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笭菁闇語:噬鏡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79221
可得紅利積點:6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首刷限定 隨書附贈 搞鬼靜電貼
可以貼出自己喜歡的書封模樣

小心!黑暗中,
那雙「眼睛」正盯著你!

今夏最驚嚇的作品!
華文靈異小說天后笭菁傾力打造全新恐怖短篇故事集!


人類真是這世界上最有趣的生物了!
對於無形的鬼怪極度懼怕,
卻忘了最恐怖的,其實就是自己……


如果有一天,每個人都能在眼球裡安裝「視鏡」,
讓眼睛變成鏡頭,記錄一切所見所聞,
那麼瀕死的你所看到的,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Scene 1
碰!一聲轟然巨響炸裂天際。
雖然身為車禍現場的唯一目擊者,
她卻選擇閉上眼睛,置身事外。
但她不知道的是,從那一刻起,
她就再也不是「一個人」了……

Scene 2
「賤貨!」一個咬牙切齒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再回過神,她已經被推落到火車正要進站的軌道上。
下一秒,她的軀體噴飛四散,頭顱也早已不在應有的位置上,
而「那個人」的冷笑卻還映照在她因恐懼而放大的瞳孔中……

Scene 3
戴上放大片、假睫毛,再補上美顏濾鏡,一秒升級絕世天仙!
躲在螢幕後面,不斷竄升的點擊率讓人欲罷不能。
但究竟是誰,害她的「真面目」曝了光?
她拿起刀割向動脈,口中喃喃自語:做鬼,也不會放過妳……

……她們所看見的,會是一樣的「東西」嗎?

笭菁

文字海裡的雙魚,喜歡在海裡恣意悠游,希望每個吐出的泡泡都是繽紛的故事,愛情、勵志、靈異、驚悚、奇幻……大海多詭,笭菁也多變。靠著廣大天使讀者們以愛餵養,這條魚才能活得豐富且精采!
嗜電影、美食、遊玩,秉持人生就該以快樂為目的,也願世間每個人都能擁有純粹的快樂。

後記

 

上一次出短篇合集,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了!而且還不是我個人的短篇集,是與眾多作者合出類似文字月刊般的讀物。
過去有好幾年的爆字數,更令我不敢想像書寫短篇的可能性,乃至於《皇冠雜誌》前來邀稿時,我其實是不敢答應的:每月連載不是問題,但每月限「五千字」問題可就大了!
我想起在某出版社的番外,當時編輯跟我說五千字,最後我交了兩萬字出去(遠目
但轉念一想,總是要能控制啊,若是一直不肯去練,不就永遠都無法掌握自己的節奏了?所以我最終接下了這份邀約,當作是對自己的練習與挑戰。
我必須說一開始的確很辛苦,常常寫到了五千字還在開頭,我甚至有過先寫故事結尾再往前補劇情,結果發現只剩一千字的叩達可以補……真的是欲哭無淚,所以我後來的連載變成了上下篇(咦?
好像也沒有練習得多成功厚?還是變成一萬字才能說完故事啊!
但是編輯說沒關係,我、我就沒關係了!哎呀,至少有進步嘛,總是得慢慢來,循序漸進,很多事急不得的是吧?
在《皇冠雜誌》連載後,深深覺得讀者訂閱非常划算,一本裡有非常多小說與文章,各種風格均有,一本才沒多少錢,在粉專好奇問天使們時,才發現有不少人早就知道並訂閱了,每個月都在等待《皇冠雜誌》的到來。
原本的每月連載,想著是寫出單篇的短篇驚悚類型故事,不一定跟鬼有關,寫人性、寫靈異、寫驚悚、寫時事,天馬行空任我遨遊,不知不覺中,竟然這麼連載了一年半。
但我的確對自己寫短篇有了一定的自信,接著也在粉絲專頁偶爾寫些迷你短文,大家也相當肯定,這無疑給了我更強烈的自信心,這樣的短篇我會繼續寫下去。
《噬鏡:笭菁闇語》是將一年半裡在《皇冠雜誌》連載的故事收集而成,沒有什麼男、女主的冒險,更沒有複雜的背景,有的就只是用五千到一萬字的篇幅,跟您說一則小故事,故事裡的某個角色,都有可能是您,或您身邊的人。
不過習慣難改,說很克制地讓連載歸連載,但聰明的您或許在看完後,會發現似乎好像有那麼一個關鍵,隱約地貫穿了每一篇短篇?
希望您在看到最後一頁時,能有一種「咦?」的驚喜感。
至於會不會有第二本?第三本?我想只要能繼續在《皇冠雜誌》連載,應該是沒問題的吧?
最後,由衷感謝訂閱《皇冠雜誌》與購買這本書的你們,購書才是對作者最實質且直接的支持,沒有你們的購書,作者便無法繼續書寫下去,謝謝!

──笭菁

外遇

父親忌日這天她都會請假,但都是她隻身去憑弔,她一年很少跟母親說上兩句話;今年難得,母親知道她會去塔裡看望父親,約著一起去上炷香。
開車抵達公墓時,母親已經到了,沒見到叔叔她內心鬆了口氣,妹妹自然不會出現,妹妹討厭叔叔,也討厭媽媽,關係相當惡劣。
她們放下供品朝菩薩拜了拜,便再去到父親的塔位。
母女間話本少,每次聚在一起,能談論的也只有父親。
「我跟妳叔叔想結婚了。」母親突然迸出這麼一句。
她有點詫異,但表面平靜,「都這麼多年了,怎麼現在才說要結?」
「沒辦法,總是得等他離了婚,那女人不甘心,拖了我這麼些年才肯簽字。」母親隨意攏了攏亂髮,已不見當年那份美麗優雅。「妳叔叔也付出了很多才換得自由。」
陵儀驚愕地看著母親,「叔叔……有家庭?」
「一直都有。」母親看著父親的靈位,「他也知道,這麼多年了,我對他總是心裡有愧,現在終於要結婚了,覺得該跟他說說。」
「……爸知道?什麼意思?」陵儀覺得有點難呼吸,「妳跟叔叔不是在爸死後才在一起的嗎?」
母親看向她,揚起一抹傻孩子的笑容,「妳爸啊,早就發現我不愛他了吧!叔叔其實是我青梅竹馬,我們當年陰錯陽差地錯過,又在不對的時間重逢,那時我以為我們不可能了,所以嫁給了妳爸,還有了妳們。」
陵儀腦袋一片空白,「妳……早就外遇?」
「很早,跟叔叔重逢過我就確定忘不掉他,他才是我一生最愛,我只想跟他在一起!但我有孩子有婚姻沒辦法,懷著怨氣就對妳爸很冷淡,幸好冷沒幾年,妳爸也找到知心的女人……」母親默默抹去淚水,「為了妳們姊妹,我們都保持微妙的平衡,直到我確定他是真心愛那個女人時,我決定開誠布公,大家和平談分手──只是我真沒想到他會突然回心轉意,跟我說什麼還是這個家重要?然後沒多久直接自殺,不負責任地把妳們丟給我!」
陵儀傻了,媽媽從沒有恨過父親外遇,恨他對婚姻的不負責任,她怪罪的是:父親重新返回家庭?那晚在靈堂前的崩潰,為的不是小三,而是他的尋死嗎?因為把她們姊妹丟給媽媽了?
「為什麼……為什麼你們都不早說!」陵儀忍無可忍地低吼。
「我本來要說了!只是我沒有想到他的女人死了!那我能怎麼辦?我還是這個婚姻名義上的妻子,加上妳們還小,我跟他無愛但有情,他沒戳破我跟叔叔的事,我也沒提到他的外遇,大家只能維持平衡……」
不不不!陵儀痛苦地緊握飽拳。「為什麼?你們在做什麼,為什麼心裡愛著別人,卻要跟不愛的人在一起?你們這是在折磨更多人啊!」
母親看著她,失聲而笑,「是啊,為什麼呢?就因為責任吧!對婚姻、對家庭的責任死死地束縛住我們,為了孩子跟這個家的完整,讓我們在有限短暫的人生中,無法追尋自己所愛……甚至連做自己都辦不到。」
「不要拿我們當藉口!既然知道人生很短,就該追尋自己要的東西啊!」陵儀忍不住咆哮出聲,「不要說得好像是我跟妹妹害得你們不能跟自己所愛在一起似的,還為了責任跟不愛的人虛度時光,貌合神離地過每一天!」
陵儀怒吼的迴音陣陣,她不知道是為自己吼的,還是為母親吼的。
「當然要為了妳們,妳是現在長大了,但如果在青少年時我們離婚或互有外遇,妳們怎麼能接受?」媽媽仍不後悔,「那個年歲,一旦走偏,就偏了啊!」
一旦走偏……早就走偏了!已經來不及了啊!
那個十六歲的她,為了母親抱屈、為了要自己的父親回來,她殺了那個女人!
避開了視鏡能錄到的影像,她不是闔眼就是別開眼神地傳遞紙條,以見面談判為由,找了沒監視器的地方與那個小三見面,悄悄地換掉了她的氣喘呼吸器,還在她皮包內放進了會發出巨響還會跳出來的整人玩具。
她不知道哪個東西奏效,總之,那天與她分開後,女人出了車禍,開車自撞電線杆身亡。
警方查過視鏡,也查過她當天去同一個地方,但她以寫生為由,之前早就安排每天都去那個談判點畫畫,也早就備好了即將完工的圖畫,談話的部分她在一離開就刪除了,在她沒有重大嫌疑的前提下,警方沒有權限恢復被刪除的資料。
沒有人知道她做了什麼,只是她沒有算到,父親最後竟會選擇自殺!
時至今日,一如月台上的男人所言,她也明白了!或許人們只是純粹相愛而已,父親與小三、母親與叔叔,他們只是自私,追尋自己所愛,但身而為人,誰不自私?
「這不是我要的人生!」陵儀驀地看向母親,「人生沒有幾十年,我要做自己,我只要為自己而活。」
母親蹙眉不明所以,她深吸了一口氣後,轉身堅定地離開。
她不再猶豫,她要奔向那個男人的懷抱,再也不提分手,也不再想試著跟其他男人交往,騙自己或許會愛上別人。
因為她只愛他,她沒有想要破壞誰的家庭,因為他的家庭與孩子根本關她屁事。
她,只是愛著那個男人而已!

***

穿著一襲洋裝,陵儀拎著簡便的行李,確定方向後走上了月台,皮包裡放著護照與機票;翌彥以出差為由,要與她一同出國五日,慶祝交往十週年。
他們正式復合,約好要有下一個十週年、二十週年,她已看清自己的心,這輩子只愛他一個,翌彥不敢許下承諾,只說希望等孩子大了,能跟妻子和平分手,光明正大地與她在一起。
不管他說的是謊言或是真心實意,她都無所謂,因為她已經覺悟了,只要她愛著他就好了。
她沒有他的妻子美麗幹練,雲泥之別,世人總膚淺地說,為什麼正宮這麼美,男人還會要選不如妻子的小三?這種話現在想來實在可笑,在珍貴的人生歲月裡,心靈的滿足永遠比皮相重要得多。
再美麗的皮囊、再聰穎的頭腦、再好的家世,不愛就是不愛。
責任什麼的就是道枷鎖,綁得人連呼吸都困難,一眨眼蹉跎掉寶貴的一生;他掙不開,沒關係,她沒有那道枷鎖,由她走向他就好。
月台播報著即將進站的列車,張望著尋找他的身影,驀地在人潮中見到了令她心虛的高中制服……她想起十六歲的自己。
當年,她跟蹤過父親的外遇數月,現已瞭解她所有的作為,或是嘗試與他人交往的掙扎;也曾在這個月台上,恨意滿身地瞪著那女人,想著一伸手將她推下月台,碾成碎片。
然後,一位俊美臉孔的男人阻止了她,告訴她四處都有監視器……只是後來,她利用男人的「提醒」,依然讓那個女人永遠消失了。
「冷靜下來,再過幾年妳會明白的。」男人的話語言猶在耳,現在想來格外諷刺。
「我現在做的事,不就跟當年那個小三一模一樣嗎?」回憶滿湧上,她不禁苦笑起來。
而現在,他女兒的年紀,也到了她當年對小三恨之入骨的年紀──
「小三就是賤貨。」
耳邊驀地傳來少女咬牙切齒的聲音,她尚未來得及反應,背後一股力道直接將她往前一推───軋!
「哇呀──有人掉下去了!」
鮮血染滿鐵軌,臉色慘白的少女被人潮不停地撞開,她一路退到了牆邊,顫抖著看著自己的雙手,她為什麼會在這裡?她剛剛不是還在教室裡嗎?
熟悉的身影突然從遠處的右方狂奔而至,少女嚇得轉身,匆匆從最近的出口離開月台……那是說要出差的父親,結果是跟那個一直跟別人交往的賤貨在一起!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女孩粉拳緊握,恐懼心慌地狂奔離去。
混亂的月台上,一位俊美的男人朝對面鐵軌瞥了眼,肢體噴飛四散,看來班次要誤點一陣子了。
「可以了嗎?」他笑著,回頭看著坐在月台邊的女人。
那是位眉心穿過一根鐵條的女人,胸口塌陷,下半身在當初的車禍中被夾爛,就剩臀部以上勉強完整,幽幽地望著鐵軌上的碎屍,冷冷一笑,『小三都是賤貨,對吧?』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