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4
親愛的敵人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4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書摘/試閱

熱血的莎莉獨身繼續為社會福利奮鬥,當好友朱蒂的丈夫成為孤兒院董事會會長,朱蒂向他提出驚人的建議:讓二十出頭的莎莉成為院長,徹底改造這間令人窒息的孤兒院,本書便是以莎莉寫給朱蒂、家人、未婚夫乃至業務往來人士的信件構成,當莎莉風塵僕僕來到孤兒院,等待她的是一群調皮搗蛋的孩子,過於官僚的行政體系,以及住在附近嚴酷不近人情的醫生馬克廉,為了孤兒院的運作,莎莉與看不順眼的馬克廉大夫不得不合作,她暱稱難纏的他為「親愛的敵人」,隨著共同處理孤兒院的種種疑難雜症,卻產生了同事之外的情愫,但莎莉與朱蒂不同,愛情不僅帶來組成家庭的意念,也更堅定她作為職業婦女守護孤兒院的決心。
珍.韋伯斯特(Jean Webster,1876.7.24~1916.6.11),美國作家,1915年發表的書信體小說長腿叔叔續集:《親愛的敵人》(Dear Enemy),創造出的鮮活人物,寫實而不失浪漫,在欣賞動人的故事之餘,能一窺當時孤兒院的悲慘情形,進而發現美麗的人性光輝,本書不僅是一部筆調俏皮的書信集,並且還融入了作者對社會福利、女性權利、教育問題的關注。

十二月二十七日 麻塞諸塞州 史東.蓋特宅
朱蒂:
來信已經收到了。我相當的意外,不禁又多看了一次。妳是說,查比斯要把改建約翰.葛利亞孤兒院的錢作為聖誕禮物,而且還讓我全權處理這筆錢?我――莎莉.瑪格布萊德要成為孤兒院的院長?不知道你們兩位是否腦筋有問題?還是吃了太多鴉片,或發燒過度,才會說出這種夢囈?雖然我無法在動物園工作,但是要我照顧一百多個娃兒,不也就像動物園一樣,那還是行不通的啦!
妳在信上所寫的,那位風趣的蘇格蘭裔醫生,是不是要做為騙我去的誘餌?朱蒂――還有查比斯――您兩位所打的如意算盤,我可是心知肚明呢!班頓家在舉行什麼樣的家庭會議,在下可是一清二楚的。
莎莉.瑪格布萊德
F.S.1謝謝你們的招待,下週有位叫戈登.哈洛克的俊美青年政治家要到紐約來。如果你們也能和他認識的話,一定會喜歡上那位紳士的。
P.S.2這是想像莎莉在孤兒院的散步圖。
再問一次,你們兩人腦袋瓜真的沒問題嗎?
50個可愛的小女生→莎莉.瑪格布萊德←50個可愛的小男生


二月十五日 約翰.葛利亞孤兒院
朱蒂:
辛格鮑爾、珍還有我三個,昨夜就像一陣風似地吹到了孤兒院。一個孤兒院院長竟帶著女傭和大狗,實在是破壞形象。一直等著我的夜警伯伯及管家太太,都被我們嚇了一跳。他們從來沒看過像辛格鮑爾這樣的狗,一定認為我把大野狼帶到小綿羊之家了。我告訴他們,這是狗啦,守衛的伯伯才瞪大眼睛,看著辛格的黑色舌頭說:「你是不是都餵這隻狗吃歐羅肥啊?」
要找到能收容我們這一家的地方,可也不簡單。可憐的辛格一路上嗚嗚咽咽地哭著,被帶到破舊的柴房去,隨便鋪上大麻袋便算是窩了。珍的命運也好不到哪裡去。這楝房子只剩下病房裡一張小孩用、長一米半左右的床,而珍的身高妳也知道,至少有一百八十公分以上。不得已,珍只好擠在那張小床上,像隻蝦米般的睡覺。儘管如此,我們三個仍然衷心盼望著回威斯特的日子到來。
這兒的人對我的看法,因為珍的緣故而不是很好,我心裡也很明白這點。
可是,妳該知道我一家子的情形吧。在我努力地說服所有人之後,我還是無法拒絕讓珍也跟著來。本來想說,在營養的問題上不會有差錯才帶珍來,說是不會熬夜――而且只是短暫的停留而已。妳知道要是我不帶珍來的話――我的天,除非是我不想再踏進我家大門了!所以最後什麼都跟過來了,然而在這裡,好像不太受歡迎的樣子。
今天一大早聽到鐘聲張開眼睛時,老天!在我的上空竟出現了二十五個小女娃兒吱吱喳喳的畫面。妳知道嗎?那些個小孩――只不過是洗把臉而已――又不是要她們洗澡,一個個簡直就像落水狗一樣,全身濕淋淋的。我起身換好了衣服,到處看了一會。原來妳一直堅持――除非我答應,否則決不讓我先看看孤兒院的情形――這件事是多麼狡猾哦!
我想應該讓大家知道我來的事,所以就決定在孩子們吃早餐的時候到餐廳看看。我的天啊!如此一幅慘不忍睹的景象――什麼裝飾也沒有的土黃色牆壁、厚重的油布桌巾、油膩膩的杯盤、木條板凳、還有牆上掛的那句銘言「感謝主賜給我們食物!」有這種室內裝潢觀念的董事先生,一定有很可怕的幽默感。
朱蒂,真的,我作夢也沒想到世界上會有這種地方。當我看到那些個臉色慘白,套著青格布制服,畏畏縮縮的小朋友時,不禁察覺到自己的擔子有多沈重,再也提不起一絲絲勇氣來了。這一百多個小朋友,每個人都需要一個母親。對我來說,把陽光引照到這些小朋友的臉上,是一件無以倫比的「重大工程」。
我之所以會這麼「輕敵」而跳入這個陷阱,除了妳一直大力鼓吹之外,另外一個原因就是戈登.哈洛克――他聽到我要來孤兒院當院長時的大笑聲……你們實在是很狡猾,一定是對我施了什麼催眠術吧。不過啦!我還是很熱心的,在我仔細鑽研了十七本有關孤兒院的書後,想要實際付諸行動的決心也是事實。但此刻,當我來到這兒時,卻只能傻傻地愣在一旁。想想看,將近百人的未來健康、幸福,全操在我手中。這些小朋友的小朋友,以及上千個他們的子子孫孫的命運(若由幾何級數來計算的話),當然也全部和我有關。我已經越來越迷惑,當初為什麼要接受這份差事。拜託!拜託!請再另覓高明可以嗎?
珍剛來告訴我要準備用餐了。我在孤兒院裡已享用過兩頓餐點了,但我不想再用第三餐了。
<再次提筆>
這邊的工作人員吃的是碎羊肉和菠菜,飯後點心是木薯布丁。我一想到孩子們吃的東西就難過極了。
我寫這封信是要告訴妳,我打算在今天早餐時發表我的第一次演說。除了告訴他們,約翰.葛利亞孤兒院今後將會有美好地改善外,同時也告訴他們這一切都是董事會會長查比斯.班頓先生以及這些小朋友的「朱蒂阿姨」班頓夫人所賜予的。
在妳聽了這些讚美後,請先不要激動!我這麼做是因為――藉著孤兒院全體員工都聚在一起的機會,我必須讓他們了解,今後美好的改革完全是「上級」的命令,而非我這個「新官」上任的獨裁「主張」!
所有的小朋友放下湯匙,直盯著我看。也許是我這副德性――滿頭紅髮、一點也顯不出尊嚴的鼻子,這種人當孤兒院院長是否能讓人信服呢?
雖然還沒見過那位查比斯說的蘇格蘭醫生,但如果他能和其他同事與幼稚園老師和諧相處的話,那他一定是位紳士。我決定了,即使小朋友個個成了冰雕,我也要消滅孤兒院內所有「不好的味道」!

下午雪停了,午後的陽光灑在院子的地面上,我下了一道命令,不准他們再待在監牢似的遊戲室內,把他們通通趕到戶外去遊戲。
「她就要把我們統統趕出去了!」一個穿著外套顯然是太短了的小孩這麼說。
孩子們只是穿著外套,縮著背,呆呆地佇立在院子裏,好像只是在等著下一道叫喚回到房裡的命令罷了。沒人跑、打雪仗、丟雪球――他們不知道如何「玩」?
<再次提筆>
我已經開始做我喜歡的事了――花妳的錢。下午去買了十一個熱水袋(在村裡的藥店買),還買了幾條大毛巾。當晚,把小孩睡的房間所有的窗戶打開來。聽到他們說,終於可以在夜裡呼吸了,我的心中充滿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感動。
雖然不滿的話題堆得像山一般高……十點半了,珍說,不上床睡覺不行了。我會照妳的吩咐,努力去工作!
莎莉.瑪格布萊德
P.S.上床前為了確定一切都無誤,我踏著腳尖走在廊上,妳猜我看到什麼?史密斯小姐又把小孩睡房的窗戶關起來了!我實在是想把她送到養老院去。珍已經對我手中的筆―—虎視耽耽了。晚安!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