,耽誤了很長時間,回到樂園的時候已經十點半了。雨過天晴,今天又是遊園的好日子,遊客很多,陳歌的心情也慢慢變好。他一進入樂園大門,遠遠就看到自己鬼屋門口擁擠著不少的人,剛開始他以為是遊客,走到近處才發現不對,這些人不僅沒有排隊買票,還十分霸道的堵在最前面。「怎麼回事?」陳歌走到近處,發現徐叔也在,好像正在和對方理論著什麼。擠入人群,他們看見陳歌過來,一副找到了正主的樣子,將陳歌圍在了中間。
「小陳,你跑哪去了?怎麼遲到這麼久?」徐叔扯著陳歌的胳膊,怕他吃虧,將他拉到自己身後。
「我剛從市分局回來,配合員警破獲了一起藏屍案。」
「啥?」不止徐叔,連圍過來的幾個人都停下了腳步,一般人的回答不應該是塞車、上廁所之類的嗎?這對話跳躍幅度也太大了吧,完全不是正常的打開方式啊!
「藏屍案?」徐叔怔怔的看著陳歌,忽然忘記自己應該說什麼了。
「嗯,和上次的滅門案不一樣,這個案件應該不會公開。」
還有上次?滅門案?原本氣勢洶洶圍在外面的幾個人莫名的慫了起來。
「好了,交給我來處理吧。」陳歌站在那幾人面前:「你們找我有事?」他一個人往那一站,氣勢反而要比對方強出不少,堵在鬼屋門口的幾個人互相看了看,最後個子最矮的一個中年人被尷尬的推了出來。
「我們是秦廣工作室的,你昨晚採用不正當競爭手段,雇傭水軍散布謠言,對秦廣造成了名譽上的損失……」「我採用不正當競爭手段?你們可真會扣帽子,是誰在抄襲,你們自己心裡沒數嗎?」陳歌直接打斷了對方的話:「沒事的話你們可以走了,別打擾遊客正常參觀。」
「秦廣的直播只是跟你選擇在同一個地方,你不能因為自己先在那裡直播過,就說後來者是抄襲你的創意。」中年人並沒有離開,還試圖辯解。
「對比一下我和秦廣的直播影片,開頭在房間裡的推理完全一樣,整個過程都是在模仿,這還不叫抄襲?」
「他只是開頭模仿了你,後面的劇情有自己的創新,這根本不叫抄襲,充其量算是跟風。」
陳歌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話不投機半句多,他懶得搭理對方,打開鬼屋防護欄,準備營業。
「你是一個新人主播,我們理解你的想法,但是你要知道大主播的熱度不是那麼容易蹭的。」中年人從提包裡拿出一份文件,起初陳歌還以為是律師函之類的東西,但他顯然高估了對方的決心。「你不是這個圈子裡的人,有些事情不明白,很多大主播都是由資金和流量堆起來的。你現在看似蹭到了熱度,勢頭很猛,但平臺不可能會為了一個新人去得罪秦廣,因為秦廣是平臺推出來的,他的利益和平臺是捆綁在一起的。」中年人揚起手中的文件:「還是那句話,合則兩利,如果你同意停止惡意攻擊秦廣的行為,並在個人主頁公開道歉,我們會給予你一定的補償。但要是你一意孤行,繼續請水軍來秦廣直播間帶節奏,為自己直播間招攬人氣,那我們會聯繫平臺封鎖你的所有推薦管道。」
「別一對自己不利就扯到水軍身上,這個鍋水軍不背,那是路人都看不下去了而已。」陳歌根本不在乎對方的威脅,因為平臺從來沒有給他安排過推薦,連他自己都不是太清楚怎麼就收穫了那麼多的關注。
「意氣用事對大家都沒好處,你再考慮一下吧。」中年人態度變軟,絲毫看不到之前堵門時的硬氣。本來他們五、六個人一同過來興師問罪,氣勢洶洶,但還沒走到跟前,就被陳歌一句話打亂了所有計畫。其實這不怪他們,正常人誰會想到陳歌一開口就是藏屍案、滅門案的,聽著也太嚇人了。
「不用考慮了,我已經知道了自己短片和直播的賣點,就算被逼離開這個平臺,也能迅速重新聚集粉絲。」陳歌將秦廣工作室的人趕到一邊,通知徐婉準備營業。他奔波一個晚上,確實有點跑不動了,坐在外面賣票。前幾波遊客體驗完後,秦廣工作室的幾個人又跑了過來。
「你們怎麼跟狗皮膏藥一樣?不參觀別擋路行嗎?」泥人也有三分火氣,陳歌覺得自己之前已經很有禮貌了,但這幫人還在胡攪蠻纏。
「誰說不參觀?我們也想進你鬼屋裡體驗一下,看看你這個所謂九江最恐怖的鬼屋有多嚇人。」秦廣工作室裡的兩個年輕人背著包,擋在防護欄門口。
「你們也想進來參觀?」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陳歌現在摸不清楚這些人的打算,總覺得他們另有目的。
「如果你害怕我們揭穿你的虛假宣傳,那我們就不進去了。」兩個年輕人裡有一個身材壯碩,一看就是經常健身的傢伙,他穿著背心,故意將肌肉露在外面。陳歌被這小夥子氣樂了:「別怪我沒提醒你,上一個這麼說的人是走著進去,躺著出來的。」
「被你這麼一說,我更想試試了。」壯碩年輕人旁邊是個戴著眼鏡,看起來很文靜的男人:「我從小就喜歡恐怖片,在被秦哥招進工作室之前還跟著恐怖片劇組跑過一些現場,只可惜那些劇組布置的場景都太假,看著一點感覺都沒有。」
「我就欣賞你們這些喜歡找刺激的人。」陳歌掀開不透光的黑色門簾:「進來吧,先簽免責協議。」送上門的試驗品,陳歌怎麼會拒之門外,他臉上的笑容都真摯了幾分。
旁邊的徐叔在看到陳歌臉上的笑容後不由得打了個寒顫,他腦海裡想起了那癱了一地的法醫學院學生。乾咳一聲,徐叔攔住陳歌:「小陳,別太過火了,他們現在的身分是遊客。」
「演得還挺像,你們這就開始鋪墊前戲了嗎?」陳歌還沒說話,那個戴著眼鏡的年輕人就自以為看透了真相,表情很是不屑:「我來之前翻了大眾點評上關於鬼屋的評論,有人說鬼屋老闆懂一點心理學,今日一見果真名不虛傳。」
徐叔有些無語的看著他,心理你妹啊!要不是怕弄出人命,叔才懶得管你們!
「我有分寸,不用擔心。」陳歌領著兩個年輕人進入鬼屋,親眼看著他們簽下了免責協議,穿著背心,身材壯碩的叫朱佳寧,戴著眼鏡體型偏瘦的叫費友亮。「進去之後,禁止拍照,禁止錄影。裡面有四個小的場景,分別是最後一間教室、廁所第五個隔間、筆仙、深井,出口的線索隱藏在四個場景裡,必須要全部體驗完才能找到出口。」陳歌將兩人的免責協議反覆看了幾遍,他必須要謹慎,因為這兩份協議說不定很快就能用上了。
「我們又不是第一次玩鬼屋,這些都懂。」費友亮推了推眼鏡,朝鬼屋裡看去:「氣氛營造得還不錯。」
「既然你們都明白,那我也就不廢話了。」本來還想簡單介紹一下各個小場景,現在看來完全沒有必要:「跟我來吧。」陳歌帶著兩個年輕人來到一樓殭屍復活夜場景門口,他們兩個都看到了殭屍復活夜裡老舊的場景布局和劣質的人偶模型。
「還是十幾年前的風格。」
「講道理,你這些場景,門票二十我都覺得是在欺騙消費者。」朱佳寧和費友亮直接走進殭屍復活夜當中,摸著人偶上的灰塵:「多久沒人來參觀了?」
「看來是經營不下去了,果然大眾點評上的滿星好評是有水分的。」
「你倆說夠了嗎?」陳歌掀開地上的木板:「場景入口在這裡。」
「地下室?」兩個年輕人也不覺得尷尬,背著包從殭屍復活夜場景裡走出,停在了通往地下的樓梯上。
幽暗的走廊一眼看不到盡頭,兩邊的教室房門半開,隱約有黑影穿梭其中,還未進去,就感到一股寒氣從地下湧了出來。「這……還像點樣子。」
等兩個年輕人順著樓梯進入暮陽中學場景後,陳歌在上面喊了一句:「如果實在害怕可以對著監控求助,工作人員會帶你們出來。」
合上門板,陳歌忽然想起來暮陽中學場景裡根本沒有安裝監控,似乎也沒有其他出口,剛才那些出口線索隱藏在場景裡的話只是他隨口說的:「還是我親自進去看看吧,但願這兩個傻小子別被玩壞了。」他讓徐婉在門口維持秩序,自己換上了碎顱醫生外套,進入總控制室將背景曲目改成〈黑色星期五〉,然後抱著范郁送給他的一盒名牌和照片,也進入了暮陽中學場景裡。

朱佳寧和費友亮走下樓梯後就待在出口附近,他倆一直等到陳歌合上木板走遠後,才比了個手勢,從背包裡取出藍牙攝影鏡頭戴在胸前。
「我們兩個一人一邊,把他的鬼屋內部場景拍下來,攻略了以後再給他公開。」
「這麼做有用嗎?」
「像他這種固定在某個地方的鬼屋,內部裝修都屬於商業機密,就是靠這個吸引遊客來參觀的,要是提前知道詳細的攻略過程,反而沒意思了,這也是鬼屋裡不允許拍照和錄影的原因之一,他們要讓遊客有一種未知感和期待感。」費友亮固定好鏡頭,走在前面:「影片拍好,後期隨便我們處理,到時將整個過程弄得無聊一點,順便再給他刷一波差評。」
「嗯。」朱佳寧附和了一句,朝左右兩邊看去:「不過你別說,他這地方做得確實挺厲害,有種身臨其境的感覺。」
「再有感覺也是假的,跟我看的那些3D恐怖片沒法比。」費友亮一點也不害怕,他只是覺得很煩躁:「先把這地方逛完再說。」
兩人走在幽暗的走廊中間,兩邊是空蕩蕩的教室,門扉晃動,不時會有奇怪的聲音從教室裡傳出。「你說出口會不會就在正門旁邊的兩個教室裡,看大眾點評說鬼屋老闆擅長利用正常人的思維盲區。」
「當你執著於去尋找出口的時候你就輸了,因為你落入了鬼屋老闆的遊戲規則當中。」費友亮說話的時候也不忘記保持上半身平穩,他和朱佳寧都從事過專業的攝影。
「也對,幸好你跟著我一起進來了。」
「鬼屋實際上很無聊,不過是人玩人而已,你要是當真,那你就被玩了。」漆黑的走廊看不見盡頭,兩人嘴上說不害怕,實際上卻走得很慢。
大火焚燒的痕跡隨處可見,空氣中霉味和東西燒焦的味道混雜在一起,刺激著嗅覺。隨著活人進入,暮陽中學場景內氣氛漸漸出現變化,在看不見的角落裡,似乎一雙雙眼睛慢慢睜開。
費友亮走在前面,他跟著恐怖片劇組跑過現場,是恐怖片骨灰級愛好者,眼前的場景雖然壓抑、陰森,但還沒達到讓他害怕的程度。相反,身材魁梧壯碩的朱佳寧就有點吃不消了,他走著走著就躲到了費友亮身後,眼睛不時朝兩邊看去。背景音樂並不怎麼嚇人,卻使他感到心慌,呼吸也變得急促。
前面的費友亮不知什麼時候停了下來,朱佳寧一個不留意差點撞到對方後背上。「怎麼了?」不自覺的壓低聲音,朱佳寧感覺一開口,就有涼氣鑽進肺裡。
「這個教室,不太一樣啊。」費友亮站在最後一間教室門口,看著座位上一套套深色校服,竟產生了一種很詭異的感覺,好像教室裡密密麻麻坐滿了人一樣。
「多了很多校服。」朱佳寧膽子還不如費友亮,隔著窗戶看都直打冷顫:「要不先去其他地方吧。」
「別怕,這間教室裡應該隱藏著鬼屋的演員,所以才會布置得不一樣。」費友亮還能勉強維持住冷靜:「鬼屋老闆說要體驗四個小場景,這個應該是其中之一,恐怖場景是鬼屋的重要賣點,等會我們給他錄成解析影片,出去後再發到網上去。」在他說話的時候,教室前門好像被風吹動,嘎吱嘎吱的自己打開了。
「裡面絕對有人在操控,我在劇組裡見過類似的機關。」費友亮拍了拍朱佳寧的胳膊:「走,進去把扮鬼的傢伙揪出來。」
「你說的有道理,不過……」朱佳寧額頭冒汗:「我剛才看了一遍,教室裡好像全都是校服,沒有藏人啊。」
「可能有暗格之類的存在,進去後要小心了,演員隨時會從你意想不到的角度出現。」費友亮和朱佳寧在教室外面磨蹭了半天,終於進入其中。最後一間教室是陳歌都不願意久留的地方,而費友亮和朱佳寧就這樣大大方方的走了進去,空氣中好像混入了奇怪的東西,步入教室彷彿被丟進深水裡一樣,周圍時刻存在著一種說不上來的壓迫感,連呼吸都不是那麼順暢了。
「友亮,要不我去外面等你?」這間教室比走廊還要陰森,朱佳寧站在費友亮身後,臉色難看,他額頭滲著汗水。
「咱們來鬼屋之前怎麼說的?同進同退,這才剛開始你就慫了?」費友亮心情越來越煩躁,周圍那些深色校服明明只是很普通的衣服,和恐怖片劇組裡的服裝道具相差甚遠,但這沒有任何異常的校服卻讓他不敢靠近。
朱佳寧顯然沒有看出自己的隊友已經慌了神,小心翼翼低聲詢問:「你說鬼屋演員可能會躲到什麼地方?他們會不會突然從校服下面竄出來?」
「不清楚,正常鬼屋的套路應該是這樣的。」費友亮挪動腳步走下講臺,他握緊了拳頭從兩排課桌中間走過,並沒有發生什麼恐怖的事情:「屋裡好像沒有人。」
「如果沒躲藏演員,為何要花大力氣布置場景?在桌子上刻這麼多血字,還故意擺些破舊的校服。」朱佳寧說完還朝旁邊的教室門看了一眼:「另外,剛才這教室的門好像是自己打開的,就像是有人在誘引我們進來一樣。」
「估計是風吹的。」費友亮回頭瞪了朱佳寧一眼:「你有說廢話的時間,還不如進來找一找通道和機關。」
「別生氣,我這不是想著幫你分析一下嗎?」朱佳寧朝教室另一個方向走去,他身材壯碩,在經過教室中間某個座位時不小心碰掉了椅子上的校服,但他根本沒有在意,也不準備去撿,直接一腳踩在校服上走到了教室後門處:「確實沒什麼好害怕,我還以為從課桌旁邊經過會突然蹦出什麼東西……」說到一半,朱佳寧聲音越來越小,他轉身後才發現,教室裡和剛才一模一樣,什麼變化都沒有發生。「我經過的時候,好像有一件校服掉在地上。友亮,你把那件校服撿起來了嗎?」
「校服掉在地上了?我怎麼沒看見?」費友亮在教室另一邊,兩人中間隔著幾張課桌的距離。
「幻覺?」朱佳寧原路返回,他停在教室中間的那張課桌旁邊:「我記得就是這件校服掉在地上。」他將校服拿起來,抖了幾下,一股奇怪的味道飄散而出,有點像是魚腥味。「真是怪了。」朱佳寧隨手把校服扔在桌子上,蹲下身體,開始檢查周圍是否存在機關。
他晃動桌椅,一切正常,就在他準備放棄的時候,課桌抽屜裡傳出了彈珠碰撞的聲音。「裡面放有東西?」朱佳寧彎下腰,一手撐地,把臉湊到了抽屜口。
漆黑的抽屜裡,塞著一些試卷和課本。
「為什麼會有彈珠的聲音?這抽屜還有夾層?」他看向漆黑的抽屜,伸手將抽屜裡的廢紙取出,剛拿開一張紙,忽然看到紙後面有兩顆渾圓的眼珠正死死的盯著他!「操!」突如其來的驚嚇,讓半蹲在地的朱佳寧直接向後栽倒,他頭皮發麻,連續撞翻了兩張課桌。
「怎麼了?!」動靜很大,把另一邊的費友亮也給嚇了一跳。
「抽屜裡有人!」朱佳寧爬了半天都沒有爬起來,臉上毫無血色。
「你他媽有病啊!抽屜裡怎麼裝人?」費友亮低罵了一句,走到中間那張課桌旁邊:「應該是道具之類的東西。」他把抽屜裡所有試卷和課本都拿了出來,扔在地上:「看清楚了,別一驚一乍的,裡面什麼都沒有。」
緩了十幾秒,朱佳寧才從地上爬起來:「我真看到了,是一雙眼睛,我騙你我不是人!真的!」
「就算看到也只是鬼屋嚇人的手段,你慌什麼?」費友亮本來不害怕,結果被朱佳寧說得心裡發毛:「算了,先出去吧。」
兩人慌忙跑出教室,留下一地狼藉。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