瀏覽紀錄

TOP
【反詐騙】接到可疑電話該怎麼辦?提醒您「不碰不說」。聽到「訂單錯誤要操作ATM/網銀就是詐騙」!
1/1
庫存 > 10
京門風月7:繁華笑望(全2冊)(簡體書)
人民幣定價:59.8元
定  價:NT$359元
優惠價: 73262
可得紅利積點:7 點

庫存 > 10

商品簡介

作者簡介

名人/編輯推薦

目次

書摘/試閱

融山河於美酒,化社稷為佳餚,呈一幅四海盛世。
醉風雪執畫筆,袖乾坤抒雲卷,寫一曲鳳凰華章。

古言大家西子情繼《紈絝世子妃》《妾本驚華》後再續傳奇佳話。
“京門風月”系列最終曲,長篇神秘番外,作者書信折頁【最想跟讀者說的話】,華麗贈品,邀君共享!

兩軍對壘,烽火從南秦蔓延到北齊。
山河傾動,硝煙伴隨著陰謀,鹿死誰手,看的是誰占天下大義。
秦鈺拾起了帝王登階之路,直上雲梯,一統天下。
秦錚擰開了天道轉盤,推移著命運,於輪回池求他的兩世姻緣。
社稷重任,盛世廣安。
一世繾綣,一生相依。
你書寫江山如畫,我書寫雪月風花。
春風多少意,盡在山河裡。

西子情

女,天津作協作家、瀟湘書院當紅大神級作者。“願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潔。”因對古文字的喜愛和少時的夢想,大學畢業後遂執筆文壇。在喧囂繁華的城市,快餐生活的時代,用優美細膩的文字撰寫流暢在你我心尖上的愛情和感動。品文學汪洋之浩瀚廣博,讀文字意蘊之錦繡妙絕,思青春深處之情深不悔,感悟世間眾生百態之旖旎穠華。其代表作品《青春制暖》《京門風月》《紈絝世子妃》《妾本驚華》等。

1、謝芳華,你可是看到我的心了。你要捧好了,不准摔碎了知道嗎?我若是中了這個咒,能讓你看到我的心,也是賺了。 ----西子情
 2、我沒看出你有哪裡好了,哪裡都不好。多少女人都喜歡你,你偏偏不屑一顧。我不喜歡你,你偏偏得寸進尺,這一點就是你自找的,活該。 ----西子情
 3、大千世界,難找一個心頭好,無論多少人非議,但他們非魚,焉知魚之樂? ----西子情
第一章 甚是萬幸
第二章 沐清傳信
第三章 容貌復原
第四章 雲雪下落
第五章 機關陷阱
第六章 訴說情話
第七章 生死與共
第八章 安排做引
第九章 淩厲狠絕
第十章 溫柔纏綿
第十一章 斬斷線索
第十二章 雲瀾蹤跡
第十三章 沐清醒來
第十四章 忠孝兩全
第十五章 何謂忠奸
第十六章 不負所望
第十七章 可見器重
第十八章 認祖歸宗
第十九章 青雲意安
第二十章 漠北軍營
第二十一章 夜襲大營
第二十二章 中秋團聚
第二十三章 異子而換
第二十四章 古陣對峙
第二十五章 不會兩清
第二十六章  娘太偏心
第二十七章 准入春閨
第二十八章 後顧無憂
第二十九章 再遇意安
第三十章      撤軍百里
第三十一章 醉翁之意
第三十二章 兩國形勢
第三十三章 記憶清空
第三十四章 不相為謀
第三十五章 言宸中毒 
第三十六章 義結金蘭
第三十七章 大結局 
番   外
番外部分截取
秦錚、謝芳華、謝雲瀾、王意安四人離開漁人關那日,天空飄著雪。
冰冷的雪花打在人們的身上、地面上,落了厚厚的一層。
謝芳華臨行前一眼也沒看到孩子,她對秦錚乞求,凡事都答應她的秦錚這一回簡直冷酷無情,說她若是想看孩子,那就自己活著從天階山回來看,若是她沒命回來,一個註定沒娘的孩子,多看一眼有什麼意思?
謝芳華從懷孕起就盼著孩子出生,孩子生下來她卻一眼也沒看到。
她不覺得自己能從天階山回來,她沒有通天之術,滅不了天階山的天火,怕下了天階山的輪回池,洗淨她身上的血脈的同時,把一切給洗沒了。
她唯一的心願就是看一眼她辛苦生下的孩子是何模樣,可是沒看到,她不甘心。
秦錚要的就是她的不甘心,不甘心這樣死去,從她的不甘心中搏得一線生機。
他們上天階山就是為了與天搏命,想要與天搏命,她便要先過自己心裡的那道生死關。
王意安用封靈術封了自己和謝芳華身上的魅術氣息,一行四人終於趕在七日內進了天階山。
這一日,謝芳華只剩下一口氣了,王意安比她好不了多少。雖然封靈術能封住他們的魅術氣息,但是身體裡流動的血脈是封不住的,踏進天階山後,王意安也倒下了。
秦錚和謝雲瀾一人帶著一個,在一片火海中,將二人投進了天階山的輪回池。
秦錚也要跟著跳進去,謝雲瀾一把拽住他:“尋常人進去,便會屍骨無存。”
秦錚咬牙,死死地盯著輪回池那看不見底的水,問:“那我們該怎麼辦?”
“等著。”謝雲瀾坐在一塊石頭上,看著輪回池說道,“除了等,我們別無他法。”
秦錚也慢慢坐下來,問道:“等多久?”
謝雲瀾搖頭:“我也不知,總之等著就是了,一日、兩日,一月、兩月,一年、兩年……從沒有人下過輪回池,誰說得准呢?”
秦錚不再說話。
除了謝芳華和王意安被投下輪回池時,輪回池裡的水激起了大片的浪花外,剩餘的時間,池裡的水都十分平靜,平靜得連一絲波紋也沒有。
一晃十日過去了,池水依舊無波無瀾。
秦錚不怕等,他就怕死都不能和謝芳華葬在一起。
謝雲瀾從前也有著不甘心,如今隨著一日日地等,他看著秦錚靜得化成望妻石的模樣,那些不甘心就煙消雲散了。
以前的秦錚何等霸道、張揚,在誰的面前都沒低下過頭,唯獨在謝芳華面前,他兩世面對她時,加起來低了無數次頭。
若是不娶謝芳華,秦錚便不會受這份苦。
又過了五日,池水依舊毫無波瀾,謝雲瀾卻感覺自己體內有什麼在流失。
秦錚開始沒注意到他的不對,直到他用手捂住心口,秦錚望著輪回池時,餘光掃到他,才轉過頭來,看著他問:“你怎麼了?”
謝雲瀾臉色發白:“我的功力……似乎在流失……”
秦錚一怔:“怎麼回事?”
謝雲瀾搖頭:“不知道。”
秦錚看著他,秦錚知道他功力高。據說他娘在臨終時將功力都傳給了他,他後來自己在雪城閉關修習武功,比齊雲雪的武功還要高出許多,如今他的功力在消失……
秦錚想到了一種可能:“是不是你修習的魅族功法在流失?”
謝雲瀾怔了怔,恍然大悟:“是的,正統的魅族血脈進入了輪回池,天道不准魅族存世,那麼魅族的功法也是不准存世的,我怎麼忘了?”說罷,他乾脆自己盤膝而坐,散盡了一身功法。
就在這時,秦錚也感覺自己體內有些東西似在流失,只不過十分細微,不如謝雲瀾那般明顯。
紫雲道長教給他的是武功,不是魅族功法,他本就是尋常人,身體裡有的也不過是因為與謝芳華兩心合一時牽扯的些許而已。
但他想到了他們的孩子,臉也漸漸白了。
難道華兒費盡千辛萬苦生下的孩子,還是保不住嗎?
他的身子晃了晃。
謝雲瀾散了功力後,抬眼見秦錚臉色慘白,問道:“你怎麼了?你該不會也……”
秦錚艱難地抖動著嘴角,說道:“我在想秦承……”
謝雲瀾的臉本就蒼白,此時也變成了慘白。
上天要不符合天道存世的魅族消亡,連功法也消亡,那麼流著謝芳華血液的孩子呢?孩子真能躲過嗎?
他也忽然不敢想。
就在同時,漁人關內本來好好的秦承忽然大哭起來。
英親王妃連忙哄他,可是怎麼哄也哄不好,眼看小小的孩兒要哭得斷氣,她嚇壞了,連忙吩咐人去請初遲。
初遲來了之後,也嚇了一跳,伸手給秦承把脈,臉漸漸變白了,抖著手說:“是血脈……血脈在流失……”
英親王妃睜大眼睛看著他,問道:“什麼意思?”
初遲聲音發哽:“天要亡魅族,抹去一切有關魅族的事物,包括血脈傳承,秦承畢竟是芳華的孩子……”
英親王妃的身子晃了晃,她抱著秦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喃喃地問:“怎麼辦?難道……難道我的兒子、兒媳婦沒了不說,連孫子也保不住嗎?”
初遲也不知道,看著秦承,秦承的小臉哭成了一團,聲音越來越小,初遲的心也揪了起來。
英親王妃快瘋了:“初遲,你快救救他,救救他……這個孩子若不在了,我也不活了……”
初遲也不知怎麼救,早先他為了救謝墨含散盡了一身功法,所以如今上天沒找上他,他的身體沒出現任何不適。但秦承還是個嬰兒,沒有功法,有的無非身體裡的血脈傳承而已。
他咬著牙說道:“天道雖要消亡不該存在於這世間的魅族,但上天有好生之德,秦承的身體裡雖有一半的血液來自芳華,但另一半血液來自秦錚,來自秦錚的這一半血液應該不會流失。”
英親王妃看著他,哆嗦著說道:“我怕呀,這麼小的孩子,挺得過來嗎?”
初遲也不知這麼小的孩子能不能挺過來:“現在命人給他喂參湯,只要他有一口氣在,就每隔一個時辰喂一次參湯,要上好的人參,能不能挺過來,就看天意了。”
英親王妃哭著點頭,打定了主意,若是這孩子沒了,她便真不活了。
哭了足足一日後,秦承陷入了昏睡,小小的人兒奄奄一息地睡著,若非他心口是熱的,心臟時而跳動那麼一下,英親王妃怕自己早就撞牆了。
英親王也寸步不離地陪著英親王妃和秦承,初遲更是沒離開他們一步。
秦鈺聽聞消息後,雖不能趕到漁人關看秦承,但命人快馬送了一株千年人參到漁人關。
因早先謝芳華懷孕,年份長的人參都已用掉,漁人關只剩下了一株百年人參,英親王命人去搜尋,一時間也搜尋不到年份更長的,秦鈺送來的這一株千年人參真可謂及時雨。
英親王妃捧著千年人參,淚流滿面地說道:“不枉錚兒、華兒為南秦江山嘔心瀝血一場,秦鈺真是個好孩子。”
有了這株千年人參,秦承果然回氣多了些。
英親王妃稍稍松了一口氣:“不知錚兒和華兒怎麼樣了,是不是已經……”眼看秦承都這樣了,她不敢往下猜測。
初遲抿唇說道:“秦承的命與芳華的命血脈相連,如今秦承沒事,芳華應該就沒事。”
英親王妃哭著點頭:“菩薩保佑,他們一定沒事。”
又過了五日,天階山的天火忽然有了熄滅的跡象,雖不明顯,但躲不過謝雲瀾和秦錚的眼睛。
謝雲瀾喃喃道:“天火開始熄滅了。”
秦錚點頭。
天火熄滅代表著兩種結果,一種是魅族血脈真正開始在這世間消失,王意安和謝芳華沒成功,在輪回池裡屍骨無存了,代表著懲罰的天火自然也沒必要繼續燃燒了;一種是二人的血脈被輪回池的水洗淨了,二人自此脫胎換骨,沒了魅族傳承的血脈,成了真真正正的普通人。
第一種是誰都不願意見的,有著通天地之能的術法的魅族,本就不該存在于這普通人世間。第二種是紫雲道長改天換命給魅族在天道下求的那一線生機,成了普通人,就能堂堂正正地活在這人世間了。
秦錚和謝雲瀾接下來不只看著輪回池的動靜,也看著天火在一點點熄滅。
這變化比二人想像的要早,沒有一年兩年,只有二十日而已。
又過了十日,天階山燃燒了數十年的大火終於全部熄滅了,再沒有一丁點兒火苗時,秦錚和謝雲瀾騰一下從地上站起身,兩雙眼睛死死地盯著輪回池。
他們等著輪回池的動靜,心中都清楚,天火熄滅了就是有結果了。裡面的人若是今日不出來,那麼,便是屍骨無存了。
秦錚打定主意,今日不見謝芳華他就跳進去,死也要與她一起死在這潭池水裡。
謝雲瀾也沒了活著的打算,活著沒意思,不如去死,雖與秦錚的想法不一樣,但殊途同歸。
池水依舊平靜,時間一點點過去,秦錚幾乎絕望,眼看著太陽落下最後一點兒餘暉,他心死地閉上了眼睛。
謝雲瀾一把拽住他:“有動靜了。”
秦錚猛地睜開了眼睛,只見池水裡果然蕩開了一層層波紋,似有什麼從最底端湧出來。他睜大眼睛,喊了一聲:“華兒?”
他的聲音乾澀喑啞,池水的波紋霎時又大了些。
秦錚的眼睛亮了亮,反手一把拽住謝雲瀾,激動地說:“一定是她,她活著,她聽見我喊她了。”
謝雲瀾也激動不已:“嗯,一定是她。”

購物須知

為了保護您的權益,「三民網路書店」提供會員七日商品鑑賞期(收到商品為起始日)。

若要辦理退貨,請在商品鑑賞期內寄回,且商品必須是全新狀態與完整包裝(商品、附件、發票、隨貨贈品等)否則恕不接受退貨。

大陸出版品因裝訂品質及貨運條件與台灣出版品落差甚大,除封面破損、內頁脫落等較嚴重的狀態,其餘商品將正常出貨。

無現貨庫存之簡體書,將向海外調貨:
海外有庫存之書籍,等候約20個工作天;
海外無庫存之書籍,平均作業時間約60個工作天,然不保證確定可調到貨,尚請見諒。