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3
  • 太平妖姬(貳):無渡河

  • 系列名:釀奇幻
  • ISBN13:9789864454044
  • 出版社:釀出版
  • 作者:樂馬
  • 裝訂/頁數:平裝/226頁
  • 規格:21cm*14.8cm*1.1cm (高/寬/厚)
  • 版次:1
  • 出版日:2020/08/10
  • 中國圖書分類:小說
定  價:NT$280元
優惠價: 925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3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目次

書摘/試閱

2018誠品閱讀職人大賞年度最期待作家╱第四屆奇幻金車小說獎決選入圍──翻轉、重組臺灣x中國歷史元素能手樂馬,奇幻史詩《太平妖姬》系列第二卷好評上市!
空靈古風系繪師茉淅.淒美妖后VS蘇我決戰封面加持!
太平軍、帝國軍、「八國聯姬」聯合部隊,各路高手激鬥於波瀾萬丈的戰場,時代的洪流卻似乎距離和平的未來越來越遙遠……

傷亡慘烈的天都一役後,張紀昂跟奧莉嘉下落不明,蘇我毅然決然帶著碧翠絲踏上尋找之路。打聽到不久前一群押著戰利品的湘軍遭到狂屍突擊,疑似看到張紀昂出沒,兩人前往該地,碰上了來帝國尋找奇珍異獸的傭兵愛蜜莉,三人回到下榻的村莊時,忽然遭遇狂屍攻擊,緊接著掌握帝國最強騎兵的「鐵帽子王」獅僧出現,他和來自聯合部隊的安格拉一起剿滅了狂屍。

一行人懷著不同目的,都想找到張紀昂和奧莉嘉。之後根據線報,一行人前往太平天國大軍駐紮的霍山,蘇我果然在那裡見到心繫的張紀昂,並得知奧莉嘉的身體已相當虛弱。
獅僧率領聯合部隊發動突襲,此時統領狂屍大軍的虞念花喚出千古無雙的強大將靈:戰神「霸王」,兩方隨即展開暗無天日的激戰,蘇我趁機帶著兩人逃走,卻遭遇護送妖后洪秀媜棺木的二把手忠王榮繡追擊,陷入重重危機。
太平天后洪秀媜在天都的死,幕後竟然隱藏了更巨大的陰謀。

2018誠品閱讀職人大賞年度最期待作家╱第四屆奇幻金車小說獎決選入圍──翻轉、重組臺灣x中國歷史元素能手樂馬,奇幻史詩《太平妖姬》系列第二卷好評上市!
空靈古風系繪師茉淅.淒美妖后VS蘇我決戰封面加持!
作者簡介╱樂馬
臺南人,在後青春期努力發芽。
曾獲2016年POPO華文創作大賽幻想組佳作、第七屆蘭陽文學獎小說組佳作、第四屆奇幻金車小說獎特優、2018誠品閱讀職人大賞年度最期待作家入圍等獎項。

散文、短篇小說散見各報副刊及雜誌。

繪師簡介╱茉淅
展開人生新階段的畢業生
持續朝著插畫與遊戲努力提升技能中
創作與貓缺一不可
很高興這次受邀繪製喜歡的小說封面和角色

個人網站:
https://www.plurk.com/XII_Morcy
【角色簡介╱技能解說】
序.苦路
第一章 千里尋音
第二章 帝師鐵騎
第三章 聯合部隊
第四章 天靈地蘊
第五章 戰神霸王
第六章 妾心兩難
第七章 金劍浮塵
第八章 落英無情
【後記】
第一章 千里尋音

熊熊火勢沖天,煙霧三日不絕。
焦屍味瀰漫城周數里。
馬車一輛輛運著疊放斷肢缺腿的狂屍屍體出城,來到城外臨時搭建簡易爐棚,此時城內烈焰未消,城外也大肆飄散爐火黑煙。自是要將狂屍製成長生丹,運販給皇親貴冑,甚至是富商大賈。
湘軍公告附近村鎮百姓唯有燒掉狂屍屍身才能淨化惡毒,嚴斥聚眾圍觀,以免感染毒氣,但百姓還是循著濃煙來看熱鬧,躲在附近看兵勇們把一具具醜惡的屍體搬入鍋爐。
儘管哈勒痛惡此舉,也只能在雨花山遙望興嘆。天都之戰前,淮軍李總兵指示常勝軍勞苦功高,作戰奮勇,撥下足餉犒賞,這當然是明褒暗抑,戰況發展至今常勝軍已對戰局無從置喙,加上先前五國公使插手,哈勒只得發下豐厚的遣散費解散常勝軍。
隨後蒲公公攜來兩宮太后懿旨,先是褒獎哈勒,再請哈勒進京敘功,並說兩宮太后和皇上預備賜宴,由五國公使陪同祝賀攻破天都。
明眼人都看得出這道懿旨背後的名堂,五國公使壓根不在意洪秀媜和狂屍,他們只想得到垂涎已久的可怕兵器。
「五國公使想跟我討說法。」蒲公公走後,哈勒意味深長地說。
「奧莉嘉?」碧翠絲一下就猜到。
奧莉嘉有令人聞之喪膽的力量,既被視為惡魔,也同時被諸國渴望,現在列強爭霸越演越烈,誰都想早一步得到奧莉嘉。
「可是她失蹤了啊,連辮子頭也是,說到辮子頭就讓人生氣,他真是個混蛋,代姊差點為了他死掉耶,他竟然跟魔女一起逃跑。」想起蘇我的犧牲,碧翠絲氣沖沖地說道。
「淑女說話不能太粗魯。」
「誰叫我是海盜爵士的子孫。」碧翠絲驕傲地說。
「而且也沒有證據指出是孫起帶走奧莉嘉,別忘了天都離陵州還有段路,就算真是孫起幹的,也不可能沒人看見。」
「我又不在乎。」碧翠絲鼓起臉,像隻塞滿玉米的小倉鼠。她昂起頭像個小大人看著哈勒,問道:「你打算去京城嗎?」
「必須得去,莫說兩宮太后召見,還有五國公使那關要過。願真主賜福。」哈勒在胸前劃了一個十字。
「你不用怕的啊,就算你說奧莉嘉逃走了,他們也不能怎樣,可是我偷跑出來的,一定會被那些討厭的親戚教訓。」碧翠絲突然懊惱起接下來該怎麼辦。
「我不擔心自己。倒是妳趕快趕快回去,德瑞克爵士一直關心妳的近況,要妳寫封信捎回去。」
「不要,我要留下來照顧代姊,等他好了再說嘛。」
「妳忘記妳以真主之名起誓,在任何情況下要服從我的命令。還有德瑞克爵士捎來的書信也寫道妳必須聽我的話。」
「那又不一樣,你那時候是常勝軍指揮官嘛,現在既然不是了就不算數啦。而且那位親愛的德瑞克爵士有事沒事就說:﹃身為海盜爵士的後代就要有冒險犯難的精神。﹄為了我們親愛祖先的光榮,我這樣做才是正確的。」碧翠絲反駁道。
哈勒嘆了口氣,不跟這個機靈的小丫頭辯駁,反正她只要別捅漏子就行。
另一方面淮軍也在積極找尋張紀昂下落,幾乎把整座城翻個底朝天也沒找到張紀昂的身影,那夜大夥都見他傷得很重,要走也走不了多遠。
「又有人要找我了。」哈勒盯著山下揚起的煙塵。奧莉嘉跟張紀昂的事估計還得引起風波。
一隊騎兵沿山徑奔馳,捲起煙塵來到哈勒跟前。為首的中年人不高,雙臂如猿猴般長,一雙久經沙場淬鍊的眼睛深沉地打量哈勒。此人正是總兵李鴻甫。
「恭喜李總兵得償所望,大破天都。」
「戈登先生這話謬誤,在我面前倒無所謂,但在太后、聖上跟前,措辭當謹慎。此為屍賊所竊南都,﹃天﹄者只有北方皇城。」李總兵朝北方拱手,以示尊意。
「如果總兵大人沒有其他事,我們還要回去禱告。」
「慢,本官還有些事請教,放眼望去,恐怕也只有戈登先生能回答本官疑問。」李總兵下馬作揖,恭敬地問。
「不知道。」李總兵話還沒問完,碧翠絲便搶先回答。「誰知道辮子頭去哪裡了。」
李總兵見碧翠絲已挑明問題,也不再虛故禮節,單刀直入問道:「孫起是妳救的,蘇我上尉也是妳帶走,這時再跟本官打馬虎眼就沒意思了。」
「我只救了代姊而已,腳長在辮子頭身上,走去哪我怎麼知道。」碧翠絲不甩李總兵那套官架子,「再說每個人都知道張紀昂向妖后臣服了嘛,說不定他已經跟著殉國了。至於惡魔奧莉嘉,你不是說好讓他跟妖后同歸於盡嗎,現在人可能在天國,只有真主知道囉。」
碧翠絲說的是實情,那夜張紀昂追洪秀媜而去,她好不容易才扶著蘇我到城外,之後的事確實一概不知。
「本官不怪妳個小丫頭記不清楚,哈勒先生,請讓我見蘇我上尉一面。」
「不准打擾代姊休息!還有辮子頭又不是我們的人,他去哪裡關我們屁事啊!」碧翠絲伸出臂膀,像要堅決阻攔李總兵打擾蘇我休息。
「說話不可以這麼沒禮貌。」哈勒制止道。
天都一戰,蘇我被洪秀媜打得遍體鱗傷,險些死去,雖然活下來了,傷勢仍重,要是讓他知道張紀昂跟奧莉嘉的事,定會坐不住,影響養傷。
「真是個伶牙俐齒的小姑娘。」李總兵不想得罪海盜爵士的後代,便和藹地笑道:「眾所皆知孫起是為國假降,如今妖后伏誅,太后聽說了孫起的事蹟,想讓他進宮覲見,以他的功勞少不了加官晉爵,只要他肯出來便能享盡榮華富貴。」
「是喔,你自己去告訴他吧。」碧翠絲不耐煩地說。
「戈登先生,暫留奧莉嘉姑娘乃是太后懿旨,要是人無故沒了蹤影,太后問下來本官難辭其咎。希望戈登先生指條明路。」李總兵索性略過碧翠絲,眼不見為淨。
真正難交代的是五國公使。哈勒看破,卻不說破。他知道李總兵忖度只要找到張紀昂,便能找到奧莉嘉。
「總兵大人,請原諒年幼的碧翠絲不懂禮節,但我們確實四處找過奧莉嘉的下落,真的不曉得她去哪裡。還有很遺憾的,我也不知道孫起下落。」
哈勒特地到雨花山,也是要尋找奧莉嘉的蹤影。但他自知這不過徒勞無功。
「孫起對我至關重要,奧莉嘉姑娘對本朝外交亦舉足輕重,戈登先生是否以真主之名保證?」
「我們不隨便用真主的名義發誓,但我以我的人格向你承諾。」哈勒堅定地看著李總兵,「想必總兵大人已經聽說懿旨的事,我會親自去京城解釋一切,絕不牽連你。」
「戈登先生也親眼見過奧莉嘉姑娘的力量,放任她在帝國境內實屬隱憂,本官不怕受牽連,只擔心落人口實。」李總兵皺眉,思索哈勒的話,既問不出東西,便抱拳道:「本官雖答應孫起事成後任他去留,仍冀望薦用他為太后和皇上效力,唉,不過既然他自尋去路,本官也不再強求。請戈登先生盡早準備,隨本官進京向大后敘功。」
「當然。」哈勒欣然頷首。
待李總兵的人馬離去,碧翠絲不禁發牢騷道:「這些人真不夠意思,把人家當棄子,現在出事了又急著找回來,我敢說要不是因為魔女不見了,他們才懶得管辮子頭死活。」
「多聽少說。」哈勒讓碧翠絲打住。
「我哪有說錯嘛。」
「有些話只適合在心裡度量,帝國官員的心思深如翰海,小心翻船。」
「廣如大海又怎樣,我們海盜爵士可是專門征服大海的唷。」
「人心比海象更難測。」哈勒望向不遠處的村鎮,那是他們目前的臨時下榻處,蘇我還在鎮上客棧休養。「時候不早了,我們回去看看蘇我上尉的狀況。對了,妳去不去京城?」
「才不要―嗯,難得都來一趟,聽說帝國的京城很熱鬧呢,等代姊身體好了,他要去的話我就去。」
「用不著擔心蘇我上尉,再過兩天就會好轉,只不過……」哈勒嘀咕了一會,擔憂地說:「他要是聽說孫起跟奧莉嘉的事,到時會怎樣做。」
「別告訴他就好了嘛,我們快走吧,說不定代姊已經醒來做好飯等我們囉,我要讓代姊幫我綁辮子,我自己怎麼弄都弄不好。」碧翠絲期盼道。
「如果奧莉嘉真的是跟孫起走了,只希望他能平撫奧莉嘉心中瘡痍,但究竟如何也只有真主知道了。」哈勒衷心向真主祈禱奧莉嘉得到平靜。
「什麼?」
哈勒抿唇不語,偕著碧翠絲下山。




半個月後,商州。
一個綁麻花辮洋娃娃般外國小姑娘、一個穿著色調鮮豔的袴,這兩人走在街上無疑是最顯眼的組合,一路上幾百雙眼睛都盯著兩人瞧,但只要往某個人身上看,那些人立刻又別開眼神。
碧翠絲覺得很有趣,不停重複動作,笑得樂開懷。
「代姊,你看他們好好玩,我一看他們他們就急忙轉頭。」
「別鬧他們了,找個地方吃飯。」蘇我心不在焉地說。
「我們什麼時候到北京啊?」碧翠絲扮了個鬼臉逗蘇我開心。
「再走兩天。」蘇我輕輕捏著調皮鬼的臉頰,莞爾道:「嫌累了吧。」
「不比坐船累,人家是看你沒什麼精神嘛。」蘇我一路上不時望著蒼穹發愣,一副懶氣懨懨,讓碧翠絲很懊悔告訴他張紀昂的事情。雖然實際上是哈勒說的,但不說也不行,蘇我醒來後就不停逼問,最後纏得哈勒沒辦法只能如實托出。
「抱歉,讓小碧擔心了。」
「聽說帝國京城很大,人也很多,小碧一直想要去吃烤鴨,聽說鴨皮又酥又脆,金黃色的。」
「等見到哈勒,讓他買一堆給妳吃。」
「哈勒是小氣鬼,才不會幫我買。」
「他把錢拿出造教堂,捐濟窮苦人,也是好意。」蘇我笑道。
「沒關係,我有錢,等到了京城我買一堆好吃好玩的代姊。」碧翠絲亮出蘇我替她繡的繡花袋子。
「快收起來,錢財不露白。」
「誰敢對我們動手,我就用這把軍刀教訓他。」碧翠絲毫不畏懼道。
「還是小心點,人如果犯惡,比狂屍還可怕。」
「對對對,就像那個李總兵!」說起李總兵如何算計蘇我,碧翠絲便來氣。「不過我沒想到代姊會答應去京城,連哈勒都嚇到了。」
「待在南邊也沒事,不如出去長長見識。」蘇我盯著過往行人,不禁愁眉。
「不是說要去吃飯嘛,我好餓了,這裡雖然不是大城,但也滿熱鬧的,一定有好吃的東西。」碧翠絲收起錢袋,抓著蘇我的手向前走,免得蘇我又盼東望西失了神。
兩人一路談笑風生,走進附近的客棧,碧翠絲趾高氣昂地喊道:「好吃的全上來。」
商州雖不大,但為南來北往的樞紐,因此客棧門庭若市。客棧裡打尖的客人看見門頭囔囔的是個有脾氣的洋小姐,紛紛放下筷子往外探。
碧翠絲毫無在意的重複了一次:「有多少好吃的都幫我拿來。」
當碧翠絲眼睛往店裡掃,那些客人有趕緊回頭聊天。
「客官裡面請,本店口碑俱佳,包管讓洋小姐滿意。」小二匆忙趕來,見是洋人,不敢怠慢,連忙往二樓請。
小二將兩人帶到窗邊,可一覽底下風光。
「我在想―」
「不准想,再怎麼想都是辮子頭對吧?」碧翠絲看著盤踞在蘇我臉上的冷寂就清清楚楚了,她握著筷子敲道:「代姊漂亮的臉蛋都被那傢伙蒙一層灰啦。」
蘇我知道碧翠絲本來就不是藏的住話的孩子,這一路讓她拐著彎說說笑笑也是委屈,現在能不吐不快當然更好。
「小碧,妳覺得我漂亮嗎?」
「當然,比惡魔奧莉嘉漂亮一百倍唷!」碧翠絲誇張的展開雙臂。
「可是、不管怎麼說我只是……」蘇我揪著衣襟,艷麗的臉擠出一絲惆悵。
「那又沒關係,代姊就是代姊,而且那也是代姊自己的事啊,如果辮子頭是因為這樣才―不管,如果真是因為這種理由,我賭上海盜爵士的名聲,也要揍他一頓。反正代姊絕對沒有比那個惡魔差。我有時候甚至希望代姊就是我的媽媽。」
「這話不可以亂說。」
「人家說真的嘛。」碧翠絲憋屈地說:「代姊又漂亮、也很會煮飯,講話很溫柔,還會繡好看的衣服,綁辮子也很厲害―惡魔奧莉嘉除了會敬拜真主,然後這個不能殺、那個不能動,永遠扳著一張臉。好啦,她確實有一點點可愛,但只有一點點。」
「就算孫起不喜歡我,也沒關係的,這種事本來就勉強不得。」
碧翠絲也只能睜大眼睛看著蘇我藏在笑容裡的落寞。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